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336 Views

取了換洗的衣物,泡澡沐浴之後,上了藥,穿了一件燈籠長袖的連衣裙。

Written by
banner

看看時間已經八點。

下樓。

鐘點工早早準備好了早餐。

吃着早餐。

“張姨,他什麼時候走的?”蘇薇兒問道。

正託着地鐘點工起身回答道:“先生走了有一會兒了。”

蘇薇兒倒是沒有繼續多問什麼。

香絕天下:醫品皇妃 只見張姨走上前一步,“那個蘇小姐……” 蘇薇兒化妝好之後,鮮少這樣化濃妝,甚至在手臂上塗上的了遮瑕膏,沒有敢穿連衣裙,換了牛仔褲,配上高跟鞋,襯衣,外套,看上去個性帥氣的十足。

確認好沒有問題。

而早之前方雪嫣得知C·CO公司找蘇薇兒談合作的消息,更是氣的在化妝室發脾氣。

現在這個賤人還真的越來越好運了。

方雪嫣直接衝到董事長辦公室,委屈至極的模樣,“舅舅!”

陸辛格看到方雪嫣起身忙的上前拉着方雪嫣,“雪嫣怎麼了?”

方雪嫣那委屈不滿的模樣,“舅舅C·CO公司要找蘇薇兒合作?舅舅你不能想辦法推掉合作,或者換人,難道舅舅不知道這個蘇薇兒之前對我做的那些事情。”

陸辛格拉着方雪嫣坐在沙發上,“這些舅舅都知道,但是這次是C·CO公司主動找蘇薇兒合作,上次的大秀的確非常成功,給公司帶來了一定的利益。”

畢業那天我們失業 “那既然如此,舅舅將公司管理很好,但是陸少宸怎麼會突然問責起公司資源分配的問題? 穿越之毒妃嫁到 他到底什麼意思?”

說道這裏,陸辛格面子上也是掛不住,竟然被一股晚輩教訓,但是又有什麼辦法,誰叫那陸少宸纔是正統嫡子,手腕的確讓人佩服。

“難不成是有人向陸少宸告密不成?!”方雪嫣驚愕道。

“也有這個可能!”

“但是我看一定是林芳吧!看她現在這麼提拔蘇薇兒,心底就是氣,舅舅你想想辦法,你是董事長,難道要壓一個小模特沒權利了?”

陸辛格拉着方雪嫣安慰道:“舅舅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雪嫣你的地位是她無法撼動得了的,之後幾個大品牌合作,代言資源首先選擇的肯定會是你,現在沒有必要把精力浪費在微不足道人的身上。

你現在更應該打氣精神,讓人看到你的實力纔對,你放心有舅舅在,蘇薇兒永遠都不可能踩到你頭上。”

陸辛格的話,方雪嫣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舅舅這次C·CO找蘇薇兒合作的事,對了,盧蘭化妝品正好和我們這期合作代言,乾脆就讓蘇薇兒去。

現在她不過是剛有一點苗頭而已,難道還直接讓她和C·CO公司合作。”

陸辛格想了一下,拍了拍方雪嫣的手背,安慰道,“等會兒我會讓她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

“那好!謝謝舅舅!”

頓時,方雪嫣眼底閃過陰鷙目光,心底狠聲道:蘇薇兒你永遠別想有機會爬上來。

陸辛格讓祕書讓人項目部的人將盧蘭的合作事項發了過來。

午飯過後,蘇薇兒再次檢查確定沒有問題之後出門離開。

自己開車去了公司。

只是今日陽光的確有些曬人,蘇薇兒戴了遮陽帽。

到了公司。

下車。

正上樓時,突然接到一通電話,是公司的工作號,摁下接通鍵,“喂!你好!”

“蘇薇兒你馬上到董事長辦公室來一趟,陸董有事找你。”

蘇薇兒詫異,董事長怎麼突然找她有事。

但這可是董事長的吩咐,蘇薇兒自然沒法拒絕。

“好!我知道!”

