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97 Views

「一……一凡……」藍允兒見鹿一凡朝著自己走了過來,一時間羞愧難當的無地自容。

Written by
banner

鹿一凡看了看藍允兒穿成這個樣子,再掃了掃她身邊的人,心下便猜到了一些事情。

「你應該叫我什麼?」鹿一凡冷哼一聲,抓住藍允兒的手,一把將其攬入自己懷中。

「老……老公……」

被鹿一凡如此霸道的抓著,藍允兒不僅沒有感覺害怕和不安,反而一顆芳心一陣亂跳,心裡充滿了安全感。

這個男人雖然嘴上賤賤的,人也挺花的,可關鍵時刻,就是讓人覺得無比的可靠。

原本還琢磨著該怎麼讓藍允兒演好這齣戲,沒想到鹿一凡居然自己過來直接承認了!

雖然很不爽藍允兒被鹿一凡揩油,可蔣還是立刻飛步上前道:「鹿一凡,你好無恥!有了管小姐,居然還腳踏兩隻船,去勾引人家小女生!」

鹿一凡淡定的看著他道:「是又如何?」

是又如何?

好囂張!

好霸道!

這特么直接承認自己腳踏兩隻船!

一時間蔣在心中醞釀的諸多台詞反而被鹿一凡噎的一句也說不出來了。

「詩涵,你看清楚這個男人什麼面目了嗎?他都敢當著你的面,和他的小情人親親我我,你還要和他在一起嗎?」盧廣鍾眼睛紅的瞪著鹿一凡道。

管詩涵先是瞥了盧廣鍾一眼,走到藍允兒面前,抓住她的手,溫和的說道:「妹妹,以後都是自家人了,誰要是欺負你了,就跟姐姐說!」

管詩涵一句話讓全場人一片嘩然!

「卧槽!情人和老婆和睦相處!」

「這個鹿一凡是怎麼做到的?」

「坐享齊人之福啊!」

「這傢伙,晚上情人和老婆一起玩,得特么多爽啊!」

「管家的二小姐居然願意和別的女人共享男人!」

所有男人都無比羨慕的望向鹿一凡,恨不得以身代替!

實話實說,哪個男人不希望自己是三妻四妾?

這些有錢人或許在外面有小三小四的,可誰又能像鹿一凡這樣,能讓她們如此和睦相處的?

「管詩涵,你瘋了嗎?」盧廣鍾瞠目結舌的說道。

「允兒,跟我走,咱們去那邊說話。」

說著鹿一凡抓住藍允兒的手,扭頭就走。

「麻辣隔壁的!」

蔣回過神來,肺都要氣炸了。

自己辛辛苦苦,又花錢,又費力這才弄到手的女人,居然被人當著面給搶走了!

這輩子,只有他蔣搶別人女人的份,哪有別人當著他的面搶女人的?

「藍允兒,你特么給老子站住!」蔣衝上去攔住藍允兒,眼睛一片血紅。

「蔣少……我……」

見一向風度翩翩的蔣大公子居然如此窮凶極惡,想到蔣家的恐怖實力,藍允兒嬌軀便一陣顫。

「給老子滾過來!」蔣用命令的語氣,目光冷冷的掃著藍允兒道。

「我……」藍允兒心中非常矛盾。

從感情上說,她是想跟鹿一凡走的,因為她知道,鹿一凡雖嘴上花花,卻是個實打實的正人君子,對每個女生都很好。

可她不想連累鹿一凡,因為她認為蔣家背景逆天,鹿一凡這種人是萬萬得罪不起的。

「我什麼我?你是不是想你母親腎衰竭死掉?你這個不孝女!你難道不想給你母親治病了?」蔣冷冷道。

聽到蔣的話,藍允兒的嬌軀愈顫抖的厲害了,豆大的眼淚從眼眶中強忍著沒有落下去。

「一凡,對不起。我不能跟你走……」最終,藍允兒顫抖著嘴唇,想要掙脫鹿一凡的懷抱。

若她不跟蔣走,不僅自己母親會死,連鹿一凡也會被連累進來。

見藍允兒如此識趣,蔣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一雙眼睛得意的挑釁著鹿一凡。

蔣還故意扭過頭對盧廣鍾道:「盧公子,今晚就讓允兒陪你吧!你看看她的胸,嘖嘖,多大,多挺!

說不定用力一吸,還能出奶呢!」

如此紅果果的羞辱鹿一凡,眾人都以為鹿一凡回怒。

可此時,鹿一凡卻突然笑了!

笑的十分開心!

是的,在這一刻,鹿一凡真的很開心。

其實他在藍允兒一進門時,就察覺到了她。

可鹿一凡卻故意背對著藍允兒,沒有去理她。

所謂的打賭不過是開玩笑而已,人家想跟誰在一起,難道真的需要自己同意不成?

