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17 Views

“怎麼了?”胡浩天問了一聲,也隨着白七的車,跟了出去。

Written by
banner

隨便團隊加上天涯附屬,一共十兩車,全部踩上油門,往環道極速行駛而去。

“報告,火勢越來越大……”

“報告,隨便團隊全部駛出三環線……”

周樹光剛纔已從倒後鏡看到,哼了一聲:“擅自離開,不用理會他們,繼續火焰噴射。”

火焰在喪屍叢中越燒越旺,喪屍變異之前是人類,身上的油脂容易燃燒,而且這次周樹光準備充分,火焰噴射器點燃了很大一部分喪屍。

喪屍沒有痛覺,不知道停下,猙獰腐爛卻英勇的戰士們一般,完全無懼火焰。

隨着燃燒,劇烈的黑色濃煙滾滾而來。

周樹光坐的車封閉性好,然而,再好的封閉還是會讓濃煙入內。

極其刺鼻,燻人的煙氣在整個汽車內蔓延,讓人感覺呼吸不暢。

“這氣體……”

“見鬼。”周樹光不由悶哼一聲,捂上鼻子才意識到得這事情不太妙。

“把車內準備的防毒面具帶上!”

周家在基地負責的就是喪屍焚燒地,就算周樹光沒有去過,也知道喪屍屍體焚燒時候沒有這麼大毒氣的。

然而,沒有大規模焚燒經驗的隊伍,也沒有帶多少面具出來……

“報告,防毒面具遠遠不夠士兵人數!”

“撤退撤退,全面撤退!”周樹光大叫。

上千只的喪屍被燃料噴射而出的火種點燃,形成大片大片的可怖火光。濃重的黑煙騰空而起,在耀目的火焰之中升騰而起數不清的喪屍帶着火還在前進,飛機上看過去,正是一條黑色的河流變成了紅色火焰河。

極其可怕的場景! “撤退,必須馬上撤退。”錢將的下屬立刻對着對講機吼。

除了撤離這條大道,除此之外已經別無他法。

若還在這裏待下去,有可能就是讓200人全軍覆沒。

饒是白七直接讓自己的團隊開出了很遠,也聞到了一些刺鼻惡臭味。

“捂上口鼻,儘量不要呼吸,加快速度!”白七對着對講機喊。

“嗖”的一聲。

汽車全都被衆人開飛起來,直接往空曠地方行駛而去。

“我靠,這味道,簡直是生化武器啊!”胡浩天趕快給自己帶上口罩。

“本來就是生化武器。”

所有人都給自己帶上口罩,再讓車子往前衝。

待到衝到聞不到刺鼻氣味了,唐若纔不解的問白七:“這是怎麼回事,我們之前焚燒喪屍屍體都沒有那麼誇張的。”

在軍方還沒來別墅區時,他們不是也把喪屍屍體焚燒過,雖然那時候喪屍屍體也沒有那麼多。

但是基地中的喪屍屍體也不是大量焚燒?爲何現在就變得如此嗆口與刺鼻,而且毒氣還不小的模樣。

白七對着周樹光作死的行爲,冷笑一聲:“活燒喪屍,病毒在空氣中的傳播會比已經死亡的喪屍屍體高上百倍。”

活着的喪屍中病毒感染的細胞還存在,若沒有讓喪屍中樞核摧毀就焚燒,病毒會直接擴散出去。

喪屍與殭屍不同,它是活死人,由活人直接轉化,它們掌管思考的大腦嚴重受損,但仍然能保留一些低等動物般的思考。小腦功能大量保存,動作遲緩卻不走樣。

病毒通過血液傳播,由最初的侵入點前往大腦,然後讓大腦死亡之後再次‘復活’。

病毒的變異進程將它們的腦細胞已經轉化爲一個全新的器官。

所以在這種器官還沒有完全死亡之前,就進行焚燒,病毒就會直接擴散到空氣中。

吸入超過身體自身新陳代謝的病毒,自然正常人或異能者也會被感染,從而變成喪屍。

“原來如此,那麼周樹光他們……”

