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82 Views

看著已經無力說話的舒城,易陽後悔來了,這幸虧是個男的,要是女生妥妥的偶像劇情節啊。

Written by
banner

過了兩分鐘,舒城終於恢復了行動能力,坐下來看著易陽。

「偶像,真的是你啊,我竟然沒認出來你,太不應該了,我和你說,你的那些歌還有電視電影……」

在等著上烤串的半個小時,易陽好像重新經歷了一遍自己的過往,他感覺舒城好像比他自己都要了解自己,有的事兒他都忘了。

「兄弟,咱們能先吃飯呢,我是真餓了。」

「啊?啊,吃吃吃,我在沉醉一下。」

易陽無奈的搖了搖頭,也不管他,自己開始填飽肚子。

吃的差不多了?看這小子還在發獃呢。

「舒城,你不餓?」

「啊?餓,我也吃。」

這麼一問,舒城想起來自己還沒吃飯呢。

兩個人聊了挺多,主要是舒城問你易陽回答,最後舒城也答應一定會幫易陽保守秘密的,還說要認易陽當老大,以後比賽有人敢欺負他就幫著打仗。

吃了兩個小時,兩個人都撐的不行,舒城今天很圓滿,比賽過關了,偶像見到了,肚子還填飽了,你說氣人不死人。

「偶……楊易,你回家小心點,我們比賽見。」

和舒城告別,易陽打了個車回到家裡,他也沒想到參加和比賽還收了個小弟。

「勁爆,金嗓子大神頻出。」

「金嗓子被導師爭奪的神秘人。」

「金嗓子唱歌最難聽的選手。」

節目組花了大價錢做推廣,所以整個娛樂版面有百分之五十都是寫的金嗓子快要開播的事情。

「老公,你唱的什麼歌啊?」

「咳,沒什麼,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怕挨收拾的易陽選擇了拖字訣,並準備好了冰敷等外傷靈藥…… 神秘的兩人,林楠不得而知他們的身份,在場不少人雖然也見過這兩人,但卻不知道來歷,只是這兩人最近一兩個月內數次出沒中藥材市場,而且每一次都以極高的價格出手購買各種珍貴的中藥材,一旦成交,基本上都是百萬以上的,甚至在半個月前二人還在這中華藥行以千萬的價格收購了一株五百年分的小參王。

神秘,這是給所有人的感覺,不少人早已注意到這兩人,但卻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來歷,不僅僅是在這個中藥材市場,一些消息靈通的人還聽聞他們出現過其它各地的中藥材市場,每每出手,都不是凡物。

林楠這次能碰到這兩人,周圍之人也是一陣感嘆,林楠這是碰對人了,否則這種東西正常而言根本賣不到這個價格,算是讓林楠足足多賺了多少。

從中華藥行出來,林楠心中還在琢磨著這兩人的身份,雖然都是現代人,21世紀的年輕男女,但在他們身上,林楠似乎看到了電視里以及小說世界內才有的不一樣的東西。

修行者? 豪門冷婚 這是林楠的第一個念頭,雖然感覺有些虛幻,但他們的打扮,還有給予林楠的那種感覺,也只有這種神秘的虛幻的存在才能給予的吧。

百思不得其解,林楠索性也就不再多想,想著口袋中的五百萬的支票,林楠心情頗為不錯,有著這五百萬的資金,林楠能幹很多事情了。

第一時間,林楠來到中藥材市場邊上的銀行,兌換這五百萬的支票,不多時辦好手續后,銀行卡便有了簡訊提醒,五百萬到賬了,貨真價實的票子到了。

「不錯,意外之財!」林楠自語,這不是小數目,基本上等於撿來的一樣,林楠琢磨著是不是應該再到鳳凰山上好好搜尋一下,或許還真能搜尋到真正的參王也說不定。

不過這個念頭才剛剛升起,便被林楠給直接掐掉了,鳳凰山中的危險,到現在林楠還心有餘悸,而且僅僅是深處的邊緣便那麼可怕,更深處天知道有著什麼大傢伙存在。

參王是好東西,但命更重要。

出了中藥材市場,林楠給楊胖子打了個電話,詢問他的位置,要接他一起回去了,讓林楠有些意外的是在電話里林楠聽到了秦嵐的聲音。

「你該幹嘛幹嘛,我在嵐姐的餐廳呢。」楊胖子一副你別妨礙我的意思,直接開口,然後就火速將電話給掛掉,讓林楠楞了,隨即忍不住笑罵了一聲。

隨身空間:戰神的異能小媳婦 這貨還真是被迷住了!

