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134 Views

Written by
banner

這罐子因為壓力結構的設計,有一定概率使罐口受力不均,一旦如此,就有可能將罐口處的壓力閥門壓縮。陸凡心念微動,開始選中這條概率線修改起來。

然後他打開了燃料罐的保險裝置,擰開了一個小口。當然,這一切都是陸凡蹲在桌子後面做的,凌度並不知道陸凡在幹什麼。

所以他照舊朝陸凡藏身的桌子射出了一發冰凍水柱。

眼見著冰凍攻擊越來越近,千鈞一髮之際,陸凡總算是把手中的裝置鼓搗完了。

他站起身來,優雅地轉身,給眾人露出了一個瀟洒而深沉的背影,然後打了一個響指,說出了一句言靈台詞:

「讓火焰凈化一切!」

火鍋店的客人們和對面的凌度同時一愣:神TM讓火焰凈化一切,你以為自己是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

然而,接下來讓眾人大跌眼鏡的事情就發生了。

陸凡話音剛落,就見一道如火龍一般的火焰,從他身旁的燃料罐中蹭地一聲噴涌而出,然後蜿蜒盤旋著沖向了凌度發射出來的冰凍水柱。

這道火焰的聲勢實在是太過猛烈,火焰開頭的部位猶如一條巨大的惡龍之頭。

火龍和冰柱相撞,發出一陣耀眼的白光,隨後伴隨著一聲沉悶的氣爆聲,大量的水汽從碰撞處冒了出來。可以看得出來,火龍正在慢慢蒸發水柱。

躲在牆角的客人們此時都張大了嘴巴,啞口無言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乖乖,吃這一次火鍋可真是開了眼界。

看到此情此景,陸凡也是心中一喜:沒想到通過改變環境中的空氣流動概率線,調整火鍋燃料罐噴出的火焰的方向,竟然是可行的。

而且,他用概率線改變的,並不只是空氣的流動方向,還有火焰從罐口噴射出來的壓力。原本溫和的火焰,在燃料被壓力壓縮之後,也變得兇猛無比。

所以這也讓噴射出來的火焰燃料,衝擊力和威力呈幾何級指數提升。

伴隨著大量的蒸汽迸發,凌度撇了撇嘴,他沒想到陸凡竟然能夠使出這麼誇張的招數。

看來確實和他提前得到的情報差不多——陸凡不是一個可以輕易對付的人。

當然,這讓凌度更加的興奮,特種兵天生自帶的那種熱血細胞彷彿都被激活起來了。

「有趣……有趣!哈哈哈,沒想到你這個小傢伙這麼讓人覺得有趣,來來來,咱們玩點大的。」

凌度說著,把手放在連接著炮管和儲存罐之間的一個像水龍頭一樣的旋轉閥門上,向順時針的方向旋轉起來。

伴隨著吱嘎吱嘎的金屬聲響,閥門旁邊一個像水表一樣的儀錶盤裡的指針,也開始瘋狂地搖擺。

陸凡猜測,這水龍頭一樣的按鈕,應該是控制炮管噴出來的製冷劑的劑量。

「卧槽,你這武器看起來如此高精尖,怎麼調輸出功率還用這麼原始的方法?」陸凡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你懂個屁,最原始的機械結構才是最靠譜的。比如手錶吧,這年頭有情懷的都買機械錶,誰去買電子錶和石英錶啊?」

身後的客人們滿頭黑線:說的好有道理的樣子……

扯完幾句蛋,凌度一甩手,一股比之前更加粗大的白色液體射向了陸凡。

陸凡心裡一驚,趕緊向自己左手邊的方向來了個驢打滾,他剛翻出藏身的那張火鍋桌,冰凍水柱就噴到了桌上。

陸凡頓時就感覺自己後背傳來一陣陣的涼意,等他躲到另一張桌子後面,轉頭一看:剛才自己藏身的桌子,已經變成了一個兩米多高,直插天花板的大冰柱。

看這冰柱的質地,似乎比之前凌度造出來的那些冰雕更加堅硬。

冰柱的表面還反射著天花板上的燈光,從外表來看,簡直就像是一塊巨大的藍寶石——從某種意義上說,還挺好看的。

不過,陸凡現在可沒心思觀賞這塊「藍寶石」,一個不小心,自己就要變成藍寶石了。

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燃料罐,剛才一波火焰噴射,這燃料罐已經見底了。看來火鍋的燃料罐和凌度後背上的那種武器級壓縮罐還是沒辦法相提並論的。

