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73 Views

洛晨只覺得心裡被狠狠地撞了一下,有些甜,卻又有些疼。

Written by
banner

她用力地摟緊了他的腰,把臉埋在他堅實的胸膛里蹭了蹭,靜靜道,「雲傲越,你陪我去拉斯維加斯吧。」

那裡,有我的身份!

那裡,有我的兄弟!

那裡,有我的不為人知的一面!

所有一切,我都想讓你知道!

……

「好。」

雲傲越溫柔勾唇,宛如一個無害的孩子一般單純。

只是,在洛晨看不見的地方,那雙幽深的雙眸淡淡地掠過一絲柔柔軟軟的光華。

當了解了晨晨背後的秘密,那麼,他便會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只有高調地繼承雲家,才可以把晨晨身後的所有秘密,納入他保護的羽翼之中。

而解決完了所有一切,恢復晨晨的身份,才可以杜絕所有人窺視的目光,光明正大地攬她入懷。

宋自弦么?

薄如冰削的唇角淡淡地勾了勾,卻宛如一朵綻開的罌粟花一樣,男人幽深的雙眸淡淡冷冷,卻很快恢復了平靜。

……

窗外,原本艷陽高照的天空緩緩地籠過了一大片烏雲。

似乎預料著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沒有人想到,萬惡之源的拉斯維加斯,究竟會生出什麼樣的變故。

* 自從被污衊猥褻后,洛晨的消息便一直沉寂下來。

沒有洗白,沒有辯駁,委屈得讓人心疼。

所以,當所有澄清出來后,洛神和路人粉都紛紛開始想念洛晨,強烈要求風雲傳媒讓洛晨現身的聲音更是源源不斷!

風雲傳媒傾聽了粉絲的聲音,決定為洛晨舉辦一場記者發布會,讓洛晨現場陳述當天發生的事。

而現場出席發布會現場的還有那個帥得天絕人寰的風雲傳媒總裁——

雲傲越!

全世界頓時炸了!

……

似乎是為了顯示不一般一樣,記者發布會竟然安排在了六星級酒店——米喜頓,安排的場地竟是可以容納一千多人的大場。

米喜頓酒店外面,早已被瘋狂洶湧的洛神密密麻麻地擠在門口,他們身上穿著統一的服裝,戴著各式各樣印有洛晨頭像的小飾品,手上猛地晃著熒光棒,幾乎是想用自己的聲音,來做一次盛大屬於洛神的宣傳!

晨哥驚艷回歸,所有妖魔鬼怪都滾一邊去!

……

發布會現場,記者都被這樣的布置震驚到了。

發布會居然走的是高端大氣上檔次風,用了六面超A級的LED豎屏,每一個豎屏都放出了洛晨的經典劇照,妖肆俊美的夜樺太子,溫柔深情的傅珩侍衛,俊美腹黑的肖耐大神。

燈光用了五彩偏藍的光束直直打落,燈光像是藍色大海浮現的深藍一樣,布置得美輪美奐。

雖然說洛晨是風雲傳媒的頂級流量,但甄紅漪不也是頂級流量嗎?

怎麼待遇差那麼多!

上次甄紅漪加十億電視劇投資的《亂世梟雄》召開發布會,是在風雲傳媒內部演播廳召開的,寒酸得就像去了茅草屋一樣,連拉橫幅都是珍珠自己乾的,根本不像風雲傳媒壕炸天的風格!

但洛晨澄清猥褻門事件的一個記者發布會居然弄得如此隆重,這場地,這布置,壕得太逆天了吧!

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

難不成有鬼?

似乎聞出一絲不同尋常的嗅覺,記者紛紛打了個眼色,長槍大炮徑直對準了台上。

記者A:你們覺不覺得有些很微妙?

記者B:風雲傳媒總裁?

記者C:對!

