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111 Views

「好。」對於明雨卿的要求,簡詩琳向來不會拒絕。

Written by
banner

這個倒是讓陳墨有些不怠。

他說的話,簡詩琳不管好壞都要頂上一兩句。

可明雨卿說的話,簡詩琳卻是言聽計從。

明雨卿想吃火鍋,當然不用自己去買菜,也不用去操心那些家務,都會傭人去做。

這讓陳墨感嘆,有錢的感覺是真好啊!

二十分鐘不到,火鍋的湯底就開了。

明雨卿開了瓶啤酒,對簡詩琳道:「詩琳,咱們喝一杯。」

簡詩琳看了看桌上的啤酒,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只能搖搖頭道:「總裁,我最近身體不是很好,醫生不讓我喝酒。」

「啊……那還是身體要緊,喝點果汁吧!」明雨卿也沒有強求,轉而對陳墨道:「你陪我喝兩杯?」

「沒問題。」陳墨沒有懷孕,也沒有什麼禁忌,直接開了罐啤酒,跟明雨卿碰杯。

因為三人剛剛在錢財那邊吃了不少,所以這邊吃得並不多。

不過明雨卿今天的心情很好,雖然沒怎麼吃菜,但啤酒卻是沒停下,一罐接著一罐,似乎有種不醉不罷休的姿態。

陳墨當然也是捨命陪君子。

明雨卿喝一口,他非得喝兩口。

明雨卿喝一罐,他張嘴就喝下兩罐。

直到明雨卿醉倒了,陳墨還老神在在的喝著啤酒,就跟喝水一樣。

「你把總裁灌醉幹嘛,是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企圖?」簡詩琳不禁冷哼道。

「我哪有灌她,是她自己高興,才喝了個爛醉的好不好。」陳墨聳了聳肩,問道:「你吃飽了沒有,吃飽的話,讓司機送你回去。」

「我還是自己打車回去吧!」簡詩琳可不敢單獨跟蘇薇待在一起。

那種會隱身的殺手,對她來說就是一條毒蛇。

能不接觸,簡詩琳是不願接觸的,免得把自己的命給丟了。

「你是怕蘇薇和冷鐵吧,放心,我讓阿虎送你。」陳墨說道。

阿虎是明雨卿的一個司機。

當然,也是個還算強壯的保鏢。

「哼!」簡詩琳扭頭就走。

不過並沒有自己打車離開,而是上了阿虎的車。

明雨卿這邊,陳墨也沒讓傭人幫忙,而是直接攔腰將她給抱上了樓,抱到了自己房間。

回到別墅這邊后,陳墨和明雨卿兩人的關係可沒有就此瓦解,而是一直都在繼續著。

每天晚上,陳墨跟明雨卿都睡在一起。

不是在這邊房間,就是在那邊房間。反正在哪都一樣。

抱著明雨卿到了房間后,陳墨便給她做按摩,以免她第二天醒來頭疼。

明雨卿的酒品,比衛安靜和趙秋硯兩人好太多太多了。

她喝多了,不吐也不鬧,就像是一隻溫順的小貓,乖巧的很。

所以陳墨也很好照顧。

……

「今天你得跟我去個地方。」這天,明雨卿忽然對陳墨道。

「什麼地方?」陳墨一邊看電視,一邊隨口問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明雨卿也沒有解釋,只是這樣說道。

陳墨點頭答應了下來。

反正不管怎麼樣,他都是要跟在明雨卿身邊,保護她人身安全的。

中午的時候,兩人出發了。

明雨卿開車,而陳墨坐在副駕駛。

是的。

這一趟出來,就他們兩人。

陳墨心裡不禁有些飄飄然。

明雨卿搞得這麼神秘,該不會是又想玩什麼新花樣了吧?

這樣想著,陳墨也不禁開始期待起來。

只是,很快陳墨就知道自己錯了。

因為明雨卿帶他來的,是一處墓地。

就算明雨卿再開放,也不可能在這裡跟他發生什麼沒法描述的事情吧?

何況她骨子裡更偏向保守,不至於在死人面前不敬。

那明雨卿帶他到這裡來幹嘛呢?

