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129 Views

不過,沒有錢是麻煩,有了錢的時候,麻煩纔剛剛開始。

Written by
banner

閒院宮載仁親王已經被堵在家裏幾天出不得門了,連同最近的功臣織田在內,被人煩的無可奈何。究其原因,還是他們搞來的那些錢上面。大藏省和外務省沒有解決的問題被他們解決了,原本二話不必說,這些錢肯定要傾向於陸軍部來用的。親王殿下可是陸軍部的頭子,這是不容置疑的。

但是無論如何沒想到,內幕不知怎麼的被海軍部給知道了,隨後一場歇斯底里的大吵鬧就拉開了帷幕!

海軍部強烈要求,這些錢一定要按照慣例,拿出用於軍費的百分之六十來給海軍部擴充使用,其中四年造艦計劃中的絕密“大和級”戰列艦是先要照顧到的,其次,他們必須要趕緊製造不少於六艘航空母艦,起碼要補上“加賀”的缺,並將其他幾艘基本上可以淘汰了老式航空母艦徹底修復,甚至換掉。

中日大戰從各個角度證明了山本五十六的理念,因此在米內光政下臺後,山本得到了充分的重用,很多人

,下一任的海相用他一點問題都沒有。這一次,海強空軍和航母的建設,那麼對於資金的要求之大就可想而知,與之牽扯的給類冶金工業和輔助工業,也到了不得不大規模升級換代的時候!

這都需要錢!就算這些錢是陸軍部搞來的,也必須要從帝國的全盤戰略出,而不單純的恢復陸軍的力量。

爲了緩和各方面的矛盾,親王甚至連石原莞爾都從東北弄了回來,以他老到的政治手腕來擺平各方面的利益,但在錢上,他實在沒有太好的辦法,他可不單單是陸軍參謀總長,他是大日本帝國的親王,僅次於天皇的存在,要照顧到方方面面!

被煩得不行了,親王決定換換思路,他問織田德五郎:“織田君,這次地貸款多虧了你的辛苦,我相信你對這筆資金的用處有自己的獨到看法,說說你的想法!”

織田德五郎似乎一切都有所準備,對親王的和藹垂詢規規矩矩的答道:“不論是恢復陸軍還是擴建海軍,先要把冶金工業和輔助設施安排好,這是先決條件。其次,儘管陸軍目前缺失最重,但我認爲可不必急於投入,畢竟新地武器研究還需要一定時間,在這之前,加強海軍守禦國門是非常必要的!所以,可以先安撫性的給他們一些照顧,當基礎扎牢之後,相信帝國地工業和經濟也已經得到恢復,陸軍部再力也不遲!”

栽仁親王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嘆道:“這樣也好,省的那些傢伙們胡亂鬧出事情來!那麼按照協議,對滿洲的建設加強關東軍也必須要迅速擴展,保證那裏的安全,算起來,這些錢也不夠花啊!”

織田不出聲了。夠不夠花地,他已經無能爲力,這已經是破天荒的大成績了,現在誰還看好日本地陸軍?連中國人都打不過,英美等國想必也放心了不少吧?若論武器裝備,他們可有的是錢去改換。不過這樣一來,到時候,或許會給他們一個大驚喜呢!

對整個帝國而言,織田只是個小人物,就算他做出了巨大地貢獻,在重視軍功的環境裏,這不過是曇花一現而已,事過境遷,誰也記不得了。

不過,因爲他的努力,海軍部地行動卻大大加快,被空軍狠狠教訓一頓後,他們開始瘋狂的擴充戰艦地防空力量,每一艘回爐升級的戰艦上都多了樹子一般密集地防空炮,設計中的各條大艦也都加強了這方面的力量,而愈加被重視的空軍也被提到了重要位置,在1938年初,一種來自美國的設計悄悄的流入。

1937年12月,大半個中國已經被嚴寒籠蓋,經歷戰爭之後的華北居民,大部分已經搬進集中修建的臨時住所,待到明年春天,他們的新家園將重現建立。

在山西,最後的日軍已經清理乾淨,不投降的已經都死了,在二三十萬大軍和五六百萬民衆的蓮荷剿殺之下,他們無處可逃。被戰火摧殘的七零八落的山西還沒有開始恢復,便迎來冬天,不光是氣候上的,還有心靈上的。

