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30 Views

不得不說,這人啊,一上了年紀,就變得心慈手軟,這要是放在以前,早就不管不顧,讓他去見閻王了!

Written by
banner

「別……別殺我,我臣服!能夠當冥王的跟班,那根本就不丟人!」

安德烈這時候生死存亡,哪裡還要什麼節操,立刻說道。

「當我的跟班,你還不夠資格!」

秦穆然搖了搖頭,很顯然,他是看不上安德烈的,對於這種不確定的因素,秦穆然絕對不會留有一絲的威脅存在。

說著,便是從身上拿出了一包由黃皮紙包成的小包,走到安德烈的面前道:「把這個吃下去,你就不會死!」

「這是什麼?」

安德烈驚恐地看著秦穆然手中的黃皮紙小包,本能告訴他,這裡面的東西不是什麼好貨。

「這叫三七斷腸散,由二十一種藥材拼配而成,每過二十一日藥效發作一次,每發作一次,全身會產生肝腸寸斷的感覺,痛不欲生。」

秦穆然看著安德烈,言簡意賅地介紹了下三七斷腸散的作用,頓時便是嚇得安德烈臉色大變。

「不!冥王,您不用這麼對我,我一定會死心塌地地跟著你的!絕對不會背叛!」

安德烈聽到三七斷腸散的功效之後,便是知道,秦穆然是想要藉助這個葯來控制住自己。

做他們這一行的,最擔心的是什麼?便是自己的生命自己無法掌控!若是自己真的吃了這個三七斷腸散的話,以後自己的生死就在秦穆然的一念之間,而且每隔二十一天就要吃一次解藥,還不能離開的太久,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太難受了! 朱有爲和陳小東的信封上寫着:“之前30分鐘,和你釣魚的,是真正的鬼,這種鬼是無相鬼,也叫無面鬼,之前的30分鐘,無面鬼被完全限制了能力,就和普通人一樣,但接下來,無面鬼會慢慢的恢復能力,直到完全恢復能力。這期間,只要不觸怒無面鬼,無面鬼是不會直接攻擊你,那麼接下來就是,繼續和無面鬼釣60分鐘的魚,任務提示,不想死得很慘的話,儘量不要比無面鬼釣的魚多。從現在開始,如果你能活一個小時的話,立刻迴歸原來的世界。”

之前的30分鐘,其實並不會有人死掉,因爲鬼沒有任何能力,就算是想殺人,也殺不了。

但接下來的60分鐘,由於鬼慢慢的恢復了能力,所以,每一秒都有可能喪命,此時,李肅、朱有爲、張立凡、陳小東

四人全部都繃緊了身上的每一根神經,大家都不想死,但不想死的話,就必須按信封上的內容去做,因爲死得太快,魔王也會覺得沒有趣,只有垂死掙扎到最後一刻,然後再無力的死掉,這樣,魔王才覺得有意思。

確認自己是和死神一起玩牌之後,李肅還好,心理上沒有太大的變化。但張立凡的內心有點平靜不下來了,張立凡心想自己打了這麼多年牌了,一直是和人打,沒想到這次竟然會和鬼打,還是鼎鼎有名的鬼。

其實魔王只說了和朱有爲、陳小東釣魚的是無面鬼,但魔王並沒有說無面鬼具體有什麼能力,到時候也只有靠朱有爲和陳小東兩人自己弄清楚了,希望能從無面鬼這三個字裏看出一點東西來,早點明白無面鬼到底有多麼恐怖。

朱有爲因爲怕觸怒無面鬼,所以不敢挪動身體,陳小東還好,離無面鬼稍微遠了一點,可能也是考慮他是新人,沒讓他承受太大壓力的原因吧,朱有爲離無面鬼就比較近了,差不多隻有一尺左右的距離。

但接下來的一個小時,不出意外的話,朱有爲也是不會擅自挪動身體,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現在誰都不知道。

