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91 Views

副館主,怨恨地喊道。

Written by
banner

“不過,臨死之前,拖上一個蒼家的三丫頭,也算不上。”

副館主,吼叫道。

南天更是憤怒,也不廢話,全力驅使着小僧雕像,迅速地將副館主的無頭佛陀雕像,給打倒在地上。

然後,小僧雕像,直-逼副館主,伸出手掌,將副館主的喉嚨給捏碎掉了。

就此,血腥酒館的副館主殞命!

惡魔城裏頭,又損失了一個大人物。

殺死副館主後,南天也不敢耽誤時間。

南天連忙跑到蒼寒霜身邊。

現在,蒼寒霜奄奄一息。

南天想要拿出生命之泉,但是,由於修爲被禁錮了。

南天無法與生命之界搭上聯繫,自然也是取不出生命之泉。

可是,蒼寒霜受傷又太嚴重了。

蒼寒霜的肚皮,都被剛纔那個雕像給破開了。

若非,南天及時地封住了蒼寒霜幾個大穴道,現在早就血流乾涸而亡了。

南天面色複雜:“蒼夫人,爲何要救我。”

一直以來,蒼寒霜與南天也算是不對頭,這一次,蒼寒霜能夠捨命相救,倒是大大地出乎南天的意料。

蒼寒霜面色慘白,虛弱無比地說道:“我不是白眼狼。你之前,救過我多次。我救你一次,純屬於報恩。”

蒼哲更是抱着蒼寒霜,痛哭流涕:“姑姑,姑姑!”

蒼寒霜,目光慈愛地看了看蒼哲:“哲兒,姑姑,一輩子,都把你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看待。現在,姑姑要離去了。你一定要學會照顧自己,學會保護自己。姑姑,看不到你成爲蒼家之主的那一天了!”

“姑姑,我不要成爲蒼家之主!我要姑姑,你好過來!”

蒼哲大叫道。

蒼寒霜又向蒼哲叮囑道:“哲兒,這一次,我救南天大人,是恩義。你千萬不要心生不滿。南天大人,救了我們多次,若不是南天大人,我早就死在了大荒森林。現在,好好的跟着南天大人。南天大人,能力非凡,會保護你平安的。”

說着,說着,蒼寒霜越來越虛弱了,眼看,就要嚥氣了。

昊哥也是悲從中來。

“夫人,夫人!你一定要撐住呀!還有一兩天,結界消失,我帶你去找蒼家主力部隊,哪裏有最好的醫師,一定會治療好夫人的!”

“夫人,你不能有事情呀!”

昊哥,悲痛地說道。

可是,蒼寒霜所受之傷,實在是太嚴重了。

哪裏還能撐上一兩天。

南天心生悲涼,這一次,如果不是蒼寒霜的話,現在躺在這裏的就是南天了。

佛陀雕像有弱有強,但是再弱小,對付南天他們這樣沒有修爲的人,還是輕而易舉的。

冷魅老公小嬌妻 尤其是,早有預謀的,雕像的致命一擊。

南天看得出來,現在,蒼寒霜的內臟都被撕裂掉了,頂多再過個一兩分鐘,蒼寒霜就要逝去了。

“南天大人……..我蒼寒霜斗膽,再請求大人一件事情……”

蒼寒霜突然間,迴光返照,面色有些激動。

南天鄭重地點了點頭:“說吧,只要力所能及,我都答應!”

“南天……大人,我知道,你實力超凡,只要這一次三天期限過去了,你得到了機緣,更能夠如虎添翼…….我希望你出去後,盡力的……..將哲兒扶上蒼家的家主之位…….”

蒼寒霜斷斷續續地將話語說完。

“請您,一定要答應我!”

蒼寒霜激動地說着。

“我南天對天發誓,一定將蒼哲,扶上蒼家的家主之位!蒼家必將繁榮百世!”

南天面色凝重,無比鄭重地應允道。

“那我就放心了…….“蒼寒霜露出一絲,灑脫釋然的微笑,就此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

“姑姑!”蒼哲哭泣,發出撕心裂肺地悲痛之聲。 南天也是心中一痛,這一次蒼寒霜的死,跟自己其實是有關係的。

如果,南天小心謹慎一點,依靠着強橫的小僧雕像,血腥酒館的人,根本無法偷襲成功。

一個疏忽,就這樣,簡簡單單地讓一個人喪命了。

“節哀順變吧!”南天,拍了拍蒼哲瘦弱的肩膀。

昊哥也是面色悲痛,拉着蒼哲的手:“如今,夫人逝去。日後,屬下也會以生命來守護少爺。”

蒼哲有些失魂落魄:“愛我,疼我的姑姑,都是沒有了。我活着,還幹什麼?”