白七通過後視鏡看後面的滾滾濃煙說:“那就要看他們吸入毒煙的多少了,希望他們還能活着回來。”

車隊一路沒有停留,開的很快,過了一個小時,又到了之前中午帶的職工小區裏面。

“在這裏過一夜繼續上路吧,我們這個下午這樣一來一回,天都要黑了。”胡浩天看看時間,已經下午3點多了,對於4點就天黑的時間來說,下午時間根本不夠用的。

“好。”

職工小區幾小時前被清掃過一次,又因車隊往市區去,導致這裏聚攏的喪屍倒沒有之前那麼多了。

以最快的速度,再次把喪屍掃蕩了一邊,就準備在這裏過一夜。

三環大街上,也在緊急撤離,好在都是訓練有素的士兵,撤離這種事情執行起來也很迅速,至少是不會出現哪些倒車、掉頭、插隊,亂成一團的現象。

待隨便團隊等人蹲在職工小區二樓的套房裏吃麪時,聽到樓下‘砰’的一聲巨響。

人人捧着一碗麪一愣,瞬間胡浩天就扔下碗叫了起來:“我xxoo他全家!”

爲了安全,像之前一樣,小區的入口處被他們用車爲了一圈。

如今這麼一聲巨響,不用說也知道該死被人直接撞進來了。

而現在在離基地範圍這麼遠的地方,除了周樹光等人,還會有誰?!

“媽的,這裏距離門口最多就20米,就算不拿喇叭喊,老子也能聽到樓下叫聲,好好說不行,非要直接撞進來?”

把頭貼着玻璃窗往外一看,果然是一輛又一輛的軍甲車。

顯然,胡浩天火,周樹光更火,不僅撞了一輛車,直接連帶着堵門口的所有車,都想都把它們給撞上一遍。

帶球媽咪你不乖 隨便團隊門口沒打開,就聽得連續不斷的砰砰聲響起。

“我們的車!”天涯團隊的速度系異能者嗷嗷大叫。

門口停放的可都是他們的車!

“我靠,他這樣簡直就是公報私仇!”劉兵看着那畫面也不停跳腳。

但是現在卻不能直接跳出去阻止下面的一場‘車禍’。

爲了讓房子變得更堅固,剛纔對門窗用土系的加固,使得他們的速度完全趕不上門口撞車的速度。

待到能打開門時,這一場爲時兩分鐘的車禍已經結束。

“老子要他付出代價!”

他這麼一句話時間,已經拿了槍對準那個車窗直接‘砰’過去!

軍方這次的車都是加固車,周樹光的車自然也是防彈車,那子彈射向玻璃擋風窗,被反彈了出去。

“把離子槍給我拿過來!”

胡浩天朝着餘萬里伸出手。

餘萬里也沒有藏着掖着,直接拿出來放到他手上,只是放置的時候,說了一句:“胡隊,他們人多勢衆,那麼多雙眼睛盯着,想清楚後果啊。”

除非自己等人不再進基地了,那麼隨心所欲把周樹光給幹掉也可以。

但是……基地中還有兒有妻有爺爺的……

怎麼可能不回去?!

“我知道!”胡浩天邊說邊往樓下,連帶着身後的揹包都隨着他下樓的步伐一直顫動。

是的,他剛纔很想就拿着槍直接槍斃了周樹光,但是餘萬里的話不無道理。

除非把在場的200來人全乾掉了,沒了所謂的目擊證人。

待他對着周樹光的車開了一槍之後,也冷靜了許多。

商人嘛,在對手面前保持冷靜,讓別人看不出你的晴雨表,胡浩天已經驢火純青了。

“周少,你這麼做什麼意思!”說着,他拿出手槍對準了剛下車的周樹光,“任務期間,刻意滋事仇殺?”

周樹光看着那把離子槍,臉色一黯,冷冷笑了一聲:“胡隊,是我該問你,軍方行動下沒有聽從指揮,擅自脫離隊伍,棄隊友于不顧,該怎麼處置!”

“擅自離隊?”隨着胡浩天下來的白七笑了,“周少作爲此次執行長官,發佈錯誤指令,導致下屬性命堪憂,這樣的瞎指揮應該聽從?”

