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102 Views

「陳公子,這個紅館會所在我們南陽鎮這邊還是非常出名的!」

Written by
banner

趙九霄一邊在前面給陳天帶路,一邊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

「為何?」

陳天輕聲問道。

「因為這個會所很少對外開放,即便是南陽鎮在有名的大人物想要進來住都是不行的,但是這次竟然被人打開了,我在南陽鎮生活了這麼長時間,這還是第一次看見有活人住進這裡面呢,而且這也是我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趙九霄笑呵呵的解釋道。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看來這次想要見我的人身份背景應該不簡單啊!」

「那肯定不簡單啊,要不然我師父也不會這緊張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原本站在房間門口翹首期盼的趙士圖在看見趙九霄以後,連忙快步跑到了趙九霄的身邊,然後高聲沖著找趙九霄喊道:「九霄,我讓你去把陳公子請過來,你去了這麼半天幹什麼去了啊?還有你身邊這個人是誰啊?我讓你去把陳公子給我請過來,你把這個人帶到這裡幹什麼啊?這個人是陳公子嗎?」

「師傅,這位不就是您說的陳公子嗎?」趙九霄在聽到趙士圖的這句話以後臉色大變,連忙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你是不是傻子,我說的陳公子怎麼可能是這個人啊?你覺得陳公子能長成這個模樣嗎?」趙士圖瞪著眼珠子喊道。

趙士圖的境界為脫凡境巔峰,自然沒有辦法看清楚陳天真正的模樣,所以他覺得趙九霄找錯了人。

趙九霄則滿臉無辜的看向了陳天,低聲說道:「可是這個人說他就是陳公子啊!」

「你……」

趙士圖舉起手掌就要奔著趙九霄的臉上抽去。

「趙士圖,這才幾日不見你就不認識我了啊?」陳天笑呵呵的沖著趙士圖說道。

趙士圖在聽到陳天的聲音以後臉色大變,連忙扭頭看向陳天,然後表情不可思議的說道:「陳公子,竟然真的是您……」

雖然陳天的模樣發生了變化,但是聲音卻沒有發生變化,趙士圖瞬間便聽出來這是陳天的聲音。

「沒錯,是我!」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趙士圖聽到這話以後臉上的表情就更加不可思議了,瞪著眼珠子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猶豫了兩秒鐘之後結結巴巴的說道:「可是陳公子咱們這才幾天的時間沒見啊,您……您的模樣怎麼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隻不過就是我的一些障眼法而已,現在整個南陽鎮的人都知道我陳天是什麼人了,我若是不偽裝一下,肯定會碰到非常多的麻煩!」陳天輕聲解釋了一句。

「也對!」

趙士圖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陳公子真乃是神人啊,竟然能夠偽裝的如此逼真,即便是我都不能分辨出來了,剛才多有冒犯,陳公子見諒啊!」

「行了,別說廢話了,到底是什麼人對我的聚靈子感興趣?」

陳天沒有心情聽趙士圖在這裡拍自己的馬屁,語氣平靜的沖著趙士圖問道。

「陳公子,這次來的人可是一位大人物啊!」

趙士圖神神秘秘的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陳公子,您可曾聽說過西寧省的武道第一大家族雲家?」

「雲家?」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說道:「西寧省的第一大家族不應該是歐陽家嗎?什麼時候有變成雲家了?」

「哎呀,歐陽家只不過是在生意上面的第一大家族,我剛才跟您說的雲家那是武道第一大家族,雲家主要就是把精力放在武道修鍊上面,所以從來不會管西寧省生意上面的事情,這也就導致很多普通人以為西寧省的第一大家族是歐陽家,但是其實歐陽家放在雲家的面前那根本就算不了什麼!」趙士圖連忙解釋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啊!」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瞬間便明白了趙士圖的意思。

