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76 Views

葉局長猛地站起來:“是命案?說具體!”

Written by
banner

“剛接到報案,正要出警!”

葉局長扭頭看了釋彌夜一眼:“反正要等那邊整理好還要一段時間,不如我們一起去看看熱鬧?”

釋彌夜猶豫了一下,想到自己的確也沒有什麼事情,便也點了點頭,跟着站了起來。

等警車開到發現屍體的地方,釋彌夜一下車,立刻就皺了皺眉。

這裏是一條小巷子,屍體倒着的地方應該是某家酒吧的後‘門’。這條小巷子裏到處都是垃圾、酒瓶,左右還堆着雜物,讓本來就才一米多寬的小巷子現在只能勉強讓一個人通過了。

現場已經有民警在清理這些垃圾了,釋彌夜偏頭一看,就看到了那具屍體。

死者看上去是男‘性’,坐在地上,身子靠在一摞啤酒箱上,頭低低的垂着,看不清相貌。

“是誰報警的?”葉局長看着那具實體,皺了皺眉。

“是我。”說話的是一個髒兮兮的老頭,他的目光裏滿是驚恐,身子到現在還在不停的發抖。

“老大爺,你是怎麼發現屍體的?”葉局長和藹的問着。

“我,我是到這裏來撿廢品的!”老頭還是哆嗦着,“然後我看到了這個人坐在這裏,我以爲他喝多了,因爲他坐着一塊紙板,所以我想要偷偷的把那紙板‘抽’出來……”

老頭嚥了咽口水,還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我‘抽’了幾下,那紙板沒動,我又害怕把這個人‘弄’醒了,所以就一直輕輕的想要把這個紙板‘抽’出來……可是好幾次,好幾次,我碰到了他的手……冰涼冰涼的……我有些害怕了,又彎下腰看了看他的臉……哎呀!當時可嚇死我了!”

老頭狠狠的拍着自己的‘胸’膛:“他在笑啊!哎呀他在笑!可是他的臉和嘴‘脣’都是烏青烏青的……我嚇死了!我……我……”

“老大爺,慢慢來。”釋彌夜一翻手,拿出一瓶礦泉水遞給他,“先喝點水定定神。”

“嗯嗯!大丫頭你可真好!”老頭扭開瓶蓋狠狠的灌了一口,才接着說了下去,“我當時腳都軟了,趕緊就跑出來,找了一個公共電話亭報警了。”

葉局長若有所思:“老大爺,當時你在這附近看到什麼可疑人物沒有?”

“可疑人物?”老大爺拎着礦泉水,一臉的茫然,“沒有什麼可疑人物啊!”

旁邊正在做現場屍檢的一個法醫站了起來:“局長,檢查出來了。初步判定,死者的死亡原因是注‘射’了過量的海洛因。”

葉局長心神一凝:“會跟毒品案有關?”

“這個不清楚。”那個法醫猶豫了一下,又開口了,“不過我看死者的樣子,並不像是吸毒的人。”

釋彌夜又側頭看了過去。死者長得膀大腰圓,厚厚的脂肪在腹部堆出了一大團啤酒肚,完全看不出是那些被毒品‘弄’得瘦得跟蘆柴‘棒’一樣的人的樣子——也難怪那個老頭拽了半天都沒有把紙板拽出來。

“是靜脈注‘射’毒品嗎?”葉局長的眉頭又皺了皺,“把屍體帶回局子裏,在仔細的檢查一遍。小王,你們去確認死者的身份,還有死者會到這裏來的原因……”

聽着葉局長沉着的吩咐着手下的人,釋彌夜卻扭頭打量起了四周。穿過這些髒兮兮的牆壁,釋彌夜仔細的查看了一下死者身後的那家小酒吧。

就是非常普通的小酒吧,進‘門’一個大舞池,一邊是DJ臺,一遍擺着額一些桌椅,而在舞池的旁邊是一個大吧檯,裏面裝着各種的酒,旁邊是洗手間,接着就是安全通道——也就是實體旁邊的這個酒吧的後‘門’。

因爲是白天,所以酒吧裏空‘蕩’‘蕩’、黑漆漆的,根本一個人都沒有。

“好像也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釋彌夜聳聳肩,“說不定真的是一個剛剛纔學會吸毒的人,因爲沒有控制好量,所以才把自己害死了?”