站在了同一立場后,記者連忙舉起攝像機,卡擦卡擦地到處亂拍。

洛神聲勢浩大,秩序有條地進場。

……

當洛晨出現時,無數的閃光燈和霓虹燈徑直地打在了他的身上。

久未出現的男子穿著bespoke的純定製,slim的法襯,無省褲,SilvanoLattanz牛津鞋,俊美得彷彿一個漫畫走出來的王子一般。

精緻的眉目,深褐色的頭髮清晰得而條理分明,殷紅的唇線勾著淺淺而斜斜的笑容,俊朗漂亮的臉孔驀地便散發出了一股奇異的魅力。

洛神頓時炸了!

「啊啊啊啊!」

巨大的驚叫聲似乎要掀翻了房頂,洛神幾乎控制不住了,人潮湧動,卻很快被跟在洛晨走出來,手拉手的人牆保鏢擋在了台下!

「晨哥!」

你是我的軟肋 「晨哥你太帥了!」

「晨哥!」

……

洛晨朝洛神揮了揮手,在保鏢的保駕護航中筆挺地走到了台上。

他的身後,一個穿著白色襯衣的男人跟著走了出來,俊美的臉上一貫的清冷淡漠。

當洛晨走到台上拿起了麥克風時,洛神們便安靜了下來。

所有的粉絲群體當中,洛神是公認的最有素質的粉絲。

粉絲行為,偶像買單!

這是她們悟出來的真理!

即使她們的愛豆在娛樂圈經歷了無數的黑暗,但依然初心不變,唯一保持著的,是良心!

那她們,便絕不能給晨哥招黑!

一點,一絲也不可以!

安靜下來的會場,藍色的光束,讓燈光映襯著宛如流動的大海一樣。

台上,風雲傳媒總裁安靜地站在了洛晨的身邊。

一個妖肆俊美,一個光華霽月,兩人站在一起,好比神仙顏值,竟連色彩艷麗的畫卷也不及幾分。

洛晨巡視著台下,鳳眸清揚,道,「我的洛神,好久不見。」

「啊啊啊!晨哥,好久不見!」沸騰般的響聲鬧騰了起來。

洛晨溫柔一笑,揮了揮手,洛神便再度安靜了下來。

偌大而清越的聲音溫柔地迴響在會場里。

「今天開這個記者發布會,我不想去討論別人的事情,因為都已經過去了。在過去的一周里,我曾經歷了人生的低潮,從被陷害,到惡意詆毀,到被解約,唯一感動和感謝的,便是你們的信任和不離不棄。」

即使經歷娛樂圈那麼醜陋的一面,但那個心存美好的男子偏偏卻沒有任何的埋怨,以及對那些陷害過他的人做任何聲討的譴責。

而信任!

不離不棄!

是他對她們的感謝!

「晨哥。」

洛神忍不住哽咽出聲,「對不起。」

神醫棄女 對一個藝人毀滅性的打擊,卻是被晨哥那樣輕描淡寫地說出來!

而過去一周,她們被新聞欺騙,沒有站穩立場,對晨哥竟有懷疑和不信,在他孤立無援,被黑子圍攻時,像一個縮頭烏龜一樣,恨不得從來沒喜歡過這個人!

她們究竟憑什麼做洛神?

「我無懼所有的流言,因為我一直相信——」

台上的男子彎眸而笑,四周似乎綻開了裊裊的花香,像一顆種子一樣,在現場的所有人的心底紮根,發芽。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啪啪啪啪啪啪啪……」

劇烈得宛如潮水般的掌聲再也抵擋不住地響了起來,響徹了整個會場。

久久不散!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雲傲越忍不住側過臉去,清冷的雙眸深深地看著她,頎長的身姿散發著汩汩的溫柔,彷彿他的眼睛里,唯一只有那個微笑的男子。

華娛的記者眼尖地捕捉到這一幕,連忙拿起照相機卡擦卡擦地拍下了這一幕。

……

記者發布會結束后,洛神在保安有序地引導下,一步三回頭,依依不捨地離開。

「晨哥,採訪一下。」

八卦的記者們團團地沖了過來。

黑衣保鏢頓時人牆一般,敏捷地擋著記者的長槍大炮,雲傲越身姿前側,微不可見地擋在了洛晨的面前,宛如一個騎士一般,不顯分毫地把她護在了身後。

「晨哥,可以談談你和蘭素之間有什麼過節嗎?」

雲傲越抬眸,不冷不熱地掃了一下問話記者的工牌,CTV娛記。

「和CTV總裁出軌的新聞相比,洛晨與蘭素的過節不值一提。」

向來圈內的畏妻愛子的好男人CTV總裁,出軌了?