其實如果是在南陽市普通人的眼中蘇成凱那絕對能夠算得上是南陽市排名前五的老總了,而趙士圖在普通人的眼中無非就是蘇成凱的一個保鏢而已。

但是其實蘇成凱的身份地位遠遠不及趙士圖,一切也都需要看趙士圖的臉色行事。

只不過尋常人根本沒有辦法了解到這裡面的東西。

歐陽家之所以被譽為西寧省的第一大家族,那隻不過是因為西寧省的大部分藥材生意都掌控在歐陽家的手裡面,但是如果把武道上面的那些大家族全部都算上的話,別說是西寧省第一武道家族雲家了,就算是一個普通的武道家族那都是歐陽家沒有辦法得罪的。

相比較西寧省,其實江南省這邊的情況還是非常簡單的,那就是無論武道也好還是生意也罷,第一大家族都是李君誠所在的李家。

因為李君誠本身跟李太白的關係就非同尋常,所以李家在武道方面的實力自然也不是尋常家族能夠相比的,從李家能夠連續拿到三屆江南省武道聚會冠軍這件事便可以看出來。

「今天來的這個人是雲家的家主?」

陳天輕聲問道。

「陳公子,雲家家主雲破天那種能夠跟李太白起名的大人物怎麼可能來咱們南陽鎮這種小地方呢!」趙士圖無奈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這次來的人雖然還不是雲破天,但是效果跟雲破天也差不多了,這個人是雲破天的孫女雲白蘇!」

「雲白蘇?」

陳天這個名字以後輕輕的搖了搖頭,因為他本身對於西寧省那邊的情況就不是很了解,自然也就沒有聽說過雲白蘇這個名字。

「行了,陳公子,雲小姐已經在裡面等候多時了,您還是進去直接跟雲小姐聊吧,你們這種大人物之間的事情也不是我能夠參與的!」趙士圖害怕讓雲家人等待時間太長牽連了自己,所以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趙士圖連忙跑到了陳天的身前,給陳天帶路。

片刻之後,兩人走進了一件裝修的非常典雅的房間之中,剛剛進入這個房間,陳天便發現了牆壁上面掛著好幾副十分名貴的字畫真跡,這些真跡若是被拿到外面拍賣的話,最少也得是好幾億的價格,從一點便能夠看出來雲家的經濟實力確實不可小覷。

而且房間裡面的裝修也非常的雅緻,基本上全部都是按照唐朝時期的風格去裝修的。

屋子的最中間擺放著一方沉香木所打造的黑色茶几,一位身穿白色旗袍的女子安靜的坐在茶几前面,女子的長相非常的精緻漂亮,美眸低垂,秀髮飄然,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一位從古畫裡面走出來的仙子一般,給人一種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覺。

陳天能夠從這個屋子裡面的擺設,以及女子身上的氣質還有舉止之中感覺到,這個女人絕對不是什麼普通。

「趙師傅,您來了啊?」

女子一邊用自己那修長白皙的玉手擺弄著茶几上面的茶具,一邊語氣慵懶的沖著趙士圖問道。

「雲小姐,你想要見的那位陳公子我已經給您請過來了……」趙士圖看著女子的位置彷彿大氣都不敢喘,臉上的表情十分緊張。

「好,我知道了,你先先去吧,我跟陳公子單獨聊兩句!」

女子說話的語氣一直都是慢條斯理慢慢悠悠的,給人一種別樣的誘惑。

而趙士圖在聽到這句話以後扭頭看了陳天一眼,隨即直接轉身奔著門外走去。 紅館會所內。

陳天眯著眼睛打量著自己面前的溫婉女子,眼神平靜異常,彷彿根本就沒有因為趙士圖之前跟陳天說的那些話而感覺到任何驚訝。

陳天也許不知道,雲白蘇在西寧省那邊幾乎就是一個已經被神話了女子。

甚至有些人都覺得,女神女王二字都沒有辦法形容雲白蘇的身份跟地位了,因為雲白蘇實在是太過於優秀。

幾乎整個西寧省的男人最大的夢想那就是能夠娶到一位雲白蘇這樣的妻子。

雲白蘇是西寧省雲家雲破天的孫女,雲家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大的家族,光是雲破天的孫女孫子就有十多位,而且每一個都是天之驕子般的存在,所以想要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脫穎而出,還是非常不容易的,何況雲白蘇還僅僅就是一個女孩而已。

