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2 Views

看到他的動作,秦未央趕緊走過去,伸手扶著他:"我扶著你坐起來吧!"

Written by
banner

看著她小心翼翼的模樣,好像自己是個易碎的瓷娃娃似的。

路彥昭沒好氣的搖搖頭:"好了,未央,你別這麼小心翼翼的了,弄得我都不自在了,我只是胳膊受傷了,又不是殘廢了,你想想你自己肩膀受傷的時候,應該就能理解了!"

秦未央聽到他這話,訕訕的收回手:"那你如果有什麼需要,一定要及時告訴我,我會在這裡照顧你的!"

路彥昭點了點頭。

秦未央看著他坐起來,靠在抱枕上,她這才鬆了口氣。

路彥昭看她這副擔憂的模樣,無奈的搖搖頭:"算了,你去給我倒點水吧,我有點渴!"

秦未央立馬點點頭,拿著水杯,去外面給路彥昭接了一杯水、她端著水進來,打算喂路彥昭喝:"水的溫度剛好合適,不會太燙的!"

路彥昭看了她一眼,臉色蒼白,卻還跟她開玩笑:"你是怎麼試的水溫,溫度計么?"

秦未央一愣,臉色有些不自在:"我用一次性杯子倒了一點試的!"

路彥昭的神色有些失落:"我還以為你用嘴巴直接試的呢!"

秦未央看在他是個病人的份上,才好聲好氣的,一直不敢對他大聲說話。

現在聽到他這麼調侃自己,也忍不住惱了:"都傷成這樣了,還不能安分點!"

路彥昭笑了笑,喝了幾口水:"我挺安分的啊,我這不是坐在床上,都沒下床么!"

秦未央聽到他這話,忍不住懟了一句:"你是沒下床,只不過,聽你這聲音,我以為你都能生龍活虎的,活蹦亂跳了呢!"

路彥昭笑了笑,看著秦未央,緩緩開口:"還是聽你這樣毫不客氣的說話,比較順耳,其實吧,我剛才一直在擔心,你因為這件事情,太自責了呢!"

秦未央的眸子一閃,裝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樣:"我有什麼好自責的,是你自己主動的,又不是我強迫了你!"

路彥昭無奈的嘆口氣:"瞧你這話,明顯就是違心的,我雖然認識你時間不久,可是,你要說自己沒有自責愧疚,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只不過,我現在要跟你說的就是,未央,我不需要你的自責愧疚,要麼,你把我當成朋友,跟林彬和沫兒一樣,當做你的老大,大哥都可以,但是,我唯獨忍受不了,你把我當恩人,你知道嗎?"

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路彥昭:"路彥昭,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路彥昭點了點頭:"我說的每句話,我都很清楚!"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我一開始答應你,來暗夜組織,就是因為你救了我,我說了,要當牛做馬的報答你的救命之恩,你現在又救了我一次,你卻不要我自責愧疚,不需要我把你當恩人,你覺得可能嗎?"

路彥昭的眸子沉了沉,他緩緩開口:"那你覺得,我們剛開始認識的時候,跟現在的關係,是一樣的嗎?"

秦未央愣住了!

一樣嗎?

明顯是不一樣的,雖然表面上,他們似有非有,她又像是路彥昭的下屬。

可是,她自己心裡清楚,他們的關係,似乎一天天的,都在無形的拉近。

直到現在,她對他做一點不好的事情,居然就會愧疚的要命。

什麼時候,冷酷絕情如她,居然也動了凡心,對別人產生了不該有的感情。

她盯著路彥昭,神色變了又變,最終緩緩搖頭:"的確不一樣了!"

路彥昭聽到她這樣的回答,臉色似乎才好了點。

這時,林彬敲門進來。

看到路彥昭終於醒來了,他快速的走過去:"老大,你終於醒了,你要是再不醒來,我都要去找醫生算賬了!"

路彥昭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我不醒來,跟我自己的體質有關係,你找人醫生算什麼賬啊!"

林彬看到路彥昭還能這樣說話,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

他看著路彥昭,開口問道:"老大,你覺得身體現在怎麼樣?"

路彥昭看了一眼受傷的胳膊,無所謂的笑了笑:"小傷而已,我這些年又不是沒有受過傷,別這麼大驚小怪的!"

林彬聽到他的話,臉色變了變:"可那個是狙擊槍,你的胳膊差點就廢了!"

