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25 Views

楊暖暖眉眼炸出一抹絢麗的光華,她心裏揚起一個擺脫龍少決的完美計劃,於是楊暖暖問:“你知道你弟弟是我什麼人嗎?”

Written by
banner

“……”龍少決看着楊暖暖疑惑。

龍少軒能是你什麼人?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嘴角綻放一抹燦爛的笑容:“他是我的未婚夫,今天我們已經訂婚了。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問問你的爺爺龍軍。”

重生之攻追攻異 “哦。”龍少決不痛不癢的應了一聲。

龍少決和楊暖暖早在三年前就已經在許多小鬼的見證下辦了婚禮,從冥界的傳統來說,楊暖暖早就是龍少決的妻子了。

即便楊暖暖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把自己託付給了龍少決這個男人,但這並不影響楊暖暖的身份。

退一萬步說,不就是口頭上說訂婚了,又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事情發生。

“‘哦’是什麼意思,大伯哥。”楊暖暖問。

龍少決不再理會楊暖暖,他扭頭對左白帆說:“老左你看看她身體有沒有什麼大礙。”

左白帆走到楊暖暖面前,“得令。”

楊暖暖剛剛話提醒了龍少決,要早點把楊暖暖帶回家,也要早點帶着她去領證。

有了結婚證不管人間地下,陽光黑暗,她楊暖暖都只能是龍少決一個人的!

左白帆走到楊暖暖面前,他盯着楊暖暖的面色眼睛,細細收集着楊暖暖呼吸所傳遞出來的信息。

楊暖暖奇怪的看着左白帆,難不成這人就看看就就知道我生沒生病。

沒錯,左白帆就是能看出來一個人是否健康。(注意是一個人!)

左白帆看了一會,對龍少決說:“老大嫂子沒事,只是受了點風寒,發燒38度6,吃點退燒感冒藥就好了。”

龍少決點頭,隨即又問:“需要住院嗎?”

左白帆回答:“不需要,如今帝都的醫護資源很緊俏,你們還是把病牀位留給需要的病人吧。”

“你可以走了。”得知楊暖暖沒有大礙,龍少決立馬下了逐客令。

“德勒,那我就先走了。”左白帆從醫藥箱裏拿出感冒藥放在客廳的水晶茶几上。

“去把藥吃了。”龍少決用下巴指了指茶几上的藥命令楊暖暖。

楊暖暖看了他一眼,朝茶几走過去。

楊暖暖蹲在茶几前,她把藥拿出來掏出說明書看了一遍,她端起手邊的水晶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龍少決轉身走進臥室,等他再出來時已經換上了一身黑色的西裝,他手裏提着一一個紙袋,奢侈品閃亮亮的LOGO印在白色的袋聲。

吃好藥的楊暖暖扭頭一看,被一身黑色正裝的龍少決帥出了一臉血,她看着龍少決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

好帥!

“一分鐘,換好衣服。”龍少決把紙袋遞給楊暖暖。

又是限時遊戲,她發現龍少決很喜歡給一件事安排好時間。

“我不要你的衣服,我自己的衣服在烘乾機裏,現在應該已經幹了。”楊暖暖站起來說。

“一分鐘,把衣服換好。不然我就親自幫你換。”龍少決拉起楊暖暖的手,強行把紙袋掛在楊暖暖的手腕。

又是這招!

wWW ◆тt kдn ◆C O

楊暖暖擡頭看着他:“龍少決你敢不敢有點新意!每次都是這一招。” “行,那我換一招新的,我給你換。”龍少決再也不和楊暖暖囉嗦,他一把扯過楊暖暖。伸手就拉她身上寬鬆的浴袍。

“別碰我,王八蛋你別碰我。我換,我現在立刻就換。”楊暖暖雙手緊緊的摟着自己的衣服,她忽然抓住龍少決有力的大手,乞求的的看着龍少決道。

“一分鐘。”龍少決見她可憐兮兮,他也於心不忍,他鬆開了手。

“好好好好,我保證一分鐘完成任務。”楊暖暖連連點頭答應。

魔鬼總裁今生請珍惜 儘管楊暖暖雙手盡力的保護自己的領地不受進攻,龍少決不過扯了兩下,浴袍的領子就大開了,楊暖暖胸-前一大片肌-膚裸-露在空氣裏,酥-胸半露,肌膚雪白細膩。