說罷,蒼哲抽出隨身攜帶的一柄小刀,就要自裁。

南天連忙,一把奪過蒼哲的小刀。

“今日的事情,我有錯!還有大錯,但是這並不是我想要看到的。你可以用這小刀去扎我,但不能夠扎你自己!”

南天緩緩地說着。

“我答應過你姑姑,要把你扶上蒼家之主,這不僅是你姑姑的夙願,我相信這也是許多蒼家忠義之士的願望。你若是現在就死了,你姑姑黃泉之下,也不會瞑目的!”

南天對着蒼哲當頭棒喝道。

蒼哲恍然,不過旋即,又是苦笑:“我二叔那麼強勢,又聯合了巫家和哈里家族,我如何與他們鬥?”

南天眼神凌厲:“巫家和哈里家族?他們兩家族當中大部分高手,現在都困於這裏,我會一一將其全部拿下!天賜良機,我又怎麼會放過。”

“既然,我會幫助你,你就安心好了。”

南天自信地說道。

現在,小僧雕像殺了血腥酒館的這麼多人,汲取了將近上百個雕像的力量,一瞬間,變得空前強大。

南天也沒有將這些雕像的力量,全部汲取乾淨,也留了將近一半,給蒼哲和昊哥去吸收。

這樣一來,蒼哲和昊哥,現在在這個結界裏頭,也算得上高手了。

蒼哲將蒼寒霜的屍體,仔細地裹好,揹負在身上。蒼寒霜是蒼家尊貴的人物,不能夠遺在這個慌亂的地方。蒼哲要將蒼寒霜厚葬回蒼家。

現在是第二天,也是時候決戰了!

畢竟,第三天的時候,就接近尾聲了。

那個神祕的人物,將要寄予大家機緣了。

南天目光中,殺意濃重。

現在,萬事俱備,只差去誅殺那些巫家和哈里家的人了。

“走!”

南天昂首挺胸,帶走而出。

沒過多久,南天他們就遇到了一小波哈里家族的人。

“殺!”

哈里家族的人,在這裏也是殺紅了眼。

見南天他們三人裝束不像是本家的人,二話不說,就是驅使着雕像,殺向南天他們。

根本不用南天出手。

雕像實力大漲的昊哥,駕馭着自己的雕像,大發神威,力量充沛,辟易千軍。

一小波哈里家族的高手,昊哥一人就全部解決掉了。

時間越來越接近三天之期限,結界內,剩餘的人,就是越是躁-動不安。

巫家的巫隱光收縮了一下自己的人手,清點一下,現在巫家的人手,還剩下百餘人。

至於,哈里家的哈里·尤思也和巫隱光差不多。

現在,哈里家族和巫家半斤八兩,剩下的人手,都只剩下百餘人了。

巫隱光心裏頭盤算着:這麼多人,還是太多了!大機緣,不應該和這麼多人平分!戰鬥,殺戮!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

“弟兄們,今天我們便要找哈里家族的人,一決死戰!”

巫隱光吶喊一聲,攥緊了拳頭。

“與哈里家一決死戰!不死不休!”

旋即有跟屁蟲,叫喊着。

巫家的一行人,氣勢浩蕩地找上了哈里家的餘下人馬。

哈里·尤思見到巫隱光這個架勢,就知道,這件事情,不能夠善終了。

不過,哈里·尤思繼承了一部分哈里家族預言家的血統,頭腦思考方面,比巫隱光要睿智不少。

“你們要幹什麼?”

哈里·尤思,憤怒地咆哮道。

“我們要幹什麼,你不知道嗎?”巫隱光,獰笑一聲。

哈里·尤思暴喝一聲:“巫隱光,有一件事情,我必須要事先闡明一下。”

“你聽我說完,我們兩方再大戰也不遲!”

哈里·尤思,大聲說道。

巫隱光微微頷首:“有什麼話,就直說吧。說完,我就要砍死你!”

哈里·尤思,面色凝重:“你不要那麼的衝動!”

“我們哈里家族與你巫家一開始來的時候,可是爲了殺死蒼家的那個小-雜-種的!現在,我們雖然各自接管了家族的權利,但是這個任務,我還是要完成的。因爲,到最後,不管是我們哪一方安然出了結界,返回家族,如果連這點任務都沒有完成,又死掉了這麼多家族高手。想必,我們都無法活命吧!”