趕走了日本人,閻錫山終於可以鬆一口氣,本來是可以歡欣鼓舞的,但是當得到最新的報告時,他一點都笑不出來了。

山西,已經不是他一個人的山西,現在,陝北那幫傢伙已經順利的滲透到大部分地區,除了晉西南外,晉西北只剩下大同是倖存的,其餘沿着巍巍太行山千里之地,根據地連成片,地方武裝彙集成羣,已經藉着打日本鬼子的機會武裝起來的老百姓一個賽一個的多,小半個山西不歸他管了!

不僅如此,河北河南察哈爾綏遠,現在都被陳曉奇伸手擴充佔領,傅作義撤回來的部隊在也插不回去了,而老蔣那邊竟然也不吭聲!對於他提出來的重建軍隊的要求不置一詞,卻急急忙忙的動員全黨力量,不惜一切代價的對冒出頭來的G當和復興黨合作力量對抗壓制,順帶着大整編全隊,竟是要削藩的態勢!

天地良心!我閻錫山爲抗戰出了這麼大的力,流了這麼多的血,就換來這麼個結果,也太令人心寒了吧?還有沒有王法!還有沒有天理!

閻錫山氣的在家裏摔杯子砸茶碗,跳着腳的罵,旁邊一衆大將親信板着臉聽着,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樣做一點用處都沒有。

衛立煌和程潛帶着隊伍撤出山西回到河南,結果現他們連鄭州以東都沒有半塊地方下腳,陳曉奇的第八軍安營紮寨的佔據了黃河以南,黃河以北被他第七軍給踏踏實實的蹲住了,哪也不去!這擺明了,人家是要搶了這地盤了!

再後來,中央軍乾脆都撤回江淮兩湖一帶了事,安徽江蘇成了分界線,北方各大軍閥中間,最終倖存的,只有閻錫山!

跳着腳的罵的口乾舌燥,閻錫山對跟他一起坐困愁城的傅作義說:“宜生啊,我算是看透了!這世道就是容不得你做好人!咱們拼死拼活受累出力,落得如此下場,心寒吶!”

傅作義無可奈何地嘆道:“形勢比人強!如今我們損兵折將筋疲力盡,根本無能與他們爭執。我聽說,宋明軒宋哲元已經徹底養病不出了,第一集團軍大半解甲歸田,少量跟馮治安去了南邊,西北軍從此再也沒有了!”

閻錫山一臉的落寞。從當年軍閥混戰開始,幾路大軍中原,那時節何等的風光,現如今風流雲散,只剩下他一個人,世事滄桑,此情何以堪!

“那你說咱們該怎麼辦?總不能就這麼挺着被人擠兌死吧?那陳興漢擺明了是跟陝北方面合夥了,現如今釘子都紮在咱心口窩裏,拔都拔不出來!咋辦?”閻錫山心都要氣炸了。這也太欺負人了!

咋辦?沒法辦!誰都知道大勢已去!山西此刻已經被陳曉奇團團包圍,要想憋死閻錫山太容易了!現在儘管人家一句話沒提,但形勢明白着,整個北中國,沒有誰說了比他更算!

傅作義思慮再三,最後勸道:“閻長官!如今我們已經沒有再次扭轉乾坤的機會了,與陳興漢之間差距太大,敵對毫無意義,依我看,他似乎也沒有縱容陝北方面肆意展的跡象,不如我們就此守好家門,安穩度日吧!”

“說甚安穩度日!我還沒老到那程度!馮煥章馮玉祥這回是徹底撒手了,我若丟開,這滿天下還有人記的咱們?不行,要振作!要刷新,再不然,我跟蔣介石好好談談去!我就不信這天下沒有說理的地方!”

閻錫山真地是不甘心!如果說抗日打輸了,那麼誰也不佔便宜,大家將就着來也就那樣了。但是打贏了,沒有他一點好處,心口窩裏還捅着一把刀,這

了?

