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13 Views

沒想到哪怕重生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似乎生活也沒有那麼安生和平穩。

Written by
banner

這樣思考者接下來的計劃,車子忽然停了下來。

巴士穩穩地停在一片草坪邊緣,一個氣質陰柔,膚色蒼白的男孩最後一個從巴士上緩步走下,看着眼前熟悉而又帶着陌生的校園,面無表情的繼續走了進去。

“我記得是高一二班…”白遠看着眼前高大的教學樓,面色冷淡的駐留在原地,從現在開始,這似乎是一切重新來過感覺。

讓白遠有些新奇的同時,也有着一些無奈,畢竟作爲一個學生而言,有些限制還是太多了。

因爲是下半學期剛剛開學的緣故,老師除了讓同學相互熟悉,緩和了假期過來的生疏之後,也就開始了新的課程教學。

不過白遠發現雖然有着前身的記憶的幫助,但他本身對於學習,特別是另一個世界的完全陌生的教材就是完全一竅不通,上這些課程也就變成了完全的聽天書,所以幾乎一整天他都在琢磨着自己的屬性異能,還有放學後社團的活動。

白遠雖然很想再把那剩餘的幾個點數加在屬性或者技能上,但由於他並不知曉獲得潛能的具體方法是什麼,也不好再次輕易下手。

或許多去社團學習幾次,會有更好的選擇也不一定,白遠隱隱有些期待在社團裏可以學習到新的技能,並且現在他對於精英健體拳的掌握程度似乎已經超越了白遠自身身體素質和本能的掌控程度,去熟悉一下過去的自己是如何學習的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傍晚放學時分,淡橘色的陽光灑落,陣陣清風帶着涼爽的秋意徐徐吹過,讓人越發感受到秋意的臨近。

學校北邊的一棟巨大的建築內部的空曠的場地中央,數十位學員身着黑色制服正整齊劃一的排列在一起,跟隨着最前端的一位身穿明黃色制服的少女的動作進行着演練。

其中隊伍裏還有着數位穿着白服的青年男女正負手在少年之間行走,不時糾正一下學員們不規範動作。

陳玉珊身穿明黃色制服,雙腿修長,面容嫵媚,又透着一絲難得的英氣,英姿颯爽的利落動作之間,馬尾隨着動作輕輕躍動着,勾勒出一道道的軌跡。

不少正在練習的男生都不時偷眼瞄她,一部分人演練健體拳時顯得更加賣力了。

陳玉珊站在衆人前面來,背對衆人,也不轉頭,突然大聲道:“我再說一遍!現在教你們的這套‘精英健體拳’是社團的一套最爲基礎的功夫,你們別不要注重最基礎的東西,萬丈高樓平地起,無論要練什麼東西,基礎都是最重要的,你們給我看好了!”

說着,陳玉珊已經再次拉開架勢,演練起來。

“雛鷹展翅!”

只見陳玉珊低喝一聲,整個人修長的雙腿向兩邊邁開,身形搖擺,彷彿一隻腳步踉蹌,努力保持平衡的雛鷹就要張開雙翅,“第一式精髓在一個‘展’字!展翅,展翅,只有身體張開,雙手向外展動,才能真正張開翅膀!你們好好看着我!”

聽到陳玉珊嘹亮的喝喊,無論是那些社團的黑衣制服學員還是周圍的白服指導,都聚精會神的看向此時的陳玉珊,白遠也不例外。

“手擡高,是不是沒吃飯啊!”

“腰!下腰!我說過你們多少遍了!”

“腳下邁開!不要畏畏縮縮的放不開步子!”

