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94 Views

可偏偏拿她沒有法子,花虞確定要做的事情,他們誰都攔不住。

Written by
banner

最後他只得退了一步,答應讓花虞去參加生辰禮,但是他不放心,一定要跟著去。

花虞瞧著他那一張『來福』臉,思慮了一會,到底是點下了頭來。

不過對於江海的行為,還是有些哭笑不得。

顧南安發來一張請帖他就這麼激動,要是讓他知道褚凌宸對花虞所做的事情……

花虞想想都覺得江海會發瘋的。

然而真的到了那一日,她也瘋了! 誰能告訴她,為什麼她都已經病了,褚凌宸還是能夠準確無誤的,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花虞剛從屋裡走出來,看見了褚凌宸那一輛標誌性的馬車之時,頓時就只想要往回走!

可惜!

別人根本就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公公,請!」劉衡對她笑了一下,隨後讓出了後面的馬車來。

花虞……

可不可以就當做他沒有見到過她!?

啊!?

可便是心裡嘀咕得再多,花虞也不敢耽擱。

褚凌宸是越來越變態了,萬一他不耐煩了,花虞別說報仇了,這條小命都保不住了。

算了,不就是上個馬車嗎!?

又不是,上、床,對吧?

花虞深吸了一口氣之後,隨後扯唇,對劉衡僵硬地笑了一下,隨後擺出了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走進了車內。

這馬車還是熟悉的模樣,褚凌宸也是熟悉的英俊。

只是今日他脫下了那一身晃瞎人眼的明黃色龍袍,反而換上了一身便服,這就算了,那衣服居然還是鮮紅色的。

花虞抬眼看了看他,又垂下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特製官袍。

總覺得他是故意穿成這個樣子的……

這兩個鮮艷的大紅色湊在了一起,她眼睛都要瞎了!

「病好了?」褚凌宸放下了手中的書,抬眼掃了花虞一下。

花虞這才發現,他竟是斜倚在了身後的大迎枕之上,姿態慵懶隨意,顯得他那妖孽的氣息,是更加的濃郁了幾分。

她掐了自己一下,看什麼看,再好看他也是個變態!

「托皇上的福,奴才大好了!」她低下頭來,面上帶著一抹諂媚的笑容。

褚凌宸斜眉一挑,對她勾了勾手。

花虞……

勾什麼勾,她是狗嗎?

怎麼成天見著她,就對她勾手。

「皇上。」然而想是這麼想的,她的身體卻還是無比迅速地靠了過去。

花虞在心中狠狠地唾棄了一下自己。

真是夠了!

奴顏婢膝!

復仇遊戲:撒旦奪愛 「親朕一口。」褚凌宸手中還握著那一卷書,瞧著她湊了過來,便輕勾了勾唇道。

花虞???

他失心瘋了?

「不是說,你是托朕的福,才好了的嗎?你打算就這麼回報朕?」褚凌宸瞧著她那僵硬的面容,笑得是邪魅狷狂。

他扔掉書,俯身湊向了花虞,讓他們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一瞬間變得很近很近。

「還是說,你想要用別的方式,來謝謝朕!」

「啵!」話音一落,他便感覺臉上一熱。

褚凌宸愣了一瞬,隨後笑了,笑得更加的邪肆。

「真是朕可心的小花兒,也難怪朕這麼疼你。」

花虞:呵呵呵呵呵。

「皇上,您今日也要去顧府嗎?」她強行控制住自己,滿臉堆笑,把話題轉到了正道之上。

「嗯。」顧南安輕輕地應了一聲,手卻不老實地拿起了她胸前的碎發,放在了手中纏繞把玩著。

「那您是與奴才一起去嗎?」花虞滿臉笑,沒事,她平時也是這麼親巔峰的。

她要冷靜。

「不。」 王妃又搭台唱戲啦 這會兒,褚凌宸倒是惜字如金了。

「朕另尋時間過去。」

不跟她一起走!

謝天謝地!

