banner
11 月 2, 2020
81 Views

想到這裏,我終於忍受不住,拿出手機,撥通了容祁的電話。

Written by
banner

手機裏發出嘟嘟的長音,我只覺得自己心都跳出了嗓子口。

終於,電話被接通,手裏傳出容祁的聲音。

“喂。”

依舊是低沉磁性的嗓音,此時我聽了,卻有幾分想哭的衝動。

“容祁。”我努力讓自己平靜地說道,“你聽我說,我真的沒有許願要害死葉婉婉,這一切都是她的計謀,我已經問過張昊了,他告訴我——”

“舒淺。”我的話還沒說完,不想容祁,就驀地打斷了我,“你到底鬧夠了沒有。”

你到底鬧夠了沒有。

簡單的一句話,但每個字,都跟刀刃一樣,一下又一下地,剮在我心頭。

我原笨以爲,那一日在舊教學樓裏,容祁和葉婉婉的離開,我已經到達了心碎的極致。

但我現在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更難過。

我渾身顫抖,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就聽見電話那頭,突然傳來葉婉婉嬌媚的聲音。

“容祁,你在和誰打電話?” 葉婉婉的聲音,宛若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根本來不及思考,本能地就掛斷了電話。

我不敢繼續聽,我怕聽見葉婉婉對容祁,說出更親暱的話來。

電話掛斷,我呆呆地看着手裏的手機,眼淚終於忍不住滑落下來。

我真是太愚蠢了。

我自以爲看破了葉婉婉整一個計謀,但我忽略了她這個計謀能夠成功的最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容祁相信她,但不相信我。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我纔會輸得一敗塗地。

我不是輸給了她的心機和算計,而是輸給了容祁對我的心。

我怔怔地在座位上做了好久,一直到天黑了,宿舍裏變得一片漆黑,我都沒有力氣站起來去開燈。

不知過了多久,宿舍的門突然打開了。

啪嗒一聲,宿舍的燈被打開。

“淺淺?”進門的羅晗和曉敏,看見我一個人坐在那兒,都被嚇了一跳,趕緊過來。

她們看見我滿臉的淚痕,更加擔憂,“淺淺,你沒事吧,你要不要休息一下?來,我們扶你去牀上坐。”

說着,她們一左一右地扶我起來。

我現在的確是身心俱疲,點了點頭,就跟着她們站起來。

可就在起身的剎那,我突然一陣天旋地轉,只覺得眼前發黑。

“淺淺!”

耳畔傳來曉敏和羅晗驚慌的呼喊,我來不及迴應,就已經失去了知覺……

也不知我是身體的疲憊,還是精神的絕望,我這一倒下,就是病的昏天地暗。

我感覺自己渾身都燙的厲害,恍惚間,我感覺到曉敏她們慌慌張張地將我拖到牀上。

躺在宿舍熟悉的牀上,我聽見曉敏和羅晗慌張的哭喊。

“四十一度,這是要燒傻了的節奏啊!我們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我想跟她們說不用,可一張嘴,就發現自己的喉嚨乾的好像能冒煙,一句話都說不出。

緊接着,我就聽見曉敏跑出了宿舍,好像是給我去找冰毛巾。而羅晗,則慌慌張張地跑到樓下去找宿管阿姨,準備叫救護車。

空蕩蕩的宿舍裏只有我一個人,我昏昏沉沉地倒在牀上。

恍惚之間,我感到突然感覺到周身一冷。

那感覺,彷彿我被一個冰冷的懷抱包圍。

這熟悉的感覺……

迷糊之中,我自嘲地一笑。

舒淺,你都悲慘到出現幻覺了嗎?

明明知道容祁是不可能來看你的,你竟然還幻想他抱着你?

