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0 Views

路紫蘇直接開口道:"我都許久沒見林曄這孩子了,林曄,你過來坐在阿姨旁邊吧!"

Written by
banner

林曄點了點頭,很主動的坐過去。

要知道,他本來就是雲家夫妻從小資助的孩子,對雲家夫妻的感情,有恩情也有親情,對他們很是尊敬。

聽到路紫蘇的話,林曄根本沒有多想,完全是一副聽長輩話的好少年。

藍銘晟看到這一幕,滿意的勾了勾唇,坐在了本來準備好的座位上。

他的位置,在雲夢恬的左手邊,至於安排在雲夢恬右手邊的林曄,此刻坐在了路紫蘇身邊。

雲夢恬的右手邊,這會就變成雲彬柯了。

一頓飯吃下來,大家都在商量路彥昭秦未央,以及路彥琛和葉一朵的婚事。

聽著長輩們確定婚期,以及發請柬之類的事情,藍銘晟也不插話。

倒是飯快吃完了,雲彬柯的臉色有點不大對勁。

雲夢恬也注意到了雲彬柯臉色有些慘白,她伸手搗了搗雲彬柯:"哥,你沒事吧!"

雲彬柯此刻肚子里翻天覆地,他只單純的以為,自己吃壞了什麼東西,悶悶的搖頭:"沒事!"

他不想在大家吃飯的時候掃興,說自己肚子不舒服,他告訴自己,忍一忍吧,一會吃完飯不行吃點葯。

藍銘晟聽到他們倆的對話,目光撇了一眼雲彬柯,眸子里閃爍著捉弄的光。

他沒想到,雲彬柯今天反應這麼慢,這會功夫了,居然還沒反應過來。

他本就是出手隨意整治一下雲彬柯,也不會有惡意,只要雲彬柯反應過來,他立馬就能藥到病除。

卻沒想到,這人一副強撐著的模樣,看樣子,他是真覺得自己吃壞了什麼東西。

藍銘晟心情頗為微妙,本來,他是生氣雲彬柯帶著林曄來給自己找不痛快的,結果現在,他真的用了小時候的手段去捉弄雲彬柯,不僅沒有開心起來,反而有點自覺幼稚,感覺他好像又回到小時候去了一般。

雲彬柯雖然說他沒事,可是,雲夢恬到底看他臉色不好。

她伸手搗了搗藍銘晟:"你快看看,我哥到底怎麼了?我感覺他像是生病了,還在這裡強撐著!"

雲夢恬的聲音壓得很低,只不過,藍銘晟能聽見,坐在不遠處的路紫蘇也能聽見。

她看了一眼兒子:"彬柯,你生病了?"

雲彬柯這會嘴唇都有些蒼白,其實,他感覺不對勁已經好一會了,只不過,他不想說出來,打算等一會去吃藥。

卻沒想到,肚子越來越難受了。

他說話都有些勉強,只不過,他還是搖搖頭:"不打緊,我一會吃點葯就行了!"

路紫蘇看到他的臉色,忍不住皺眉:"銘晟就在這裡呢,讓他給你看看吧!"

雲彬柯本來想拒絕,但是,肚子猛地疼了一下,他立馬站起來,不自在的看著眾人:"那個……你們先吃,我不想吃了!"

雲彬柯說完,轉身就快速的往衛生間而去,他的腳步越來越快。

藍銘晟心裡反倒是有那麼幾分愧疚,他抿了抿唇,看了一眼路紫蘇:"紫蘇阿姨,你們先吃飯,我去看看彬柯!"

路紫蘇倒是沒有讓他現在去,她開口道:"你先吃完飯再說吧!"

藍銘晟愣了一下,想到雲彬柯還要在衛生間待會,他便點了點頭。

雲夢恬在旁邊小聲嘀咕:"藍銘晟,你說雲彬柯怎麼突然就肚子疼了呢,他是不是幹什麼壞事了?肯定是著涼或者吃壞東西了,平日里就知道圖風度不要溫度,現在好了……"

藍銘晟看了一眼雲夢恬,一言難盡:"你真覺得他著涼或者吃壞東西了?"

雲夢恬轉過頭看他:"不然呢,難不成還能是因為你不成!"

雲夢恬的話,本來就是隨口一說,結果,藍銘晟的臉色僵了僵。

雲夢恬怔了幾秒,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藍銘晟:"不是,藍銘晟,不會真的是你吧!"

藍銘晟看到幾位長輩都看過來了,他忍不住開口:"雲夢恬,你給我小聲點,待會再說!"

