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65 Views

用力的撓撓頭:“這次,是註定要涼啊!”

Written by
banner

十分鐘的路程,足夠他走完兩百米的距離了,可眼前,依舊是灰濛濛一片,完全沒有金光漩渦的蹤跡。

“娘希匹的,本大爺還不信,小小冥途真的能困住本大爺了。”白小鳳狠狠地咬了咬牙。

隨即,白濛濛身軀上陡然涌出一圈漆黑的陰力幽光。

嗡……

漆黑的陰力幽光化作漣漪,盪漾出去。

嫡女蓉歸 可僅僅擴散出一米範圍後。

咚!

一聲洪鐘大呂的震響。

白小鳳身軀猛地一震,五官扭曲,滿臉痛苦之色。

這種感覺,就像是快速狂奔中,悶頭一腦門撞在了一堵鋼牆上似的,把腦漿子都震得翻涌了起來。

泛着白濛濛光澤的身軀此時也猛地扭曲了幾下。

足足過了十秒鐘,他神情才漸漸緩和下來。

“這次真的麻煩大了。”

白小鳳揉了揉脹痛的腦殼,目光深邃地掃視着四周灰濛濛的冥途。

失去了方向感,連陰力感知都被阻擋。

這無異於是矇住了他的雙眼,讓他在一個空曠的世界裏,悶頭亂撞了。

怪不得陰陽崩斷後,就已經很少有人再穿梭陰陽了呢。

光是冥途內的這特性,估計就算有人穿梭陰陽,進來了,也被困在裏邊了。

就更別提再回到陽間,嘚瑟自己穿梭過陰陽了。

“不管了,先找到小妖女的魂魄再說。”

白小鳳下定決心,轉身繼續在冥途內遊蕩了起來。

無良師父和風長卿說過,冥途內有什麼危機誰都不知道。

當務之急,找到小妖女魂魄,至少他自己還有陰力在身,遇到了危機,還有反抗之力。

要是一直想着怎麼找到金光漩渦,萬一小妖女在冥途內遇到了危機,可就只有魂飛魄散一條路了呢。

……

樓閣大廳中。

八卦陣法亮起朦朦金光,和空中散發着金光的一圈菩提交相輝映中。

光幕下,金光漩渦緩緩旋轉着,鬆鬆垮垮的紅繩一頭在桶軸上,另一頭則延伸進金光漩渦中。

風長卿神情肅然的開口,打破了客廳中的寧靜:“老混蛋,你就一點也不擔心小鳳?”

聞言。

巫天行、周擎蒼等人紛紛看向寂寞老和尚。

此時寂寞老和尚正虛弱地依靠在柳寡婦的懷裏。

他淡然地指了指延伸進金光漩渦中的紅繩,笑道:“怕啥?有紅繩在,貧僧分分鐘能把小鳳從冥途中拽出來。”

風長卿看了一眼紅繩,猶豫了一下,又問道:“那冥途中別的危險呢?”

寂寞老和尚淡然一笑:“以臭小子的實力,有啥危險應付不了的?況且,他身體裏那位可不會眼睜睜看着呢,要是臭小子在冥途裏出了事,那位也得被困在冥途中了。”

風長卿想到冥尊的實力,神情緩和了一些。

冥途中的危險,對於陽間天師來說,能叫做危險。

可對於冥尊來說,估計充其量也就算是小把戲了。

然而。

這時,皮皮龍忽然開口道:“話說,各位前輩,這紅繩牢不牢實?萬一紅繩斷了,我家主人豈不是回不來了?”

“呵呵!”

寂寞老和尚慵懶的在柳寡婦懷中伸了一個懶腰,伸手抓在紅繩上:“這紅繩有貧僧陰力加持,牢固的很,斷這種事,完全不存在的,不信貧僧拉給你看。”

說着,他右手輕輕一拉。

然後。

延伸進金光漩渦中的紅繩,毫無阻礙的,從金光漩渦中滑落出來,筆筆直直的,躺在了地上。

本章完 寂寞老和尚懵了。

風長卿懵了。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懵了。

空氣,彷彿一瞬間都凝固了似的。

場面,尷尬的都快bào zhà了。

皮皮龍瞪圓了眼睛,眼中青光閃爍:“啊咧,斷,斷了咧。”

寂寞老和尚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就感覺皮皮龍這話彷彿一記耳光,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臉上。

前腳才說了紅繩不可能斷,後腳被自己輕輕一拽,就掉地上了。

打臉來的太快,就像lóng juàn fēng啊!

“糟糕!白小鳳!”

風長卿最先反應過來,一聲驚呼。

頓時,所有人臉色都陡然大變。

紅繩,可是唯一能帶白小鳳出來的東西,且還有預警作用。

現在紅繩斷了,白小鳳想回來,就難了!

在場除了華青月、皮皮龍、慧娘外,其他人都知道冥途的恐怖。

此時一個個急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柳寡婦粉拳狠狠地砸了一記寂寞老和尚的胸口:“老混蛋,你不是說紅繩不會斷的麼?小鳳現在咋辦?”

“……”寂寞老和尚。

怪貧僧咯?

貧僧也很懵比的好麼?

他深吸了一口氣,掙扎着從柳寡婦懷裏坐了起來,皺眉沉思着。

巫天行急得老臉漲紅,當即不管不顧的轉身就往金色漩渦裏衝。

周擎蒼反應快,一把拽住了他:“老頭,你想幹嘛?”

“老奴去救小鳳出來!”

巫天行急得眼睛裏都泛起了血絲:“此行本該老奴前往,若是小鳳在冥途出事,老奴這一輩子都不安了。”

“阿彌陀佛!”

