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59 Views

俗話說,眼不見心不煩。

Written by
banner

百葉不想讓自己看見蘇凜和穆穎兒兩個親親我我我的交流,而生悶氣。

所以,她寧願出去走走。

家裡,蘇凜看著餐桌旁的穆穎兒,總覺得心裡空蕩蕩的,少了一個人。

他充滿歉意的笑了一聲:"穆小姐,我實在擔心百葉,我出去看看!你先吃吧,吃完我回來洗漱!"

穆穎兒搖搖頭:"不用了,我看得出來,你很擔心百葉,我們一起出去吧,我自己隨便走走,就回老宅了!"

蘇凜想了想,點點頭:"那也行,只不過,今天真的很抱歉,不好意思啊,穆小姐!"

穆穎兒自嘲的笑了笑:"沒事,走吧!"

瞧瞧,百葉一走,稱呼立馬從穎兒變成了穆小姐,這把自己利用的,是不是有點太徹底了!

蘇凜著急百葉的安全,也顧不上穆穎兒的情緒。

他們兩個人出去,蘇凜幫穆穎兒打了車,自己立馬開車去找百葉。

百葉今天走的時候,帶了自己送她的掛件,雖然是藏在外套裡面的,可是,蘇凜還是眼尖的看見了。

蘇凜打開手機定位,立馬就看見那個閃爍的紅點。

他想都沒有想,直接開車追了上去。

這一路上,蘇凜一直跟在百葉身後,百葉走,他走,百葉停,他停。

百葉在一家川菜館吃飯的時候,蘇凜將車子停在附近的停車場。

他默默的坐在川菜館旁邊的咖啡廳,默默的注視著川菜館的門口。

百葉吃完飯,結賬出來。

她似乎並沒有回家的意思,她沿著大路,一直往前走,蘇凜也默默的跟在她後面,慢慢的走。

百葉走累了,就在路旁的長椅上坐會。

蘇凜跟著百葉,一個下午的時間,都在走走停停,在南希市的街頭,看著川流不息的車隊。

偶爾,百葉還會去一些小飾品店裡轉一轉,蘇凜就去旁邊的店裡轉。

因為有定位,所以,蘇凜也跟不丟,他一直不遠不近的跟著,不讓百葉發現。

下午天快黑了,蘇凜看見,百葉抬頭看了看天空,這才在路邊打車,似乎有了回家的打算。

蘇凜看見車子走遠了,這才趕緊打車,跟上前面的車子。

車子一路不遠不近的跟著,蘇凜看見,前方的車子,在向著回家的方向行駛,他這才放心下來。

到了公寓門口,看見百葉下車,蘇凜這才鬆了一口氣。

一下午的時間,他就像是做賊一樣,鬼鬼祟祟的跟著百葉。

百葉現在回家了,他讓計程車送他去放車的停車場。

到了停車場,蘇凜開車回家。

蘇凜剛打開門進去,就發現走的時候,桌子上原本的剩菜剩飯,此刻不見了!

他快速的走進廚房,發現碗碟什麼的,全都洗乾淨了。

至於午飯剩下的飯菜,全都進了垃圾桶。

蘇凜有點吃驚,這是百葉住進來,第一次主動洗碗碟,難不成,她想走了嗎?

是自己刺激過頭了嗎?

蘇凜的心裡,頓時產生一種濃濃的恐慌,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啊!

蘇凜快速的走出廚房。

他正打算去百葉的房間找她,就看見百葉竟然從外面回來了。

而且,百葉的手裡,還提了兩袋菜。

看樣子,她是出去買菜了。

蘇凜心裡更慌亂了,這是想要吃散夥飯的節奏嗎?

為什麼,他的心裡,那麼的不安呢!

百葉提著菜走進來,看見一臉神情莫測的蘇凜,似乎剛剛從廚房裡走出來。

她很淡定的開口:"你中午做的飯菜,我看你和穆小姐也沒有吃多少,便倒掉了,晚飯我來做!"

蘇凜哪裡經受得住她這樣的陣仗。

他趕緊開口道:"我做,我怎麼能讓你做飯呢!"