雲夢恬眉頭皺的老高,她看到眾位長輩都在關切的看著他們,似乎在問,他們在幹什麼。

雲夢恬覺得嘴裡的飯菜都沒味道了,她將手裡的筷子放下:"我吃飽了,舅舅,你們先吃!"

雲夢恬說完,便起身離開。

藍銘晟知道雲夢恬察覺到了,他心裡只能暗嘆糟糕,他也說了一句:"我吃飽了,你們繼續吧!"

他快速的轉身去追雲夢恬。

幾位長輩今天聽了他的"肺腑之言",自然是知道他對雲夢恬的執著,也沒有人去追他們。

藍銘晟的輪椅,快速的追到了走到門口的雲夢恬,兩個人堵在玄關處。

藍銘晟的輪椅堵住門,雲夢恬皺眉:"你這是幹什麼?讓開,我要出去!"

藍銘晟知道她肯定生氣了,他的舌頭頂了頂口腔,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我就是捉弄一下雲彬柯,立馬給他葯,保證藥到病除,你別生氣啊!"

雲夢恬沒想到,他居然自己承認了,她突然就想到,那會其實藍銘晟問了,如果有個朋友得罪他的話,要怎麼懲治。

她當時給出主意,就是讓他下藥,他沒想到,藍銘晟真的敢做。

而且,雲彬柯到底怎麼得罪藍銘晟了,她是一點都不明白。

她皺眉看著藍銘晟:"我不想在這裡跟你吵架,我要出去一個人冷靜一下,你先去給雲彬柯解藥,我在外面等你,出來給我一個解釋!"

藍銘晟看著雲夢恬生氣的小臉,知道這次弄壞了,他像是做錯事情的孩子一般,悶悶的點了點頭:"好,我一會出去找你!"

藍銘晟知道,他不能在玄關跟雲夢恬爭吵起來,不然的話,長輩知道了他做的事情,免不了要教育一番的,他知道自己有些叛經離道,可是,他做都做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他看了一眼雲夢恬:"你先出去吧!" 從車上下來,在小區附近的便利店買東西的的白一近,聽見旁邊的人正在議論他的事情,想衝過去解釋的白一近,被路過的人撞了一下,就是這被打斷的片刻功夫,讓他清醒下來。

周圍人有點多,白一近想找口罩卻沒找到,只能將外套拉鏈拉起,用領子蓋住自己半張臉,將手裡的購物籃放到收銀上,一直保持低頭的姿勢。

幸好收銀員忙碌,給他結賬后,立刻就叫下一位,抱著東西從便利店出來的白一近,捲縮著身子,繼續低著頭避開所有人的目光,直到回到家裡,關上門那一刻,白一近才敢直起身。

往冰箱里放著東西時,裝在衣服兜里的手機響了,拿出手機的白一近,直接將開了免提的手機丟到旁邊。

「喂?」

「孫波說你丟下他們就走了,你現在在哪兒?」

「我回到家了。」關心他?假的。

「我跟羅主編談過了,晚上再重新採訪。」

「我不接受這個採訪,你替我推了吧。」

「這個採訪多少藝人盯著都沒給,要不是因為那件事,你以為能落到你頭上來,現在網上都在傳昨晚的事情,你的名聲已經一片狼藉了,如果再不靠著這個採訪,你以為你翻得了身?」

「我不接受他的道歉,自然也不會接受他的賠禮道歉,總之我不想接受採訪,也不會再接受這個採訪,你自己看著辦吧,沒有什麼事,就這樣,我累了,要休息!」這種涉及到覃毅名譽的問題,他不會再接受任何採訪,給這些人有機可乘對付覃毅,什麼戀愛關係,說的那麼離譜!

「現在除了廣告那邊刪除跟你合作的消息,就連你之前拍的幾部劇都推遲上映,其中有一部後天有見面會,就沒有邀請你出席,這個採訪,是你這周唯一的通告。」

「我白一近,不需要這種機會,謝謝!」

「……」不需要?白一近還真是夠大牌的,廣告商那邊要求的賠償,她還沒告訴白一近呢。

看來,陳莉是沒有其他事情要找他,白一近直接掛斷電話,開了一瓶啤酒就灌進嘴,因為灌得太急,被嗆得咳嗽。

拿著酒瓶順著冰箱滑落坐在地板的白一近,臉抵在膝上,久久沒有抬起……

……

景城赫家。

接到陳莉打來的電話,剛掛了電話,赫戰洺就因為網上刪也刪不光的黑料,不得已只能給覃毅打電話,正好遇到覃毅在開會,過了半個小時那邊才回來一個電話。

「赫總,找我有什麼事?」

什麼叫找他有什麼事,覃毅把人交給他,難道出了事,覃毅就一點都不著急?「白一近的事情,毅總都聽說了?」

「嗯,我知道。」

「不好意思毅總,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你放心,網上那些關於你跟白一近的事情,我一定會讓人出一則聲明澄清這件事,不會對你造成影響。」

