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257 Views

「怎麼,怎麼這麼快就走了?」

Written by
banner

……

「攔住!攔住他們!一定要攔住……」

保安室,按下了免提鍵的座機里,傳來一個男人瘋狂惡毒的喊聲。

與此同時,十幾個身穿制服的安保人員衝出來,手裡都握著一根會黑色警棍。

看著越來越近的一片烏壓壓的人影,宋黎艱難地扯了扯嘴角,恨恨地罵了一句:「你大爺的!死變態,祝你早晚得艾滋病。」

明擺著的,陳茂根本不想放過她。

她扭頭瞅了眼杵在她身邊神色凝重的阿一,笑呵呵地說道:「阿一,咱趕緊撤吧!他們人多勢眾。」

「宋小姐,您先走,我墊后。」

少爺交代他保護好宋小姐,要是宋小姐出事,他萬死難辭其咎。

宋黎自然知道阿一是受命於薄寒池保護她,可人家也是血肉之軀,雙手難敵眾拳,她要是跑了把他一個人丟下,豈不是太沒良心了。

「別那麼多廢話!要撤一起撤,要麼一起打!」

與此同時,她看到旁邊牆角放著的一把鐵鍬,順手就抓了起來。

就它了!

「小姑奶奶,你還愣著做什麼!跑啊!」

車裡薄家小三爺朝宋黎大聲喊道。

他只知道,宋黎把肖景行從瘋人院救了出來,也只當那些安保人員是奉命來搶人的,他根本不知道宋黎把陳茂給扒光了。

之後,還被人看光了。

這口惡氣,他怎麼都咽不下去!

宋黎帥氣地把鐵鍬往地面一遁,那雙漂亮的眼睛里閃著堅毅的光,她答應過肖景行的,絕對不會讓他再一次被關進去。

「三哥,帶肖景行離開!」

她大聲喊了一句。

能讓他家小姑奶奶心甘情願地叫一聲三哥,還真心不容易!薄三輕嗤一聲,扭頭瞧了眼身邊默不作聲的少年,毫不掩飾裡面的嫌棄。

可,他終究什麼也沒有說,畢竟,他也幫不上什麼忙。

「阿二,你出去幫忙,我來開車。」

阿二不為所動。

他只聽少爺的,其次,少爺說,他不在,就聽宋小姐的。

宋小姐讓他在車裡待著,他自然就哪兒都不能去。

肖景行低著頭,臉色難看得厲害,垂在兩側的手用力握成拳頭。

他想要變強,迫切地想要變強,強大到沒人可以傷害他,強大到可以保護想要保護的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跟個縮頭烏龜似的……

「我先送你們去安全的地方。」

阿二突然開口。

不等薄承東和肖景行反應過來,他已經一腳踩下了油門。

「媽的!別讓那輛車跑了!追!」

…… 看著同時追上來的幾輛車,薄家小三爺不由得哆嗦了一下,連忙掏出手機給自家大哥打電話,這可是冒著被「流放」的風險。

小姑奶奶,為了你,老子豁出去了!

很快,手機那端就傳來一個沉穩而醇厚的嗓音:「有事兒?」

薄承東心裡咯噔一聲,迫不及待地喊道:「大哥,救命!」

「救命?」

「是,是救命,可不是救我的命,是宋黎,大哥,宋黎還在瘋人院……嘟嘟嘟……」

不等他把話說完,手機聽筒里立刻響起一陣急促的忙音。

男人面色冷沉,劍眉緊緊蹙起,一雙湛黑的眸子,猶如掀起了狂風巨浪的大海,要將一切都吞沒掉。

「再快一點!」

他斂眸,語氣里透著寒意。

易胥心下一驚,立刻將油門踩到底,目不轉睛地盯著路面。

一瞬間,黑色的阿爾法如離弦的利箭,朝水泥路的盡頭疾馳而去。

……

耳邊響起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宋黎冷峭地勾起唇,剛才交手的時候,她就已經發現,除了之前她在門衛崗碰到的三個男人是部隊退伍的,眼前的這些全都是拿錢財替人消災的小混混。