傅作義又不吭聲了,這樣的話說說而已,真要那麼做,纔是大麻煩!大半個山西打得稀爛,多年地家底子都丟出來了,振興經濟民生那需要大力氣投入,沒有錢,光叫喚有什麼用?如果把陳曉奇惹毛了,直接截斷所有山西的商業往來,眼瞅着就是塌天大禍!這樣的事情,你道他做不出來麼?

叫喚歸叫喚,閻錫山終究還是算明白了賬目。打聽一圈,西北除了馬家軍外也沒有別的人折騰了,大家都按部就班的收拾家當走地走散的散,誰也不願意在這裏呆下去了,陳曉奇開始搶地盤了,劉汝明被困死在張家口乾瞅着被架空,大勢已去,無奈和也!

至此,中國地政局情形越見明朗,北中國清理的乾淨清爽,閻錫山好歹地留住了半個綏遠,還是靠近陝北的那部分,加上馬家軍和陝南一部,正好都成了頂在陝北方面堵搶眼的人,說不出道不出地苦哇!想不幹這差事?地盤還要不要?

沒有人掣肘找麻煩,華北建設進入安穩的快車道。

中國似乎恢復了和平,但和平並沒有降臨到全世界每一個地方。

在遙遠地中南半島上,叢林山地密集送禮的撣邦高原上,一些祕密進行中地事情,正不停的改變着這裏的局勢。

羅國的北方清邁地區,此時已經變成一個華人自治區。自從四年前受到教訓之後,這裏的人老實了許多,隨後每年通過各種途徑移民到這裏的華人越來越多,到現在,整個清邁地區的華人總數已經超過三十萬,加上附近幾個地區的華人移民,總數達五十萬以上,並以每年十萬以上的速度快速遞增。

華人的到來,爲這裏的經濟繁榮作出巨大貢獻,勤勞樸實的華人肯幹所有的工作,從非常貧瘠的礦場,到各大稻田產區,甚至毒品產地,都有他們的身影在忙活。美中不足的是,他們製造的任何價值,幾乎都跟羅政府沒什麼關係,這些人很大程度上,是不交稅的。

這樣的情況如果生在一些正常國家,或許根本不用二話,自然要把他們掃平征服收歸治下。但在羅,卻沒有人有這樣的勇氣,因爲這些華人的身後,站着一羣惹不起的兇人。

自從帶着特遣隊和兩萬人到達暹羅北部之後,掃平景棟,以那裏爲核心,開始朝着周圍整個撣邦高原,和瀾滄江沿線進行地毯式搜索掃蕩。四年間,縱橫五百公里的廣闊地域中,沒有其他人地影子留下,大軍過處,雞犬不留,順我昌,逆我亡!

沒有什麼道義和道理,所有服從管束的,都被集中到景棟爲核心的地區周圍參與到各種工作中,按照嚴格的軍事化管理,逐步融入到毫無民族差別的僵硬呆板體系內,漸漸消磨掉他們的本色。不服從的,他們可以選擇抵抗,但絕對不是這些手裏拿着現代武器,精通山地叢林作戰,吃過人肉喝過人血拿人命不當回事地兇人的對手!比起他們來,當年征服了這塊土地的英國人和法國人,善良像佛祖。

四年,大半個撣邦高原,包括瀾滄江、薩爾溫江之間地廣闊地域全部被他們佔領,擴充至五萬人的主力部隊,和五萬人的衛戍部隊,將這片地區把守的水泄不通,以清萊---景棟爲核心,橫跨老、羅、緬甸三個國家,與雲南腹地爭議區相接壤,這個巨大的三角形,被內部稱爲“金三角”。

在這裏,華人是絕對地統治,徐元就是他們的王!任何敢於反對地人都一個不剩的被處死,這裏成爲世界最大地寶石產區,最大的毒品產區,殘酷到沒法走沒法用的土地上,卻流淌着令人炫目地財富。

英國人已經知道,法國人也已經知道,在他們手夠不到的這片地區裏,有人已經紮根崛起,他們甚至還知道,這裏已經修建了一條貫穿暹羅和雲南地寬闊水泥大道,可以行使五十噸重的車輛,雙向四車道!