葉局長有些鬱卒了:“小夜,一般剛剛學會吸毒的人都不會採取靜脈注‘射’這種方式的。”

“會不會是搶劫殺人,所以纔給他注‘射’海洛因的?”

葉局長點了點頭:“你們幾個,檢查一下死者隨身所帶的錢物!”

不一會,就有人來報告了:“報告局長,死者值錢的東西都在,只不過……現金一分都沒有了?”

“只有現金沒有了?”葉局長皺了皺眉,“一般來說,現在的人身上也不會帶太多現金啊!”

“死者有一塊非常名貴的手錶,手指上還帶着金戒指,脖子上也帶了‘玉’石項鍊,可是這些都還在,只是名貴皮夾子裏面的現金沒有了。”

葉局長和釋彌夜面面相覷。

“這個兇手到底是什麼意思?”釋彌夜也有些疑‘惑’了。

“不過至少可以肯定,兇手不是因爲搶劫才殺人。”葉局長嘆了口氣,“只是不知道他爲什麼要拿走死者皮夾子裏的現金?”

“會不會根本就沒有那個所謂的兇手?”小王一攤手,“死者本來身上就沒有帶現金呢?”

“不管怎麼樣,一般人身上都會帶着現金的!”葉局長搖了搖頭,“所以他身上的現金一定是被人拿走了!”

“可是爲什麼呢?”小王反問。

葉局長立刻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我要知道我還會這麼犯愁?”

他又看了看時間,才扭頭看着釋彌夜:“本來以爲在這條街,會是簡單的案子,沒想到……要不我叫小鄭先送你回去吧!”

釋彌夜想了想,才又點點頭:“我知道了。那等王美娟的東西整理好了,再通知我去拿好了。”

葉局長立刻衝着巷口就是一聲吼:“叫小鄭準備着,送小夜回家去!”

在回家的路上,釋彌夜都在低頭想着剛剛具屍體。

事情太過怪異,且不說兇手會是什麼人,單單是兇手爲什麼只拿走了受害人的現金,而別的貴重財物都沒動——實在是太古怪了。

到了小區‘門’口,釋彌夜跟鄭文俊道了別,才又一邊想着一邊往自己家裏走。

回到家裏,先把那顆蛋拿出來看了看,沒有什麼奇怪的變化,釋彌夜才又把它放回原處,走到客廳去陪劉安娜看着電視。

“小夜,警察怎麼說?”劉安娜一臉的緊張,“他們覺得王美娟的事情怎麼處理?”

“因爲沒有證據能證明是刑事案件,所以根本就沒有立案。”釋彌夜聳了聳肩,腦子裏卻還在思考着爲什麼兇手會只拿走那些現金。

“小夜啊,你什麼時候回去上學啊?”劉安娜又有些擔心的看着釋彌夜,“都好幾天了,會不會耽誤學業啊!” “沒事,等王美娟的事情徹底結束了,我就回去上去了。”釋彌夜有些漫不經心的回答。

劉安娜倒是看出了釋彌夜有心事:“怎麼了,小夜,在警察局遇到了什麼事情嗎?”

“沒什麼。”釋彌夜本想搪塞過去,但是看着劉安娜一臉的擔憂,她嘆了口氣,“這樣吧,媽媽,我問你。假如一個賊,他撬開了我們家的大‘門’,然後在我們家溜達了一圈,卻只是把我們家的水果盤拿走了……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那個賊拿我們家的水果盤幹什麼?”劉安娜一臉的莫名其妙。

釋彌夜有些無奈:“就是一個比喻,比喻而已!”

“我知道啊!”劉安娜有些不解,“我只是奇怪啊,這個賊撬了我們家的鎖,不可能是爲了來拿一個水果盤吧! 逍遙文明 所以他肯定還有別的目的……所以水果盤肯定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啊!”

“那他拿走水果盤幹什麼呢?”

“那也不一定是他拿的啊!”劉安娜聳聳肩,“有可能是賊走了之後,有過路的人,見我們家‘門’開着,他又拿不走大件,所以就把我們的水果盤拿走了呢?”