百葉笑了笑,搖頭道:"其實,這段時間,是我沒有自覺,咱們住在一個屋檐下,做飯這種事,大家都有責任,畢竟都要吃飯的!你放心,在我小姨回來之前,我會跟你公平分工,你做一天,我做一天!" 我愛上了一個人,但是很不幸,我的一腔愛意只能成為水中花鏡中月,暗自神傷,因為我不能愛他。

他是當朝的國舅爺,佑殿元大將軍白長簡,我不能愛他,不是因為他顯赫的身份,其實我的身份也不低,我是郡主,還是皇帝親賜的封號。不能愛他,是因為我們之間有一個共同的紐帶——皇后。

他是皇后的兄長,而我,是皇后的義妹,我與他成了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妹,且住在一個府里。 霸道總裁乖乖妻 他對我很好,把我安置在清靜的後院里,對我噓寒問暖,當然,他的關心都是通過下人們來傳達,管家每次去看我,頭一句話便是:將軍說了……

管家帶來的所有東西和問侯都是將軍的意思,這讓我真是受寵若驚,但是不是真的將軍說了,我不想去深究。

想來想去,是這層身份連累了我,想當初,莫名成了郡主,還覺得是祖墳上冒青煙,爹娘在天上保偌我,如今,我情願不當這個郡主,因為耽誤了我的好姻緣,可轉念一想,若我還是那個貧苦的余小雙,又怎麼會有機會和白長簡相識?

我想賭一把,我換下華服,穿上普通百姓的衣裳悄悄離開了將軍府,回到了我曾經住的小麻朵衚衕。

天下百姓都知道皇帝封了一個民女為多格郡主,但是沒有人知道那位多格郡主就是我。

所以當我站在我家門口的時侯,這座房子顯然已經換了新主人,牆上掛著小木牌,上面寫著兩個字:王宅。

皇后姐姐曾說一定會保住我的房子,但後來她給了我比這所房子更好的東西,也安排我住在比這房子好了數倍的將軍府,她大概覺得我不需要這房子了,所以就沒再理會這些小事。

但對我來說,這是我成長的地方,有兒時的回憶,還有爹娘的影子,是個可以睹物思人的地方,雖然我估計裡邊已經變了模樣,但我還是想把它拿回來,因為它本來就是我的,是我離開將軍府後,可以安身的地方。人說狡兔三窟,我只需要一窟足矣。

重生之我有靈泉 雖然我只有一個人,但郡主當了數月,已經給了我應有的底氣,我昂首挺腦上前敲門,開門的是個矮胖子,瞪著一雙牛眼睛,不太友好的問我:「你找誰?」

我說,「你是誰,為什麼住在我的房子里?」

矮胖子指了指牆上的木牌:「你眼瞎了,還是不識字,王宅,這是我的房子。」

我伸手:「房契拿來看看,我看看是誰把房子賣給你的。」

矮胖子當我是神經病,揮手趕人,「去去去,哪來的黃毛丫頭,趕緊滾!」

我不樂意,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頭髮,以前我的頭髮是有些黃,因為日子過得艱難嘛,可後來我吃了太多的好東西,都補回來了,現在頭髮又黑又順,怎麼還是黃毛丫頭?

「你別不講理,把房契拿出來看一眼,我就走。」

「嘿!你這個丫頭,信不信我打你!」矮胖子終於不耐煩,推了我一把。

我被推得一個踉蹌,叫起來,「你幹什麼,拿不出房契,跟我到衙門說理去!」

這一鬧,左鄰右舍全出來了,很多街坊認出了我,站在一旁小聲議論。

「呀,這不是余家的丫頭嘛,怎麼突然回來了?」

「是啊,她當初進宮了呀,還不到時侯,怎麼出來了,別是逃出來的吧?」

「別說,進了宮就是不一樣,腰背都挺直了。」

「是有些變了,原先頭髮黃黃的,現在也變黑了,宮裡吃得好吧。」

「……」

我很得意,問那矮胖子,「聽到了嗎?大夥都認識我,他們能證明這房子是我的。」

矮胖子哈哈一笑,提高了聲音問街坊們,「你們說,這房子是她的嗎?」

剛才還嗡嗡嗡的議論聲瞬間消失,變得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說話。

我很愕然,目光從他們臉上一一掃過,我看到了車把式,他已經成親了,邊上站著他虎背熊腰的媳婦兒,媳婦手裡抱著一個大胖小子,吸著小嘴滋溜流口水。車把式看到我,目光有些躲閃,把臉側向別處。

