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8 Views

慕淵臨的目光,一直盯著童阮阮,臉色有些不好,可是童阮阮卻並沒有看他。

Written by
banner

盧卡斯再次開口,「童小姐,剛剛凱伊小姐問你設計的那幾顆淚滴形狀的白色寶石是什麼意思,我心裡倒是有一點想法,想要猜一猜,看看能不能猜中。」

盧卡斯這麼說,童雨馨自然願意,畢竟要是得到盧卡斯的認證,自己的品牌可就徹底打出去了。

她忙說,「盧卡斯先生,那您覺得我為什麼要在手鏈上面加幾滴白色淚珠呢?」

盧卡斯認真思考,半晌沒有說話。

全場都很安靜,都在等盧卡斯,所有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他身上,記者的鏡頭也一直在拍攝。 想了一會兒后,盧卡斯開口,「希臘神話里有一個非常凄美的愛情故事。有一天,宙斯回到宮殿,發現了一名倒水的侍女,她的名字叫瑪莎。瑪莎純潔美麗又單純,宙斯對她傾心不已。

雖然宙斯有很多女人,完全可以要她,可是擔心赫拉天後傷害侍女,所以宙斯一直隱忍自己的感情。

後來,烏德拉叛變,宙斯親自帶兵出戰,勝利歸來,宙斯卻身受重傷,命懸一線。雖然宙斯很強大,可是傷害他的力量也很強大,必須要最純潔的人自願站出來,用血拯救他,但這樣對方就會死,所以沒有人願意站出來。

然而,侍女瑪莎勇敢的站了起來,用自己的血救了宙斯,救完之後,瑪莎倒在地上。所有的人都以為瑪莎死了,可是實際上她並沒有死,瑪莎奇迹般的扛了過來,宙斯偷偷的救了她,為她續命,悄悄的把她養起來,兩個人經常幽會。

就這樣,他們兩個人度過了快樂的時光,宙斯感動瑪莎曾經為他付出生命,瑪莎也愛慕宙斯的威武。

可是後來,他們的事情還是被赫拉天後發現了,赫拉天後表面大方,實際上對他們的事情非常惱火,有一天趁著宙斯不在,讓人划爛了瑪莎的臉,一刀砍下了她的手,並且挖出了她的心臟。

宙斯趕回來,而瑪莎已經被折磨的你奄奄一息,倒在了血泊之中。

宙斯抱著懷中的瑪莎,心痛刀割,而瑪莎流著淚,死在了自己的愛人手裡。

她死後,眼淚化為了幾滴白色的寶石,滴在了宙斯的手腕上,就跟你設計的這條手鏈上的幾滴淚珠一模一樣,所以我覺得,你應該就是看到這個故事,才深有感觸,設計出這麼美麗的手鏈。除此之外,彷彿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詮釋這完美的設計從何而來。」

所有人:「……」

他們都有點懵,第一次聽到盧卡斯說這麼多話。

不過這個故事聽起來怎麼有點怪怪的?

「這個著名的故事,是我最喜歡的。」盧卡斯接著說,「每一次回想起來,我都會被感動。」

童雨馨的眼睛忽然紅紅的,她激動道,「盧卡斯先生,我覺得我們兩個真是有心電感應,沒錯,我的確是看了這個廣為流傳的故事,所以有感而發,設計了這條手鏈,並且在這上面加上幾滴淚珠,這是瑪莎的淚珠,來紀念他們凄美的愛情故事。」

盧卡斯滿意的點點頭,「看來我猜的沒錯。」

他似乎故意抬高聲音,面對眾人說道,「童小姐也說,她是按照這個故事的靈感,所以才設計了這幾顆白寶石。」

大家紛紛鼓掌,非常熱鬧。

童雨馨單手捂著自己的鎖骨下處,輕輕鞠了一躬,表示感謝,「謝謝各位,我非常激動,沒想到盧卡斯先生居然看出了,不愧是頂級的設計大師,也只有真正的設計大師,真正有水平的人,才能看出這條手鏈的真實含義。」