李肅、朱有爲、張立凡、陳小東四人紛紛把信封重新收進了口袋,然後,玩牌的還是繼續玩牌,釣魚的還是繼續釣魚,也許接下來的60分鐘,就是此時四人生命中最後的倒計時了。

李肅和張立凡還是跟之前一樣和死神打着牌,這期間死神每把都贏。朱有爲則是和陳小東一樣,兩人還是沒釣到一條魚,不過,無面鬼也沒有釣到,因爲朱有爲坐在無面鬼的旁邊,時時刻刻也在觀察着無面鬼,所以知道無面鬼也沒有釣到一條魚,但隨後朱有爲發現一個問題,難道這個魚塘里根本就是一條魚都沒有,所以大家纔會釣不到魚。

時間其實過得也很快,但是,是不是意味着和死亡越來越接近了,暫時誰都不知道,不過時間已經過去30分鐘了。

離任務結束只有30分鐘了,但朱有爲知道,越是到後面,任務的危險度就越高,彷彿每一步都是在走鋼絲一樣。

一個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打了30分鐘的鬥地主,張立凡已經是滿頭大汗了,李肅則還是保持着之前的冷靜。

一把鬥地主又打完了,李肅和張立凡還有死神又開始新的一把。這30分鐘裏,張立凡一直輸,他此時心裏也很矛盾,因爲他怕最後因爲輸得太多的原因,導致被殺,雖然這裏沒有明着說,輸了要給錢之類的話,但是,一般情況下,打牌都是以贏爲好,所以這一把,張立凡拿了好牌,準備贏一把回來。

李肅此時是完全不知道張立凡有這種想法,不然一定會勸阻張立凡這麼做的,到底張立凡這麼做,會帶給自己和李肅多大的危險,現在,沒有人知道。

朱有爲裝作冷靜的在釣魚,眼睛時不時的往無面鬼那邊撇去,不過,這回着急的不是朱有爲了,而是陳小東。

這30分鐘裏,陳小東也同樣沒有釣到魚,陳小東自認爲自己應該也算是一個釣魚高手了,但今天爲什麼偏偏一條魚也釣不到。就在陳小東鬱悶的時候,魚塘裏突然游上來了很多條魚,有大有小,顏色也不一樣,有很多種顏色。

這下,陳小東非常興奮,馬上想要一展釣魚神人的身手,儘量觀衆就只有朱有爲一個人和一隻可怕的無面鬼。

陳小東此時完全忘記了信封上面說的不能比無面鬼釣的魚多,隨後陳小東拿起釣竿,重新放好魚餌,一釣竿就扔進了魚塘,朱有爲此時看到魚塘裏突然多了這麼多魚,一時間也沒有注意到陳小東的動作,但隨後陳小東釣上來一條魚了,朱有爲才反應過來。陳小東的釣魚水平還是不錯的,一釣竿下去,不久就釣到魚了。

雖然說,魚是釣上來了,但是朱有爲則是臉色一片鐵青。因爲,無面鬼把釣竿直接扔進了魚塘,然後撇過臉,第二次面對着朱有爲。

這把,張立凡拿了好牌,然後叫了地主,之後出的牌,李肅和死神一直要不起。就在這時,李肅突然想到,不行,不能讓死神輸,魔王信封上面說得清清楚楚。於是,李肅連忙使眼色,希望張立凡不要衝動,一定要讓死神贏。

但張立凡完全不理會李肅,自顧自的出牌,最後只剩四張牌了,李肅連忙壓住了張立凡的牌,但張立凡隨後出一個火箭,這下,大家都要不起了,張立凡就只剩兩張牌了,李肅心想,糟了,張立凡根本不聽自己的,這下死神一定會提前動手殺人。

