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4 Views

他就剛纔提了一下農科院,可農科院裏,卻不都是研究糧食的。尤其……

Written by
banner

陳向東雖然有一項發明即將震驚世界,但是他如今,確確實實在普通人眼裏並沒知名到這種程度。

這點,他有自知之明。

…………………

周霜霜原本該驚訝的。

這一天時間,她見到了太多的熟悉的人,還都是曾經同處一個世界的,於她而言,每一次熟人之間的會面,都是很離奇又充滿疑問的。

最起碼,對她造成的衝擊一定是會疊加而來,如洶涌浪潮,心中疑惑永不停息。

但就連她自己都有些驚訝的是,這一刻,她的心情卻是十分寧靜的。

甚至是清醒又充滿理智。

接下來,她做出一件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

…………………

周霜霜從揹包裏掏出三粒比一般米粒更白胖一些的靈種,面對陳向東的疑惑眼神,攤開了手心。

這是從修真界帶回來的靈米,但是這種靈米吃起來,並不能增多很多的靈氣,只有微末一點罷了。

但由於產量很高,種植起來也簡單,所以在修真界,都是由普通人來種植的。大戶人家也會種植這個,讓自己的孩子從小食用,這樣可以讓他們的身體更好的接受靈氣,爲以後的開靈源和修煉做鋪墊。

如今,被後天養成收集癖的周霜霜帶了許多回來,本想用來給店裏打口碑的,可這會兒……

她將三粒種子向前遞了遞:“陳先生,這三枚種子跟咱們如今吃的很不一樣,希望您能好好研究,給您帶來一些新靈感。”

陳向東默默注視着她手上可憐兮兮的三粒有着特殊白胖外殼的奇怪稻米種,不由無語了。 老實說,那三粒種子白白胖胖,圓嘟嘟的,長的像稻種,卻還有着白到剔透的外殼,實在是種子界裏很有顏值的了。

可陳向東是誰?

他終日在實驗田和實驗室裏打轉轉,看待事物,早已學會透過現象看本質了。

周霜霜所給出的種子,就算再漂亮,他都看不到。

他所好奇的是——

“咦?這是什麼種子?我沒見過。”

說着,在周霜霜的目視下,動作溫柔的小心拈下一粒,另一隻手,就從羽絨服兜裏掏出了一個放大鏡——

白胖到近乎剔透的種子裏頭,甚至隱隱約約能看到細嫩的胚芽藏在裏頭,連外殼都是白茫茫一片——

“好怪的種子,我確實沒有見過。”他利索的承認。

………………

陳長青在一旁捂臉。

說了吃飯了,一轉眼又跟人家討論種子……真是,這纔是隱形的研究狂人。

不過,熟知自家兄弟秉性的他卻並沒有反駁。

反而是周霜霜利落的把那剩下的兩粒種子倒在陳向東的手心裏,然後後退一步——

“陳先生,希望我期待着的種子,也能給你帶來更好的靈感。”

此時此刻的她,完完全全已經淡定下來——“那麼,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她說完,直接從一旁走了過去。

看着周霜霜漸漸消失的背影,陳向東看了看掌心裏的種子,也不由沉默了。

——不知道爲什麼,明明這三粒種子看起來,明明更像是這學生閒極無聊時開的玩笑,但他的心中,卻沒來由的,十分信服。

這種感覺………

他搖了搖頭,掏出衣兜裏常年準備的塑封袋,將種子小心翼翼的裝好了。

…………………

周霜霜一邊往食堂裏走,一邊嘆口氣。

雖說剛纔的舉動,她確信自己是清醒的。但是……爲什麼會這麼衝動呢?

不應該啊!

她擡起手掌,看着掌心裏的開元通寶,嘀咕道:“是你嗎?”

突然間不顧一切的給出種子,甚至不考慮對方到底會不會把種子當回事,就這麼直接攔截人家……

“開元通寶,究竟想要做什麼?想表達什麼?”

陳伯倫,林侖,陸鋒,陳向東……

這一個個的,全部都是故人。

可這裏,她平平安安生長了十八年的地方,又爲什麼會在最近接連出現那麼多熟悉的面孔呢?

難道說……開元通寶着急了?

