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2 Views

霍林斯凜然笑道:“將軍當然不會殺我,相反,侯爺說了,將軍一定會保護我們的安危,不惜一切代價,護送我們回愛羅城。”

Written by
banner

“哦?你們的侯爺怎麼知道我就不殺你?”

伊通雙眼眯成一條縫,殺機森然道。

“因爲將軍是聰明人,路西法馬上就要回來了,你保護我們就是爲談判立功。”

“另外,侯爺還給將軍帶來了一個禮物。”

霍林斯從戒指中取出一個木偶,遞給了伊通。

伊通一看那木偶與米勒長的惟妙惟肖,驚然道:“傀儡?”

“沒錯,侯爺想到了一切,路西法回來肯定是要死人的,將軍是聰明人,自然得明哲保身,所以侯爺怕你難做,親自打造了這個傀儡,只要按照符法注入能量,傀儡就會變成一個鮮活的米勒,到時候將軍自然就可以跟貝利爾交差了。”

霍林斯道。

“可是米勒一回去,貝利爾不就知道了嗎?”

伊通不解道。

“米勒無論是生是死,侯爺都會說他順利交接了,因爲這樣路西法才能名正言順的回來,你到時候來個矢口否認,把這個觀點一擺,貝利爾也無從辯駁,不是嗎?”

霍林斯反問道。

“可即便是如此,貝利爾若是不殺你們,就憑他在黑暗王宮跳了兩下,不足以讓路西法動殺心,到時候挨刀子的不還是我嗎?”伊通道。

“放心,布魯斯大人祕密派出了一波使臣,他們的裝扮,甚至長相都與我們有幾分相似,那些人才是貝利爾的目標。”

“只要貝利爾動手了,侯爺就會造勢,大人到時候必定是大功臣,而貝利爾則會成爲十惡不赦的眼中釘。”

霍林斯如實道。

伊通聽的渾身直冒冷汗,他不得不佩服秦侯,這人幾乎把所有一切的可能全都算計進去了,實在可怕至極,令人毛骨悚然。

“我爲什麼要選擇你們,我完全可以與貝利爾聯合對付路西法,也好過在費這心思。”

伊通故作淡定,傲然道。

“將軍當然可以與貝利爾一條路走到黑,對抗整個墮落天使軍團,以你們的實力確實有一戰之力,不過侯爺說了,將軍要真選擇了這條路,將遭到我們毀滅式的攻擊,到時候將軍面對的雙線攻擊,你捫心自問你打的過我家侯爺與路西法的合力嗎?”

“呵呵。”

霍林斯蔑然笑道。

伊通暗中咬了咬牙,他沒想到霍林斯這麼能道,無情的撕破了他最後的一點自尊,唯有無奈嘆息了一聲道:“你們這個侯爺簡直就是我西方地獄的災難,好,我答應你們。”

“你們在此稍等,清晨我會派大軍護送你們回寶羅城。”

伊通道。

說完,他拿了傀儡滿肚子怨氣的趕赴了地牢。

他心裏是真惱火,明明被秦羿給套牢了,偏偏卻沒有任何選擇,這世上怕是沒有比這更無奈的事情了。

到了地牢中,米勒與幾個使者正盤腿而坐。

從被揭穿抓到以來,除了死去的那個叛徒,其他人都很平靜,每日該吃吃,該喝喝,哪怕是受刑,也絕不開口亂說半句。

“帶他們下去,我單獨跟米勒談談。”

伊通吩咐道。

副將押着其他幾個使者退出了大牢,連獄卒也退了下去,只剩下伊通與米勒兩人。

“師弟,當年在主神的光明神殿中,雖然你我從未說過話,但亦是沒想到今日會成敵手,命運弄人啊。”

伊通在米勒對面坐了下來,長嘆道。

“師兄,你當年是主神殿太陽一般璀璨的存在,而我不過是衆多平凡使徒之一,豈敢與師兄相比,無非是各爲其主罷了。”

米勒睜開眼笑道。

“師弟,秦侯已經說服我了,天亮我就會放你走。”

“只是我有個問題,希望你能如實回答我。”

伊通道。

“師兄請講。”

米勒淡淡道。

“我與秦侯,到底誰更有本事,誰更有資格執掌地獄的王權?”

“換句話說,我倆之間到底誰會是最後的贏家。”

伊通問道。

米勒站起身徐徐道:“師兄問這句話,說明你已經輸了。”

米勒繼而無比仰慕道:“秦侯之纔不僅僅限於地獄,他的志向也絕不僅僅是打敗你和路西法這麼簡單,並非我盲目推崇他,放眼天地兩界,在我認知中,還沒有人能出其左右。師兄之才稱霸一方綽綽有餘,但要與侯爺爭霸整個天下,怕是毫無勝算。相反,我覺的這一次秦侯既然選擇了信任你,而不是把這個機會給了貝利爾,說明他還是看重你的,也算是給你留了條後路,還望師兄好自珍惜。”

伊通內心巨顫,無比的難受,甚至想咆哮怒吼,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米勒說的是實話,從沼澤之戰他就已經知道秦侯的軍事才能在他之上,如今這一次的謀勝更是牢牢的遙控住了他。

