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86 Views

這人沒有辦法,直接閉著眼睛,壯著膽子,衝過去對著胖豬就是兩腳,嵐天社的人立馬準備衝上來,而低著頭的胖豬直接朝後一擺手,說著看了看自己腿上的兩個腳印,苦笑了一下道!

Written by
banner

「現在終於扯平了吧!」

「算是吧!不過我想問的是,你們嵐天社這麼興師動眾的來打狗幫的人,不會是為了給姜辰那個混蛋出手吧!」

「不是!我們是私人恩怨,既然狗幫現在是你的人了,那這事兒就算了!」

說著胖豬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回到了蘇安嵐和小山東他們身邊。

「你瘋了?」

蘇安嵐很是生氣的小聲說道!

「真沒必要嵐姐,我吃點虧無所謂,很明顯太子黨是完全在激我們。」

「不行!我必須叫升哥給我個說法!」

說著蘇安嵐準備打電話。

「別!升哥,升哥的了,升哥已經夠忙了,畢竟是我先動手打得人,是我不對!行了走吧!」

胖豬低著頭趕忙說道!

而這個時候身後又想起了周世豪嬉笑的聲音。

「走啥啊!你們不是想要打狗幫的嗎?這事兒我來幫你們辦了!」

說著直接太子黨的一個假小子留著寸頭的女的,皮膚雖然白凈,但是看上去卻流里流氣的抽著女式香煙,直接過去抓住了趙彩蝶的背帶褲拉倒了人群中間。

「你腦袋上的瓢就是這個女的開的?」

「算!算是吧!」

菜狗畢竟是狗幫的,想著趙彩碟平時對自己也不薄,不想為難一個女的,有些吞吞吐吐道!

「你TM是爺們兒嗎?什麼算是嗎? 她來時光芒萬丈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是!」

菜狗低著頭道!

而這個時候十幾個太子黨的,帶著黃波和狗幫所剩的4,5個成員都拖到了槐樹林里。

「行了!現在這群狗崽子們都到齊了,黃波以前我沒時間搭理你們狗幫,現在你們狗幫的成員,給我的人腦袋開了瓢了,你這個狗幫的現在的狗頭,是不是得給個說法啊!」

「那!那你想怎麼樣?」

黃波看著這人多勢眾,明顯有些虛道!

「我不怎麼樣!來!這裡地上是一塊板磚,你撿起來,對著這個娘們兒頭上來一下,這事兒就算算了!」

此刻蘇安嵐都沒想到周世豪會下這種狠手。

「我!我!不敢!」

黃波直接開口道!

「那這樣!既然你不敢!我們太子黨有個兄弟特別喜歡這個妞兒,好像也是你妹妹啥的,要不你就把她送給咋們太子黨,我們就放了你可以不!」

黃波此刻看了一眼趙彩蝶,其實他是想得到趙彩蝶的,但是他其實並沒有真正的想幫助趙彩碟報仇,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辦不到,他的確存在著欺騙,同時他也是一個以自我利益為中心的一個人,他知道自己和趙彩碟不可能了,既然得不到,又何必為此受傷,沒必要。

「豪哥!從今往後再無狗幫,她也不是我們狗幫的人了,你們愛咱的,咱的,我們現在就想當普通人了,還請豪哥以後不要找我們麻煩!」

聽著黃波的話,趙彩蝶如中雷擊,這個傢伙果然一直在欺騙自己,給自己編製美麗的謊言,如今泡沫破碎,這個曾經信誓旦旦說要幫自己哥哥報仇的人,要照顧自己一輩子的人,居然把這些話說得是這麼的輕巧理所當然。

「啪!」

「你這個騙子!」

趙彩碟一雙發紅的眼睛,控制不住自己的給了黃波一巴掌打完惡狠狠的吼道!

「老子騙你什麼了,你一心只要讓我給你哥報仇而已,但是我每次邀請你出去玩,或者說我喜歡你,你總是逃避這個話題,說難聽點,你TM也只是在利用我罷了,不給睡,還要求我幫你辦事兒,你做夢去吧!」

「你!你!」

趙彩蝶做夢都沒想到,平時對自己疼愛有加的人,偽善的面具下居然是這麼一張醜陋的臉,說著忍不住又要給黃波耳光,卻被黃波一隻手抓住揮過來的手臂,推了出去道!