直接按下電梯到了三十四樓,看看時間,剛一點點,先找林總報道。

去了林芳的辦公室。

助理敲門。

蘇薇兒直接走進去,“林總!”

林芳放下手裏的雜誌,擡眸看着蘇薇兒,自然一眼發現她今天妝容的比往常濃了不少。

問道:“恢復如何了?”

蘇薇兒回答道:“我現在可以堅持照常參加拍攝!”

來的路上想了很久,因爲拍攝燈光太過強烈,每天化妝肯定會加重過敏症狀,但是熬過拍攝期間,之後再調理,現在她又怎麼能如方雪嫣所願。

林芳倒是沒有多說什麼,“既然你決定,會談之後,繼續完成外景的拍攝。”

“是!我現在要去一趟董事長辦公室,剛剛祕書打來電話讓我過去。”

話落,林芳眼眸一沉,微微詫異,“董事長找你?”

“是!”

林芳倒是沒有多說什麼,“你先去吧!”

隨後蘇薇兒上樓。 張誠帶着幾人,順着山道一路往上走,很快走到了石柱之下。

站在近處一看,幾人更是爲大佛寺的宏大而震驚。

正對山道的,是一處巨大的正殿,完全是在石柱上掏出來的,裏面供奉着四尊菩薩像。

據諶小冰說,這是大乘佛教中的四大菩薩,分別是文殊菩薩、觀音菩薩、普賢菩薩和地藏菩薩,放在第一殿,有接應衆生之意。

張誠也沒多在意,只是現在真正踏入這處佛門聖地之後,他感覺到周身都不自在。

無處不在的佛性對他來說就好像有毒的瘴氣般,體內的屍氣都隱隱有些狂亂。

那些菩薩坐像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立刻放出無盡威壓,全部集中在他身上,就像是四座大山同時壓下。

不過還好,他現在的實力遠非以前可比,很快將暴躁的屍氣壓回了屍丹,並且關閉了全身的毛孔,不讓自己的氣息溢出一絲。

四尊菩薩像瞬間就失去了目標,沉重的威壓感也迅速散去。

“阿彌陀佛……”

張誠剛鬆了口氣,身後就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清亮的聲音說道:“幾位施主,請留步。”

幾人轉頭看去,發現是兩個沙彌模樣的少年,順着前殿旁邊的山道快步走來。

見面後雙方行禮,兩個沙彌自我介紹是大佛寺的迎客弟子,之前有事離開了一下,請張誠他們原諒。

見對方還算客氣,張誠也沒多說,只是點點頭,讓兩個沙彌在前面引路。

幾人順着山道,繞着石柱一路上行。

說是山道,其實都是一座座石屋串聯起來的,每一座面積都不小,供奉着各種造型奇異的羅漢尊者。

張誠一邊走,一邊暗暗感知了一下兩個沙彌的修爲,發現居然已經是禪師境界,跟諶小冰一樣。

但是看年紀,這兩個小沙彌也才十歲出頭,這麼小就能達到這個境界,看來大佛寺真是不簡單。

諶小冰也是暗暗稱奇,一番詢問得知,這兩人都是孤兒,從小被內地某寺廟收養,因爲有慧根,又耐得住寂寞,所以才被選到這裏來。

張誠暗自點頭,大佛寺作爲華夏佛教聖地,更是有菩薩果位坐鎮,如果自己門下弟子被選進來,那以後就算是菩薩門徒,對佛門來說,絕對是無上光榮的一件事。

而這樣一來,大佛寺吸收了各大佛門的天才弟子,實力必定更強,難怪現在都隱隱凌駕在茅山、龍虎山之上。

同是佛門,諶小冰自然更是好奇,想打聽更多的情況,但是兩個小沙彌卻不再多說。

張誠想了想,只好轉而問道:“聽說大佛寺這次邀請了不少山門,怎麼一路上來,都沒見到幾個人。”

一個沙彌答道:“明天就是法會了,所以很多門派前幾天就已經趕到,現在都住在上面,施主一會兒應該就能見到了。”

“哦……”張誠點了點頭,突然又問道:“那在我之前,還有沒有哪個山門剛剛趕到?”