這到底是又多淒涼。

心裏雖然無比苦澀,但身邊的這股冰冷,是如此真實,觸碰到我因爲發燒而發燙的皮膚之上,格外的舒服。

我有些貪婪地摟住這個懷抱。

幻覺都好……

讓我先涼快涼快……

如此想着,我讓自己在那冰冷的懷抱裏,滿足地蹭了蹭。

我頓時感到抱着我的身體,微微一僵。

緊接着,我聽見耳邊傳來一聲熟悉的輕嘆。

伴隨着一股冰涼的氣息,吹拂過我的耳畔。

“舒淺,你能不能不要讓我擔心?”熟悉的低沉嗓音在耳邊響起,帶着無奈和心疼,纏綿入耳。

完了。

我應該真的燒得不輕,竟然都出現幻聽了。

我不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只是抱住身邊的這塊冰塊,沉沉睡去。

徹底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刻,我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柔軟,觸碰在我乾燥的脣上。

“舒淺,等我。一切馬上就要結束了。”

……

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覺到宿舍的燈被打開,有人似乎將我從牀上擡了下去。

緊接着我聽見救護車“嘀嘟嘀嘟”的聲音,我睜眼,就發現自己竟然躺在救護車裏。

“淺淺你醒了?”曉敏和羅晗的臉在眼前放大,都是一臉擔憂。

“你們竟然真的叫了救護車來帶我去醫院?”我瞪圓眼睛,這才反應過來。

曉敏點點頭,“你發燒好厲害……我害怕所以……”

我真的驚呆了。

發個燒就救護車……這未免也太小題大做了?

果不其然,旁邊的護士姐姐一看見我,就一臉嫌棄,罵道:“我們救護車救的而是真的得重病的人,發燒什麼的,自己打個車不就行了!”

我被說的臉羞紅,一路唯唯諾諾地躺在病牀上。

“淺淺,你好點沒?”等護士姐姐翻着白眼走掉後,羅晗小聲問我。

她這一問,我倒是愣住了。

我這才發現,自己現在非常慶醒,已經絲毫沒有方纔的昏沉難受,用手摸頭,似乎也沒有那麼燙了。

“淺淺!”隨着我摸頭的動作,一旁的羅晗突然驚呼,“你的手怎麼了?”

我一愣,低頭一看,心裏不由咯噠一聲。

我手背上那個紅色八卦,又出現了。

我突然發現,這個紅色八卦似乎出現的很有規律。好像每次我受傷,它就會出現。

難道說,這個紅色八卦,和我自己的癒合有關係?

或許如容祁所說,我當初在h市吃下的那個丹藥,真的有保護我作用?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救護車很快就到了醫院。

那護士姐姐看着我們下車後,就不再理會我們了,道:“既然能走,就自己去掛號,別浪費我們急診的位置。”

美人策:傾世謀女暗妖嬈 說着,她白了我們一眼就往前走。

可才走了幾步,迎面突然走來一個修長的身形,她頓時呆住了。

“慕……慕少?”那小護士此時臉上哪還有方纔的不耐煩,只是紅着臉,看都不敢看眼前的人,“您今晚值班啊?”

眼前這個讓小護士臉紅心跳的人,正是慕桁。

有一陣子沒見了,他依舊是一副美少年的樣子,清冷個臉。

這醫院就是慕家開的,慕桁慕家少爺的身份,在醫院裏顯然也不是祕密,加上這一張人神共憤的俊臉,難怪這些個護士們,都把持不住。

不過慕桁顯然對這些不上心。

他擡眼,看見被曉敏和羅晗攙扶着我,淡淡道:“跟我來吧。”

話落,他不多看我一眼,筆直地朝着樓上走去。

我一怔。

慕桁這小子,是要給我開後門?

旁邊其他的患者們都紛紛轉頭看我,那眼神叫一個嫉妒和怨念。

我只是跟着慕桁往前走。

路上,曉敏和羅晗拽了拽我,小聲道:“這醫生誰啊?好帥啊,你認識?”

“嗯,偶然認識的。”我簡單道。 “偶然?” 我和二哈共系統 羅晗她們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你這什麼桃花命,偶然認識一個醫生,都那麼帥?”

很快我們就到了慕桁的辦公室,進門前,他淡淡道:“病人進來就好,朋友在外面等吧。”

曉敏和羅晗跟我做了個鬼臉,就在外面坐下。

我走進慕桁辦公室坐下,關上門,他就走過來,二話不說,將電子溫度計放在我耳邊。

滴滴兩聲,他低頭看了眼,蹙眉道:“沒發燒啊。”

“之前是發燒了,但不知爲什麼,很快就好了。”我解釋道,但說着,自己都覺得有些扯淡。

慕桁沒答話,只是目光落在我手背上。

那個紅色的八卦圖,好像在一點點變淡。

“其實不只是這一次發燒。”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跟慕桁說我的狀況,“我最近好像無論生病還是受傷,都會自己恢復。我這是怎麼了?”