我明白了,連一向忠厚老實的車把式都這樣,這個矮胖子,他們惹不起。

這時,里長匆忙趕到了,一見我就哎喲一聲,「余小雙,你怎麼回來了?偷跑出宮是死罪,趕緊的,趁人還沒發現,快回去!」

我質問里長,「我的房子怎麼成別人的了?」

里長不接話,仍是很著急的樣子,「我說你這丫頭,怎麼這麼不懂事,偷跑出宮是誅連九族的大罪,會把大家都害了的!」

我知道他是故意這樣說,想煽動大家的情緒,但我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呵呵一笑,「里長,你別嚇唬我,所謂九族指的是我余家族門裡的人,誅連九族沒有坐連街坊這一條,東越的律法可不能讓你擅自給改了,讓皇上知道,那才是死罪。」

里長沒想到當年受慣了欺負的余小雙如今變得這樣伶牙俐齒,不由得老臉一紅,喝斥我:「余小雙,我是為你好,別在這裡吵了,趕緊的,哪來的回哪去!」

我指著面前的房子,「我從這裡來的,當然要回這裡去,這是我爹娘留下的房子,沒理由給外人住。」

矮胖子真是個沒耐心的人,又推了我一把:「滾,誰說這是你的房子,再不滾我抽死你!」轉頭又對里長說,「舅舅,你不管,我真打了啊。」

原來是里長的外甥,我說呢,誰這麼大的膽子霸佔了我家的房子,除了里長沒別人了,當初把我送進宮去,大概就是打的這個主意。

我很生氣,質問里長,「原來是你把我的房子給了別人,我問你,你有什麼資格這麼做,這叫霸佔別人的家業,我要去衙門告你。」

「我叫你告!」矮胖子順手一個耳光把我抽到地上。

他手勁真大,打得我耳朵嗡嗡響,半天回不過神來,還不等我站起來,他又一腳踢過來,「快滾,不然打死你。」

圍觀群眾竊竊私語,但是沒有人出來說句公道話,因為沒有人敢與里長為敵。

我的嘴角沁出了血,腰上挨了重重的一腳,感覺骨頭都斷了,我在地上慢慢的爬,爬到車把式的腳邊,哀求他,「去將軍府,找白將軍來……」

邊上虎背熊腰的媳婦把車把式拉開,象避鬼邪一樣避開我。 蘇凜徹底被嚇傻了,他站在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百葉要跟他明確分工,每人做一天飯。

但是,為什麼到了他這裡,感覺像是分道揚鑣呢!

他的心裡,為什麼就那麼不安呢!

尤其是想到,今天下午百葉一個人在街上轉了一下午,她那怪異的神情,讓蘇凜就有點頭皮發麻。

她該不會是真的跟自己從此以後,路歸路,橋歸橋,徹底生分了吧!

蘇凜好半天才緩過神,他趕緊上前,從百葉的手裡,提過菜。

他乾笑了一聲:"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我怎麼能讓你做飯呢,你還是別鬧了!"

百葉面不改色的看著蘇凜:"你說笑了,我沒有鬧,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我已經決定了,不管你說什麼,都阻止不了我的決定!"

百葉說完,直接從蘇凜的手裡,將菜再次提過來,向著廚房走去。

蘇凜現在原地,有點無措。

他感覺自己什麼辦法都試過了,可是,百葉就是不原諒他,而且,兩個人的關係反倒是越來越僵了,他到底該怎麼辦!

蘇凜煩躁的揉了揉頭髮,轉身走向廚房門口。

百葉已經在廚房裡開始忙碌了,蘇凜感覺自己就像個傻子一樣,站在門口,不知道該幹什麼。

好半天,他才開口,決定坦誠的向百葉說明自己所做的一切。

他悶悶的開口道:"百葉,我不知道你現在為什麼要這樣,我這個人情商低,平日里也悶,不怎麼懂女孩子的心思,我說愛你,你不相信,可是,我說的話都是真的,我把你的生活習慣當成自己的生活習慣,所以,無論做什麼,都是按照你的要求來!"

蘇凜說到這裡,頓了頓,看了看百葉忙碌的身影,似乎毫無反應。

蘇凜接著說道:"我也知道自己這樣做,你也不見得會相信我,畢竟,以前你喜歡我的時候,我就像個冰塊一樣捂不熱,你肯定是生氣的,現在輪到我來捂熱你的心了,你想要怎麼樣,我都不反對的,因為這是你的自由!"

