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63 Views

而是這貨看到一堆朋友的恐怖BT分數之後,純粹的想拉一個伴,比如葉晨的小隊分數和自己小隊的分數差不多的話,好歹好有個難兄難弟這樣。

Written by
banner

可是,最後藍雪瑤統計出來的結果卻是直接讓南宮傲天失望了,隨著藍雪瑤逐漸的報出妖獸內核的數量,南宮傲天的心也慢慢的沉到了谷底,臉上直接露出了生無可戀的表情……

「六品妖獸內核50顆,七品妖獸內核50顆,八品妖獸內核50顆,九品妖獸內核2顆。換算下來,總分340分。」

接下來,就是看葉晨小隊的記錄玉簡的影像了,確定有沒有其小隊請求葉晨出手的情況。

不過到現在,南宮傲天已經放棄治療了,因為不論之前葉晨說的那次出手存不存在爭議,葉晨小隊的總分都比二皇子劉羽小隊的要高出一百多分,就更不用說自己的了。

只是,當記錄玉簡播放影像來到葉晨小隊遇到紅白雙煞的時候,在場的一眾人員全都驚呆了。先不說算不算是葉晨為小隊提供幫助,單是葉晨在戰鬥中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就已經不比一般築基中期的修士弱。

劉羽,林穎等人還好,畢竟知道葉晨的底細,所以也沒太過驚訝。但南宮傲天這神經大條的和其他不知道葉晨的,當場都震驚了,紛紛側目。

南宮傲天更是砸了咂嘴,感嘆道:「沒想到葉晨居然隱藏得這麼深,我還一直以為他修為跌落之後,實力也會跟著跌落呢?」

劉羽也在一旁看著葉晨的方向,搭腔回道:「所以說,你把我三弟想得太簡單了,他又豈是那種一蹶不振的人。」

看到劉羽和林穎,李嫣然皆是一副平淡的模樣,南宮傲天開口試探問道:「話說,你們是不是早就知道葉晨他的實力並沒有跌落多少的事?」

劉羽笑道:「你這不廢話嗎?我們肯定早就知道的啊,雖然葉晨不說,但從生活裡面的方方面面的細節,很容易就能聯想猜測出來。我們這一群人當中,也就只有你神經大條,看不到這些。」

劉羽的話,直接讓南宮傲天臉紅了一下,尷尬得說不出話。

「不過,話說葉晨現在練氣一級,實力就堪比築基中期,這要是以後突破到更高級,那麼……」南宮傲天好似突然想到這一點,然後自言自語的說到。回過神來之後,直接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不過看到葉晨對戰紅白雙煞,說出的聲明的時候,藍雪瑤眉頭一皺道:「關於你對戰紅白雙煞到底算不算是出手幫助被考核人員的這一點,現在我無法確定,只能通報院長他們,讓院領導他們來決定……」

葉晨點點頭道:「好的,就聽藍導師你的!」

隨後,藍雪瑤便將葉晨小隊的記錄玉簡上的影像傳送給院長段志宏他們,並且附上了關於葉晨對戰紅白雙煞這件事的看法,然後便在原地靜靜地等待。

院長段志宏等一眾院領導收到了藍雪瑤傳送的影像和問題之後,便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有認同葉晨觀點的,說紅白雙煞是屬於靈異世界的,本就不屬於現實世界,與考核的內容並沒有什麼聯繫……所以認同葉晨的說法,不算是為小隊被考核人員提供幫助,不應扣分。

另一方則是認為,既然已經開始了考核,那麼當中所發生的所有事件,也都應當屬於考核的一部分,本身這次考核的主要目的也就是為了測驗和訓練大家面對緊急情況是的反應和應對,增加經驗,所以葉晨出手,應當算是為被考核小隊提供幫助,應當扣分。

