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91 Views

雅間中間是一張水晶小桌子,兩把椅子簡潔卻不簡單!

Written by
banner

落地窗的窗帘,給人一種內心舒適之感!

「林峰說你昨晚一宿沒合眼,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不用了!我這幾天可能沒時間,我給你把方子和方法寫好,你按照方子上的用法給你母親用藥,最多一個月我想就能痊癒了!痊癒之後,再找個安靜的地方靜養半年,才能避免後遺症的出現。」

莊語詩點點頭,伸手拿過兩個高腳杯。「想喝點什麼?」

天奇搖搖頭,表示什麼都不想喝!昨晚他喝的酒太多了,今天看見酒他就不舒服。

莊語詩也不勉強,見天奇已經提筆便對照藥材思索著寫方子,她不敢出聲打擾天奇的思路!輕輕坐在對面,靜靜望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小一兩歲的大男孩。

很多時候,莊語詩都很想和天奇好好聊幾句的,可天奇給他的感覺,冷!這回經過這兩天的事後,她發現林天奇不是她最初看到的那樣,這一點已經從他對林家的人身上看出來了。

可是,莊語詩又突然間感覺林天奇很神秘!渾身上下都是秘。

望著天奇心無旁騖的寫著,時而停筆思索,時而彎腰仔細檢查每一種藥材。莊語詩嘴上雖然沒說什麼,可心裡卻已經被林天奇感動,因為他看見了林天奇正用心去為她做事。

都說一個男人認真起來的時候很迷人,此刻是林天奇,在雅間柔光的照射下,顯得魅力十足!看得莊語詩發獃了好一會兒。

呼。。。

過了約莫兩個小時,林天奇長長吐了口氣!放下筆,莊語詩這才發現林天奇足足寫了十幾頁A4紙,每一頁字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子,還有不少序號。

天奇把方子推到莊語詩面前,說:「由於阿姨的病情時間長,所以治療的時候程序過多,你要用心一點!這上面的序號我已經在藥材上註明,你用的是時候對照就行!每一個環節的間隔時間我已經寫上,有可能出現的反應我也寫上去了。」

天奇指著紙面上的字,繼續說:「箭頭後面是出現不良反應的處理方法。帶『*』這個符號的療程,是最關鍵的,到了這個時候,阿姨身邊必須二十小時有醫護人員守候,那時候我會親自過來。」

莊語詩仔細的聽著天奇的叮囑!一頁頁的翻閱著,看完之後小心翼翼的收好。

「你先把這藥材拿去放在溫度陰冷的地方,分開放,不要疊起來!特別是這『丹露楓』,單獨放!」

「恩!」

莊語詩很想說聲「謝謝」的,可話到嘴邊她又咽了回去!起身看了神色不佳的天奇一眼,擰著包走出去了。

莊語詩一走,天奇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困意!神情鬆緩的他,本想靠在桌上先眯會兒的,誰知這一靠下去,直接睡著了。

莊語詩回來的時候,見天奇趴在水晶桌上沉睡過去,她站在門前足足愣了好一會兒!旋即,放輕步伐慢慢走上去。

距離的漸近,莊語詩發現沉睡中的林天奇似箭眉頭微皺,鼻息間隱約攜帶著一抹淡淡的憂傷!眼睫毛還有些濕潤。

看到這,莊語詩發現自己的心口有著輕微的疼痛。她在心裡不斷的問自己,難道真像寧姨說的那樣,自己一點都不關心他,不在乎他的感受,他明明就很累,這兩天被狄家關在地牢,過得不好,自己不但不勸他去休息,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