童雨馨這話,釋放出了強烈的信號,也就是說凱伊不是真正大師,是她沒有實力,所以猜不出她這條手鏈的含義。

這話,誇了盧卡斯,又貶低了凱伊,兩全其美。

在場的人誰看不出來,雖然這兩個女人沒有爭吵起來,可是每一次面對面,都有一股火藥味兒。

場面一度熱鬧,彷彿被推到了高峰。

童雨馨站在聚光燈下,萬眾矚目,就連慕淵臨這一刻好像都變成了背景板。

此時,童阮阮眉頭微皺,視線落在盧卡斯身上,有些疑惑。

而一旁的伯尼有點懵了,「阿琛,你聽懂他剛剛說的故事了嗎?」

伯尼轉過頭看向顧寒琛,只見顧寒琛冷著一張臉,就像冰塊一樣凍得人瑟瑟發抖。

場面熱鬧了很久之後,盧卡斯忽然舉起雙手,說道,「各位,我還有幾句話想說給童大小姐聽,並且讓大家仔細感受童大小姐的魅力和她的設計天分,還有她非常誠實的人品。」舞神電子書

盧卡斯此話一出,現場安靜了下來,鼓掌聲也停了,大家駐足觀望。

「其實……」盧卡斯放下手,環顧了一眼四周,不慌不忙的開口道,「剛剛的故事……」他又頓了頓,視線落在童雨馨身上,嘴角勾起一絲邪笑,「是我編的。」

眾人:「……」

「希臘神話里根本就沒有這一段,沒有什麼瑪莎,沒有什麼烏德拉,沒有什麼白色眼淚,全都是我編的!而且,這故事哪裡值得感動了?哪裡凄美了?出軌劈腿養小三,凄美個屁呀!」

最後一句話,盧卡斯說的極為大聲,生怕聽不見似的。

所有的人安靜的可怕,視線多多少少都有些詫異。

只見盧卡斯邁著大長腿,風衣的衣擺隨風飄揚,瀟洒的上了台,直接將話筒掰了下來,對眾人說道,「各位看到了沒有?童大小姐是一個多誠實的人,我隨便編個故事她都能迎合,她的設計里真是充滿了誠意。」

童雨馨的臉色極為難看,錯愕不已的望著台上的人。

盧卡斯到底什麼意思?

她知道這死老頭脾氣古怪,可是沒想到古怪到這個地步,他隨便編個故事到底是想幹嘛?

要命的是,自己剛剛為了顯示懂得多,所以迎合他,居然撞到槍口上了!

童阮阮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微笑。

她忽然不想走了。

伯尼大聲說道,「哈哈,我就說,怎麼聽的莫名其妙的,希臘神話里壓根就沒有這一段。童大小姐可真不是一般的虛偽啊。」

伯尼可不怕童雨馨,不怕什麼慕淵臨,也不怕被打壓,再說了,就算慕淵臨真的打壓他,還有阮阮護著他。

阮阮狠狠的給那男人幾個耳刮子,看他不老實。

童雨馨面對眾人看好戲的目光,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她忍著惱火,沖著台上的人說,「盧卡斯,我的設計根本就不是這個涵義。你說這個故事,我只是給你面子,所以故意說你說的對,我是為你著想,擔心你在這樣的公眾場合丟臉,你現在這是什麼意思?」

童雨馨發火了,她發現了盧卡斯的敵意,她以為盧卡斯是友軍,可是沒想到盧卡斯居然將她一軍。

現場,又有點小激動。

今天大家看的好戲還真不少呢,一波接著一波的。

慕淵臨抱著懷,站在一邊,一直不聲不響,好像這事跟他半點關係都沒有。

盧卡斯的聲音在話筒裡面放大,「童小姐,你說這系列是你設計出來的,真的是你設計的嗎?一年前,我看過一模一樣的設計手稿。」

「……」

童雨馨心頭一顫,有些慌亂,不過強行鎮定了下來,「你看的那些設計稿,肯定是有人抄襲我的,這些設計是我兩年前設計的,只是一直在做修改,所以沒有發表而已。」

「哈哈哈。」盧卡斯笑了起來,彷彿有些瘋瘋癲癲的,不在乎形象,怪裡怪氣,可是眼中卻有一股邪氣,「童大小姐還真會見縫就鑽,那我要是說我兩年前看過這些設計,你是不是要說這是你三年前設計出來的?」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童雨馨也不怕撕破臉了,一個盧卡斯而已,她不待見了,她立刻吩咐道,「保安,把他給我拉下去!」