周霜霜咬咬牙:“到底會發生什麼,陸鋒今天想告訴我的,究竟是什麼?”

……………………

這種疑惑一直持續到她進入食堂。

天冷,大家都吃的快,這會兒已經要一點了,食堂裏的人並不是特別多,周霜霜才一進門,就看到正等着她的幾個人。

其中陸綿綿對她笑的矜持又含蓄,臉頰還帶着微微的粉紅……周霜霜此刻最怕見到這樣纏綿又溫柔的笑容——這會讓她不停想起宋悅。

但是,陸綿綿已經坐下來了,周霜霜思慮再三,最終還是坐了下去。

“霜霜!”

陳雪薇攥着手機,一臉的八卦——

“你可真是不回來則已,一回來就驚人啊!”

羣裏邊,經管霸王花周霜霜被同系女生宋悅告白的事,已經是轟轟烈烈人儘可知了。

周霜霜:……

……………………

她沒回答,看了看眼前的飯菜,勉強塞了一口進嘴——茄子好吃,魚也好吃,也不算太涼,很可以了。

大家看她如今的心情不甚美妙,玩笑說過也就罷了,最後還是轉移了話題。

“霜霜,你最近同時在修幾門課?”

陳雪薇慢條斯理的啜了一口湯,好奇的問道——

“不對,我應該問,你學了幾個專業了?”

提到這個周霜霜就頭痛——她學了幾個專業?

下午電子工程那邊還有一節課,原定中午一點半之後去農院收集一些信息,最後再去生物系那邊整合一下她的事業……

這都馬不停蹄了,偏偏碰到這種事…真是!

這會兒,周霜霜的心情完全不不好了。

………………

不行!

前妻求放過 提起這個,周霜霜飯也沒心情吃了。

此刻她將筷子擱在餐盤邊,細心的琢磨着——自己總要把時間安排好纔對。

不然這樣東一榔頭西一棒子,什麼也做不出來,什麼都做不了。

就像上午她所設想的關於肢體健康的人應用這種機械肢的事……

她應該先畫個概念圖紙出來,內裏中空設計,自己在慢慢的設想和修改。

機械肢已經有了成品,在原有基礎參數上做些調整,摩爾中軸的內感應芯外遷到其他地方,哪怕手臂做的蠢笨粗壯些,可只要能將人的手臂套進去,那就算成功一半了。

後續的,就是複雜的演算和設計了。

想起這個,周霜霜就有些激動。

…………………

她一激動就忍不住捏了捏拳頭,這會兒掌心裏的開元通寶又重新被她想了起來,思維想要專心致志的銜接上,最忌諱的就是打斷……

可她有開元通寶,這東西半點沒規律,想起來就把她送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跑到別的地方去……

說實在的,在那個世界,如果有時間學習還好,如果沒時間學習,每次回來她都要懵逼好久,才能想起對方究竟是誰。

明明真要算起來,她在那些世界呆得時間並不算長,最起碼不會長到連熟悉的人的面孔都記不清了?

她真怕自己到最後精神分裂,再分不清楚現實和那些世界了。

……………

真是,想想就覺得頭大。

周霜霜換了個思路。

還是想想機械肢吧!

想想我大天朝,到時候若是閱兵典禮,呼啦啦空中齊梭梭一排機甲,在烈日的照耀下,機甲上泛出冷灰色的金屬光澤……光是想想都讓人覺得熱血澎湃好嗎?!

她一時激動,拿着筷子就開始在桌面上擺盤了。

這份魔怔的舉動,看的陳雪薇陸綿綿等人連連嘆氣。

但是,沒辦法呀!周霜霜的努力,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他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筷子也貢獻出來。

………………

說實在的,周霜霜對軍事方面並不怎麼敏感,若非如此,也不會直到現在纔想起這個問題……

但是令人絕望的是,她仔細將自己未來的時間算了算,發現根本沒有功夫,同時研究這些。

——她所學的那些知識裏,必定有些要做出取捨的。 說來說去,還是時間的問題。

周霜霜嘆口氣,不再想這些,索性拿筷子在桌子上比比劃劃,構思着機械肢的新想法。 囂張小王妃 碰到關鍵點還知道夾個蔥花來重點標記一下……不多會兒,餐桌上就已經亂七八糟了。

說實在的,筷子勺子蔥花香菜和薑片拼出來的一堆東西,沒有人會慧眼識珠看出什麼驚人的構思來,只有……

“同學,你怎麼這麼沒素質啊!”

