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250 Views

那座宮殿外圍的功法秘籍,神兵利器,靈藥丹方,遠遠不如孔雀大明王的精血珍貴,卻比大明王的精血來的現實。

Written by
banner

當然,也有很多人是來這渾水摸魚的。

他們不會去危險的地方冒險,專門挑像一凡兄弟你這樣的身懷重寶的散修下手,一凡兄弟,你可得自己小心一些了。」

羅蠻笑嘻嘻的說著,手裡握著的大刀,卻是又攥緊了幾分。

轟隆隆!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聲巨響。

鹿一凡抬頭看去,卻見巨大宮殿的上方,突然一陣雷光閃爍,大片的人影慘叫著,立即從空中掉落了下來,在虛空中化為了虛無,連靈魂都不存在了!

「嘿嘿,那群自持功力深厚的嬰變期老妖怪,又死了一撥!」

羅蠻望著遠處,幸災樂禍道。

鹿一凡瞧了羅蠻一眼,笑著問道:「那,蠻子哥你是屬於想要精血的人呢,還是想渾水摸魚的人呢?」

眼神帶著深意,似乎將羅蠻看的很透徹。

聞言,羅蠻則哈哈一笑,手拍了拍鹿一凡的肩膀道:「兄弟莫怕,蠻子哥不會打劫你的!

不過,蠻子哥有一個故事講給你,你有興趣聽聽嗎?」

「哦?什麼故事?」鹿一凡笑著問道。

「一個有關蟲子的故事,來,兄弟,坐下聽我講。」

愛你似身處迷霧 羅蠻又將手觸碰了鹿一凡的肩膀兩下,然後道:「王員外是鎮上數一數二的大戶,三代單傳,到了晚年才得了個兒子,王員外把他視為心肝。可沒想到,這小少爺長到五歲,身上卻出了件怪事。

這年春節剛過,小少爺的飯量就見漲,雞鴨魚肉一樣沒少吃,可就是越吃越瘦,而且剛吃完了飯,不到半個時辰,就又開始喊餓。這讓王員外焦急萬分,他花了重金,把方圓百里的郎中請了個遍,可郎中們一個個敲鑼打鼓地來,又垂頭喪氣地走,別說治了,這病連聽都沒聽過啊。

王員外急得團團轉,還是管家給他出了個主意:「老爺,不如我們重金懸賞求醫,說不定有什麼奇人異士能治好少爺的病。」

王員外聽了,忙命人在大街小巷張貼告示,說如果有人能治好他兒子的病,就將一半家財雙手奉上。告示貼出去沒幾天,就有人登門了。」

鹿一凡皺著眉頭問道:「蠻子哥,為什麼你突然跟我講這種不明所以的故事呢?」

(本章完) 羅蠻憨憨的笑著,按住鹿一凡的肩膀道:「老弟啊,你別急啊,淡定,聽老哥講完這個故事!聽完你就明白了!」

鹿一凡沒轍,只能無奈的席地而坐,繼續聽下去。

「來人是個江湖郎中,姓吳。吳郎中也不與王員外多說話,直接要給小少爺診病,王員外急忙領他去見寶貝兒子。吳郎中見到小少爺,先抬起他的下巴相了相面,瞅了瞅舌苔,又號了號脈,問了一下情況后,他長嘆一聲,搖了搖頭。

王員外看見吳郎中的表情,剛升起來的一絲希望,一下全滅了,絕望地問道:「我兒無救了?」

「有救。」郎中答道。

「有救?」王員外一聽,忙問,「您既說有救,那為何又搖頭呢?」

吳郎中嘆口氣道:「你兒有救,但這病卻不太好治。他的體內有兩條蟲子,一條為紅色,一條為綠色,頭上皆有冠,名為紅娘子、綠娘子,少爺吃的東西都被它們奪去了,所以吃進去的雖多,卻一天比一天消瘦。如今這兩條蟲子已長成,頭在少爺的喉頭,尾巴已到了腸子,再不治恐就晚了。」

王員外聽到這裡,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這種病狀可是聞所未聞啊,什麼紅的綠的還長著冠的。

雖然這郎中言之鑿鑿,但總不能拿兒子的性命開玩笑。王員外猶豫了半天,最後一跺腳,還是交代管家明天把全鎮的郎中都請來,給少爺集體會診。

第二天,郎中們早早地便都到了。吳郎中手捋鬍鬚,把診斷的結果跟大家一說,眾郎中聽罷馬上炸開了鍋,沒一個人相信的。可是又沒人能說出到底是什麼病,大家便決定先看看吳郎中開的方子,再作決定不遲。

那雲遊郎中開的方子倒是簡單,上面只有兩味葯,可大家一看都傻眼了。只見上面寫著:新鮮牛肉兩片,砒霜兩錢。要知道,這點砒霜足夠毒死兩頭牛的,怎能給五歲的孩子吃呢,這不是要毒死他嗎?」

講到這裡,羅蠻憨憨的笑容開始變得有些詭異了。

尤其是提到「紅娘子」和「綠娘子」兩條蟲子的時候,嘴角不由的翹起了一抹弧度。

而剛剛鹿一凡被羅蠻按過肩膀的皮膚下,兩個不知名的生物,開始不停的蠕動!