「你TM別給臉不要臉,別以為你是個娘們兒,老子就不敢弄你!」

說著黃波挽起袖子,走過去便把倒在草地上的趙彩蝶給提了起來。

「喲呵!還有意外好戲看啊!這狗幫居然狗咬狗了!」

周世豪帶頭鼓起了掌來。

而蘇安嵐是不忍心看見這一幕的,但是她又無能為力。

「放開那個女孩兒!」 突然一聲霸氣回場的聲音在槐樹林里迸發了出來,在場所有人都為之一驚,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姜辰叼著煙牛逼哄哄的走了進來。

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沒想到這個節骨眼兒上,這話傢伙居然還敢出現在這種場合。

只見姜辰叼著煙面無表情的走到了黃波和趙彩蝶的旁邊,此刻黃波正抓著趙彩碟的衣領愣在哪裡,姜辰一把打掉了他的手,然後抖了抖煙灰道!

「記住男人的手是拿來打江山的,並不是拿來打女人的!」

說著一把推開了黃波,然後替趙彩蝶拍了拍剛才被推來坐在草地上的塵土,然後帶著趙彩蝶就準備離開。

「呵呵!你以為這是菜市場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把我們太子黨當什麼了?」

周世豪不屑笑道!

「當個嘰霸可以不?」

姜辰的一句話,像一顆定時炸彈是的在現場爆發了開來,讓所有的人都僵硬在了那裡,要知道就連蘇安嵐和小山東這些人都不敢說這句話,沒想到姜辰居然敢膽大妄為的說出這番話來。

「都TM還愣著幹嘛!這個B在廁所的時候沒有跟他伺候舒服,現在給他來個大的!」

周世豪頓時氣尿了道!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居然敢公然侮辱自己太子黨,今天不費了這個傢伙,真的沒辦法對得起太子黨威名啊!

「這個混蛋!完了!今天肯定是必死無疑了!」

此刻蘇安嵐徹底無語了,沒想到這個時候姜辰居然還故意跑來送人頭,就跟打LOL一樣,一個青銅的人,去挑戰對面的王者,而且還是一群王者。

「怎麼辦!嵐姐!這個要是幫的話,就徹底亂套了!」

小山東趕忙很是顧慮得提醒道!而正當蘇安嵐做著激烈的思考,只見太子黨兩個人趕忙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

「報告!!!」

看著這兩人如此火急火燎,氣喘吁吁,周世豪立馬一擺手,肯定有大事兒發生,不然這兩人不可能這麼著急緊張,而所有準備群毆姜辰的人也頓時停了下來,等待最高指揮官,周世豪再次發令。

「學校大門口聚集了幾十上百號人,都是社會上的,要不是學校兩個保安把門給鎖起來,肯定校長辦公室都給掀了,校長已經和學校的領導都去解決這個事情去了!」

「這群人他們來做什麼的,或者說什麼?」

周世豪立馬很是慌張的說道!

「我隱約聽見為首的一個大高個兒,一米八幾,好像說是兄弟在學校被打了,學校不給個說法,要把學校給炸了!後來校方就快速疏散了學生,並且在給對面詳談,不知道會不會把警察給叫來。」

聽到這些話,現場的人彷彿間明白了什麼。

而此刻姜辰仰望著烏雲密布的天空道!

「這天要變啦!」

頓時所有人慌作一團。紛紛在計算自己和這件事兒有沒有直接關係,這群平時欺軟怕硬的人,今天遇到硬茬了,要知道青春期的學生們,在遭受校圓暴力的時候,往往都會選擇沉默和默默忍受,很少有人會告狀或者啥的,就更加助長了這群之跨子弟的不正之風,那層想到這個事情會鬧這麼大。

菜狗幾個直接參与者頓時很是害怕道!

「豪哥!豪哥怎麼辦!我們會被開除嗎?」

「我可不敢被開除,我家裡好不容易幫我弄到這兒來讀書的,要是被開除了,回去我爸會抽死我不可!」

其中一個參與者直接害怕的哽咽了起來。

「啪!」說著姜辰直接就是一個耳光吼道!

