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 2020
106 Views

Written by
banner

葉浪見狀,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下台後徑直來到了次太郎面前,他也沒說謝謝,只是深深的鞠躬。

次太郎自然明白葉浪鞠躬的含義所在,因此在葉浪鞠躬后,次太郎只是淡然一笑道:「恭喜你了渡邊君。」

直到此時,葉浪方才道了聲謝謝,然後轉身離開。

回到自己剛才的位置,葉浪剛坐下,相田便帶著麻子一起過來。

兩人同樣來到葉浪面前,也沒說什麼廢話,鞠躬后便彼此之間報以真誠的笑容,然後轉身走開。

坐在自己椅子上,櫻子看著一臉欣慰笑容的葉浪,忍不住苦笑著說:「渡邊,我有時候真的感覺你是瘋了,你可知道你剛才的行為若是被這些居心叵測的域長們追究,你會遭受到什麼樣的處罰嗎?」

葉浪笑了笑,很小聲的說:「櫻子,你也知道我做事情的風格,在我眼裡,沒有可能,只有最後的結果。而這次我提議最後的結果是會長大人選擇了同意,這就已經足夠了。」

櫻子笑了笑,低聲感慨說:「不過說實話,你這次做的事情,看上去雖然是一件小事情,實際上卻俘獲了青竹會不少中上游高手的心。我想你要是有機會擔任域長,在青竹會一聲令下,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願意追隨你了。」

葉浪倒是很驚訝的對櫻子問:「額?不是吧?今天這件事情還能起到這樣的效果啊?」

櫻子點頭,很是認真的說:「當然了。」

「嘿嘿,其實我還真沒想到這個。」葉浪隨口帶過。

其實葉浪要說沒想到這點,那還真沒可能。葉浪之所以留下麻子一條命,無疑是打算拉攏相田,為自己以後在青竹會繼續上升做準備。

只不過最後,這件事情達到了出其不意的良好效果罷了。

心裡這般思慮的同時,葉浪順著東英剛才所坐的位置望了眼,這一看,葉浪有點好奇了,對櫻子問:「櫻子小姐,東英域長去什麼地方了?」

櫻子也好像意識到了什麼,朝著東英的位置望了眼后,對葉浪低聲道:「剛才東英君接了個電話,然後便行色匆匆的出去了,我想應該是去處理什麼事情了吧?」

一聽此話,葉浪心裡頓時有點不安了。

忙將自己的手機掏出來,給東英打過去。

然而,讓葉浪更加無語的是,自己連續給東英撥打了四個電話,東英居然都沒有接聽,直等到第五個的時候,沒想到東英的手機居然關機了。

這一來,葉浪不由得心想,看來東英十之八九是出事了,要不然也不可能不接自己的電話。

意識到了這一點,葉浪便連忙起身,對旁邊櫻子道:「櫻子小姐,麻煩你等會兒給會長大人說一聲,就說我去找東英君了。」

櫻子看到葉浪滿臉焦急不安的表情,忍不住急忙問:「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呀?」 葉浪沒來得及說清楚具體情況,便急忙朝著門外趕去。

話說十分鐘前,正坐在自己位置上認真觀看比賽的東英,忽然聽到自己手機響了起來。

剛開始東英還以為是朋友打過來詢問選拔頭領比賽情況的,不以為然的將手機摸出來,接通后,東英還笑呵呵的問了句:「誰啊?哈哈,這會兒打電話幹什麼?」

哪想到自己剛說完,電話那頭居然先傳來了自己女兒的哭啼聲。

瞬間,東英愣住了。

他知道自己女兒和妻子在國外生活,這些年時間,知道自己妻女在什麼地方的人寥寥無幾。

況且自己妻子和女兒的電話號碼,他記得是一清二楚,而且每次通話,他都會叮囑自己的家人,一定不能輕易更改電話號碼。

可這次,看著陌生的電話號碼,聽著自己女兒在電話那頭哭泣的聲音,東英知道,自己家人百分之百是出事了。

儘可能讓自己心情平靜下來后,東英緩緩開口,很小聲道:「孩子,你先別哭……」

話音未落,電話那頭自己女兒的哭聲結束,緊接著便傳來一個男子冰冷的笑聲:「呵呵,不哭很簡單,不要告訴你身邊任何人,你自己來東城府區域九州碼頭。」

男子說完,東英正準備詢問更具體的,沒想到自己還沒開口,對方便冷聲補充道:「哦,忘記給你說了,別想玩什麼花招,你女兒的哭聲你應該能聽清楚,至於你的妻子,呵呵,你應該知道她現在是什麼情況。二十分鐘,如果你不來,你在想要找你的家人估計就要去九州碼頭下面的海裡面問鯊魚了。」