半個小時后,林楠驅車來到餐廳,正看到楊胖子跟在秦嵐身後,一副殷勤的模樣,聽從著秦嵐的指揮,儼然都要成了餐廳的服務員了。

看到林楠到來,楊胖子滿是一副嫌棄的模樣,乾的津津有味的,根本不理會林楠。

一旁,秦嵐剛剛忙完餐廳的事情,馬上就要到飯點了,餐廳內已然開始有客人上門,看到林楠后忍不住一陣輕笑,這其中的意思林楠甚至都能看懂一些。

「還真是色膽包天啊!」林楠坐在秦嵐身前,看著幹活乾的津津有味的楊胖子,充滿了感嘆之意。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這是!」

就楊胖子這種和秦嵐這種,林楠只能用這麼形容,雖然之前很多人也這麼形容過自己和趙小娜,甚至現在自己和周穎之間也被人這麼罵過,但林楠並不認同。

但眼下楊胖子和秦嵐,林楠不得不感嘆這麼一句。

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聽到林楠這種話,再加上這個表情語氣,秦嵐當即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卻也算是對林楠進行了一個反駁。

「話也不能這麼說,這胖子還是蠻可愛的,很真實。」秦嵐評價了一句,然後告訴林楠昨天楊胖子就在這裡給自己免費當了一天的服務員,可謂是任勞任怨的,今天一大早又跑來幹活了,不僅如此還甘願充當自己的護花使者。

這件事,林楠還真不知道,原本以為楊胖子會在酒店內睡一天,沒想到跑到這裡獻殷勤,而且此刻聽秦嵐的語氣,貌似並沒有什麼太反感的意思,這不得不讓林楠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嵐,莫非這兄弟還真有癩蛤蟆吃到天鵝肉的一天?

不過一想到秦嵐的條件,以及她身後的情況,林楠自己都覺得有些不易,有些頭大,之前周穎隱約提到過一些,超乎想象,來自真正的豪門。

「嵐姐,胖子是我最好的兄弟,雖然人看起來不怎麼樣,但我保證絕對是個好人。」林楠看著秦嵐,沉聲開口,不想讓自己的好兄弟受到傷害,秦嵐這種女人,他不認為楊胖子拿得下,反而一個不慎就被重創。

林楠這般鄭重其事的開口,秦嵐意外的看了一眼林楠,這一點讓她心裡不由暗自點頭,越來越看好林楠,若非這是自己閨蜜的男友,她真有可能會看上,不過此刻自然是沒有可能。

「放心,你嵐姐也不是那種人,論看人我比你強,胖子是個好人我知道。」秦嵐開口,算是給予了林楠一個承諾,代表著她的一個態度。

林楠感激,有著她這句話,林楠也就放心了。

隨即,秦嵐知道林楠和楊胖子要回去,直接安排了午飯,楊胖子依舊一副很不捨得離去的模樣,哪怕是吃飯的時候,目光都不忘朝秦嵐望去,一副流連忘返之意,責怪林楠來的太快,讓林楠無奈。

「胖子你可要想好了,這嵐姐可不是一般人能追到手的,可能要很大的努力和堅持才行的。」林楠提醒了一句。

「這個我知道,不用你說!」楊胖子回復了一聲,而後一副堅定之色的告訴林楠,這才是真女神,他楊胖子追定了,哪怕是撞的頭破血流,也不回頭!

