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48 Views

“噌!”

Written by
banner

一聲金鐵之聲響起,張誠屁事沒有,金劍卻瞬間潰散,消失無形。

“什麼狗屁玩意?打蚊子嗎?”張誠譏諷的說道。

見對方居然硬扛下了自己的法術,陰陽師心裏驚訝無比,但也顧不得多想,手腕一翻,又是幾張黃符飛出,同時口中疾唸咒語。

幾張黃符瞬間自燃,化作了幾點火光,從四面八方朝張誠飛來。

“不過是幾點凡火,也好意思拿出來,就算是業火,小爺我也沒怕過。”

張誠哼了一聲,吐出一口鬼氣,畫作幾隻面貌猙獰的骷髏,一口將火焰吞下,然後厲嘯着朝陰陽師飛去。

居然能用鬼氣化形,果然是邪修!

山本龜田一見,眼皮微微一跳,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而陰陽師那邊就不好過了,只見他一陣手忙腳亂,符紙就像不要錢似的揮出,最後纔將幾個骷髏頭打散。

似乎是覺得都了面子,陰陽師的臉色漲得通紅,從身後抽一根像是招魂幡一樣的東西,嘴裏默唸兩句,咬破指尖在幡上畫下一個符號,當頭朝着張誠打來。

張誠擡起一隻手,一把抓住幡身,頓時感覺到一股力量開始侵蝕自己的皮膚,抓在幡上的手臂就像是爬上了無數螞蟻。

“太弱了。”

張誠淡然一笑,分出一道屍氣,幡身瞬間變黑,一縷縷黑煙順着棍子朝陰陽師的手上鑽去。

陰陽師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寒意,不敢遲疑,連忙放開手,倉惶後退。

張誠搶過招魂幡,兩手輕輕一合,“咔擦!” 一念成癮,莫少的大牌嬌妻 一聲折成兩截,扔在了地上,“還有什麼手段,都使出來吧。”

陰陽師胸口不斷起伏,氣得全身發顫。

在對方面前,自己引以爲傲的法術好像都變成了小孩子把戲,現在連法器都被毀了,這種強烈的屈辱感刺激得他幾乎要發瘋。

陰陽師大喝一聲,雙手合在一起,掐出一個奇怪的法印,同時咬破舌尖,噴出一大口血霧。

血舞在空氣中飄蕩,慢慢散落在地般上,隨即就像有生命般的蠕動起來,很快聚合在一起。

而地板上也開始騰起絲絲血色煙霧,迅速融進鮮血之中……

地板上的鮮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越變越多,逐漸隆起,最後一直升到兩米多高,翻騰之間,化成一隻頭生雙角,全身血紅的惡鬼。

式神,陰陽師的守護者,三途川的惡魔!

山本龜田的眼中流露出狂熱的光芒,與雄壯威武的式神相比,張誠就好像是一根豆芽菜一般,讓人懷疑會不會被一掌拍成肉餅。

“小子,你死定了!”陰陽師掐着手印,冷冷的看着張誠,剛纔的頹然之色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自信。 式神一出現,頓時發出一聲驚天怒吼,雙手一伸,朝着張誠抓來。

“打架不是塊頭大就厲害。”

張誠臨危不亂,腳下輕輕一錯就避了過去,趁着式神收手不及,直接鑽進了對方懷裏,照着下巴就是一記“廬山升龍霸”。

“嘭!”

身軀龐大的式神,在這一拳之下應聲飛起,狠狠的砸在天花板上,然後又重重的摔落下來,半天沒爬起來。

什麼?!

山本龜田跟陰陽師如遭雷擊,整個人都傻掉了。

強大的式神居然被一拳打倒?這尼瑪是開玩笑嗎?

是不是式神這幾天拉肚子,發揮失常?

在陰陽師的法力催動之下,式神站了起來,怒吼一聲,又朝着張誠撲去。

“這傢伙骨頭還挺硬。”

張誠甩了甩手,將屍氣聚在拳頭上,雙拳頓時黑氣繚繞,手肘以下的皮膚呈現出銀灰色,閃耀着金屬的光芒。

他現在是鐵屍中品,就算半步天師也不敢跟他硬碰硬。

史上最強手機地圖 這式神雖然氣勢十足,但不過就是真人中品的實力,在同境界下,張誠就是無敵的存在。

一見張誠拳頭上的屍氣,山本龜田莫名感覺心驚肉跳,本能的連退了好幾步。

就連式神似乎也有些畏懼,奔跑的速度瞬間一滯。

但是張誠可不會因爲對方認慫就收手,腳下一動就出現在了式神身前,一記黑虎掏心直接打在了對方的心窩處。

“嗷!”式神發出一聲嚎叫,身體向後飛出,“呯!”的一聲砸在牆上,胸前出現了一個海碗大小的恐怖凹陷,還冒着縷縷青煙,就連身後牆壁上都出現了蛛網似的裂縫。

還沒等式神的身體落下,張誠又追了過來,伸手在對方腋下一託就是一個過肩摔,將紅木製成的辦公桌砸得粉碎。

“呯呯呯!”