東英心跳加快,感覺自己腦海中的血管都快要爆裂開來。

在青竹會這麼多年,東英感覺自己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倒吸了一口涼氣,東英急匆匆起身,沒有給任何人打招呼便急忙朝著外面趕去。

在前往九州碼頭的路上,東英想了很多,他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辦。走到途中,葉浪給自己打來了電話。

看著一遍又一遍響起的手機,東英多想接通,告訴葉浪一聲,讓葉浪快點過來。

可最終,東英沒敢違背對方的意願。

他知道自己妻女還在對方手裡,另外他也不知道自己身邊現在有沒有安排這姑人員監視他,如果有的話,自己或許極可能因為接聽一則電話,導致自己妻女喪命。

這樣的結果,是東英最不想看到的。

因此,在葉浪接連幾次給他打了電話后,東英直接將葉浪設置通話。

坐在車上,東英恨不得跪在地上祈禱,希望自己家人能夠平安無事。

就這樣,懷揣著一路不安,葉浪終於來到了九州碼頭。

九州碼頭,這算是矮子國最大的碼頭之一。站在遠處朝著碼頭看去,眼前全都是各式各樣的船隻,以及裝滿了貨物的集裝箱,以及大型的運輸機械。

賽羅 碼頭人很多,但絕大部分都是這裡的工人。

東英下車,抬起頭朝著天空中一輪刺眼的日頭望了眼。

他眨了眨眼睛,擦掉自己眼角淚水后,便徑直朝著裡面走去。

然而,走了不多幾步,迎面便走過來一個黑衣男子,男子戴著墨鏡,看上去身高在一米八左右。這樣的海拔,在矮子國算是身高比較高的了。

來到東英面前後,男子站住腳,低頭朝著東英打量一眼,隨口問:「你就是東英?」

東英連忙點頭,著急忙慌的問:「我的妻子和孩子在什麼地方?快點告訴我,他們到底在哪裡?」

面對東英的詢問,男子微微一笑道:「她們現在還比較安全,你跟我過去之後就知道了。」

如此說完,男子貌似根本不害怕東英從自己身後出手一樣,轉身走在了東英面前,一步步朝著東面一個貨艙走過去。

東英緊隨其後,走了不多幾米,他便對走在自己面前的男子問:「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誰讓你做這件事情的?我知道,我這些年得罪的人不在少數,真的,但是請你在我臨死之前,將這個人說給我,好讓我死的更加安心一些。」

男子冷笑了聲,淡淡的說:「沒想到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呀,知道你今天過來絕對活不成。」

其實到現在,東英也已經逐漸冷靜下來了,說實話,這些年這種事情他也沒少做。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他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可從來沒傷害過對方的家人。

但是現在,眼前這幫人和自己的辦事風格顯然不同,他們更像是青竹會幾個副會長還有會長的辦事方式。

要麼不出手,要出手的話,就一定要將對方趕盡殺絕!

腦海中這麼想著,東英苦笑道:「我當然知道,就是不知道這位兄弟能不能告訴我?」

崗村這次找到的五十個人雖然全都是高手,可他們和忍者最大的不同就是嘴上沒有把門的。他們之所以剛開始跟著山本,完全就是為了提高自己的收入罷了。

但是現在山本死了,他們跟著崗村,崗村又給他們答應了比跟著山本還要豐厚的酬勞,這對他們而言,顯然是擁有巨大吸引力的。

現在見東英問幕後黑手是誰,男子想了想,然後對東英微微一笑說:「東英君,這樣吧,具體是什麼人我暫時還不能給你說,不過我能答應你,在你死之前只要你能滿足我們一個條件,我們肯定會告訴你的。」