釋彌夜一怔,隨即一拍沙發:“是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賊走了之後,不可能會把我們的‘門’帶上……媽媽,謝謝你!”

“啊?”劉安娜還是莫名其妙。

釋彌夜匆匆的跑回了自己房間,關上‘門’就給葉局長打了一個電話。

“葉局長!”

“小夜?什麼事?”

“我們一開始就‘弄’錯了,也太糾結死者皮夾子裏的現金了。”釋彌夜的語氣裏有些興奮,“葉局長,你想想,那些現金,有沒有可能根本就不是被兇手拿走的?”

“啊?”葉局長怔了怔。

“可能是死者死了之後,有別人發現了他,然後拿走了他包裏的現金呢?”

“可是就算是別的人,那也會把他之前的東西……你是說那個發現屍體的老頭!”葉局長恍然大悟,“他發現了屍體,嚇得跑出去打電話報了警,可是又想到死者穿得很好,就拿走了他身上的現金!而至於爲什麼不敢拿那些貴重的東西,就是怕一不注意被我們發現!”

“沒錯!”釋彌夜點了點頭,“而現金都是長的一個樣,他說那是他的,你也不能在上面找到你的名字,不是嗎?”

“哎呀,這個老頭!”葉局長有些懊惱,“害的我們一直在探討這個問題……我這就找他去!”

釋彌夜輕輕一笑,掛斷了電話。

第二天一大早,釋彌夜又接到了葉局長的電話。

“喂?”釋彌夜‘揉’了‘揉’眼睛,“葉局長,是王美娟的東西整理好了嗎?”

“小夜,其實是因爲這個案子有些古怪,所以想叫你過來看一下。”

釋彌夜打了個呵欠,坐了起來:“怎麼了?”

“你還是先過來吧!”

掛了電話,釋彌夜還呆呆的坐在‘牀’上半晌,才漸漸的回過神來,打着呵欠起了‘牀’。

隨意的吃了點早餐,釋彌夜一到小區‘門’口,就看到鄭文俊已經在等着了。

“這是怎麼了?”釋彌夜上車了都還有些莫名其妙,“又發生了什麼詭異的事情?還非得讓我過去一趟,不是很簡單的死亡事件嗎?”

“我也不清楚。”鄭文俊聳了聳肩,“不過好像是因爲死者的身份的問題。”

釋彌夜忍不住皺了皺眉。

到了市公安局,釋彌夜直接就被帶到了會議室。

“小夜來了?”旁邊的老法醫給她拖開了椅子。

釋彌夜趕緊道謝。坐下之後,她纔有些疑‘惑’的發問:“死者的身份很難確認嗎?”

鮮妻買1送1:寶貝,叫老公! 葉局長搖了搖頭:“並非,死者的皮夾子裏有他的身份證。但是詭異的不是他這個人,而是他的身份——他是陳副書記暗中控制的一個公司的老總……”葉局長又頓了頓,“就跟你爸爸的身份是一樣的,只不過你爸爸的是明面上的合作,而這個人的公司是暗中被控制的,說白了,就是洗黑錢的。”

釋彌夜一驚。

現在白原市正在整治以陳副書記爲首的一串人。釋行龍因爲口風緊,所以只落了一個行賄罪。

“所以,你們覺得這人有可能是被滅口的!”釋彌夜眉頭緊皺,“但是這件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難道你們還指望我能認識這些人?”

葉局長苦笑了一聲:“不是這樣的,我是覺得小夜你的細微比較嚴謹,推理能力也比較強……而且你的能力也能幫助破案,所以……”

釋彌夜的臉黑了黑:“葉局長!我還是一個學生誒!我還要上學誒!”

葉局長無辜的一攤手:“反正王美娟的東西還沒有整理好,你也不能回學校啊!”

釋彌夜鬱卒的看了他一眼:“好吧,那現在是什麼情況?”

一說到案件,葉局長的表情又嚴肅了起來:“排除死者的身份,還有一個突破點。”

釋彌夜立刻聚‘精’會神的聽着。

“昨晚我們去尋訪了酒吧的服務員,他們說最後一次見到死者,是看到死者在衛生間‘門’口,跟一個打扮妖‘豔’的‘女’人呆在一起,那個時候差不多是晚上一點多鐘,跟我們法醫檢測到的死者的死亡時間差不多。所以,死者在最後應該就是跟那個‘女’人在一起,從酒吧的後‘門’出去,然後被注‘射’過量的海洛因死亡……或者說,那個‘女’人有極大的可能就是兇手!”