路彥昭對他的話,不以為然:"廢了不是還有另一隻胳膊呢嘛!"

林彬瞬間無語,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秦未央,最終,無奈的嘆口氣。

他知道,路彥昭之所以這麼說,就是不想讓秦未央有什麼心理負擔。

可是,林彬卻清楚,路彥昭的身體健康,關係著整個暗夜組織的命運。

他如果出事,暗夜組織必將會動蕩不安。

林彬看著路彥昭,沒好氣的開口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你想吃什麼?餓不餓?我讓沫兒弄點吃的上來!" 「你……」

「怎麼會是你……」

激動的蘇嵐,往後退了幾步,看到來人,面色比之前更驚慌,差點沒站穩又摔了下去,「你來幹什麼,你想對我幹什麼?」

掌上嬌妻,二婚寵入骨 這種人,還真是不識好人心

若不是礙於命令無法違抗,他真的不想救蘇嵐,「是紀總讓我救你。」

「救我?」姜軼洋看向她的眼神,只有不滿沒有恨意,難道,姜軼洋真的不知道那些事情?

「紀總有話讓我帶給你,四少做了那種事情,只要你們離了婚,沒了沈東明做靠山,紀家家族那些人就容不下你們母子,如果你想保住你們母子的性命,你是聰明人,不用我提醒你,你也知道該怎麼選才是最好的結果。」讓蘇嵐跟沈東明復婚這句話,他並不想說,如果蘇嵐猜不到他的意思,那就是老天爺註定讓蘇嵐母子落得如此下場。

蘇嵐還不相信姜軼洋不知道那些事情,「你知道你在說什麼,你讓我跟沈東明復婚,讓沈氏集團落入我手上,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姜軼洋可是沈東明的親兒子,放著那麼大的集團不要,推給別人,誰信?

「我話已經帶到了,怎麼做是你的事情,你們母子被人追殺,橫死街頭,也別怨恨我們。」蘇嵐說話還真是夠奇怪的,何必跟他重複質問他已經知道的事情?沈氏集團落入蘇嵐手上,與他有什麼關係?

姜軼洋轉身走了幾步,想起什麼,回頭看了眼還站在原地的蘇嵐,手指著附近給蘇嵐提個醒,「夫人,小心,想要你死的人,不止剛剛這幾個。」

心裡正在疑慮姜軼洋一事的蘇嵐,當回過神來,姜軼洋已經不見了,蘇嵐望向四周,明明附近沒有人,可她還是覺得到處都是在暗中想殺害自己的人。

害怕的蘇嵐,連東西都顧不上買,趕緊跑回醫院。

……

景城沈宅卧室陽台。

面色憔悴的沈東明肩上披著外衣扶著牆壁站在窗邊,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沈東明立刻將定住身子的手收回,靠著身上那股不服輸的勁撐住自己的身體。

進來的姜尤珍摟住沈東明的肩膀,「你現在需要休息,別站在這裡,樓下和外面的事情,富升已經讓人在張羅了。」

「就這點小傷,奈何不了我!」

都什麼時候了,沈東明還逞強,想再勸幾句,房內就響起敲門聲,「叩叩叩……」

看到勁彪進來了,像是有什麼事情要找沈東明,姜尤珍收回攙扶沈東明的胳膊,「你們先聊,我去收拾東西。」

勁彪讓開一側給姜尤珍離去,來到沈東明面前的勁彪伸手將窗戶拉上一些,以免沈東明吹了風又加重病情。

「我的身體沒,咳咳咳……」

沈東明還以為自己是十八九歲二十齣頭身強力壯的年齡?

身上帶著酒味的勁彪,也沒伸手去攙扶沈東明,背著手嘆了口氣,「尤珍把蘇嵐帶到醫院去了。」

他知道的何止是這件事,咳了幾聲后,沈東明沒說話繼續望著窗外的夜色,想他拼了大半輩子,最後不是能力不夠輸給了覃老五,而是遭到枕邊人的背叛,使了陰招,葬送了一切,呵呵……