英國人知道這是誰在搗鬼,但是他們沒有證據,他們也沒有能力去剿滅這些人,因爲試過地那些傢伙已經都死光了!這是一片逍遙法外的土地,有他們自己的力量和規則統治,任何貿然去觸碰的人,都得付出血的代價!

寵妻成癮 清萊以北,暹羅與老撾的邊界線上,已經被侵略佔領過去的山川之內,一座宏偉的大壩截斷山體,巍然聳立!

已經成了穩重青年的徐元,一身筆挺的軍裝包裹全身,六角軍帽端正的扣在腦殼上,一雙鋒芒畢露的眼睛閃爍着令人不敢逼視的森冷神光,站在不遠處被人力削平的山頂上,靜靜的看着下面正在加緊建設中的大壩!

再有兩年時間,這座大壩就將徹底落成,裝機總量三百萬千萬的電站,將會成爲整個亞洲最大的電力輸出實體。不過,那要再等幾年之後了,真正要完全整治好這座水電站,沒有七八年是不可能的,現在還只是完成第一期截留任務而已,然對於徐元的計劃來說,已經足夠!

他的旁邊,年近五十的總工程師龍清嘯用力的忽閃着草帽,不顧滿頭汗珠滾滾,一臉興奮的看着下面無數重型工程車輛和數千工程人員不斷忙活着的身姿,心中充滿快意!

這是第一座中國人自行設計製造的大型水利樞紐,從1923年第一次在山東建設小型水力電站開始到今天,十四年的積累實踐,令他們這個水利工程設計組織擁有了世界一流的水平,而能夠截流一條大江電,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而今,他們做到了!

“徐司令啊!這一座水電站落成,將極大的改善下游的水患,如果能夠在老和越南境內連續建立幾座這樣的水電站,不但可以完全將這條急的江水降服,給中下游的廣大人羣帶來安全的生活環境,光是這電力和航運的便利,也是百世功業啊!”說着,龍清嘯一臉的自豪和熱烈。

徐元的脣角微微一提,露出一次帶有譏諷的笑意,聲音清冷的說:“是啊!果然是百年功業!可喜可賀!”

龍清嘯光顧着高興,沒有看到他的笑容,否則,絕對在也歡喜不出來。任何瞭解徐元的人都知道,當他這樣笑的時候,絕對不會生好事。

在瀾滄江-湄公河之間建立水電站,和截流薩爾溫江建立水利樞紐,絕對不會是爲了下游的人民創造良好環境,調節水患。如果龍清嘯知道,徐元的心中想的,其實是要用這樣的大型攔河工程,在雨季放水,旱季截留,人爲的製造災難,不知道,他還笑得出來不? 冰天雪地的世界,一支大軍孤獨的走在冰路上,陽光在冰層的反射下,顯得格外刺眼。

王鈞和關羽幾人走在隊伍的最前方,三裡外一處城鎮的廢墟呈現在眾人眼中,一排排高樓大廈成了冰柱,道路上報廢的汽車更是完全被冰凍成鐵疙瘩。

偶爾才能看到一些房屋,鑿出一個缺口,說明著尚有倖存者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中堅強的活下去。

王鈞輕輕一揮手,道:「敲鑼打鼓派人搜尋倖存者,還有小心魔族那些傢伙。」

「是,皇上。」武松立即回答道。

說著,策馬揚鞭帶著三萬士卒就沖了上去,剛一到城鎮入口,立即敲鑼打鼓引起倖存者的注意,同時喊道:「還有活人嗎?我們是救援隊,有活著的趕快呼救,我們會派人救援。」

這城鎮內卻是寂靜無聲,唯有大乾將士們的聲音,而無一個倖存者。

「悉悉索索」一聲輕響,只見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住城鎮,武松抬頭一看,一頭猶如山嶽般的蜘蛛,瞪大著猩紅的眼睛注視著他們,這蜘蛛八根堪比八座高樓大廈,腿上的蜘蛛倒刺毛猶如一柄柄長槍。

緊接著一頭頭房屋大小的蜘蛛從四面八方湧來,仔細觀察可以發現這些「小」蜘蛛由一個個的人族轉變成的,依稀可見還保存著人族的特質。

眾人一瞧又驚又怒,儘管他們知道這個世界的人族情況比較危險,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這些該死的魔物居然把人族也給轉變成了它們的奴隸。