說到這裡,蘇凜話鋒一轉:"可是,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我感覺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慢慢好起來了,你不知道,我心裡究竟有多高興,我感覺自己整個人走路步伐都是輕盈的,可是,就在前兩天,我們的關係有出現問題了,你剛開始還對我發脾氣,後來徹底愛答不理,我無論做什麼,都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非常無力,我也自我檢討過了,應該是穆穎兒的出現,讓你心情變得不好了,所以我才在家裡做飯,想要討你歡心,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什麼,又惹你不開心了,最後,我也是被逼的沒有辦法,才會想到我哥教我的辦法,想看一個人在乎不在乎你,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吃醋,用另一個他介意的人,來刺激他!"

蘇凜說到這,剛要繼續說,就被百葉突然打斷。

百葉突然轉身,開口道:"所以你就用穆穎兒來刺激我?"

蘇凜誠實的點點頭:"我也不想這樣,我只是萬般無奈,才出此下策,百葉,你原諒我好不好,不要跟我分這麼清,我會受不了的!"

百葉看了蘇凜幾眼,心裡也明白了他連日來的種種行為,心情突然就放晴了。

只不過,她似乎更清楚了一件事情,蘇凜做這麼多的傻事,似乎不只是為了孩子。

他好像真的喜歡上自己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她真多年的奢望,不是成真了!

百葉的心情突然大好,她看著蘇凜:"我決定原諒你了!"

百葉突然的話,讓蘇凜有點措手不及,他傻傻的張大嘴:"啊!"

百葉笑道:"傻樣,我說我決定原諒你了,還不趕緊過來幫我做飯!"

蘇凜這時候,早就反應過來了,他趕緊走進廚房,高興的給百葉幫忙。

百葉笑了笑:"瞧你笑的多傻!"

蘇凜轉身,真誠的看著她:"百葉,那是因為你不知道,我心裡究竟有多開心,這應該是我這段時間來,最高興的時刻了,我都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才好了!"

蘇凜的一句話,道出了百葉的心聲。

當初,蘇凜對她也是冷冰冰的,她也不知道該拿這個男人怎麼辦了!

索性現在,他對自己俯首稱臣了,真好,屬於她的愛情,就要來了嗎?

百葉傻呵呵的笑了一聲,她好像聞到了愛情的味道!

蘇凜伸手拿過她手裡的菜刀:"寶寶,你現在是孕婦,不能做這些,有什麼苦活累活交給我,我甘之如飴!"

百葉有點詫異蘇凜的稱呼,她奇怪的看了蘇凜一眼:"你喊我寶寶?"

蘇凜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髮:"我也不知道,就是脫口而出,不過,我覺得挺好的!"

百葉看著蘇凜,笑的傻兮兮的:"我也覺得,挺好的,只不過我是孕婦也要運動運動啊,不然生出來的寶寶,不健康了!"

蘇凜笑著說道:"我以後每天飯後都陪著你去散步,這樣就好了,你也不用沾染廚房的油煙味,聽話,趕緊出去吧,我來做飯!"

百葉瞪著大眼睛,笑嘻嘻的看著蘇凜:"好,那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我叫寶寶,生的孩子叫什麼啊?"

看著百葉傻傻的樣子,蘇凜莫名覺得好玩,他伸手點了點百葉的鼻子:"當然是叫小寶了,他可不能搶了你的專屬稱呼!"

百葉頓時開心的咧開嘴,傻笑了起來。

蘇凜邊做飯,也在一邊傻笑,兩個人就像是傻子一般開心。

原來,陷入愛情中的人,真的像極了傻子。

百葉和蘇凜終於化解所有的誤會,兩個人開心的在一起了。

兩個人靜待著孩子的出生。

穆穎兒走的那天,蘇凜和百葉一起去送她了。

因為蘇凜沒有兌現承諾,後來的幾天,帶著穆穎兒逛南希市,他還再三道歉。

穆穎兒雖然很大方的原諒他了,但是,蘇凜也感覺到了穆穎兒的不開心。

可是,在百葉和穆穎兒的快樂之間,他則是毫無疑問的選擇百葉。

只要百葉開心,一切都是好的。

送穆穎兒到機場,穆穎兒看著蘇凜:"我跟百葉有點私密話要說,你能不能幫我去買點喝的?"

蘇凜看了百葉一眼,見她沒有任何反駁的意思,他便點點頭:"行。你們聊,我去買東西!"

看著蘇凜走遠,穆穎兒這才收起臉上的笑容,慢慢開口道:"百葉,你以為這樣就能贏得了男人的心了嗎?我似乎知道了一件秘密,蘇凜是因為你的孩子,才這麼對你百依百順的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