“快去。”龍少決一低眼就看到楊暖暖裸-露在外的皮膚,他喉結上下滾動,呼吸猛然加重。

沒想到楊暖暖看起來瘦瘦弱弱,身上沒有二兩肉,胸還是很有料的。

楊暖暖連忙跑開,龍少決給了她一分鐘,她磨磨蹭蹭了五分鐘才從臥室跑出來。

弟妹金安 “呵呵,這衣服太難穿了,所以我超時了。”楊暖暖假笑着捏着身上的粉色長裙。

楊暖暖身上粉色長裙外搭毛絨的白色長款春季外套,沒有乾透的頭髮一如既往的凌亂,腳上穿着粉色粗跟高跟鞋。

“真好看。”龍少決走過去抱住楊暖暖不盈一握的細腰。

身體臉上表情一僵,身體也順之不自然的僵住了,這男人又想幹嘛!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他把臉輕輕貼在楊暖暖的秀髮之上,呼吸間盡是楊暖暖的迷人馨香。

一分鐘過去,龍少決依依不捨的鬆開了楊暖暖。

龍少決拉着楊暖暖出了家門,楊暖暖忍不住的問:“你要帶我去哪?”

龍少決說:“先回家,再去領證。”

“我不去。”楊暖暖停住腳步。

“這位爺,我是你弟弟的未婚妻好麼!俗話說得好,朋友妻不可欺,我是你的弟媳婦,你怎麼能出來截胡插足呢!”

“話真多。”龍少決幽幽看了楊暖暖一眼,繼續拉着楊暖暖下樓。

“我不走。”楊暖暖蹲在地上不肯前進。

龍少決鬆開楊暖暖的手,他看了一眼楊暖暖,再次伸手一把拉起楊暖暖,彎腰一扛,龍少決就把楊暖暖扛在身上。

楊暖暖趴在龍少決的肩膀上,她無力的開口:“我求求你,你就放了我吧。你看你這麼帥,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這輩子你都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下輩子最好也別讓我找到你!”

龍少決扛着楊暖暖的身影漸漸消失,從樓道角落裏出來一個一蹦一蹦的孩子。

那孩子蹦出來,等龍少決楊暖暖的身影完全從他的眼前消失時,孩子扶了一下耳朵上發着藍光的藍牙耳機,“顧小姐,龍總帶着楊暖暖回龍家了,據說等會他們還會一起去人界的民政局領結婚證。”

龍少決扛着楊暖暖出了公寓樓,一輛寶藍色的超跑早已經停在門口了。

龍少決走到車前,他一翻手楊暖暖就從他的肩膀上,落進懷裏,他把楊暖暖塞進了跑車裏,關好車門,龍少決從另一側進了車裏。

“你要帶我去哪?”楊暖暖看着正在系安全帶的龍少決問。

“回家。”龍少決繫好安全帶,他擡頭看着楊暖暖。

“回我家?還是你家?”楊暖暖問。

“回我們的家。”

楊暖暖坐直身體,她眼神不解的看着俊美霸氣的龍少決,“我就想不明白了,你看你一表人才家世不凡,有錢有勢,魅力無邊,你幹嗎要吊在我這一棵歪脖子樹上不肯放手。”

楊暖暖繼續說:“我在帝只是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我長的一般,學歷一般,身材一般,做着最平凡的工作,辛辛苦苦就爲了能好好活下去,我沒有一處發光發亮的地方,你幹嗎要纏着我不放呢。帥哥,富二代!”

龍少決笑看着楊暖暖,原來她是這麼看自己,“緣分讓我娶了你,你就是我的人了。”

楊暖暖看他的反應,直覺得自己對牛彈琴了,她無力的扶額皺眉。

“有了我,你就不會再平凡到一無是處。”龍少決湊到楊暖暖面前,楊暖暖看着近在咫尺的龍少決。

他好帥啊!