穿插着幾個白服指導社員的指導喝喊聲,白遠跟隨着所有人,完整的演練完了幾遍學校社團版本的閹割健體拳。

白遠打着打着,就感覺到一種由衷的變扭和不適應,似乎不需要的動作太多,真正的有用的動作太少,讓他這個學會了部分真正健體拳的人越打越覺得一種不協調。

“玉珊學姐可真是漂亮啊…”白遠突然旁邊兩個男學員在低聲嘀咕。

白遠不由得有些無語,連同手上的動作都頓了一頓,稍微和他們拉遠了一點距離。

雖然是學校的社團,但是作爲頂尖的社團和真正教授一些搏擊技巧的學校組織,也不是隨隨便便免費就能進來的,單純的如果是爲了漂亮的女生隨便選一個社團加入,這可超過了白遠的承受能力。

不過這個時候,全員的日常鍛鍊也已經結束了,白遠停下手腳,和其他學員一起走到場地一邊。

陳玉珊看了一眼場中進行日常鍛鍊的社員的精神樣貌,不自覺的微微點頭。

精英武術社的入門精英健體拳雖然很簡單,被閹割的也很多,但是作爲建體操級別的入門拳法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對於鍛鍊之後所帶來的提升也的的確確是有着效果,是一種有效的鍛鍊整體身體素質的方法。

不過陳玉珊現在看着目前的社團成員,內心還是有一點的不滿意,畢竟人數雖然夠了,但是真正熱愛,或者說將健體拳熟練的社員還是太少。

只有等過一段時間再看了,希望這一批學員能夠進入總部的不會太少,讓我的評價降低。

陳玉珊輕輕嘆了口氣,她自己也知道閹割版的精英健體拳再怎麼練,那點被閹割的東西關於技巧方面的知識都只是放出來了一點點,對於有所瞭解的人來說真是效果有限的很,更別說還包含了部分表演的成分。

而且這種健體拳法無聊枯燥是一方面,一般都是用來奠定基礎的東西,都有這方面的不足,只有真正心志過關的社員纔有機會真正的學會,練會,掌握到武道的道路。

在社團內部的大部分社員都只是進來混日子或者單純只是想要鍛鍊身體的學生。不過依舊是有許多武館大多都是採用這種閹割版的拳法,檢測出好苗子,再加以培養。

撇開陳玉珊內心的心思不提,精英武術社的社團分級由最初始的黑衣,變爲更進一步的白衣,然後就是陳玉珊這樣的學員長的明黃色制服三個層次,至於更進一步的分級和搏擊技巧則是由本部精英武館劃分確認,就和學校裏的社團無關了。

而作爲學員長的陳玉珊如果能夠推薦社員進入總部學習,她所能得到的好處和獎勵讓陳玉珊也是十分心動的,不得不說,動力就是完成一件事情積極性的基礎之一。

白遠一邊在場邊繼續稍稍複習了一下精英健體拳的幾個搏擊動作,活動開身體,一邊趁着還沒開始,注意力集中到視野下方几個屬性符號上。

“好像都增加了一點點?是健體拳的功效嗎?”

白遠一邊疑惑的摸了摸下巴,一邊注視着視線裏的符號。

姓名:白遠

職業:無

健康狀況:99.9%

生命:0.66

意志:1.76

靈感:1.8

理智值:100(?)

潛能:2

注意力一項項的在五個選項上流動,白遠驚喜的發現似乎是隨着時間的流逝,早上強化的中級精英健體拳的效果正在逐漸的發揮,自己的生命似乎隨之增強了一點點。

“難怪今天上課的時候,我似乎感受到了某種暖流在體內流動,這應該就是體質或者其他屬性增強的好處了。”白遠內心暗喜。

就在這個時候白遠聽到了陳玉珊的高喊。

“好了,接下來還是老樣子,有準備實戰訓練的社員留下來,贏的學員獲得5個積分,輸的傢伙…。”原本站在隊伍最前面的陳玉珊高聲喊道。

“打掃衛生!”邊上的幾個不怕事的學員大聲的叫喊起來,被陳玉珊狠狠地瞪了一眼。

白遠原本走向場地邊緣的動作也緩緩停了下來,轉頭看向出聲的陳玉珊,臉上陷入了思索的神色。 他之前在進行對戰訓練的時候幾乎次次都要選擇參加,雖然白遠的前身並沒有爲了那5個積分拼命的意思,但是他幾乎次次都失敗的事蹟,也讓社團內的成員都把他當成了人人都想捏一下的軟柿子。