皺眉沉思的寂寞老和尚擡眼看向巫天行:“巫小子,冥途內的情況難以預測,你就算進去了,想找到小鳳,也難如登天。”

“可是……”

巫天行急得握緊了拳頭:“難道現在就只能眼睜睜等着麼?”

然而。

話音剛落。

寂寞老和尚眼睛一亮,咧嘴一笑:“哈哈……這個主意不錯,咱們就靜靜地等着吧。”

“……”巫天行。

“……”風長卿。

“……”華青月。

所有人都一陣無語。

站住你馬甲掉了 周擎蒼眉頭跳動了兩下,懟了懟風長卿的腰桿,低聲道:“掌教,我算是明白你爲啥會叛出這老傢伙的師門了。”

風長卿臉色陰沉的跟黑炭似的,咬牙切齒道:“廢話,本座當年要不是反應快,早被這老混蛋坑死了。”

周擎蒼一副不能再贊同的表情,用力的點點頭。

而這時。

皮皮龍和慧娘卻衝到了八卦旁邊,一鬼一妖翻涌着陰氣和妖氣。

皮皮龍眼中青光閃爍,露出尖長的牙齒:“老前輩,你不能這麼浪啊,會把龍的主人浪死的。”

“老前輩,慧娘求求你,救救主人。”慧娘乾脆地跪伏在地上。

華青月也緊跟着走了上來,對着寂寞老和尚抱拳一禮:“前輩,白小鳳此時身陷冥途,我們確實該想想辦法的。”

“對對對,如果要進冥途的話,龍願意進,龍和主人可是有魂血牽連呢,一定能找到主人。”皮皮龍眼中青光閃爍,忙附和了起來。

頓了頓,他忽然又補了一句:“不過,龍有些害怕,讓慧娘和龍一起進冥途吧,兩滴魂血一起,找的機率要大一些。”

慧娘身上的妖氣一涌,幽怨地看了一眼皮皮龍。

這時。

門口的霍去病走了過來,身上散發着淡淡的紅色屍氣,紅眼殭屍的威壓顯露無疑。

他沉聲道:“吾進冥途吧。”

然而。

寂寞老和尚依舊聳了聳肩:“你們一個個都想進冥途,是覺得自己的實力,都比冥尊強麼?”

皮皮龍和慧娘同時一縮脖子。

就連霍去病,眼中也閃爍了一抹紅光,沉默不語。

的確,白小鳳身體裏封印着冥尊。

而冥尊的恐怖實力,他們前腳才輕身感受過。

在場的人裏,除了寂寞老和尚外,誰都沒有和冥尊一較高下的資格。

哪怕是霍去病,也只是仗着殭屍肉身,硬拖着冥尊而已。

如果真的和冥尊單挑,時間一長,落敗的只能是霍去病。

“看來是沒有了。”

寂寞老和尚伸了個懶腰,臉上的笑容消失,神情變得肅然起來:“有冥尊在,白小子還有出來的機會,若是連冥尊都無法帶他出冥途,那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做不到了。”

頓了頓,寂寞老和尚看向八卦內的金光漩渦。

他的目光變得深邃起來:“這一行,也算是讓白小子長長見識,紅繩斷了,也就斷了吧。”

皮皮龍和慧娘還想說什麼,可張了張嘴,又沒有說出來。

正如寂寞老和尚所說,如果連冥尊都做不到的事情,那在場的人,就沒人能做到了。

風長卿這時開口,問道:“要是冥尊突然改變主意,打算在冥途內拖死小鳳呢?”

聞言。

衆人臉色再次一變。

剛纔都只是在想好的結果。

可風長卿這話,就跟晴天霹靂似的,讓衆人腦子裏嗡的一聲響。

以冥尊那種傲嬌中二的性格,鬼都不知道他腦回路是怎麼樣的啊!

畢竟,剛纔的大戰中。

原本冥尊能更輕鬆的突破封印,甚至還能幫着鬼盟尊主明月大長老他們一舉洗刷了荒教。

但就是因爲尊主說錯了一句話,愣是把冥尊惹得炸毛,借給白小鳳力量,把他們全都海k了一頓呢。

“這就得看,那小子的造化了。”寂寞老和尚皺着眉,嘆了一口氣。

……

冥途內。

灰濛濛的世界,霧氣越來越濃。

白小鳳渾身散發着白濛濛的光亮,和四周顯得格格不入。

他像是孤魂野鬼遊蕩似的,目光不停地搜索着四周。

因爲沒有了紅繩做後手,讓他始終心裏懸呼呼的。

且,在冥途中待的越久,他越是發現,冥途內的視野並不是一層不變的。

剛進冥途的時候,他的視野還能看到五十米外的地方。

可現在,最多也就十米遠了。

這樣的距離,還找個溜溜球的小妖女啊?

甚至,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因爲冥途內的視野在一直變化,還是因爲深入了冥途霧氣加深的變化。

在這個灰濛濛的夾角世界裏,所有的感知力,都如同退潮一樣,快速地退散着。

傾城女帝 “小妖女,你在哪?”

白小鳳決定不再這麼漫無目的的尋找下去了,索性扯着嗓子大喊了起來。

啪嗒!

話音剛落,遠處忽然傳來了一聲響。

這一聲響有些像是腳步聲,就是那種腳步踩在積水路面上發出的聲音。

白小鳳頓時眼中精芒一閃:“娘希匹的,這麼簡單就找到了?早知道本大爺就該在金色漩渦口扯着嗓子大喊幾聲了事啊。”

啪嗒!

啪嗒!

……

腳步聲越來越近,也越來越清晰。

湖人有個孫大圣 白小鳳搓了搓手,注視着腳步聲傳來的方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