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113 Views

緩和的語氣,令中長谷淡然一笑。道:「隱世家族每一任族長都會有一個龐大後宮,這一點相信庄小姐不陌生,有所耳聞!」

Written by
banner

莊語詩沒有急著答話,因為她已經猜到眼前老者要說什麼了,心口不由來一痛。

「中長家族族長之位應屬三公子,我們手中有上任族長遺詔,只要遺詔公開,我等加以努力,族長之位就是三公子,而少主是三公子唯一後人,假日時日中長家族族長之位就是少主。這麼說,庄小姐應該能夠明白我的意思!」

莊語詩怎麼會不明白呢!她嘴角揚起一抹凄美笑容,聲線宛如被風撕裂的響聲。「道長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接受夏蘭,便可以與林天奇一刀兩斷,因為林天奇會成為中長家族的族長,他不可能只有一個女人。對嗎?」

「非常正確,只是庄小姐說偏了一點!納蘭家小女是主上欽點,按道理說應該是她會不會接納你,當然,誰來掌管後宮鳳印不是我們這些做僕人可以決定的,應該是少主來定,又或者是他日我等找到主上,由主上決定。」

莊語詩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與隱世家族的人產生交集,更沒想過自己有一天要與別的女人共享一個男人,且不止一個女人。這對她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要我莊語詩與一群女人共享林天奇,我。。。」

莊語詩很想拒絕,可話到嘴邊了,她發現自己說不出來,她已經愛上了林天奇,在心裡認可了林天奇,現在要她放棄,她做不到,她莊語詩不是三心二意的女人,她認定的人,就一輩子都不放棄,只是現在。。。

「道長,我想一個人靜靜!我先走了。」

望著莊語詩蕭條落寞背影,中長谷彎曲濃眉緊緊皺在一起,呈「川」字形!好一會兒,輕嘆一聲不斷搖頭。

此女乃先天純陰血脈,如若能為少主付出,事半功倍。可惜,不能採取強制手段,否則,少主會被反噬。

莊家,竟能擁有這麼一位血脈,真是千年難得一遇。

第二季走了進來,躬身說:「師父,齋飯已準備妥當,您先用餐!徒兒馬上去為您收拾房間。」

「季兒,你在這裡要照顧好少主,他日命運若捉弄你,為師怕也沒有辦法,擁有就該珍惜,人世間總會有不少人帶著遺憾離開。為師希望你不在那一行列,好了,為師言盡於此,你自己保重。」

「師父。。。」

有些人來得快消失得也快!第二季雖然不舍師父就這樣走了,可她沒有選擇,望著師父離開的方向,鼻息剛一急促,眸上霧氣出現,晶瑩剔透的淚珠順著粉腮淌下。

師父,季兒會照顧好他的,您放心,季兒不會讓他過得不好的,季兒向您保證。師父。。。

軟軟坐了下來,第二季感覺自己空蕩蕩的,從小到家,她便於師父相依為命,天奇每年都會跟他們呆上兩段時間,寒假和暑假。可第二季在心裡一直都把師父當成父親來對待,如今師父離開了,她還沒儘儘孝道師父就…… 「哎呀,周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就是啊,怎麼會出現這種意外呢?」

「你爸爸媽媽死前有沒有說什麼啊?」

幾個人在周陽面前嘰嘰喳喳著說個不停。

「大家安靜一下,我知道你們都很關心爸爸媽媽,但是他們已經不在了……」周陽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大聲喊道。

旁邊的顧忘看到這副場景以後,冷笑了一下。

看上去一個個都是熱心腸,很是關切的模樣,可是實際上,有多少人在背後幸災樂禍著。

「我告訴你啊,他們一家人就是活該,誰讓他們閑著沒事太過招搖!」

「就是,那個丫頭怎麼還活著?她不應該和他們一起離開這個世界么?」

角落裡的幾個人,咬牙切齒著。

來的人很多,流的眼淚也很多,但是真心的卻沒有幾個。

周陽忙著張羅著一切事務,大部分親戚卻環顧著四周,似乎在試圖找到什麼東西。

「哎,周陽,你們家的財產是怎麼弄的?」

「對啊,你們家就你一個孩子,應該把所有的財產都分到你的名下了吧?」

「你看我們家最近做生意遇到了一些困難,你能不能接濟一點啊。」

面對這光明正大的索取,周陽有些蒙圈,他們來這裡到底做什麼的?奔喪?還是借錢?瞬間她有些心寒。

「是啊,周陽,我們家也是,我們都是親戚,你一個女孩子也花不了多少錢,也接濟我們家一點吧。」

重生之逆天寵愛:首席老公太無賴 周陽突然感覺自己像是掉入冰窖一樣,身上一陣陰冷。

這些人,真的都是自己的親戚嗎?這個時候他們不應該安慰自己么?他們不應該惋惜自己父母的突然去世嗎?

