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69 Views

四人離開,風玫並未休息。

Written by
banner

她坐在桌前,指尖輕叩桌面,斂眉沉思。

葉瀲說,葉篁的失蹤與他的復活有關。

她懷疑是與葉篁身上的系統有關。

系統帶葉篁穿梭小世界,而葉篁在小世界中收集能量是為了復活葉瀲。

究竟問題出在哪裡,也唯有找到葉篁才清楚。

「二傻子,活了沒?」

沒有任何動靜。

風玫撇嘴,雖然有些失望,卻也不意外,自從進入這個世界,二傻子就開始時不時失蹤。最初的時候,還偶有出現,後來出現的越來越少,這一次,已經消失許久了。

若不是她還能感知到自己與系統之間存在契約關聯,她幾乎都要以為那傻子偷偷解除綁定了呢。

找不到系統,風玫想了想,上床躺下,直接意識回到系統空間中。

女主她總是想不開 系統空間,依舊是熟悉的模樣。

只是,如今系統不會再告訴她每完成一個任務,能夠得到多少生命值了。

無論獲得多少生命值,系統都無法幫她復活了。 看著熟悉的空間,風玫垂眸淺笑。

那個二傻子,真以為她跟它綁定是為了復活呢,剛到這個世界,為它不能讓她復活,還內疚萬分呢。

等找到葉篁,或許,她也該向二傻子坦白了。

太傻了,她都不好意思繼續騙下去了。

笑著,風玫目光落在空間里最為突兀的那座塔上。

兩極塔?

她不確定是不是。

泡大神纔是正經事 之前雖然也對這座塔有些疑惑,但不影響到她,她也沒多放在心上。

可是,葉瀲說,葉篁手中有件神器兩極塔。

她記得,葉篁兩次進入這空間時,這座塔都出現了異動。

而且,蛋蛋也好久沒出塔了……

想著,風玫便抬步往塔走去。

此時的塔,從外面看去,就是一個整體,並沒有任何可以入塔的通道。

風玫一邊走近,一邊思索著該以何種方式入塔而不毀損了這座塔。

畢竟可能是葉篁的東西,若非必要,她不想搞破壞的。

然而,還不等風玫想好對策,她便驚愕發現,隨著她靠近,塔身竟然自動出現了一道門。

風玫眉心微動。

她察覺到體內葉篁曾經留下的靈魂印記有了細微的波動。

此刻,她幾乎已經可以肯定這就是葉篁的兩極塔了。

可是,葉篁的神器,為何會出現在二傻子的空間里?

