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74 Views

男人的眼裡流露一絲猶豫,他不是言邑的追隨者,不過是言邑從當地雇傭來的。如果眼前的女人真的能給他更多,為什麼要把孩子交給言邑,而不是給她?但怕就怕這個女人在哄騙他,等把他孩子交出去了,立刻把他殺了。

Written by
banner

想了想,男人挪動了下身體,說:「你們後退一百步,讓我好好的考慮一下。」

葉簡汐終於看到了希望,拚命的點頭:「好,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能不能讓我先把阿茶帶走?她只是個孩子,受了傷不及時止血,會死掉的。」看在可善奶奶的面子上,她再救阿茶最後一次。這次之後,阿茶是死是活,都和她再無瓜葛。

男人警惕的掃了一眼,她身後的那些人,說:「只允許你一個人過來。其他人敢有任何動靜,我會立刻要了你的命!」

「好,好,我絕對不會亂動。」

葉簡汐命令其他人不準動,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把被打成重傷的阿茶,從車裡拖了出來。

而就在她準備離開的那一刻,聽到菁菁嚶嚀了聲,似乎有蘇醒來的徵兆。

葉簡汐動作稍微遲鈍了下,男人的手槍立刻抵住了菁菁的腦袋,「趕快滾!別給我耍任何花招!」

「我這就走,你千萬別激動。」

葉簡汐不敢再有任何耽擱,立刻抱著阿茶跑。

短短几步的距離,阿茶身上的血,已經把她的衣服浸染透了。葉簡汐命令人,幫阿茶包紮傷口。之後,又馬不停蹄的趕回到貨車跟前。那名男子已經把自己的腿拖了出來,但他受了傷,根本沒辦法移動。而菁菁也蘇醒了過來,瞪著一雙稚嫩的眼睛,四處的打量。看到她來了,菁菁擰了眉頭,說:「壞人,你放我離開,我要去找言邑哥哥。」

霸上無良首席 「菁菁,言邑已經瘋了。你去找他,他只會傷害你。」

「言邑哥哥才不會傷害我呢,你們這些壞人才會!」

葉簡汐鼻尖一陣泛酸,幾乎要落下淚來,「菁菁,你仔細想想,媽媽真的是壞人嗎?自從你跟我們在一起,我可曾傷害過你半分?你還小,我不指望你能明辨事理,但最起碼的,誰對你好,誰對你壞,你能分得清吧?你難道真的要去找言邑,置我跟你爸爸於死地嗎?」

菁菁聽到她的話,把頭扭到了一邊。

葉簡汐注意到挾持菁菁的男子的大腿在流血,勸說道:「先生,你受傷了,我可以幫你及時止血。」

男子沒有接話,而是問:「如果我跟你交易,你怎麼保障我的安全?」

「你可以挾持我,來要求我丈夫給你錢財。他很愛我,不會捨得傷我的。」葉簡汐說完,有些擔心言邑會隨時趕過來,催促道:「先生,你儘快做出決定吧。言邑既然讓你們把菁菁帶出來,肯定做了其他的防護措施,我們再耽誤時間,他們的很可能會趕到。到時候,你跟我的交易也不可能完成了。」

男子眼睛閃爍了下,開口說:「好,我答應你。」

話音剛落,耳畔忽然傳來尖銳的槍聲,以及車子馬達發動的轟鳴聲。男子的心裡生出警惕,「誰來了?」

葉簡汐看了眼身後,說:「你不要擔心,是我的人來了。你趕緊把菁菁交給我,我來做你的人質。」

她伸手就要去抱菁菁。

男子原本想放手,可在葉簡汐彎腰的剎那,注意到她身後站著的那名男子端起了槍,臉色轉瞬生出變化,用力的把菁菁搶了回去:「你騙我!根本不是你的人來了,是言先生的人來了!」

葉簡汐的心彷彿被掏空了一大塊。只差那麼一點點,為什麼不能讓她把菁菁帶走?