自己又不是人家的父親!

可現在情況卻不同了。

藍允兒明顯是被人威脅,才勉強和人在一起的,這鹿一凡就有了出手的理由!

就在藍允兒絕望掙脫鹿一凡懷抱,離去的那一刻,一隻有力的大手再次將其抓住。

「傻妮子,你母親病了怎麼不告訴我?」

鹿一凡那異常溫柔的聲音,讓藍允兒終於忍不住,眼淚滾滾而下。

她終於拋棄了理智,撲進了鹿一凡的懷中,狠狠的抱住鹿一凡祈求道:「一凡!求求你,幫幫我!也幫幫我母親吧!」

輕撫著藍允兒的秀,鹿一凡淡笑道:「傻妮子,有我在,天塌下來,都讓你老公頂著!!今天我倒要看看,誰敢欺負你!」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原以為藍允兒會乖乖的回到自己身邊,讓鹿一凡顏面盡失。

但是蔣萬萬沒想到,這藍允兒不但沒聽話,反而撲到鹿一凡懷裡哭了起來。

現在鹿一凡更是口出狂言,叫囂著沒人敢欺負他的女人!

「鹿一凡,你信不信,我一句話,保證讓江海省任何一家醫院都不敢給她的母親治病!你如此大言不慚,不覺得自己很可笑,很像個小丑嗎?」蔣強壓下心中的怒火,面露譏諷道。

「哦?是嗎?你倒是說一句話試試!」

未等鹿一凡說話,管詩涵倒是先跳了出來,擋在藍允兒身前,怒瞪著蔣道。

頓時,蔣直接被懟的沒脾氣了。

鹿一凡只是一個學生,他惹得起,可這管家的二小姐他惹不起啊!

「哼,孬種一個!永遠只知道躲在女人背後!」盧廣鍾冷冷的嘲諷道。

聞言,鹿一凡眼中掠過一絲殺機,心中已經將兩人定為了可以殺戮的對象。

如果二人再不識趣點,那鹿一凡就再也不會客氣了!

「允兒,咱們去那邊說話吧,你母親的病要緊。」鹿一凡柔聲對懷中的美人說道。

打臉裝逼怎麼也沒自己岳母的身體要緊啊!

跟著鹿一凡走到一處清靜的地方,藍允兒羞愧難當的低著頭道:「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這算什麼麻煩?再說了,老婆給老公惹麻煩,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鹿一凡笑道,「對了,你母親到底得了什麼病啊?之前在店裡也沒見過你母親。」

「我母親之前就因為車禍成了植物人,現在她的腎臟又開始衰竭,如果短時間內找不到合適的****移植,就活不下去了。

本來我家靠那個燒烤小店還能勉強支付我母親的醫療費,可是最近突如其來的變故需要太多錢了。

我們家沒那麼多錢,前幾天要不是蔣幫我,估計我媽現在就已經不在人世了。」說到後面,藍允兒忍不住又落下了眼淚。

她的父親也因為母親的問題,愧疚難當,也病倒了。

如今家裡只剩下她一個能賺錢的勞動力了,除了答應蔣的條件,藍允兒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

本來剛剛鹿一凡看到藍允兒在蔣身邊心裡很是不舒服,但是如今聽到了這些,他的心裡只剩下了無盡的憐愛。

「好了,別難過了,我保證你母親不會有事情的。

這樣,你把你母親所在的醫院跟我說一下,我找人幫你把你母親轉移到江東第一人民醫院去。

等這邊的事情結束了,我親自去醫院幫你母親瞧病。」鹿一凡想了想說道。

「第一人民醫院?就是那個關山月關神醫坐鎮的,比省醫院還牛的第一人民醫院嗎?」藍允兒難以置信的問道。

因為太過激動,藍允兒忽略了鹿一凡最後一句話。

她根本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美男子,是比關山月還牛逼的神醫!

江東第一人民醫院不僅在江海省有名,在全國也是赫赫有名!

那裡的各種設備都是世界一流水平的,更重要的是,那裡有神醫世家關家家主坐鎮!

「可是……那裡應該很貴吧?」藍允兒又紅著臉,不好意思的問道。

鹿一凡微微一笑,低頭用時指尖抬起她的下巴,邪魅一笑道:「我們老鹿家的規矩,錢還不完,可以肉償。」

聞言,藍允兒騰的一下子,俏臉燒的通紅,身軀一陣陣滾燙,在旗袍下那雙若隱若現的大長腿,也不由的夾緊了起來。

將自己母親的病房號告訴了鹿一凡后,鹿一凡拿起手機給關山月撥去電話。

電話很快就被接了起來,裡面傳來了關山月的一絲惶恐和敬畏的聲音:「凡爺,您好。」

這關家雖沒參加江東第一武道大會,可也出席了,關山月更是看到了那日鹿一凡如神一般橫掃鬼王,肉身迎雷的情景。

在他的心目中,這鹿一凡已經不是什麼華佗後人了,而是真正的神仙!

