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71 Views

按道理說,房間里有人進來了,必須要用鑰匙開門,陳媽應該聽到了動靜。

Written by
banner

陳媽停下掃地,莫名的望著她:「沒聽到動靜啊?我睡覺一向淺眠,有什麼人經過,很容易醒過來。少奶奶,昨晚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我只是隨口一問。」葉簡汐聽到陳媽的回答,眼帘輕闔,「昨天風太大,吹的樹枝動靜比平日里響,有些睡不著。」

陳媽沒有懷疑,繼續打掃衛生。

葉簡汐望向窗外,有些出神。

難不成,真的是她做夢夢到了,有人進入房間,還親了她一下?

或許是吧……

這間卧房裡,有鑰匙的,只有她、洛琛、郭嫂和管家。

白天能進來人還正常,晚上怎麼可能進得來人?還是在沒驚動陳媽的情況下……

心裡安慰自己可能是做夢了,葉簡汐卻依然有些忐忑不安,想了想還是吩咐郭嫂:「郭嫂,等下告訴管家,把房間的門鎖換掉,我看門鎖有些壞了。還有,門口也安裝一個監控錄像,我看這邊走廊里都沒什麼監控設施,萬一出什麼事情,也好有個證據。」

郭嫂應了下來。

葉簡汐這才安心的開始用早餐。

醫院……

住院樓長長的走廊,彷彿看不到盡頭,來來往往的人臉上或多或少的帶了一絲的疲憊和感傷。

慕洛琛大步的走到病房門口,看到容子澈,臉上還帶著一絲的冷意。

他對顧明珠的事情,還沒有消氣。

要不是眼下是對付顧家最關鍵的時刻,他絕不會那麼輕易地跟他說話。

容子澈見他冷著一張臉,便知道慕洛琛心裡所想,卻裝的像個沒事人似的,說:「阿琛,你終於來了。」

「資料呢?」慕洛琛沒應他的話,而是問起容淑芬給他的資料。

容淑芬一起給的有容父和顧父的資料,容父那部分資料,她說是她跟林珍合作時,林珍給她的。而顧父那部分資料,則是她為了補償溫如意和子澈,私底下找人調查的。

慕洛琛不相信容淑芬說的話,但對她拿出來的資料很感興趣。

「在這裡。」

容子澈把資料從旁人那裡接過來,遞到慕洛琛跟前:「容淑芬信誓旦旦的保證,這些資料都是真的。我看過了,關於我爸的那部分能對的上號,至於顧家那邊的,我派人去調查了,很快會出結果。」

慕洛琛沒說話,認真的翻看著資料。

約摸二十多分鐘過去……

他將資料合上,抬眸冷靜的望著容子澈,問:「這些資料是真的,你打算怎麼做?」

「……我還沒想好。」容子澈有些猶豫的說。

慕洛琛的眼神犀利,彷彿能探到人的心底,察覺到容子澈的躲避,他道:「子澈,我的意思是,這些資料若是真的,就把資料遞交上去。我們已經得罪顧家到底了,顧、容兩家不可能善了,既然顧家不會放過容家,那就將顧家徹底打壓垮,否則,將來必留下禍患。」

容子澈聞言,眸光閃爍了下,說:「阿琛……我不是不想對付顧家,可我剛得知,顧明珠她不能再孕了……」

「所以,你想因為她,放過顧家一馬?」

慕洛琛截住了他的話頭。

容子澈沉默了幾秒,說:「顧明珠那件事,我自認沒做錯。時間迴流,我照樣會做出同樣的選擇。誰敢傷害如意,我就讓她付出十倍的代價!但,最後我還是會覺得,我虧欠她。我欠她的,那我就還給她……這次我放過了顧家,以後跟她互不相欠。她如果再對容家和如意做出不利的事情,我不會再手下留情。」

「你真的想好了?」慕洛琛低嘆,「這次放過了顧父,那我們將功虧一簣,顧家也未必買你的人情。顧家現在是虛弱,可只要等顧明珠好起來,讓她和顧父聯手,他們總有辦法,把顧老爺子撈出來,到時候,你面臨的又是一個強大的顧家。」