「哎,周陽,這裡!」突然,顧忘大聲喊道。

他知道,這些親戚一定不會輕易放過這個女人,以他對周陽的理解,她對一些人情世故還不太懂得,自然也不知道該怎麼應付。

「怎麼了?」 醫妃發家史 她低聲問道。

「他們是不是向你借錢了?別理他們。」顧忘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

為什麼?周陽狐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好奇。

「總之,你先不要答應,有些事情我一會向你解釋,行了,趕緊忙吧,他們都在找你呢。」

「哎,周陽,我們開始了嗎?」

「對啊,馬上到點了!」

「好,我來了!」說著周陽立即跑了過去。

面前,是一片海,海面很是平靜,不遠處,偶爾有幾隻海鷗在嬉戲打鬧,湛藍的天空,白雲朵朵,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平淡。

「爸爸,媽媽,你們一路走好,以後我會好好生活,你們放心,我一定不會給你們丟人的。」

捧著手裡的骨灰盒,周陽滿臉淚水,表情非常痛苦。

這次,爸爸媽媽是真的要離開自己了,他們真的去了天堂了,這次身邊再也沒有自己的家人了。

「爸爸!媽媽!一路走好!」說著,周陽用力將手裡的骨灰撒想大海。

「轟!」

突然,雷聲轟隆,瞬間,一場傾盆大雨接踵而至。

「下雨了,趕緊走吧!」

「媽媽,還沒有結束呢。」

「管他結不結束呢,趕緊回家,死的人和我們沒有關係。」

「那個大姐姐呢?」

「別管她,讓她一起去死吧!」

很快,人群散開,原地只剩下周陽和顧忘兩個人,沒有一個人去安慰周陽,也沒有一個人為她撐傘,更沒有一個人拉著她跑回家。

一切都是多麼可笑,一切都是那麼荒唐,周陽在前邊大聲笑著,笑得那麼恐怖。

「瘋了!周家的小姐瘋了!大家快走吧!」

原來,人情就是這麼冷漠,原來社會就是這麼複雜,連最讓自己珍惜的親情其實也不過是如此脆弱,人們最看重的永遠都是利益!以前對自己那麼好也不過是看在父親錢財的份上!

周陽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立即擦掉自己的淚水,任憑雨水敲打在她的臉頰,緩緩的將爸爸媽媽的骨灰全都撒進了大海里。

我一定要出人頭地!我一定要證明給他們看,我周陽不是好惹的!

「可以了嗎?」突然顧忘走上前去,低聲問道。

嗯?他還沒有走?

周陽立馬轉過身子,好奇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你為什麼還沒有走?你在這裡等什麼?」

「我們是朋友不是嗎?還有山貓。」顧忘指了指不遠處撐著傘默默看著周陽的山貓說道。

他來了?不是不讓他來的嗎?怎麼就是不聽話!本來身體就不太好,這麼惡劣的天氣要是受涼了怎麼辦?真是讓人不省心。

「喏,傘給你,去找他吧。」顧忘將傘遞給她。

「不用!」說著,周陽直接推開他和傘,立即跑向山貓。

「你不好好的待在醫院裡來這裡做什麼?讓我擔心嗎?趕緊走!」 數據生物觀察日記 說著周陽就要拉著山貓離開這裡。

「哎,周陽,事情已經結束了嗎?」山貓趕忙問道,語氣里很是著急。

早就結束了,在那些人散開以後,她的心就已經死了。

去他媽的親情,去他媽的關心!一個個都是一群白眼狼!

當年爸爸媽媽救濟他們那麼多,他們非但不知道感恩,在這麼一個讓人悲傷的日子竟然還惦記著她的財產!

「結束了,趕緊走吧!」周陽大聲喊道。

「等等!」突然,山貓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直接為女人披上。

頓時,周陽感動了,眼眶裡積滿了透明的液體。

這是今天第一個真正關心她的人,怕是以後,應該也只有他一個人了吧?

「來,別凍著,天氣有點冷,以後不要再穿這麼少了,感冒了怎麼辦?」山貓嘀咕著,聲音里有一絲不滿。

「沒事,倒是你,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就跑到這裡來,你不怕舊傷複發啊?」

那有什麼好怕的?有什麼比她的事情更加重要?

