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67 Views

沐暖暖跳下汽車,偷偷親了莫承佑一口。

Written by
banner

又被莫承佑給抓回去,按住狠狠親了回去。

「哎呀,怎麼每次都被你抓到?」沐暖暖小臉通紅,滿臉的懊悔。

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每次偷襲都失敗,她還是每次都想要偷襲他。

莫承佑無奈地摸摸她的頭,「你的速度太慢了,多練習幾次就好了。」

小姑娘喜歡偷偷親他這個習慣很好,要保持!

「你在嫌棄我?」沐暖暖白了他一眼。

眼波流傳,媚態橫生,看得莫承佑心痒痒的,恨不得把她按住再親上半個小時!

「好啦,快開場了,我要進去了。」沐暖暖笑著躲開他。

「我今天有點忙,下次再陪你看音樂劇。」莫承佑充滿歉意地說道。

他接手御尊集團之後,忙得宛如毫無靈魂的賺錢工具。

他現在送完沐暖暖,就得要趕回去開會了。

「沒事啦,你努力賺錢,將來讓我當一個快樂的小富婆,嘻嘻!」

沐暖暖是個語言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說完就慫慫的跑了。

莫承佑笑著看著她蹦蹦跳跳的背影,想要開車離開,卻又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他想了想,還是下了車,走了過去。

「秦四叔。」

看到秦遠,莫承佑就莫名有點尷尬。

沐暖暖的心結還沒有打開,也不肯回去秦家。

秦遠看到莫承佑,眼睛一亮,「承佑,你怎麼在這裡?是送暖暖過來的嗎?」

「是,暖暖約了朋友來看音樂劇。」莫承佑點點頭,「秦四叔也是來看音樂劇的?」

「別老喊秦四叔,這麼生疏,你都和暖暖訂婚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後喊我四叔就行。」秦遠自來熟的拍拍莫承佑肩膀。

秦遠越看莫承佑就越是滿意,這麼優秀的年輕人能成為自家的可真是太好了!

在T市的豪門圈子裡,也就只有莫承佑配得上暖暖了。

莫承佑嘴角扯了扯,堅定地站在了小未婚妻那一邊,「我尊重暖暖的決定,如果暖暖不承認您是家人,我也不會承認的。」

秦遠氣得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他收回剛剛的話,莫承佑就是個莫得原則的大豬蹄子!

秦莫兩家是世交,莫承佑從小就跟著秦致訓練,居然都不幫忙勸著暖暖回秦家?

真是太氣人了!

莫承佑見秦遠想打他,語重心長地勸道:「暖暖還沒走遠,您確定要打我?」

秦遠感覺自己被冒犯到了。

莫承佑有點同情秦遠了,好心的補充了一句:「暖暖很重視她的朋友,如果您能幫到雲舒,相信暖暖會對您有所改觀的。」

說完,深藏功與名的離開。

秦遠呵呵冷笑一聲。

腹黑寶寶:媽咪,跟我回家吧 大豬蹄子!



音樂劇開始了,沐暖暖和雲舒坐在台下觀看。

雲舒的表情很認真,她是第一次看音樂劇,有一種被震撼到的感覺。

這是來自百老匯的著名舞團,表演的是女主的臉被毀容了,卻並沒有放棄,最後浴火重生的故事。

精彩的表演結束后,雲舒心潮澎湃的站起來鼓掌。

如果……如果她也能像劇中的女主人翁一樣就好了。

「暖暖!」秦遠喊了一聲。

他就坐在兩個小姑娘的後面,一直等到音樂劇結束了才喊她們。

看到秦遠,沐暖暖緊繃著小臉,沒什麼好臉色,「秦總好。」

雲舒也喊了一聲「秦總好。」

「你就是雲舒吧?我想楊經紀人有跟你提過,我希望你可以到秦氏傳媒來工作。」

「我還在考慮。」

「嗯,你好好考慮,不要錯過這個機會。我剛剛和百老匯舞團那邊談好了,秦氏傳媒將購買這部音樂劇的國內版權,我們將推出全新的音樂劇。如果你現在來秦氏傳媒,將有機會參與這部音樂劇的製作。」

秦遠不愧是腹黑老狐狸,拋出來的條件讓人簡直無法拒絕。

「秦總,您是說這部音樂劇的國內版權?」 萌嫁豪門之甜品小妻 雲舒詫異地問道。

「是的,我看過你的資料,也了解過你的才能,我希望你能加盟,為這部音樂劇的改編出力,怎麼樣,有興趣嗎?」秦遠問。

「我……」雲舒很快冷靜了下來,垂下了頭,「謝謝您的好意,可是我的臉……」

沐暖暖拉了拉她的手,看向了秦遠,「雲舒答應了!」

「暖暖?」雲舒驚訝地看著沐暖暖。

沐暖暖朝著她眨了眨眼睛,鼓勵道:「雲舒,你在害怕什麼?」 沐暖暖握著雲舒的手,認真地說:「歷史上很多名人都有殘缺,像是達芬奇、霍金,他們還不是一樣創造出了非凡的成就?