「怎麼,這麼想要跟朕一起?」 唐鄀鬱悶得想要叫娘,這顧錦是瘋了還是傻了?自己和她無冤無仇,她抽風一樣。

顧安楠並沒有給他思考的時間,在彎道處左拐右拐,唐鄀被甩得頭昏腦脹,車子差點就要擦到護欄。

每次都讓唐鄀提心弔膽,顧安楠則是很喜歡這種刺激的感覺。

「停,停下來……」

「給你個友情提示,你最近是不是在打什麼鬼主意?」

「……這是我們唐家的恩怨,你憑什麼插手?」

「我樂意。」

「你究竟要做什麼?」

車子已經繞上了山頂,顧安楠突然朝著護欄猛衝過去。

「瘋子!!!」

「給你個機會,現在讓你的人反悔還來得及,否則,我就衝出去。」

「你瘋了,不要忘記你也在車上,要是出事,你也要搭上一條命。」

「誰說我會死?」顧安楠神秘一笑。

「給你最後十秒鐘,要是不叫你的人停下,我就偽裝成你自己墜崖身亡。」

車子急速朝著崖邊衝去,顧安楠揚著笑容,「十、九、八、七……」

唐鄀緊緊抓著扶手,他覺得那個女人不會真的這麼做,她何必為了唐茗搭上自己一條命。

「五、四……」

每倒數一個數,唐鄀的心就會猛跳。

「現在你後悔也晚了。」

唐鄀全身滲滿了冷汗,「停,停下來!」

懸崖就在幾十米的距離,車速這麼快,也不過就是幾個眨眼的功夫。

耳邊傳來剎車生硬的聲音,唐鄀嚇得緊閉雙眼。

沒想到他居然會死在這樣的地方,還是以這樣的方式。

「吶,你還沒死呢。」顧安楠惡魔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唐鄀這才睜開了眼睛,顧安楠跳到了後座,前面已經沒有路,車頭已經沖了一半出去。

也就是說這會兒再有一點力道,車子就會墜落懸崖。

唐鄀嚇得一動不敢動,一個大男人全身都在抖了,尤其是在剛剛那樣劇烈的衝擊下唐鄀身體誠實的做出了反應。

「哇呀,你尿褲子了。」顧安楠就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似的拿出手機。

「別拍,別拍。」

「你別動,一會兒車子墜崖可就不要怪我了。」

唐鄀不知道這個女人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和他相處同樣的環境下,她竟跟個沒事人一樣喜笑顏開,還拿著手機給自己拍照。

唐鄀一動不敢動,只能任由那個無恥的女人將他現在狼狽的樣子拍下。

「好了,現在給你三條路,你要是不願意讓你的人停下這次的計劃,我馬上將你尿褲子的照片發到你們公司大群里去。

第二條路馬上送你歸西,當然我建議你選擇第三條走個全套。」

唐鄀聽她那口氣,彷彿是做什麼促銷的銷售人員,充滿了積極性。

「第三條路是什麼?」他都忍不住順著她的話問道。

「我先將你推下山,接著再把你尿褲子的視頻發給你所有的親戚好友,讓你在黃泉路上都走得不開心。」

唐鄀無奈:「有你這麼邪惡的女人嗎?」

「那你怎麼選擇?」

「我放棄,這就叫人停下。」

顧安楠拍了拍他的臉頰,「早這麼做不就可以了,做人吶,要乖一點。」

「顧錦,你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綜恐:喪屍生存守則 唐鄀感嘆道。

如果說以前的顧錦是天使,那麼現在的她就像是惡魔。

顧安楠打著顧錦的名義做了不少壞事,這次和唐茗有關,她也懶得去解釋,讓唐茗誤以為是顧錦就好。

唐鄀讓人停了計劃,「小姑奶奶,這下你是不是應該放過我了,你都聽到我已經取消計劃。」

「聽到了,醜話我得先說在前面,「你最好不要再妄想等我離開后對唐茗下手,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狠毒,你動他一下我就動你十下,要是你不想我夜夜爬你窗戶,你就有點自知之明。」