「對不起,我沒看清楚。 九星霸體訣 不過來的人是誰,有什麼分別呢?你把菁菁交給我,我保證,一定會重重的酬謝你。」

「滾!我不會再相信你的話!立刻後退,否則我一槍崩了她!」男子用槍抵著菁菁的腦袋,額頭上青筋暴起,眼裡殺意畢現。

神經剎那間繃緊,葉簡汐不停地冒出冷汗:「好,我這就退出去,你別衝動,千萬別傷害我女兒。」

動作緩慢的退出了車子,葉簡汐的身體近乎虛脫。

只不過,沒有時間給她放鬆。

因為此刻言邑已經帶人,團團圍住了他們。

他站在越野車上,神情冷漠的說:「簡汐姐,怎麼沒看到慕洛琛呢?難道他現在成了縮頭烏龜,只會讓自己的女人出面了嗎?」

「言邑,你真的要你死我活,才肯善罷甘休嗎?」葉簡汐揚聲喊,「你收手吧,只要你現在放棄,我可以說服洛琛,讓他既往不咎。」

「呵……」言邑冷笑,「既往不咎,他有什麼資格既往不咎?」 「是他害死了江墨哥,血債血償,只有要了他的命,才能慰藉江墨哥在天之靈!」

他的眼裡充斥的痴狂,令人心驚。

葉簡汐心頭的熱氣一點點的褪去,「言邑,既然你要殺了洛琛,那就先殺了我吧!」

「你以為我不敢?」言邑用手裡的槍,瞄準了葉簡汐的腦袋,葉簡汐帶來的人看到這一幕,立刻緊張了起來,紛紛將槍口對準言邑。

言邑卻一點也不在乎,鎮定自若道:「我想要你的命,易如反掌。不過,還是等慕洛琛來了,送你們夫妻一起上路,免得黃泉路上孤孤零零。」

「你……」

葉簡汐開口欲罵這個瘋子,可剛說出一個字,耳畔忽然響起菁菁稚嫩的聲音,「言邑哥哥!」

扭過頭,葉簡汐看到方才已經答應同她合作的男子,抱著菁菁跑了出來。而菁菁伸著胖乎乎的手腳,眼睛渴望的望著言邑。

葉簡汐神經瞬間緊繃,只剩下了一個念頭:不能讓菁菁去找言邑,否則他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站住!」

沉喝在空氣中炸響,所有人都愣了一愣。而就在這短暫的幾秒鐘時間裡,葉簡汐朝著幾步開外的菁菁,猛地撲了過去。

男子迅速的反應過來,抱緊菁菁,想避開葉簡汐。但由於腿受到了傷害,所以動作慢了半拍,葉簡汐趁機扯住了菁菁的胳膊,兩人形成拉鋸的行駛。

其他人像是啟動了開關一樣,回過神來,立刻開始行動。

雙方的人形成了亂斗的局面。

周圍嘈雜的聲音,彷彿被隔絕在了另一個世界,葉簡汐一點也聽不到,緊緊地抱住了菁菁,對男子嘶吼:「放開她!」

「你別逼我動手!」男子神色狠厲。

葉簡汐稍微壓低了聲道:「你放了菁菁,我答應你的那些條件,依舊會兌現。你若是現在不放,那我就告訴言邑,你背叛了他。你覺得以他的性格,他會怎麼處置你?」

男子神色間露出猶豫。

葉簡汐立刻抓緊時間,把菁菁拉到了自己的懷裡,緊緊地抱住。

菁菁撲騰著手腳,大聲喊:「壞女人,我不要你!我要言邑哥哥,你放開我!」

「菁菁乖,媽媽回去給你做巧克力蛋糕吃。」葉簡汐低聲安慰了女兒一句,拚命地往自己人那裡跑。

言邑看到這一幕,面容越發的扭曲。

他沒想過對葉簡汐動手,可她每次都在逼他?為什麼她明明想起來了一切,卻依然選擇了慕洛琛,而對江墨哥哥的死無動於衷?

明明江墨哥,才是對她付出最多的那一個!

她怎麼可以忘恩負義?!

腦子裡的陰暗想法越來越濃重,言邑端起手裡的槍,瞄準了葉簡汐的後背,手指扣在了扳機上。

咚……咚……咚……

心臟跳動的越發緩慢,眼裡只剩下了那一道身影。

幾秒的時間,彷彿化為了幾個世紀,漫長的讓人覺得周圍的人動作都慢了下來。

終於,當言邑扣動了扳機。

兩聲槍鳴同時響起。

嘭!

血色的花朵綻放。

言邑不敢置信的低頭看向自己的右肩,鮮血自那裡汩汩的流出。

他緩緩地扭頭,望向自己的身後,只見茫茫的原野上,密密麻麻的車輛,從不遠處疾駛二來,掀起了滾滾的沙浪。

——是慕洛琛!

言邑端起槍,試圖射擊,但右肩中了槍子,根本使不出力氣。

他眼裡流露出不甘。

一次又一次!為什麼慕洛琛總那麼幸運,可以逃脫他設下的陷阱?!

他不甘心!

完好的左手緊緊地攥成一團,言邑眼裡流露出猩紅的光芒。

「言先生,對方人數比我們多,怎麼辦?」

手底下的人擔憂的跑過來問。

言邑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全力絞殺葉簡汐和慕菁菁!」既然殺不了慕洛琛,那他就把慕洛琛的妻女殺了,讓慕洛琛痛苦一輩子!

