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06 Views

被收拾一頓,慘兮兮的模樣,同樣是無法接受的。

Written by
banner

索性,不如老實一點的好。

「乖,孺子可教也,這樣多好,也不同被收拾一頓。」崔慶很是滿意,隨意的探查了一番,更是滿意了。

果然是有錢的主,這須彌戒指中寶物不少,仙晶也有著數千塊。

「不錯,還算是滿意,這次小爺就不殺你們了,以後再搶劫的話,長點心吧,眼睛放亮點,就你們這點實力,還敢打劫我們?還真是作死,這就是一次教訓了,趕緊滾吧!」崔慶一邊教訓著,一邊大手一揮,讓他們滾了。

隨即,林楠也不多說,跟著崔慶一起,一飛衝天,眨眼間便失去了蹤跡。 旁邊幾個從頭到腳都是一線大牌打扮的年輕女子,用手蓋著嘴巴小聲交談。

「這個張宇軒本人長的還不賴嘛。」

眼底泛著光亮的女人,抱著胳膊擺著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只不過是一個張宇軒而已。」

坐在一旁的女人,拽住那個對張宇軒不屑一顧的女人胳膊,「姍姍,你爸現在不是調到飛躍做總裁了嗎,那個張宇軒聽說馬上就要簽到飛躍了,到時在某種程度上說,你也是張宇軒的金主了。」

「我還以為那個仇公子要自己出任集團總裁,沒想到新任總裁是你爸,姍姍啊,能跟你做朋友,真是我們的榮幸,以後,你可得多多關照我們。」

在這幾個閨蜜當中,地位最低的她,隨著父親的升職雖不能跟那些出身名門的千金小姐比,但多少,在某些場合下,也算是平起平坐了,正在享受被人羨慕的郭姍姍,閉上眼睛靠在座椅上,「你們兩個就少在這裡笑話我了,不過呢,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使喚,我啊,哪裡敢不照做。」

坐在郭姍姍兩邊的人互相對視一眼后,眼裡閃過一抹笑意。

找到位置坐下的張宇軒,在經紀人跟助理坐過來替他擋住一些人的視線后,一改臉上的笑容,馬上拉下臉翻了無數個白眼,抱著胳膊湊到經紀人旁邊,語氣不爽問了句,「你沒搞錯吧,十幾個小時,你讓我坐商務艙?」

「只能訂到商務艙……」她也知道頭等艙舒服,誰讓張宇軒面子不夠大,搬出來都弄不到頭等艙的一張票。

沒等蘭英的話說完,張宇軒臉上掛著一抹質疑和譏諷蘭英辦事能力的笑容反問一句,「什麼叫只能訂到商務艙?」

剛開始帶張宇軒的時候,張宇軒還沒成頂流,那個時候,可是一口一個英姐,她一聲咳嗽,張宇軒半夜就給她送葯,現在是火了,人也跟著飄了,對她哪還有什麼客氣可言,要不是張宇軒還佔據著主要的流量,能給公司和她賺錢,她才懶得伺候張宇軒這個沒演技演什麼都一個表情的花瓶!

「我已經找了航空公司做高層的朋友了解,對方說,頭等艙被他們老闆用來接待重要的客人。」

被蘭英的一句話堵得啞口無言的張宇軒,不願意接受在這架飛機上有人比自己還大牌,冷哼一聲后,就把脾氣發泄到其他地方,「那幾個人的聲音,簡直就是吵死人了,也不知道這些無腦的蠢貨追到這裡來,在登機口大喊大叫會不會壞了我的形象。」

蘭英眼神謹慎看了眼前排跟這裡的距離,壓低聲音提醒一句,「在這種公共場合,你就不要說這些話了,頭等艙被包了,不少人只能擠商務艙,要是讓人聽見你嫌棄粉絲的這些話……」

「我說英姐,我是誰?」張宇軒笑著反問一句,手抵在胸膛,在蘭英被他氣到臉黑時,張宇軒又接了句,「我可是張宇軒,流量的扛把子,票房的保證張宇軒,你以為她們會為了我這幾句話就不喜歡我了?」

可能是最近那個白一近已經初試鋒芒,搶走了一些人氣,不然張宇軒的情緒不會那麼暴躁,她現在是一句話都不能多說,不然張宇軒沉不住氣再多在這裡抱怨幾句,萬一被誰聽見傳出去,那就等於拱手把機會讓給白一近了。