再說了,你的臉只是暫時好不了,又不是一直好不了。醫生不都說了嗎?等到你的傷口休養半年之後,就可以做祛疤手術了。現在的醫學水平那麼發達,一定可以治好你的臉的!」

沐暖暖必須要鼓勵雲舒,讓雲舒重新站起來。

離婚後,別愛我 前世的雲舒就是因為沒有人鼓勵,才會鑽牛角尖,想不開,得了抑鬱症,最後自殺,慘淡收場。

沐暖暖已經無法阻止雲舒的臉被毀,那她就必須要阻止雲舒後面的悲劇。

「我知道了。」雲舒笑了起來,「謝謝你,暖暖。」

雲舒看向秦遠,鞠了一躬,「謝謝秦總,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栽培。」

雲舒知道秦遠是看在沐暖暖的份上,才出手幫她的。

但秦遠這份恩情,她是不會忘記的。

當時的秦遠確實只是想幫幫沐暖暖的朋友,可是後來隨著音樂劇的推出,很快就風靡全國。

雲舒也從幕後站到了台前,甚至勇敢的出演了女主的角色,火遍了大江南北。

當然,這是后話了,表過不提。



安寧在監獄里也不安分。

只要逮到機會,她就到處跟別人說沐暖暖的壞話。

每天犯人們都有一個小時的看電視時間。

這天正好電視上播出了沐暖暖演的仙俠劇的預告片。

安寧就跟打了雞血似的,不停的跟旁邊的人說:「看到了吧?就是這個女人,就是她害我進來的!」

「你們不知道,沐暖暖她有多無恥!她貪慕虛榮,只要給一百塊錢就能睡她,她拿到錢就去買新衣服買化妝品!

看到這部電視劇沒有?她為了拿到這個角色,和全劇組的男人都睡過了!這個角色本來是屬於我的,她就這麼不要臉的搶走了我的角色,嗚嗚嗚……」

安寧用手捂著臉,假裝哭了出來。

「你瞎說的吧?」別人不信。

「我說的都是真的!」安寧紅著眼睛,擺出了楚楚可憐的模樣,「我本來是秦家的千金小姐,被沐暖暖不要臉的搶走了我的身份,我真的是太慘了!」

大家都當個笑話聽,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有人問:「既然你說沐暖暖這麼壞,那怎麼被關進來的人是你,而不是她呢?」

「對啊,難不成你還是被冤枉的?」

「得了吧,咱們這裡的人十個有九個都說自己的冤枉的!」

安寧冷哼一聲:「那還不是因為沐暖暖夠無恥的!她到處和男人睡覺,就為了讓男人幫她。從我們公司的管理高層到守大門的,全都睡過她。她可是訓練營里出了名的野雞,一百塊錢就可以睡一次!」

旁邊的人附和道:「聽說娛樂圈很複雜,裡面的人就沒一個是好東西!」

「那些女人一出名就想勾搭豪門,當小三,這種事情還少見嗎?」

「安寧你還真是太慘了,從大明星變成了階下囚!」

很多人聽了安寧的話,都相信了。

主要是她太會裝了。

而且這些人也沒什麼腦子,有腦子就不會坐牢了。

這些人就愛聽八卦,還是沒聽過的「女明星秘聞」,都聽得津津有味。

「那些睡過沐暖暖的男人全都成了她的靠山,她就開始欺負人,搶走了原本屬於我的角色。當沐暖暖知道我是秦家的千金,就耍了手段,去討好了秦家人,讓秦家人不認我,反而認了她!我有一次還看到沐暖暖和我的幾個堂哥拉拉扯扯的,連哥哥們都不放過……」

安寧在那邊賣力的表演,口水噴個不停,口沫橫飛的。

她說得滿臉通紅,眼睛放光,手舞足蹈的,彷彿她說的都是真的似的。

無聊的人就當是聽個笑話,都圍著她聽得津津有味,時不時還附和著罵上幾句,吐幾口吐沫在地上。

「哎喲,在說什麼這麼開心呢?」傳來一道雄渾的聲音。

原本圍著安寧的人都嚇了一跳,做鳥獸散。

安寧也嚇了一跳,暗道糟糕,這幾個煞星不是被派出去幹活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慘了,她們剛才沒聽到吧?