慕洛琛不贊同,容子澈在這個關頭心軟。

顧明珠固然可憐,子澈也對不起她。但既然從一開始,就對顧明珠下手,就不應該再心軟。否則,只會給顧家死灰復燃的機會。

子澈要放過顧父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換做他做決定,他會徹底將顧家打壓下去,不再給顧家機會。

但他也明白,自己不是子澈。

他作為局外人,能理智的思考整件事,做出最理性化的選擇。而子澈是局內人,他要顧慮的很多,做出的決定也偏向於情緒化。

他能做的只有提前跟子澈說清楚利弊,希望他能全面看清楚情況,再做最後的決定。

無論子澈最後做出什麼決定,他都會尊重。

因為這是始終是子澈自己的的事情,而非他的事情。

聽慕洛琛的話,容子澈的眼裡湧出掙扎的痕迹,他何嘗不明白,這次放過顧父是放虎歸山?

可真的要他狠下心,把顧家搞的家破人亡。

他腦海里就總閃過唐南適說的那番話,以及顧明珠那天平靜到近乎絕望的神情。

沉默了許久……

容子澈終於吁了口氣,道:「算了,放過他吧。等顧家把顧老爺子撈出來,也要花不少時間。在那之前,我會重振容家。」

這句話說出來,他感覺到輕鬆了不少。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既然你選擇這麼做,那我就不多說什麼了。這份資料,你找人拿去銷毀吧,免得落到別人的手上。還有,你姑姑那裡,也打好招呼,別讓她在這個時候作亂,最好能查一下,她的資料哪裡來的。」

「我知道該怎麼做。」

容子澈將手裡的資料,揉了下,扔給了一旁的警衛。

顧父的事情商定好,容子澈又跟慕洛琛提起顧老爺子的事情。

昨晚,他仔細檢查了下整件事情,不得不說唐南適說的很對,洛琛在倉促之下,頂替容子澈檢舉顧老爺子,的確留下了不少的破綻。

而這些破綻,一旦被人找出來,就是攻擊慕洛琛的致命點。

好在顧家現在還沒緩過神來,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

他不想等唐南適動手,還是先跟洛琛商量下,準備自己著手這些。

慕洛琛聽他說的,已經猜測到,唐南適到醫院裡說了些什麼。他對唐南適的為人很了解,既然唐南適肯出手,顧老爺子的事情,就絕不會有問題。

晚一些時候……

容淑芬接到了顧明輔的電話,問她,容子澈為什麼遲遲沒有動靜。

容淑芬說打電話問問。

結果,這一問,才知道容子澈放棄對付顧父。

容淑芬心裡一急,問:「為什麼?顧家害的我們容家這麼慘,你竟然要放過他?」

「我做事情,有必要跟你解釋原因嗎?」容子澈對容淑芬頗為不耐,若不是想敲打她,他連她這通電話都不想接:「我告訴你,我不打算動他就是不打算動他,你還有給你資料的那些人,最好別跟我對著來,否則,顧父出事了,我第一個把你抓起來!你應該知道,惹怒我的人的下場!」

威脅了一番,容子澈掛斷了電話。

容淑芬聽到啪的一聲,心肝跟著撲通撲通狂跳了起來。

拿著電話,眼睛怔怔的反應不過來。

怎麼會這樣呢?

子澈不是恨顧家恨到了骨子裡嗎?他怎麼忽然就改變主意放過顧父呢?

他不肯對付顧父了,那她跟顧明輔的交易,豈不是白搭了?

容淑芬哪裡肯看著到眼跟前的肥肉跑了?

她想聯合顧明輔直接對顧父下手,可電話沒打出去,又想到容子澈說的話,心頭忌憚不已。

聽子澈的意思,像是知道,她在跟誰合作了。

要是事發后,他找她算賬,怎麼辦?