武鬆手里的哨棍一指,怒道:「該死的魔族雜種,居然敢把我人族轉變成怪物。」

大蜘蛛哈哈笑了一聲,笑聲宛若天上的驚雷,朗聲說道:「你們這些人族螻蟻只配是我們的奴隸,本座將它們轉變為噬魂毒蛛是他們的榮幸。」

「孩兒們上!」大蜘蛛大喊一聲。

一眾小蜘蛛驚叫著八足用力一躍而起,蜂擁而上,一張張幽藍色的蛛網從腹部噴出,遮天蔽日般的網來。

看著滿天的蛛網,武松不由的面色微變,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出那些蛛網全部帶毒,喝道:「朱雀翔天。」

霎時一眾士卒以最快的速度站好位置,發起陣法,一頭全身燃燒著熊熊烈火的朱雀浮現,一雙桀驁的眼睛盯著大蜘蛛,輕快的鳴叫一聲,雙翅煽動,南明離火離體而出。

一陣不大的火雨迎上滿天的蛛網,呼吸間便把蛛網燒空,蛛網好似助燃器一般,火雨立即長了一隻火鳥嘰嘰喳喳的飛向蛛群。

大蜘蛛一瞧漫天的火鳥,頓時急的跳腳,「吱吱」的叫了起來,一口毒液噴出。

「茲茲」一聲,滿含魔氣的毒液和火鳥撞在了一起,兩者互不相讓瞬間開始消融。

有了一絲靈性的朱雀見此,眼眸中劃過一絲不滿,身為四大聖獸之一的南方朱雀竟然連一頭小蜘蛛都拿不下來,清脆的笑聲,身上的火焰大漲。

朱雀煽動著翅膀向大蜘蛛飛起,身上的火焰紛紛落下,在風中飛舞,有種唯美的感覺。

大蜘蛛頓時驚叫連連,它不會以為只是打破了一陣火雨,就是打敗了朱雀,嘶吼一聲,一眾蛛群聞聲而動,組成了一個魔陣。

大蜘蛛嘎嘎笑聲,立即吼道:「魔天蛛祖降臨。」

一頭大如天穹的魔蛛降臨,它通體透明,八根蛛足猶如擎天玉柱,看上去聖潔純凈,實際上卻是萬分惡毒。

魔天蛛祖看到了飛來的朱雀,眼眸中充滿了警惕,微微抖動身體,縮小到和朱雀一般大小,怪叫一聲,噴出一張冥水晶網。

兩人乃是天生的對手,因此對於對方地能力了如指掌,一瞧冥水晶網撲來,朱雀靈巧的往上一飛脫離路蛛網,一對宛若先天靈器的雙足趁機撕裂了蛛網。

魔天蛛祖毫不猶疑地躍了上去,前兩隻蛛足高高的舉起落下,狠狠的紮下朱雀的腦袋。

朱雀一個翻身,一對堪比神兵的雙翅揮打回去,「噹噹」兩聲,魔天蛛祖的前足被離火燒傷,又處於空中沒有接力的地方,順勢退了回去。

朱雀翱翔在天空,眼中劃過一絲厲色,俯衝而下,張開鳥喙,沖著魔天蛛祖的腦袋啄去。

魔天蛛祖簡直嘶吼一聲,噴出七八張冥水晶網,想要藉此阻擋朱雀。

朱雀輕輕煽動翅膀,身形一轉,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弧形繞過蛛網,將魔天蛛網撞飛。