我的夫人是鳳凰 而伊通卻沒有勇氣去打破這一切,所以,答案真的已經很明顯了。

“好了。”

伊通手一揮,一道黑光閃過,傀儡化作了另一個米勒,伊通長劍一揮,傀儡血淋淋的人頭就掉了下來。

“你們走吧,我要提着他去跟貝利爾交差了。”

伊通道。

“多謝師兄,這次你不殺我,若真有一日你兵敗,我一定會盡全力保你性命。”

米勒微微欠身表示謝意,走出了牢門。

清晨時分,米勒、霍林斯等換上了士兵的衣服,在黑羅騎兵的護送下,以駐守象羅城的名義,到達了與愛羅城的交界處,而此時秦羿與塔里木早已等待多時。

“侯爺,米勒無能,未能完成使命,反倒是深陷牢籠,令侯爺多心了。屬下罪該萬死,願請死謝罪。”

米勒當先下馬,單膝跪地痛聲拜道。

“起來,你能回來就是最大的勝利,我用一個路西法換你,不虧,不虧。”

“相信我,你未來的成就絕不是一個路西法能比的,死不死的,就不用再提了。”

秦羿扶起他,欣然笑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米勒激動的淚流滿面,他原本都做好了回來自取人頭謝罪的準備,犯了這麼嚴重的錯誤,成爲了階下囚,換做任何一個統帥都絕不會輕饒他。

然而秦羿給予的卻是無盡的關懷與厚愛,米勒實在無以爲報,唯有淚流滿面。

“米勒,侯爺愛才,這些天爲了救你可是沒少花心思,我等這輩子唯有肝腦塗地,方能報答侯爺的大恩啊。”

塔里木亦是雙目通紅道。

“是,米勒這輩子誓死效忠侯爺,若有半點不臣之心,願遭天譴地戮!”

米勒亦是舉手仰天發誓。

“走,你回來了,咱們也得給伊通一點甜頭,把路西法給他送回去。”秦羿笑道。

“侯爺,你這一招簡直神了,你是不知道伊通完全亂了陣腳,眼下甭說跟咱們開戰,路西法一回去,他都快坐不住了。”

米勒邊走邊道。

“沒錯,讓敵人難受,就是咱們的勝利,咱們也可以借這段時間,好好制定下一個目標。”

秦羿笑道。

到了城內,塔里木等人爲米勒的回來舉辦了接風酒宴,酒宴過後,衆將都知道馬上就是釋放路西法的時候,全都去了城主府,嚴陣以待。

秦羿則悄然去了密室,再次去跟路西法談判。

當他的神識透過混沌鏡再次出現在密室時,路西法很平靜的坐在鏡子旁,像是等候已久。

“來了。”路西法冷聲問道。

“我的參將米勒回來了,你想回去,現在就可以走了,伊通的人已經在交界處等着迎接你,所以,你完全不用擔心安全問題。”秦羿道。

“什麼,你說是伊通接我回去?呵呵,我沒聽錯吧。”路西法自嘲一笑,“如果我沒猜錯,他、貝利爾應該是想方設法除掉我纔對吧,畢竟我的存在擋了他們的道。”

“沒錯,貝利爾已經坐在了你的寶座上,更多次遊說伊通殺了米勒,讓我遷怒於你。若非是布魯斯極力勸阻,我的使團甚至走不出黑暗王宮。

“伊通嗎?他的野心與貝利爾一樣狂妄,只是他更聰明,他知道我一定會安全送你回去,所以,他選擇了妥協,以退位進,至少他這次也算是有功之臣,不是嗎?”

秦羿當然不會錯過分化路西法內部的機會。

“不得不佩服你,先是以一己之力瓦解了尼羅王朝,如今又讓我鐵桶般的江山內部分裂。”

“秦羿,我不想跟你鬥了,當年你奪我一枚魂核的事,全當是過往一筆勾銷了。我現在想心平氣和的問一句,你到底想要什麼?”

“你是要地、要錢,還是什麼,開個價吧,只要你能回到東方去,我會盡可能的滿足你。”

路西法雙手杵着劍,有些疲憊道。

秦羿朗聲大笑了起來:“錢、地、寶物、法器,這些對我來說都是次要的,這世上有一種人,天生就喜歡戰鬥,我就是那樣的人,我僅僅只是喜歡而已。你問我想得到什麼?也許是整個天下,也許只是一時衝動,誰說的好呢?”

“你可真是個瘋子。”

“好,既然你執意要戰,我唯有奉陪到底,這一次我是敗了,但你別忘了,我的核心實力保存完整,憑你這些螻蟻之輩,遠遠不是我黑暗軍團的對手。”

“你如果真是個聰明人,就應該有自知之明。”

路西法冷冷道。

“路西法大人,我如果是你,趁着還擁有無窮的財富,擁有短暫的權利,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忘卻世間繁華,一葉扁舟傲遊山水間。”

“我並不想打擊你,只是你真的還足以成爲我的終極對手,金玉良言,聽不聽在你,請吧。”

秦羿笑嘆道。

路西法面頰在顫抖着,無數是在天界還是在地獄,他一直是光芒萬丈般的存在,誰人不敬仰三分,秦羿的話比世上最厲害的毒藥還要可怕,但路西法不想去辯解,因爲他現在只是個階下囚,秦羿也並非在妄言。

退隱或許是一條路,但絕不是現在。

路西法會在接下來的戰爭中,再一次證明自己,他纔是地獄不敗的神主,總有一天他的墮落之劍,會取下秦羿的人頭,來告訴他,今天的這句金玉良言,是多麼的愚蠢。

“哐當!”