比起我的擔心,慕桁這個做醫生的,倒是一臉淡定。

確切的說,他連吃驚的表情都沒有。

“容祁呢?”他答非所問地問了一句。

我愣住了。

我記憶裏,容祁和慕桁的關係說不上好,什麼時候他也會關心起容祁來?

“我……不知道……”說道容祁的剎那,我胸口還是有些抽疼,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

慕桁這纔多看了我幾眼。

“被甩了?”他雲淡風輕道。

我一怔,頓時都忘記了悲傷。

這臭小子,說話要不要那麼直?

“可能吧……”但這一次我竟然無力反駁,只能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慕桁這才露出詫異的表情,“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我故作隨意道。

情若初見時 慕桁眼裏有明顯的疑惑,但他的個性,顯然不會追問我。

“因爲被甩了,所以你就傷心到發燒了?”他反問我一句。

“額……”我不置可否,“最近壓力比較大……”

慕桁盯着我,盯得我都有些心裏發毛時,他突然開口:“週末陪我去個地方吧。”

“哈?”我被慕桁這跳轉的思維給弄暈了。

“反正你失戀在家也是自怨自艾,不如去幫我個忙。”

沈家九姑娘 慕桁說話依舊是直的要死,讓我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

最後就那麼稀裏糊塗地答應下來。

週日我和羅晗她們約了陳煥,所以我和慕桁約的是週六的早上。

回去的路上,曉敏和羅晗一直拽着我問慕桁的事,弄得我特無奈。

第二天,我身體已經徹底恢復了,整個人精神的不像話,羅晗她們都花癡兮兮地誇說是慕桁醫術好。

我心裏呸一口,這傢伙連個藥都沒給我配,醫術好個鬼。

但我自己也有些摸不透我的身體了,41度的高燒,就算退燒了,也沒道理那麼快就恢復啊。

來到教室裏,大家都鬧哄哄地在等待上課。

我身體雖然恢復了,但人因爲容祁的事,還是有幾分魂不守舍,迎面撞到了一個人,我都沒注意到。

“哎喲!”我揉着被撞疼了的腦袋,趕緊道歉,“對不起。”

可當我擡頭,看見被我撞到的人的時候,我不由愣住了。

只見被我撞到的是一個大約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可她保養的非常好,皮膚光滑細膩得二十多歲的小姑娘一樣,看起來有些眼熟,看我一下子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

對於我的道歉,她大方隨意地一笑,道:“沒事。”

話落,她就走到講臺上,開始準備上課的課件。

我和曉敏她們走到座位上坐下,終於忍不住,詫異地問:“這女老師是誰?挺漂亮的啊,我怎麼不知道我們繫有那麼好看的老師?”

曉敏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奇怪起來,低聲道:“就是曲蘿青,曲妖婆啊。你是不是傻了,這門課一直是她教的。”

“曲蘿青?”我呆住,想起記憶裏那個滿臉皺紋和痘印,肥胖的兇殘女老師,“她怎麼完全變樣了?”

“你這陣子總是不來上課,所以不知道。”曉敏的聲音更輕,“她前幾天來上課,就突然變成這樣了。”

“這也變化太多了,不會是整容了吧?”我忍不住道。

“不可能。” 大人物的小萌妻 羅晗在一旁插嘴,“她每天都來學校上課,突然隔了一晚上,就變漂亮了,什麼整容手術效果能那麼快?”

我越聽,越覺得有些不對。

曲蘿青整張臉都變了,甚至鼻樑和臉型都有變化,如果不是整容手術,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辦法,能讓一個人,發生這麼巨大的變化。

曲蘿青人便漂亮後,似乎也變得溫和自信了。她以前上課總要罵人,這一節課下來,竟然一個人都沒罵,特別溫和,下課鈴一響,她就踩着高跟鞋,款款走出教室。

我狐疑地目送着她離開,才和羅晗她們去吃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