童雨馨一吩咐,保安立刻要往台上沖,盧卡斯呵斥道,「誰敢碰我!當著所有人的面,讓大家看看童大小姐多大點肚量,被人戳穿了面具,惱羞成怒了?要是你沒有偷別人的設計,你幹嘛那麼著急怕被曝光?要不然我們來辯論一下,讓大家聽聽到底誰比較有道理。」

保安愣在原地,不敢上前,轉過頭看向童雨馨。

盧卡斯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樣的反應,童雨馨一時間竟不好收場。

若是真的讓保安把他帶走,那豈不是顯得自己心虛了。

怎麼辦?這個盧卡斯怎麼會知道她的設計是拿別人的。

忽然,她錯愕的目光落在童阮阮的身上。

只見童阮阮勾起一抹邪笑,得意的望著她。

天哪,難道他們兩個人認識?

可是,明明童阮阮的去找盧卡斯說話,盧卡斯壓根就不理她呀,怎麼現在盧卡斯卻上台說出這些話?

童雨馨心裡實在已經慌了,她求救的目光落在慕淵臨身上。

只要慕淵臨開口,誰也不敢造次。

然而,慕淵臨不冷不熱的站在那裡,語調依然溫柔,「雨馨,既然都這麼說了,那為了你的清白,你就跟他辯一次。如果沒做過,就不要心虛。」

明明,是這麼溫柔的語調,可是聽著卻有一股冷意。

童雨馨臉色慘白不已。

怎麼辦?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慕淵臨也不幫她?

媽在坐牢,爸也不在,就她一個人,孤軍奮戰!

好,就跟他辯一辯,反正量他們也沒有證據。

童雨馨咬了咬牙,抬起頭,「盧卡斯,你這是在污衊我,你說你一年前就看到這些設計稿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這些我早就已經設計了,是有人抄襲我。」

「是嗎?那請你回答一下,這條手鏈上面有幾顆眼淚形狀的寶石,是什麼含義?」

童雨馨昂首挺胸,理直氣壯的說,「含義就是,就算在甜蜜的幸福里,都有一絲苦澀,有苦才有幸福,有苦才有快樂,苦和快樂都是並存的,這樣才能長久,所以我才會加幾滴眼淚形狀的寶石作為點綴。」

童雨馨理直氣壯的說出這些話來,聽起來好像也挺有道理。

盧卡斯冷哼了一聲,「既然這是你的答案,那就讓我們來聽聽不同的聲音,看看這幾滴眼淚到底是什麼含義。」

盧卡斯伸出手,說道,「凱伊小姐,請你說一說,這幾顆寶石鑲嵌到上面,到底是有什麼含義?」

前任攻心記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童阮阮的身上。

大家十分驚訝。

難道盧卡斯的意思是,這些設計原來都是凱伊的,可是現在卻被童雨馨盜用了?

看盧卡斯這個架勢,好像的確是這樣。

不過看起來,盧卡斯好像也沒拿出什麼證據。

現在要辯論,這可真是刺激。玩吧小說網www.wanbar.net

每個行業,都有每個行業的狗血劇。

最讓他們感興趣的是,盧卡斯跟這個凱伊到底是什麼關係?之前凱伊不是跟盧卡斯說話,盧卡斯都不理她,還讓她走開嗎?

因為這件事情,她還被嘲笑了,然而現在又是什麼情況?

