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08 Views

如果說從前他看到了愛情成全和包容那一面,今天他才知道愛情還有自私和佔有。

Written by
banner

「塵哥哥……救我!!!」

穆七也不知道夢到了什麼,小臉一片緊張之色。

「七兒,我在,別怕。」

穆七緊緊抓著他的衣襟,聽著他的聲音才能安睡。

這一夜穆塵一直抱著她腦袋裡卻是浮浮沉沉想了太多的事情,她脖子上的那條項鏈讓他覺得刺眼無比,好幾次都想要摘下。

翌日,穆七從睡夢中悠然轉醒。

總裁嬌妻寵不夠 「塵哥哥……」

睜開眼睛就看到抱著她的穆塵,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微笑,絲毫沒有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

「你醒了,沒事吧?」

「沒事,就是嗓子有點疼,頭有點暈,大概是感冒了,吃點葯就好了。」

只要心臟沒事就好,她多怕穆塵不要她去學校。

知道穆七的想法,見她氣色正常,神態只是有點虛弱,穆塵也就沒有糾結那個問題。

似乎擔心穆塵不讓她再去學校,她不放心的抓著穆塵的手道:「塵哥哥,我真的沒事了,我想去上學。」

「等感冒好了再去。」

「謝謝塵哥哥。」穆七這才重新展露笑容。

「是周瑤推你落水的?」穆塵這才秋後算賬,雖然湖邊沒有監控,還好他一早不放心給穆七安排了保鏢,保鏢離得遠也能看到當時的情況。

「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踩空了落水的,和她沒關係,塵哥哥,你看我現在都沒事了,就不要再追究了吧。」

穆七並不傻,不管是當年的薔薇,還是後來的蘇夢後來都沒有了下落。

琳達告訴她被穆塵趕走了,事實上穆七也很清楚那是騙她的。

她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可以肯定,那兩人肯定沒有好的下場。

正如蘇夢告訴過她穆塵做的那些事情,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善良的人,甚至還很殘忍。

大約是從小他對自己太好,穆七根本沒有把那些事情聯繫到他的身上,這並不代表穆塵會輕易放過周瑤。

一旦穆塵動手,穆七不知道他具體要做什麼,周瑤的下場一定很慘。

周瑤相對她們來說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有點脾氣她可以理解,善良的穆七不想要將這件事鬧大。

和穆七在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穆塵心知肚明這丫頭心裡想的是什麼。

昨晚送回家她的左臉有些紅,上面甚至有著五指的指印,很顯然她在落水前被人打了一巴掌。

從時間點來推算,只有可能是那個周瑤。

「好,你不想追究就不用追究了,餓了吧,先吃東西。」

「嗯。」

穆塵這才將她放下,「我回去洗漱一下。」

離開穆七的房間,穆塵的臉上一片陰沉。

他壓低了聲音,「周瑤找到了嗎?」

「少爺,那女人見小姐落水之後嚇極了一口氣跑出學校,當時我們著急去救小姐,沒有人去追究她的行蹤。

我們的人在追查她的下落,應該很快就有結果,請少爺放心。」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穆塵怎麼可能輕易放過傷害穆七的人,剛剛答應穆七隻是為了讓她放心而已。

至於那樣狠毒的女人活著也是一種浪費,以後還會多生禍端出來。

穆七在家裡休養了兩天,身體除了還有點咳嗽已經好得差不多,她已經惦記著要回學校,穆塵並沒有同意。

擔心她的楊眉提出要來見她,穆七正好無聊,就告訴了楊眉地址,不僅如此,還特地讓廚房準備了好多好吃的。

琳達見穆七眉飛色舞的樣子,「小姐,不就是來個人,你至於這麼開心?」

「琳達,從小到大我身邊就只有你一個朋友,現在多了一個,也是頭一回到我家來,我當然得熱情招待了,我也有朋友了。」

「小姐,你啊……」琳達嘆息一口氣。

「不知道眉眉喜不喜歡我準備的食物,塵哥哥說要有待客之道。」

「放心吧,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中餐西餐你都讓人準備了,哪能不周道?」

「說得也是,時間差不多了,一會兒我去接她吧。」

穆七開心得像個小孩子,過生日的時候家裡會來一堆小朋友給而她慶祝。

琳達見她這麼開心也打心眼為她開心,雖然有點傻乎乎的,不過小姐終於能過上她想象中的日子了。

來的人不只有楊眉,還有高傳擔心穆七,也跟著楊眉過來了。

當兩人停留在那奇特的薔薇古堡前面,還沒有進去就已經懵了。

由於是白天陽光普照,灑落在萬千朵薔薇之上,這裡美得像是童話故事裡的插畫。

本以為只會在電影裡面看到的取景地竟然真的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僅僅還是在門外而已,古老的大門就此打開,他們彷彿進入了電影拍攝場地。