容淑芬踟躕不定。

顧明輔的電話在這個時候,再次打了進來。

容淑芬遲疑了片刻,還是接通了電話,把容子澈的決定,跟顧明輔都說明白了,「明輔,你說,我們該怎麼辦?」

「怎麼辦?他不肯動手,那我們就逼著他動手。」

顧明輔陰惻惻的笑著說。

「可我怕……怕子澈發現了,你不知道,他打起人來,下手有多狠……」

「容姨,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是想在容子澈手下窩窩囊囊的過這一輩子。還是冒險一次,把容家攥在手心裡,過一輩子呢?」顧明輔像個惡魔般,拋下最誘人的誘餌,「別忘記,你是他的親姑姑,即使事敗,被發現了,不過是打一次,受一些皮肉苦,又不會丟了性命。可一旦成功,你將擁有整個容家!還有,容子澈說的是,不讓我們動我二伯,他可沒說,不讓我們動容家的人!到時候,他未必會懷疑到你頭上。」

容淑芬動搖的心,因為這番話,而深深的被蠱惑了。

是了……

失敗了不過是被打個半死,可成功了,她會成為容家的女主人!

心心念念了半輩子的權勢,唾手可得。

她怎能因為一絲害怕,就放棄?

「那我要做什麼?」容淑芬再開口,聲音里已經沒了懼怕。

而在她回答的那一刻……

她沒看到,電話這頭顧明輔臉上露出得逞的笑容,那笑容像是綻開到極致的惡魔花。

「很簡單,容姨。子澈這個人,沒別的缺點,但只要涉及他在乎的人,就很容易失去理智。而他這輩子,最在乎的無非三個人,一是溫如意,二是容老爺子,三是他母親。現在溫如意被他看護的很緊,能下手的只有容老爺子和他母親,你只要安排個人手,把毒藥送到他們兩人中,任何一個人跟前。再把事情,栽贓陷害到顧家人身上,你說容子澈會怎麼做?」 當然是會大發雷霆,狠心對付顧家到底!

答案昭然若揭,容淑芬心卻狂跳個不停。

平日里,她雖然看不慣老爺子和傅音,可要她害他們,她還是沒那個膽量!

容淑芬嗓子乾澀的厲害,張著嘴巴,好半晌沒說出話來。

顧明輔聽不到她的回答,又說:「其實,容姨你也不用有那麼大的顧慮,只要不是致命的毒藥,或者藥劑量達不到傷人性命的程度,不就成了?反正在容子澈眼裡,顧父對容家的人起了殺人,並下了狠手。這就足以讓他心頭那點鬆動,消失殆盡。」

容淑芬聞言,這才放下了心。

只要不讓她去殺自己家裡的人就成。

「你說的對,我會按照你說的去做,今天我就動手,不會再拖延了。」

「容姨,那我們就說定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嗯。」

顧老太太守在病床前,眼睛紅腫的像雞蛋一樣,嘴角也因為急躁燎了一個水泡。

原本老頭子說,昨晚去帝都那邊搬救兵的,可沒想到,今兒早剛下飛機就被紀檢委那幫人攔下了。

現在她讓兒子過去打聽消息,但一直沒回信,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要是老頭子出事了……

顧家可真的就垮了。

短短几天,好好的顧家變得零零散散的,她心裡又急又亂,整個人火氣上升,連飯也吃不下去。

視線從病房門口收回,顧老太太看著床上躺著的顧明珠,眼淚滴溜一圈就落了下來:「明珠,你可要好好的,容家這麼欺負咱們家,你爺爺又出了事,咱們家能指望的人就只有你了。你有個三長兩短,奶奶真的不想活了……」

拉著顧明珠的手,絮絮叨叨的說著話,感覺到掌心裡握著的手動了下。

顧老太太頓時停止了哭,抹了把眼淚,說:「明珠,你是不是要醒了?明珠,你聽到奶奶說的話了嗎?你睜開眼睛,看看奶奶啊……」

床上的人似是聽到她的聲音,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可她的眼睛沒睜開,身體一抽一抽的像是在做惡夢。

