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61 Views

喬語也點了點頭,這次的事情對於他們來說倒真的算是個驚喜了。

Written by
banner

但喬語在得知路老給自己的職位這麼高時,還有些猶豫的問道:「路老會不會對我的期望也太高了一些,我剛進公司就給我這麼高的職位,萬一我不能勝任怎麼辦?」

對於喬語的猶豫和擔心,梁景銳是能夠理解了。

但是他也依舊相信喬語的實力,於是對喬語鼓勵安慰道:「路老對於這些事情,心裏面自然是有分寸的,更何況他給你安排的職位就一定是覺得你能夠勝任這份工作。」

「你也不需要去擔心什麼,照樣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就是,畢竟我們來路老的公司就是為了學習和實踐。倘若因為怕不能勝任工作而一直止步不前,那我們也會一直得不到進步。」

喬語聽了梁景銳的鼓勵,心裏面的猶豫也散去了不少,心思也堅定了下來。

而喬語入職的消息很快傳得沸沸揚揚,路婷聽說后,十分的不甘心,往後梁景銳和喬語就真的要在公司里每天成雙入對的出入了,這樣子的局面是她怎麼也不願意看到的。

因為喬語職位比梁景銳還高一些,因此她也有一間屬於自己的獨立辦公室。

於是不再像往常那樣,經常有事兒沒事兒的就呆在梁景銳的辦公室里了。」

路婷也放心的進了梁景銳的辦公室,梁景銳抬頭看見是她,心中有些無奈。

喬語這才剛從自己辦公室離開,她竟然就又找來了。

但還是保持著客套道:「有事兒嗎?」路婷一副為他打抱不平的樣子道:「景銳,我聽說喬語不僅在公司入職了,職位還比你高?這恐怕有些不好吧。」

「你們兩個本來就是夫妻,現在他的職位又比你高,暗中肯定會有人將你們兩個做比較的,喬語竟然就這麼答應了,她難道一點兒也不考慮你的面子嗎?」

梁景銳聽到路婷這麼說,幾乎就明白了路婷的用意,他當然不會在意這件事情,喬語能夠在公司里任職就算是比自己的職位還高,他也只會覺得慶幸和高興。

因此梁景銳也懶得理睬路婷的別有用心,便沒有說話。 「你同意,東西就拿走!你不同意,這件事情就免談!」

「你休想!」

韓風寧氣憤不已的看著慕容墨軒,突然質問到:「你以為你手上拿的是什麼東西!就算是你將韓氏搞垮,我告訴你,我也不可能同意你跟溪兒在一起,就算是有一點聯繫都不可能!」

慕容墨軒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冷,看著韓風寧突然冷笑一聲,手中的文件一揚,丟在了身後的門口!

韓風寧肉痛的看著那一疊文件被門口走進來的小黑撿走的時候,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偏偏面對慕容墨軒冷漠的表情,臉上的表情卻更加的淡定!

慕容墨軒一步一步靠近韓風寧的面前,從上到下細細的打量了一番他的穿著,冷情一笑!

「就因為你的私心,所以你要抹滅掉一個全心全意對她的人,你不覺得自己太自私了嘛!」

想著那段時間夏熏溪為了他跟這個男人之間的關係而苦惱的樣子,心中的火氣就忍不住的往上冒!

「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就算是以前她的生活不如意,至少她會嫁給蕭閻雲,至少她會有一個平靜的生活,是你將她推入這些波瀾之中,看著她起起伏伏!難道這就是你的愛嗎?」

「愛!」

這就是一個火苗一樣,瞬間點燃了那一刻蠢蠢欲動的心,業火燃燒的時候,韓風寧已經紅了一雙眼睛!

「你怎麼能跟她談愛,你怎麼可以用這個字,你憑什麼!你們,你的家人你的父母傷她還不夠深嗎?就這樣。你就沒有資格愛她!」

「為什麼!」

「你……反正我不允許!」

韓風寧突然邪惡的一笑,滿是得意的看著慕容墨軒說到:「你覺得還有可能嗎?我們家溪兒再不孝,也不會找一個殺父仇人當老公,你就死了這一份心吧!」

「你什麼意思?」

慕容墨軒的心突然一個咯噔,猛的上前一步,拉過韓風寧的手腕,凌亂的脈搏跳的有些異常的快!