“嘭嘭嘭!”

接下來完全就是張誠的個人表演了……

兩米多高、長得像綠巨人一樣的式神,在張誠手裏就好像沒有重量的充氣娃娃一樣,隨意的被掄來掄去。

好好的一間辦公室很快就變得面目全非,牆上滿是裂紋,地面和天花板上也像月球表面一樣佈滿了坑洞,混凝土碎塊哐哐的往下掉。

山本龜田滿臉的驚駭,他懷疑再讓張誠打下去,只怕整棟寫字樓都會坍塌。

不過還好,張誠似乎也發現了這點,將式神像破麻袋一樣掄了幾分鐘之後,就揮手扔在了一邊。

就在山本龜田以爲要停手的時候,誰知道張誠腿一擡,又騎到了式神身上,“呯呯砰!”接着一頓胖揍,打得式神在地上不停翻滾,哀嚎連連。

陰陽師心中叫苦不迭,式神跟陰陽師是契約關係,並不是主僕關係,每次召喚式神的時候,除非法力用盡,否則式神是回不了地獄的。

看着式神被毆打,陰陽師感覺自己心都在滴血,但也只能強撐着繼續施法。

他當陰陽師以來,第一次感覺自己的法力怎麼這麼多,爲什麼到現在還沒用完……

幾拳下去之後,式神連慘叫都發不出了,只能躺在地上直哼哼。

醫妃遮天:嫡女不好惹 張誠終於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肩膀,看了看一臉懵逼的山本龜田,又看向站在一邊看熱鬧的王大富。

“老傢伙,要不要過過癮?”

“啊?”王大富一愣,傻傻的看着張誠。

張誠眨了眨眼,“怕什麼,有我在,不打白不打哦!”

“哦哦哦!”王大富明白了張誠的意思,打臉就要打得徹底,你不是大日本陰陽師嗎?不是還會召喚式神嗎?

老子一個沒法力的道童都能吊打你們,看你以後還有什麼臉裝逼!

“獨樂樂不如衆樂樂,老夫今天也來過把手癮!”王大富奸笑着抽下自己褲腰上的皮帶,遞給張誠道:“借點屍氣用用。”

張誠伸手在腰帶上一抹,留下一縷屍氣,王大富奸笑一聲,手一揮,“啪!”的一聲就抽在式神的屁股上。

這一皮帶抽過去,式神立刻發出一聲痛哼,附着在皮帶上的屍氣腐蝕掉式神的鬼身,在屁股上留下了一條黑印,滋滋的冒着煙。

“哈哈!老夫這輩子第一次打日本鬼,手感還真不錯!”

王大富囂張的大笑起來,再次掄起皮帶,一下接一下的抽了上去。

“式神是吧?”

“陰陽師是吧?”

“決鬥是吧?”

“我特麼讓你裝施瓦辛格!”

絕世劍帝 “我特麼讓你嘴臭!”

“我特麼讓你囂張!”

王大富罵一句就抽一下,眨眼功夫就將式神打成了斑馬模樣,渾身黑煙寥寥,看着都不怎麼動彈了。

陰陽師差點沒氣暈過去,一張臉猙獰扭曲到了幾點,渾身都在顫抖,突然喉頭一甜,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嗬喲!還吐血了!”張誠眉毛一挑,對着王大富說道:“繼續打,打死了算我的。”

“好嘞!”王大富擼起袖子,又揚起了手中的皮帶。

山本龜田此時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連忙上前說道:“張先生,快住手!別打了!”

“爲什麼不打?現在是決鬥,他不是還沒認輸嗎?”張誠哼了一聲,一腳踏在式神的腦袋上。

“青山君,認輸吧!”山本龜田只得轉頭看向陰陽師。

陰陽師此時臉色一片煞白,剛纔式神一出,他還自信的說對方死定了……

結果呢……從出來到現在,尼瑪完全被打得還手之力都沒有,現在居然還被一個普通人用皮帶抽。

王大富每抽一皮帶,陰陽師都感覺是打在自己的臉上,整個臉頰都是火辣辣的。

作爲受人尊敬的陰陽師,就連山本龜田面對他也是禮待有加,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屈辱,如果現在再向支那法師認輸,那簡直丟臉都丟到姥姥家了,以後還怎麼混?