想到這些,莊語詩心裡更加愧疚!急忙走出雅間,到自己的卧室里給林天奇拿毯子。

天氣雖然不冷,可這樣睡下去,莊語詩擔心林天奇會感冒。給林天奇蓋上毯子后,莊語詩想離開讓林天奇睡一會,可她卻在這個時候發現自己的步伐很重,潛意識的不想離開。

於是,莊語詩輕輕坐下來,陪著林天奇!她的動作很輕,她怕自己不小心把林天奇吵醒。

這麼多年了,這是莊語詩第一次關心一個同齡異性,也是第一次這麼在乎一個人。

莊語詩沒發現的是,自從認識林天奇之後,她就已經在慢慢改變了!現在的她,比以往更加懂人情味。

這個時候,莊語詩突然想到自己曾經在一本書上看到的一句話。

細碎的流年,在風中流轉成傷,用悲傷的字句祭奠逝去的年華。錯過的風景在眸中黯然成傷。驀然回首,很多曾經珍視的東西,已不知何時流失何處,無處可尋;問風風不語,問雨雨無聲。陌上紅塵,珍藏心的守候,珍藏你的美好。

攝魂美眸凝望林天奇白皙臉龐,莊語詩紅唇微顫。心中想道:林天奇,你開啟了我的紅塵之路,這一路上,我莊語詩認你了,我會陪著你走下去!你,你可以讓我失望,但你不要負我,不然,我會選擇殺你。於我來說,殺你,很容易,即便你現在擁有奇門近二十名高手,一萬人。

你要知道,這點人對我莊語詩的來說!只要我想滅,多不過兩天,奇門包括你在內,所有人不會活著見第三天的太陽。 下了飛機以後,周陽一直跟著兩個男人不離開,這讓山貓有些驚訝。

「大哥,那個女人為什麼老是跟著我們?」山貓趴在顧忘耳邊低聲問道。

「很正常,她要是不跟著我們,那才叫不正常。」顧忘緩緩回答。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她是故意來這裡的?山貓回過頭去,狐疑的看著不遠處的女人。

周陽從小可就是在國外長大的,臉皮厚的事情,她從來都不會感覺羞澀,自然這種事情她也覺得沒什麼。

她就是要對這個顧忘死纏爛打,不管自己是真的不甘心還是喜歡他。總之,他必須是自己的。

「哎,我說周小姐,你能不能不要再跟著我們了,我們還有正經事情需要處理,你這樣一直在後邊會妨礙到我們的。」山貓壓抑著自己內心的情緒說道。

顧忘倒是沒說什麼,因為他心裡很清楚,說了也白說,只要這個女人決定了,她就一定不會輕易放棄。

「我怎麼了我,我又沒吃你的喝你的,我又沒有給你們招惹麻煩,我怎麼就妨礙到你們了?」周陽抬起下巴,毫不客氣的說著。

這個世界上,怎麼還會有這麼不要臉的女人,都已經說的這麼明顯了,她竟然還在厚顏無恥的在後邊跟著吼著。

算了,不和她一般見識。

「大哥,我們現在去哪裡?直接去找廠商老闆么?」山貓繼續問道。

「不,去酒店。」說著,顧忘直接向前走去。

此時的周陽,正興奮的很。

終於可以休息了,終於可以去酒店了。女人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這倒是讓山貓看起來很是煩躁。

「請問先生需要幾個房間?」前台服務員問道。

「三個。」山貓回答。

「兩個。」周陽回答。

服務員抬起頭,狐疑的看著面前的三個人,有些好奇,旁邊的顧忘也一直盯著手裡的平板,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們,需不需要商量一下?」服務員問道。

「不用,就三個。」山貓回答。

「不用,就兩個。」周陽回答。

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明明來了三個人,為什麼只要兩個房間?難道她不在這裡住?

「你不住?那好,那我就要兩個房間。」說著,山貓就要將卡遞給前台服務員。

「誰說我不在這裡住?我要和顧忘一起睡一個房間。

瞬間,山貓像是被雷劈了一樣,腦袋一陣蒙圈。

她這是在做白日夢么?難道女人都喜歡這樣幻想的么?山貓不可思議的打量著面前的女人。

「哎,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大哥必須一個人睡一個房間,你想啥呢?」山貓不客氣的說著。

還能想啥,當然是想將顧忘佔為己有了。周陽嬌羞的笑了笑。

「要你管,反正就要兩個房間。」女人的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看著周陽如此堅決的態度,山貓實在是沒招了,便立即回過頭來,嚴肅的看著面前的顧忘。

「大哥,要幾個房間?」

「兩個。」顧忘淡淡的回答。

什麼?山貓睜大了眼睛。周陽這個女人瘋了,難道他也瘋了?可是他不是這樣的人啊!

