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92 Views

說著,楚秋從錢包裡面掏出幾張現金鈔票,直接丟給了他們。

Written by
banner

那個女人微微一愣,不過誰會跟錢過不去,看著這紅紅的鈔票,一時間卻多了幾分驚喜。

連忙就將鈔票撿了起來,悉數抱入手中,吐了一灘口水在兩指之間,毫不猶豫的數了起來。

這數錢是相當的熟練,看來平日里就愛好這一口吧!

喬語看到他這熟悉的動作卻止不住的抽了抽嘴角,現在這越數,嘴角上揚的弧度就越大。

表面上來看,也應該有十來張吧!

對於楚秋來說,就相當於在身上拔了根毛而已,可是對於這些人來說,那可是就意義非凡了呀,畢竟是白來的東西,不要白不要。

「怎麼數夠了嗎?現在應該可以回答我們的問題了吧?」

楚秋看著他這幅要死不活的德行,心中就是一陣氣憤。

女人卻連忙笑著點了點頭,”哎喲,我說小侄女你這麼客氣幹什麼呢?咱們也不是這種見錢眼開的人,有什麼你就儘管問!」

這態度大變,真的是翻臉比翻書還要快。

喬語徹底的陷入一陣無語,也難怪楚秋對他們如此厭惡,有這樣貪財的親戚,想必平日里沒有少壓榨她吧?

楚秋冷冷的掃了她們一眼,不再多說,這才又將目光鎖定在喬語的身上,”你有什麼想問的,就趕緊問吧。」

要不是為了陪她來調查線索,恐怕自己這一輩子,死活都不會踏入這個令人厭惡的地方!

小時候自己想要一分錢,寧死不從長大之後倒好意思對她伸手要錢一開始還可以,後來愈發的囂張無禮。

像這樣蠻橫不講理的人,真能夠待見他嗎?

聞言,喬語緊跟著連忙點了點頭,這才又繼續詢問道:「那個阿姨,不知道叔叔是什麼時候死的?」

「哦,具體的話應該是八天,不過我們發現屍體丟失的時候,也就是在前兩天的功夫,也不知道是哪個欠殺的。被我們抓到了,一定要讓他賠償精神損失!」

……

那說來說去不就是一個字嗎?還不是跟錢有關?

喬語尷尬的抽搐了一下嘴角,這才又緊跟著說道,”阿姨不知道叔叔還有沒有東西留下?或者說,凡是叔叔碰過的東西都可以?」

聞言,女人想了想這才連忙進了屋子,一個盆子里,拿出一大籮筐來,”你看看這杯子的牙刷,還有這些。咱們家也不講究,有什麼東西都是一起用的!」

這那叫一個熱情,真的是讓喬語都有些受寵若驚,跟著連連點頭,一時間卻尷尬的無言以對。

隨即,不光在這些東西裡面放眼一看,這才又指了一個漱口的杯子,”要不就這個吧。」

也不知道在這上面,能不能提取一個完整的指紋,畢竟之前已經得到了一個指紋。

若是只要能夠提取到一個和它與之匹配的,就能夠證實證明死者的身份了。

總裁叔叔太腹黑 說著,對方想要伸手拿,喬語卻連忙抽出一張紙巾,直接將杯子率先接過來,”阿姨,還是我來拿吧。」

說著這才又緊跟著看了一眼,身旁憤憤不平的楚喬,小心翼翼的說道:「我覺得應該差不多了。」

無論是他們所想要知道的死亡時間和屍體定是時間,都十分的吻合。

只要現在的取證,能夠證明,與死者的身份匹配,那就完美了!

「行吧,那我們趕緊走吧,我真的是一點也不想在這個地方多呆一秒!」

兩個人說著當真是決然的離開了,看著楚秋悶悶不樂一路,喬語倒是有些抱歉,”這一次真是委屈你了,還害得你破財消災。」

「你也不用這麼說,那點小錢對我來說根本就不是回事兒,可是看到那女人醜惡的嘴臉,我真的是咽不下這口氣!」

楚秋雙手抱懷,幾張鈔票對她來說算什麼?

可是就是有些人不勞而獲,得了東西不識好歹,貪得無厭,這才是最讓人厭惡的!