不過,這個女人,剛才的那一番話是在關心他嗎?她是心疼了嗎?山貓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若是有一天,她真的答應自己做他女朋友了,他一定要好好珍惜。

「笑什麼笑,都什麼點了還笑,趕緊的,別墨跡!」 初冬的夜,涼風嗖嗖,月黑風高,夜色迷茫。

夜的香氣瀰漫在空中,織成了一個柔軟的網,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裡面。眼睛所接觸到的都是罩上這個柔軟的網的東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樣地現實了,它們都有著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樣都隱藏了它的細緻之點,都保守著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

星辰山莊,人工湖畔。

月光照在微波粼粼的湖面上,映托著石頭、柳樹、盆景的倒影。

湖畔燈火璀璨,卻不奪目,五彩繽紛光芒映射湖畔,使人有種迷幻之感。

夜,已經深了!

淡月籠紗,娉娉婷婷。寒風拂過臉頰,宛如利刃鋪面,帶著絲絲疼意。星空月光卻如水平靜柔和。

湖畔石階口,兩道軀身站在這裡已經好幾個小時了!他們的目光一直盯著亭中樓台,靠於木柱靜坐石欄上的白衣少年,心中百般感嘆。

「翀,我之前的推測是對的,天奇就是天尊。從夏澤和沈浪那夜的話,我能夠猜到天奇很有可能是隱世家族的人,可世事難料啊!」

「是啊,中長家族,那可一直都是傳說!我曾聽我父親說,一個隱世家族的實力,足以蕩平都市所有家族,褶子,我們現在連一個狄家都對付不了,可見天奇的壓力有多大。」

這一次,是褶子山這些年感覺無力的一次。「沒有壓力哪來的動力,只是天奇的血海深仇,還有他必須處理好與庄小姐的關係,夏蘭和庄小姐,唉。。。」

「你別嘆氣了!我現在感覺這像是一場夢,中長家族未來繼承人就相似古代未來君主,掌握著天下生殺大權,你說我們身邊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褶子山眼裡閃著精光,神色猝然肅嚴,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道:「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

「我相信從現在開始,我們的經歷和生活會發生變化。」程翀抽動著豐腴雙肩,面頰流露慧黠笑意,聲線冷叱而出。「戰天下。。。這回天奇真的要血戰天下了。。。」

「林家有子喚天奇,叄陸星首下凡塵;四海八方手足情,緣定情深紅顏伴;累累白骨王者路,千軍萬馬血奔騰,妖刀在手飲人血。君臨天下誰是敵!」

程翀一拍玉手。「妙!」

「這就是天尊的未來!翀,期待嗎?」

「當然期待,只是這一路怕會犧牲不少人!累累白骨。。。」

「走吧,陪他坐會兒!庄小姐走了,這個時候他身邊不能沒人。」

一直渴望知道自己的身世,在這件事上,天奇難以壓制。可現在知道了,就像褶子山說的那樣,天奇的壓力很大,心也亂透了。

一個人坐在亭台石欄上,感受夜的靜謐!凝望朦朧夜空,腦海中不斷念著在中林寺的時候渡劫大師教導自己的話。

每當心性受到外物干擾,天奇都會潛心去念那些佛經,而每一次在心裡誦念渡劫大師教的佛經,天奇的心性都會有變化!

今日要不是師父相告,天奇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生父竟然也喜歡誦經,父親也是渡劫大師的好友。渡劫大師之所以會全力培養自己,一是父親的因素,而是自己的血脈和造詣。

這些人,都要將天奇打造成一代明主!

還有,天奇這些年所練武功天元夢靈、禹步神功竟然是家族族長必練功夫,三陰戳妖刀是族長兵器,這三樣物品缺一不可,族長傳位之時方才交給下一任族長,在此之前,這三樣屬於中長家族的絕密。

這也就是清風道長中長谷為什麼告誡天奇不要隨意將妖刀拿出來的原因,一旦讓野心勃勃的中長風知道,天奇會被扼殺在搖籃之中。

如今的天奇面對中長風,好比雞蛋碰石頭。所以天奇才會答應讓師父他們暗中尋找生父生母,自己從最下層做起。

「天奇。。。」

身側響起一道無盡的關懷聲,天奇慢慢睜開眼睛!回眸。

藉助湖畔燈光,褶子山和程翀看見此刻的天奇,愣住了。

這麼大的壓力,褶子山和程翀一致認為天奇會痛不欲生,豈料。。。他們看見了一雙眼睛,這雙眼睛簡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樣澄澈。眼角卻微微上揚,而顯得嫵媚。純凈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種極美的風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