「關院長,有件事我想拜託您一下。」鹿一凡說道。

關院長?

聽到這三個字,藍允兒瞬間屏住了呼吸,一顆心差點跳出了嗓子眼,被旗袍束縛著的高挺****也控制不住的劇烈起伏了起來。

在這曖昧的燈光下,顯得格外誘人。

在江東姓關的醫院院長,只有一個!

那就是被全國都尊為「神醫」的關山月關老爺子!

本以為鹿一凡只是在第一人民醫院認識個普通醫生,頂多是認識個主任什麼的,卻沒想到他居然直接找上鼎鼎大名的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

邪帝狂妻:神醫王妃要逆天 「嗨,凡爺,您可千萬說拜託!這不是折煞我老頭子嘛!」關月山畢恭畢敬的說道,態度極盡謙卑。

鹿一凡也不客氣,將藍允兒的事情跟關月山說了一遍,順便還告訴他,晚些他會親自去幫藍允兒母親瞧病。

「您要親自出手?!」電話那頭的關月山顯得很是興奮。

「嗯,麻煩關院長了。」鹿一凡道。

「放心,放心,能讓凡爺您在我們醫院瞧一次病,那是我們醫院的福氣!這件事我馬上去落實安排,您就踏實放心吧!」關月山道。

「多謝關院長了。」鹿一凡道。

「說了,不跟我客氣!能讓您麻煩,是我的福分!」關月山開心道。

他巴不得鹿一凡能麻煩他呢!

這種神仙般的人物,誰能抱上大腿,那就是誰的天大福分!

萬一自己的子孫死後下地獄,說不定還要靠他老人家對閻王判官什麼的美言兩句呢!

跟鹿一凡的通話結束后,關山月火急火燎的大半夜親自趕往藍允兒母親所在的醫院去辦理此事。

那家醫院的院長見關月山親自來了,還如此著急,還以為是什麼國字級別的大官或者是帝都的隱世世家家主出事了呢!

「凡哥,你剛剛……是在給關月山關院長打電話嗎?」藍允兒見鹿一凡掛斷電話,懷著一顆激動緊張的心,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跟那老爺子打了個電話,這會兒那邊醫院應該收到通知了,不信你可以打電話過去問一下。」鹿一凡笑著道。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因為關心自己的母親,藍允兒也沒客氣,拿起電話直接打了過去。

果然,自己父親驚喜的告訴自己,母親已經被轉到江東第一人民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去了。

而且連他父親也被安排到了高級幹部病房,安心養病。

「允兒,這事你得好好謝謝人家一凡。

實話告訴你吧,之前我已經想好了,如果你媽因為沒錢治病去世了,我也沒臉活下去了,我連葯都買好了。

你爸你媽這兩條命,都是人家一凡給的啊!」藍博感嘆的說道。

「爸,你……你怎麼這麼糊塗呢!」藍允兒激動道。

「呵呵,爸沒本事,你就別怪爸了,而且,爸這不是沒死嗎?

閨女,聽爸一句勸,一定要抓住鹿一凡!

你如果能跟了他,下半輩子能享一輩子的福!爸的眼光沒錯!」藍博認真的說道。

「爸……我知道的。再說了,知恩圖報,人家對咱家施了這麼大的恩,我能不報嗎?」藍允兒似乎想到了什麼,俏臉通紅,雙腿不斷來回磨蹭著,顯得很是窘迫。

別墅二樓的一間豪華的房間內。

劉震撼正和江海省的諸多大佬端著酒杯,隨意的聊著天。

外面那所謂的慈善拍賣,只不過是個噱頭罷了,這次真正的陣地,只在這間大小適中的房間里。

大佬們紛紛交談著,聊著自己手中的生意,互相之間商談著合作的事情。

這時,有位黑衣人走到劉震撼身邊,低聲對劉震撼道:「將軍,許晶小姐讓我告訴您,凡爺到了。」

「凡爺?江東的那位凡爺?」劉震撼身軀一陣,端在手中的酒差點沒激動的灑了出去。

「是的。您看,要不要我去把凡爺領過來?」黑衣人還以為凡爺只是一位普通的大佬,便如此請示道。

「不必了,我親自過去請他老人家!」 神祕老公,我還要 劉震撼道。

這句話讓黑衣人震驚的臉上的墨鏡都弄歪了。

軍神親自去接見!

這是什麼待遇?

開國元勛才有的待遇啊!

可惜他不知道,在劉震撼的心中,鹿一凡可是上通天庭,下通地府的神仙中人!

這樣的人物來了,他劉震撼自然要親自去接待了,又豈能隨隨便便找個人把人領過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