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85 Views

南宮墨從一輛紅色超跑跳了下來,「哥,誰敢欺負你?我把他頭蓋骨給擰下來。」 楊友學口口聲聲的說些什麼,自己不在乎,也根本不怕花虞。

Written by
banner

可真的當花虞靠近了的時候,他心中還是忍不住驚慌。

尤其花虞那手裡,還拎著那把尚方寶劍。

她一步步走進,楊友學面上的表情就不斷地變化。

「你、你這是要做什麼?」他強裝著鎮定,聲音巨大,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讓自己鎮定一些。

然而卻都是無用功。

花虞站在了他的面前,腳步頓了一瞬之後,方才抬眼看他。

她面上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甚至隱隱的還有些個不耐之色。

她甚至懶得跟那楊友學多說一些什麼,直接就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做什麼!?本官可警告你,你若是膽敢對本官動手的話……」此舉更是踩到了那楊友學的某一根神經,讓楊友學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他往後縮了一步,說話的時候滿臉的驚懼之色。

「嗤!」花虞冷笑了一聲,直接上手將他整個人推開。

「啪嗒。」楊友學踉蹌了一步,伸出手來扶住了旁邊的桌椅,方才穩住了自己的身形。

他轉過了頭去,驚疑不定地看著那花虞。

「楊大人沒聽說過一句話?這好狗還不擋道呢!」花虞面上似笑非笑的,當著所有的人面,譏諷了那楊友學一番。

隨後不等他反應過來,便在她身後的主座之上,坐了下來。

她這樣的舉動,頓時讓整個屋內都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寂靜當中。

「花公公!」楊友學還沒從剛才的事情當中反應過來,自然是沒辦法對花虞做些什麼的,可旁邊卻有人看不下去了。

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怒聲道:

「今日在這裡的人,當以恆王、楚王為尊,你不請自來就算了,竟是還要越過兩位殿下,坐到那主座之上嗎?!」

「就是! 我老婆是冰山女總裁 好生沒有規矩!」

「所以說,這下等人就是不能夠慣著,瞧瞧,什麼都不懂!」

「王爺還在這裡呢!」

此人一開口,頓時一呼百應。

那些跪在了地上的京官們,紛紛站起了身來,指著花虞的鼻子,就開始破口大罵。

這些人自詡身份崇高,卻從來沒有想到過,有朝一日,自己會給一個太監下跪行禮。

這心中的箇中滋味,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了。

花虞端坐在了那主座之上,仿若沒有聽到這些人說話的聲音一把,反而把玩起來自己手中的那一柄尚方寶劍,放在了手中翻轉著。

忽地一瞬,寶劍出鞘。

「刺啦——」

這響亮的聲音,頓時讓那些個喋喋不休的人們,閉上了嘴。

「嘖!」花虞面上淡淡的,只欣賞著這一把流光溢彩的寶劍。

這劍好不好用她倒是不知道,不過確實如同那褚凌宸所說的一般,很是漂亮。

光是劍柄上鑲嵌著的寶石,就算得上是價值連城的了。

「瞧著諸位大人這麼有意見的樣子,不若你們直接去皇上的跟前,跟皇上好好說道說道,將這尚方寶劍收回去,如何?」

靜。

伴隨著她的話,整個屋內都陷入了一片死寂當中。

許多人氣得是臉都通紅了,可偏偏拿她沒有辦法! 「看來諸位是沒有什麼意見了。」花虞眼兒一抬,發現之前還叫囂著的那些個人,已經閉上了嘴,頓時就笑了。

她慢悠悠地,將手中的長劍復又插回了劍鞘當中。

把那把尚方寶劍,放在了她坐著的桌子之上,這才拿手拖著自己的下巴,似笑非笑地掃視著屋內的這些個人。

「這年不年,節不節的,諸位倒是奇怪了,竟是挑著這麼一個日子,聚在了江家這小房子裡頭,這是要做什麼?」

她聲音散漫,還帶著些許慵懶和隨意,使得她這本來就低啞的嗓音,更帶了些誘人的味道。

然而這屋內的人聽了她的話,面色卻都是一變。

聚在這裡做什麼?

還不是為了對付她!

然而這樣子的話,又怎麼可能當著她的面兒給說出來呢?