好一副畫面,這才是天尊,真正的天尊。

「我沒事。」從石欄上跳下來,涼風略來,將天奇清逸長發吹起,極其有磁性的聲音緊隨響起。「該來的會來,該面對我不會逃避。」

轉身坐在石凳上,在褶子山和程翀的驚訝中,天奇臉上揚起一抹溫和笑容。又說:「壓力是大,可我不怕,我手中的長刀更不會懼怕任何一個敵人。」

「好,有你這句話,我們陪你戰!」

兩人圍著石桌坐下,程翀一掠長發,帶著魅惑笑意說:「既然是這樣,明天開始就把你這身破衣服換掉,我們跟你坐在一起,感覺我們是主人,你是僕人,丟人不!」

「翀,你這話我怎麼感覺有別的意思!我是喜歡你,但我沒說要你做我妻子啊!」

「去。。。你不是翀姐我擇偶的對象。」

褶子山和天奇大笑起來,笑聲在寧靜的夜中傳得好遠!也令巡邏的護衛不禁往這一邊一望。

「笑什麼。。。笑什麼。。。這大半夜的不回去睡覺,在這裡扮鬼啊。。。」

天奇、褶子山、程翀聽到這發怒的聲音,語氣卻有那麼一絲笑意,一起側臉。

劍芒、血刃、秦無敵、仇四海四人魚貫走來。劍芒一來就半坐在石桌上,摟著天奇膀子,陰笑著說:「剛回來就聽說華夏經濟女皇來過,我說五弟,你做得也太不夠意思了吧!趁哥幾個不在就帶來,你什麼意思啊。」

血刃直接將手搭在程翀單薄肩上,陰森森的望著天奇。「奇少,麻煩你寫份檢討,兄弟幾個一起審核,好說歹說你看不上我妹妹,我認了,但你不能連莊小姐這種絕世紅顏也瞧不上吧!快點,寫份檢討書來。」

「奇少。」仇四海懶洋洋的靠在木柱上,淡淡的說:「奇門門主要是沒有一個紅顏陪伴在身邊,兄弟們看著老彆扭,你看。。。這事。。。」

秦無敵也來了興趣,坐在褶子山和程翀中間,滿臉壞笑的望著嘴角跳動的天奇。陰陽怪調的說:「美女定當配英雄,奇少,錯過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你得抓緊一點。」

「尼瑪。。。都給老子滾遠一點,一群土匪。」

哈哈哈。。。。

兄弟幾個大笑起來!

「唉。。。有些人啊!就是不懂得珍惜,吃著碗里的還盯著鍋里的。」

褶子山搖晃著他的摺扇一陣感嘆,迎來卻是天奇砸向他的鞋子。沒有防備,褶子山被砸蒙了,一臉鬱悶的望著天奇,摺扇一收,一點天奇。

「你狠。。。」

「褶子你坐一邊去,我來問問天奇。」

突然被程翀推了一下,撲通一聲,褶子山直接摔在地上,捂著疼痛的屁股,怒指著程翀,半天都沒憋出一個字來。

這下,劍芒、血刃他們捂著肚子大笑起來,一向冷漠的仇四海,嘴角也泛起了笑意。

「天奇,你說你喜歡我,你喜歡我哪裡?」

玉手托起俊俏攝魂美腮,撫媚雙瞳盯著天奇連續眨了好幾下,程翀這妖嬈笑容,讓劍芒他們看得差點沒噴血,這。。。這不是公然在勾引天奇嗎?

血刃坐了下來,很是鬱悶的說:「翀,你有點女人的矜持好不好,我血刃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那個女孩子在這種事上像你這樣的,正經一點,全身投入劇情,奇少,你的回答也要動情一點,我幫你們把折斷視頻錄下。」

「靠。。。血刃,你TMD錄下來拿去賣錢不分老子一半老子劈了你。」劍芒跳了出來。

一聽這話,集體冒冷汗。

PS:感謝天下歸元打賞1888逐浪幣。今天爆發……有花花的幫忙投一下,月底了,留著就要浪費了。 「傻瓜,以後不要再這樣了,我不會有事的。」周陽低聲說道。

山貓雖然看上去有些不解風情,但是實際上卻是一個非常疼愛女人的男人,不管周陽會不會接受自己,他還是會在背後默默的守護著這個女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