魔天蛛祖眼中閃過一絲凶光,不顧倒飛的結局,揮動蛛足打向朱雀。

朱雀痛呼一聲,身上留下了一條足痕,鼓起力氣,身上的南明離火再次暴漲,趁機將蛛足給燒成了黑炭。

魔天蛛祖頓時慘叫一聲,抖動一下身體,震落被燒成黑炭的蛛足,只見一道冥河之水在斷肢上流過,一條嶄新的蛛足再次恢復。

總裁大人,別太壞 魔天蛛祖恨恨的瞪眼得意洋洋的朱雀,嘶吼一聲竄了上去,前足宛若兩根長槍,對著朱雀一陣扎,拍,戳。

偶爾也會噴出蛛網遲緩朱雀的行動,再之後想辦法接近朱雀,張著滿是利齒的尖牙,咬向朱雀。

而朱雀也不甘示弱,或是雙翅拍擊,或是鳥爪抓向魔天蛛祖,或是鳥喙藉機狠啄,或是放出一陣南明離火大燒。

魔天蛛祖和朱雀大戰了一個小時時間,整個城鎮徹底毀在了兩者的戰鬥餘波,最終還是朱雀占著飛行的優勢,一口啄死了魔天蛛祖,一眾蛛群無力的趴在了地上,唯有最大的那頭魔蛛還有一絲力量。

朱雀為了燒死魔天蛛祖也耗費了大量的實力,它再也沒有了支持顯形的力量,僅剩下最後一絲力量用以自爆,「彭」化成了一堆火雨落下,將大部分魔蛛全部燒死。

眨眼間武松部再次顯身,只不過他們一身的力量也全部為之耗盡,瞬間所有人癱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每個人都是大汗淋漓的模樣。

魔蛛路昌瞧見武松這些人族已經失去了力氣,無力的趴在了地上,不由的猖狂的笑起來,雖然在陣法比拼上它們輸了,但它還有力量可以廝殺,而眼前的人族全都成了軟腳蝦,怪叫一聲,道:「哈哈,現在你們這些螻蟻已經無力反抗了吧!

孩兒們給我上,將他們拖回巢穴當作食物。」

說著,魔蛛路昌尾巴一抬,一張張深藍色的蛛網噴出,想要將武松部一網打盡。

「孽畜爾敢。」一道冷艷的刀芒閃過,瞬間把所有蛛網劈成了兩半,飛揚的塵土落下,關羽橫刀立馬擋在武松部面前。

看著刀意衝天的關羽,路昌心中升起一陣危機感,不禁有了一絲退意,只不過它明白一旦不戰而逃,以魔族以下克上的混亂天性,那些對它地位虎視眈眈的魔族,絕不會放過這等機會。

路昌頭頂16隻眼睛閃過一絲狡詐,陰笑道:「那大漢你的實力雖說不錯,但你沒有辦法護住所有人,只要你願意交出一般人族培育,本座可以放過你們。」

關羽一聽面色陰沉下來,手裡的青龍偃月刀指著魔蛛,怒斥道:「孽畜你好大的膽量,吾等乃是大乾天兵,見到我等爾不想著束手投降,竟然還想要我大乾天兵充當食物,給本侯死來。」

關羽一拍坐下的避水晶睛獸沖了上去,手裡的青龍偃月刀掄起,一道刀芒橫空問世,喝道:「關聖刀法,斬將奪旗。」

魔蛛路昌見此不由的大怒,敢準備揮動蛛足反擊,縱橫沙場暴烈刀意瞬間擊破了它的神識,一時間有些呆若木雞。

青龍偃月刀猶如熱刀切豆腐一般,輕鬆至極的切開了路昌的身體,蛛血和內臟掉了一地,

被劈成兩半的路昌,兩邊身子摔在地上,「轟」聲,大地都一陣震動,一時間冰塊,碎石飛舞。

漫天的塵土順風而去,一眾士卒看到變成兩半的魔蛛還能夠揮動蛛足,頓時感到心驚,下意識退後幾步。

關羽正好注意到這一幕,眼眸中劃過一絲怒意,騎著避水晶睛獸走到了武松的身前,淡淡的道:「武松,你麾下的士卒還需要再練練,實力不足有的時間可以給他們修鍊,可他們竟然連一頭死去的蜘蛛都會害怕,簡直是丟盡了我大乾將士的顏面。」