龍少決幫楊暖暖繫好安全帶,他輕輕在楊暖暖的臉頰吻了一下,“乖。”

這一次他的親吻,沒有讓楊暖暖很討厭,甚至當龍少決靠近的時候,她都不想再躲避,推開他的衝動,也不如以往強烈。

風雨交加的夜裏,明黃色的路燈下氤氳着一層薄薄的水汽,路邊各種商店霓虹璀璨,雨還在繼續下。

楊暖暖歪着頭看着車窗外朦朧璀璨都街景,她手交合在一起,包包放在腿上,手搭在包包上。

龍少決側頭看了一眼楊暖暖,重新發動跑車。

前妻的男人 車輛剛剛發動,楊暖暖包裏都手機響起,楊暖暖條件反射的看了一眼龍少決。

龍少決說:“接吧。”

楊暖暖不以爲意的撇嘴,我接不接電話還需要你的同意嗎!

楊暖暖從包裏掏出手機,顧栩的名字跳動在手機屏幕上。

龍少決看到顧栩兩個字,他嘴角揚起一抹晦暗不明的笑意。

楊暖暖接通了電話:“喂。”

“你怎麼從醫院走了?”顧栩的聲音顯得很虛弱。

“天地良心,我是被王心趕走的。她把你暈倒的事情全怪在我身上,我比竇娥還冤枉,顧大影帝啊,你一定要替我做主。”

“恩。我現在已經從醫院回家了,你能來一趟嗎?”

楊暖暖還沒開口,龍少決就從她的手裏接過手機,“暖暖現在趕着去結婚,沒時間!”

龍少決說完就隨手把手機扔回了楊暖暖懷裏。

顧栩的家裏一片漆黑,還穿着病服的顧栩窩在沙發裏,他呆呆的看着亮光的手機屏幕。

電話還掛斷……

寬闊平坦的市中心馬路上,車流雖然擁擠但井然有序,一輛破舊的麪包車極速的穿梭着車流之中。

麪包車但速度很快,旁邊的車輛慌忙的躲閃。

有些驚魂未定的司機看着那輛很快消失的麪包車,忍不住咒罵:“媽的,開這麼快趕着去投胎嗎!奶奶的!” 龍少決慢慢的開着車,車流中像那輛麪包車一樣發瘋疾馳的車輛越來越多。

車型各種各樣,無一例外的相同點就是那種趕着去投胎的速度駕駛座上的遮陽板放下,完全看不清司機的模樣。

因爲這些來歷不明,速度極快的車輛出現,好幾個路段都出了車禍。

原本就擁擠不通暢的市中心道路,因爲這些車禍的出現而變得越發擁擠。

前面又出現了大堵車,龍少決楊暖暖的車擠在停滯不前的車龍中。

“倒黴了吧。”楊暖暖看着眉頭輕皺的龍少決,嬉皮笑臉的笑道,“我早說了,和我在一起一定不會有好事發生的。”

龍少決扭頭看着雲淡風輕,笑容裏寫滿自嘲的楊暖暖,“帝都的晚高峯有過車速能到60邁以上的時間嗎?”

龍少決說的也對,現在是晚高峯,又碰上下雨,道路溼滑,車輛擁擠,發生堵車很正常。

至於車禍,不管城市大小,更是哪天都沒少過。

楊暖暖打開車窗玻璃,她微微起身,伸頭看了看,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車流讓楊暖暖暗爽。

這是老天爺在幫助楊暖暖嗎?

“哈哈,我們最少能在這堵三個小時。”楊暖暖開心的笑着說。

龍少決臉色一暗,“你很開心?”