「大哥,你怎麼了?我們三個人,應該要三個房間啊。」

「兩個就可以。」說完,顧忘徑直走開了。

那麼,他是想和自己睡一個房間,還是想和周陽那和臭女人睡一個房間。到底都在搞什麼?山貓生氣的將卡遞給前台服務員。

「兩個房間,謝謝。」聽著這一番話,旁邊的周陽笑了。

同時,她對不遠處的顧忘,又充滿了遐想。

難道他的內心,還是喜歡自己的?難道他表面上的一本正經,都是假的?頓時,周陽那嫵媚的眼神又出現了。

「顧總。」她輕聲喚了一下,做到顧忘的身邊,右手撫摸著男人的肩膀。

「你想做什麼?」顧忘連頭都沒有抬直接問道。

「顧總,想不到哦。」周陽繼續說著,左手扯了扯自己的衣領,試圖將自己雪白的鎖骨露出來。

顧忘冷笑了一下,沒有表達任何想法。

山貓看著這一切,心中一團怒火。

臭女人,竟然招惹別人的丈夫,真是一個心機婊!他緊攥著拳頭,表情很是扭曲。但是他依然相信顧忘的定力。

大哥一定不會做出對不起嫂子的事情!山貓自我安慰著。

「大哥,我先把行李放進房間里了。」山貓喊道,直接上了樓。

「你不需要過去么?」顧忘說道。

「哎呀,人家只是拿了一個包包而已啦,顧忘,你幫我拿進去好不好,人家有點累了。」說著,周陽直接將身子貼在男人的身上。

這麼主動的女人,倒是挺配山貓!顧忘的手突然停了下來。

「你進去吧,我這邊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顧忘一邊說著一邊推開她的身子。

怎麼天天都是事,也是奇了怪了,顧氏那麼多股東,怎麼所有的事情都是顧忘一個人在處理?周陽撇了撇嘴,緩緩站了起來。

「那好吧,我先進去洗個澡,等你哦。」她輕輕捏了捏顧忘的臉蛋,轉身離去。

印世神魔 男人隨筆掏出抽紙擦了擦臉頰,

許久,顧忘在大廳里的沙發上一直敲擊著鍵盤,直到旁邊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大哥,你怎麼還不上來啊,都已經很晚了,別忙了,明天再處理吧。」山貓著急地說著。

顧忘轉過身子,看了看外邊,才知道已經天黑了。

「今晚我就不上去了,你自己睡吧。」說著,他就要掛電話。

絕對不行!山貓一下子慌了。

「哎,大哥,你可不能做出對不起嫂子的事情啊,那個周陽雖然確實很漂亮,但是她畢竟……」

「誰說我要去她那裡了?她太吵了,我換一個酒店,就這樣吧。」顧忘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電話的另一邊,山貓看著手機,還沒有反應過來。

「先生,還需要再給您單獨開一個房間么?」前台服務員過來問道,很是禮貌。

「不需要了,謝謝。」顧忘回答,起身,徑直離開酒店。 想到有一天自己真把林天奇殺了,莊語詩發現自己的心突然變得空蕩蕩的。玉手托起美麗迷人的腮,就這樣望著熟睡中的丈夫,莊語詩的目光有那麼一瞬的獃滯、茫然。

時間就這樣的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鈴音在安靜得只聞呼吸聲的雅間響起,莊語詩被這手機鈴音嚇了一跳,她急忙拿出自己那部昂貴的手機,發現不是自己手機叫,立即把尋找。

這時,熟睡的天奇動了幾下,幾乎是潛意識的將手伸到褲兜,拿出手機湊到耳邊。

「喂!我是林天奇。」

「十弟,我們安全回到麗城!你不用擔心了啊。」

「恩,我知道了三嫂。」

迷迷糊糊的天奇,只是這是三嫂馮佳碧打來報平安的電話,卻不知道三嫂在說些什麼。回了一句便把電話仍在一邊,繼續睡!然,正當莊語詩錯愣這個時候的林天奇像個孩子的時候,天奇猛然撐起身子,眼神有點迷離。

睡意全無的天奇,急忙拿過手機,將剛才接入號碼看了一眼,發現真的三嫂的,他有些後悔自己怎麼就掛電話了,也不跟三嫂多說幾句。

神色是如此的苦澀,天奇揉了揉眼!幾縷清香氣味突然進入自己的鼻息,側臉一看,自己身上怎麼多了毯子。可能是自己不小心睡著了寧姨給自己蓋的吧!