喬語看著她如此情況,也不知道該勸慰些什麼,只能沉默著閉上嘴巴。

兩個人一路來到了醫院,直接去往了化驗室的方向,將這個東西交給醫生。

提取指紋只需要兩個多時辰,倒還算得上是快速,兩個人得到了指紋報告,這才緊跟著離開了。

「你說這個完整的指紋,能夠和他的匹配嗎?”楚秋看著上面提取的三個指紋。

穿越之棄婦逍遙 卻忍不住皺了皺眉頭,覺得這件事情的幾率小的可憐。

畢竟,這人都已經死了七八天了,以前的東西被那女人碰來碰去,估計指紋早就沒有一個完整的人。

要說這上面三個指紋,說不定都是哪個女人的呢!

「你也不用這麼說,萬一就不是她的呢?”喬語倒一點也不生氣,畢竟家裡這麼多東西。

她就不信這一次不成功,再去討幾個過來,還能夠沒有完整的指紋!

這一路回到了家裡,此刻男人依舊在屋子裡,不停的接聽電話,忙活著調查殺人案的事情。

喬語帶著楚秋一路走進去,梁景銳掛斷電話之後,看著楚秋,卻多了幾分不悅之色,”你怎麼把她也帶來了?」

他始終難以忘懷,這件事情的罪魁禍首,是源自於誰?

楚秋糾結的扭了扭嘴唇,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去看喬語連忙道:「好了,你就別再對人家有偏見了,這一次他可是幫了我大忙,你看看這份指紋報告!」

經過這麼一對比,那簡直就是完全吻合!

梁景銳不由得微微一驚,”所以這一次被炸死的人,當真是一個屍體?」

這也就能夠直接的說明,喬語根本就沒有殺人。

至於那被他捅了一刀的人,此刻究竟身在何處,就有些不為人知了。

「現在有了這些證據,我這就到警察局,替你證明清白,也免得你再受那些人的白眼。」

梁景銳這心裡高興,來不及說什麼感謝的話,提著步子就打算離開,卻突然被喬語給攔了下來,”等一下,我現在還不想這麼早,就把這件事情透露出去,總有些人,要因為冤枉我而付出代價的,不是嗎?」

這件事情整個過程旨在說明一個道理,有人故意誣陷她殺人。

如此嚴重的行為,差點害想蹲大牢,這可不是能夠說得過去的!

要是真的去完結案子,那豈不就是打草驚蛇,想要再查就有些難度了!

聞言,梁景銳放棄了衝動的念頭,緊跟著若有所思點頭道,”你這麼一說,我今天特地讓人去查了一下醫院,發現有幾家人背部都是有刀傷……」

因為之前他就猜測,畢竟這被炸毀的不是車主本人。那麼真正的車主,要麼就是被轉移到其他地方,要麼就是被轉移到醫院治療!

受了這麼重的傷,自然是第二種比較可靠!

聽到他這麼一說,兩個女人又跟著不由得驚喜幾分,”那還等什麼?我們趕緊去查查吧,只要抓住了那個人,說不定一切都能夠真相大白!」

隨著這一番話,應該幾個人不約而同跟著上了車子,一家家開始尋找。 蕭閻雲有些疲憊的聽著眼前的醫生說著同樣的話,無力的揮了揮手!他怎麼會想到以前在電視劇裡面演的橋段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呢!

「救真的沒有其它辦法?」蕭閻雲啞著聲音細聲的問到:「不用配製解藥,手術或者是其它方法都可以!只要……」

醫生有些愧疚的將眼前的藥瓶放在蕭閻雲的面前,無力的搖了搖頭!

不是他不幫忙,只是這葯確實很神奇,雖然這幾種葯配合再一起都可以達到製藥人的效果,可是又有另外一種不同,那就是不同的配製順序就藥效不一樣!他找不到順序就配不出來最準確的解藥!

蕭閻雲寒了臉,突然有些恨韓風寧他們如此狠辣了!這是一定要逼著母親認罪的意思嗎?

聽他們的意思,母親糊塗一段時間會清醒一段時間給她反省用的!可是……

他真怕母親清醒之後想到發生的事情輕生,她如此要強愛面子的一個人,怎麼會可能忍受的了自己的身上發生這樣的事情!

「那就隨便配製吧!反正也就這幾種葯,到時候我們一個個的試驗,總會碰到正確的!」

既然大家都沒有辦法,那就死馬當活馬醫唄,反正最後應該也沒有比這個更壞的結果了!就是不知道夏熏染他們那裡情況怎麼樣了?