別人他覺得不可能這樣做,但看了她今天的這種作風,唐鄀相信她肯定會這樣。

「好好好,我不動唐茗。」

顧安楠這才作罷,身影矯健的從車窗跳了出去。

後座少了她的重量,唐鄀很明顯感覺到車頭往下傾斜,嚇得他全身冒冷汗,不敢再動。

「顧錦,你倒是將我救出來。」

顧安楠在車窗外笑眯眯拍了拍他的腦袋,「你已經是個大人了,應該學會獨立下車。」

「顧錦,你明知道我不敢妄動!!!」

農家科舉之路 「那就是你的事咯,我只答應你不將你送上西天,要是你自己控制不好力道下去了,也不能怪我吧。」

耳邊響起直升機的聲音,顧安楠揮揮手,「傻孩子,再見咯,祝你好運。」

唐鄀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顧安楠上了直升機,而他被困在車裡進退兩難,好在顧安楠還算有點良心,沒有沒收他的手機。

剛剛叫人來救自己,唐鄀卻收到公司里高層發來的信息,有人在公司大群傳播他被嚇尿褲子的視頻。

「顧,錦!!!」

唐鄀氣得咬牙切齒,這個女人並沒有說話算話,竟然還是將視頻給發了出去。

辦公室,詹助理急急忙忙走來,「唐總,你快看看這個視頻。」

唐茗抽空看了一眼,公司的大群被人分享了這個視頻。

「這是誰幹的?」

「不知道呢,唐鄀居然被人治成這樣,這還是出生以來頭一次吧。」

從小唐茗和唐鄀就是死對頭,唐鄀腹黑,小時候沒少折騰他,看到這個視頻唐茗心裡總算是出了口氣。

「估計是在國外那邊的公司得罪了誰,不過我奇怪的是他經歷了什麼才會嚇成這個樣子。」

「誰知道呢,他作惡多端,活該有這樣的下場,之前我接到風聲,唐鄀準備在我們的材料上動手腳然後嫁禍給你,他這樣的人簡直壞透了。」

唐茗臉色冷漠,「好好監視,不能讓他找到一點空子,」

「我知道的唐總,那這視頻怎麼處理?」

「隨他去,都在公司大群傳遍了,看他還有沒有臉來當總裁,他要是敢來,恐怕這輩子都會被人詬病尿褲子總裁。」

「說得也是,這回那個神秘人還給我們做了一件大好事。」

唐茗喃喃道:「會是誰呢?」 花虞扯了扯唇,怎麼辦,她手有點癢,想打他!

「今日顧家可熱鬧了。」好在褚凌宸沒再繼續說,反而將話題,轉到了顧家之上。

他眼中深沉,面上帶著一抹笑,笑意卻不達眼底。

「漢江國的使臣,也會出現在今日的生辰禮上面嗎?」花虞眼眸閃爍了一下,隨後看向他,輕聲問道。

「不只是使臣。」褚凌宸眯了眯眼睛,「漢江國唯一的公主,月薇,也來了京城。」

月薇公主!

花虞變了變臉色。

漢江國內局勢複雜,幾個皇子的內鬥,比起夙夏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值得一提的是,漢江國的國君,生了一堆的兒子,卻獨獨僅有一個女兒。

便是這個月薇了。

月薇是唯一的女兒,又是最小的孩子,從小被漢江國的國君捧在了手心裡長大,乃是真正的掌上明珠。

國君的態度擺在了明面上,以至於所有的皇子,對於這個公主,都很是疼寵。

花虞清楚月薇在漢江國的地位,卻並沒有見過這位唯一的公主。

乍然聽到了這位公主的名號,面色不由得變了變。

「顧南安是個厲害的,不過去漢江走了一遭,便讓月薇非他不嫁了。」就在她沉思之際,褚凌宸忽地勾唇一笑,眼眸深邃。

花虞猛地抬眼,不敢相信地看著他。

她剛才還在納悶,夙夏和漢江之間,雖然明顯是夙夏的國力強盛一些,漢江比起來不過是一個小國,不過因為長在了草原上。

民風極為彪悍!

他們有最強的馬兒和最兇猛的戰將。

比較起來,夙夏就不如他們了。

所以便是一個小國,這些年來,漢江也從未對夙夏低過頭,更別說主動派出了使臣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