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著鹿一凡的腹部鑽去。

這一切,鹿一凡卻渾然不覺,只是疑惑的聽著羅蠻講故事。



還是王員外先開了口:「這砒霜可是劇毒,雖然聽說過以毒攻毒的方法,可這分量是不是大了些?」給兒子求醫問葯的,王員外對醫術也知道了不少。

可吳郎中卻語氣堅定地說:「只要照著我的法子來治,包管藥到病除。」

眾郎中左瞧瞧右看看,沒人吭聲,都想看看吳郎中會用什麼方法。

吳郎中咳嗽了一聲,又接著道:「找一處黑屋子,門窗緊閉,一絲光都不能透,讓少爺一天不進食。

第二日,用牛肉包著砒霜做兩個肉丸子,讓少爺吞下,那紅娘子綠娘子餓了一天,必定來搶肉丸子。

而接下來的三天最為關鍵,因為兩條蟲子中了毒會在少爺腹中折騰,所以定然十分難受。但無論如何,也不能放少爺出來,更不能給他進食,否則必死無疑。」

眾人聽罷,還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吳郎中這法子本就稀奇,而且還驚險萬分,稍有差池便會送了人命,所以大家都不敢妄下斷言。

王員外心裡也在打鼓:到底治不治呢?他掃了一眼四周,見眾郎中都沒什麼主意,只有吳郎中氣定神閑地看著他,心想不治是死,治了還有一絲希望,想到這裡,便沖吳郎中點點頭:「好,就依先生說的辦,一切都拜託了!」

管家立刻安排人找了一間屋子,將門板和窗戶用鐵皮包住,一絲光都不透。然後王員外命人給少爺預備了一桌飯菜。

老兩口看著兒子狼吞虎咽的吃相,想到這可能真是他的最後一餐了,不禁一邊看著,一邊偷偷抹眼淚。

吃完飯,小少爺被關進了黑屋子裡。半個時辰剛過,他就吵著要吃的。王員外吩咐下人,無論如何不許送吃的。少爺在屋子裡又哭又鬧,實在餓不過乾脆啃起椅子來,下人聽到動靜,趕緊衝進去,把能啃動的東西統統收走。

整整一天過去了,該是喂肉丸的時候了。王員外忙命下人打開門,往裡一看,只見少爺小小的身子遍體鱗傷,神情憔悴不堪。王員外很是心疼,手裡握著肉丸,在兒子身邊徘徊了半天,最後一下狠心,把包著毒藥的肉丸子送到了兒子的嘴裡。

兒子一見肉丸,眼中馬上放出光來,一口吞了下去,吃完后,還眼巴巴地望著,希望有別的吃的。

王員外盯著兒子看了許久,一跺腳出了房間,命人立即將門關閉,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也要堅持不住了,心說:只要三天,三天,兒子就會好了。

第一天,少爺好像受了酷刑,不停地嚎叫,又是打滾又是撞牆,差不多整個鎮子都聽見了他的哀號。

到了第二天,撞擊的聲音越來越弱,哀號的聲音也越來越沙啞。

轉眼到了第三天,黑屋子裡沒有一點動靜。一直守在屋外的王員外不禁暗自擔心:吃了毒藥,又經過這兩天的折磨,兒子還活著嗎?

王員外忍不住讓人打開一條門縫,偷偷朝里望去,只見兒子蜷縮在地上一動不動,臉上已經面目全非。見此情景,王員外瘋了一般衝進屋子,抱起了兒子。這時,兒子緩緩地睜開了一雙眼睛,張了張口,卻沒有發出聲音,看樣子是想要東西吃……」

講到這裡,羅蠻停頓了下,有意無意的掃過鹿一凡的腹部,然後憨笑著將包裹里烤好肉串和礦泉水遞給鹿一凡道:「老弟,故事馬上就講完了。

你先吃點東西,等那群老妖怪爭奪精血失敗了,咱們再去漁翁得利,你看如何?」

評論區有罵我是智障的……我雖然現在更新這本書沒有新書多,但從來沒斷更過啊!!!沒必要這麼罵我吧?