醫生有些複雜的看著眼前的蕭閻雲忍不住問到:「據你描述的情況,你確定令尊是中的這種毒藥?」

他們當時在召開商品發布會,應該是拿她們試藥了吧!只是她們三個的反應各不相同,看樣子應該是順序都不一樣,這真的讓人有些頭痛!

蕭閻雲有些無力的捂住自己的臉猛的抹了一把,感覺好多了之後才輕聲的說到:「你盡量一試就是了!」

醫生還能再說什麼,既然他都已經這樣說了,嘆了一口氣,拿著那隻藥劑慎重的塞進自己的包裡面!

「那個……既然沒有什麼其它的事情,我就先離開了!」

既然是答應別人的事情,雖然前期說了不可能成功,可是畢竟是應了,那還是要全力以赴,剛才看他那樣子,真的不想說其實裡面應該還有兩種葯是混淆視聽的,偏偏自己又不知道是哪兩種葯沒效果的,真是的……

配製這葯的人真是花費了一番功夫,不然也不會弄得這麼複雜,也不過只是不想要別人配製出解藥而已!

看來自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偏偏好像又想多專研一下!

蕭閻雲看著醫生的背影,忍不住一把將面前的茶杯給佛到地上,看著那滿地的狼藉,心中的怒意一點一點往上升!

莫月進來的時候就看到蕭閻雲拿著外套正要往外面走,快步的追上去有些好奇的問到:「現在大半夜的你去哪裡呀?」

「孩子你照顧著,我出去一下!」蕭閻雲冷冷的看了莫月一眼,快步的走了出去!

跑車的轉碼都快要跑到兩百了,他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滿心的怒氣堆積在心裡無處發泄。

猛的一下在一家酒吧門口停下,想也沒想將手中的鑰匙丟給一旁的服務人員,就走了進去,甚至是還一手抱了一個美女!

燈紅酒綠下那些好看的不好看的嘴角都染上了顏色,顯得有些夢幻,好像自己的煩惱在這樣的燈光下都有些不那麼真實了!

都說酒精是最能麻痹一個人心的東西,蕭閻雲點了一排的酒,各種各樣的牌子跟品種,只要跟酒字沾上關係的,就一溜的在桌子上拍開!

像是一種儀式一樣,端起來聞一下然後一口飲盡,然後換上另外一杯,同樣的端起來聞一下……

一杯接著一杯,明明胃裡已經灼燒一般的痛了起來,可是他卻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一樣!只是到最後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從一開始的一點點到最後的劇烈咳嗽,看著那帶著血氣的痰,蕭閻雲麻木的端起了另外一杯,旁邊的這些人那臉上擔憂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嘰里咕嚕的又是在說什麼話?

他有些頭痛的看著那些不斷晃動的人影直接不耐煩的皺起眉頭,踉蹌的走到吧台位置點了兩瓶最貴的酒又慢悠悠的往外面晃蕩著去!

穿過人群來到大街上看著那人來人往的環境,突然停住了腳步。

此時此刻自己應該去哪裡?突然才發現世界這麼大,自己竟然找不到歸宿!

蕭閻雲紅了眼,只是愣了一下就拿著酒往另外一個方向而去!在一處安靜的公園坐下,慢悠悠的喝著兩瓶酒!

只有胃痛了,心好像才不會那麼痛了!

當天晚上莫月正哄小可愛他們睡著了之後就接到了電話,吩咐人照顧好兩個孩子,急沖沖的趕到醫院的時候,蕭閻雲正因為胃穿孔在洗胃!

看著穿著病號服蒼白著一張臉躺在床上的蕭閻雲,莫月無奈的說到:「得,這明天國內的頭條不用問了,大明星蕭閻雲因傷心過度在外面買醉導致胃出血,看,多麼大的新聞,你那仇家根本都不用細細打聽就知道你的情況已經如此悲慘,該是要大笑的時候了!」

蕭閻雲虛弱的看了他一眼,有些煩躁的閉上眼睛在那裡閉目養神!總覺得莫月這個人有些時候還真的有些討厭!

上頭條?

呵!這些年上過的頭條還真的沒有一條是好的!可惜呀,當初結婚的時候其實應該公布出來的,說不定這樣就是我跟溪兒上頭條最幸福的一次!