「是。」

領了命令,那人很快跑去傳達。

言邑左手攥住槍,跳下了車,朝著葉簡汐的方向狂奔,他一定要殺了葉簡汐和菁菁!他有預感,今天自己活不了了。所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慕洛琛跟著一起痛!

……

葉簡汐感覺到手臂一陣陣的鑽心的疼,想要抱住菁菁。但沒了力氣,菁菁又不斷地掙扎,因此菁菁不停地往下滑。終於,掉落到了地上,菁菁眼裡蒙著一層眼淚,掙脫她的束縛,朝著言邑的方向奔跑。

「菁菁!」

葉簡汐撕心裂肺,大喊了一聲。可非但沒能制止住菁菁,反倒讓她加快了逃跑的速度。

葉簡汐咬著下唇,頓了兩秒,毅然決然的返回去追菁菁。

逆著人流跑了一段路,眼看著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一臂之長,葉簡汐伸手,想把菁菁拉回來。可就在這時,餘光里瞥到了站在菁菁跟前的人,她渾身的血液剎那僵住。

——言邑!

葉簡汐緩緩地抬眸,看著宛若地獄索命惡鬼的言邑,身體止不住顫抖了起來。

「言邑哥哥!」菁菁想也不想,欣喜的撲向言邑。

言邑單手抓住她,嘴角扯起嗜血的笑容:「菁菁,我的乖寶寶,我終於找到你了。」

「言邑,你別傷害菁菁,我求求你……她只是個孩子,是無辜的……」葉簡汐不停地哀求。

「想我不傷害菁菁也行呀,你逼迫慕洛琛自殺,我就放過菁菁。」言邑一字一句,彷彿從齒縫裡蹦出來似的。

葉簡汐搖頭:「不……我不會聽你的……」

「不聽我的?簡汐姐,難道你想看著自己的女兒,死在你跟前嗎?」言邑抓住了菁菁,用刀抵著她細嫩的脖頸。

鋒利的刀刃瞬間刺破了菁菁的皮膚,她疼的大聲哭喊了起來。

「哥哥,好疼!」

言邑像是沒聽到她的哭喊,死死地盯著葉簡汐說:「簡汐姐,現在可以重新考慮你的答案了嗎?」

葉簡汐的心像是被刀子剜割,痛的不停地抽搐。她想救菁菁,但讓她出賣洛琛,絕對沒有可能!

靜默了片刻,言邑再次將刀子往裡送了一些。

菁菁的哭喊聲瞬間增大:「嗚嗚,哥哥……不要再割菁菁了……」 嫣紅的鮮血不停地往下流,彷彿針芒一般,刺痛了葉簡汐的眼睛。心臟的跳動陡然被提高,砰砰的,彷彿要衝出胸腔一般,沒有更多的猶豫時間,葉簡汐咬牙說:「好,我答應你。用我來換菁菁,洛琛不會不聽你的話!」

「我要的是你逼迫慕洛琛自殺!別給我耍心眼!」言邑手裡的刀驀地刺向了菁菁的胳膊,噴涌而出的鮮血,滾燙滾燙的,飛濺在黃土地上。

葉簡汐的瞳孔瞬間擴大了數倍。而就在這時,周圍的槍鳴變得愈發密集,幾個人同時倒下,言邑更加狠戾的催促:「還不趕快做出決定!你是不是真的想讓我殺了菁菁?」

刺骨的風拂過,捲起葉簡汐的髮絲。她深深地吸了口氣,說:「言邑,我記得我剛生下菁菁和蓁蓁,睜開眼睛看到的人就是你。那時候,我覺得你像天使一樣,單純、靦腆、善良……可現在你看看自己,成了什麼模樣?如果江墨在天之靈,看到你變成了這般,肯定也會心痛吧。」

言邑瞪著猩紅的眼睛,「這些都是你們逼的!」

「我們逼的?我跟洛琛做過什麼事,逼迫你化為魔鬼?」葉簡汐涼涼的一笑,緩緩地向他靠近,「對江墨的死,我問心無愧,你想讓我殺了洛琛,我也辦不到。你殺了菁菁,再殺了我吧。」

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言邑的喘息聲愈發地粗重。直到兩人僅剩下不到一臂的間距,他彷彿一頭被走投無路的野獸,狠心揚起手,朝著菁菁地心窩扎去。而就在這一刻,原本神色絕望的葉簡汐,毅然決然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刀鋒。十指瞬間被劃破,鑽心的疼痛襲來,葉簡汐卻沒有放開,而是死死地抓住。

三寸人間 「找死!」

言邑低吼,用力將刀鋒朝著她的心臟口刺去。

葉簡汐抵住,任用刀子將手心刺的鮮血淋淋,「言邑,我不會讓你得逞的,你想害洛琛和菁菁,除非踩著我的屍體!」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言邑驀然鬆開了尖刀,在她反應過來之前,拿出槍,對準了她的心臟。

嘭!