江愫芸被身後的婢女扶了起來,打從跪下了之後,她就再也沒有將自己的頭給抬起來了,此時聽到了花虞的話,她眼眸頓了一瞬。

「嘶!」手中一個用力,將那扶著她的婢女,掐的直抽氣。

江愫芸冷眼掃了那婢女一下,婢女便生生地將這一聲驚呼,給吞了下去。

這位在外一向有著京城第一才女,神仙妃子稱號的江愫芸,可實在不是一個什麼好主子。

婢女想到了她那些個手段,一顆心都抖了一瞬,做事情就更加的小心了。

小房子!?

江愫芸面色陰沉扭曲,花虞算得上個什麼玩意?

竟然說江家的房子是小房子!

她不過是個閹奴罷了!

這倒也不怪花虞。

江家的房子確實是小,別的不說,就是這個正廳,估計只有昨日見到的顧家那個三分之一大。

這就算了。

裡面還擠滿了人。

花虞走進來了之後,都覺得一陣悶熱。

這還是她將房門踹開了之後,涼爽了不少。

方才沒把門踹開之前,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過的。

四下一片安靜,沒有人回答花虞的話。

許是她這樣囂張跋扈的作風,讓這些個人心中都極為不喜歡她,故而在她出聲說話的時候,才會出現這樣的一個結果。

不過她倒也不在意,目光輕慢地在屋內掃視著。

在看到了那江愫芸的時候,她忽地笑了,道:

「噢!咱家知道了,想來諸位今日聚在了這裡,都是為了江小姐而來的吧!」

江愫芸猛地抬頭,死死地看著她。

這個狗東西還想要說些什麼!

「公、公公這話又從何說起。」那江父見花虞將注意力放在了江愫芸的身上,便忍不住扯了扯唇,輕聲說道。

江父確實是怕這個花虞的。

不過江愫芸對他們江家而言,眼下還是極為重要的。

他可不希望花虞對江愫芸做些個什麼!

江家能不能飛黃騰達,還要看江愫芸的能耐呢!

「江小姐不是京城第一才女嗎?才藝如此的出眾,這麼多人聚集在了一起,來看她彈彈琴,唱唱曲子,倒也是正常的!」

江愫芸的面色,有那麼一瞬間,扭曲了一瞬。

花虞這個賤人!

只是將她比作了那青樓或者白玉閣當中,用來給人取樂的下賤女人了!

她是京城第一才女! 南宮熏這些年主要是在歐洲發展,國內雖然有公司,並不如南宮墨這個地頭蛇更厲害。

要知道南宮墨為了不被哥哥討厭,不管是南宮家還是歐洲,南宮墨都刻意避開了,就是擔心南宮熏以為他會爭奪財產。

在國內他的導演身份是鬧著玩,其實自己投資了不少公司,更是超跑協會的會長,圈子裡的一群富二代和他關係很熟悉。

南宮熏一個電話打來,南宮墨這還不吆五喝六,瞬間就來了一大堆的人。

青檸看傻了眼睛,和圍觀的吃瓜群眾一樣,這是在開跑車秀?就算是車展的時候,她也沒看到過這麼多跑車啊!

別說是她,孔雀男也懵了,來的全是世界頂級跑車,每一輛全都是他夢寐以求中的超跑。

總裁的專屬戀人 南宮墨戴著墨鏡跳下車,「哥,哪個傻子敢欺負你,我這就去擰斷他的狗頭。」

儘管從小到大南宮熏對他都是不冷不熱的,南宮墨仍舊像是小尾巴一樣粘著他。

南宮熏挑著眉頭,「大晚上戴著墨鏡?」

「這不是怕被人認出,我可不想上明天的頭條。」

最近他導演的新戲市場反饋不錯,要是被人認出來,明早的頭條就是他「知名導演深夜鬥毆」。

看到南宮熏身邊的女人,南宮墨友好的打了個招呼,「我們又見面了。」

青檸訕訕一笑,沒想到知名導演居然是南宮熏的弟弟,不過為什麼他的眼睛是黑色的?

「你好。」

那邊孔雀男以及騎著機車趕來的兄弟們看了人家的排面,瞬間檔次就拉了下來。

再者,能隨隨便便找來這些豪車的人那可不是他們能招惹的。

孔雀男見好就收,「這次算你們走運,以後別讓我再看到你。」

南宮墨平時在南宮熏面前嬉皮笑臉的,這會兒提著酒瓶子就上了,「想走?今天在場的,一個都別想跑!敢欺負我哥,我看你們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小時候南宮熏每次看到南宮墨都板著臉,南宮墨以為南宮熏對他討厭到了極點。

一次被學校的孩子欺負,說他沒有媽媽,是南宮熏冷著臉出現將所有小孩子打跑。

他板著一張酷酷的小臉,「笨蛋,你又沒做錯什麼,幹嘛站著被人欺負?以後誰要是再敢欺負你就給我打回去。」

從那天起,不管南宮熏再怎麼冷漠,南宮墨已然將他當成了親哥哥。

好不容易有一次他可以給哥哥出頭,孔雀男完了。

一看對方就是不好惹的,孔雀男也不管臉了,「快走。」

先跑再說!