二傻子的來歷一直是個迷,那傢伙記憶全無,也只記得自己的一些基本功能了,可是,她記得有幾個任務結束后,二傻子是恢復了一些記憶的,可後來,那傻子又自己將記憶封印了。

以前她從未多想,可現在已經如此明顯了,她不得不懷疑,或者說是承認,二傻子與葉篁之間也有關係。

可究竟是什麼關係,還有待查證。

這般想著,人已經靠近了塔,從那道自動打開的門進入塔內。

一進入塔內,風玫便感覺到自己體內那道屬於葉篁的靈魂印記波動更為明顯了。乾坤聽書網

以前,跟著蛋蛋她也曾進來過,可那時候並沒有現在的感覺。

帶著疑惑,風玫看去,發現眼前所看到的塔內景象與之前跟著蛋蛋進來時所看到的完全不一樣。

那個時候看到的是猶如一個牢籠,四周有鎖鏈。

可現在,她看到的是一片浩瀚星空。

繁星閃爍,美不勝收。

那一輪彎月就懸在頭頂上,似乎是觸手可及,柔柔光芒照在身上,有著一種通體舒暢的感覺。

超級影子戰士 風玫微眯起眸子,這倒是個好地方。

這是最純粹的能量,能夠轉化成任何屬性的力量,所以說,任何修者都可以在這裡修鍊。

而且,絕不僅僅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但是,這些於她而言,並沒有任何的吸引力。

星空下方,正中間,有一個星軌一般的漩渦。

風玫抬步,往哪漩渦走去。

幾乎是瞬間,便被吸了進去——

「宿、宿主?」

風玫瞅著面前撲棱著翅膀想飛卻飛不起來的粉紅色小雞:「二傻子?」

遲疑一瞬,不等小雞出聲,她便已經確定了,頓時嘴角猛抽,「你竟然是只雞!還粉紅色的!」

簡直毀三觀。

系統在看到風玫的一瞬間,只顧著震驚了,聽到豐滿的話,有些發矇:「你、你怎麼知道……」

沒等說完,終於反應過來眼下的情況,頓時跳腳,竟然一下子撲棱的老高:「我才不是雞呢,我是鳳凰!鳳凰知不知道,你個沒見識的!」

風玫認認真真點頭:「嗯,我知道,小雞仔。」

美人煞:拒嫁妖孽王爺 系統:「……」你宿主還是你宿主,不要妄想糾正不正常宿主的錯誤。

在風玫面前,系統早已放棄抵抗了,微微抬起粉色的小腦袋,它問:「宿主你怎麼會在這裡?」

風玫聳了聳肩:「你又不在,我在系統空間里沒事,就進來看看了。」

系統極為靈動好看的眼睛里滿是迷茫:「可是,沒人帶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宿主不該是連塔門都找不到的嗎? 看著系統不解的模樣,風玫挑眉:「怎麼,這裡我進不得?」

系統立即雞頭一點:「進不得!」

風玫微眯了眸子:「嗯?」

一個單音,尾調微微上揚,系統立即察覺到了十足的威脅。

它小小的身體一抖,竟有幾分可憐的模樣。反應過來自己剛剛說了什麼,眼中閃過一抹懊惱與心虛:「進得,肯定進得的,這天下間還有哪裡是宿主進不得的!」

不怪它慫,實在是它家宿主太逆天。

這麼多世界下來,它是真的覺得……它家宿主完全就是可以上天入地的,還有哪裡是去不了的啊。

攤上這麼個宿主,簡直不敢有一點脾氣。

對於系統這明顯的阿諛奉承,風玫卻是一點都不買賬。

這二傻子,平時懟她的時候可能耐了。

現在這慫樣,簡直就是不打自招——分明就是心虛!

她紅唇倏地勾起,揚起極為明艷的笑來:「二傻子啊……」

系統猛地打了個寒顫,極為戒備地盯著風玫:「幹啥子咧?」

風玫嘴角一抽,目光掃過周圍,臉上的笑收了起來:「不給我解釋一下嗎?」

這裡,與之前那般漫步虛空的景象又截然不同,反而是青山綠水,她此時與系統站在草地上,點點繁花點綴,宛若仙境。

任誰看到這景象,也不會想到這是在一座塔裡面吧。

「解……解釋什麼?」迎著風玫難得嚴肅的目光,系統結巴了。

見系統還打算裝傻,風玫輕嗤:「別緊張,我對你那些遮遮掩掩的小秘密沒興趣。」

系統暗自鬆了口氣。乾坤聽書網

宿主說沒興趣,那就是真的沒興趣。

只是這口氣還沒完全松下來,就聽風玫繼續道:「當然,前提是你把葉篁還給我。」

系統心中一個咯噔,戒備地后跳幾步:「你……你什麼意思?」

風玫眉心一擰:「再裝可就傷感情了。」

系統正要說什麼,風玫又補上一句,「你身上有他的氣息。」

很顯然,近期內,系統靠近過葉篁。

而且就是以它現在小雞仔的形態。

系統下意識地扭頭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沒有啊。」

風玫就看著它,不說話了。

但那眸中的墨色,看得系統一陣心驚膽戰。

「我真的不知道,他之前不是進入過這裡嗎,也許是那個時候沾染上的呢。」系統辯駁著,但聲音小小的,很明顯的底氣不足。

系統平時打交道的人,就只有風玫,懟天懟地倒還可以,撒謊明顯就不行了。

風玫輕嘆一口氣:「既然如此,那我只能依照自己的方式去找了。」

聽到這話,系統不覺歡喜,反而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它警惕道:「你要幹什麼?」

風玫沒有出聲,而是以行動回答它。

乳白色的力量以風玫為中心向四周潮水搬蔓延,所過之處連空氣都被絞的粉碎,扭曲成一道道空間裂縫。

系統渾身粉色的絨毛根根豎起,直接從小雞仔變成了粉色刺蝟。

極致驚恐下,連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

「你瘋了!」 系統怎麼也沒想到風玫竟然會瘋狂到這個地步。

從風玫身上蔓延出來的,不是別的,正是她的生命本源力量。

她的生命力本就不多,最初不認真做任務的時候,還總是在一點兩點之間徘徊,靠著那僅有的生命力才能穿梭一個個任務世界,在寄體身上存活。

直到後來遇到葉篁后,情況才開始好轉,每個任務都能獲取一些生命力,可是即便存了一些,也容不得風玫此時這般禍害啊!