怎麼可能?

他們可從來沒有收過這一丁點消息!

這勁爆到無與倫比的消息,所有記者都震驚地站在了原地。

CTV娛記整個人宛如石化一般一動不動,被風雲傳媒老大這神一般的操作給窒息了!

即使總裁真的出軌,風雲傳媒的老大也不用這麼不給面子,居然當眾揭穿!

而且他還沒有問什麼攻擊性問題,風雲傳媒老大護犢子也護得太離譜了!

這回慘了,偷雞不成蝕把米,總裁還不得剝了他的皮!

看著面前那冷漠的男人不悅的側臉,洛晨忍不住勾了下唇。

CTV娛記被擠下去了,另一個記者不怕死地擠了進來。

生命在於探索!

「晨哥,上次紅漪姐為你說話的語氣,似乎很仰慕你,你們之間會不會有進一步的發展啊?」

記者的話音剛落,只覺得一陣冰冷的冷風似乎從遠處吹過,帶來讓人皮膚生疼的寒意,一絲一絲地竄進他的心,讓他無意識地就縮了縮肩膀。

酒店的冷氣怎麼突然這麼冷了。

雲傲越淡淡地掠過一眼他的胸牌,天娛傳媒。

那薄如冰削的唇線便動了動,淡淡道,「天娛長期處於虧損狀態,風雲傳媒即將收購天娛,這樣正能量的新聞豈不是比那空穴來風的桃色新聞值得報道。」

天娛即將被收購?

我靠,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似乎看出了記者的震驚,雲傲越長睫微抬,淡淡道,「不久前。」

這話的意思,不就是說是剛剛下的決定。

天娛記者真的要吐一口老血了!

御女戒指 他一個娛記,不問娛樂圈八卦,難道還關心國家正能量大事?

觀眾喜歡看嗎?有銷量嗎?有國民關注度嗎?

偏偏這個普通的問題,卻讓風雲傳媒總裁決定要收購天娛,這殘暴得還是不是人?

只是,如果風雲傳媒真的收購了天娛,那風雲傳媒豈不是他的頂頭老大?

一條活路也不給人留!

還是少說話,多幹事吧!

正當天娛娛記準備灰溜溜地退下去時,他忍不住掃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洛晨,卻猛地看到了洛晨的衣領處,靠近鎖骨的地方有一道淡淡的痕迹,像是被人吸吮出來的——

吻痕!

洛晨一直沒有公布女朋友,怎麼會有吻痕?

而且只有熱戀期按捺不住的小情侶,才會吸出吻痕!

沒想到,洛晨的小女友還挺猛的!

看來,不為人知的背後,鐵定有什麼緋色新聞。

只是,如果是甄紅漪吸出來的,那不就是更勁爆的鐵鎚了!

兩個頂級流量有一腿,這爆炸的消息,即使天娛被收購了,風雲傳媒也會看在他的價值上,給他升職加薪迎娶白富美了!

想到這裡,天娛記者猛地叫了起來,指著洛晨道,「晨哥,你的脖子上的痕迹是什麼?」

眾記者被吸引了注意力,順著他的手指看去,只見一道淡淡的吻痕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里。

「啊,吻痕?」

家有鬼夫,萌萌噠! 「怎麼會是吻痕?」

記者頓時炸了,前仆後繼,竟把龐大的保鏢人牆給推得後退了一步。

「晨哥,你是有女朋友嗎?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過?」

「地下情嗎?晨哥,怕洛神集體脫粉所以不公布嗎?」

「晨哥,上次聽紅漪姐的發布會,難道是真的?」

「晨哥,說來聽聽,圈內人還是圈外人?」

被所有人當面揭穿,洛晨淡定地勾了下唇角,正想說話,解釋這來歷不明的紅印,一雙鐵臂卻自然地從她的背後環上了她的腰,搭在了她的側腰際,宛如熟稔無比做過千百遍的動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