剛想到這裡,天奇又發現在雅間的落地窗前,那曲線玲瓏的身段甚為迷人,莊語詩靜靜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起身將毯子疊好,天奇有些難為情!將毯子放在一邊,啟齒對莊語詩說:「我還有事,先走了!你。。。照顧好自己。」

正在給唐清秋回信息的莊語詩,突然聽到天奇要走,柳眉輕皺,回眸轉身。「很忙?」

望著莊語詩清似秋水般的美眸閃出挽留之意,天奇相當驚訝!搖頭輕聲道:「不是很忙!」

「不忙的話我們聊一下!我有話要對你說。」

莊語詩有話要對自己說?天奇更加疑惑了,自他認識莊語詩以來,他就沒發現莊語詩自動過,更不會聽到莊語詩什麼時候自己這般輕和了。

重新坐了下來,天奇神色平靜的等著莊語詩開口。

莊語詩走回水晶桌,拉開椅子坐了下來!雙手放在反光桌面,青蔥十指相扣,紅顏面對天奇,沉吟著啟動紅唇。「從你對你親人的感情和態度,讓我看出你的內心和表面不一樣,在你的心裡,有一顆炙熱的心,而你的表面,對你很冷漠。林天奇,我雖然不知道你經歷了什麼,又發生了什麼事,可我記得你曾經告訴過我,人生就那麼短暫的幾十年,應該珍惜開心的每一秒。或許,只有在林家的人的面前,你才是最真實的自己。」

這番話,天奇聽了之後,心中不是滋味!因為他知道莊語詩這是婉轉的關心他,開導他。可有些事……

發現天奇眼眸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黯然色彩,莊語詩繼續說:「易冰藍和林峰都告訴我,你有一段不美好的感情;儘管他們都沒細說,可我從你身上看到了你曾經在那段感情上受到傷害,你的心,還沒癒合,你也封閉了!你對感情不再那麼信任。」

天奇萬萬沒有想到莊語詩會知道這件事,雙肩顫抖的他,抬起英俊臉龐,聲線低落而出。「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提?你不會是想告訴我,在感情的世界里,沒有人願意失去和背叛,只有愛與不愛;愛來時,好好珍惜,真心以待;愛走時,笑著祝福,安然轉身。」

「男人要成熟,是百般痛苦來煉化。」

天奇搖頭說:「我不覺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來越寬容涵蓋,什麼都可以接受。相反,我覺得那應該是一個逐漸剔除的過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麼,知道不重要的東西是什麼。而後,做一個純簡的人。」

「好,既然你知道該怎麼做!此事當我沒說過。」結束這個沉重的話題,莊語詩轉移話題,沉吟著開口,「明天的比試你有把握贏嗎?」

「不管狄家要比試什麼,我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只有百分百的信心!」

一聽天奇這話,莊語詩聲線漸漸冷了下來。「你哪來那麼大的信心,你知道狄家要比什麼嗎?林天奇,你不要小看狄家。」

毒醫養成記 「無論對手是強是弱,我林天奇從不小瞧!」

莊語詩搖頭冷笑。「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連狄家都不了解,你怎麼贏他們!林天奇,我跟你縱然是合同夫妻,可我會看在我母親那邊幫你這一次,你把你的計劃告訴我,我看我能為你做些什麼?」