原本還好好的一個人,此刻臉色卻慢慢的顯得有些漲紅甚至是到最後有些發黑!

突然意識到什麼,扭頭看了一眼茶几的時候,忍不住氣憤的甩開了他的手!隨手一抄,拿過一旁的煙灰缸就想往韓風寧頭上砸去,最後又硬生生的忍住了!

忍無可忍一下,氣憤的將煙灰缸砸在地上,瓷磚撞擊之下,晶瑩的玻璃碎片四分五裂中,慕容墨軒有些氣急敗壞的掐住韓風寧的脖子,憤怒的望著他!

「呵……呵呵……」

韓風寧無比得意的看著幾近抓狂的慕容墨軒笑了,笑得一口一口的黑血往外吐,卻依舊幸福滿滿!

「你這一輩子都休想跟她在一起,休想!」

「瘋子瘋子!」

雖說要報復他,雖說要讓他不好過,雖說要讓他償命,可是他從來都沒有這樣做過,不是因為不忍心,只是因為不想她傷心!

就算是她不理我又怎麼樣,就算是她恨我又如何,只要她是開心的,可是……

「你太自私了!」

韓風寧死了,整個商業界就像是掀起了一股龍捲風一樣!所有人都沸騰了起來,不管是有沒有聯繫的,都在討論這件事!

所有人都覺得韓風寧的死有些神秘,其中一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各樣的猜測不脛而走,網上的流言一團亂!

猜測什麼的都有,甚至是有人猜測他是因為得罪了黑道上的,被幹掉了!

就在這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原本就有些人心惶惶的韓氏突然迎來了一大群人。

正在會議室裡面開會的夏熏溪看著夏熏染堂而皇之的帶著一群人上門的時候,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冷漠的看著她。

「妹妹突然帶著這麼大一群人來拜訪,姐姐我真是有點受寵若驚啊,妹妹這是打算幹什麼?踢館嗎?」

夏熏溪冰冷的目光在那些警察的身上一掃而過,最後落在旁邊的高月身上時,控制不住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夏熏溪有些不悅的看著守在一旁的保安怒斥到:「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隨便什麼人都可以上到頂樓來嗎?」

「這……」保安有些為難的互相對視了一樣,怯怯的看著夏熏溪回到:「他們身上有搜查令,屬於正常行駛公務。」

一旁的陳菲德有些不耐煩的打斷到:「那你們不會提前通知嗎?」

「這……」

「你們不用逼他們了!」夏熏染得意的站在最前面,高傲的看著夏熏溪說道:「這一層樓都已經被我們控制住了,就連現在網路都在我們的監管範圍內,所以……不是他們不請示你們,而是他們沒有機會請示你們!」

夏熏溪無奈的揮手讓保安退下,卻發現他們根本就不聽自己的指揮,只是默默地看了夏熏染或者說是夏熏染身邊的高月一眼,靜靜地退到了門口。

夏熏溪冷笑一聲,默默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淡笑著看著她們!

「原來是有備而來呀!不知道各位如此興師動眾的,所謂何事呢?難不成還要因為網上的一些傳聞來逮捕我吧?好像沒有這樣的規定吧?」

「你……你……喪心病狂,喪心病狂!」

一直沉默的高月不知道是抽了什麼風,猛的沖了上來,對著夏熏溪就是一陣拉扯!

陳菲德正要上前,卻被身後的助理扯住輪椅,甚至還激動的勸解到:「你不要被她騙了,她是假的!她是為了韓氏才出現在這裡的!

看著夏熏溪被一群人圍著,身上的衣服都被狼狽的扯開,陳菲德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看著助理的眼神充滿的威脅!

「我勸你最好是馬上放開!不然你知道後果!」

「不!我不放!我不可能看著你為了這麼一個騙子如此折騰自己!就算是你恨我又怎麼樣!這麼多年我陪著你一路走來,我知道你對她的心!可是……」

助理突然在陳菲德面前跪了下來,緊緊抱住他那一雙受傷的腿,頭輕輕的靠了上去!

