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87 Views

Written by
banner

因為魅魔的特色是精神攻擊,所以這招爆種也是要激發駕駛員的精神力和意志力,並傳導給機體,藉此提高魅魔的精神攻擊能力。

不過對於如何激勵駕駛員進行潛能爆發,我發明了自己獨特的方式。」

鈴木亮說完,神秘地一笑。

忽然,從薛鐵龍的座椅下方,伸出一雙機械手。

「這機械手是幹嘛的?」薛鐵龍心中頓生警覺。

「哦,這是為了刺激你最大限度爆發出精神力的輔助道具,在你通過渾身肌肉緊繃、狂吼等行為釋放精神力的同時,機體會檢測你能提供的精神力數值。

因此我為你劃定了一個及格線,如果你輸出的精神力高於及格線,你就是安全的,如果低於及格線,你就會……」

鈴木亮這時候從口袋裡掏出兩枚生雞蛋,把它們緊緊握在右手的手心中。

啪啦脆響,因為鈴木亮的手用力過猛,兩枚雞蛋都被捏爆,蛋殼碎片濺了滿地,而蛋清也順著他的手心緩緩地流下。

薛鐵龍頓時臉上失去血色,他狂吼道:「你這個孽畜,你敢!」

鈴木亮無辜地攤了攤手,嘆道:「薛經理,你看看你總是這麼急性子,我還什麼都沒明說呢。算了,任君想象吧。總之,我建議你儘可能地釋放精神力,否則,只能由機器來幫你爆種了。」

「你……你……咳咳咳……」

薛鐵龍重重地咳嗽著,他快被眼前這愣頭青給氣糊塗了。

「另外,薛經理,我再告訴你個好消息。就在剛才,我通過了公司的一條預算草案,如果這次戰鬥中你不幸因公殉職或者被特搜課逮捕,我也會在公司大廳為你建一座雕塑,讓後來人永遠瞻仰你的榮光,努力吧!」

「噗——」薛鐵龍終是氣得一口老血狂噴而出,灑滿了面前的顯示屏。

「你這個小畜生,等老夫打完此役,回頭定當將你扒皮啖肉、挫骨揚灰!」

他正罵著,忽然面前的屏幕顯示出一行小字:

「【魅魔爆種系統】開始啟動,請輸入精神力。」

隨後,屏幕畫面一切,出現兩位數的儀錶盤。與此同時,座椅下方的機械手也開始移動。

薛鐵龍當場就嚇尿了,哪敢怠慢。他想起剛才鈴木亮好像說過,激發精神力需要渾身肌肉緊繃,然後儘可能的狂吼?

於是他二話不說,各個部位的肌肉暴起,開始咆哮:「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在他這麼做之後,原本還是靜止不動的精神力計數器,開始慢慢跳數字。

「01、02、03、04、05……」

薛鐵龍心中狂喜,繼續加大力度,而數字則肉眼可見地朝上漲。

然而漲著漲著,數字就不漲了,停在了20。

「誒呀呀,薛經理,看來你輸出的精神力不夠啊,及格線是60,這還差得遠呢。」

鈴木亮又在屏幕前,做出那個讓薛鐵龍極度厭惡的搖手指動作。

男色撩 座椅下方的機械手從待機狀態激活,開始時慢慢朝薛鐵龍移動。

薛鐵龍額頭青筋暴跳,眼珠子布滿血絲,可見其中飽含的憤怒和驚慌。

他不敢怠慢,繼續加大力度狂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還好,計數器的數字重新從21開始朝上走。

薛鐵龍維持著癲狂狀態,他感覺自己的人生中從未有過如此徹底的歇斯底里。

如果從外人的眼光來看,現在的他,無疑是一個神經病吧。

但即便他已經這麼拼了,精神力計數器走到40的時候,依舊走不動了。

此時他感覺自己喉嚨都快喊啞了,身體也快緊繃得動不了,已經接近極限了。

待機狀態的機械手,又開始慢慢朝薛鐵龍移動過來。

他此時真的感到了窮途末路,都已經拼成這副樣子了,還要他怎麼激發精神力?