兩方你來我往,你方唱罷我登場,意見僵持不下。

最後,由院長段志宏拍板決定,既然雙方意見相左,那麼就投票來決定,少數服從多數,不許再多生事。

投票結束之後,贊同葉晨說的不算是為被考核小隊提供幫助的一方以一票之差,險險勝出。

得到這個結果以後,段志宏便將這個結果給傳回給了藍雪瑤。

受到段志宏的信息之後,藍雪瑤看了一下,然後便抬頭看向葉晨等人道:「關於紅白雙煞事件你出手是否屬於為被考核小隊提供幫助的處理決定下來了。最後的結果是……」

說到這裡,藍雪瑤故意停頓了一下,孫晨微,張維浩四人頓時屏住呼吸,心立馬提了起來。

一旁等待的其他被考核人員也是被藍雪瑤這一招給弄得紛紛好奇起來……

終於,見到氛圍差不多搞起來了以後,藍雪瑤才笑著公布答案。

「經書院一眾領導認真嚴肅商討之後,對於葉晨同學在紅白雙煞事件中出手一事,現處理結果是,不算是為被考核小隊提供幫助,所以不予以扣分處理。」

聽到這個答案之後,張維浩四人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雖然說小隊的總體分數已經為340分,但是誰會去嫌自己分數多呢?

當葉晨的小隊得到自己的核算分數之後,其他區域的分數核算也已經來到了尾聲。

所以藍雪瑤便帶著一眾人員,回到了中央廣場之上,等待著書院所有被考核人員的分數匯總,然後排出最後的排名…… 很快,時間便又過去了五六分鐘左右,這時所有核算分數的隊伍也都基本來齊。因為葉晨這邊,本就因為紅白雙煞事件的爭論,導致結束的時間比較晚,所以也沒等多長時間。

因為內核小隊的分數,在核算完,書院方和學員方雙方確認無誤之後,就便已上傳到書院總部匯分處。

所以當所有小隊都已來到中央廣場之後,書院的院長便又習慣性的開口發表感言:「諸如同學們辛苦了,同學們都是好樣的,恭喜通過的同學們,你們即將成為書院的一員。你們玩繼續努力學習……」

「至於說為什麼通過了第二場考核的人就可以被書院錄取。那是因為第一場考核看資質,第二場看個人綜合實力,但因第二場考核裡面的影響因素太多,所以有些時候,小隊發揮的實力並不是那麼準確。而第三場則是排一下每個小隊之間的名次,不會淘汰任何已經通過第二場考核的小隊,僅此而已,算不上最重要。所以說通過了第二場考核就算是已經可以進入書院。」在院長段志宏說話的時候,葉晨也輕聲的向提出為什麼院長說的通過第二場考核就即將進入書院這個問題的張維浩等人解答道。

主席台上的院長段志宏,彷彿進入了狀態一般,越說越來興緻,越說越亢奮:「沒通過的同學們也不要灰心,來年還可以繼續報名書院,只要年齡不超過就可以,希望你們繼續加油……」

……

終於,又是數十分鐘之後,院長段志宏才結束了講話,葉晨也不禁暗暗腹誹,話說這院長的職位是不是有傳染B,為什麼每一個之前性格,說話乾脆利落上了那個位置之後,都會說這麼多?

「那麼,現在我們來看統計過後的最終分數,分數將會排名,合格與不合格的隊伍分成兩個區域。」

「不合格的小隊,在看完分數榜單之後,就可以離開,離開之前,書院會分發每人十個金幣的路費。」

「那麼,各位領導,你們可以開始了。」院長段志宏轉頭向旁邊的趙無極,王一博,藍雪瑤,楊倩等一眾書院領導說道。

藍雪瑤等人齊齊點頭,然後共同施法,之間每人指尖發出一道光芒,然後便在學員方陣前上方的位置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幕,光幕長寬有五百米左右,上面顯示著每個小隊的最終分數成績。