她受傷了,如今也不知道在醫院裡面什麼情況,現如今自己也住院了。是不是證明其實我們兩個還是有些緣分的?

蕭閻雲想著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結果又想到在家裡面瘋瘋癲癲的蕭母寒了臉!

這件事情他真的一點也不怨恨夏熏溪,畢竟出事的那個人是她的母親,她要是真的不做點什麼他才會覺得奇怪,覺得這個人太過冷情!可是……

我不在乎你報仇,但是你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手段,如果你大大方方的報仇,不管母親她結果如何,我都不會恨你的呀! 但也不是所有的客人都會那麼慷慨地給小費。

倒是見到過有些內賓,主要是來自比較偏遠地方的那些豪客反而很是大方。

而其他那些來自沒有小費傳統的國家地區的客人,根本就不會知道那個箱子是幹什麼用的。即使懂得的人一般情況下也不會主動去理睬。

因為酒店裡面的小費習俗並沒有成為一個強制性的制度。

相對來說,還是餐廳要更為強硬和明智一些。除了有最低消費的限制以外,他們直接就是把小費當做服務費,預設地含在了賬單裡面。

一般都是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只要消費了就跑不掉的要付那服務費。

只是無論什麼樣的情況之下,都不可以用硬幣來付小費。

對本地人來說,那是一種侮辱,是丟給乞討的流浪漢和乞丐的。

所以要給的話,至少也是最小面額的菲元二十元紙幣才拿得出手。

而且需要根據消費金額以及自己的滿意程度酌情增加金額。

再往上就是五十一百五百的大面額了。

「不是的,我只是習慣了自己做這些事。而且完全沒有必要麻煩你。」

他笑著解釋了這樣一句,也不知道她聽不聽得懂。

她口裡說是免費的,實際情況是多數時候當她們把行李和客人送到了房間后,客人怎麼也都會過意不去而有所表示的。

不過他也真不是在意可能會付筆小費給她。畢竟真要給也不會太多,二十或者五十菲元而已。

真是覺得那完全不需要,不過是在同時麻煩自己和別人而已。而且也都還不想耽誤她另外掙大錢的機會。

正好又有幾個白人老太太拖著大包小包走進大門。

他就沖她做了一個手勢,又努努嘴,示意真正需要她服務的人來到了。

然後就自己按住電梯,準備先回房間休息一陣。

進到房間之後,也是沒有什麼新鮮的千篇一律。就草草洗漱幾下,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等到醒來之後,看看手機,已經是快五點鐘了。

不過窗外還是明晃晃的,宛若正午時分。

睡得還真香啊。

他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揉揉有點發澀的眼睛。

卻又突然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然後覺得頭也還是有點暈乎乎,老是沒睡夠的感覺。

可能還是因為早上太早出發的緣故吧。

他也不再多想,就繼續懶洋洋地賴在床上,一點都不想動彈。

不過等了一會兒,又睜開眼睛。

心道也不能再繼續睡下去了,待會還得去SM吃飯呢。

只是剛才也沒來得及看看酒店自己的餐廳怎麼樣。

不過估計是看了也白看的,一般情況下那都應該是沒什麼懸念的又貴又難吃。

有些無聊,就給Rosemaire還有Michael分別發了信息。

那只是禮節性的招呼。內容就是差不多一樣簡單的問候,再關心了一下是不是都已經平安回到學校了。

但等了一陣也沒有迴音。

心想不如乾脆到樓下和Ane聊聊天,抓緊一切機會親近親近也好。

於是就立馬生龍活虎地爬起來,沖了個澡,稍稍打扮一番,精神百倍地衝進電梯。

很快殺到前台,然而她卻是不在那兒。

一問才知道,人家已經是下午二點以後就下班回家了。

居然怎麼早下班?不過她今天是上午班,要怪也就只能怪自己之前在SM那裡耗費了太多時間。

只是和她這樣趕巧的相遇,倒像是她一直單單地等候到他到來,又一定要在自己手裡為他辦完登記手續之後才離開那樣。

他也把這純粹的巧合算成是自己的幸運,小小的好兆頭。

連帶著這古老的宿務城,也已經真真正正能算做是自己可以擁有的應許之地了吧。

所以突然他就覺得有些想念她了。儘管這才見過了幾個小時而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