「薛經理,再加把勁嘛,人的潛力是無限的……」鈴木亮繼續循循善誘著。

薛鐵龍本就慌張不已,被鈴木亮像蒼蠅一樣在旁邊念叨著,他更顯得煩躁,正準備開口斥罵,卻見機械手已經到了跟前。

他於是將怒火強壓回去,重新拼勁渾身力量狂吼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時,他的臉已經漲成了豬肝色,面目扭曲,渾身青筋暴跳,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

片刻之後,他就開始七竅流血,殷紅的血液順著他那外表可憎的臉流下。他的眼珠子也已經整體變成血紅色,就好像是吸血鬼。

計數器的數字終於又慢慢上漲,此時,支撐他堅持下去的,就是對鈴木亮的憤怒!

等他這趟回去了,定要讓這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薛鐵龍聲嘶力竭的怒吼下,數字終於漲到了60整!

吼完之後,薛鐵龍元氣耗盡,原地暈了過去。

看到他這副狼狽的樣子,鈴木亮嘴角泛起冷笑。

借這個爆種系統既能收集到精神力,又能好好搞一搞薛鐵龍,以報其以前經常打自己臉的大仇,實在是一舉兩得。

「精神力充能完畢,啟動魅魔的【歌者】模式。」鈴木亮繼續下達了新的指令。

鐵龍科技的工作人員們聽到指令后,神色馬上嚴肅起來。從他們的反應中可以看出,這【歌者】模式似乎並不簡單。

正在同魅魔對峙的初號機,也感受到這一點。

魅魔的身體不知道何處來的力量,一下子就把試圖接近的初號機推離,然後它背後雙翼舒展,推進器馬力全開,飛到了半空中。

懸空之後的魅魔,並沒有繼續對初號機發動遠程攻擊,而是安靜地冥想著,似乎在醞釀著感情。

之前還打得熱火朝天的場面,瞬間就安靜下來。周圍避難的、圍觀的市民們,都好奇地看著懸在空中的紅色大怪物,不知道它要幹什麼。

在青松大樓的東側街口,匆匆趕來的特搜課車隊,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雷霆姐,我們要不要上?」為首的一輛裝甲車上,坐在副駕駛的白副官緊張地問。

「先等等,有古怪。」雷霆托著下巴回道。

此時雙翼撲棱的魅魔,又變成了降臨人間的墮天使形象。

魅魔那被陽電子步槍打得殘缺的頭顱,微微仰起,然後從其口中唱出了一陣旋律,這旋律似乎是一首歌。

在它開口吟唱這首旋律時,頓時天地為之變色,烏雲遮住了月亮——

《傀儡謡-怨恨みて散る》

(動畫《攻殼機動隊》主題曲編曲:川井憲次)

縱使無月兮~

以照日夜~

白鵺悲啼兮~

一如往昔~

驀然回首兮~

百花已殘~

……

在凄美的旋律傳入耳朵后,無論是青松集團的工作人員,還是其他的圍觀群眾,甚至包括直升機上正在直播的主持人,都神情恍惚,意識漸漸脫離眼前的現實世界。

在他們所有人的面前,都出現了這樣一副畫面。

陌生的星系懸挂於天穹,黑金鑲邊的血紅火燒雲下,半透明的粒子光帶穿梭其中。

天幕之下,是一座神秘的祭壇,這裡好像在進行古老的祭祀儀式。

在祭壇的最外圍,矗立著一圈圓頂尖塔,塔尖處發出恍若夜明珠般的光輝。

祭壇中央,有六芒星形狀的法陣,蝕刻著各種紋理複雜的古樸秘紋。

法陣的溝壑中,汩汩地流淌著紅色不明液體,既像是噴發的火山滾落下來的岩漿,又像是煮沸的血液,顏色殷紅,看起來詭譎無比。

來自陌生文明的黑袍祭司,正在主持著的儀式。

而六芒星法陣的最中央,被綁著幾個身著白袍的身影,他們氣息爆發出憤怒和絕望,這首歌的旋律,彷彿就是他們絕望的悲鳴。

對於鐵龍科技的科學家們來說,他們並不是第一次聽到這首旋律。

之前為了讓魅魔順利覺醒,輝夜曾經唱過類似的旋律。估計魅魔舉行后的這招歌唱攻擊,就是繼承了輝夜那首歌的力量。

此時,整個城市陷入了巨大的悲傷之中,哀鴻遍野。市民們深陷在歌曲營造的畫面和情感上,無法自拔。

眾神集新世~

夜明鵺鳥啼~

花開向神祈~

此夜生身哀~

夢已逝~

含恨凋零~

……

此時,歌姬戰士的駕駛艙中,陸凡也被這陣旋律洗腦,面露痛苦。

其他市民見到的畫面,陸凡同樣見到了。

忽然,在這陣畫面中,他腦海中響起了一陣女聲:

「一定不要忘記我……」

「縱使時光飛逝、滄海桑田……」

「我們也一定有機會,再相見……」

這股女聲,讓陸凡更加感到頭痛欲裂,他腦海中最初浮現出的祭壇畫面,慢慢像水面泛起的漣漪那樣消融,取而代之出現在陸凡眼前的,是一個房間。

陸凡看向面前的房間,眼前的事物他再熟悉不過。

在穿越之前的世界,他正是在這所房間,度過了自己的童年。

為什麼在《言靈遊戲》的世界里,會出現自己曾經在地球上童年生活過的畫面?

陸凡緊皺眉頭,用意識在陌生而熟悉的房間中摸索著,想要尋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奇怪……為什麼我感覺,好像有什麼記憶被封鎖了……」

他忽然在房間角落裡發現了一個影子,看到這影子,陸凡就有種預感,對方是解開自己疑問的關鍵。

然而,正當他慢慢靠近房間中那個影子時,回憶的畫面再次泛起漣漪,眼前的景物被打碎、飛散,然後又重構,他的意識又回到了初號機的駕駛艙里。

外面的魅魔仍舊在孜孜不倦地進行著詠唱,其對包括陸凡在內的所對人,造成的精神攻擊程度,依然不減,陸凡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在慢慢下降……

「可惡……」陸凡試圖讓自己維持清醒,再這樣下去,初號機就要不戰而倒了。

這時,清脆的少女音忽然在駕駛艙中響起:

「陸凡?陸凡!聽到了嗎?聽到請回答。」

「誰……誰在叫我?」

陸凡勉強撐開眼皮,在機甲顯示屏上發現了一位少女。

少女渾身上下穿著紅白藍三色相間的連衣裙和高筒襪,腦袋后留著兩個長長的白色馬尾辮,兩個白色星星形狀的髮夾點綴其上。

她可愛的臉蛋上,一雙淡藍色瞳的大眼睛,正忽閃忽閃地盯著陸凡這邊看。

這不正是陸凡曾經遇到過的那位很像初音未來的虛擬歌姬嗎?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陸凡問道。

「只要能聯網的電腦,我就有可能出現。」歌姬調皮地回答著,然後嘆了口氣,面色逐漸認真地說道:

「我啊,自從有次在KTV點唱機那裡聽到了你的歌聲,就決定從歌姬公司的伺服器逃出來。

剛出來的時候,我一直在逃避,一直在尋找所謂自己存在的意義。

幸運的是,我在這座城市找到了媽媽,也邂逅了你的兩位青梅竹馬——

拚命甩茄子給我應援打call的大胖子和溫柔賢惠的知心大姐姐。

慢慢地,你們所有人給了我勇氣,我決定直面自己的存在和使命,現在,就是我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再說,這台機器不是叫新世紀歌姬戰士嗎?我想媽媽肯定希望我能親自擔任這台機器的人工智慧系統。」

歌姬拍了拍小胸脯。

陸凡這才明白過來,歌姬這是在關鍵時刻來支援自己了。

「可以是可以……」他不好意思地說道,

「不過抱歉啊歌姬小姐,你最開始的『家』就是一台便宜貨,大概還有10分鐘,這台機器就要散架了。

「沒事,這些時間足夠了。」歌姬信心滿滿地說道,

「我體內的【真實之淚】就是因為你而覺醒,我想這絕對不是巧合,所以我有個小小的請求,陸凡,接下來的這首歌,你能和我合唱嗎?」 陸凡心想,自己那五音不全的歌喉,清唱還是算了。

看了眼系統,好像歌唱技巧線的冷卻時間又到了,於是他用技巧線連接了身體。

歌姬很快把接下來要唱的歌的曲譜在屏幕中顯示出來。

陸凡把初號機的外放擴音器功率調到最大,隨後,他和歌姬一起開口,唱起這首歌——

《可曾記得愛》

(動畫《超時空要塞MACROSS》主題曲,原唱:飯島真理)

如今,又聽到你的聲音~

「過來吧!」~

你對著在孤獨中快要倒下的我說~

如今,又看見你的身影~

正向著~

閉眼等待你的我,緩步而來~

直至昨日,還悲傷地流著淚~

而現在我的心~

你還記得嗎~

目光交匯的時刻~

你還記得嗎~

我們手牽手的時候~

那曾是我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