沈東明只讓富升去辦事,什麼都沒讓他做,一定是怕他沉不住氣動手解決了蘇嵐,「你放心,我已經派人去找了,一定會找到沈呈的下落。」

他已經吩咐過富升不要告訴勁彪……

「東明,我知道你怕我壞了事才沒讓我去幫你辦這些事,你放心,我雖然是衝動了一些,也看那個女人不順眼,但我知道什麼是大局為重,你有什麼事就吩咐我去做,我不會意氣用事的。」富升年紀也不小了,一個人能做得了多少事,別董事會還沒開,就先把自己累垮了。

勁彪已經知道了,再瞞下去,恐怕只會讓勁彪急到不等他吩咐就自己自作主張去做事情,到時後果只會更適得其反,有些頭暈的沈東明,強撐著身體的不適,抬起的手動作自然落在勁彪肩上,「現在在沈宅四周都有身份不明的眼線盯著我們,沈呈支走泰勒后,坐著船回了景城,我擔心他放心不下紀優陽,一旦沈呈被抓,沈氏集團,永遠都要姓覃了。」

「我有個辦法可行。」他也不想覃老五笑到最後,就算是拚死一戰,也要教訓覃老五。

「什麼辦法?」

箏愛一心人 「現在我們的人,基本上已經被人盯住了,只有找生面孔去做事。」

生面孔……

「你說的是小杜?」

「對,讓小杜安排人去找阿呈,如果阿呈不信,就把泰勒也叫過去。」至今為止,見過小杜的也就他們幾個人,為了安全起見,可是一直都不曾對外公布過小杜的事情,莫說姜尤珍不認識,就算是跟了沈東明那麼多年,知道沈東明不少秘密的高博文也沒見過小杜現在的真實長相。

「不行。」一直以來,他都不想讓小杜冒險所以從不讓小杜參與那些有風險的事情,這可是老杜唯一的兒子,要是出事了,他怎麼對得住老杜。

「怎麼不行,小杜那麼聰明,從他……」知道那些事情不好說出來,怕讓他們之外的人聽見了小杜有生命危險,停頓帶過後接著說道,「那些事,足以證明了他的膽識跟才智,東明,眼下除了他,我們的人都被人盯上了,要是被覃老五知道,我們要把沈呈送走,覃老五怎麼肯善罷甘休。」

「你讓我想想……」

這件事太冒險了,就算是到了逼不得已的地步,他也不想讓小杜參與進來。

「東明,覃老五一定會對我們趕盡殺絕的,你以為他不知道老杜有兒子,不知道咱們幾個替老杜收留那個孩子,他們就不怕留有後患?說不定他們現在就在找小杜的下落,你不想小杜跟著咱們一塊死在他手上,就趁早做出決定,讓小杜派人去保護阿呈,送阿呈離開,只要阿呈活著,按照你的計劃,沈氏和小杜還有一線生機。」

「哎。」沈東明又嘆了口氣。

「東……」

是啊,覃老五又怎麼肯放過小杜,「我會親自給小杜打電話,你也去收拾東西吧。」

他知道,沈東明還是怕自己沉不住氣,在電話里說了不該說的話,所以才如此謹慎要親自給小杜打電話,「那你處理完這件事了,也早些歇著,外面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去辦,別擔心。」

「嗯。」

……

半山別墅主卧。

被熱醒的木兮,感覺自己被悶到有些透不過氣,用手將下顎的被子推開一角透透氣,新鮮的空氣進了被子里,這時木兮才注意到紀澌鈞不在這裡。

伸手摸了一下前後。

是涼的。

紀澌鈞應該離開有段時間了。

擔心紀澌鈞身體的木兮,撐著身子起身,下到地上,先找房間找人,沒找到人,木兮才出去找。

拉過放在一旁的外衣穿上后,借著屋內角落昏暗的燈光走到房門口。

剛把房門打開,就看到在門口跟費亦行說話的保鏢。

「出什麼事了?」她怎麼聽到和沈氏有關的字眼?