而且合格和不合格的兩個區域,分數都是從最高分一直到最低分這樣排名下去。中間有分數相同的隊伍的話,則都會在其分數後面加上每個小隊的優劣點在哪裡,為什麼會這樣排名,一清二楚,不存在暗箱操作的可能。因為每個小隊的分數,每個小隊的人自己心裡都清楚。

而當分數顯示出來之後,前三名小隊的分數顯得十分的亮眼。除開分數本身不說,不知書院是有意還是無意,居然把前三名的分數用不同的亮眼的顏色給標識了出來,從第一名道第三名,分別用金色,明黃色,紅色三種顏色給顯現出來。

除此之外,前三名小隊的名字的字體與其他名次的小隊比起來,還放大了幾倍,因此顯得十分的顯眼。

在場的所有人都暗暗的猜想,書院這樣做,目的是為了激勵大家,讓大家更加努力,以此來獲得書院給的這個榮耀。

當然,除了名次的顏色外形十分的耀眼以外,其的實際的分數也顯得十分的耀眼。

好似以前三名起了一道分界線似的,第三名以後,其他分數高的隊伍,比如排名四五六七之類的,分數最多的也就是190分,200分左右,至於前十名之後的,也基本上都是在一百分左右徘徊,更多的則是百分之內,有時候一分之差,就同時存在有數十個小隊。

就前三名的那三個小隊,簡直都是變T般的存在,分數居然總體都在三百分以上。

「同樣是參加第二場考核的,同樣都是去的同一個地方,大家經歷的,也都大體差不多,憑什麼你們這麼優秀,這是開掛了嗎?還是遇到低級的妖獸窩了……」這些都是在場的一眾人員內心裏面的吶喊……

尤其是那第一名,第二三名,分數都還是三百分到四百分的區間內,而而第一名的分數更是直接到了五百分以上,而且還可能這個小隊是故意的,居然把分數湊到了521這個數字,十分的扎眼。

說到這裡,想必大家應該也都知道了排名第一二三名的隊伍是哪些的了吧。沒錯,第一是林穎小隊,第二是李嫣然小隊,第三則是葉晨的小隊。

而作為當事人的葉晨,在分數出來的時候,就感覺到有無數道森然目光傳向了自己這裡,頓時讓葉晨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

不過好在,在分數公布出來沒幾分鐘,大概也就是能讓全部的人看完分數的時間。院長段志宏便又直接開始了講話……

「想必大家也都看到了自己的分數,這裡我在重新說一下,考核合格的同學們,首先先恭喜你們,但你們也要記住,不要驕傲自滿,要虛心學習……」

「沒通過的同學們也不要灰心,來年再多加努力……」

「既然大家也都看到了自己的分數,那麼,接下來就到一個重要的環節。那就是為此次考核中獲得前十名的小隊們頒發書院的獎勵。」

「在開始第二場考核之前我們就已經說過了,但為了避免大家忘記,我們這裡在重複一遍。第一名的小隊隊員全員都會獲得一本玄級上品法術或武技。同時還有一顆生機凈化丹,此丹藥可凈化排出體內雜質,提高自身靈脈一分。同時還有一把一品靈劍。」

「第二名的小隊隊員,獎勵玄級中品法術或武技,其餘獎勵和第一名一樣。」

少奶奶渣的明明白白 「第三名的,則是獎勵玄級下品法術和武技,其餘獎勵個第一二名一樣。」

「至於第四至第十名的,獎勵就只有一把一品靈劍和一個生機凈化丹,沒有法術或武技的獎勵。」

隨著段志宏說出的獎勵,廣場上的氣氛就越活躍,再一次聽到那些珍貴的獎勵,直接讓場上的那些名次不高的新生們後悔不已,為何自己等人當初不努力,爭不了前十名……

……

終於,在熱鬧的氛圍之中,第二場考核,到此已經落下帷幕…… 很快,在院長段志宏結束了講話之後,中央廣場上的新生學員便分成了兩個部分。通過了第二場考核的新生則是留在原地不動,沒通過考核的學員則是按照場上的執法殿的人員指揮,依次有序的下山,領取書院給的是個金幣路費之後,便自行離開。