正所謂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

小婚大愛 看到他這個模樣,林楠還真不知道怎麼說,胖子的性格他知道,別看平時笑嘻嘻的,為人看起來很開朗的模樣,但實則一旦認定了的事情,非常的倔強,死不回頭的那種。

「那好吧,胖子你要努力,這可是真女神,自己也要更上進才行,否則即便是嵐姐接受了你,她背後的家族,也不會同意,你要想清楚!」林楠開口,不再阻止,但必須提醒。 從省城回雙石村的路上,林楠和楊胖子聊了很多,基本上都是關於秦嵐的事情,認識這麼長時間,尤其是有著周穎的這層關係,林楠對她知道不少,之前在餐廳不好道出,而今和自己的好兄弟,林楠毫不隱瞞的逐一講了出來。

在林楠看來,秦嵐是一個好姑娘無疑,堪稱女神,哪怕是和周穎相比也不逞多讓,但她這種真正的白富美所接觸的一切都遠不是一個普通人所能給予的,這不是單單一個喜歡就能夠給予的。

再者,這種女神人物,眼光何其高,接觸了太多的高富帥之流的真正的年輕俊傑,哪一個估計都比楊胖子優秀太多太多,連這種她都看不上,更不要說楊胖子這種小胖子了。

哪怕是這些秦嵐這些都不在乎,兩人還真是王八看綠豆,真的對眼了,但有一個最關鍵的因素,林楠也必須要讓楊胖子注意。

秦嵐的來歷,太高端了,據說來自燕京真正的豪門,到底有多豪周穎沒有細說,但也告訴了林楠,非常非常的龐大那種,根本讓人不敢想象,就這麼一位大小姐跑到這省城,完全是為了躲避家族的逼婚才如此。

至於開餐廳,完全是興趣愛好,這麼一個餐廳對於秦嵐背後的豪門而言,九牛一毛而已。

林楠沒有隱瞞,將這些都給道了出來,既然這個兄弟不願意放棄,也就只能自己努力了,追下女神是其一,同時也要得到她背後豪門的認可,否則這種豪門之女可不是誰想娶就能娶的。

當楊胖子聽到林楠講述了這麼多,哪怕是之前的樂觀之色也消失了,臉上滿是凝重之意,不過很快他又轉變過來,一臉的堅韌之意,對於秦嵐,他是要定了,無論多難,他都願意嘗試。

「既然你決定了,那我也就等著看你這癩蛤蟆吃天鵝的故事,需要我幫什麼,你儘管說就是!」林楠最終沉聲說道,反正已經這樣了,這小子完全是著魔了一樣,林楠只能給予支持。

回到家,已經下午三四點鐘,雖然林楠走了兩日,但整的來說家裡也沒有什麼事情,一切都井然有序的,公司的事情是蒸蒸日上,哪怕是他這個老闆不在也絲毫沒有問題。

當然,楊胖子這裡就沒有那麼清閑了,哪怕是二人離去的時候是周末,但對現在的大仙農公司而言,並沒有分的太清楚,周末一樣上班,到現在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一切還在籌劃著。

小樓辦公室內,林楠家都沒回,直接來到辦公室內找到了楊瑾,這剛到手的五百萬也直接轉到公司賬戶,商量著購買ERP這種管理軟體的事情。

現在的大仙農公司的賬目進出,全部靠人工來記錄,尤其是各個門店的銷售情況,更是一點都看不到,非常的不方便,而且那麼多的貨款也存在極大的風險,監守自盜太容易了,此刻哪怕是有著劉桂蘭和楊老二不斷的巡查也無法真正管的住。

而一旦有了這種好東西ERP管理系統,所有的貨物記錄,以及銷售記錄都可以擺在眼前,哪怕是自己在手機上都可以隨時查看,對於地里的產量可以監督,對質量好壞可以監督,對進出庫同樣也能監督,對大仙農公司而言,能提供極大的便利,為此上次楊瑾剛剛提及,林楠便覺得非常適用。

老闆肯投入花錢,楊瑾等人自然高興,這段時間公司運營都很順利,但對於賬目這些,哪怕是楊瑾都覺得一陣頭大,而且這才僅僅不到二十個門店而已,一旦再進行擴展下去,根本理不清楚。

當即,楊瑾將這段時間聯絡的這家ERP系統公司的具體情況介紹了一下,來自東海市的一個分公司,市裡有分公司,大仙農目前的情況楊瑾也已經和對方溝通過,並且做過一個不錯的策劃,楊瑾而今正好拿出來給幾人展示了一番。