這幾個人為首的是一個長得粗壯的女人,一頭短髮,面容醜陋,一看就不好惹。

這女人就是這裡的老大,天天欺負人,尤其是欺負安寧得最慘。

一來是收了秦川給的錢,要好好「照顧」安寧。

二來是安寧太小白花了,挺符合女老大的口味的。

「老大,您回來了!」安寧趕緊諂媚地笑道。

「剛剛你在說什麼呢?又在編排別人了?」女老大挑眉。

「沒、沒有。」

「呵呵,你說的到處跟男人睡覺的那個人,我看根本就是你自己吧?」

「我才沒有。」安寧又裝出柔弱的樣子。

她真是怕死了這個女老大,經常揍她,有時候還會噁心的對她動手動腳的。

「我先去幹活了。」安寧想跑。

「讓你走了嗎?」女老大一開口,幾個手下就攔住了安寧的去路。

女老大的嗓門很大,「安寧,你自己在外面和男人亂搞,還好意思把髒水潑別人身上?你當秦家人沒腦子啊?自己家人能認不出來?就算認不出來,不是還有個D什麼……」

「老大,是DNA。」

「對,DNA檢查不是?你還污衊別人一百塊睡一覺?我給你一百塊,你肯讓我睡一覺不?」

手下都哄堂大笑。

「你剛來的時候,天天給獄警拋媚眼,以為我們都沒有看見?真正不要臉想頂替豪門千金,還到處睡男人的人根本就是你自己!」

「你們人多,我說不過你,反正我說的都是真的。」安寧一邊說,一邊眼淚簌簌往下掉,就跟被欺負的小白花似的。

安寧蹲在牆角洗衣服。

她一邊洗,一邊惡毒的想著:她就要故意顛倒黑白,故意抹黑沐暖暖,流言說得多了,假的也會成真。

安寧正在惡毒的想著,忽然察覺到不對勁。

她的肚子傳來一陣刺痛,接著就天旋地轉的失去了意識。

等到安寧醒來才知道,她竟然懷孕了! 姜琴在家裡躲了一個星期了。

這段時間,姜家鬧的是烏煙瘴氣的。

姜子陽離家出走,自立門戶,帶走了姜氏不少生意,氣得姜得志暴跳如雷。

姜衍趁機討好姜得志,得到了進入姜氏工作的機會。

但他根本就不懂管理,把一切都弄得一團糟也不理,就忙著中飽私囊,偷偷挪用公款到自己的小金庫。

姜得志對此一無所知,還感慨姜衍有本事,應該早點把姜衍接回來。

殊不知,姜衍偷偷在賣股份,岌岌可危的姜氏離破產已經不遠了。

姜琴想起那天安寧和張霞的下場,就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安寧真是沒用,鬥不過沐暖暖,反而還促進了秦家認回了沐暖暖。

以後她對沐暖暖要有所忌憚了。

姜琴最近都沒有聯繫葉微瀾,一打電話才知道,葉微瀾竟然生病了!

她一聽,這哪裡還坐得住?

二話不說,就要去看望葉微瀾。

姜太太拉下臉來,不許她去。

「葉微瀾不是個好東西,她根本就是和秦家人蛇鼠一窩,聯合起來陷害我們姜家,你以後不要再見她了!」

姜琴忙著給姜太太做思想工作,「葉阿姨也是被蒙在鼓裡,她也是被安寧和她那個可惡的媽給騙了,葉阿姨為此還氣病了呢!

葉阿姨現在正是心理脆弱的時候,只要我去看望她,好好表現下,她豈不是會更喜歡我?現在我們家正是危急關頭,葉阿姨要是肯開口替我們求情,我們才能度過難關呀!」

姜太太是個沒腦子的,一聽姜琴這麼說,就同意了。

於是,姜琴高高興興的去看葉微瀾了。

再說葉微瀾這邊。

秦致提出離婚,要不是秦驚鴻去求情,她這個秦三太太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葉微瀾越想越傷心,就真的病了。

可惜她病了之後,秦致也絲毫不理會,連看都不來看她。

葉微瀾拿著鏡子看著自己的憔悴的臉,難過得要命。

她明明比那個女人漂亮,比那個女人家世好,為什麼秦致就是不喜歡她?

那個女人都死了二十年了,秦致都還沒有忘記。

難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