費亦行輕點下顎,讓保鏢等會,過去時,見木兮撩著頭髮,耳後的髮絲都掛著汗水,「太太,沈氏的富升過來了,說要找您。」

「現在?」

費亦行拿出手帕遞給木兮,「被物業擋在外面。」

接過手帕,捂著耳後的木兮反問一句,「紀總知道了?」

費亦行身後的保鏢替費亦行回道,「紀總還不知道。」

「哦,那請富助理到一樓書房,再讓廚房那邊準備點茶水。」

費亦行先讓保鏢去接人,看木兮像是沒睡飽,眼睛一直在眨,擔心木兮走路沒走穩,費亦行一直陪在旁邊,「太太,讓他上來就好了,何必下去見他,你現在懷孕,不宜四處走動。」

「沒事。」木兮將手帕對摺后,捂著自己的額頭,「紀總呢?」

「紀總去書房了,應該是赫氏那邊有工作沒做完,太太,還是在二樓見客吧,你要是出了事,紀總會殺了我的。」

看到費亦行表情那麼誇張,木兮忍不住笑了,「他又不是暴君,怎麼會動不動就要殺誰,你放心啦,不會有事的。」

呃……

他是費亦行,不是木兮,太太出了事,他家紀總是太太以外,六親不認的人。

木兮堅持要下樓,費亦行只能小心保護人。

到了一樓書房,坐了沒一會,富升就過來了。

進來的富升,眼神戒備看了眼站在木兮身後的費亦行。

看懂來人神色,回頭吩咐一句,「費助理,我想喝點牛奶,你能去幫我熱杯牛奶嗎?」

「是太太,我現在就去。」

來到對面的富升,目光一直看著費亦行,直到費亦行出去后才坐下。

簽約媽咪要翹婚 「富助理,那麼晚過來,不知道有什麼事?」

「我……」他進來的時候,雖然看到四周沒什麼保鏢,但是從踏入山腳下大門起,他就感覺四周殺氣騰騰,他拼殺一生,對這種氣氛素來有很準確的判斷,不會有錯。

見富升欲言又止還不放心,為了讓富升安心,木兮隨便看向一個角落,吩咐一句,「房內的人都出去。」

「……」

四周圍沒動靜。

富升是太緊張了,這不,一個人都沒有,木兮正要說話,忽然各個角落都鑽出了保鏢的身影,就連富升坐的沙發下都爬出一個人來。

出來的人都接二連三往門口走了,粗略計算了一下,不下二十個人。

根本沒想到還有這一出的木兮,暗暗捏了把汗,到底紀澌鈞聽去了多少秘密?

直到最後一個出來的保鏢下去后,富升才從西裝內兜拿出一封信遞給對面的木兮,「不好意思,那麼晚了,還來打擾,實在是沒有辦法,只能來找你了。」

「這是?」木兮伸手接過白色的信封。

「麻煩你明日去探望東家時,替我轉交這封信給東家,他看了這封信就明白了。」

「為什麼你不親自去?」什麼理由?讓她給紀優陽送信? boss騙婚:寶貝,乖乖上鉤 閆明也趕來了,關鍵時刻拼了命,偷襲成功一頭一階妖獸,並且斬殺。

但整個人被其他妖獸拍飛,整個人咳血不止,很慘很慘。

本就內臟有著重創的閆明,正常而言根本無法蓄力。

但這次,他沒有猶豫。

兄弟二人,再度合體,背靠背,在拼殺!

為村民們報仇!

執著他們的守護!

終於,他們堅持不住了,再度殺了一頭妖獸后,兄弟二人倒下了,再度有幾頭妖獸從周圍冒出,他們無力抵抗,血快要流幹了。

徹底昏死過去!

十幾頭妖獸聚集,圍繞在閆軍兄弟二人之前,不少妖獸身上也帶著血跡,是閆軍兄弟二人所留。

就在為首的二階妖獸準備動手將這兩個客戶的人類撕碎之際,陡然間一道怒吼聲從遠處傳來。

同時人還未至,手中的滅魔槍已然從天而降。

「蓬!」

「蓬!」

頓時,幾頭妖獸被擊中,慘叫不已,甚至有妖獸直接當場被打打死。

隨即,一道人影快速降落,收起手中的滅魔槍,手中下品靈寶揮動,將十幾頭妖獸眨眼間斬殺殆盡。

一位偵緝局的宗師境高手趕到!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閆軍兄弟二人,覃俊眼中帶著一絲敬意,他認了出來,畢竟兄弟二人也算是修鍊者,而且還是英雄退役。

隨即沒有任何耽擱,覃俊將隨身攜帶的兩枚救命靈丹給兄弟二人喂服,能不能救活他不知道,但這是他唯一能做的,他們是英雄。

「儘快趕往閆村,出事了。」覃俊傳訊出去,他是S省偵緝廳的副廳長,之前巡視在附近的一座縣城,在得到妖獸襲村的瞬間他便趕了過來,但終究看起來還是晚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