以前一直都沒有傳成這樣,怎麼人剛落地,消息一波接一波,難道就僅僅是圈內的鬥爭,就沒有一點其他原因存在?「赫總,雖說我父親沒能成為董事長,但我希望,這並不影響我們的合作。」

「當然,毅總,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我們都是合作夥伴,股權是我的合作誠意,白一近是你的誠意,我一定不會辜負你這個誠意,已經給他找了一個金牌經紀人,一定會按照你當初的設想,給他打造成……」

這個傳聞,讓他不得不重視某些問題,當機立斷做出澄清,「赫總,我的誠意,只是把白一近轉手給你,至於他到了你那邊,就是你的藝人,以後,和他有關的任何問題,毅總也不需要特地給我打電話解釋什麼,因為他現在是你手下的藝人,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難道是他澌鈞哥判斷失誤?還是說,覃毅是故意這麼說,降低他的警惕?「毅總,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那我就不打擾你了,等你什麼時候有空來景城再給我電話。」

重生之福來運轉 他差點就因為覃力快到景城,擔心白一近的問題給赫戰洺提醒幾句了,垂落的拳頭下意識緊握的覃毅笑著回了一個字,「好。」

掛了電話的赫戰洺,又為陳莉和網上的事情感到擔心,這個白一近現在因為一波黑料已經被不少人抵制了,他是要出手拉白一近一把還是借這件事,繼續試探下白一近跟覃毅的關係?

猶豫不定的赫戰洺,從沙發起身,拿起衣服準備去上班。

剛出門就遇到同樣下來的母親。

「媽,你這是要上哪兒?」

「我去醫院做個常規體檢。」

「我送你去吧。」

「市中心醫院,跟你上班的地方不順路。」

「那就去順路的沈氏那個醫院吧。」連沈東明都跟著轉發消息了,現在去沈氏的醫院露個臉也算是一種態度。

「我記得,紀總那個兄弟,還有紀家四少都在那個醫院吧,要不順路過去打聲招呼?」

「我去就行了,你還是去檢查吧。」

「那也好。」摟著兒子胳膊的赫母,想起網上熱搜的排位,梁帥那就例外了,「你瞧見小家樂沒有,人家可是把你碾到手底下了。」

「我讓他一個C位又如何,他一個半路出家的和尚能跟我比。」

也是,論關係,還是他們這邊近一些,去醫院的路上,還是有些不放心的赫母教了赫戰洺一路,讓赫戰洺到醫院以後,儘可能的在喬隱面前多停留一些時間,至於紀優陽就意思意思就行了。

不管是喬隱還是紀優陽,能比得過鈞嫂子跟小侄子?

他啊,最重要的就是抓住這兩個人的心就行了,其他人,都是配菜。

……

貴賓病房門口,紀優陽正通過通訊器跟蘇嵐在通著電話。

許衛去樓下食堂吃飯了,上來探望喬隱的王珩,正好聽到兩人的對話,剛推門進病房就看到坐著輪椅出來的喬隱。

「隱哥,你要去哪兒?」

「出去走走。」

本來,他一個人住在這層樓,安靜的讓他覺得很舒坦,可自從紀優陽來了,這裡比集市還熱鬧,被紀優陽弄的有些不耐煩的喬隱只能出去散散心。

「隱哥,我陪你。」

「嗯。」

妖魔哪里走 從病房出來時,喬隱瞥了眼旁邊拿著手機站在窗邊的保鏢后,便收回目光。

在他和王珩離開時,身後還有蘇嵐說話的聲音。

「等這邊都安頓下來了,我們就過去看你。」

「我知道了,媽。」

走遠后,王珩才開始說道,「隱哥,事情查清楚了,那幾個記者都是沖著白一近來的,白一近就住在你隔壁。」

不想下樓,讓人看到自己這副模樣,喬隱揮手讓王珩送他到家屬休息區那邊,「白一近?」他知道,現在網上「知名度」很高的一個男明星,而且,白一近來景城的事情,因為牽扯到背後的人,似乎還不止那麼簡單。

「隱哥,要不要換地方住?」他知道喬隱喜歡清靜的地方,多了一個被記者盯著的人住在隔壁,日後恐怕就沒有安寧的日子吧。

就在這個時候,從外面走來的腳步聲,讓喬隱下意識降低說話的音量,「暫時不用。」

「隱哥,赫總來了。」他怎麼來這裡了?