陸凡趕緊從自己藏身的火鍋桌下面又拿出來一個新的燃料罐,然後用概率線對它進行改造。

剛設置完,冷凍液就朝他這裡噴了過來。

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從桌子旁邊的空隙躥出去躲到別處了,陸凡只得咬咬牙,站起來怒喝一聲:「讓火焰凈化一切!」

澎湃的火龍從燃料罐中飛出,同對面的冰凍水柱來了個迎面相撞。

雖然這次陸凡噴射出的火龍還是順利阻止了對方的冰凍攻擊,但是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火龍已經有點威力不足了。

最直觀的變化就是,之前火焰和冰凍攻擊碰撞的地點是在陸凡和凌度二者中間,而這次,碰撞地點已經十分靠近陸凡藏身的桌子了,甚至可以說就在跟前。

伴隨著震耳欲聾的氣爆之聲,一股氣浪向陸凡襲來,砰地一聲巨響,陸凡跟前的火鍋桌被這股氣浪轟成了碎片。

「卧槽!」

陸凡心裡暗暗一驚,趕緊把身體縮成一團,然後用雙臂擋在自己的胸前,護住要害部位。

現在他的身體只有手臂經過了行動線科技樹的強化加持,所以他用意識在視野中,快速拉取了幾條行動線,連接自己的手臂。

剛做完這件事,氣浪就襲擊了陸凡的身體,他的衣袖瞬間就被氣浪切割成了碎布片,腦袋上的頭髮絲也被削得掉落了好幾根。

雖然經過強化的雙臂幫助陸凡擋住了大部分的攻擊,但是他本人還是因為衝擊力向後翻倒,然後身體重重地砸在一扇窗戶上。

「大哥哥!」客人中的那隻小蘿莉焦急地喊了一聲。 砸中窗戶之後,陸凡摔倒在地,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他很快就來了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然後呸地一聲,朝地上吐了一口血。

這是他獲得言靈系統以來,第一次這麼狼狽。

不過,他仍然維持著淡定的風度,沖那隻小蘿莉微微一笑,安慰著對方:「沒事哦。」

蘿莉是這個世界上最需要好好保護的物種,他可不能讓蘿莉擔心。

看來這個凌度確實不能等閑視之,和上次的那個鋼之手一樣,陸凡明顯感覺到,進入第三里程碑之後,敵人的難度簡直呈指數級上升。

不過這對陸凡來說,倒並不是什麼壞事,如果一直是沒什麼難度的敵人,他也覺得沒意思。

現在正是他活用言靈系統通關的時候!

陸凡眼珠子快速轉動,觀察著周圍的情況,此時視野左下角顯示著:【行動點數殘留】130點。

剛才那波無敵風火輪和用手臂擋住火焰的操作,消耗了他70點行動點數。

如果行動點數花完,還沒有給對方造成致命傷害的話,恐怕陸凡的危險程度就會大大增加。

而且,現在火鍋店裡面,剩下能用的桌子和燃料罐也不多了。

剛才陸凡和凌度在這個有限的空間內進行的一番瘋狂對波,也讓火鍋店裡大部分的器具和桌椅都化為了齏粉。

西風順火鍋店的老闆此時是心在滴血:從祖上傳到自己手上的這家火鍋店,多少年的積累啊。看樣子今天這倆貨要把這家店給拆咯才罷休,想到這裡他頓時感覺萬念俱灰。

雖然說,可以找這個大塊頭索賠,但是現在這麼千鈞一髮的場合,除非不要命,他才會上去找大塊頭的不自在。

「小子,乖乖被我凍成冰塊還能少受點罪,我保證把你分成八塊以內。」凌度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

陸凡冷汗連連,尼瑪分成兩塊就掛掉了,分兩塊和分八塊這有什麼區別?