「我知道你不愛我!我也知道其實你什麼都知道!只是……她是假的,只是一個假的!你愛她,你可以愛那一個真人。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冒牌貨……」

「假不假我自己知道,滾開!」 路婷見梁景銳根本就不理睬自己的挑撥,覺得自己一片好心來提醒梁景銳,卻被他這樣子對待,禁不住覺得尷尬和羞憤。

饒是平時對梁景銳死纏爛打的糾纏著,現在也綳不住臉繼續站在這裡一個人自說自話了,恨恨的看了一眼梁景銳,便直接就奪門而出。

路婷從梁景銳的辦公室衝出來的動靜有些大,因此引起了不少員工的注意,大家都向她投去了好奇的視線。

路婷雖然臉色極差,卻也不能容忍別人看自己的熱鬧,於是像那些人瞪了一眼道:「看什麼看?都沒事做了嗎!」讓那些好奇的人又低下頭工作。

卻也暗中撇了撇嘴巴交談起來:「瞧她那副氣急敗壞的樣子,肯定又是熱臉貼人家梁總監冷屁股了唄」

「就是,人家梁總監夫妻兩人都在公司工作了,她還眼巴巴的湊過去,現在也只能拿我們撒氣,誰讓人家是路大小姐呢。」

路婷氣沖沖的回到了自己的職位上,心中的怒氣卻什麼也平息不下來。

她說什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原本做的一切竟然造就了如今這樣的局面。

非但自己的目的一個都沒有達到,竟然還幫助喬語留在了路氏里工作,甚至現在還身居高位,這讓她怎麼甘心?

她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喬語這麼順利,可最關鍵的是讓喬語在路氏工作的人是父親,倘若她不願意讓喬語進入公司,那麼也只有和父親說才有用。

想到了這一點,路婷沒有過多思索,就直接起身去了路老的辦公室,無論如何她也一定要勸說父親,制止父親那樣的想法。

路婷直接衝進了路老的辦公室,她作為路老的女兒,自然沒有人敢攔著她。

路老見她這樣子,沉著臉道:「沒大沒小的像什麼樣子?」雖然是這麼說,可卻也沒有多少責怪的意思。

路婷也毫不在意,走到沙發旁坐下,對路老說道:「父親,你不能讓喬語進路氏工作,你是知道的,我喜歡梁景銳。」

「如果你讓喬語進路氏工作的話,那麼就光是他們兩個人相處了,我哪裡還有機會?」

路老聽后禁不住皺眉道:「你怎麼到現在還記掛著這件事情?我不是早就跟你說過讓你放棄嗎?現在梁景銳妻子也已經在公司里了,所有員工都知道他們的關係。」

「你若還不放棄,讓別人怎麼看你?又怎麼看我們路氏?難道我平時就是這麼教你的嗎?」

路老所說的這些道理,路婷根本就不想聽,還是不依不饒道:「可是我就是不願意放棄,即使您不贊成我這麼做,但也不能阻礙了我的路呀!」

然而路老態度十分堅定,沒有任何鬆口的跡象,對路婷說道:「這件事情你就不要想了,喬語是我特地去讓她待在我們公司里工作的,我絕對不可能言而無信。」

「況且喬語和梁景銳一樣,兩人都十分的有天賦,讓他們兩個在我們路氏里工作,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在這件事情上,沒有任何別的可能!」

路婷見自己根本勸說不動父親,不甘心的跺了跺腳,還想要在說些什麼,可路老嚴肅的態度卻讓她止住了口。

看自己想要勸說父親沒有一絲希望了,路婷也只好放棄。

而公司使用了喬語的手稿,令合作公司無比滿意,公司原本的危機自然而然也就解除了。

路老禁不住心情大好,公司能夠順利的度過這個難關實屬不易,所以無論如何,都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

路老召開了公司會議,當著所有人的面先是誇獎了喬語一番,並且鼓勵她往後在公司中,能夠更好提升工作效率。

喬語自然是點頭答應感謝,隨後路老又神秘莫測的笑著向大家宣布了一個消息:「因為這次公司渡過了難關,所以我打算為公司舉辦一個宴會,來犒勞最近所有人為了公司的兢兢業業做出的貢獻。」