這麼多的薔薇花不知道要用多少年才能將整座城堡繞滿,楊眉目瞪口呆,「天啊,她說喜歡薔薇,可我沒想到她的家裡這麼誇張!!!」

看著自己脖子上穆七送她的薔薇項鏈,她才知道那是從這麼多薔薇花里挑選的一朵。

妲己的任務 而秦少追求她的時候還說要送她一個薔薇基地,只怕真的來了他也只會打臉。

高傳更不用說,怪不得他一直覺得穆七和常人不同,生活在這種地方的人哪裡會是常人!

「這就是她的家么?」他喃喃自語。

下了車,兩人仍舊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直到穆七甜甜的聲音響起,「眉眉,你來了……」

轉頭,身著白裙的穆七像只白蝴蝶跑了過來。

在看到高傳的時候有些意外,更有些尷尬,「學長,你,你也來了。」

高傳這才回過神來打招呼:「抱歉,我沒有提前知會你就來了,因為有點擔心你的身體,想要親自來看一看。」「小七,你從小就在這裡長大嘛?這也太酷了!」楊眉眼睛瞪得極大。 他只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個人的身上看到過。

記憶當中的那個人,也是如此的桀驁放肆,那種狂傲的模樣,甚至還讓他第一次,做了那麼無聊的事情。

只是後來那個人的身上不知道發生了一些什麼,他在之後再見到對方的時候,她已經變了一幅模樣。

看起來小心翼翼,戰戰兢兢。

和他記憶里的完全不一樣。

讓他有些索然無味。

那人還刻意地迴避著他。

他們也就很長時間沒有見過,聽到那人的死訊之時,他還有些沒回過神來……

可惜是可惜,卻也沒有引起太大的波瀾。

反而他情緒的所有起伏,似乎都和這個花虞有關係。

是她主動撞上來招惹他的……

他想起剛才她看著自己,那一雙亮晶晶的眼眸,他也不知道是受了什麼蠱惑,竟是就這麼咬了下去!

也是這飽含了惱怒的一咬,才讓他明確了自己的心思。

至於那個小東西……

他想到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輕笑出聲。

她逃不掉了!

既是招惹了他,那就只能夠做他的人!

至於她想要靠近什麼人,那更是想都別想!

女的絕對不行,男的也不可以!

只能是他的!

……

匆忙逃走的花虞,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他給盯上了!

「啪!」她走得實在是太急了,一時間沒有注意到了前面的人。

沒想到正好撞上了剛剛走過來的劉衡,被撞的肩膀生疼。

「公公……」劉衡沒想到她會這麼一下子撞上來,一時間也愣住了,輕聲喚了她一句。

「你沒事吧?」他瞧著花虞背對著自己,按著她的肩膀,還以為自己撞到了她哪裡。

忙不迭轉過身去,想要看看她的傷勢。

沒想到她看到了自己的動作之後,只飛快的往前走了一步。

「花公公?」劉衡愣了一瞬,花虞這莫名其妙的是怎麼了?

「我沒事。」花虞的聲音很低,只扔下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便又飛快地走了。

只留下了一個一臉疑惑的劉衡,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好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花虞這是怎麼了?

怎麼一幅身後有鬼在追她的表情?

劉衡忽然想到,這內殿當中的人,似乎就只有花虞和褚凌宸。

他眨了眨眼睛,忽地想到了剛才的事情。

莫不是因為花虞讓人弄死了周炎,褚凌宸才會發了那麼大的火吧?

他一時間變了臉色,也顧不得花虞了,只轉身去到了那內殿當中。

褚凌宸還是真的發了火的話,那是非常的恐怖的!

他急匆匆地走了進去,正好看見了褚凌宸面上那邪肆的表情。

「你怎麼進來了?」褚凌宸幾乎是瞬間就發現了他,頓時收斂了自己面上的神色,抬眼看他。

「皇上,花公公她、她……」劉衡覺得褚凌宸這個表情也不像是有什麼事情的樣子。

那花虞究竟是怎麼了?