張立凡最後打出一對四,結束了這一把牌,但同時也差不多提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張立凡打完一對四之後,死神突然站了起來,李肅一看,不對勁,立刻起身準備隨時逃離牌桌,但看到張立凡還一直坐着不動,於是邊動身,邊大聲喊道:“快起來,跑啊,死神已經可以殺人了。”

шшш● тt kan● C○

張立凡聽到李肅這樣一喊,立刻反應過來,隨後馬上起身準備和李肅一起逃走,但還是晚了一點點,死神一鐮刀斬斷了張立凡的一隻手臂,張立凡立刻痛得大叫起來:“啊,啊,額。”

李肅見張立凡手臂被斬斷了,立刻走過來拉着張立凡的另一隻手,隨後趕緊向前面跑去。

李肅邊拉着張立凡跑,邊回頭看,發現死神走得不是很快,此時,李肅和張立凡已經和死神拉開了一段距離。

但是,他們忘記了,死神最大的能力不是現身出來殺人,而是利用一些小的物體或者一件完全不起眼的事物,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導致其喪命。 「呵呵!你對我死心塌地,不好意思,我不相信!如果換做是你,你會信? 致富從1998開始 一個剛才還要殺你的人,轉眼就能夠護著你?對不起,我不信!」

秦穆然搖了搖頭,對於安德烈這種話,他根本就不會相信!

「別!冥王大人,我真的會跟著你的!只要你一句話,上刀山下火海!」

安德烈整個人都不好了!

「呵呵!少給我廢話,要麼死,要麼吃下這個!我不允許任何人在我身邊存在威脅!」

秦穆然冷哼一聲。

「真的要吃啊?」

安德烈臉色難看地問道。

「你可以不吃,但是你會死!你吃下去后,只要你為我辦事,我是不會讓你死的!當然,你也別指望找誰能夠解掉你身上的這個毒,我自己發明出來的毒藥,只有我自己有解藥!我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誰的醫術能夠超過我!」

對於醫術,秦穆然還是很驕傲的,當然,除了老道士親自出手,他可能會敗,不過老道士連自己都不一定確定他在哪裡,他安德烈還能夠找到?

再說了,找到了又怎麼樣,老道士不抽他都算是好的了!

感受到秦穆然身上散發出的濃濃殺氣,安德烈此時心裡有如一萬隻草泥馬在咆哮狂奔,他知道,都這個時候了,冥王不會白白的嚇唬他!

要是自己真的不答應了,恐怕現在就是一個死。

可若是自己答應了的話,那跟加入冥王神殿有什麼區別?

不過仔細一想,連命都沒有了,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不都成了過往雲煙,甚至還會便宜了別人?

冥王殿也是西方几大天神殿之一啊,有組織有力量,加入他們,好像也不虧啊,總比每天都過著刀尖舔血的生活要好的多!

再說了,不就是被喂個毒藥嘛,又不是現在就立刻會死掉,這不是還有二十一天和解藥呢嘛!

想到這裡,安德烈的心裡已經有了決定,當然他還想著要跟秦穆然談談籌碼,並沒有這麼快的表決。

「等一下,冥王,你也是做我們這一行的,你讓我去對付山口組,那就是違背了殺手的職業道德啊!這樣子,傳出去,我以後還怎麼在殺手界混啊!而且山口組這個龐然大物,一旦惹上了,那就是不死不休啊!從此我就是要浪跡江湖啊!」

安德烈看著秦穆然說道。

「你違不違背職業道德我不管,在我的眼裡,你根本就沒有什麼道德可言,還是那句話,臣服生,反抗,死!」秦穆然白了安德烈一眼,他如何還看不出安德烈打的什麼小九九,這傢伙,竟然還想著跟自己談判,懶得搭理!說著,便是要上前殺去。

「我臣服!」此時安德烈再也綳不住了,是真的怕了,秦穆然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實在是太恐怖了,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隻餓了幾個月的猛虎盯著,只要一個念頭就能夠將自己生吞活剝了!