聽到王珩的話,喬隱回過頭就看到進來路過的赫戰洺,對面的赫戰洺似乎並未發現他在這裡,就在喬隱收回目光時,赫戰洺卻看了過來。

望著不遠處改了方向過來的人,王珩又提醒一句,「他過來了。」

「嗯。」剛才提到白一近,又想到接手的赫戰洺,赫戰洺就過來了,還真是夠巧的。

快步過來的赫戰洺,跟望著自己的王珩點了點頭,走到喬隱對面的凳子坐下后,迎上喬隱的目光,「喬總,不好意思,你住院那麼久,今天才過來看你。」

這句客套話,還真是話裡有話,「赫總是專程來看我的?」他能有什麼利益幫到赫戰洺,想必是沖著紀澌鈞來的吧。

說專程太刻意了,「我送我媽來醫院做體檢,知道你們也在這裡,就順路過來看看。」

你們?還包括誰?不會是隔壁那個鬧得滿城風雨的主吧?「謝謝赫總關心。」赫戰洺來的也算是正好,他也有些不懂的事情,想請教赫戰洺,「赫總,我聽說,我哥在你那裡工作?」

「是,我跟澌鈞哥,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了,我們認識很多年了,他還是我實習時帶我的師傅,我跟澌鈞哥是朋友也是兄弟。」他跟喬隱不是第一次認識,但因為紀澌鈞的關係,喬隱的身份。今天很有必要重新認識一下,「既然都是澌鈞哥的兄弟,那以後可以多多來往。」

喬隱下顎輕點,接著說道,「我們公司有部新開機的戲,我想推薦白一近去面試……」

聽到這話的王珩,目光有些擔心,僅僅是看在赫戰洺跟紀總的份上,所以就不顧現在的議論,讓白一近去面試,萬一面試過了,那豈不是自找麻煩。

白一近到底不是單單的白一近的事情,還牽扯到覃毅,他要是接受了喬隱的好意,讓白一近的事情牽連到喬隱,那他怎麼跟他澌鈞哥交待?「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如果有需要,我再來找你幫忙。」

「據我所知,現在沒有人願意跟白一近合作,除了我這部劇,他好像也沒有通告了吧?」赫戰洺不該拒絕他才是,就算是為了拉攏他,也該點頭,這個拒絕,不得不讓他懷疑,這背後是不是有什麼他不知道的秘密。

「現在是出了一些事情,不過很快就能解決。」不知道為什麼,對面的喬隱,明明面色溫和,可坐在喬隱對面,他卻總是覺得渾身不自在,頭皮發麻,背後飆冷汗,跟見鬼一樣的感覺,對上喬隱投遞過來的視線,意識到自己是不是有點太在意那種感覺了。

連笑了數聲的赫戰洺,馬上解釋道,「喬總,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是,白一近現在負面新聞太多了,我不想因為他的事情,影響到你,我是出於好意。」

既然喬隱不想對他開門見山,那他唯有從別得地方打開突破口了。

來之前,還想著多跟喬隱聊幾句,坐下沒一會,他就覺得喬隱看人的眼神,有點怪,實在是受不了這種陰森森的氣氛,「喬總,我還要去看看四少,先走一步了。」 林楠的加入,瞬間讓這場廝殺的天秤傾斜。

接連三位高手被殺,讓天庭這一域盟友高手大震,而且一位最強高手迎上林楠,瞬間讓他們的壓力小了很多很多。

戰鬥,更加激烈,廝殺更加殘酷!

這位空間一道的地仙境巔峰高手找到林楠,臉色陰沉難看,一次次的廝殺,林楠的刀讓他也感到濃濃的寒意。

數次交鋒,他受傷了,被一刀斬中,差點被屠!

再看看周圍,其他九位同伴被對手的七位高手壓制了,甚至有再度被屠戮的危險!

這讓這位空間一道的高手臉色更是難看了幾分。

他們不是對手了!

「該死!」這人心中大罵。

就在這時,一刀再度無聲無息的襲殺而來,伴隨而來的還有林楠的人。

空間一道的加持,風屬性規則之力的輔助,使得林楠整個人更加飄逸,更加詭異。

化身成風,這是風鈴子傳授林楠的,而今派上了用場。

周圍虛空被林楠打碎,將這位空間一道的對手完全困住。

林楠的刀,成為大殺器!

林楠的風屬性規則,也更了要命的存在!

「蓬!」一刀,將這位空間一道的高手劈飛出去,手中的天階仙寶差點被斬碎,臉上忍不住更是慘白了幾分。

危機!

與此同時,相距數千里之外,一支隊伍極速朝這裡趕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