“還不認輸?行,這可是你自找的了。”張誠微微一笑,從兜裏掏出一根黑色的牙籤,在手裏一晃就變成一根齊眉短棍。

隨着屍氣的涌入,哭喪棍發出一聲聲鬼哭狼嚎,威壓之力瞬間瀰漫開來。

“鬼……鬼器!”陰陽師瞬間面色大變,差點嚇到崩潰,眼看着張誠緩緩擡起棍子,直接朝着式神的頭部杵了下去,頓時嚇得尖叫起來。

“我認輸!我認輸!”

可是他還是慢了一步,哭喪棍的棍尾瞬間就插進了式神的腦袋裏。

隨着一聲慘嚎,式神龐大的身軀迅速崩潰,眨眼間就化爲無形。

外國鬼也是鬼,哭喪棍作爲陰差的制式兵器,由地獄玄鐵打造,再加上張誠的屍氣加成,威力非同小可,一棍下去直接打得式神魂飛魄散。

“你……你……”看着式神消散,陰陽師的表情就像是死了爹似的。

這一尊式神他供奉了很多年,好不容易纔願意跟自己簽下契約,結果沒想到剛來華夏沒幾天,就被人打得魂飛魄散……

“幹嘛啊!老夫還有一套打狗鞭法沒使呢!”

看到王大富居然還滿臉的不爽,對着張誠一通抱怨,陰陽師再也承受不住,“噗!”的一聲吐血三升,雙眼一翻,直接暈倒在地。 山本龜田的臉色也十分不好看,他很清楚式神對於陰陽師來說意味着什麼。

式神被滅,陰陽師的實力絕對會大打折扣,自己就這樣損失了一名得力大將。

剛纔山本龜田看得很清楚,如果張誠想收手的話是來得及的,但是在陰陽師已經認輸的情況下還是痛下殺手,讓他對張誠的性格又有了更深一層次的瞭解。

行事陰狠、手段毒辣、睚眥必報……活脫脫就是個邪修!

而且他身爲山本集團繼承人,又同陰陽師合作,自然知道很多普通人不瞭解的事。

剛纔張誠身上黑氣四溢,隔得老遠就給人一種陰冷邪惡的感覺,肯定是鬼氣和屍氣。

一個活人身上居然會有這麼濃厚的鬼氣和屍氣,平時肯定沒少做缺德事……

山本龜田一方面憤怒張誠出手狠毒,一方面又忍不住暗暗高興。

式神的實力他知道,放在華夏來說,可是能跟真人中品的法師鬥個不相上下。

如此高的實力,剛纔卻像一個小孩子一樣,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那這個張誠,實力到底該有多恐怖啊!

張誠的形象,瞬間在山本龜田的心裏已經變得無限高大。

現在陰陽師基本已經廢了,如果想盡快搞定老宿舍的事,那張誠就是他最後的希望。

山本龜田長吸一口氣,不敢再有任何輕慢之心,叫來兩個西裝男將陰陽師擡走,然後上前兩步對着張誠說道:“張先生,青山君國語不是很好,剛纔無意之中冒犯了,我代他向您道歉,還請張先生大人有大量,不要往心裏去。”

張誠笑了笑,無所謂的說道:“沒事,我這人一向寬宏大量,如果他不服的話,可以再來找我。”

山本龜田的嘴角抽了抽,不好接話,轉而奉承道:“看張先生年紀不大,沒想到這麼厲害,真是年少有爲啊!那個……我剛纔說的事,不知道張先生能不能再考慮一下?”

“呵呵……”張誠逼也裝夠了,淡笑一聲說道:“想請我出手也不是不行,關鍵看山本先生有沒有誠意了……”

山本龜田一聽這話,頓時臉色一喜,掏出支票本唰唰寫了兩筆,撕下來之後恭恭敬敬的遞了過來。

“張先生看看這誠意夠不夠?”

張誠接過支票一看,發現上面填的數字是一千萬,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隨即問道:“這該不會是日元吧?”

山本連忙擺手,“張先生哪裏話,這是一千萬軟妹幣,先表達一下我的誠意,事成之後,還有重謝!”

張誠跟王大富對視了一眼,心裏樂開了花。

跑過來廢了小鬼子兩個手下,沒想到還倒賺了一千萬,哦不對……加上剛纔的精神損失費,一共是一千一百萬,這買賣划算啊!