武松聞言頓時感到麵皮一陣羞怒,他本身就屬於膽識過人之輩,一顆肝膽照乾坤,平日里最是瞧不起懦弱怯縮之輩,沒想到有朝一日營中大部人竟然會怕一死物,簡直是丟人至極。

更丟人的是還在大乾第一神將關羽面前表現在了出來,武松滿臉慚愧的低下頭,道:「末將知錯,還請將軍降罪。」

關羽見此也不好多說什麼,他心裡清楚此事不與武松有關,不過他畢竟是這一支軍隊的主將,冷哼一聲,道:「你部將士從今天起轉為運糧隊,什麼時候有了膽量再去上陣殺敵,要是你們一直沒有勇氣面對敵人,本將軍會把你們所有人清除兵籍。」

武松聞言面色大變,剛想為手下的士卒求情,可是話到嘴邊卻無法說出,他稍微一想如果底下的將士們膽小怕事,讓他們退出兵籍也是為了他們好,最少不會丟了性命,無力的抱拳道:「末將遵令。」

關羽微微點頭,道:「繼續派人尋找倖存者,你隨本將軍去面聖吧!」

「緊遵關將軍的命令。」武松抱拳道。

兩人肩並肩一起走到了王鈞面前,王鈞盯著武松看了半天,緩緩道:「武松,你今天的表現可真的令朕刮目相看啊!」

武松哪裡聽不出王鈞的語氣中的不悅,翻身下馬,跪地抱拳,道:「臣知罪。」

王鈞低頭看了一眼武松,淡淡的道:「你可知狄青曾經認為你有統兵之才,雖然不擅長騎兵作戰,但在步兵一道頗為有天賦,可是今天的一幕簡直讓朕大開眼界啊!」

武松頓時面露慚愧之色,對此他自然清楚,在擔任步兵主將的時候,不管是上司,還是同僚或多或少都會對他進行一定的幫助,

本來這一次的任務完成之後,他還能獲得進入第一軍校學習的機會,出來之後就能踏入大乾的核心層次。

而現在出了這當事情,沒有一擼到底就是幸運了,他不能阻止士卒的膽怯,只能說明對那些士卒訓練還不到位,道:「臣無話可說。」

聽到這話王鈞眼眸中劃過一絲詫異,他還以為武松會辯解一二,沒想到竟然承認錯誤了,道:「剝奪你步兵校尉一職,改為暫代,如有再犯,直接重頭做起。」

「臣遵旨。」武松抱拳道。

「起來吧!」王鈞瞥眼跪在地上的武松,道。「狄青,時間不早了,下令大軍就地駐紮,生火做飯。」

狄青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陽,日頭已經有了落山的趨勢,更不用說還是在這種天寒地凍的天氣里,抱拳道:「臣這就去安排。」

望著不遠處正在搜尋倖存者的士卒,只見他們個個面露愧疚,好似想用這些出力的事情,打消對武松的慚愧,王鈞淡淡的問道:「我們這一路走來,大大小小的魔物群遇到了五十多起,你們對於他們的實力有什麼看法嗎?」

戲志才抱拳道:「回皇上,臣發現距離海邊越近的魔物,他們的實力越高,最開始那些只不過是有一些智力的存在,現在都已經遇到了會布置陣法的魔物了。」

關羽不禁點點頭,補充道:「不止如此,臣還發現這幾次遇到的魔族竟然能夠把我人族轉變成對應的魔物,說明它們的感染性也不弱。」

王鈞聞言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你們覺得那些人族可能再次救回來嗎?」

戲志才猶豫片刻,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道:「皇上,請恕臣無禮,那些被魔族轉變魔物的人族,有很大的概率不能救治,哪怕有一部分被我們就回來的倖存者,它們的心智也明顯的偏向魔族。」

眼見王鈞一副不是很認同的表情,關羽心中也是不願意放棄那些無辜的人族,想了想道:「皇上,不如將華佗醫師,張仲景,胡青牛等人招來試一試,看看他們有沒有辦法為那些人治療?」

戲志才瞧見王鈞臉上露出一絲贊同,也不準備為此事給王鈞添堵,緩緩點頭道:「臣以為可以試試,哪怕最後我們未能成功,最少我們可以問心無愧。」

「准奏。」王鈞點頭道。「稍後來人聯繫華佗等人,讓他們儘快趕來,早一些做出治療的方法。」

「是,皇上。」兩人同時抱拳,道。 斷高山爲平湖,人爲改變一片地區的水利狀況,甚至地小氣候和當地民生地質等等各類情況,放在太平盛世,徐元或許怎麼也做不到的。但是在今時今日,又有誰能管得了他?這裏,他就是王!