東英好奇問:「說吧,什麼條件?」

男子放慢了腳步,警惕性的朝著四周望了眼,見沒有什麼可疑人物,於是便對東英幽幽的說:「你也知道兄弟們做這種事情全都是為了錢,正所謂是有錢能使鬼推磨,等會兒只要你答應給我們每個人二十萬,到時候我們倒是很樂意將幕後黑手說給你。」

聽到男子這話之後,東英心裡多少有點興奮了。

剛開始東英還以為這些人是忍者,但是現在看來,對方的身份並非自己所想的那樣。

既然不是忍者,那麼就好辦多了。 現在,對方居然還在這種事情想要拿到二十萬,東英則更加開心了。

這個世界上,除過忍者之外,貌似沒有人不喜歡錢。

這麼想著,東英點了點頭,一字一句道:「這位兄弟,只要你願意將幕後黑手告訴我,別說是二十萬了,就是給你們每個人三十萬我都願意。」

隨著東英說完此話,男子居然直接停了下來,轉身對東英笑了笑問:「你說的可是真的?」

東英信誓旦旦的點頭說:「當然是真的,我騙你幹什麼?我東英雖然在幾個域長裡面不算是太有錢的,可我覺得小几百萬掏出來,還是半點問題都沒有。」

這些人來幹掉東英,自然也知道東英的身份。

青竹會的一個域長,別說是小几百萬了,估計千萬左右在他們眼裡那也不算是太多錢。

「哈哈,東英君果然是一個爽快的人啊,嗯,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說定了。過去之後我先讓你看看你老婆孩子是不是安全的,然後……」說到這裡,男子停了下來,貌似心事重重的皺了皺眉頭。

東英見狀,忍不住問:「怎麼了?你現在還有什麼事情沒決定好嗎?」

其實這哥們現在還真有件事情沒下定決心,剛開始的時候,崗村給他們的任務是幹掉東英就行。但就在剛安排完畢不到兩個小時后,崗村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問到了東英老婆孩子的下落,並且要求他們,在幹掉東英的時候,順便將東英的老婆孩子也幹掉。

這些人起初還覺得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於是便急忙乘坐轉機前往國外,花費了不到十二個小時,便將東英的妻子和孩子抓到了國內。

控制起來后,這幾個人多多少少有點後悔了。

東英的妻子,只是個年紀三十歲的女子,而東英的孩子,才五歲多點。

如果說這種事情遇到忍者頭上,那麼東英的妻子和孩子估計早就死翹翹了,但是被這些人遇到了,他們居然有點不忍心將這個孩子幹掉了。

畢竟他們之中也有幾個結了婚的,要說沒有同情心,絕對是沒可能的事情。

尤其是現在,當這哥們聽到東英如此爽快,而且手裡也有這麼多錢的時候,他忽然產生了一個想法。反正他們現在下不去手將這個孩子幹掉,還不如找東英要一筆錢,比如說七八百萬的樣子,然後放了東英的孩子,或者說他們某個人找個人將東英的給收養起來。

最起碼,孩子是無辜的啊。

只不過這個想法剛剛產生,男子又有點不知道怎麼說了。

當著東英的面,這種事情自己要是說出來,等會兒進去之後其他四個兄弟不同意,那自己豈不是成了背信棄義的人嗎?

所以,在面對東英詢問的時候,男子皺眉嘆了口氣說:「先不說了,具體的等我們進去之後再說吧。」

丟下這話,男子和剛開始一樣加快了腳步,匆忙朝著裡面走去。

不到十分鐘,在男子的帶領下,東英來到了一個巨大的貨艙之中。

貨艙內,裝滿了封固好的打木箱,每個箱子全都高高的磊在一起,中間留了一條差不多兩米寬的小路,箱子左右兩側,也各有一米左右的巷道。

貨艙比較深,沿著最中間的小路朝著裡面走了十幾米,帶頭的男子左拐,然後便憨笑著說:「人帶來了,呵呵,這傢伙還是很老實的,一個人過來的。」

神祕呆妃很有種 話音剛落,便有男子開懷笑道:「哈哈,這個好啊,話說這哥們是不是腦子有病啊?我們讓他一個人來他居然還真一個人來啊。」

東英年齡不大,耳朵自然也好使。

聽到年輕男子這話之後,他差點沒氣的罵出聲來,心想麻痹的,老子這是擔心自己孩子和家人的安慰,奶奶個熊的,你們要是特么抓的不是自己的老婆孩子,我早就帶著渡邊君過來,將你們全都給弄死了。