凌度看到陸凡難看的臉色,更加得意了,然後他開始低頭擰那個調功率的水龍頭閥門,看樣子他打算繼續提升招式威力。

見此情景,陸凡忽然眼前一亮。

也許,這個像水龍頭一樣的閥門,才是順利通關這次言靈任務的關鍵。

他仔細盤算了一下,想出了一個主意。

首先利用場館里剩下的這些燃料罐,來阻擋對方的進攻。單純做到這樣也不行,陸凡必須要慢慢靠近對方腳下,趁機打掉對方身上的閥門。

打定主意,陸凡眼珠快速轉動,系統顯示屏的各種言靈線飛舞,很快概率線和行動線一齊發動。

概率線的作用是繼續改變手中燃料罐口的壓力和火焰噴射的方向。

行動線的作用一個是再次強化手臂的防禦能力,還有一個是將身體的姿勢進行改變,以便及時地躲掉對方的冰凍攻擊。

「Ready?」

「Fight!」

伴隨著腦內系統提示音,陸凡刷地一聲,如離弦之箭一般,沖向了對方。

凌度也是沒想到陸凡忽然會發動攻擊,一甩炮口,一發發冰凍攻擊就朝陸凡而來。

「秘技·左右橫跳!」

陸凡用中指扶了一下眼鏡,發動了言靈姿勢。

在第一發冰凍攻擊來到陸凡面前的時候,他一個閃身,朝左一個大跳。

「Perfect!」

「1HitCombo!」

在第二發冰凍攻擊來到陸凡面前的時候,他一個閃身,朝右一個大跳。

「Perfect!」

「2HitCombo!」

在第三發冰凍攻擊來到陸凡面前的時候,他一個閃身,朝左一個大跳。

「Perfect!」

「3HitCombo!」

……

陸凡通過左右橫跳的閃轉騰挪,快速地進行著躲避。

凌度一陣煩躁,嘖了一聲:「躲得不錯,不過這樣又如何?」

他調整炮口的角度,讓炮口有一個朝天的仰角,下一發冰凍水柱直接呈一個弧線,向陸凡的頭頂射了過來。

這種招式靠左右橫跳明顯躲不了,不過陸凡也不虛。只見他抬起手上的燃料罐。

「讓火焰凈化一切!」

火龍再次澎湃而出,火焰噴射抵消了對方的冰凍攻擊。

雖然這次還是被冰與火碰撞產生的氣浪掀開,但陸凡並沒有像之前那樣砸到窗戶,而是以一個優雅的後空翻姿勢落地。

「小意思。」陸凡淡然一笑。

店裡的客人們見此情景,終於是稍稍放下心來——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的小命現在可全都押在陸凡身上了。

經過幾次左右橫跳,陸凡慢慢地接近了凌度。而且,陸凡驚喜地發現,越靠近凌度,對方的出手就越謹慎,每次在炮擊之前還要先用視線確認一下。

想來想去,陸凡終於知道為什麼了:凌度怕誤傷自己。

比如之前陸凡和對方是拉遠距離的對峙狀態,所以凌度打起來很從容,甚至是有點肆無忌憚,他這個炮本來就是遠程用的。

但若是陸凡用靈活的身法貼近對方,對方就有點反應不過來,似乎怕在這麼近的地方進行冰凍攻擊,會因為濺射效果而誤傷到自己。

看到陸凡執意要與自己近身纏鬥,凌度冷笑一聲:「你不要以為近了我的身,你就能肆無忌憚了!」

說罷,他揮舞起左手的鐵拳,砸向陸凡的面門。

陸凡倒也不慌,之前鋼之手的合金手臂,他都沒放在眼裡,你一個區區戴著鐵拳套的,還是差那麼點意思。

「秘技·天馬流星拳!」

隨後,伴隨著噼里啪啦的聲響,陸凡開始同凌度懟拳頭。

「Perfect!」

「11HitCombo!」

「Perfect!」

「12HitCombo!」

「Perfect!」

「13HitCombo!」

「Perfect!」

「14HitCombo!」

「Perfect!」

「15HitCombo!」

……

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陸凡用一對強化過的手臂猛砸凌度的左拳,凌度很快就呈現出了頹勢。