雖然心中得意,但是張誠表面上還是板着一張臉,雲淡風輕的將支票扔給王大富。

“說說吧,想讓我幫你幹什麼?殺人?”

“不不不……”山本龜田連忙擺手,“我是正經商人,怎麼可能會讓張先生幹這種犯法的事。”

張誠翻了個白眼,都這時候居然還裝,剛纔讓人打斷皮特劉的腿就不犯法了?

山本龜田想了想,一本正經的說道:“江城音樂學院張先生應該知道吧?在學院裏面有一棟老宿舍樓,現在由我們山本集團負責改造,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那棟樓里老是出現怪事,所以我才專程從國內把青山君請過來……”

山本龜田一邊說一邊注意着張誠的表情,見對方沒什麼表示,然後接着說道:“青山君來了之後,就發現那棟老宿舍樓裏有鬼怪作祟,而且他還說宿舍樓下陰氣深重,很可能是一處鬼巢,裏面的鬼物非同小可,如果讓它們跑出來,只怕整個江城都會生靈塗炭……”

張誠眉毛一皺,故意說道:“山本先生該不會想讓我去抓鬼吧?恕我直言,你是日本人,就算那些鬼物真跑出來,跟你也沒關係吧?你這心是不是操得太多了。”

山本龜田擺了擺手,大義凜然的說道:“張先生,話不能這麼說,我們山本株式會社來華投資,就是想華日共同繁榮。既然現在碰到了這樣的事,那我當然是義不容辭,更何況那裏現在還是山本集團的工地,萬一出了什麼事,我難辭其咎,所以希望張先生能夠出手幫忙!”

見山本龜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張誠忍不住撇了撇嘴,淡笑着說道:“想讓我幫忙也行,但是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一聽這話,山本龜田差點沒罵人,剛剛纔給了你一千萬,居然還要提條件,你這胃口也太大了吧!

不過他還是壓住火氣,笑道:“只要張先生肯出手,條件好說,這樣……您看這裏一團糟,咱們換個地方慢慢談怎麼樣?”

“行。”張誠點點頭,和王大富一起,大搖大擺的跟着山本龜田進到旁邊的一間會議室裏。

山本龜田先讓祕書端了兩杯咖啡進來,擺在張誠和王大富面前,然後才坐在對面,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張誠抿了一口咖啡,苦得直吐舌頭,放下杯子舉起一根手指說道:“我這人有個毛病,不喜歡被人利用,雖然我是收錢辦事,但你也得跟我講實話,你這麼在意那棟老宿舍樓,究竟是爲什麼?”

山本龜田一愣,剛想開口說話,張誠立刻揮手打斷了他。

“說話之前先想好了,你要是再東扯西扯侮辱我的智商,那咱們就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

山本龜田目光閃爍,沉聲說道:“張先生,知道太多了對你沒什麼好處。”

張誠聳了聳肩,一臉的無所謂,“老傢伙,把支票還給他,咱們走。”

說完他就站了起來,朝會議室門口走去。

王大富掏出支票,扔在山本龜田面前,哼道:“別以爲有錢就了不起了,也不打聽打聽張先生的資產,求人辦事還藏着掖着的,一點誠意都沒有!”

惡少的毒愛 山本龜田一愣,連忙起身攔住了張誠,“張先生別生氣,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張誠半推半就的坐了回去,冷哼一聲,“要說就快說,我沒多少時間聽你廢話!”

山本龜田擦了一把汗,賠着笑臉將支票塞回王大富的手上,猶豫了很久,纔開口講述了起來。 據山本龜田所說,那棟老宿舍樓在以前其實是日軍的一所醫院,而他的祖父,就是當時醫院院長。

在戰敗之前,他祖父因爲有事情提前回國,之後就重病纏身,沒機會再回華夏。

當時因爲走得急,有很多東西都沒來得及帶走,其中就有一尊神像,這尊神像對山本家族來說有很重要的意義,他這次過來,就是專程想將神像帶回國內的。

“嗤……”張誠不屑的笑了起來,“跟我扯犢子呢?你這麼在意那東西,肯定是非常貴重了,這都過了好幾十年了,現在纔想着回來取?你當我三歲小孩啊!”

山本龜田搖搖頭,說道:“我之所以現在纔回來取,是因爲家裏發生了一些變故,不過這些是我們山本家的私事,想來張先生也不感興趣。而且那神像並不貴重,但是對我們家族很有意義,就像貴國的祖先靈位一樣,是一種精神上的寄託。”

張誠翻了個白眼,不需要想就知道山本龜田又在胡說八道。

自己已經把姿態做足了,沒想到對方還是不願意說實話,可想而知那東西對於山本龜田來說有多重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