“是‘女’人?”釋彌夜的眉頭又是一皺。

“相比男人,其實‘女’人更有機會。”小王聳聳肩,“去那種地方的男人,一般都想着‘豔’遇啊什麼的,所以只要有‘女’人勾引的話,會很容易就上鉤的!一旦上鉤了,在男人被‘迷’得神魂顛倒的時候,往他的靜脈注‘射’海洛因,也不是一件難事。”

“有那麼容易嗎?”釋彌夜反駁,“首先,那條巷子很黑吧!在晚上一點多鐘,可見度相當的低,兇手又是怎麼準確的把海洛因注‘射’到死者的靜脈的?”

“如果是從事醫學研究工作多年的話,的確是有可能辦到的。”葉局長點了點頭,“不過根據服務員的形容,那個‘女’人相當的年輕,所以這個可能排除——但是! 掌控現在 兇手是想要殺死死者的話,根本就沒有必要一定要瞄準他的血管,往體內直接注‘射’海洛因的話,會死得更快!”

“而且兇手死的時候臉上帶笑,很明顯是在沒有防備的狀態下被殺死的。”一個警察聳了聳肩,“所以那個妖‘豔’‘女’子作案的可能‘性’相當的大!”

“調查結果怎麼樣?”釋彌夜立刻就開口詢問。

“經過我們昨天一天的調查,發現那個酒吧裏面的服務員,沒有一個人認識那個‘女’人——她並不是常客!”葉局長有些無奈,“而且據那些服務員的描述,那個‘女’人化着非常濃‘豔’的妝,我們根據不同的服務員形容的畫出來的畫像根本就不一樣!”

“這個‘女’人反偵察能力很強啊!”釋彌夜微微有些意外,“不過既然是涉及到了毒品,應該很好查的吧!白原市對毒品打擊得這麼厲害,只要找到供應毒品的人,就能找到買毒品的人了吧!”

葉局長點了點頭:“我們也已經決定往這條線走了……而現在最主要的是,兇手的動機是什麼?”

“根據這次突檢白原市的紀檢部‘門’的資料,死者是他們一直在祕密監視的,本來想要從死者身上搜集到陳副書記更多的不法事蹟的證據,能把陳副書記一網打盡,甚至上揪出更大的魚……可是一下子,線索就斷了。”葉局長又嘆了口氣,“紀檢部‘門’也很惱火,就責令我們儘快破案,所以我們這次是把能用到的一切力量的都用到了,纔會來麻煩小夜你嘛!”

釋彌夜無奈動搖了搖頭:“不過真的是這種事情的話,我也幫不上什麼忙的吧!”

“小夜你可以的!”葉局長一臉的鼓勵,“昨天你不是就很輕易的推斷出了死者的現金失蹤的事情嗎?”

“說起來,那現金是不是被那個老頭拿走的?”一說起這個,釋彌夜又來了興趣。

“沒錯。”葉局長顯得有些哭笑不得,“那個老頭說,他去報了警之後,又有些害怕的回來——他的目的還是那塊紙板。只是在‘抽’拉紙板的時候,他發現死者的衣着不俗,所以也就動了貪念。但是他又不敢拿那些東西,怕被警察發現了,會以爲他是因財殺人,所以就只是拿走了現金。”

釋彌夜忍不住搖頭。

“不過說起動機,我倒是想到了一個可能。”小王警官嘿嘿一笑,“會不會是那個‘女’人看過了‘女’俠篇,所以決定化身爲正義的小‘女’俠,殺死在酒吧裏欺負‘女’人的男人?”

葉局長黑着臉,站起來就在他的後腦上‘抽’了一下:“你小子!動畫片看多了?”

“那你們倒是說說,還有別的動機沒有?”小王警官一臉委屈的捂着自己的後腦。

“比如說,他是陳副書記手下的某一個勢力派來滅口的,搶奪什麼祕密帳本之類的……”

小王警官立刻嗤了一聲:“大哥,你警匪片看多了吧!”