「這位是我的父親,這是我母親。」 埋藏在黑暗裏的藍色祕密 明雨卿帶著陳墨走到一處墳前,將事先準備好的花放到了墓碑旁。

異瞳狂妃:邪帝,太凶猛! 陳墨看過去。

明雨卿的父母年紀不大,看起來都只有四十多歲。

這個年紀就去世了,只能說命運多舛。

「伯父伯母好。」陳墨朝面前的兩塊墓碑鞠了個躬。

本來他還想介紹介紹自己的,但想想還是算了。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他跟明雨卿的關係,是純潔的身體關係。

這話要說出來,明雨卿的父母九泉有知,估計會拉他下去作伴吧!

「他叫陳墨,耳東陳,墨水的墨。他是我男人。」

明雨卿對著墓碑上,輕聲說道:「以後他會照顧我,保護我,你們不要擔心。」

總裁難纏,老婆從了吧 陳墨重重的點頭,「嗯!伯父伯母,我一定會保護好雨卿的。」

明雨卿笑了笑,有自顧自的對著墓碑說道:「你們留給我的明月集團,我有在好好經營。再過幾年,明月集團絕對會發展的比現在還要好,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不會給你們丟臉的。爸,媽,當年殺害你們的兇手,我已經查到了一些眉目。等徹底掌握了證據,我就把那些人送下去……」

明雨卿後面的話還沒說話,就被陳墨給捂住了嘴巴。

「別在伯父伯母面前說這種話。」陳墨朝明雨卿搖了搖頭,然後才鬆開了手。

明雨卿沒再說話了,只是低著頭,無聲哽咽著。

陳墨還是第一次看到明雨卿這麼柔弱的一面。

看著她眼淚像是不要錢似的吧嗒吧嗒掉,還強忍著不哭出聲來,陳墨就感覺自己心頭也是沉甸甸的,很不好受。

陳墨輕輕擁住了明雨卿,在她耳邊說道:「這裡也沒別人,想哭就哭出來吧!」

明雨卿終究還是哭出了聲。

眼淚鼻涕都糊在陳墨身上。

一直過了小半個小時,明雨卿才眼睛紅腫的抬起頭來。

她似乎早有準備,很快拿了個墨鏡戴上,遮住發紅的眼睛。

陳墨可沒有任何準備。

所以縱使身上滿是明雨卿的鼻涕和眼淚,也只能拿個紙巾隨便擦一擦。

自家女人,陳墨倒不嫌棄這個。

兩人回到車上。

明雨卿狀態不太好,所以暫時沒有發動車子,只是眼神有些獃滯,不知道在想什麼。 陳墨知道,這個時候他沒法幫上什麼忙,只能靜靜的陪著明雨卿。

過了好一會兒,明雨卿才調整過來。

「今天,我們放縱一回吧!」

「什麼意思?」陳墨不明所以。

「吃飯,逛街,看電影去。」明雨卿發動了車子。

福太太悠閒生活 「好!」陳墨拉上了安全帶,他知道明雨卿的心情不太好,好好發泄發泄級是再好不過。

何況明雨卿所謂的放縱,就是吃飯逛街看電影。

這算哪門子放縱,陳墨當然是奉陪到底了。

兩人先去吃了個飯。

因為心情不佳,明雨卿並沒有多少胃口,基本上都是看著陳墨在吃。

「今天是我父母的忌日,往年都是我自己一個人過來的。」明雨卿咬著吸管,喝著果汁。

「以後我陪你。」陳墨放下筷子,認真的說道。

他可是記得,剛剛明雨卿在她父母墳前的介紹。

他是她的男人。

「一年五百多萬,有點貴啊!」明雨卿抿嘴道。

「沒事,反正我經常遲到,工資隨你扣。」陳墨道。

「那我就放心了。」明雨卿戴上墨鏡,站起身來,「吃飽喝足,我們逛街去吧!」

陳墨沒有意見。

車子停在酒樓的停車場,而陳墨和明雨卿兩人則直接步行,去了不遠處的商業街道。

明雨卿很少有逛街的時候。

她有自己的生活助理,很多事都不用管,只專心工作就行。

「你好,請問這個圍巾多少錢?」明雨卿停在一處店鋪門前,指著門口塑料模特脖頸上圍著的圍巾,問道。

「這個只是裝飾用的,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去問問經理?」導購小哥歉意的笑了笑。