至於留在原地的通過了第二場考核的新生,在那些沒通過考核的人員離開了之後,便又聽從現場的執法殿的人員,重新站好了隊。

當隊伍重新站好了之後,與公布分數之前想比,人員直接減少了十分之九左右,僅留下了八百多人。

看到這點人數,葉晨等人也不禁感嘆書院錄取規則之嚴格,書院在開始第一場考核之前,就有一萬五千多人參與,而現在僅僅只有八百多人合格。合格率差不多百分之五左右,真的是恐怖。

要知道在整個豫州境內總共2億人,修士的總人數也就一百萬左右,占整個豫州總人數的百分之零點五。而每年符合潁川書院招生標準的年輕一代學員,更是只有2萬人左右。除開因去年妖獸入侵事件導致生源向其他州外流了五千人左右以外,其餘的,則是都來到了潁川書院。畢竟在整個豫州,就潁川書院的教學資源和師資力量最好。

而以往每年潁川書院招生都只錄取一千人,然而今年卻是只錄取了八百人,比起往年,不升反降,真是不知道院長段志宏他們是怎麼想的,難道多收點人,讓書院趕緊恢復不好嗎?許多人這樣暗暗想到。

廢話不多說,在整理好了隊伍之後,執法殿的人員便向在場的新生們每人發了一塊書院的身份牌,在每位新生往身份牌里輸入了各自的靈力之後,便會自動顯現出各自的信息。

當所有的新生都錄入完各自的信息之後,執法殿的人員便又將這些信息匯總,然後傳給書院教務處的辦事人員那邊,然後再由教務處,隨機分配好每個新生的宿舍。

除開前十名的小隊,有著像葉晨等人一樣,可以擁有自己的單人宿舍以外,其餘的新生則都是按照四人間的模式分配宿舍。

而且這宿舍的模式也不是固定的,只要學員能夠達到書院的要求,並且表現出足夠的優秀,也一樣可以向書院申請更換單人宿舍。總歸一句話,就是只要實力強,你就可以在書院的允許範圍內,得到一切你想要的。

等分配好了宿舍之後,教務處的辦事人員們便向新生們通知了關於第三場考核的問題。

因為第二場考核才剛結束,所以每一個人的身心都是很疲憊,發揮不了最佳的狀態。所以書院決定,一周以後,開始第三場的考核。

而第三場考核的內容,大概就是以每個小隊為單位,然後互相對戰,最後獲得前十名的小隊,同樣可以獲得豐厚的獎勵。然後擁有各自的單人宿舍。

教務處的辦事人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些關於第三場考核的話,沒有深入去兩界,因為具體的事項規則,到第三場考核開始的時候,書院的領導會再詳細述說。

說完這些之後,教務處的辦事人員便讓新生解散,然後各自安排自己的事。

也因為剛分配好宿舍,且剛確定被書院錄取的原因,新生們在解散之後,便紛紛下山,大肆採購起來,準備以後在書院內的一切生活用品。

張維浩等人此時也來到了葉晨跟前,準備向葉晨說一聲之後,便跟隨著新生的大軍一同下山採購以後生活中的用品。

而葉晨聽到了張維浩四人的話后,直接愣了一下,然後問道:「難道你們不知道,書院的每個單人宿舍,都配備得有全套的生活用品嗎?無論是床鋪被褥,還是洗漱用具,又或者是廚房裡面的用具,應有盡有,而且都還是最好的嗎?」