「來啊!不怕死的儘管上,本小姐不介意打斷他的手腳!」

宋黎冷嗤一聲,粉唇邪氣地勾起。

可,左手臂傳來的疼痛,卻讓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躺在地上的那些人叫得凄慘,鼻青臉腫的,看向眼前少女的目光滿是驚恐,他們身上的傷勢比宋黎要嚴重多了,還有斷手斷腳的。

「阿一,你還撐得住吧?」

她不放心地扭頭問了一句。

阿一傲嬌地甩了甩頭髮,目光冷銳,「放心,我不會扯你的後腿。」

「怎麼辦?」

「你問老子怎麼辦?你不想死的話,就給老子上!活捉那女的。」

鬧了這麼大陣仗,要是連一個黃毛小丫頭都抓不住,到時候,他們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被為首的這麼冷喝一聲,還能站起來的那些人,紛紛握緊了手裡的鐵棍,躍躍欲試,目光惡狠狠地地盯著不遠處的一男一女。

外公曾經對她說,這世上最不怕死的人,就是那些窮途末路的人。

宋黎咬著唇角,握緊了手裡的鐵鍬,扭頭小聲問阿一:「要不咱們還是跑吧?」

阿一:……

請問宋黎小姐,你剛才的勇氣呢?不是打算將他們全都打趴下嗎?

他瞅了眼身邊咧嘴微笑的少女,明明他們處境堪憂,可她偏偏還能笑出來,一雙漂亮的杏眸就像是夜空中璀璨的星子似的。

見身邊的男人不吱聲,宋黎無奈地嘆了口氣,都什麼怪脾氣啊!裝高冷嗎?

她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冷著臉說道:「我數三下,一起跑!這是命令。」

「聽見沒?」

「聽見了。」

……

可,宋黎還沒有開始數數,那些人已經揮舞著鐵棍,一窩蜂地衝上來,完全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也忘記了心裡的恐懼。

「你大爺的!趕緊跑啊!還等什麼!」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作為一個前途光明的帝都少年,宋黎一直覺得自己是穿鞋的。

而且,穿的還是昂貴精緻的水晶鞋,她還夢想著自己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有那麼一天,他會腳踏七彩祥雲來接她回家……

所以,她可不想跟這些人拚命。

根本不值。

阿一愣了愣,緊跟在宋黎身後跑得飛快。

「媽的!追!別讓他們跑了,否則誰都不想好過。」

那為首的氣急敗壞,惡狠狠地命令道。

這個時候如果有人從這裡路過,就會瞧見一個漂亮的少女扛著一把鐵鍬,沒命地朝前跑,身後一幫握著警棍的安保人員狂追……

「阿一,你快點!別那麼沒出息,連我一個女生都追不上。」

宋黎一邊逃命,一邊打趣地調侃他。

阿一頓時噎了一下,差點沒一頭栽倒在地上,可他什麼也不能說,誰讓這是擺在眼前事實呢!他只能默默地拼了命地追上去。

忽然間,一輛黑色阿爾法迎面疾馳而來。

對宋黎來說,那車牌號再熟悉不過了。

「宋黎小姐,是少爺的車!一定是少爺趕來救我們了。」

阿一的神情有些激動。

看到那輛阿爾法越來越近,宋黎停下了腳步,那把鐵鍬被她牢牢地握在掌心裡,然後轉過身,目光冷銳地盯著那些追上來的人。

屠魔工業 她邪氣地勾起唇,精緻的小臉上沾了些塵土,枯黃的頭髮有些凌亂。

該剪了!

她嫌棄地瞧了眼落下來的發梢,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

那些人也停了腳步。

可,他們卻沒有讓開,就囂張地站在路中間。

那輛車越來越近,可速度卻絲毫沒減下來……

「隊長,我們……」

有人被嚇到了,雙腿直發抖,跟篩糠似的,恨不得拔腿就跑。

就在所有人以為那輛車會撞上去的時候,它突然來了一個急轉彎,一個漂亮的擺尾漂移,嚇得那些人紛紛後退了好幾米的距離。

宋黎也退了一步,緊接著,車門從裡面打開,「上車!」

一張英媚襲人的臉龐硬生生闖入她的視野中,宋黎不由得彎了彎唇角。

一個箭步衝過去,俯身,利索地鑽進車裡。

下一秒,她一頭撞入一個結實滾燙的胸口,滿懷,連強有力的心跳聲她都聽得一清二楚的,就像是一陣陣有規律的搗鼓聲。

彩雲之南,山海以北 真舒服!