再加上金屬拳套的材質厚度問題,很快雙方懟了一波拳頭之後,凌度的金屬拳套就啪啦一聲崩碎了。

凌度心下震驚,在看到陸凡試圖攻擊自己的身體之後,他咬咬牙,看來不得不使用右手的冰凍炮了,否則只有被動挨打的份。

「絕對零度!」

凌度怒喝一聲,然後一記冰凍攻擊直接朝陸凡的面門而去。 陸凡見此情景,嘴角一彎。

看到對方不驚反笑,凌度心裡有點不好的預感,這時候陸凡早已一個翻滾,躲到火鍋桌下面,掏出一個罐子。

「讓火焰凈化一切!」

火舌又噴了出來,和凌度對撞,雖然對撞的點還是離陸凡比較近,所以陸凡還是要被碰撞產生的氣浪波及,但這次凌度也在被氣浪波及的範圍之內。

於是凌度那肥碩的身體,也被爆炸的氣浪崩飛。

和陸凡通過技巧線強化過的身體平衡能力不同,凌度很顯然無法控制自己如此肥大的身體,於是他重重地砸到了身後的一個柜子上,裡面的珍品藏酒也嘩啦嘩啦地碎了一地。

璀璨女王 火鍋店老闆見此情景,直接暈了過去。

陸凡心中一喜,乘勝追擊,有道是宜將剩勇追窮寇,他瞥了一眼自己視野左下角的行動點數殘留,還剩下80點。

於是陸凡又動如脫兔一般竄了出去,沖向了凌度,他可不想給凌度緩過勁兒的時間。

凌度塊頭雖然大,但是有一個弱勢就是不太靈活,他狼狽地掙紮起身,此時陸凡的視野之中,藍色的概率線和綠色的行動線再次交錯。

他趁著凌度剛站起來沒站穩的時間,就一拳頭朝凌度的面門揍了過去。

凌度怒喝一聲,用左手格擋,如果單論肉體強度的話,凌度是領先陸凡的,只不過此時陸凡有科技樹的加成。

在雙方懟拳的那一剎那,凌度瞬間就覺得,自己的手指關節都要被震碎了一般。

凌度驚怒之下,幾乎是沒有其他辦法一般,又沖著陸凡射了一發冰凍炮。

於是歷史再次重演,伴隨著一陣氣爆之聲,陸凡和凌度又各自被氣浪彈開,這凌度並非腦容量不足,他知道在那麼近距離的地方發射冰凍炮,肯定會濺射到自己。

但是他沒有辦法,陸凡這小子的身法和泥鰍一樣。

可惡,低估對方的水平了。凌度摔了個狗啃泥之後,才發現自己的計劃失策了,沒想到陸凡這麼快就能找到如何破解自己的陣眼。

他之前還想著盡量放陸凡的風箏,利用遠程優勢將陸凡隔開在遠處,所以那時候陸凡就被打得很狼狽,沒想到陸凡很快就發現了破解之法。

就在這時,陸凡第三次如法炮製沖他沖了過來,凌度心裡一陣卧槽,此時他知道,必須要抓緊時間趁陸凡離自己還比較遠的時候,沖陸凡來幾發。

伴隨著砰砰砰砰的聲音,凌度沖陸凡又來了幾發,陸凡再次一邊進行著左右橫跳一邊躲避著,陸凡身邊的那些桌子都被炮打碎。

此時,陸凡視野左下角的行動線點數還在快速下降,陸凡知道不能再拖了,一個是大廳里的燃料罐已經所剩無幾,還有一個是,行動線點數也快用完了。

所以陸凡扶了扶眼鏡,迅疾如風沖向了凌度。凌度看到陸凡這次怎麼速度比之前還快了,心裡也是慌的不行,又吱嘎吱嘎地擰開了水龍頭,隨著砰砰地發射,他噴出來的冷凍炮的力度似乎是更大了。

陸凡不為所動,他蹭蹭蹭地躥上了一個桌子,然後來一個向前翻騰三周半接轉體三百六十度。

看到陸凡忽然騰空,凌度慌不迭地用左手輔助自己的右胳膊,將炮口朝上抬。

然後他的炮口白光擺在醞釀之中,陸凡已經撲倒他的臉前。

「我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