奔騰的瀾滄江到這裏被叫做湄公河,在高山峽谷中一個巨大的之字形令她的流速減緩,但上面的兩條支流卻令她水量增加,儘管此地降雨量不如下游,卻仍舊令她浩浩蕩蕩洶涌澎湃,除了這些瘋狂的人,大概沒有誰想過要把這裏截斷,那近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然而,中國人做到了,在不惜人命和資金的全力投入下,這裏開始變成奇蹟一般的存在,當那些崇信小乘佛教的民衆看到一座百多米高的巨大壩體拱形攔截在峽谷之間的時候,他們驚呆了!他們認爲,這是佛祖顯靈鑄造的奇蹟,沒有他老人家的大能加持,人類的力量豈能鎖住這麼一條狂龍?

如果他們知道七十年後,有一座更大的水壩居然將長江都截斷,“截斷巫山,高峽出平湖”,那樣的胸襟氣魄,世間何人能敵?

龍清嘯沒有看到徐元的臉色,仍舊陶醉在自己的暢想之中,一手叉腰,一手用草帽比劃着千里山川,慨然嘆道:“有了這座水電站,不僅可以爲湄公河上游增加至少兩百公里的水運交通便利,提供周圍幾座主要城市的電力供應,還可以大大提高當地水產養殖,相信不久之後,小環境氣候得到改善,也不會這麼炎熱,乾旱季節,也能夠提供周圍主要稻田產區的供水需要,正可謂一舉多得啊!不過很可惜,這裏還不是我們中國的領土,要等到真正獨立自主了,人民才能享受到這樣的便利!”

徐元淡然一笑道:“龍先生太悲觀了!我們來到這裏之後,這裏已經是中國的領土,以後,凡是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地盤!”

龍清嘯疑惑地扭轉頭,用異樣地目光打量着徐元年輕沉靜的臉龐,不解的問:“徐司令這話從何說起?那樣我們豈不是跟英法殖民一樣了?這裏就算獨立了,也應該是人家老撾人和暹羅人的國土吧?”

徐元冷哼一聲,雙手背在身後,仰面朝天淡淡地說:“龍先生何其愚也!自古以來,這裏就是我中華上國的藩土,向不曾親自治理而已,所謂國土,乃國人所有,我們纔是國人,他們,都是些沒開化的土人。現在我們來了,一切便要回歸正途!英法殖民,那都是野蠻地強盜,豈能與我們文明華夏相提並論?我們帶來的是和平展,他們,只會劫掠屠殺!”

這不強詞奪理麼?!龍清嘯一下子給噎住了。按照他受到的教育,和這些年受到革命思潮的影響,這個世界應該是公平地,沒有壓迫,沒有被壓迫,人民都應該是獨立自主的,而作爲亞洲文化的秉持,中華民族是全亞洲人民的救星和希望,若不是爲了支持東南亞各族人民的獨立自主,他們不遠萬里來到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辛苦操勞,有什麼意義?!

現在,徐元卻說要把這裏變成中國地領土,華夷之辨說得如此明顯,這是不是有點太民粹了點?這樣的做法,怕是不大合適吧!

龍先生想不明白了!但是又沒辦法指摘徐元地論調。身爲中國人。再怎麼說也要先考慮到中國地利益。沒有這個核心。他做地一切就全無意義。只是。怎麼都覺得有點不妥!

徐元見多了這樣地人。在他看來。這些人地腦子都是壞掉了!華人就是華人。漢人就是漢人!中國人。就是中國人!講什麼天下大同地歪理?這世上歸根到底。每一個團體都是在爲自己地利益而存在!家庭如是。組織公司如是。國家如是。民族亦如是!

東亞。從來是中華文明地屬地。以中華爲核心地核心體系領導着周圍無數小國寡民和小宗族地展繁衍。沒有中華文明。哪裏來地他們地今天!沒有中華文明地輸血。這些人仍舊在樹林子裏啃香蕉呢!現在中國人來親自帶領他們繼續奔走在世界前方。有什麼不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