府庫的大門打開了。

卡洛爾與秦羿等人早已在門外等待,當然迎接路西法的還有無數門超級大炮。

被扣押了這麼多天,路西法心底憤怒的火山在再見天日這一刻徹底爆發了,他的墮落之劍在嗚鳴,他渾身的黑白神魔之火在熊熊燃燒,這一刻,他完全有實力秒殺面前這些可惡的傢伙。

“路西法大人,恭喜,你獲得自由了。”

秦羿微微笑道,沒有絲毫的恐懼。

路西法手提着劍緩緩走了過來,滔天的殺氣壓的在場所有人幾近窒息,除了秦羿,無不是自覺後退,爲其氣勢所攝。

“是的,我自由了。”

路西法直視秦羿,無比冰冷道。

然後,他猛地看向卡洛爾,陰森森道:“卡洛爾,看到我出來了,你是不是很失望?”

“路西法,這裏是,是秦侯掌控大局,一百多門大炮已經牢牢鎖定你,只要一聲令下,你就會化爲灰燼。”

“你,你要走就趕快走,否則秦侯必取你性命。”

卡洛爾渾身直打哆嗦,顫聲大叫道。

“要我的命?”

“看來你還真是個蠢貨,若是想要我的命,我還能站在這裏嗎?”

“你知道嗎?我最恨的就是你這種叛徒,你知道的背叛我的下場……”

路西法嘿嘿陰笑了起來,慢慢走近卡洛爾。

“侯爺,侯爺,你快下令除掉他,他要鬧事。”

卡洛爾嚇的面無人色,唯有向秦羿投去祈求的目光。

秦羿淡淡道:“他說的沒錯,你確實很蠢。”

到了這會兒,誰都知道秦侯是有意放路西法出來,豈能再自毀棋子?

“侯爺,你,你這是要賣我,你忘了咱們之間的約定?”

“你怎麼可以食言?”

卡洛爾明白了,秦羿這是要卸磨殺驢,忿然大叫。

總裁離婚吧:前妻很難追 “食言?”

“我答應過你,府庫有三成是你的,現在府庫門開着,你儘管去取,我絕不會攔着你。”

“還有,請你記清楚了,從頭到尾,我從來沒說過,要給你當保鏢。”

“而且這是你和路西法大人之間的私事,我沒有參與的必要吧?”

“所以……”

秦羿聳了聳肩,一臉無奈道。 卡洛爾明白了,秦羿這招毒啊,不僅僅讓路西法泄了心頭之恨,同時除掉了自己,免掉了那三成的府庫,可謂是一箭雙鵰。

他早就應該明白,像秦侯這樣的野心家,怎麼可能白白讓出三成的府庫。三成的府庫,落在他這樣的梟雄手中,完全可以變化出三萬精兵。

然而後悔已經晚了,路西法的墮落之劍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大人,我,我錯了,求求你看在我追隨您多年的情分上,給我一條生路吧。”

“我真的不想死,不想死啊。”

卡洛爾嚇的直接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哀求道。

“蠢貨!”

中校的新娘 路西法只有兩個字,劍一揮,卡洛爾那顆人頭咕嚕嚕的就掉在了地上。

籲!

路西法長長的舒了口氣,壓抑許久的惡氣終於盡舒。

他一直認爲這次輸給秦羿,最大的錯誤就是對卡洛爾下手晚了,輸給秦羿也並不丟人。但他絕不允許自己毀在這個敗類手上,如果說這世上有誰是他最想除掉的,不是秦羿,而是卡洛爾與伊通。

前者背叛了他,後者辜負了他,都是罪不可恕。

“嗯。”秦羿一揮手,所有的大炮全都卸下了上膛的炮彈。

“謝了!”

“秦侯,我喜歡你的自信,下一次見面,希望你依然有這麼好的運氣。”

路西法微微點了點頭,冷然一笑,背後生出五對漆黑的大翅膀,五黑五百,光芒耀空,隨着羽翼一扇,平地頓時飛沙走石,衆人無不是驚駭莫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消失在黑暗之中,即便是秦羿也難以再捕捉到絲毫的氣息。

十翼墮落大天使,地獄第一人絕非浪得虛名。

哪怕是秦羿,在如此強大的絕對力量面前,亦是大感無力而對,他也就是摸透了路西法的人性與缺陷,否則以路西法的神威,何至於落到今天。

不過,這也是秦羿意料之中的事,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鋪大局面,加快蠶食路西法的步伐,同時,得到更強大的力量,碾壓路西法、貝利爾等人,一統西方地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