周樹光臉色鐵青,新仇舊恨加在一起,差點讓自己變成夾心餅乾:“軍人出任務必須要完全、謹慎、迅捷地服從軍令,這是國家法規!”

白七笑了,連帶着所有的隨便團員都笑了。 胡浩天說:“周少,你可知道我們爲什麼笑?因爲我們是在笑你的蠢,你聽好了,我們隨便團隊在場每一個人都不是軍人。”

方近遠接着道:“軍人確實要服從軍令,當如果長官命令下級去做傷害軍方利益的事,下級可以拒絕執行並上報上頭組織。”

“沒有通訊工具上報,加上時間緊迫,你讓我們如何通知你,最主要的是我們很清楚,你的火焰焚燒戰署錯誤的,是犧牲弟兄的生命去執行的!”胡浩天繼續腳踩對方痛處,“不是每一個上級交代的任務都值得犧牲士兵的性命去完成的,如果都讓你這種人當執行長官,叫別人直接送死又有什麼區別。”

“你……”周樹光情緒激動,兇橫一掠而過,但是面對24個異能者,還有離子槍的情況下,他不能不管不顧、大家同歸於盡,也掏出槍就跟人家對着幹,“你連命令都沒有執行,如何得知那是送死任務,還有,我們都活着好好回來了,又哪裏有用什麼生命去執行命令!你們這麼血口噴人,小心我回去就告你們誹謗!”

“好啊,來告啊,去法院發傳單給我啊!老子住a市基地一號大街12棟別墅!你丫要找得到基地法院,老子就算挖墳也挖出一個律師跟你對着打官司!”胡浩天臉色陰沉,講起損人話來毫不含糊,“基地有你這樣的指揮官,真的好丟人!不要搞得我們出門都不敢說自己是a市基地的異能者!周少,好好做你的富二代吧,指揮的事還是不需要你管最好。”

高手過招,不能使用武力情況下,當然要用嘴了。

“你……”顯然周少的嘴上不帶髒字還能罵人的技能沒有胡浩天精進。

也是,周少在末世前,什麼事情不能用錢解決,就算她不能用錢解決,還有個權在。

如今碰上末世前的可以巡迴各個高校演講的上市主席自然要落下風。

錢將下屬過來打全場:“周少尉,胡隊說的也不無道理,他們是由政府請來協助尋找三級喪屍的,在有危險的情況下,對方又沒有通訊器,這樣離去,說的最難聽也能說他們違背道義,不能說觸犯軍規,我們此次出來都是爲了任務,不過如今人命大於任務,自然以性命爲主。”

“道義也是爲了同樣有道義的人守的!”胡浩天丟下這麼一句,暗喻周樹光是沒有道義的人,拂袖而去。

潘大偉走過來,代替胡浩天繼續道:“周少,汽車維修的賬單,回基地我就寄給你,你住一號大街25棟別墅對嗎?”

“放心,回去我也寄任務處罰條給你們!”

“歡迎,以後你做執行官的任務請不要通知我們了,省的大家相看兩生厭。”

周樹光的雙脣抿成一條直線,看着他們走掉卻沒有任何辦法。

去他媽該死的收買人心!

現在要是現在只有自己人馬的與他們的,他周家人馬還打不過這羣烏合之衆?

周少這樣的想同時,胡浩天何嘗不是這樣想。

去他媽該死的基地保障制度!

若不是他們在基地中屬於勢弱還不宜樹敵,現在還不直接拿槍轟了這個蠢貨。

兩人四目不相對,心意倒是完全相通的。

雙雙要殺死對方、去送對方見上帝的念頭滋滋作響,滕然浮到頭頂,如出一轍、一模一樣。

如此心有靈犀,可惜註定了此生不是好基友。

隨便團隊回原來的套房過夜,朱明賢對着被撞到的車仔細看了看,再拿着工具稍微修整了下,說明天還是能照樣上路,回去要把汽車外殼都換掉,因爲汽車已經受不了再次撞擊了。

胡浩天於是讓天涯團隊明天走中間,路上時候讓自己的車隊包裹住他們。

晚上大家再次把門窗加厚一遍,才入睡。

情況特殊,肯定不分房了,全都在客廳打了地鋪,以防夜裏有個萬一,好統一行動。

第二天一早,大家吃過早飯出門時,看見軍方一些士兵有些眼圈發黑。

唐若看到了,與白七輕聲說:“他們是不是吸入了過多的濃煙導致的?”