宋黎不想起來了。

就算外面鬧個天翻地覆,她也不想起來了,她胳膊疼,腦袋疼,腿也疼……

男人低著頭,看著趴在他懷裡的女孩兒,湛黑的眸子,微微暗了暗,「阿黎——」

他的嗓音低沉而性感,緩緩地在她耳邊暈開,酥得她心尖兒不由得一顫。

簡短的兩個字,彷彿包含了千言萬語。

宋黎再怎麼臉皮厚,這個時候也不好意思繼續「裝死」,她連忙坐直起身子,微揚起白凈的小臉,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

嘴角扯開微笑。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

她都笑得這麼天真可愛,外加無邪,他要是還打算開口訓她,又或者罰她寫大字,或者站牆角面壁思過,她一定會哭給他看。 眼前的少女咧著嘴,梨渦深深,盛滿了這個午後明媚的暖陽。

那一瞬間,薄寒池的心驀地一軟,恨不得將她緊緊地攬進懷裡。

再也不要鬆開手。

他輕斂眸色,薄唇微微勾起,歪著腦袋問道:「傻笑什麼?」

傻笑?

宋黎頓時噎了一下,艱難地咽了口唾沫,眼眸中閃著狐疑的光。

這人什麼眼神啊!明明那麼可愛,那麼天真,那麼無邪,怎麼落在他眼裡就變成傻了呢!

是他眼拙了吧!

想到這裡,宋黎越發笑得明艷,一雙漂亮的杏眸似是朧了層水霧,直勾勾地瞧著身邊的男人,眼梢的笑意幾乎要溢出來。

「薄大哥,你剛才又救了我。」

她的聲音綿綿的,糯糯的。

還有看向他的眼神,就像一把鉤子,毫無徵兆地勾住了他的心。

男人微怔,身子不由得一緊,就連眸色也變了,「說人話!」

宋黎:……

你大爺的!我說的不就是人話嗎?

她氣呼呼地翻了個白眼,索性低著頭不說話,她就是不高興了。

看著身邊的少女變得緘默,薄寒池忽地笑了,溫熱的指腹劃過她的耳際,很自然地將碎發撩起,別緻耳後,又輕輕點了點她額頭。

「是啊!我又救了你,算一下加在一起幾次了?打算怎麼謝我?」

他也低著頭,嗓音暗啞到了極致。

宋黎頓時愣了一下,下意識地抬起頭,一抹溫熱毫無徵兆地從嘴角劃過。

面紅,耳赤。

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給埋進去。

一次,兩次,可以解釋為一場意外,情有可原,可這是第幾次了?

「你就是這麼謝我的?」

男人湛黑的眸子,微微暗了暗,不急不躁地注視著眼前的少女,「阿黎,你倒是告訴我,你這是淺嘗輒止?還是欲情故縱?」

宋黎:……

意外!

這是一場意外。

可,這個男人會相信嗎?整個帝都有多少女性在垂涎他的容貌,如果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解釋這是一場意外,他一定會惱羞成怒吧!

再說了,今早上她還偷親了他。

「薄大哥,我……」

「以身相許」四個字愣是說不出口,宋黎垂了垂眸,默默地在心裡給自己豎了一個中指,鄙視!鄙視!不就是表白么?有什麼不敢的。

男人似乎很有耐心,也不催她,只說道:「慢慢想,不著急。」

「其實……」

宋黎苦惱地撓了撓後腦勺,事實上,她很想說,這真的還是一個意外。

忽然又想起什麼,她墨瞳稍微一轉,嘴角勾起邪氣的笑意,「薄大哥,你……這麼說吧!你是不是,是不是有那麼一丁點……喜歡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