大家這段時間確實一直都在忙碌,因此聽到路老宣布的這個消息后,禁不住都歡呼雀躍了起來,一些關係好的同事們,也已經私下開始議論忙碌了這麼長時間可算是能夠輕鬆一回了。。

回去之後,梁景銳和喬語就商議起了關於參加宴會禮服的事情。

喬語思索道:「咱們出國來也沒有帶什麼禮服過來,今天參加宴會總不能毫無準備。」

梁景銳也考慮到了這一點,點頭道:「我們等會兒一起去商場看一看,選套合適的今天參加宴會。正巧也算是為了這段時間忙於工作放鬆一下。」

兩人去了商場后,喬語先是幫著梁景銳選了一套黑色的西裝,領口和袖口都用金線綉有精緻的刺繡,讓這套純黑色的西裝既不顯得單調沉悶,又有些低調奢華的感覺。

買好了梁景銳的禮服后,兩人又逛起了喬語的禮服。只不過逛過了許多店,喬語依舊沒有什麼中意的禮服。

直到看到了一套深藍色的裙子,喬語這才停住了腳步,雖然這套裙子的顏色有些深,但卻並不顯得老氣,反而能夠襯得皮膚白皙。

裙子做了露肩設計,能夠彰顯女性的魅力,腰腹部更是能勾勒出身體曼妙的曲線,整體給人的感覺溫婉大氣也不失魅力,深色系與梁景銳的那套黑色西裝也顯得十分相稱,她幾乎是一眼就瞧中了這套裙子。

而路婷回家之後,幾乎也是為了在晚宴一展風采而費盡了心思,路婷想著,這次在宴會上,倘若能夠讓梁景銳看到她有魅力的那一面,興許就會注意到自己了。

因此在參加宴會之前,陸婷早早的就開始做妝容做造型試穿禮服。

宴會上,喬語挽著梁景銳的胳膊一起緩緩進入,梁景銳高大俊美,喬語明媚嬌艷,幾乎是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許多人的臉上都有驚艷之色。

而恰好,這時候路婷也進了宴會,於是眾人便發現了路婷和喬語所穿的禮服竟然是一模一樣的,在宴會上撞衫可是最令人頭痛的了。

喬語和路婷因為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注意到了和彼此竟然穿的是一樣的禮服。

路婷原本對於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套造型是十分滿意的,在入場時,正巧碰到了幾個平時在公司中巴結著她的人。

看見路婷穿著打扮精緻,連忙誇讚道:「路小姐,您今日真是光彩照人啊,今天這場宴會上恐怕沒有人能夠和您相比了。」

路婷嘴角笑容更甚,嘴上卻說道:「何必這麼說,宴會上大家打扮各不相同,不用做比較。」

那兩人連聲讚歎:「路小姐果然是人美心也美。」讓路婷心情更好,心中卻也默認了自己肯定會艷壓眾人。卻沒有想到竟然又出現了這樣的意外,偏偏還是自己最討厭的那個人和自己撞衫。

讓路婷再好的心情,臉上也禁不住有些僵硬了起來,只要一出現撞衫就避免不了,會被別人拿來作比較,喬語身材勻稱,五官又精緻,這套禮服也將她的優勢完全都展現了出來。

雖然路婷將禮服穿在身上給人的感覺也不差,但和喬語相比起來就真的是落下了許多。

因著夫妻兩人平時在公司裡面的好人緣,又加上今日的出彩,兩人身邊一下就圍了許多人讚美聊天。

即使有些人沒有和他們說話,但是今日兩人無疑是所有人當中最奪目的的,因此說喬語和梁景銳是萬眾矚目也不為過。

相比於喬語這邊的觥籌交錯,路婷那裡反而就要顯得冷清許多,幾乎沒有人上前來和她搭話。

只有之前跟在路婷身邊的幾個人,依舊奉承道:「這不比不知道,一相比下來,果然還是您更加配這套禮服一些。」

雖然喬語確實比路婷要出彩多了,但在他們要巴結的人是路婷,當然路婷怎麼好怎麼誇。

可路婷自從發現自己和喬語撞衫了之後,心情就有些不好,又看見那麼多人圍到喬語身邊稱讚著她,這不是明擺著自己根本不如喬語嗎?