(本章完) 鹿一凡也笑了。

笑容間,帶著一絲玩味。

點點頭,毫不介意的將肉串和礦泉水吞入腹中。

羅蠻一拍大腿道:「老弟好膽量!進入三千小世界,竟然不怕人下毒!」

鹿一凡搖頭笑道:「蠻子哥你是好人,不會下毒害我的。」

羅蠻沒有回答鹿一凡,反而用更加快速的語氣講那個故事:

「此時,王員外早把吳郎中的話忘得一乾二淨,看著氣若遊絲的兒子,他馬上命人準備吃的。一見到飯菜,兒子的眼中有了一絲光彩,吃了一口,馬上精神了許多,不一會兒,一桌子飯菜都被吃光了。

看著兒子漸漸精神起來,王員外老淚縱橫,撫著兒子的頭,一下、兩下、三下……

突然,兒子倒了下去,渾身不停地抽搐,最後猛地一掙,再沒動靜了。

兒子死了,王員外抱著兒子的屍體聲淚俱下,他咆哮道:「去、去把那野郎中給我抓起來送到縣衙,他害死了我兒子,我要他血債血償!」

下人馬上將吳郎中押到縣衙。公堂之上,王員外看著吳郎中氣定神閑的樣子,牙咬得「咯咯」作響。他一指吳郎中,對縣官說道:「就是這個野郎中,亂開藥方,下毒害死了我兒!」

吳郎中捋著鬍子緩緩說道:「大人,這藥方中的確有砒霜,但這是以毒攻毒之法。倒是你王員外,這三天之中,你可給過他吃的?」

王員外憤怒地答道:「吃了,他都快死了,是被你害死的,臨死前,我給他點吃的,也不行嗎?」

「王員外,我可曾說過,這三天最為關鍵,不可給少爺任何食物,否則必死無疑?」

王員外愣了一愣,隨即說:「說過又怎樣?我兒子第二天就已經被你害死了,你根本就不會診治,這隻不過是你的借口罷了,說什麼肚子里有紅色綠色的蟲子,都是謬論,謬論!我要你給我兒償命!」

他越說越激動,幾乎就要向吳郎中撲過來。

吳郎中還是神色泰然,說:「大人,我相信我的診斷沒有錯,這點我自己可以證明!」

「哦,怎麼證明?」縣官好奇道。

「大人,只要驗屍便可,那紅娘子綠娘子定然還活著。本來它們已經餓了一天,少爺吞下那包著毒藥的肉丸子,肯定要被它們搶奪去,只要三天就可毒死它們。但可惜時間未到,它們就得了食物,便把毒排出體外,毒死了小少爺。所以,只消證明少爺肚中確有紅娘子和綠娘子就可以了。」

「王員外,這個方法甚好,你可同意?」縣官問。

王員外一心想為兒子討回公道,他睜大了眼睛,沖著吳郎中喊道:「那你的意思是說,是我害死了自己的兒子嗎?好,驗就驗,看你還有什麼話說!」

縣令傳來了驗屍官。驗屍官拿著小刀從少爺的喉部切了下去。剛切開食管,突然,有東西躥了出來,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

眾人定睛看去,只見從切口處伸出兩個蟲子的頭,一個紅色,一個綠色,頭上都長著雞冠似的冠子。

王員外看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捶胸頓足,後悔不已。」

講到這裡的時候,羅蠻鬆了一口氣,憨憨的笑臉竟然變得陰鷙了起來,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鹿一凡。

「所以……老哥這個故事講完了,到底是何用意呢?」鹿一凡問道。

「呵呵,老弟你如此冰雪聰明,可以試著猜猜看。」羅蠻陰森森的看著鹿一凡,如同一頭狼看著一隻小肥羊一般。

鹿一凡笑了,舔了舔嘴唇道:「那我便猜猜看咯!

其實故事裡的那個鄉野郎中,就是老哥你對不對?」

羅蠻聞言一愣,然後哈哈大笑道:「繼續說!」

鹿一凡悠悠的笑道:「所謂的什麼紅娘子與綠娘子,不過是你的本命蠱蟲而已。

而你交給員外的那什麼以毒攻毒,弄死蟲子的方法,根本沒卵用。

你的本命蠱蟲別說是砒霜了,就是比砒霜還毒一百倍的百草枯都毒不死!」

「哦,那我做這件事的目的是什麼?」羅蠻盯著鹿一凡,饒有興趣的問道。

「沒有什麼目的,不過是滿足你將孩童折磨的生不如死的那種變態的欲(和諧)望罷了。」鹿一凡淡淡道。

羅蠻將手中的大刀插在大地之上,高高在上的俯瞰著席地而坐的鹿一凡,淡淡道:「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第一,從跟你見第一面起,我就從你的眼神里看到了兩個字——狠辣!