周霜霜擡起頭來,食堂的清潔大媽一手拎着桶,一手拿着抹布,痛心疾首的看着她。

周霜霜猛然醒悟過來,瞬間臉頰羞紅——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這就收拾!”

她拿出紙巾,想要把桌上的東西都清理乾淨,又被大媽攔住——“好了好了,我有抹布呢,用什麼紙巾,浪費!”

她三兩下把周霜霜剛纔的靈感具現圖給收拾的乾乾淨淨,周霜霜看着她麻溜的背影,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

開元通寶她已經試過無數次,在它不情願的情況下,自己是沒有主動權的。

她回不到自己曾經去過的世界,也沒辦法藉由空間來完成自己的學習計劃——空間就只是空間,雖然東西很多,似乎也能原樣維持狀態,但是她一旦進入,時間就會重新跟外界同步。

在裏邊學習,跟現實中是一模一樣的。

所以……

周霜霜權衡利弊,發現在如今她已知的情況下,自己學的這些……反而是作爲自己專業的經管系,最沒用啊……

阿西吧……

o(╯□╰)o

她鬱悶了。

………………

農院那邊關於種植,植物習性等課程,她學起來還是很有用的。

最起碼經歷的這些世界,都是離不開吃的。

生物和化學兩個系,生物系的佔比要小一些,但是和化學系的綜合起來,還是能起到大用的——比如修真世界,關於植物和煉丹的奇思妙想,就是來源於這裏。

最後,是機械電子工程和物理系。

物理系的話,周霜霜暫時還只在學力學,感覺對她對於機械肢的設計和應用,確實是有幫助的。

……………

至於機械電子工程……

這個不用說,這個是對她幫助最大的。

周霜霜雖然在星環城學了關於機械肢的所有知識點,但是除了關鍵點,其他地方,因爲時間的關係,並沒有太過精深。

她之前對這個半點基礎都沒有,若非林侖本身就是天才,周霜霜也不笨,那麼就算他再怎麼因材施教,恐怕也很難在短短几個月,就把人調教成這個樣子。

而對於嚴重欠缺基礎知識的周霜霜來說,閱微大學相對於常人而言略艱深的機械電子工程課程,恰恰好是非常合適的。

最後,就是她所在的經管系。

emmmm……

周霜霜痛苦的發現——原來自己的專業,面對開元通寶,真的一點點用處都沒有啊!

怎麼辦?

她糾結的想:難不成自己真的要轉院系?

想想自己最開始拒絕楊青教授的鐵口,真的是……

………………

不,經管系還是有用的。

只不過她還沒有學到位罷了。

目前,周霜霜手上最大,也是最主要的,就是跟軍方和龍騰集團同時合作的機械肢項目。

目前項目已經成熟,進入了最終宣傳階段,最遲下個星期,就該與大衆面世了。

而軍方,雖然效率很高,人才衆多,但是鑑於他們獲得的可調控版本還需要一定時間適應,進度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快……但儘管如此,進入最後適應期的時間,恐怕也就這一兩天了。

其次,是由生物系的沈升師兄,以及化學系的徐天戈共同參與的護膚品項目,目前也已經趨於成熟,最終市場審覈最遲一個月,而宣傳,同樣也是這幾天。

最後,就是自己衝動之下開的星環工作室,那被自己打的服服帖帖的弟兄幾個,如今仍在兢兢業業販賣每天限購的VR眼鏡。

另外,還有自己偶爾旁聽的古漢語……聽課其實對她作用不大,她想做的,是每天課後堵教授,然後藉着跟教授溝通的機會,把靈篆書跟對方提一提……

她雖然學了很多,但是某些靈法上生僻的詞句,還是很難理解的。

——沒辦法,不是萬人迷,教授們每天忙的要死,想要儘快得出成果,只能不停刷印象分了。

好學生的人設,還是不能丟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