在雲白蘇很小的時候,她並不是家裡面最受重視的一個,但是隨著雲白蘇的年紀變大,她開始逐漸展露出了自己那竟然的武道天賦,還是生意上面的頭腦。

在雲白蘇十八歲的時候,她便碾壓了雲家三代中的所有男子,開始逐漸接受雲家的各種生意,被雲破天當成是未來的繼承人去管理。

而且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雲家三代中的這些男子似乎很大一部分都默認雲白蘇竟然會繼承雲破天在雲家的位置,除了少有的幾個人敢跟雲白蘇競爭之外,其餘的人都是選擇對雲白蘇俯首稱臣的。

可以說,現在的雲白蘇在西寧省那邊的地位已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根本不是尋常人能夠想象的。

很多人都預測未來雲破天退位之後,雲白蘇竟然力壓其他的競爭者,成為未來雲家的家主。

而雲白蘇在看見趙士圖離開之後,並沒有主動跟陳天說話,甚至都不曾抬頭看過陳天一眼,而是行雲流水的擺弄起了自己面前茶具。

從雲白蘇擺弄差距的樣子中陳天便感覺到這個女人應該非常的精通茶道。

在陳天認識的人當中,只有柳子曦對茶道感興趣,剩下很少有女人喜歡這種東西。

片刻之後,潔白的茶杯被雲白蘇推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輕悠悠的說道:「陳公子,請!」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也沒有客氣,直接伸手拿起了茶杯,簡單的品嘗了一下,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如此年紀能有如此茶藝,已經很不錯了!」

畢竟陳天當年在修仙界的時候已經喝習慣了他師傅泡的茶,所以普通人泡出來的茶水,在陳天的面前明顯有些索然無味。

而雲白蘇此時眼神之中也閃過了一絲誘惑,這麼多年了,但凡是喝過她的茶的人,從來都是讚不絕口,但是此時陳天竟然如此評價自己,雲白蘇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好奇,忍不住抬頭看了陳天一眼,但是當雲白蘇看見陳天的時候忍不住愣了一下。

雲白蘇緩緩起身,踩著高跟鞋裊裊婷婷的奔著陳天的位置走了過來。

此時雲白蘇穿著的乃是一件民國時期的白色旗袍,旗袍開衩的位置非常高,露出那修長白皙的美腿,完美的身材在旗袍的襯托下得到了非常好的展現,再加上雲白蘇那張精緻迷人的俏臉,以及身上清冷孤傲的氣質,給人的感覺異常嫵媚勾魂。

而陳天似乎並沒有被雲白蘇的模樣身材氣質所動,依舊安靜的坐在茶几前面。

雲白蘇走到了陳天的面前,忍不住用自己的美眸上下打量了陳天片刻,然後輕聲說道:「之前便一直聽說陳公子武道境界修為如何驚艷,今日一見確實厲害啊!」

「此話怎講?」

陳天輕聲問道。

「陳公子的幻術竟然能夠做到如此程度,剛才若不是我自信看,我還真就沒有看出來陳公子真正的模樣!」雲白蘇說話的語氣酥酥軟軟風情萬種。

「你竟然能夠看清楚我本來的容貌?」

陳天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訝,因為他沒有想到雲白蘇竟然也是一位化神境的武者。

「險些就被陳公子您騙了!」

雲白蘇抿嘴淡淡一笑,然後繼續說道:「陳公子本身長的如此俊俏,為何還要用幻術騙人呢?」

「男人長的俊俏也不一定是什麼好事,女人長的漂亮確實一個優點,你的這張臉蛋應該讓你騙了不少人吧!」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騙了多少人又能如何?陳公子看我的時候不依舊還是沒有動心嗎?」雲白蘇嬌滴滴的說道。