「閉嘴!不準哭!你他娘的抽我的時候,也沒見你哭啊!我兄弟已經躺在醫院裡了,也沒見你哭啊!放心吧!不會開除你的,開除了你,咋們這筆賬怎麼算呢!」

從藝術家開始 說著姜辰現在恨不得,把這幾條狗按在地上打,不過馬上他們要迎接審判了,自己只是不好動手而已。

「垃圾玩意兒!打不過居然打小報告,草擬嗎的你是男人嗎?」

周世豪頓時很是不屑的笑道!

「我曹你的嗎!我槽德你碼笑哈哈,你會說人話嗎?我告訴過你!不服雜來單挑,你TM來一句,你兄弟多,有錢能使鬼推磨,一群人來群毆我,這個世界上是不是就允許你兄弟多,不允許老子兄弟多啊! 豪門的代價 再說了!老子打小報告了嗎?外面一群人要衝進來,學校不給開門而已,你TM要是不服!我們現在就來單挑,老子帶傷上陣,照樣憨你個狗,娘養的!」

「你TM!」

說著周世豪便站了出來。而這個時候上課鈴響了。

「算了!上課了!老子先放你一條狗命!」

說著周世豪不屑道!

「我需要你放我?抱歉你們這節課看來是沒法兒上的了!」

說著學校廣播立馬響了起來,校長用無比憤怒的聲音,開始吼道!

「今天學校發生了一起,很是嚴重的打架鬥毆事件,請這件事情的參與者,自覺以最快的速度嗎,來校長辦公室,如果沒有主動來,被學校清查出來的話,必將嚴懲!」

「還愣著幹嘛!還不滾去校長辦公室!你們他嗎要是暴露出我來,後果你們自己想!」

周世豪對菜狗這群人警告道!菜狗他們也萬萬沒想到,這個周世豪翻臉比翻書還快,動手之前還信口承諾,出了事兒他攤著,沒想到這麼快就變卦了。

「誰身上有剪刀啊!來幫我把我的舌頭剪了,這樣我就不會說話了!誰身上有啊!」

姜辰很是俏皮的詢問道!

而這群人沒有一個敢說話的,此刻都是盡量能躲避責任就盡量躲,畢竟富二代也不想搞些事情,讓家裡知道,到時候家裡肯定會扣除他們的零花錢啥的。

「呵呵! 豪門承歡:惡魔總裁輕一點 萌寶坑爹:前妻乖乖入懷 行!你跟老子等著!你看到時候老子怎麼弄你!」

說著周世豪轉身便帶著大部隊走了。

「我就蛋疼了,聽你的意思,好像我不舉報你,趕明兒你就要跟我拜把子是的!」

說著姜辰無奈的聳了聳肩,也朝著校長辦公室走去。

「你有沒有覺得他好蠻!」

蘇安嵐目不轉睛的看著姜辰的背影自言自語道!

「嵐姐!你什麼意思,你該不會喜歡上這個傢伙了吧!」

胖豬一臉震驚道!

「你放什麼狗屁!我只是覺得他挺有脾氣不是懦夫而已,不過我就好奇了,既然他這麼有脾氣,為什麼第一次我們能那麼輕而易舉的把他給搶了,哎呀!我去!已經上課了,快跑!」

突然蘇安嵐回過了神兒來,快速朝著自己班級的教室跑去。 校長辦公室里,參與打人的狗幫4個人,全部唯唯諾諾的低著頭站在那裡,相比於之前廁所裡面的牛逼哄哄,現在全部都成了秋後的螞蚱在也跳不起來了。

而辦公室里,高娃和黎胖子也坐在了凳子上,身後還站著三個三十幾歲的人,教導主任一個勁兒的在哪裡調解道!

「同志這裡是學校,你說你找來那些社會上的閑雜人士,把校門口給堵了,你已經嚴重妨礙學校學生的正常上課秩序了,你還是叫他們先撤了的好,不然我到時候我們校方被逼無奈報警的話,判你一個妨礙公共罪名那就不好了,這學校里的學生,都是年輕小夥子,不懂事兒發生點矛盾很正常,而你們都是步入社會的人了,你們要是毆打學生的話,那這個性質又不一樣了。」

「什麼叫社會閑雜人士啊!我們都是社會的貢獻者,外面的全部都是我工地上的工友們,我們信任你們學校,把我表弟送在你們這兒來上學,被打得現在躺在醫院裡,你跟我來一個我們妨礙公務,今天你不給我們個說法,這事兒絕對沒完!」

「你表弟是?」

教導主任還不怎麼了解情況道!