張維浩四人一臉震驚:「有嗎?我們沒聽說過啊,書院給的福利條件這麼好的嗎?」

葉晨點點頭:「是啊,在書院,只要你天賦好,實力強,基本上啥好東西都有,所以在書院,你只管努力好好修行,然後記住書院的好,不要辜負書院的心意就行……」

於此同時,林穎,李嫣然,劉羽等人的小隊成員也出現了像葉晨這邊的情況……

但在林穎等人的解釋之後,那些排名前十新生小隊也都震驚於書院給予的福利。不過既然書院都已經配備得有最好的,眾人自然也都懶得再下山去麻煩。

並且,通過了葉晨和林穎等師兄和師姐的介紹途徑,這些排名前十的新生們便都相互認識起來,然後很快變成為了朋友。畢竟大家都是年輕人,共同話語也多。

眾人聊了一會之後,葉晨便提議,邀請大家去葉晨的宿舍聚一餐,加深一下各自小隊之間的感情。

很快,葉晨的提議便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然後一群人,風風火火,熱熱鬧鬧的前往葉晨的宿舍。

而葉晨也拿出了之前在迷霧森林之中獵殺的那頭百花豬,然後再讓一些新生男同學下山去採購食物,女同學則是負責做飯等等,好一副熱鬧的畫面。

至於葉晨等一眾師兄師姐,則都是在一旁,一邊看著這些即將成為自己小師弟小師妹們的少男少女不停地忙碌,一邊不停地吹牛打屁。

南宮雲和南宮雪這時,也彷彿突然想起來了往日的事似的,對葉晨開玩笑當初葉晨被壓迫做飯的事。

葉晨也不惱,反而深有同感的模樣,點點頭說道自己是農奴翻身把歌唱。

……

……

經過了那一晚的聚餐之後,前十的新生小隊之間的感情也熱絡了不少,加深了幾分,很快也建立了朋友之間的關係。

快樂的日子總是很快過去,轉眼時間便來到了一周之後,第三場考核也即將正式開始。

這一天清晨,一大早上的,就又雙叒叕出現了那令人熟悉的場景。只見林穎先是飛身來到葉晨的宿舍房門前,再然後,便是一聲驚天地,泣鬼神般的叫聲響起:「葉晨,起床了,要遲到了……」而此時李嫣然也趕了過來,站在林穎身旁。再之後,便是葉晨在宿舍內一陣雞飛狗跳。

對於這一幕場景,除了新來的新生有點驚訝以外,其餘的高年級學員早已見怪不怪,彷彿這一幕場景常常見到一般。

等收拾整理好了,葉晨等人趕到中央廣場之後,所有的新生基本也全都來齊,人頭成海,靜靜等待著院長段志宏等人的到來。 熟悉的開場白,熟悉的講話套路,熟悉的先咳一聲……

院長段志宏來到主席台之後,一開始就是先吧啦吧啦的講一大堆溫暖安撫人心的話,而後才慢慢講到重點,關於第三場考核的規則。

而此時,也已經距離段志宏開始講話過去了一個小時之久。

原本主席台下的一眾新老學員都已昏昏欲睡,但模糊間聽到段志宏說的關於第三場考核內容和規則時,瞬間醒轉,精神提了起來。

尤其是新生,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畢竟這第三場考核內容規格都跟自己等人息息相關。