童阮阮忽然有點緊張。

這一刻,天又被人推到了前面,面對眾人的審視。

童阮阮深吸了一口氣,清澈清澈的聲音開口道,「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眼淚,也沒有什麼凄美的故事。」

此話一出,所有的人都震驚了。

盧卡斯再次開口,「有意思了,一直在說這是眼淚,覺得這裡面飽含深意,可是現在凱伊小姐又說這根本就不是眼淚,那請你解釋一下,這不是眼淚又是什麼呢?」

童阮阮的目光,忽然變得堅定,開口道,「這是我的汗水。」

「……」

全場,忽然安靜的可怕。

這是什麼魔鬼答案?

「哈哈哈哈。」童雨馨忽然笑了起來,「你是不是編不出來了?胡說八道什麼?說不出來就走開,別在這裡聯合這個盧卡斯鬧事。」

「童大小姐,你這個人真有意思,你之前還跟我趾高氣揚,嘲笑盧卡斯不理我,而捧著你。可是現在轉眼間,又說我聯合盧卡斯,你說話真是顛三倒四自相矛盾。」

「你彆強詞奪理!童雨馨義正言辭,我不知道你跟盧卡斯到底是什麼關係,竟然引發了這樣一場鬧劇,想要破壞我的訂婚宴,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童阮阮冷哼了一聲,「到底是我們破壞你的訂婚宴還是你自作自受?一個小偷,拿著自己偷來的東西,光明正大的擺在眾人面前說是自己的。不得不說,你不但拉低了自己的檔次,還拉低了你未婚夫的檔次,或許真是應了那句話,什麼樣的人就招什麼樣的人,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呢。」

童阮阮順便把慕淵臨也給諷刺了。

一直沒有說話,很沉默的慕淵臨,聽到這話時,眉頭微微一緊,冷然的目光盯著童阮阮,眉梢間閃過一絲不悅。

童雨馨抬高聲音對眾人說道,「大家都聽到了,她空口白牙的污衊我,這樣的詆毀我,我保留追究的責任。」

「急什麼?咱們不還沒有說完嗎?」童阮阮笑著說,「我回答了你,這是汗水,你還沒有聽我把話說完就迫不及待的嘲笑我,我看,你在故意打岔,因為你自己不知道真正的含義,胡編亂造,所以擔心我說出了真正的含義。」

童阮阮阮不慌不忙,相比之下童雨馨倒是有些急躁了。

童雨馨也發現了這一點,她忍下惱火,「你說是你的汗水,難道你就不是在胡編亂造?你根本就編造不出來真正的含義,因為你在誣陷我。」

童阮阮笑道,「我覺得非常奇怪,為什麼每一個設計都要有浪漫的意義呢?真實的情況是,設計這條手鏈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冷氣忽然壞了,可是因為我太投入設計之中沒有察覺,等發現的時候已經是滿頭大汗,汗水滴到了我的手稿上面,正好落在了一個恰當的位置,看到這一幕,我突發奇想,就在手鏈上加了幾粒白寶石,所以這不是什麼眼淚,沒有什麼凄美的愛情故事。如果非要說出一個含義,那就是天太熱了,冷氣不給力。」

所有人:「……」

「荒謬!」童雨馨怒斥,「在場的人,誰會相信你的鬼話。」

「喂,她說的才不是鬼話呢,我相信她。」伯尼率先上前,「我看你才一直在說鬼話。」

顧寒琛開口,「童小姐,盧卡斯跟你無怨無仇,幹嘛要好端端的污衊你抄襲別人,你要是做了就趕緊認,別再死扛著了。」

顧寒琛此刻的態度,完全沒有之前跟童雨馨有說有笑的樣子,彷彿是兩個人。

童雨馨的臉色難看極了。

「憑什麼盧卡斯說我是抄襲的,他說什麼就是什麼?沒有證據為什麼要污衊我?我沒有做過的事情非說我做過,我看你們是聯合起來想破壞我的訂婚宴,希望大家擦亮眼睛,好好看清楚他們幾個人的嘴臉。」 童雨馨現在依然是佔上風的,因為他們說她抄襲,但是卻沒有證據。