“我們各自家族裏頭,還有一些老傢伙,而且,蒼家的二爺,也不是省油的燈!”

哈里·尤思,目光灼灼地說着。

巫隱光也是想起來,之前巫火親自帶隊去追擊,結果無功而返,似乎是被蒼家一個神祕的高手給擊退了。

惡魔蒼家,底蘊非凡,在這結界裏頭,還真不好對付。

“你說的在理。若是,蒼哲不死,我們根本沒法,回去交待。不過,蒼家高手雖然強大,但是現在想必也被禁錮住了修爲,他們的人又少,雕像應該不強大!”

愛妻入骨:傅少別撩我 “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去擔心呀。”

巫隱光,桀桀怪笑道。

“沒有必要去擔心?”

哈里·尤思嗤笑一聲,繼續說着:“聽我說完。我哈里家族的一個小分隊,在外面巡邏執勤,被人襲殺了。我去看過現場,那邊掉落了一個信物,那是蒼家人獨有的。”

“我的小分隊雖然人數不多,但是那也有二十人。”

哈里·尤思,慢條斯理地說着。

巫隱光,也是感到了一陣壓力。

現在在結界裏頭廝殺,是有實力加成的。

殺掉的人越多,汲取的雕像力量就越強大。

巫隱光自詡現在,實力超凡,操控雕像,可以連殺三四十個普通的人。

可是,經過一場血戰後,萬一蒼家的人,突然冒了出來,搞一場襲殺。

又或者是,蒼家的人,悄悄地隱藏在暗處。

等到三天期間一過,蒼家的高手,修爲不在被禁錮了。

巫隱光他們都得被殺掉,畢竟,他們的真實修爲,連巫火都遠遠不如,如何跟蒼家高手相比較?

“我們現在應該合作,一起去尋找蒼家的高手,將他們全部擊殺掉!”哈里·尤思,鄭重地建議道。 “的確,如果不殺死蒼家的高手。我寢食難安!”

黑道霸主的警花妻 巫隱光,一想起到,那個能夠擊退巫火的蒼家高手,就有些遍體生寒。

哈里·尤思,更是面色凝重:“實不相瞞,還有一件大事情,我沒有告訴你。”

巫隱光見到哈里·尤思臉色難堪,也是一愣,他知道面前這個哈里家族的青年人,到底有多狠辣,是絲毫不遜色於自己的存在。

除了蒼家高手,還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色–變如此?

“說罷,什麼,事情?已經到這個時候了,我們雙方,確實不應該在相互隱瞞了。”

巫隱光,緩緩地說道。

“我們哈里家族的副家主,一直沒有找到。在結界異變後,沒多久,他就消失了。當我汲取了衆多雕像的力量後,也在發動我的手下去尋找,在廟宇羣裏頭,費了好大功夫。 通天神帝 甚至,那一小分隊,被我派出去,也是負有這項巡邏任務的。”

哈里·尤思陰沉地說道。

“副家主,還沒有找到?他消失了?”

巫隱光,也是驚駭無比。

哈里家族的家主,擁有的實權,並沒有副家主大。

因爲,每一任哈里家族的副家主,都會是由預言家擔任。

副家主除了機甲修爲方面,不如家主,其餘的各種方面,還有一些神祕恐怖的預言能力,都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存在。

論級別和資歷,哈里家族的副家主與巫家的巫火都是一個級別的,甚至,哈里家族的副家主,還要高出巫火半籌。

巫隱光,現在之所以,比較輕鬆,那是在於,他已經設計殺死掉了巫火,除掉了一個心頭大患。

哈里·尤思就不同了,他殘殺同族之人,在結界內的所在所外,一旦傳到外邊,死一百次都是輕的了。

“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不早點說?”

巫隱光的語氣充滿了憤怒!

在外頭,哈里家族與巫家是聯盟關係。

一旦,哈里家族的副家主,活着出去了,他謀殺巫家長老的事情,傳開了,他巫隱光也就玩完了。

蒼家高手的事情,甚至都沒有這件事情重大。

“當時,我們都處於發展和血殺期,你有理智聽我的話嗎?”

哈里·尤思,嘟囔了一句。

“當然,最令我不安的是,我現在開始懷疑,副家主和蒼家的高手,開始搞–在一塊了。他們雙方或許達成了協議,想要專門針對我們。我那一個小分隊的滅亡,就是一個佐證。”

哈里·尤思,陰側側地說道。

“操!那還等什麼呀!我們趕快聯合起來,將所有的廟宇羣,都翻過一遍,仔細地搜尋,一定不能讓他們活着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