心裡這麼想著,但東英嘴上卻沒敢這麼說出來,等他繞到這五個男子面前後,東英急忙對剛才帶他過來的男子問:「老兄,我的老婆孩子到底在什麼地方啊?」

這哥們笑了笑,對旁邊一個個頭稍微矮一點的男子說:「將那兩個人帶過來讓東英君瞧瞧吧。」

不成想話剛說完,這矮個頭男子冷笑了聲說:「我說老兄,你有病吧?現在人湊全了,我們直接動手得了,還帶她們出來讓他看什麼啊?如果你要是打算讓他們一家死在一起的話,等會兒我們最多就是將他們三個人裝在一個箱子里得了。」

直等聽到這話后,東英方才醒悟過來。

合著對方的目的,並不是打算除掉他一個人,而是打算將他們全家全都給除掉。

想到了這點,東英倒吸了一口涼氣,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這五個男子問:「你們……居然打算將我們全家都給弄死?」

矮個頭男子嘿嘿笑道:「你以為呢?難道你真覺得我們不遠千里將你的老婆孩子給拉回來,是打算讓你們一家團聚的嗎?」

東英聽到這話,只覺得自己腦子裡嗡嗡作響,他現在真的後悔了,早知道是這種情況,自己不管怎麼樣都應該拉上渡邊一起過來。

憑藉渡邊的身手,想要幹掉這幾個小癟三,那是半點問題都沒有的啊。

可現在好了,自己為了將老婆孩子救出來,沒有將渡邊帶來,他還以為自己來了,讓對方將自己幹掉就行了。

結果……

想到這裡,東英眼淚都快出來了。

倒吸了一口涼氣,儘可能讓自己心情平靜下來之後,東英對眼前矮個男子一字一句說:「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禍不及家人,我的老婆孩子做錯了什麼,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他們?」

矮個頭男子咧開嘴嘿嘿笑道:「沒辦法啊,我這也是按照上面說的來辦事情的。」

如此說完,剛才帶著東英過來的哥們終於開口說話了。

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順著矮個子望了眼,然後語重心長的說:「兄弟,我有一件事情倒是打算和你們商量商量,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 剩下的四個男子紛紛將目光對準了旁邊這哥們,望了眼后,便對這哥們低聲問:「什麼事情?」

這哥們微微一笑,神秘兮兮的說:「這樣吧,為了防止東英君逃走,我們先將他控制起來,然後我再說這件事情怎麼樣?」

聽到這話后,幾個男子想了想,然後便點頭答應了這哥們的請求。

很快,東英便被綁成了粽子。

四個男子在這哥們的帶領下來到了幾米開外的位置,站住腳后,矮個子男子便對這哥們苦笑著說:「說吧,到底什麼事情呀?」

這哥們不慌不忙道:「我現在就問你們一句話,你們行不想賺更多的錢?」

矮個子首先表態,理所當然的笑著說:「哈哈,這還用問嗎?我們一天做的這種腦袋懸在褲腰帶上的事情,怎麼能不想多賺錢啊?」

其他三個人也不假思索的說:「當然了,肯定想要賺更多錢啊。多賺點錢,到時候我們就能離開這裡,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意見統一之後,這哥們便直言道:「我現在有個一次性每個人多賺三百萬的方法。」

「咳咳,你說多少?三百萬?」矮個子瞪大了眼,急忙問。

這哥們想了想,然後低聲道:「當然,說不定還能賺的更多,這個就看你們願不願意聽我的了。」

隨著這哥們說完,矮個子好奇問:「你還是快點說說,到底怎麼才能一次性賺這麼多錢吧?」

這哥們直言道:「其實辦法也很簡單,那就是……」

接下來,當這哥們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之後,旁邊的男子大聲反駁道:「這不行,我們現在已經跟著崗村君做事情了,如果放了這個孩子,到時候這件事情傳出去了,呵呵,你覺得我們還能活下來嗎?」