“自己原來可真是個…菜鳥!”白遠仔細打量了一下在場的衆人,輕輕舒張着手指。

此時聽到陳玉珊的聲音之後,幾乎場上有一半左右的社團成員都隱隱將目光投射到了白遠的身上。

似乎是經過簡單的議論之後,果然就有一個看起來元氣十足的短髮少女,迅速的走出人羣,跑到了陳玉珊的身邊嬉笑着說着什麼的同時用手指了指不遠處的白遠。

然後白遠就被附近的一位白制服的指導示意着站到了場中央的位置。

今天看來是那位少女搶到了白遠的對手的位置。

毫無疑問,軟柿子也是要搶的,幾乎等於是白送的5個積分沒有誰不想要。

那個短髮女生上前兩步看着白遠笑嘻嘻的樣子似乎一點都沒有擔心勝負成敗的意思。

那副胸有成竹的可惡表情看得白遠嘴角就險些憋不住要抽搐起來。

“…自己之前這麼讓人看不起嗎?這態度也太過分了一點。”

白遠緊盯着面前的女生,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過配合白遠陰柔無力的氣質完全沒有任何殺傷力。

面前的女生雖然長相一般,但腰肢纖細,透着一絲鍛鍊健身所獨有的英氣和少女青蔥歲月的青春活力,爲其加分不少,一頭淡黃色的短髮在從天窗投下的夕陽光下顯得有些泛紅,像是微微泛着光。

此時她正笑眯眯的看着面前咬牙切齒的白遠。

“開始!”陳玉珊看到兩人準備好了手掌向下一揮。

精英健體拳裏,還是教授了幾個簡單的格鬥動作的,雖然某種意義上表演的成分居多,但是用來作爲簡單的搏擊卻是沒什麼問題。

畢竟這是給學生練的東西,要是真的出了什麼問題,精英武道館也有辦法可以擺脫掉一些麻煩。

在白遠原本的記憶裏,這種報名的實戰訓練因爲不可能真正打傷社員,所謂的對練只是憑藉體力和勇氣的簡單鬥毆,輸贏只是因爲自己體力的上限,心態的穩定有關。

至於那些沒有打架經驗或者完全一竅不通的社員,大部分來了一兩次就不會再來了,沒有人喜歡捱揍,也不可能有人喜歡一直輸,除非是白遠這樣的愣頭青。

實際上這也是精英武館的目的,要的就是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從幾十個苗子之中篩選出真正有可能對武館社團帶來益處和幫助的人。

起碼打架的時候不能慫,得剛正面對不對?

想到這裏,白遠瞬間收回了思緒,眼神緊緊注視着王萍的動作。

不需要什麼可笑的試探,對於初學者來說那種東西在外人看來幼稚的可怕,白遠只是微微猶豫了一會兒就朝着王萍直撲而去。

雖然屬性點他可以說是一點都沒有加,但是憑着中級的精英健體拳他已經增加了幾乎六分之一的力量,現在就是檢驗自己達到什麼程度的時候。

想到這裏,白遠還是稍微留了一點力,畢竟早上的事情讓他還是有些印象深刻,他可不想因爲一場簡單的對抗引來什麼事端。

不過白遠的拳頭還在半途中的時候,就被王萍錯步轉身讓開,然後只見她的肩膀扭動着狠狠朝着白遠身上一撞。

對剛剛掌握的格鬥技術還有些不適應的白遠只來得及稍稍扭轉了一下肩膀,就被王萍狠狠地撞了上來。

砰的一下,兩人同時向後退開兩步。但是明顯白遠的身體更爲踉蹌一點。

“認真一點,白遠你在幹什麼?!”

陳玉珊在場邊呵斥道,顯然是知道白遠以前的戰績的。

白遠也不朝陳玉珊看去,輕輕撣了撣肩膀,眼中莫名的閃過一絲厲色,面無表情的對着站在原地緩氣的王萍直衝而去。

王萍看到白遠受到衝撞緩也不緩的就是朝自己衝了過來,也有些驚慌,但畢竟作爲排在中流的學員,稍一愣神就回過神來,對着直衝而來的白遠錯身讓開的同時就是筆直的握拳直擊而去。

但是在僅僅糾纏了一會兒後,白遠的眼神一凝,只見到白遠定神吐氣,身體猛地轉動帶動手臂迴旋,整隻手臂好像蟒蛇一般扭曲轉動,肌肉瞬間收縮,拉緊,狠狠抽向了王萍的胸口。

啪!