之間段志宏先是喝了口靈茶,潤了潤自己那因長時間說話而乾燥的喉嚨和嘴唇……

「咳咳,好了,同學們,廢話我也就不多說了。」段志宏笑道。

「都說了一個小時左右的無關緊要的話,難道那些不是廢話嗎?院長真的沒有一點自知之明嗎?」一眾新老生心中暗暗腹誹。

段志宏看了看身前坐上的草稿,然後便道:「嗯,關於第三場考核的內容和規則嘛,也不多,沒第二場考核的那麼嚴,所以在這裡我就簡單的說一下。」

「第一,第三場考核人員方式和第二場的一樣,都是以小隊為單位,兩個小隊之間戰鬥。而每個對戰的兩個小隊,都是隨機抽取的。」

「第二,第三場考核的地點在書院的實訓樓,書院會在哪裡,同時開設一百個擂台,每一場可容納兩百個小隊戰鬥,所以同學們不用擔心考核時間長的長短,雖說考核時間也很長。」

「同學們想必你們都知道,你們新進書院的總共有八百人,也就是兩百個小隊。所以第一場的戰鬥,你們都能一次性參與。」

「第三,在第一場戰鬥之後,擂台會劃分為兩個區域。勝利的小隊和勝利的小隊戰鬥,失敗的小隊和失敗的小隊戰鬥。」

「通俗點來講,也就是第一場戰鬥,勝出的有100支小隊,失敗的也有一百支小隊,勝出的和勝出的繼續戰鬥,失敗的和失敗的繼續戰鬥,最後晉級,以次來獲得排名。」

「所以有一點就很重要了,同學們要記住,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意味著,第一場勝出的小隊,他們的名次會在一到一百名之間相互爭奪。而第一場失敗的小隊,無論後面你們小隊勝利多少次數,都只能爭奪第一百零一名到兩百名之間的名次。因為只要第一場你們輸了,那就意味著接下來你們就沒可能跟第一場勝利的小隊戰鬥,所以也就不可能爭奪前一百名的名次。」

「同理,第二場,第三場的規則也都是這樣,只要輸了,你們小隊就沒可能再跟前面勝出的小隊戰鬥。」

「當然,我們也知道,這樣會有失公平性。因為隨機安排,意味著你們所面對的地方小隊實力可能強過你們很多,也可能比你們弱很多。所以這也就導致了有可能你們隊伍實力很強,但你們遇到了一個比你們更強的小隊。而你們旁邊的那個小隊比你們弱,但他們遇到了一個比他們更弱的小隊。雖然你們比他們強,但他們最終會勝出,你們會失敗。」

「所以你們會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明明自己比他們強,結果他們晉級了,自己卻淘汰了,他們名次就比自己的高。」

「但是同學們,在這裡我想告訴大家的是,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公平可言,而且我也經常說過一句話,那就是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所以你們只能認命。」

「當然,這第三場考核的名次也不是固定的,在這第三場考核確定好名次之後,書院會頒布一項新規定。」

「那就是排名後面的小隊,可以向排名前面的小隊發起挑戰,勝利的話,可以取代前面那個小隊的名次位置。失敗的話,則自動掉落名次一名。」

「所以這第三場考核的名次只是暫定的,真正的名次,則是要等以後你們慢慢的戰鬥,精鍊出來的時候,那才是最終的名次。」

「而對於排名前十的小隊,書院每年都會給予每個小隊10萬金幣的獎勵,還有每人每個月一顆下品靈石的獎勵。排名前一百到第十一名的小隊,一樣都會有不同的豐厚的獎勵,具體的到時候你們的導師會跟你們說。」

聽到有靈石的獎勵,在場的一眾人員瞬間轟鳴,整個人就像是打了激素一樣,亢奮不已。

的確,靈石乃是整個凡界里有助於修鍊的珍貴東西。可以用來當做貨幣,也可以用來自身修鍊,吸收裡面的靈力。一塊下品靈石裡面所蘊含的靈力,相當於練氣九級的修士不間斷的吸收外界靈力一年的總量那麼多。

「當然,為了防止惡意刷名次的存在,每次後面的小隊向前面的小隊發起挑戰時,要先向書院提交申請。說明理由,等書院確定之後,累計到十個小隊發起挑戰之時,再統一安排時間對戰。」

「沒有正當的不可抗力性的理由,前面的小隊不得拒絕後面的小隊的挑戰。」

「同時,為了防止後面的小隊惡意的頻繁發起挑戰,書院還設置了懲罰的措施。那就是假如後面的小隊向前面的小隊發起挑戰,如果失敗,則後面的小隊要向前面的小隊支付5000金幣的挑戰金。」