而童雨馨只要說他們污衊她,咬住這一點不放就行。

「我對破壞你的訂婚宴可沒什麼興趣。」盧卡斯已經走了下來,他不屑的說,「做為一個設計師,我最鄙視偷竊別人的創意。大家看清楚了,這一系列的設計,全都是出自一個叫做唐斯.凱伊的人手裡,根本就不是童雨馨設計的,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從什麼途徑抄襲了這些設計,可是她這樣堂而皇之的公開,恬不知恥,簡直就是設計界的毒瘤,我最看不慣這種行為了,遇到抄襲婊,就是忍不住要罵,才不管她是誰的未婚妻。」

盧卡斯這個人,外界也有所耳聞,他的脾氣很怪,但是他從來不撒謊,而且,這張嘴特別的毒,懟起人來可是毫不留情的,也不怕惹事兒,所以還是有很大的可信度。

有記者問道,「盧卡斯先生,你跟凱伊小姐是什麼關係?你為什麼看過她的設計?」

「她是我的小徒弟,從一開始跌跌撞撞的小菜鳥到現在,成為設計公司的老闆,著名的設計師,我是看著她成長的。」盧卡斯沒有遮遮掩掩。

此話一出,眾人嘩然。

誰也沒有想到,凱伊居然跟盧卡斯是這層關係。

那之前凱伊跟盧卡斯說話,盧卡斯為什麼不理她?還兇巴巴的讓她走開?

大家有些凌亂了,這場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盧卡斯又開口,「我拿不出證據,不過只是暫時的,但我說的是真話,我不屑撒謊,童大小姐偷沒偷別人的東西,自己心裡清楚,證據總會有的。別看你現在笑的歡,等拉清單的時候,你有得哭!」

「shit!」盧卡斯忽然大罵了一句,很是惱火。

他指著童雨馨難堪的臉色,厲聲道,「你把手上的戒指給我摘下來,你不佩戴我設計的東西,哪怕這戒指是我隨隨便便設計的,根本就沒有走心,你也不佩戴,摘下來!」

他這已經跟童雨馨完全撕破臉了。

童雨馨渾身發抖,怒火奔騰。

這個該死的盧卡斯,居然這麼說她。

童雨馨惡狠狠的將自己手上的戒指摘了下來,哐當一聲扔在地上,戒指彈了幾下,不知滾到哪裡去了。

「盧卡斯,你今天當眾污衊我,詆毀我的名譽,我要告你們!咱們法院見!」

盧卡斯不屑一顧,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隨便你。」

盧卡斯轉身要離開,剛要與童阮阮擦肩而過時,忽然,他恨鐵不成鋼般的眼神瞪著童阮阮,罵道,「沒用的東西,東西被人偷走了都不知道,還轉身就跑。就算暫時打不贏,你不會噁心一下對方嗎? 至強創世 我就是這麼教你的嗎,教了一個廢物,我不想看到你這個廢物,別說我們認識!」

似乎擔心大家聽不見,盧卡斯說的聲音很大,當眾訓斥。

大家一頭霧水,怎麼轉眼間盧卡斯又罵起了凱伊。

而凱伊低著頭,一句話都沒有回應,很乖乖的聽他的訓斥。

然後,盧卡斯就走了。

童阮阮抬起頭與童雨馨對視,豎起了一根小拇指,加以鄙視,「童雨馨,你在我公司安排了人偷我設計,你能偷一次,但不能每次都偷,沒有真本事,就算你把這個系列佔為己有又怎麼樣?靠它吃一輩子老本嗎?抱歉,我倒是忘了……」童阮阮鄙視的目光落在慕淵臨身上,「有一個後台強硬的未婚夫呢,他能養你,你什麼都不需要做,所以不需要什麼本事。」

「你,你這個……」童雨馨抬起手,憤憤的指著她,剛想罵她賤人,可是慕淵臨在她身邊,她不敢罵出口,生怕有損了自己的形象。

大庭廣眾之下,她絕對不能讓人看笑話。

童雨馨眼底閃過一絲狡猾,忽然,她單手捂著胸口,急速的喘息了幾口,緊接著,身子弱不禁風的往後倒去。

眾人驚訝不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