一直到吃晚飯的時候,楊瑾才算是將這套系統的使用情況講解了一下,讓林楠更是滿意了,楊胖子沒得說,劉桂蘭楊老二更是沒有意見,有著最先進的系統設備來干這事更適合。

如此,林楠直接拍板,雖然這套系統對方公司報價五六百萬,但林楠覺得值得,之前林楠沒錢,但眼下有著自己這五百萬的加入,資金也就沒有那麼緊張了。

不僅這套系統要搭建好,同時關於運輸系統的事情也要提上日程,這段時間每天早晨林楠基本上都會在路上看小貨車來回運輸的情況,儘管大清早的很少有行人,但還是有著一些,而且農村不像城市那麼守規矩,有些大媽大爺之類的就騎著三路車走在馬路中間,讓人無奈。

一個不慎,都可能造就一個悲劇,為此林楠之前數次強調,不搶時間,但必須確保路上的安全。

安排好公司的事情,再陪著大家一起在公司吃了頓飯,回到家已然九點鐘了,對於林楠這段時間的忙碌,林母二人也早已習慣了,不過還是不斷的打聽著林楠和周穎的事情,對他們現在而言,兒媳婦進門以及抱上大孫子才是大事,不停的催促著林楠,讓林楠一陣頭痛,直接回到房間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才剛剛來到地里,林忠便走了上來,地里的東西竟然又被人偷了,而且地里的裝監控的電線也被人給剪斷了。

聽到這個消息,林楠臉色當即就不好了,除去林偉一個竟然還有其他人干這事,而且乾的比林偉更明目張胆,連監控都不怕,甚至還破壞監控。

「那大門呢?那片區域不是被攔住了嗎?沒有指紋和工作牌,誰能進入?」林楠開口問道,之前他就聯繫了人安裝防護網,將自己的菜地全部給包裹在內了。

「大門也被破壞了!」林忠再度開口說道,介紹了另一個情況。

一時間,林楠臉色更不好了,破壞監控線路,現在連大門都直接破壞了,這是誰幹的?一點都不擔心被抓了?

「知道是誰幹的嗎?」林楠沉聲,帶著怒意。 因為第一次錄製的是兩期,所以中間給了大家半個月的時間準備,易陽有點兒小號成癮,又開始了慶余年的更新,這次他選擇了上傳,免費的那種。

「哥,你看不知道哪位大神的小號,突然傳了一本已經寫了幾十萬字的小說。」

「發給我,我看下內容。」

易陽發完就不管了,以至於他更新到一百五十萬字的時候,這本書還在免費去飄蕩……

「老闆,人員基本都齊了,我這邊準備正式拍攝了。」

林冰打來的電話,他拿到了易陽第一個劇本,也是今年易世界第一個開工的。

「好,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安排吧,有什麼問題再聯繫我,我相信你沒問題。」

好吧,易陽承認自己就是懶,不太想去現場當工具人。

第一期中國金嗓子正式播出,收視率達到了1.5,直接綜藝節目收視率第一,很多選手也衝上了熱搜榜,雖然大多數是曇花一現,不過也證明了節目的火爆。

易陽和舒城的表演應該是被剪輯到了第二期,很多現場的網友在網上發了一些讓人看不懂的東西。

「我做為第三排十八號,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們,你們興奮得太早了。」

「我做為第八排三十五號,負責任的說,你們會為今天說誰誰誰最牛後悔的。」

「樓上的人第三排我忍了,你個第八排的還想搶熱門,我不裝了,第一排十二號負責任的告訴你們,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不斷的有網友現身說法,觀眾網友也迷惑了,第一期這麼多高手他們已經覺得特牛了,聽這個意思好像自己井底之蛙了。