「她人呢?」提到了她,褚凌宸便好心情地勾了勾唇。

「出、出去了……」劉衡從來沒有在褚凌宸的臉上看到過這樣的神色,一時間人都呆住了。

好半天才吐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知道了。」褚凌宸挑了挑眉。 數量這麼多而且品種還不少的薔薇花出現在自己的家裡,沒有一定的年數根本就無法達到這樣的程度。

穆七從小生活倒是習慣了,旁人來自然會驚訝。

「我媽咪喜歡薔薇,爹地特地給媽咪種的,時間一長就爬滿了每個角落。」穆七解釋道。

這裡面還有穆塵的大手筆,從小穆七沒有見過媽媽,只知道薔薇是她喜歡的花,因此她才會也喜歡上薔薇,穆塵在穆南樞的基礎上又升級了。

「原來是這樣,小七,伯父他們回來了嗎?」楊眉很想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家庭能生出穆七這樣可愛的孩子。

「沒呢,媽咪和爹地還在很遠的地方旅行,好了,咱們就別站在門口說話了,我帶你們進去吧。」

穆七挽著楊眉的手,就像是導遊一樣給兩人介紹著。

在楊眉和高傳的心中,她住在這樣的大古堡裡面就已經很厲害了,殊不知穆七隨便一句話又讓兩人驚訝到無以復加。

「小七,你家附近可真安靜,奇怪的是地段明明不錯,卻一直沒有開發。」楊眉發問。

一路上過來發現周圍都保留著原始的建築,一點都沒有被新的建築所取代,和前面一段路的建築風格完全不同。

「這周圍的地皮都被我爹地買下了,聽說當年爹地本來是想要推平了周圍給媽咪建一個森林公園的。

後來也不知道怎麼的沒有建成,爹地也就放任不管了。」

兩人可以說得上是目瞪口呆,「什,什麼!你的意思是這周圍都是你家的?」

一個古堡還不算,周圍的地皮都是穆家的,這是什麼概念?在房價日益上漲的今天,穆七儼然就是地主家的千金大小姐。

「對呀,之前塵哥哥也問過我要不要在附近建立一些自己喜歡的建築物,我嫌麻煩就沒有弄。」

穆七絲毫不知道自己的每一句話對於普通人來說是怎樣可怕的存在。

區區幾十萬算什麼,穆七才是真的大戶人家!比高傳想象中還有錢。

可怕的是她明明家庭條件很好還不自知。

楊眉終於能理解為什麼開學第一天她一點菜就是一桌,人家這物資條件,就算每頓都那麼點也都很正常啊!

「你們怎麼了?」穆七見兩人的表情都是一副驚訝的模樣。

「小七,你家裡是有礦。」楊眉只得羨慕嫉妒恨的說了一句。

悍妻難寵 穆七一本正經道:「眉眉,你怎麼知道?我爹地在南非有很多礦山的。」

楊眉扎心了,某人不是在炫耀,每一句日常的話出來都是對她們小老百姓的一種巨大打擊。

虧得她之前還在想穆七的前途,人家哪裡需要什麼前途,她就坐在礦山上玩也夠用幾輩子了。

「小姐,這就是你的同學嗎?」琳達緩緩走來,她一眼就看到了高傳。

畢竟是跟在穆七身邊這麼久的人,她比穆塵還要緊張,穆七這才上學多久就和男同學這麼要好,穆塵會不會吃醋什麼的?

琳達有時候就很像是某些明星的CP粉,在她心裡穆七和穆塵才是一對,任何異性出現在兩人身邊都很可疑。

楊眉笑著介紹,「你好,我和小七是一個寢室的,我叫楊眉。」

這個落落大方,眼睛裡帶著笑意的女同學琳達很喜歡。

「我們家小姐多虧你照顧了,之前她回來就老提到你。」

楊眉撓頭嘿嘿一笑,「哪有,都是小七照顧我。」

琳達看向高傳,「這位也是小姐的同學嗎?」

高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得這個女人看他的時候帶著一種敵意。

他挺直了腰桿自我介紹,「我是小七的男朋友。」

這句話一出來直接炸了,琳達臉色大變,「什麼!!!男朋友?」

怎麼穆七剛去學校不久就有男朋友了,而且這麼大的事情這兩天她怎麼沒有告訴自己?

穆塵對學校的事情了如指掌,那他一定也知道了吧。

高傳愣了愣,「那個……不可以嗎?」

他沒想到自己說出這句話會讓人這麼驚訝,琳達當即就想脫口大罵,當然不可以,這世界上除了穆塵誰配得上穆七。

但她不能,畢竟這是穆七帶來的朋友,她不能不給穆七面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