「行了,我沒有時間跟你在這裡浪費口舌,我聽趙士圖說你對我的聚靈子感興趣,長石,黑曜石,綠簾石以及各種法器,我說的這些東西只要你能拿出來一樣,我都可以用聚靈子跟你交換!」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雲白蘇說道。

雲白蘇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淡淡一笑,然後伸手從茶几下面拿出了一個錦盒,輕輕打開錦盒以後,裡面放著三塊寶石!

「陳公子,您想要的月長石,黑曜石以及綠簾石都在這裡!」雲白蘇柔聲說道。

陳天簡單打量了一下錦盒裡面的寶石,發現確實是自己想要找的東西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訝,畢竟能夠將這三種寶石全部都湊齊,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這是三顆聚靈子!」

陳天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裝著聚靈子的瓷瓶,遞到了雲白蘇的面前。

雲白蘇打量了一眼瓷瓶,但是並沒有伸手接過去,而是輕聲說道:「陳公子,其實我對這聚靈子並不是很感興趣……」

「對聚靈子不感興趣,你對什麼感興趣?」

陳天淡淡問道。

雲白蘇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輕聲說道:「陳公子,我們雲家對您找到聚靈子的地方感興趣!」

「呵呵……」

陳天聽到雲白蘇的這句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是想用這三塊寶石問出我找到聚靈子的地方對嗎?」

「不僅僅是這三塊寶石,我們雲家還有很多的法器,只要陳公子您能說出您找到聚靈子的位置,我們雲家的那些法器隨便你選,你覺得如何?」雲白蘇緩緩說道。

「不怎麼樣!」

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你的這些東西在我眼中只值三顆聚靈子,你若是要的話就收下,若是不要的話,那就算了!」

「陳公子,您這話是不是有些太絕情了,我是誠心的跟您進行交易,您要是這麼聊下去的話,咱們可能就得換個方式了!」雲白蘇輕聲說道。

「換個方式?」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覺得你藏在這個房間裡面的那幾個人能夠留得住我是不是?」

「你竟然早都發現了?」

雲白蘇聽到這話以後臉色一變,語氣冰冷的沖著陳天問道。

「我從剛剛進入這個房間開始便已經發現了,但是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對我動手,否則你會後悔的……」陳天伸手拿起了桌子上面的茶杯,自顧自的喝了一口茶水,臉上的表情平靜如初。

「我雲白蘇還不知道後悔這兩個字應該怎麼寫,既然陳公子您不打算跟我們雲家合作,那也就別怪我雲家不客氣了!」

雲白蘇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剎那間,八位身穿黑色西服的壯漢從房間的角落沖了出來,然後根本沒有任何廢話,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陳天在看見這八個人動手以後不屑一笑,面無表情的說道:「區區八個脫凡境巔峰的武者也想留住我,實在是不可笑!」

「死到臨頭竟然還敢嘴硬!」

雲白蘇看著陳天冷笑了一聲,雖然這段時間雲白蘇確實聽說了很多關於陳天的事情,但是雲白蘇覺得自己身邊的這八位保鏢全部都是脫凡境巔峰的武者,而且配合了這麼長時間,就算陳天是化神境巔峰的武者,都一定能夠擺脫這八個人的追殺。

其實雲白蘇所在的雲家也一直都在尋找葯神谷的位置,但是後來無意間得到消息說歐陽家已經找到了葯神谷,雲白蘇打算等到歐陽家真的找到葯神谷之後,再從歐陽家問出葯神谷的位置,這樣便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但是雲白蘇萬萬沒有想到,歐陽家的人在找到葯神谷之後便回到了西寧省,而且還說此時的葯神谷已經被一位高人所有,並且告訴西寧省的所有大家族不要再打葯神谷的主意。