「高二一班的王通,現在躺在醫院裡面,沒什麼大礙,就全身軟組織受傷,學校已經安排人去看望去了,和他一起受傷的還有他們班這個姜辰同學,姜辰你說說事情是怎麼樣的!」

校長看向了姜辰道!

「校長,姜辰這孩子可是我們班的好孩子啊!成績可是名列前茅的,而且無比有愛心,你知道上次捐款,人家工地上賺得2萬塊錢工資直接捐了12000多,他可不是什麼什麼壞孩子,你可一定要給他做主啊!」

此刻趙一曼也在場,畢竟出事兒的兩個都是他們班的學生,他不可能不來。

「行了!趙老師!我們肯定會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你讓這孩子先說吧!」

校長喝了一口茶水道!

而姜辰頓時無比可憐巴巴的說道!

「我和王通下課去上廁所,剛上到一半,就他們4個人沖了進來,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們,從來沒見過面,就這個直接一腳把我踹在地上,然後這剩下的三個抽出皮帶,就對著我瘋狂打,你看看我這手臂上,手上,還有背上,你看我有多慘,就可以想象躺在醫院的王通是更有多慘了,他疼得差點暈了過去,還是我扶著他去醫院的。」

而看著姜辰背上的上,黎胖子頓時就忍不住了,提著桌子上的煙灰缸,就朝站在一旁的菜狗幾個人砸過去,還好教導主任拉得及時,這煙灰缸砸偏了,砸在了牆上,不然非得在這群畜生腦袋上開瓢。

「你幹啥呢?」

教導主任立馬吼道!

「你自己看看,這些傷,你想想抽在你身上會是什麼情況!我砸他一下又怎麼了!」

黎胖子無比憤怒的吼道!

「我請你冷靜,你在不冷靜,我只有報警了,這是我們學校,學生之間的事情,你們作為家裡人,是堅決不能打該校的學生的,這事兒我們學校肯定是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教導主任也無比激動吼道!而姜辰偷偷給黎胖子遞了一個眼色告訴他別太激動,才讓他把心中的怒火給暫時壓制了下去。

而這個時候校長站了起來,走在這些4個學生面前,直接一人一個耳光,雖說你外界社會上的不能打學生,但是老師和校長是可以教育學生的,如果不打的話,肯定難解這些來討要說法人心頭之恨的。

一人一個耳光以後,校長才背著手道!

「來!請你們給我一個理由,你們為什麼打他!」

這4個人你看看我,我偷看你,都低著頭不敢開口說話,畢竟要是供出了周世豪的話,肯定以後會更慘。

「是不是不說?」

說著又一人一個耳光道!

「難不成還有平白無故打人的,誰給你們的勇氣,和權力!快說!」

校長無比火大的吼道!

「我!我們看他不爽就打了!」

菜狗還挺講義氣的準備全部扛下來道!

「看人家不爽就打人!那老子還看你不爽,是不是可以打你啊!你家裡送你來是讀書的?還是送你來看人爽不爽的?」

接著槍打出頭鳥,又是給菜狗兩巴掌,快把菜狗給抽崩潰了。

「校長!我知道是誰指使他們的!」

這個時候姜辰發話了,畢竟他們怕太子黨和羅凱,自己卻不怕,怕有什麼用,怕TM還是得挨打不是,還不如直接對著硬鋼。就好比獅子捕食角馬一樣,你怕獅子就不吃你嗎?你反而正對獅子用角反抗不光可以保命不說,搞不好一角頂穿獅子的肚皮還可以反殺呢!

「那你說!是誰?」

校長對姜辰示意道!

「是周世豪,和羅凱兩個人」

「周世豪?」

校長直接疑惑了一下。

「就是你那侄子!」

教導主任在校長耳旁小聲的說道!

「去!把他們給我叫來!」

校長對教導主任揮手道!沒一會兒羅凱和周世豪,便弔兒郎當的站在了門口。

校長揮了揮手示意兩人進來,直接一針見血的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