南宮墨一個眼神,從其他車裡下來的都是有名的富二代。

「喲,這不是小虎嘛?怎麼在這。」一人認出了孔雀男。

開口的人正是圈子裡有名的富二代狠角色蕭裂,小虎一看是他,嚇得面色蒼白。

棄妃來襲:冷王笑一個 「蕭,蕭二少。」

「好久不見,倒是越混越好了,連我們南宮先生也敢招惹。」

小虎當年在蕭裂身邊當過打手,蕭裂已經是她們的頂點,哪裡見過南宮熏這樣的人。

「二少,我,這是個意外,我剛剛就是和他們開個玩笑。」

青檸瞪著眼睛,「開玩笑?有你這樣開玩笑的?小龍蝦招你惹你了,你掀了我的桌子,踩了我的小龍蝦,」

這關注點怎麼就在小龍蝦上?小虎立馬給她道歉。

「對不起小姐。」

「給我道歉幹什麼?真是沒點眼力見。」

小虎對著南宮熏九十度彎腰鞠躬,「對不起,南宮先生,我不該口出妄言。」

青檸直接上前敲了敲他的腦袋,「給他道歉幹什麼?」

「那我該給誰道歉?」小虎可憐兮兮。

「當然是給小龍蝦道歉了,還沒吃你就給掀了,對得起它們進餐盤的使命嗎?」

這樣特別的要求小虎還是頭一次見,「是,對不起,各位小龍蝦,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們的。」

他認認真真道完,「小姐,我認識法華寺的和尚,要不然我去請來超度吧。」

「你有病吧,給小龍蝦超度什麼?」青檸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小虎哭唧唧,不是她讓自己給小龍蝦道歉的嗎,還以為她是什麼動物保護協會的會長。

「可你……」

「我是讓給你給自己浪費糧食的行為道歉!」

老闆又炒了十分小龍蝦出來,南宮熏留了一份,「剩下的給他,吃完才能走。」

這裡的是出了名的小龍蝦大拼盤,兩人吃一份剛剛好,一人吃九份,再好吃也難以下咽。

況且還是超辣的味道,小虎被所有人盯著,含淚吃下幾十斤小龍蝦,就算去除了調料殼,凈肉也是好幾斤,嘴唇被辣紅了幾圈,眼淚鼻涕橫流。

「南宮先生,吃,吃完了。」

「下不為例,若有下次,就讓你把這的桌子給吃了。」

小虎聽得眼淚掉得更厲害了,「是,那我不打擾各位了。」

青檸微微一笑,「慢走,下次再來我請你吃小龍蝦哦。」

才聽到小龍蝦三個字,小虎便飛一般跑到一旁綠化帶去吐了,他發誓,這一輩子都不會再吃該死的小龍蝦。

青檸心情好極了,「大叔,你弟弟好厲害。」

南宮熏挑眉,這麼說來自己就不厲害了?

南宮墨咬著小龍蝦,「嫂子,你眼光可真毒辣,這裡的味道果然很好吃。」

「那當然,也不打聽打聽,方圓十里哪裡的東西最好吃我一清二楚,來來來,我敬你一杯,多謝你及時出現給我解圍。」

「嫂子,你太客氣了。」

「我先干為盡。」

「嫂子,你這酒量可真好!」

青檸顯然是喝嗨了,「好什麼好?常規操作,都給我坐下。」

周圍的人都主動上前給青檸敬酒,她來者不拒,划拳就沒有一個是輸了的,倒是男人們被她灌了不少酒。

南宮墨湊到南宮熏耳邊,「哥,你這小女朋友還有點意思,真沒想到,最後你居然喜歡的是這款,雖然和小錦兒風格不同,不過倒是挺好玩。」

南宮熏勾唇一笑,「是挺有趣。」

剛說完,青檸那邊已經喝嗨了,不僅給其他人發著自己的名片,還熱情的招攬,「以後來店裡找我就是了,我划拳可從來沒輸過!」 不是什麼阿貓阿狗,更不是那些個卑賤的女人!

「公公說笑了。」安靜了這麼久,終於是有人回答了花虞的話。 穿越后我只想種田搞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