彷彿是空氣猛地被抽動打擊的輕微聲響,場邊的陳玉珊看到此情此景頓時面色大變直衝上前。

砰!

一道黑影瞬間橫插在了兩人中間,只見陳玉珊的右掌狠狠對上了白遠橫抽而來的右拳,兩人齊齊向後退出三步,王萍直接被餘力未竭的陳玉珊撞得跌飛了出去。在地上轉了半圈,直接坐在地上沒有站起來。

“你瘋了白遠!在演練的時候用這種招式!想要打出人命來嗎?!”陳玉珊將通紅甚至有些淤青的手掌揹負於身後,輕輕抽動着嘴角怒斥眼前的男生。

隨着陳玉珊的話,幾乎所有原本站在場邊的學員都開始緩緩走了上來,人人面色難看的隱隱地將白遠包圍了起來。

站在原地的白遠默不作聲,體表的肌肉彷彿水波般的向外震動,周身骨骼發出一陣噼裏啪啦般的炒豆子般的聲響,看着滿臉怒色,不似作僞的陳玉珊,還有隱隱包圍而上的數十位學員。

他只是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

但是暗中的注意力直接集中在了視野下方的幾個屬性上,在技能的一項上停留下來,輕輕翻開了技能列表。

【精英健體拳中級 1.7%!!初步補完】

轟!

一聲巨響彷彿從腦子裏傳出來,白遠只感覺腦海內的似乎無數格鬥記憶猛地浮現而出,讓他整個人不禁發出了一聲悶哼,肌肉傳來一陣陣暖洋洋的感覺,鋼鐵般的線條開始在黑色的制服下顯現而出,讓白遠整個人似乎都膨脹了一小圈。

再看技能列表中的精英健體拳已經直接從中級變成了高級!

姓名:白遠

職業:無

健康狀況:99.9%

生命:0.71

意志:1.77

靈感:1.8

理智值:100(?)

潛能:1

技能:【精英格鬥術高級 0.4%,完整殺人術補完】

他看着眼底的技能欄露出莫名的神色,眼神瞥向對面臉色肅然的陳玉珊,還有那些看起來格外激動的護花使者們,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陳玉珊看着場地中央面色冷淡的白遠,還有被自己挑的隱隱有些羣情激奮的學員們,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她用力揮舞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右手,叫來了一位白服的青年指導,“彭陽文你來繼續當裁判主持對戰演練。”

“還有其他人,你們想幹什麼??!!想造反嗎?”

“都給我滾回去訓練,叫到名字的繼續過來對戰演練!”

“石宏,就是你,你個臭小子衝那麼前想幹什麼?”陳玉珊對着場中的幾十人怒吼了兩聲後,對着一個幾乎要衝到白遠臉上的矮壯男生喊道。

“給我滾過來!看看我身後的王萍需不需要去醫務室,有沒有受傷!”那個矮壯的男生忽然聽到陳玉珊的叫喊明顯的擺出了一個嚇了一跳的表情,然後才惡狠狠的瞪了此時正站在原地面色冷淡的白遠一眼,走到了陳玉珊身後,去查看王萍的情況。

“其他人都散了,白遠你跟我來!”陳玉珊邁步走到白遠身邊道。

她也沒有停留,直接就向着大樓外走去,白遠站在原地,掃視了一眼似乎還有些憤憤不平的衆人,內心不屑的嗤笑了一聲,轉身跟了上去。

對戰,對戰,雖然只是社團裏面的演習而已,但收不住手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之前白遠自己被打的淤青,流血的時候也不是沒有過,是個男人就沒有這麼過激的反應了是嗎…他的內心默默思量道。

自己的前身似乎在這個社團裏,也是屬於那種不受成員待見的傢伙,想到這裏,他擡頭看了看眼前曼妙的背影,除了這個女生之外。

似乎是感受到了某種視線的注視,陳玉珊強忍自己扭頭警告背後小子的想法,加緊了腳步,走出了社團大樓的大門。

“說實話,你剛剛打的很不錯…”看到白遠走出來,陳玉珊微微沉默了一會輕聲說道。

“只是你下手太重了,如果真正打在王萍這種水平的學員身上,她有三成可能會直接斃命,七成可能重傷,沒有一絲其他可能。”