槍聲響起,葉簡汐渾身一震,身上的力道驟然失去,握著刀子緩緩地往後倒去。

言邑俯首望著她,眼裡溢出了淚水,「是你逼我的。」

他從來沒想過殺了她,自始至終,他想殺死的人就是慕洛琛,為什麼不肯乖乖的配合他?

言邑靜默了片刻,拿起手槍,撈起了坐在地上的菁菁,低聲的喃喃,「菁菁,跟哥哥一起走吧。別怕,疼一下就好了,等到了另一個世界,我們就可以看到江墨哥哥了。」

「哥哥,嗚嗚……」菁菁害怕的望著他,不明白為什麼哥哥會忽然變得那麼恐怖。

言邑將菁菁的小臉,壓到自己的懷裡,將槍口對準了她的后心窩,準備扣下扳機的那一刻,一顆子彈飛射而來,精準的打中了他的腦袋。

意識剎那沉入黑暗,言邑耷拉下腦袋,無聲的抱住了菁菁。

灼燙的血液,順著他的臉頰,滴落在菁菁嫩白的小臉上,慢慢的冷卻。風聲夾雜著孩子的悲鳴,譜出一曲離歌,迴旋在空中。

慕洛琛帶人沖了上前,看到倒在地上無聲無息的葉簡汐,呼吸瞬間變得急促。他緊繃著身體,大步疾跑道葉簡汐跟前,將她抱了起來,「簡汐,我來了,別睡,我帶你迴風漠城,請最好的醫生,給你療傷。」

滴答,冰冷的液體濺落在臉上,鹹鹹的,澀澀的……葉簡汐眼睛打開了一條縫,看著慕洛琛光潔的下巴,筆挺地鼻子,以及他帶著淚光的黑眸。

她想,哪怕死了,自己都不會忘記這一刻。

她的阿琛為她落淚了。

「不哭,我沒事的。洛琛,我還等著你帶我回家呢。」

細微的聲音,彷彿輕輕地羽毛般融化在了空氣里,葉簡汐極力的睜著眼睛,想要證明自己沒事,可是眼帘還是越來越沉。

「簡汐,我們回家,我現在就帶你回去。」

耳畔的呼喚越來越小,整個身體驀然騰空,有種失重的感覺,葉簡汐微微的闔上眼帘,好累呀……好疼呀……讓她睡一會兒吧……只睡一會兒,她就醒來……

慕洛琛拔腿,拚命地狂跑上車,「立刻迴風漠城!」

越野車快速的行駛,向著風漠城出發,慕洛琛捧著葉簡汐逐漸泛白的小臉,顫抖著聲音說:「簡汐,醒醒,我很快就到了,你看看我好不好?」

葉簡汐能聽到他的聲音,可怎麼也沒辦法睜開眼睛看到他,只能任由自己,墜入無盡的黑暗。

嫁給大叔好羞澀 ……

風漠城——

莎草剛帶軍隊回到城裡,收拾了一番,便去探望慕洛琛和葉簡汐。沒想到,剛走到門口,一輛越野車轟然停在了身側,由於剎車急促,幾乎撞到了她們。

「你們怎麼開車的?」隨行的士兵開口呵斥。

話音落,車門打開,慕洛琛抱著渾身是血的葉簡汐下了車,莎草立刻攔住了士兵,走上前問:「怎麼回事?慕太太為什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把最好的醫生叫過來,她中了槍!」慕洛琛嘶吼。

莎草反應速度比別人靈敏許多,立刻說:「好,我這就叫人。」

她跳上車,去找專家。

慕洛琛則把葉簡汐放到了屋裡。他們來的時候帶到有醫生,和他們同吃同住,所以很快醫生就被請了過來。給葉簡汐止血后,醫生搖了搖頭,抱歉的說:「慕先生,太太身體里的子彈,距離心臟很近,一個不小心,會碰到動脈血管,造成大出血,我不敢貿然動手術……」

換做國內,或許能挽回葉簡汐的命。但敘利亞的確的醫療條件,實在太差了,連最基本的無菌條件都做不到,更別說其它了。

慕洛琛勃然大怒,霍地起身,大力的抓住了他:「你必須救她,她如果死了,我要你們所有人給她陪葬!」

醫生嚇得變得臉色。

而就在這時,莎草帶著風漠城最好的專家,推門而入。看清楚了房間里的狀況,莎草心裡生出一絲的不詳。

她久經殺場,經常受傷,多少能看得出來,人受傷后的情況。

眼下,葉簡汐的狀況,明顯非常糟糕。

可未免刺激到慕洛琛,還是開口說:「慕先生,你先別著急,讓醫生給慕太太看看。」 慕洛琛的臉色駭人,目光毫無溫度的轉向莎草,說:「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