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7 Views

「哪裡認識……今天是第一次見面。」樂天回答。

Written by
banner

周睿的臉上明顯出現了失望的神色,這個主意是她出的,沒想到人家直接找到了自己詢問。

樂天看著這個女人,難道真的是女大不中留?

「你真的喜歡李彬?他要錢沒錢要房沒房……你跟了他去喝西北風?」他奇怪的問。

現在還有這麼傻的女人?

周睿沒說話。

「換一個說法,你和李彬在一起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樂天問。

「沒什麼感覺……」周睿回答。

「沒什麼感覺?是什麼意思?」這個回答把樂天都說愣了。

「就是……就是感覺很一般,不過我們一旦分開,我就特別想他。」周睿回答。

樂天眨了眨眼。

「有多想?」他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就是很想啊,恨不得馬上看他一眼……」周睿回答。

樂天想了想,這好像也蠻正常的,自己反正是沒感覺到有什麼異常的東西,看來這兩個人還是有感情的,那他這個說客就可以做做了。 我看着他,心裏抱着希望。劍魂能看出我中了蠱,說不定也可以解開我蠱。

劍魂凝重的搖了搖頭,我看得出來你身上的蠱像是在養着什麼東西,而且和一般中蠱的人不一樣,我估計你身上的蠱是一種極爲難解的蠱。想要解開你身上的蠱,必須還要找出對你下蠱的人才行。

我失望的收回視線,劍魂的說法和當初李昀和我說的一模一樣。

可是我卻不知道是誰對我下了蠱,怎麼找到那個下蠱的人。

主人,既然你是我認定的主人,那麼我一定會幫你的。但是你能不能和這間屋子的主人說一下,把我要了過去好不好。主人,我想要和你呆在一起。

我嘴角微微抽了抽,看着一個小孩子突然跟你說,把我要了過去,我的腦海裏瞬間浮現兩個大寫加粗:臥槽!

我還沒有有所迴應,劍魂像是聽到了什麼,一個閃身又鑽回了劍裏。

接着,房門被打開。

程遠詫異的看着我手抱着劍,玲玲在他身後,像是一副談完了的樣子。

我忽的想起劍魂的話,揚了揚手中的劍:“可以送我嗎?我很喜歡這個。”

程遠的目光落在我手上的劍上,目光閃過一絲猶豫,那是一位大師送給他的,送他辟邪。

見程遠半天沒有動靜,我心裏略微失望,尷尬的朝他笑了笑,將劍放回原處。我就是隨便說說,你就當我隨便說說吧。

我一臉輕鬆的走出程遠的臥室,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走到玲玲跟前:“你們談完了?”

玲玲安靜的點點頭,沒有說話。

自始至終我都沒有在看程遠一眼,心裏一直回想着剛剛一直不停的喊我主人的劍魂。其實他也蠻可愛的,只是一想到可能永遠都見不到他的時候,心裏閃過一絲不捨。

“這把劍是一位大師送給我的,說是可以辟邪,既然你想要,那就送給你吧。”程遠猶豫了許久,最終在我和玲玲要走的時候,將劍送給了我。

我心裏感動,到了嘴邊卻只能說出,謝謝你三個字。

我沒有察覺到玲玲見到程遠送給劍時,眼底閃過的一絲異樣。

我喜滋滋的抱着劍回到了住處,阿羅和小二都不在,劍魂卻在一旁不停的催促我快點進房間。他特意施了一個法訣,只能讓我看的他,而一旁的玲玲壓根看不到聽不到他的說話。

我聽話的回了房間,將門關緊。

你能放一滴血進劍。一回到房間,劍魂就衝着我說了這句。

我卻一臉懵逼的想到了仙劍奇俠傳,該不會是和電視劇裏的劇情一樣,滴血認主吧。

我剛把這個想法告訴劍魂,就得到了他的肯定。想不到你還懂得挺多的。

劍魂的態度讓我感動,但我卻不忍心就這樣的束縛了他,忍不住問他:“如果滴血認主的話,你可能就會得不到自由了,你還願意這樣嗎?”