可惜不管這些網友怎麼問,沒有人回復他們事情的真相,只是不斷的重複,他們下一期就懂了。

相對於第一期已經播出的選手,第二期的還都屬於平平淡淡,不過大家也不著急,有了前車之鑒,後面的成績不會太差的。

「大哥,你咋才來呢,我給你買的冰鎮飲料都成常溫的了。」

舒城早早的就等在那裡,易陽還是帶著面具,其實戴面具的不光他一個,帶頭紗的,蒙面的,有不少,不過目的不相同罷了。

葉天帝傳奇 「堵車,你說話別太激動,我要是暴露了就找你算賬。」

易陽怕自己這小號早早的被發現了,那自己這惡趣味不就不能成功了呢,玩兒,他是認真的。

「我懂我懂,咱們進去吧。」

兩個人進了後台,社交達人又出動了。

「兄弟,好久不見啊。」

「你這戒指不錯。」

「上一期播出我看了,上熱搜了,很牛啊兄弟。」

舒城自來熟的對象基本都是男生,唯有的幾個女生也是那種很有男子氣概的。

選手都到齊了,各自開始做最後的練習,現在這個階段他們還沒有綵排的機會,到了就上,發揮失常也只能怪自己。

等到後期選完導師之後,上場之前就會有正常的綵排。

「歡迎大家收看中國金嗓子,我是主持人……」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開場,代表了節目已經開始錄製了,四位導師除了第一期上台唱歌之外,後面的都是直接出場。

「經過前兩期的淘汰賽之後,現在我們留下的選手將進行導師選擇階段,上台表演完成,如果有一個導師選擇,將自動進入該導師隊伍,如果有兩個以上導師選擇,選手進入反選階段,沒有導師選擇,將會待定,如……」

主持人在台上介紹了新環節的詳細內容,規則太多,差點兒沒給易陽聽睡著了。

選手正式上場,易陽發現這次選手明顯不一樣,如果說第一期有所保留,現在就是全力出戰。

這一期屬於正式的入場券,如果不能得到導師的認可,他們就真回家了。

「讓我們歡迎下一位選手上場。」

「哥到我了,我去了。」

舒城帶著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那種壯烈情懷上台了,如果易陽是今天穿越來的,他肯定以為這貨是要上戰場。

「我從陽光中走來,

又到黑夜中尋找,

我的未來在哪,

……」

這次舒城唱的歌不是易陽的,而是導師王俊的一首歌,歌一唱大家就驚了,和上一期的風格變化太大,關鍵是爆發力驚人,如果不是臉沒變,導師都以為這是換了個選手。

一首歌唱完,從鏡頭都可以明顯的看出來,舒城的頭上已經布滿了汗珠,顯然這首歌他唱的也不輕鬆。

「工作人員先給他拿紙,讓他擦下汗。」

蔡亞在麥克里說了一句,舒城擦乾了汗,又鞠了一個躬,表示感謝。

「好吧,我想問下你是舒城的哪個哥哥,說實話,我保著你。」

那敏大氣的話把觀眾和選手都逗笑了,舒城自己也笑了。

「我爸如果沒有隱瞞,那我可能就是他唯一的兒子。」

舒城也玩兒了個梗。

「那敏你既然懷疑,這個人我要了,就這樣,我沒什麼其它說的了,我想帶你玩兒搖滾。」

王俊直接亮燈,表示選擇了舒城,只可惜註定要有一場爭奪,其他三位也全部進行了亮燈。

「王俊我和你說,你沒戲,第一場他唱的歌代表了他最喜歡的,你這只是個第二選擇知道嗎。」

萬萬沒想到,導師開懟了,聽到那敏這麼說,王俊也不讓。

「這個環節大家才把最厲害的拿出來,所以我勸你放棄吧。」

幾位導師同時看向舒城。

「舒城,說出你的選擇吧。」

舒城有點兒慌,他也沒想到自己這麼受導師喜愛,要知道現在為止,他是為一個得到導師全選的選手。

「我選……」

舒城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說出想選的導師,結果工作人員在下面弄了個牌子,寫著注意節目效果。

好不容易聚起來的勇氣一下就隨這句話散了。

易陽在後台看著覺得挺有意思,而且對於舒城的唱功他有了新的認識,現在有想法把他簽到自己的公司,不過看舒城的樣子應該不是普通家庭出來的,之前那身衣服加配飾少說十幾萬,所以金錢攻勢估計是沒戲。

隱婚豪門:纏愛神祕前妻 舒城為了節目效果足足猶豫了一分鐘,終於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鳳凰山腳下,林楠看了一眼圍欄大門位置,原本剛剛裝的一座大門竟然被人破壞!

這頓時讓林楠動怒,比之前林偉偷盜嚴重的多!

林忠發現這件事也是很動怒,不過這次的偷盜者顯然有著準備,直接將村口的監控線路給剪斷,導致監控全部關停,地里的一切也就無法得知了,三更半夜的也沒有人,故而哪怕是可能弄出不小的動靜,也無人察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