顧老太太的淚突突的往下落,拉住顧明珠的手不放,站起身按響了呼救鈴。

「明珠,你看看奶奶,明珠……」

顧老太太腦子裡一團漿糊,不停地呼喚著。

不知是不是她的呼喚起了作用,顧明珠漸漸的睜開了眼睛。

她的眼睛起初空洞的而漠然,顧老太太沒看出來,湊到她眼跟前,捧著她的臉,放聲大哭:「珠珠,你可算醒來了,你知不知道,你這兩天昏迷,快把奶奶嚇死了……」

咸濕的眼淚砸落在臉上,顧明珠的臉色卻沒有半點變化。

過了一會兒,她費力的抬起手,拉住老太太的手,出聲道:「奶奶,你先放開我,我們家現在怎麼樣了?」

顧老太太聽到她問話,擦了把眼淚,哽咽著說:「你爺爺被紀檢委的人帶走了,你爸爸現在去問情況了。具體的,我也不知道。明珠,你說現在算怎麼回事?不是應該容家的老頭子被抓進去嗎?怎麼成你爺爺了?你爺爺那麼大的年紀了,進紀檢委不知道能不能受的住……」

顧老太太知道,明珠剛醒來,不應該讓她操心這些事。

可如今顧家七零八落,她除了跟明珠說這些,還能找誰呢?

顧明珠聽到老太太說的話,血液一點點的凝固,這場鬥爭,不止她輸得徹底,還連累了爺爺。

容子澈和慕洛琛,當真是好手段!

手輕輕的落在小腹那裡,原本微微凸起的腹部,如今平坦得沒有任何溫度。

顧老太太注意到顧明珠的舉動,心頭更加的酸澀:「珠珠,孩子沒了……不過沒了也好,有容子澈那樣畜生不如的父親還不如不來這個世上。醫生說……你再孕的幾率有些小,你別因為這個傷心,大不了我們找代孕母親……」

「奶奶,不用說了。」

顧明珠淡淡地出聲,打斷了老太太的話。

顧老太太的話頓時噎在了喉嚨口。

顧明珠沒再提孩子的事情,那個逝去的孩子,連帶著她慈悲、憐憫和愛戀,一併帶走了。

現在,她的心硬的像塊石頭一樣,再沒有溫度。

顧明珠視線冷漠的望著空氣里的某一點,冷靜的分析容、顧情勢:「爺爺會出事,是容、慕兩家設計的,我們家用捏造的證據對付容家,他們可以用同樣的法子來對付我們,只是他們比我們快一步。現在爺爺估摸著在接受調查,一時半會兒結束不了,沒有爺爺,我們不能再動容老爺子,眼下,我們也不能再同容家硬碰硬。要動他們,也只能等我們找到新的能同容家對抗的力量,再做打算。」

「那我們肯讓步,容家會放過我們嗎?」顧老太太心生憂慮,「他都敢對你下手了,我擔心他會對顧家其他人也下手。」

「我沒指望他會對我仁慈。」

顧明珠清楚的知道,容子澈何等狠心。

他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能解決,顧家的人在他眼裡,又算得了什麼?

顧家要度過眼下的危機,靠的只有他們自己。

顧老太太聽她這麼說,眼圈忍不住又紅了。

哪怕顧家肯息事寧人,容家也未必肯。

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容家對顧家趕盡殺絕?

「明珠,不然你回西北吧,那裡雖然受苦些,可總能保住你。我們顧家就你這一根獨苗,總不能讓你出事了……」

顧老太太思考了好一會兒,說。

顧明珠聽到老太太的話,乾澀的眼睛發脹。

可憋到眼珠子快要裂開,也沒落下一滴眼淚。

她抬起手,力道很大的握住顧老太太的手,說:「奶奶,禍是我闖下的,臨了我怎麼能拋下家裡人走?」

「明珠……」

顧老太太想要說什麼,顧明珠卻沒有給她這個機會,而是繼續說:「奶奶,你給王景炎打電話吧。告訴他,我願意嫁給他,只要他能幫顧家度過這一關。」

顧老太太聞言,一股溫熱衝出眼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