“對啊。”楊暖暖脫口而出。

說完楊暖暖擡眼看了看龍少決的臉色,覺得他臉色不對,隨即立刻改口,“當然不是了,一寸光陰一寸金,我們現在堵在這裏,浪費的都是金子啊。”

顧栩昏暗的房間裏,電視啪嗒一聲的打開了。

晚間新聞正在播放實時路況消息,還有關於許多地段車禍彙總的消息。

車禍現場的鏡頭一轉,交警正在追捕超速肇事的車輛。

顧栩不經意擡頭一瞥,他猛然站起身。

遮陽板下那張雪白雪白的臉出現在顧栩的眼裏。

嚴錫開着車,他皮膚雪白,嘴巴豔紅,他車子的後面,警笛呼嘯,警燈閃爍。

“龜孫子們,爺爺沒時間陪你們完了。”嚴錫忽然鬆開了緊踩着油門的腳。

他車子一停,後面的警車嘭的一聲撞到了嚴錫的車子,接下來,好多車避之不及,都與前車發生了追尾。

就在此時,追尾長龍的盡頭,嚴錫再次猛踩油門,他的車如同離弦之箭,唰一下的就消失在雨夜裏。

顧栩拿着手機,龍少決和楊暖暖的對話被他全部聽到。

顧栩依舊沒有掛斷電話,他離開通話頁面,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辦法,竟然三下兩下,楊暖暖的地理位置就通過信息的方式發送到他的手機上。

嚴重堵塞的車流開始緩緩移動,龍少決專注的看着前方,楊暖暖看着他完美精緻認真的側臉,心噗通噗通的劇烈跳動。

認真的男人最帥了!

楊暖暖不知不覺間已經盯着龍少決看了好幾分鐘了。

從她視線落在他臉上的那一秒開始,龍少決就已經注意到了,但他沒有說破。

楊暖暖柔和到目光落在龍少決臉上,他受用的嘴角飛揚。

看到他笑,楊暖暖奇怪的問:“你在笑什麼?”

龍少決扭頭:“被花癡一樣的老婆盯着,我開心。”

楊暖暖立馬坐直身體,別過頭,不再看他,“我不是花癡,更不是花癡。”

楊暖暖你不是花癡,誰是啊。

“馬上地下人間你都是我的妻子,楊暖暖這一輩子,你跑不掉了。”

前方的道路開始暢通無阻,龍少決不緊不慢的開着車,他車開的很穩,一看就是老司機。

老司機以前在軍隊時,開的都是飛機坦克裝甲車,現在開的這種跑車,對他來說簡直就是碰碰車。

楊暖暖視線重新移到龍少決臉上,她凝眉問:“你是認真的?”

龍少決一腳踩緊剎車,轉頭瞪着楊暖暖,“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以前或現在。”

楊暖暖垂下頭不語,從龍少決出現到現在,他的狀態都是一模一樣,態度從來沒有鬆動過。

“楊暖暖你說,你覺得這麼久,我的哪句話不是認真的?”龍少決捏住楊暖暖的下巴,擡起她的頭,楊暖暖被迫與他對視。

龍少決漆黑幽深的眼眸裏,似乎跳動着團團怒火,或許是怒火染紅了他的眼眸,楊暖暖見他眼神最深處,一層暗紅色的妖異顏色蓄勢待發,若隱若現。

“說啊。”龍少決手更加用力。

楊暖暖打落他的鐵鉗一樣的大手,“我這麼笨,哪裏能看透你。”

“那你現在就給我聽清楚……”龍少決的話才說了一半,楊暖暖的手機裏忽然傳來顧栩的聲音。

“暖暖,快跑,快讓龍少決帶着你跑。”

顧栩的聲音伴隨着嗚嗚嗚的風聲,聽聲音,他現在應該是邊跑邊打電話。

楊暖暖拿出手機一看,“剛剛電話忘記掛斷了。”

楊暖暖完全沒有把顧栩的話語放在心上,電話那頭奔跑在風雨裏的顧栩,滿臉都是雨水。

“楊暖暖現在沒時間了,你快跑!”

“我爲什麼要跑啊?”楊暖暖奇怪的握着電話問顧栩。

“龍少決!嚴錫和顧悠悠都準備要了她的命,你趕快帶着楊暖暖跑,你一個人鬥不過他們!”

顧栩知道一兩句話和楊暖暖說不清楚,索性他就把自己知道的全告訴龍少決了。

剛剛顧栩纔出家門,就碰到一身晚禮服裝扮,美豔動人的江華卿正慵懶的依靠在電梯旁的牆壁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