另一個沙彌想了想,說道:“有的,幾個小時之前,崑崙山的道友也剛來。”

果然是崑崙山。

張誠心中冷笑一聲,但是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淡淡的說道:“崑崙山好像離這兒不遠吧?怎麼這麼晚纔來?難道是路上有什麼事耽擱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崑崙山的天青祖師幾天前就已經來了大佛寺,今天到的,是他的徒弟一秋天師,也許是門派裏有什麼事,所以晚了一點。”

“一秋天師?”張誠眉毛一挑,追問道:“難道是寧一秋?”

“是的。”沙彌點點頭,似乎不明白張誠爲什麼對崑崙山這麼感興趣,下意識的問道:“莫非施主跟崑崙山還有交情?”

張誠笑了笑,不答話,只是跟身後幾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自己今天在路上被暗算,寧一秋也剛好是今天才到大佛寺,要說只是巧合,張誠絕不相信。

不過眼下也沒有確鑿的證據,而且就算真是寧一秋乾的,在這種地方自己也不方便動手。

張誠想了想,又問道:“對了,這次大佛寺召集各大山門,到底是爲了什麼事?”

一個沙彌笑了笑,說道:“道佛兩教排行五甲的掌門方丈,正在峯頂禁地商談此事,到現在已經兩天了,等到明天法會召開,施主自然知曉。”

張誠一聽就愣了,到底是什麼事,需要這麼多大佬談上兩天時間?

不過看沙彌的態度,知道問他們也是白問,索性也不多說,反正等到明天法會召開,自然就一清二楚了。

幾人爬到石柱的中段,張誠才發現這裏還另有一片天地。

這個位置,剛好處於大佛的肩部,從雙肩開始,圍繞石柱都往裏鑿出一條石廊,高寬都是三米左右,外面是懸崖,裏面卻還鑿出一間間石屋。

這些石屋,大部分門都關着,也有一些和尚道士打扮的,在走廊裏溜達,看見張誠,都投來怪異的目光。

“張誠,你來了。”

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突然從走廊一端走了過來,張誠一下就認出來是玄空真人,無空的師父。

“你先安頓下來,我住在東面第六間,待會你來找我,師父有話想跟你說。”玄空真人的師父,自然就是華坤那老牛鼻子了。

張誠答應一聲,跟無空互留了一個電話號碼,約定以後常聯繫,然後就目送師徒二人離開。

兩個沙彌將張誠帶到南面第二間房,打開門一看,發現房間不大,佈置得也十分簡樸,但是牀褥之類的都有。

兩個沙彌告訴張誠,現在人太多,房間有些不夠用,只能麻煩他們四人一起擠一擠。

而且這裏沒有自來水,取水需要去下面的小溪裏,吃飯會有人按頓送來,衛生間也是公用的旱廁。

如果缺什麼日用品之類的,可以在送飯的時候寫給沙彌,每過三天,會有物資送到大佛寺,到時候再讓這些人回去買來。

張誠算了算,要真是想買什麼東西,前後估計要耽擱一週才能拿到手,而且這地方連手機信號都沒有,無聊想刷個微博都不行,實在是有點不方便。 陸辛格直接讓祕書將一份合同拿到了辦公室,遞到蘇薇兒面前。

“這是盧蘭合作代言項目,你可以先看看!”