明雨卿皺了皺眉,隨即揮了揮手,聲音有些冷道:「去問吧!」

導購小哥被明雨卿的態度弄的有些尷尬,但還是很有職業素養的微笑道:「好的,您請稍等。」

陳墨有些無語的拉了明雨卿一把,「人家不是你的員工,說話要有禮貌!」

明雨卿也覺得自己剛剛說話的態度有些不妥,只能輕「嗯」一聲,算是聽到了。

很快,導購小哥過來了,「因為這個圍巾只是模特的裝飾品,已經擺了不短時間了。如果您想要的話,只要99元。」

明雨卿立即道:「包起來。」

導購小哥把圍巾取下,剛想回去包裝起來,卻聽見陳墨道:「不用包了,我們直接帶走就行。」

說罷,陳墨從導購小哥手裡接過圍巾,直接圍在了明雨卿的脖頸上。

現在天氣漸冷,偶有冷風呼嘯,圍著圍巾,恰好能保暖。

做完了這些,陳墨才拿出錢包,抽出一張紅鈔遞過去。

導購小哥剛接過。

這時,明雨卿伸出手,在陳墨的錢包里又抽出一張百元鈔,塞到導購小哥手裡,道:「這是小費。」

沒等導購小哥反應過來,明雨卿就拉著陳墨離開了。

「我只是讓你禮貌點,可沒讓你給人家小費啊!」兩人走出一段距離后,陳墨哭笑不得的看著明雨卿。

「反正不是我的錢。」明雨卿很光棍的道。

這女人……陳墨真想好好懟她一頓,但想想,為了一百塊,得罪大老闆,這筆生意明顯不划算,只能轉移話題道:「接下來我們去哪?」

「看電影。」明雨卿指了指前方的電影院。

陳墨沒有二話。

兩人進了電影院,選了部最近熱映的西虹市首富。

「不是說男孩帶女孩看電影,最好是看恐怖片么?」明雨卿道。

「為什麼?」陳墨問道。

「女生大多比男生膽小,受了驚嚇,肯定會下意識的往自家男朋友身上湊。這樣一來,佔便宜的不都是男生么!」明雨卿做了解釋。

「既然人家男生女生是情侶,那互相摟摟抱抱,哪能說是佔便宜呢!」陳墨伸手摟住明雨卿的肩膀,一邊攏著她往放映場走,一邊義正言辭的道:「再說了,我也不是那種借著看電影占你便宜的人。」

明雨卿看了看陳墨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竟然很認同的點頭道:「也是,你想佔便宜,也不用非得趁著看電影的時候占。」

陳墨哈哈一笑,也不鬆手,帶著明雨卿進了放映場,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電影開始沒多久,明雨卿就靠在陳墨的肩膀上睡著了。

她今天哭得眼睛都腫了,體力也消耗了不少,坐在電影院舒適的沙發上,很快就感到倦意來襲,疲疲睡去。

陳墨也沒有叫醒她,任由她睡。

這時候,前排坐著的一家四口傳來了吵鬧聲。

「媽媽我不想看電影,我要回家看鎧甲勇士。」一個約莫十歲,手裡拿著一個玩具模型的孩子大聲叫喊起來。

「媽媽我想吃冰淇淋。」另一個差不多歲數的孩子也跟著吵鬧。

「我可沒錢買冰淇淋,還有你們要想回家,就自個兒回去,我和你爸要看電影。」兩個孩子的媽媽約莫四十來歲,看也不看孩子一眼,滿臉的不耐煩,說話的嗓門比孩子只大不小,看樣子準是親兒子沒錯。

「我不要,我要回家,我要看鎧甲勇士。」

「我要吃冰淇淋。」

兩個孩子聽到媽媽這話,當即就不願意了,吵鬧得更加厲害,就差躺在地上撒潑打滾了。

電影院碰到熊孩子,大吵大叫影響觀眾,是讓很多人都極為煩躁和無奈的事情。

陳墨當然不例外。

不過他也表示理解。

畢竟孩子年紀不大,跟父母起了爭執,吵鬧幾句也是正常的事情。

只要父母能夠正確引導,儘快把孩子的情緒給安撫下來,別影響到周邊的人那就好了。

然而,中年婦女根本就沒有搭理兩個孩子,任由他們哭鬧,彷彿這是別人家的孩子似的,而她的丈夫也是自顧自的看著電影,沒有理會孩子。

兩個孩子吵鬧的更凶了。

而這對夫婦無動於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