「呵呵!這就對了嘛!來,張嘴,乖乖把葯吃了!」

秦穆然說著,便是打開黃皮紙,將裡面的藥粉看著安德烈吃了下去。

「哦!忘記跟你說了,我這個葯,還有一個副作用!」秦穆然看著安德烈吃了下去,淡淡地說道。

「什麼,還有副作用?!」

安德烈此時剛剛吞下去,嘴角邊還殘留著藥粉,卻是聽到秦穆然這麼說,頓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尼瑪,帶不帶這麼玩的啊,有副作用還拿出來?有副作用還不早點說!這是成心在玩人啊!

「別……別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其實嘛,這個副作用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算是小。」秦穆然憋著笑,故作尷尬地說道。

「什麼副作用!」

安德烈此時的臉色別提有多麼難看了。

「就是吃了以後會精力旺盛,不跑個百八十圈的根本就停不下來!」

秦穆然終究是忍不住了,臉上露出了笑意道:「不過也沒有什麼大事,做咱們這一行的,這點圈數就算做熱身了!好了,時間不早了,我還要回家抱老婆睡覺呢,就不跟你再折騰了,記著,你只有二十一天哦,二十一天我希望能夠聽到你的好消息,要不然,暗影槍神就要從殺手界消失了!」

說著,秦穆然便是攤手伸向了安德烈。

「幹啥?」

安德烈不理解秦穆然向自己伸手是個什麼意思,疑惑地問道。

「那個,拿來!」

秦穆然的眼睛看了看安德烈的兜里,示意道。

「啊?」

安德烈還是有些不解地問道。

「裝什麼傻啊!將你口袋裡的那科伊巴的古巴雪茄拿過來,你被繳獲!」

說完,秦穆然也不跟他客氣,自己上手,便是將安德烈藏在里兜的古巴雪茄盒給整盒拿走了!

「這是我的電話,結束之後,記得聯繫我!」

秦穆然丟下一個名片后,便是轉身離開了。

秦穆然駕駛著瑪莎拉蒂呼嘯離開,山上,安德烈有些苦逼地看著秦穆然的車離自己越來越遠,心裡很是難受!

一陣涼風吹來,安德烈並沒有感覺多少的寒冷,反而是身體異常地熱了起來,全身似乎有著無窮無盡的力量!

「不好!副作用發作了!我的天!」

安德烈感受驚呼,感受到自己體內的變化,也不再多逗留,拿起地上的槍,便是背著開始跑動起來。

另一邊,秦穆然開著車已經來到了瀧江別墅,車子剛剛駛入別墅的大門,便是發現陸傾城的房間燈依舊亮著。

「這個女人,還真是個工作狂啊!」

秦穆然無奈地苦笑一聲,這麼晚了,竟然還在工作,秦穆然想著一會兒上去可得好好「教育」一下陸傾城!

想到這裡,秦穆然便是停好車,正準備下車,卻是發現手機鈴聲響起來了。

秦穆然拿起手機一看,竟然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心中好奇,接聽了起來,竟然是安德烈打過來的。

「喂!大…..大哥,你這副作用也太亢奮了吧,我快累死了!救命啊!」

安德烈說話間雖然氣喘吁吁,但是卻是彰顯著澎湃的活力。

「什麼,你還這麼亢奮?」

秦穆然聽著安德烈的聲音,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道。

「是啊!我都已經跑了百十來圈了,可是那種火熱的感覺依舊沒有褪去!」

安德烈此時臉蛋朴紅地說道。

「哎!沒有想到你竟然內火這麼的旺盛!這就比較尷尬了!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你花點錢找個小姐姐釋放一下就好了!」

秦穆然捂著嘴,刻意讓自己不笑出來道。

「大哥,這裡荒山野嶺的,你讓我怎麼找啊!我估計等我到有人煙的地方,都已經暴斃了!」

安德烈苦逼地說道。

「對哦!我都忘了這麼一茬了,實在不行,反正周圍也沒有啥人,你就隨便找個地方擼上那麼一管不就好了嘛!好了!不說了,哥到家了,要抱著老婆研究怎麼生孩子了,你隨意!」

說完,秦穆然便是不理會他,掛斷了電話。

另一邊,盤山公路山腳,安德烈很是無奈地看向了四周,卻是發現一片漆黑,沒有任何人!