白七目光一掃,帶着唐若上車,上了車對着對講機就直接道:“路上不要逗留了,回基地。”

胡浩天說:“怎麼了?”

“軍方人有幾個吸入過多病毒,也許會變異。”白七說,“我們跟上面報告,要求直接回基地。”

“這麼快的?”胡浩天也一驚,“被蟲蟻咬過不是也得等上挺久?”

潘大偉說:“所以小白的意思是早點回到基地,讓他們早點得到軍方治療。”

胡浩天聽後嘖嘖一聲:“小白這麼俠義,既然這樣,物資我們先回去再收集吧,後面跟着個周樹光,總覺得不爽。”

然後自然把這事跟錢將下屬報備了。

對方盯着那些‘熊貓眼’的士兵,眼一眯,點頭:“我去說,直接回基地。”

出市區的路比入市區的路好走。

一路不停留,按照來的路開回去,這次也就一個早上的時間就開到基地10公里範圍內。

這樣開下去,只要一個來小時就能回到基地中了。

忽然,一輛小型的軍甲車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前面有人注意到,通過對講機詢問。

“報告,我們汽車有些有故障,馬上就好,不用等我們,我們會跟上隊伍!”

“好,你們儘快。”

一輛輛車子都從他面前開過去。

過了兩分鐘,最後的車子果然也再次啓動。

因爲隨便團隊跟在隊伍最後頭,從倒後鏡裏可以看見對方的車子啓動了,倒也跟的快,很快跟在隨便車子後面。

行駛半小時,對講機裏傳來軍方聲音:“離基地還有3公里,直接進基地,不要停留。”

對講機裏的話語落下,突然最後面的那小車加速向前,蹭到劉兵他們車子的後側方,車窗忽然打開,一隻手抓着團鮮紅的布塞進車後的備用輪胎裏面,隨即,那輛車子一擺車頭就轉向另一個方向開走了。

“他們在幹什麼,幹嘛突然調頭了,不回基地了?”那邊速度太快,劉兵倒是沒有看見正後面這一幕,只知道車子突然過來露了個頭,然後就拐彎走掉了。 “他們好像塞了東西!”前面一輛的車中,唐若轉頭看後面的劉兵車,由於她的精神力不能感受死物,一時間也不知道塞了什麼。

可是開的越遠,後面跟隨的旁邊聚攏的喪屍反而越多了。

本來離基地越近,異能者越多的地方,更是白天裏,喪屍只會越來越少的。

這個情況……沒有道理。

“那是血。”白七想明白了前因後果,眼中閃過一絲怒意,擡手拿起了對講機,“劉兵,你們車後面被塞上帶血的布了,繞到我們前面來,趕快!”

“什麼,我們塞血布?”

“什麼!”

“我靠,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這個軍方,還真是……有情有義的有,薄情寡義的也有,愚昧無知的更是有。

“我還以爲他們爲什麼要繞道,原來是幹這種缺德事情!”

對講機中響起一陣嘈雜聲。

肉眼可以看見的速度,喪屍們紛紛如同打了興奮劑一樣的圍過來。但是基地通往市區的道路本來就車隊衆多,哪裏能這麼快繞出道路讓劉兵的車繞到前面來。

“喪屍越來越多了,旁邊的都彙集到劉兵車後了。”

“得找個空曠點的地方,讓車開到我前面來!”潘大偉應機立斷。

有些在這塊‘承包’打喪屍的看見昨天早上開出去的車又開回來了,奇怪道:“這個不是昨天才開出去的軍方怎麼又開回來了,特殊任務這麼快的?”

隨即又看見了後面跟着像葡萄串一樣的喪屍。

“我靠,什麼鬼!軍方怎麼帶了這麼多喪屍過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