系統能夠清楚地檢測到風玫身上生命力的情況,那幾乎是以飛速下降的生命力,讓系統驚駭到發瘋,它忍不住嘶吼:「快停下來!要清零了!」

空氣中的能量波動有瞬間停頓,可是,只是一瞬間,風玫繼續自己瘋狂的舉動,並沒有停下的打算。

進入這裡之後,她已經能感知到葉篁就在這座塔裡面,只是具體方位她無法確定,系統不肯告訴她,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快尋找葉篁的方法。

她是相信系統的,相信系統沒有壞心。

可是,從葉瀲那裡得到的消息看,葉篁的情況似乎並不樂觀,不親眼看到葉篁,她不放心。

見風玫這般姿態,眼見風玫的生命力數值已經變成了1,系統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我告訴你,我告訴你主人在哪裡,你快停下來!」

系統真的怕了,它知道自家宿主瘋起來究竟有多可怕,不要命真的不是說說而已。

且不說這麼多世界下來,它早就把風玫當做最親密的人,看不得它出事。

若是真讓風玫生命力清零在這天地間消失,它連主人那一關都過不了……

在系統的膽戰心驚中,這次風玫真的停下來了。

不過,不是因為系統的話,因為她——找到了。懶人聽書

系統並不知道風玫已經找到了葉篁,見她終於停下來,大鬆一口氣,而咬牙切齒吐出兩個字:「瘋子!」

攤上這麼個宿主,簡直沒有任何脾氣了。

對於系統的評價,風玫無所謂的慫了慫肩。

不是第一個人這麼說她,可是,這次她還真沒瘋。

她身上,只有生命值是系統給她的,在這系統空間的塔中,只有用生命值轉化的力量才不被空間排斥,更好的去找人。

當然,她也可以單純的用自己的力量去搜尋,但是,到時候必然會崩毀這個空間。

這是系統的地盤,她不想毀了。

至於生命值清零……對她還真沒什麼影響。

這點她從未告訴過系統,一直以來,系統都以為她是因為生命值才和它綁定的,她也從未說破,免得系統惶惶不安。

倒是沒想到,今天把系統給嚇得夠嗆。

想到剛剛系統的焦急,甚至是妥協,風玫心底湧現暖流。

她也沒打算向系統解釋,免得氣壞它,就讓這個美麗的誤會繼續著吧。

風玫唇角勾起一抹淺笑:「你是信我的,不是嗎?帶我見他把,你知道的,我不會傷害他。」

剛剛系統焦急中喚出的那聲「主人」,她不是沒注意到,有些詫異,可似乎又是意料之中的。

葉篁是系統的主人,所以才能隨意初入系統空間,所以這座塔才會在他每次到來時出現異動…… 系統妥協了。

「主人在塔頂。」

隨著系統話落,風玫面前出現了一道黑色的門。

門上印著很是繁雜的圖案,似乎是某種生晦的文字,只是風玫並不認識。

吱呀~

她推開了門,卻並未第一時間進去。

門后黑漆漆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但是——她竟察覺到了一絲久違的威脅!

「進去吧。」系統再次開口。

風玫舌尖舔了舔唇瓣,玩味一笑,抬腳跨入門內。

門內門外兩個世界。

門外是花紅柳綠的人間仙境,門內卻是冰原皓皓,寒風凄厲。

便是風玫,一跨入這裡,也是打了個寒顫。

太特么冷了!

不是身體冷,而是靈魂。

這裡有種幾乎要凍結靈魂的壓迫感。

系統也進來了,它沒落在地上,而是懸浮於空,漂浮在風玫身前。

粉紅色的一小團,在這個雪白的世界中很是明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