「我沒有什麼計劃,只想在京都立足!」

畢生有緣 「你認為我會相信你做的這些都沒有目的嗎!從你設計挑撥四大幫會開始,你的目的救不簡單;不過你既然不想說,我也不勉強你,我現在就告訴你,京都開盤的莊家是勤恆商貿公司,這個公司表面是做銷售貿易,可它卻是赫連家和藍家合夥的,其目的就是在京都監視狄家一舉一動。」

赫連家?藍家?天奇心中一驚!莊語詩繼續說:「這次的比試,你若有把握贏,這是個為你的奇門贏得更多發展資金的好機會;換句話說,比試你輸了,你的命就沒有了,你的那些兄弟也會全部命喪京都,狄家不會再給任何人救你的機會;反之,你贏了,你是會贏得三天時間剷平四大幫會,也會贏得很多錢,但是,在你贏錢的同時你會得罪赫連家和藍家!」

看見天奇面色在變化,莊語詩頓了頓,補充著說:「所以,你只有贏!贏了就有生存空間,得罪赫連家和藍家,已是註定的局面,除非你不要那筆錢,但是你若不要這個機會,即便你有實力得到京都,赫連家和藍家的實力依舊在京都存在,你始終被一雙眼睛盯著。所以在這件事上,你要三思而後行!任何一點馬虎都會讓你萬劫不復,永無翻身的機會。」

這些事,莊語詩要是不說,天奇還真會大意!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還有。」莊語詩靠在椅背上,思索著說:「昨日你在天河潭和狄家談條件,狄家答應你提出的條件的時候,就已經暗暗告訴四大幫會狄家會把他們是生死放在與你的較量上;群義會和蒼茫幫都是牆頭草,狄家放棄他們他們不會坐以待斃等著你帶人去滅他們,鑒於這種情況,他們會尋找靠山,在而京都,赫連家和藍家無疑是最好的選擇,這次京都開盤,說不定他們會將能挪用的資金與勤恆合作;比試無論你輸贏,群義會和蒼茫幫都會成為勤恆的棋子。」

在天奇的沉思中,莊語詩語氣一變,沉聲道:「綜上所述,即便你不想贏勤恆的錢也由不得你,所以我才會說你得罪赫連家和藍家是註定的。」

一口氣說完這些,莊語詩靜靜觀察天奇的神色變化。可不管她怎麼去探視天奇的內心,都很難看出丈夫的心中所想,不得不說,天奇的定力很強。

可莊語詩呢,她能分析出這些隱含的事情來,也是不容易的,不然,華夏經濟女皇的名號不久浪得虛名了。

沉思了幾許,天奇傾吐一口濁氣,驚訝莊語詩智慧的同時,抬眼說:「京都的事你比我了解得多,能給我估算勤恆在京都的資金有多少嗎?」

「勤恆大約有三四百億,加上固定資產不會超過五百億!再算上四大幫會和其他一些湊熱鬧的,也就是九百億這個數字。」

天奇點點頭,沉吟著說:「這個數字對奇門來說,就是天文數字!別人不可能相信奇門有能力吃掉勤恆,可狄家不一樣,這些錢對他們來說,應該不是問題!如果我暗中吃掉這錢而嫁禍給狄家,那麼赫連家和藍家對狄家的仇恨就越深!」 他怎麼還不來?都已經凌辰兩點了,周陽看了看手錶,有些著急了。

不行,得下去看看,她直接拿起一個外套走出房間。

可是此時,大廳里,一個人都沒有。

什麼情況?前台服務員呢?顧忘呢?一個個的都去了哪裡?周陽有些慌了。

「哎,小姐,你好,請問你有什麼事情么?」突然,一個前台服務員過來問道。

「額,那個,剛才坐在這裡的那個先生呢?他去哪裡了?」她著急地問著。

真是要急死人了,難不成,他去了山貓的房間?周陽突然就像一下子醒悟了似的,長大了嘴巴。

不是吧,顧忘的口味竟然這麼重?不行,絕對不可以!

還沒等服務員開口回答她的問題,她就直接跑上樓了。

「顧忘!」周陽一邊跑著一邊大聲喊道。

直到來到山貓的房間,她狠狠地敲著門,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只是自顧自的砸著門。

「哎,吵什麼吵,都什麼時候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