此時他的臉色通紅,身上滿是汗水,他怔怔地拿著手中的電話,臉上滿是糾結之色。

幸好這不是白天,若是讓人看見,肯定會上中海頭條的。

若是真的跑步發泄的話,那真的得累死,不過一想到秦穆然說的解決辦法,安德烈很是糾結。

尼瑪,堂堂黑暗世界的暗影槍神,真的要在這荒郊野外做出這麼不雅的事情嗎?什麼時候安德烈淪落到了這種地步?

只不過現在的情況容不得他再多想些什麼了,只能夠照做!

這個亢奮不除,安德烈很是難受,想到這裡,他咬了咬牙,找到一塊岩石,然後脫下了褲子….秦穆然此時已經能夠想象堂堂殺手榜第二十名的暗影槍神安德烈在打手槍的樣子,嘴角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便是向著別墅裡面走了過去。 當無面鬼再次看向朱有爲的時候,朱有爲的臉上一片鐵青,這時,朱有爲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起身準備逃跑。

陳小東還在爲剛纔釣到了魚而高興着,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等朱有爲起身開始跑了,他纔看向朱有爲這邊。

無面鬼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了,此時,死神和無面鬼的能力還屬於沒有完全恢復階段,所以在速度和力量上面,還不如一個普通成年人。但生命力和恢復以後的生命力是一樣,現在李肅等人要想殺掉死神和無面鬼,也是不可能的。

此時,任務世界裏的天空是一片朦朧,從上往下看去,就是兩隻恐怖兇惡的鬼正準備虐殺四個無辜的人。

在任務世界裏,只有你被魔王設定的鬼魂殺死,沒有你殺掉鬼魂的可能。

李肅和張立凡跑了一段路,就看見朱有爲和陳小東他們了,此時,李肅和張立凡已經到了魚塘的附近。

朱有爲也看到李肅了,朱有爲看到李肅之後,緊張得大聲喊道:“李肅老弟,別過來,魚塘這邊有鬼。”

李肅心想,自己身後也有鬼,於是喊道:“朱老闆,我身後這邊也有鬼。”

朱有爲一聽李肅說,他那邊也有鬼,一下子,心裏更緊張了,然後說道:“那現在我們怎麼辦。”

李肅邊往朱有爲這邊跑來,邊說:“我們大家先到一起來,儘量不要落單,我後面這隻鬼暫時沒這麼快走過來。”

朱有爲用盡最快的速度向李肅跑來,李肅一邊拉着張立凡,一邊也儘量跑得快一點。

這時,陳小東也跟在朱有爲的身後一起向李肅跑去,跑了一下,四人又終於都在了一起。

大家在一起之後,李肅最先說道:“現在,繼續回去打牌,釣魚,肯定是不行的了,朱老闆,你們肯定也違反了信封上所寫的內容了,接下來,我們大家最好一直在一起,有什麼事情,也等過了這最後二十多分鐘再說。”

李肅說完之後,其他三人都表示沒有意見,隨後李肅又說道:“我們儘量不要在一個地方待太久,因爲待了太久,鬼很容易就會找到,這裏好像也沒有地方可以躲,我建議我們大家等下就一直跑,只要不被鬼追上來就可以了。”