你雖然外表憨厚可掬,但眼神和氣質中難以掩飾那股子心狠手辣。

第二,你的全身瀰漫著濃郁的殺氣和怨氣,那可不是殺死一個兩個人可以形成的。

試問一個憨厚老實的人,周身怎麼可能又這麼重的殺氣和怨氣?

第三,你的大刀上,還殘餘著修士的鮮血,雖然你擦的很乾凈,但以我修過高等的瞳術,還是能清晰的看到。

這說明,你是一個以屠戮散修,搶奪散修財寶為目的劊子手。」鹿一凡道。

「可是這些,都只是你的猜測,並不能作為實質性的證據。」羅蠻笑道。

鹿一凡點點頭道:「說的沒錯,我最終確定你對我圖謀不軌,還是因為你剛剛拍了兩下我的肩膀。

若我沒猜錯,你在拍我那兩下肩膀的時候,已經將紅娘子和綠娘子種入了我的體內了對吧?」

聞言,羅蠻眼睛猛的一睜,滿臉震驚的望著鹿一凡。

太可怕了!

眼前這個金丹期的小子簡直太可怕了!

他竟然通過這些小細節,將自己所有的信息猜測的完完整整!

就如同能讀懂自己的心思一般!

「此子絕不能留!」羅蠻心中暗下決定道。

如此智謀之人,留下絕對是一個禍患!

啪啪啪!

羅蠻笑著鼓起了掌,點頭讚賞道:「猜得不錯,你很聰明,我的確已經在你的體內種下了我的本命蟲蠱。

可我很好奇的是,剛剛你既然已經知道我種下了蟲蠱了,為什麼還敢吃我給你的食物?」,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難道,你就不怕我在食物里下毒嗎?」羅蠻眼珠子咕嚕嚕的轉著,如同蛇一樣盯著鹿一凡道。

「不會的,本命蟲蠱已經種下,你就不會再多此一舉了。

既然如此,我為什麼不佔你點便宜,白吃白喝一頓?」鹿一凡道。

「哈哈哈哈,一凡兄弟好膽量,好智謀!那麼……」

羅蠻臉色猛的一沉,將大刀橫在鹿一凡身前,冷聲道:「將你身上的法寶、丹藥和功法全部交出來!

幫助兄弟祭練一門魔功!

否則,紅娘子和綠娘子的故事你應該聽過了吧?」

鹿一凡表情不變,依舊風輕雲淡道:「莫急,蠻子哥。你知道我為什麼明知你對我圖謀不軌,還要在這裡與你周旋嗎?」

「為何?」羅蠻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問道。

「因為……」

轟!

虛空中,一道黃金鼎爐虛影浮現!

那鼎爐之內,盛放著的正是一紅一綠兩條長著雞冠花一樣花冠的蟲子!

滾滾的真火在鼎爐之下烤熾著,兩條羅蠻的本命蟲蠱正慘叫著化為了精元,流入鹿一凡的體內。

「你!!!」羅蠻面色大變。

「哼,老子這一手《太上寶典錄》中記載的自身鼎爐練蠱法缺的就是頂級的蠱蟲為引!

你的這兩條蠱蟲正好可以幫助我恢復元氣,甚至能讓我的功力更上一層樓!

蠻子哥,聽過一句話沒?

機關算盡太聰明,這就是你!

你利用憨厚的外表來誆騙散修,結果卻自投羅網了吧!」

十幾丈外,鹿一凡身軀一震!

身軀中的黃金鼎爐終於將兩條本命蟲蠱完全煉化!

滾滾的精氣進入了鹿一凡的奇經八脈,讓他的修為再次突破了巔峰,無限朝著元嬰期接近!

噗……

而羅蠻則吐了兩口鮮血,虛弱的用大刀撐住地面。

本命蟲蠱與他的心神相連,兩蟲一死,羅蠻也會身受重傷。

煉化完羅蠻的本命蟲蠱,鹿一凡腳踏烏雲,狀若魔神,一步步踏步而來!

每踏一步,虛空就會震顫一分!

「好你個鹿一凡,我倒是低估你了!

原來你一早就知道了,卻故意裝作真元耗盡,引我上當!」

羅蠻神色一冷,擦掉嘴角的血跡,冷笑道:「不過,你也低估我了!」

「喝!萬蟲傀儡,過來!」

羅蠻粗大的手臂一揮,數道黑影立即從天而降,落到羅蠻身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