“那可能是死者跟兇手本來是情侶關係,然後死者背叛了兇手,有了外遇……”

“大哥!你是言情片、家庭倫理片看多了吧!”

“好了,好了。”葉局長有些頭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們現在也在調查死者的人際關係,相信很快就會有記過……到時候就會知道了!”

“其實,我更傾向於小王提出來的可能‘性’。”老法醫沉‘吟’了一下,看了釋彌夜一眼,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了,“根據我們的檢測,死者在死前,曾經有過‘性’行爲。”

釋彌夜大吃一驚:“男人有沒有‘性’行爲也能檢查得出來?”

“是檢查得出來的。”老法醫聳聳肩,“而且最主要的是,屍體的‘褲’鏈沒有拉好,而根據我們的檢測來看,他應該是在**的時候被殺死的。”

釋彌夜的臉立刻就黑了:“說到底還是因爲人家沒有拉上‘褲’鏈,所以你纔看出來的!”

老法醫乾咳了一聲:“我們就先不說了,主要還是要說說這兇手的動機問題。”

“那兇手一定是在跟死者**的過程中殺害死者的。”釋彌夜聳聳肩,“那麼兇手肯定是那個妖‘豔’的‘女’人了啊——他總不可能是在跟男人**吧!他有可能是同‘性’戀嗎?”

葉局長有些尷尬的拍了拍桌子:“那個,小夜,你好像還沒有成年吧!”

釋彌夜一臉奇怪的看着他:“是啊,我是沒有成年,怎麼了?”

葉局長的嘴角‘抽’了‘抽’,終於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

“不過,如果那個妖‘豔’的‘女’人不是兇手的話,那麼真正的兇手在殺害了死者之後,肯定把那個妖‘豔’的‘女’人帶走的。”一個警察眉頭緊皺,“那麼這個妖‘豔’的‘女’人肯定也遭遇不測了。”

葉局長皺着眉沉‘吟’了一下,才站起來在小白板上寫了起來。 “我們把可能‘性’都列出來。”拿了一隻馬克筆,葉局長草草的書寫着,“首先,是妖‘豔’‘女’子可能是兇手;然後,妖‘豔’‘女’子不是兇手,但是她有可能是兇手的同夥。最後,妖‘豔’‘女’子不是兇手,而她被兇手抓走了,現在,在哪裏?”

葉局長在句末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局長,加上一條——兇手的動機到底是什麼?”

“這個能並列嗎?”葉局長白了說話的警察一眼,想了想,又把這一條寫到了一邊。

“對了,在屍體附近有發現注‘射’器嗎?”釋彌夜突然開口。

“沒有。”做現場勘測的警察搖了搖頭,“正因爲沒有發現注‘射’器,所以我們首先就排除了男子是在**的時候給自己注‘射’海洛因的可能。”

釋彌夜又皺着眉想了一會,才輕輕的開口:“在死者的‘性’器官上,沒有發現兇手的體液嗎?”

所有的警察都小聲的咳嗽了起來,只有小王警官左右看了看,發現所有人都在看他,他才認命的開口:“小夜妹妹,你難道不知道,有一種東西叫避孕套?”

釋彌夜想想也是,便也不再說話,只是低着頭開始思考起兇手的動機。

只是還沒等她把腦子裏‘亂’七八糟的思緒解開,會議室的‘門’就被敲響。

“進來。”

一個小警察一臉嚴肅的走了進來:“報告局長,剛剛我們又接到報案,說城南區再次發現了一具屍體!”

“什麼!”

葉局長的眉頭皺了皺:“屍體是在什麼地方被發現的。”

小警察的嘴‘脣’動了動,纔有些晦暗的開口:“跟昨天一樣,是在一家小酒吧的後‘門’。”

這下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一臉訝異的看着那個小警察。

“走!我們馬上過去!”

等釋彌夜見到那具屍體的時候,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死者幾乎跟昨天發現的屍體沒有什麼區別,都是靠坐在地上,面容安詳。

老法醫只是過去瞄了一眼,就回來一臉的嚴肅:“死亡原因是注‘射’了過量的海洛因,‘褲’鏈也沒拉上——死前曾經有過‘性’行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