雲家自然不能甘心,費勁千方百計想要從歐陽玖的口中問出葯神谷的位置,但是無論他們用什麼辦法,歐陽玖都對葯神谷之中發生的事情閉口不談,最後雲家實在是沒有辦法了,開始聯合西寧省的其他幾個大家族對歐陽家進行抵制,這也是為什麼這段時間西寧省的很多大家族都對歐陽家下手的原因。

後來雲白蘇突然得到消息,在江南省的南陽鎮發現了大量的聚靈子,雲白蘇心裏面非常的清楚聚靈子那種藥材只能生長在葯神谷之中,所以便帶著自己的人來到了南陽鎮,然後又找到了陳天,準備從陳天的口中問出葯神谷具體的位置。

就在這個時候,雲白蘇的八個保鏢已經全部都衝到了陳天的身前。

「不要殺了他,活捉這個人!」

雲白蘇彷彿覺得此時的陳天已經是瓮中之鱉了,所以俏臉之上掛著淡淡的微笑,語氣十分自信的喊了一聲。

此時的雲白蘇眼神之中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溫婉嫵媚,相反竟然全部都是一片冷漠。

但是下一秒,雲白蘇臉上的笑容便凝固住了。

因為就在這八位保鏢馬上就要靠近陳天的時候,陳天的身體周圍突然閃過了一道寒芒。

「嘭!」

一聲巨響,八位保鏢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撞到了一樣,身體瞬間倒飛了出去,最後狠狠的砸在了牆壁上面。

「這……這是怎麼回事?」

雲白蘇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遊戲系統的這一公告驚呆了所有人,不是才成為師徒的嗎?怎麼這麼快就PK起來了?

待我為王看了風玫一眼,眼波橫生間點了「否」。

「為師怎能欺負徒兒呢?」待我為王抬步走向風玫,行走間身姿搖曳,端的是風流模樣,「放心,無論你資質多麼差,為師都不會嫌棄你的。」

風玫嘴角一抽,「為師為師」,角色代入的倒是挺快的。她直接拿出那件霓虹羽衣:「想要嗎?」

魅者最是愛美,霓虹羽衣可以隨著其主人的心意任意變換模樣,而且作為起橙裝,屬性無不是頂級的,可謂是所有魅者都渴望得到的裝備。

「橙裝! 有風自南 有生之年看到橙裝,老夫不負此生了!」

「唉,魅者的裝備,於我無用。」

周圍的人在風玫拿出霓虹羽衣時頓時吵嚷起來,目光火熱地盯著風玫,尤其是那些魅者。

待我為王目光淡淡從霓虹羽衣上掃過,落在風玫的臉上,直接伸手就去拿羽衣:「徒兒倒是有心了,這見面禮為師甚是喜歡。」

在待我為王的指尖將將觸碰到羽衣時,風玫手往後面一縮:「臉呢!與我打一架,你贏了,你是師父羽衣自然要孝敬你,你輸了……我們師徒身份換換。」

看著風玫將羽衣收起來,待我為王眯眼淺笑,簡直如禍世妖花:「不想當我徒兒?」

「我挺想當你師父的。」

輕笑一聲,待我為王轉身走到競技台中央,踢了踢地上的幾具『屍體』:「還用我送你們?」

裝死的四人立即喝了修復液爬起來,不再等待我為王說話就麻溜地滾下台了——懶人聽書

之前是被折磨的不想爬起來了了,寧願裝死當躺屍。

場地清空了,風玫及時再次發出挑戰,這次待我為王立即接受。

「來來來,全服首對師徒對決,開賭局,我壓一件紫裝待我為王贏。」

競技台上戰鬥剛剛開始,下面看客也跟著躁動起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