這哥們聽到此話后皺眉低聲道:「只要我們不說,到時候還能有什麼人知道?」

矮個子此時也嘿嘿一笑道:「對啊,這種事情只要我們不說,就沒有人知道了,怕什麼啊?在說了,難道我們還能跟著崗村做一輩子這種事情嗎?現在崗村給了我們這麼高得價格,賺他個兩三年時間,手裡積攢千八百萬得,到時候我們就能分道揚鑣,各做各的事情了。」

另外一個男子也點頭低聲道:「嗯,我覺得這樣也行,不過就看東英君能給我們多少錢了。」

「呵呵,這個我看著處理,你們等會兒就按照我說的做便行了。」這哥們如此說完,將目光對準了這幾個男子。

在這幾個男子紛紛點頭之後,這哥們方才轉身重新朝著東英那邊走過去。

東英這會兒已經嘴上被沾上了膠帶,看到這幾個人重新站在自己面前,他急忙擠眼示意。

這哥們笑著走到東英跟前,將東英嘴上得膠帶撕開之後,便對東英直言道:「東英君,我也看你是個爽快得人,所以現在也不說別的什麼廢話了,我們剛才過去商量了一下,本來上面得意思是將你們全家都幹掉得,但是我們看在你孩子還小,殺了他我們也有點不忍心,所以我們打算放了你得孩子。」

一聽此話,東英激動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章

看著眼前說話得這哥們,東英急忙點頭說:「嗯嗯,可以可以,謝謝,謝謝你們。 冥王溺寵警花小妻 說吧,你們打算要多少錢?」

東英現在也清楚,這些人做這件事情,無疑就是為了能多弄點錢罷了,所以說,現在對他們而言,錢才是最具有殺傷力得東西。

這哥們轉身朝著身後幾個男子望了眼,然後伸出四根手指頭,對東英認認真真說:「每個人四百萬。到時候我們幹掉你之前,我們還會將誰打算殺你全家說出來。」

東英咬緊牙關,低頭思慮幾秒后,於是便對眼前這幾個人斬釘截鐵道:「一千萬,我給你們每個人一千萬,你們放了我得孩子和妻子,同時我保證不讓她們以後出現在矮子國。」

一千萬,這三個字從五個人得耳朵里鑽進去后,他們全都愣住了。

一千萬,換兩條人命,這顯然是非常划算得啊。

帶頭的這哥們現在也愣住了,他打死都沒想到,東英居然會提出給他們每個人一千萬,留下自己得老婆孩子。

愣了幾秒,正當帶頭的男子準備詢問自己同夥意見的時候,沒想到矮個子居然提前開口,一字一句說:「麻痹的,豁出去了,一千萬就一千萬,我答應你放了你的老婆孩子。」

如此說完,矮個子轉身,對旁邊剩下的三個兄弟道:「我和咱們這位老兄肯定同意,就看你們三個了,同意的話點個頭,不同意的話就算了。麻痹的,好不容易遇到這種賺大錢的機會,就看你們有沒有膽量把握住了。」

就像是剛才所說,有錢能使鬼推磨,現在一千萬擺在他們眼前,如果他們還不動心,那才是假的。

還剩下的三個男子幾乎也沒有猶豫,在矮個子詢問完畢后,這三個男子紛紛點頭道:「沒問題,我們願意,一千萬就一千萬,絕對沒什麼問題的。」

聽到這話后,矮個子大手一揮,看上去豪氣衝天的說:「將人家的老婆孩子快點兒帶過來,先讓人家家裡人團聚團聚。」

話音剛落,旁邊帶頭的哥們急忙道:「先等等。」

矮個子好奇問:「怎麼了?曹,難道你還不打算賺這一千萬了嗎?」

帶頭這哥們搖了搖頭說:「這倒不是,我現在就是在想,等會兒他們見面的時候,我們應該怎麼辦?」

矮個子無所謂的笑著說:「沒事的,哈哈,我們擔心什麼啊?到時候我們按照東英君說的,放了這個女人和孩子,讓他們從今以後隱姓埋名,我想憑藉東英君的財力,讓自己老婆孩子後半輩子衣食無憂應該沒有問題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