蘇薇兒看着面前放在辦公桌上的合同,心底是不甘心。

很明顯方雪嫣又在背後搞鬼,一手不斷緊握,伸手拿起合同。

快速看了一眼。

代言的不過只是盧蘭較爲低端化妝品。

陸辛格現在很明顯就是聽了方雪嫣的話,看來傳言還真的不假。方雪嫣還真的是他們的“心肝寶貝”

“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就簽字,這也算是一個機會。”陸辛格開口道。

蘇薇兒放下合同,看向陸辛格,“陸董,意思就是現在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你說難道我還沒有權利決定你接下的品牌資源?”相當嚴肅的神色說着這話。

面對的畢竟是上上司,她只不過就是一個LK旗下籤約的模特而已。

蘇薇兒最後簽下合同。

別以爲這樣就能把她怎麼樣!

蘇薇兒出了辦公室,心口怒氣叢生,原本打算去找林芳說這件事情,但是她不能去,就算找了恐怕也沒用,畢竟陸辛格是林總的上司,更何況她不需要人的同情,也會鬧人口舌。

直接下樓到了攝影棚。

慕行之正好出來一眼看到蘇薇兒,“蘇小姐!”

蘇薇兒擡眸看着他,點頭微笑。

“今天怎麼到公司,沒有好好休息?過敏症狀還沒有好,最好不要化妝,以免加重病情,你的情況我都和林總說過了,還是要好好養病才行。”

慕行之倒是關心道。

蘇薇兒一笑道:“謝謝!我現在很好!我決定繼續完成拍攝,多補妝遮蓋就行,等拍攝結束再好好調理就行。”

如今的狀況更是堅定她繼續拍攝,否則只會被有的人趁機替換掉。

這時。

只聽到讓人厭惡的聲音傳來,側頭看去,只見方雪嫣和她的助理正說着什麼。

看到蘇薇兒之後,一副得意高高在上的姿態走過來。

“蘇薇兒恭喜你了,這次盧蘭的代言可要好好把握哦!”

說着,輕蔑一笑直接繞過離開。

驀地,只聽到蘇薇兒突然喚道,甚至帶着強勢有力的語氣:“方雪嫣!”

這樣的氣勢只讓人周圍的人一愣。

方雪嫣猛地頓住腳步,神色瞬間變得難看至極,轉身。

只聽到蘇薇兒毫不避諱直接開口道:“一味地只是去想方設法用盡手段,倒不如好好提升自己,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方雪嫣不是所有事情都會盡你所意。”

這番話無不是刺激着方雪嫣,臉色變得更加陰沉,轉身,夾帶怒氣的雙眸沒有在絲毫的掩飾,佯裝的笑意徹底龜裂。

上前就要扇蘇薇兒耳光,但是站在蘇薇兒一旁的慕行之眼疾手拽住方雪嫣的手腕。

本宮玩轉高科技 “方小姐有話好好說!”相當冷淡的語氣。

方雪嫣怒視盯着慕行之,喝道:“慕行之你算什麼東西?鬆手!”

話落瞬間,慕行之眼底一閃而過那不易察覺的戾氣,完全沒有絲毫懼怕方雪嫣的意思。

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 “我的確不算什麼,但是蘇小姐是我朋友,我豈能讓人無緣無故就打她。”

這話不僅僅讓周圍停住腳步人一怔,什麼時候慕行之和蘇薇兒關係這麼好了?

蘇薇兒不禁一愣,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話落,方雪嫣盯了一眼蘇薇兒,用力抽回手來,看向慕行之,“朋友!慕行之你倒也是被狐狸精給勾引的顛三倒四了!”

沒有等慕行之開口,只聽到蘇薇兒直接開口反駁,“方雪嫣誰是狐狸精,誰是小三,你難道還不清楚?”

這句話無不是在提醒什麼,在場的人當然很清楚,畢竟之前的曝光的事情,誰還不知道?但即使如此公司也沒有人敢亂嚼舌根。

“蘇薇兒你住口!”

方雪嫣大喝道:“別以爲你就走了一場大秀,你以爲你就真的能飛上天了,我告訴你,你惹惱了我,我能讓你馬上從這裏滾蛋?你最好記清楚,我是誰?你又是什麼身份?你沒有資格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你懂?!”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