無論他是什麼想法,我都會支持他。

劍魂卻噗嗤一聲笑了,你改不會電視劇看多了吧,誰說一旦滴血認主我就會被束縛自由?滴血認主有很多好處的,至少咱們兩個可以心意相通,你一個意念我就可以知道你的想法,而你也是可以拼着一個意念知道我的想法。

不會吧?竟然跟電視的不一樣。 周校長的辦公室,樂天正在裡面和周校長喝茶。

「蘇隊現在可是我們山海市人的守護神啊,好幾個大案子都在蘇隊的領導下完美的破案了啊。」周校長客氣的說道。

「周校長客氣了……我看您這個生意也是好得很啊。」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反正就是商業互吹……

周校長也笑著點點頭。

「對了,我的教練名字叫李彬,我看他好像和您的閨女……」樂天說到一半不說了。

周校長的神色馬上變得有些尷尬。

「這個不孝女……我真的是一天天要被她氣死了!」他嘆了口氣。

「怎麼了?這個李彬雖然窮了點,不過我看人還可以啊。」樂天問。

「可以什麼啊,如果是別的男人……窮一點我也就認了,可是這個李彬就是不行!」周校長堅定地說道。

「為什麼?」樂天也沒有去說什麼婚姻自由之類的屁話。

周校長猶豫了一下。

「我和蘇隊認識好幾年了,你是蘇隊的朋友,有些話我就也和你實話實說了……這個李彬啊……以前做過牢的!」他沉聲說道。

樂天一愣。

「你不信你問問蘇隊,這個傢伙還是被蘇隊親手抓住的呢!在我知道他和周睿談朋友的時候,我就去調查過……這個小子可不簡單,你知道他是為什麼坐牢的嗎?詐騙……這小子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周校長怒聲說道。

樂天還真的是驚了,原來還有這樣的內情?

「周睿知道嗎?」他問。

「可氣就是可氣在這裡!這個丫頭……就像是犯了邪!怎麼說她都不聽……」周校長又嘆了口氣。

這就讓樂天有些奇怪了。

「犯了邪……」他念叨了一句。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周校長奇怪的看著樂天。

「不瞞您說……您閨女以為我和您的關係很好,這不眼巴巴的找我來做說客!」樂天攤了攤手。

周校長愣了一下,臉色陰沉的很。

「其實我覺得您還是放手比較好,兒孫自有兒孫福,我看您閨女也不是一個無福之人!」樂天淡淡的說道。

「放手?只怕我肯放手,那個李彬可不會那麼容易的放手!這個人看上的可是我的駕校!」周校長哼了一聲。

樂天倒是贊同的點了點頭。

「實在不行……我就報警,讓警察在好好的調查一下這個李彬!」周校長氣呼呼的說道。

「這個就算了吧……警察也挺忙的,哪有時間管這些你情我愛的事情?」樂天無語的說道。

這個聊天就有點聊不下去了,樂天也就起身告辭。

他現在是既不想去和周睿說話,也不想去見李彬,所以樂天就徑直離開了駕校。

這種事……他覺得自己還是少摻和的好。

自己的事都忙活不過來呢,欠人家的人情也沒有還。

「喂?」古媚接起了電話。

現在還不到酒吧的營業時間,所以她依舊在睡覺。

「是我啊。」樂天說道。

「樂天?真虧你還記的我……」古媚哼了一聲。

「那當然,我既然說出口的話,我就要去兌現,否則以後那還能混得下去?你現在在哪?」樂天問。

「在家,你來我家吧……」古媚說道。

「去你家?不合適吧……去酒吧不行嗎?」樂天問。

「酒吧現在不營業。」古媚回答。

樂天也只好問了古媚的家庭住址,打了個出租就趕了過去。

這女人的家倒是普普通通,古媚肯定是不缺錢的,可是她只是住了一個高檔公寓,並沒有買別墅。

「我以為你會住別墅呢。」樂天走了進去。

「你是第一個走進這裡的男人。」古媚看著樂天。

「是嗎?那我可真的是榮幸……」樂天四下看了看。

典型的女人的家,家裡沒有任何男人的味道,一股糯糯的女人香瀰漫開來。

「你難道不知道進別人的家需要換鞋子嗎?」古媚看著樂天。

這傢伙居然想這麼直接穿著鞋在自己的家裡走動?