路婷心中更加不高興,偏偏這個時候有人在旁邊說這些話,不僅沒有讓她覺得舒心,反而覺得更加煩躁了。

原本那人還打算繼續巴結,可旁邊的人間路婷顯然臉色不好,趕緊拉著那人走了。

被拉走的人還奇怪道:「你突然拉我走幹什麼?」另一個人翻了個白眼說道:「你沒看見路大小姐的臉色?人家氣頭上呢,你在旁邊那樣子誇無異於火上澆油,這不是找罵嗎你。」

那人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不再多說什麼。兩人一走,路婷身邊則是顯得更加冷清了。

路婷從小嬌生慣養,到哪裡不是眾星捧月的存在?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冷落過了?

看著如今喬語言笑晏晏和其他人說話,身邊還站著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人,路婷嫉妒萬分,也不甘讓自己處於這樣冷落的境地。

端起酒杯一臉笑意的向兩人走去,原本正在和喬語講話的人間路婷站在一邊也識趣的到別處去了。

喬語見她過來有些驚訝,路婷朝著喬語點了點頭,隨後先對梁景銳敬了酒。 夏熏染輕飄飄的擋在了陳菲德的面前頗為惋惜的說到:「其實我還是挺喜歡你的,不過你要是在這樣執迷不悟的話,就不要怪我冷血無情了!」

「你什麼時候對我們有情過,你……」

「滾開!」

突然一聲怒吼,所有人都愣住了,不由自主的看向聲音的發源地!甚至是剛才還打算跟夏熏染爭論幾句的陳菲德都忍不住抬高了頭,看向那人群中一臉狼狽卻依舊倔強的人!

心痛,心恨,恨自己為什麼這麼無能!痛自己為什麼要讓她經歷這些!

夏熏染明顯的愣了一下,隨即一臉扭曲的看著她,踩著尖細的高跟鞋氣勢洶洶的來到她的面前,擋開其他人的存在,直接一個耳光甩了過去!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夏熏染,看著那個一臉倔強的夏熏溪!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你以為你是誰?這裡有你說話的資格嗎?還不給我抓起來!」

「慢著!」夏熏溪突然掙脫開那些困束的手,冷冷的看著夏熏染譏諷到:「這裡是韓氏!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對我說這些話!」

夏熏染得意的一笑,像是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轉身親密的挽住高月的手臂特親切的說到:「我姐姐受的苦我會一點一點在你身上討回來!」

就在在坐的股東不明所以的時候,夏熏染已經推著高月站在了前面頗為痛心的說到:「這才是你們的夏總!是韓風寧的親生女兒!她……不過是一個整容之後的冒牌貨!」

夏熏溪冷眼看著夏熏染一臉痛心的樣子,無情的質問到:「我整容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你要是說你身邊這個女人沒有整容。本來就長這樣嗎?我跟你說……」

「閉嘴!這裡沒有你一個冒牌貨說話的權利!」

夏熏染兇狠的瞪了夏熏溪一眼,隨即滿是傷心的看著高月說到:「這個女人為了韓氏多麼的心狠手辣!竟然將我姐姐害到如此地步?」

夏熏溪看了一旁假裝堅強卻眼睛紅紅的高月,冷笑一聲,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夏熏染!

「要找替身也找一個好一點的吧!就她這個樣子,你覺得她有那種叱詫風雲的氣勢還是你覺得是人都可以坐上夏氏韓氏的總裁位置?」

「你這話什麼意思?」

高月有些憤怒的看著夏熏溪痛斥到:「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到現在為止還在這裡顛倒黑白!」

「我顛倒黑白,你憑什麼這樣說!有本事你拿出證據來。」

「證據,你到現在還在說證據,如果我有證據的話,你早就不在這裡了!我告訴你高月,人在做天在看,你總有一天會遭殃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