「當然,假如勝利的話,那挑戰金的說話也就不存在了。所以同學們,我要告誡大家的是,在你們每一次發起挑戰之前,要好好想清楚,不要頭腦一熱就下決定。要知道你們發起的挑戰,是有要花錢的風險的。所以為了不必要的損失,還請每個小隊發起挑戰前慎重考慮……」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規則,第一,戰鬥時,如一方失去抵抗之力,則另一方不得再繼續出手。第二,不得傷及對手性命;第三,不得將對手致殘及致廢;第四,如對手認輸,則不可再向對手繼續發起攻擊。第五……」

「第三場考核的大概規則和內容就是這些,希望同學們好好記住,不要違反了書院定下的規則。如到時候違反的話,書院則會視情節處罰,最高處罰是書院可直接勒令退學……」

「那麼,第三場考核,現在正式開始!」隨著段志宏聲音的落下,現場眾人發出了一陣激烈的轟鳴熱鬧歡呼之聲。 隨著院長段志宏的聲音落下,中央廣場上的一眾新生便跟隨著執法殿的人員指引,前往書院的實訓樓。

來到了實訓樓之後,新生們便按照執法殿的人員的安排,站好隊伍,然後聽執法殿的人員講解細則。

等葉晨等人來到了實訓樓之後,前期的準備工作也差不多完成。

和站在新生隊伍中的張維浩等人點點頭,打了個招呼之後,葉晨等人便來到了觀眾席的區域,找了一個視線位置比較好的地方坐下,等待著比試的開始。

很快,執法殿的人員便將一些要注意的地方講給了新生聽,做完這些之後,第三場考核就正式開始。

首先,執法殿的人員將實訓樓正中央的那塊巨大的類似靈石似的裝置開啟,向裡面輸入了靈力之後,那塊巨大的靈石便發出了一束光,然後再眾人的正前方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幕,光幕上面有著所有新生小隊的名字。

看著執法殿的這一幕操作,葉晨直接驚大了嘴,懵逼的向坐在旁邊的林穎等人問到:「這東西什麼時候搞的?我怎麼不知道?以前也沒見過啊!」

葉晨的話音落下,劉羽便開口解答道:「這是百寶軒新研究出來的東西,數億金幣一個,帝國花大價錢買了十多個,然後分發下來,所以潁川書院也有一個。所以由此可以看出,帝國對於修仙教育的重大投入,重視。我們要學會感恩,好好修鍊,以報效帝國為己任……」

聽著劉羽吧啦吧啦的說了半天,葉晨滿頭的黑線:「話說,二哥,你是啥時候學上了院長他們那些人這個毛病的?」

劉羽頓時臉一紅,喃喃狡辯道:「額,我是二皇子,帝國付出了這麼多,我自然要對帝國著想。」

……

……

看著臊得不行的劉羽,葉晨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是我二哥,大漢帝國也是我的祖國,我們這些人是什麼樣的性格你也清楚,所以你不用說這麼多,我們都知道的。」

說完這個,最讓葉晨震驚的還是那個能發出光幕的巨大靈石裝置,當看到那個的一瞬間,葉晨還以為有其他人跟自己一樣,穿越到了這裡,因為那巨大靈石的原理,竟然和前世的投影儀一樣。

不過隨著劉羽後面解釋的話,葉晨才知道,原來這個東西凡界早就有了,只是以前功能沒這麼強,而且很模糊之類的,所以一直沒用。直到現在把那些問題解決了之後,才正式投入使用的。

聽到這裡,葉晨也放心了下來,畢竟之前連楊倩的所謂科學都出來了,所以再出現什麼和前世類似的,最多也只是讓葉晨驚訝一下而已。

廢話不多說,那光幕上出現了所有小隊的名字之後,隨著執法殿人員按下一個按鈕,然後上面的名字便開始快速跳動的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