其實,李肅說的這個辦法還是不錯的,這樣的話,無面鬼的能力就會被限制了,就算它變成四人中的其中一人,大家也知道它就是鬼,但李肅忘記了一件事,還有一隻叫做死神的鬼。

死神現在已經恢復了一半的能力,但這也足夠讓李肅等人死在它的陷阱之中。

死神的陷阱已經開始了,李肅等人此時一直在奔跑,因爲張立凡受傷了,所以大家爲了等張立凡和扶着張立凡的李肅,所以跑得也不是很快。但是,危險已經在步步逼近。

死神在李肅等人的前面設置了一排很尖很細的鐵釘,加上這朦朧的天空,很難讓人發現路上有鐵釘,李肅扶着張立凡和朱有爲、陳小東一起只顧着往前跑,根本沒有注意到,此時路面上豎起來又尖又細的鐵釘。

朱有爲和陳小東跑在前面,就在這時,突然跑在後面的張立凡一下摔在了地上,李肅趕緊蹲下準備扶起張立凡,但隨後李肅發現地上有很多尖細的鐵釘,每一根足有三釐米左右的長度,張立凡就是被這鐵釘刺中,然後吃痛摔倒了。

朱有爲見張立凡摔倒了,立刻和陳小東二人又跑了回來。

朱有爲走過來問道:“怎麼了”,李肅回答道:“張叔被地上的鐵釘刺中了腳底,剛纔摔倒了,大家小心一點,這附近可能還有鐵釘,這鐵釘很尖很細,看不太清,大家儘量跑的時候,注意腳下,別被鐵釘刺傷了。”

朱有爲和陳小東“嗯”的一聲表示知道了,隨後朱有爲又問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是繼續往前走,還是”,李肅看了一眼張立凡,張立凡也看了一眼李肅,張立凡說道:“你們先走吧,大不了今天老子就死在這裏。”

李肅搖了搖頭,說:“不行,大家一個都不能死,朱老闆,你能幫我一個忙嗎”,朱有爲回答道:“李肅老弟,有話你就直說,老兄一定幫忙”,李肅這時堅定的說道:“麻煩你過來,幫我一起扶着張叔。”

朱有爲聽完後,立刻走過來和李肅一起把張立凡扶了起來,然後,繼續慢慢的向前走去,雖然不知道前面到底有什麼在等着李肅等人,但是,至少可以肯定的是,離後面兩隻鬼越來越遠了。

死神設置的鐵釘,目前也就是張立凡一個人被刺中了腳,其他人暫時躲過了這一劫,但接下來,死神隨着能力越來越大,李肅、朱有爲、張立凡、陳小東四人將面臨着更加危險的陷阱。

無面鬼此時也已經離開了魚塘,慢慢的向李肅等人走去。

後面,已經再也不能回去了,李肅四人只有繼續向前走。但前面一直都是空曠曠的路面,一處建築都沒有。

碎夢神劍傳 時間在大家的移動中,過得也很快,距離迴歸原來的世界,只剩下十五分鐘的時間。

在這最後一刻的時間裏,李肅、朱有爲、張立凡、陳小東四人能不能挺過去,就要看他們的運氣和造化了。

張立凡因爲斷了一條手臂,此時已經失血過多,暈過去了。但李肅和朱有爲二人還是堅持扶着他慢慢的向前面走去,陳小東已經沒有之前因爲釣到魚時,所帶來的高興了,反而變得沉靜了很多,一路上,一句話都沒有說。

不知道,他是不是因爲知道自己犯了很大的錯誤,所以感到自責,還是在考慮其他的問題。

李肅這邊,其實,李肅沒有怪張立凡不聽自己的勸阻,畢竟對於經常打牌的人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每把都贏,張立凡能忍這麼久,一直讓死神贏,其實已經很不錯了,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一點點小的愛好。

可能張立凡最大的愛好就是上牌桌打牌,也許不止是鬥地主,可能還有很多種牌類,包括:字牌、麻將等等。

而陳小東則是非常喜歡釣魚,從他夜釣釣了一夜的魚,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非常愛釣魚的人,雖然,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愛好,但釣魚對於他來說,稱得上是最大的愛好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