「你確定?要我換鞋?」樂天問。

「當然。」

古媚點點頭。

可是十秒鐘后,她就後悔了。

雖然樂天現在有蘇紫萱管著,不洗腳是絕對不允許上床的,可是男人嘛,在外面跑一天,難免會有點味道……

「洗腳去!」古媚瞪著樂天。

「不用了吧……我又不在這住。」樂天嘟囔著。

「你不住,我還要住呢!」古媚吼道。

一直到樂天從浴室出來,古媚才算是鬆了口氣。

「臭男人!」她沖著樂天哼哼。

「怎麼了?你這是在罵你爹嗎?」樂天反問。

古媚給了樂天一個白眼,這才示意樂天隨便坐。

「最近情況怎麼樣?」樂天問。

「不好……睡得非常不好,我白天需要睡十幾次!最多半個小時就會被驚醒。」古媚回答。

她早就痛苦不堪了,睡覺幾乎耽擱了她所有的時間。

樂天示意古媚不要動,他仔細的看了看古媚的眼睛。

「以前談過男朋友?」他問。

「沒有。」古媚回答。

「一次也沒有?」樂天奇怪的問。

「沒有。」古媚的回答異常的肯定。

樂天看到古媚的眼睛裡面都是血絲,這說明這個女人的睡眠質量非常差。

「那總有喜歡你的人吧?」他繼續問。

「那可就多了。」古媚回答。

「你列個表出來。」樂天說道。

古媚驚訝的看著樂天,列個表?這傢伙可真看得起自己……

「你開什麼玩笑!別人喜歡我和我有沒有什麼關係……我根本就沒有在意他們!有一些我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她無語的說道。

「不行!必須知道!我必須知道每一個暗戀你的人的名字……」樂天聽了古媚的話,反而更堅定地說道。

古媚想了想。

「我哥可能知道……」她說道。

樂天看著她急急忙忙的去打電話,然後又重新走了回來。

「你哥住哪裡?」他問。

「我哥早就結婚了,自然和我嫂子住一起。」古媚回答。

樂天點點頭。

時間不長,門鈴響了,古媚去開門,那個酒保晃晃悠悠的走了進來。

「咦?有男人的味道!」

酒保站在門口驚訝的嗅了嗅鼻子,同時他也發現了地上的男人鞋子。 “你要想好了啊,如果你現在反悔的話還來得及。”我忍不住諄諄教導着眼前的劍魂,試圖告訴他,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你和我滴血認主了之後,我可以藉機觀察你身體內的蠱,說不定可以找出解除方法,對你百利無一害,主人,你到底在猶豫着什麼?”

聽到劍魂這麼說,我似乎沒有了拒絕的理由。我依然的拿起了水果刀,學着電視裏的人一樣,割了自己的手腕。

淺淺的傷口,滴出了幾滴血,落在了劍上。

劍隨即發出了嗡的一聲,我瞬間有種和手中的劍水乳相容的感覺,彷彿這把劍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一樣。而那把劍漸漸的縮小,最後飛出我的掌心,直接進入了我的身體,而我只看到了一束白光,接着就看到手中空空如也。

手腕處的傷口漸漸癒合,而癒合處卻出現了那把劍的迷你版,如果不仔細看,很有可能會認爲那是一個紋身。

我試探的想要了解劍魂心裏到底在想什麼。接着腦中就出現一股信息,劍魂想要永遠的呆在我的身邊,想要救我。

劍魂說的沒錯,我確實可以憑着一個意念,就可以知道劍魂所有的想法。

主人,你的身體好奇怪。劍魂的聲音在我腦海裏響起,我隨之一怔。

臥槽,原來滴血認主之後,連話都可以不用說,直接就用意念來傳遞了嗎?真的好高級,好節省口水。

主人,我在跟你說話呢,你在想些什麼?劍魂的聲音依舊在我腦中響起。

差點忘了,劍魂也可以得知我的想法,連忙收斂心神,回想着剛剛劍魂說的話

“我的身體,有什麼奇怪的?”我低頭看着自己身上起的那些詭異的圖案,這換做其他人肯定會被看做異類。

劍魂搖了搖頭,他與我意念相通,自然懂得我在想些什麼。

“我說的奇怪並不是你身上起的那些圖案,而是你身體的內部。像是有什麼無形的東西,不停的吞噬着你的陽氣,而你身體外表出現的那些突然全是因爲你身上陽氣變少的緣故。簡單來說,應該是那個蠱在作祟。可是我並不瞭解這個蠱,沒有想到天下間還有這麼陰毒的蠱。”

劍魂一邊觀察着,一邊嘖嘖的稱奇。

原本已經做好了準備,可當真的聽到劍魂這麼說,我的心裏還是很不是滋味。

明明是屬於自己的陽氣,卻在一天天的減少,除了無可奈何竟然沒有半點辦法。

突然響起,安如觀來了短信。

我在你家樓下等你,快點出來。

我哼了一聲,每次叫我都是跟命令似的。我雖不滿,卻是很聽話的下了樓。

這一次,安如觀是開着車過來的。

我雖然不懂車的行情,但是憑感覺也知道這個車是不錯的。什麼時候安如觀也這麼有錢買得起車了?一想到他曾消失的十年,這個車的來歷似乎並不那麼重要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