陳玉珊定定的叮住白遠的雙眼,似乎要看透他一般,挑選苗子也是需要看心性的,如果在同門競技之中有着痛下殺手的傢伙存在,這種人是一定會被清理門戶的。

“我這種格鬥技巧還掌握的並不熟練…”白遠聽完陳玉珊的話,略一思考之後才終於有些反應過來。

之前他是從來沒想到剛剛那一擊鞭拳會有那樣的殺傷力,在他的印象裏自己的屬性連一個成年人的基礎屬性都沒有達到,似乎並不會有多大的威力。

但是在已經變化爲殺人格鬥術的健體拳的威力增幅之下。

白遠的全力一擊,如果普通人沒有進行任何阻攔那麼脆弱的胸骨可能是直接被抽碎,這也是當時陳玉珊面色大變的原因。

簡單的校內對戰要是打死了人,出現了惡性事件,不止社團會有些麻煩,人數可能銳減,這個優秀的苗子也可以說是直接就毀掉了。

陳玉珊仔細的看着白遠的表情,見他的樣子不似完全不顧忌同學死活的模樣,才暗暗地鬆了口氣。

像這樣一個將精英健體拳掌握到如此程度的天才種子,如果是一個心性不過關的或者說是有着心理缺陷的傢伙,那她可要遺憾懊惱不已的。

舉薦這樣一個天才種子,陳玉珊作爲社團學員長,還有直接推薦人,是可以從精英武館本部拿到巨大好處和利益的,可以說和她自己的發展息息相關。

雖然她是館主弟子,但是沒有人會嫌棄自己的資源太多用不掉。

想到這裏,陳玉珊長出一口氣,右手剛剛擡起想要拍一拍白遠的肩膀,又尷尬的落了下去,剛剛倉促的接下了白遠的全力一擊,以她的實力也有些吃不消,現在右手還有些隱隱作痛。

不過這樣也加深了她舉薦白遠的決心,內心也更加火熱了起來。

至於白遠自己,他看着陳玉珊右手上隱隱的淤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露出絲絲青澀。

“這樣,你先回去吧,至於之後的社團鍛鍊,你就可以不用再來了。”陳玉珊突然臉色肅然的看向尬笑的白遠沉聲道。

“啊?”白遠有些訝異,不是還說自己打的不錯嘛,現在就要公報私仇?

“以你現在的實力來社團鍛鍊也沒有實際的意義了,我會向精英武館的本部推薦你,讓你去參加測試的。”陳玉珊瞪了一眼白遠繼續道。

“你自己先在家裏好好鍛鍊等我的通知吧,我倒是沒有想到你這個傢伙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從原本的後進排位一下子就站到了所有人的前面。”

看着陳玉珊隱隱的打量和疑惑,讓他的面色不由一緊。

不過只見陳玉珊搖了搖頭,有些感同身受的嘆了口氣道:“一個假期的功夫就進步了這麼多,你這個傢伙肯定也是下了苦功夫的吧!我當初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汗水,天分,努力,缺一不可!”

白遠站在原地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陳玉珊自顧自的感嘆起來 “白遠,週末班級組織的活動,你起來嗎?”剛剛下課,一個明亮溫柔的女聲就在白遠的耳邊響了起來。

正在白遠有些疑惑誰會找自己的時候,回頭就看到了他們班上班長花詩夢的嬌俏的模樣。

花詩夢作爲盛源市某個知名大型集團的千金,外表嬌俏可愛,脾氣也是極好,白色束腰的校服襯衣襯托出花詩夢姣好的身材,黑色的長髮綁到左側垂下來。

她皮膚潔白晶瑩看上去像是泛着一層微光,眼眸溫和中帶着一絲疏遠,如同最純淨的黑色寶石。

白遠微微回憶了一下自己前身的記憶,臉上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面前這個女生可以說是原本的自己的夢中情人也不爲過了。

花詩夢看着眼前沉默不語,臉色平淡的白遠,心底微微泛起一絲疑惑,似乎是覺得這個男生好像和原來遇見自己的時候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但是她也沒有想那麼多,一個平平無奇的男生並沒有任何值得關注的地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