餘光注意到走來的人,張宇軒秒變臉,笑的一臉燦爛看著過來的空姐。

「您好,飛機即將起飛,請扣好安全帶……」

張宇軒全程笑臉點頭,空姐走後,氣惱的張宇軒胡亂扯下口罩,戴上墨鏡抱著胳膊靠在一邊睡覺。

飛機起飛爬升到一定高度,進入巡航,艙內開始提供服務,心裡煩躁的張宇軒睡不著,取下墨鏡,起身去洗手間。

蘭英注意到張宇軒的動靜,立刻叫醒旁邊的助理去看著張宇軒。

因為候機時,喝水喝的太多,憋不住,助理盯著那扇剛拉上的門,他快點應該沒問題……

助理的門剛關上,張宇軒就從洗手間出來和孫靜正面相逢。

「軒哥。」女人羞答答沖著張宇軒點了點頭。

周圍只有他們兩人,前面又沒人過來,張宇軒也跟著放鬆起來,「叫我宇軒吧。」

看到張宇軒那麼沒架子,又平易近人,還知道她的名字,女人害羞的時候,聲音里多了幾分撒嬌,「不好吧,讓你那些迷妹聽見了,還不得宰了我。」

聽到對面的洗手間傳來聲音,打算離開的張宇軒想到什麼,順口問了句,「頭等艙是你們老闆的什麼客人?」

「你不知……」想起她表姐的叮囑,孫靜沒有接著說下去。

不知?是問他為什麼不知道?張宇軒往前走了幾步。

看到接近自己的張宇軒,那張帥氣的臉,讓孫靜幾乎有點喘不過氣來,一直退到後背靠在擋板上才停下,「我,我真的不……」

單手抵在孫靜耳邊的張宇軒,咬著唇,眼神失望,「我以為我們之間沒有秘密,原來,你跟那些人一樣,都把我當做那種為了利益出賣朋友的人,所以對我有所隱瞞。」

張宇軒的話,讓孫靜急的解釋一句,「不是這樣的,是我不能說,我們的工作,得保護客人的隱私,特別是我們老闆的朋友,要是傳出去……」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深呼吸一口氣的張宇軒,收回手往後退時,語氣失落,「你是怕我不守信用,那就算了,當我沒說過。」

她依靠自己的努力,總算是調到商務艙,本想找機會改變自己,現在機會就擺在眼前,她不能錯過了,孫靜立刻出聲說道,「是白一近。」

「誰?」不可能吧,白一近是這個航空公司老闆的客人?這個老闆為了接待白一近還包下整個頭等艙?「你在跟我開玩笑?」

說話的孫靜瞥了眼旁邊關著門的洗手間,「我怎麼會騙你,我表姐就負責頭等艙,她跟我說的,白一近喝醉了,上飛機的時候,連路都走不了,還是幾個人抬著上來的。」

白一近,那個大家都說會取代他的新頂流?

簡直就是笑話,這不,馬上就要淪落到他手上了。

想著事的張宇軒看了眼旁邊一直望著自己,像是有什麼話要說的孫靜,「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你說?」

「幫我拍幾張白一近的照片。」

「不行,我……」

張宇軒比了一個噓,把人拉到一邊,「只要你幫我這個忙,我會報答你的。」

「白一近可是我們老闆的朋友,我們老闆要知道我做了這些事情,不會放過我的。」她是想通過張宇軒改變命運,可是她不敢再賭下去。

「頭等艙還有其他人吧。」

孫靜點了點頭。

「那就是了,誰知道是你拍的,況且,這些照片,我也不是要用來做什麼,就算是出了事,咱們倆是一條船上的,我會供出你?」看到孫靜眼中流露出猶豫,張宇軒繼續說道,「我也不逼你。」

在旁邊的洗手間傳來開門的聲音時,張宇軒立刻提步離開。

中尉,立正稍息! 看到人走了,孫靜跟了幾步,正好遇到從洗手間出來的助理,孫靜馬上揚起一抹笑容,「你好。」

「你好。」助理看了眼旁邊沒人的洗手間,難道張宇軒已經回去了?

助理走後,只剩下一人的孫靜,心裡特別猶豫。

她知道,張宇軒叫她拍那些照片,肯定是想用來做什麼,她就是怕出了事連累到自己,回到商務艙的孫靜,立刻被人叫去清理地上灑了一地的髒東西。

孫靜戴上手套,因為穿著裙子,彎腰蹲著都不方便,只能跪在地上清理地毯。

在她低著頭清理東西時,頭頂傳來郭姍姍幾人聊天的聲音,在她們的聊天之中,不時有幾句言語嘲諷她職業卑微,正是那源源不斷刺激她的話,讓孫靜下定決定用白一近的照片做籌碼跟張宇軒做交易……

回到位置的張宇軒,剛坐下,旁邊的蘭英看到只有張宇軒一人,就問了句,「你怎麼去了那麼久?」

「……」張宇軒沒有理會蘭英,看向窗外時,嘴角掛起一抹愉悅的笑容。

這事要成不了,就算是孫靜把這件事說出去,他也不怕,反正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他說過這些話,到時他完全可以把責任推到孫靜身上。

如果成了,白一近這傢伙,就註定要一塌糊塗了,還什麼下一屆頂流,開玩笑,他張宇軒的位置,是這些小嘍啰能撼動的?

笑著的張宇軒,忽然想到什麼,對比了一下自己跟白一近現在的待遇,心裡頓時不平衡。

這個白一近,長得沒他好看,年齡又比他大,還是三流小網劇出身的,憑什麼拍了幾部小網劇,就能混到那麼多好資源,還把他兩個一線品牌的資源搶了,越想心裡越不平衡的張宇軒用力握緊自己的拳頭。

……

早上六點就被窗外的兒歌吵醒的紀澌鈞,皺著眉往窗邊走去。

窗戶剛打開,那陣響亮的聲音直面撲來。

「一隻小青蛙……」

陪著木小寶在做晨運的費亦行,看到樓上開窗的紀澌鈞,正要打招呼,就看到紀澌鈞用手比劃,讓他關音樂。

木小寶才不怕紀澌鈞,紀澌鈞叫費亦行關音樂,木小寶就打開隨身小音箱。

也就只有寶少爺才敢跟紀總對著干,頭痛的費亦行,提心弔膽熬過早餐,再開車送著人去幼兒園,直到他家寶少爺進了幼兒園的門口,費亦行才鬆了口氣。

路過的梁棟跟他們打了招呼就追上木小寶。

木兮回過頭看了眼紀澌鈞複雜的表情,她怎麼覺得她家紀先生,在家呆著比上班還累?

果然,他說的沒錯,如果他是這臭小子的老子,真的會短命幾十年,天天被變著法子折磨。

上車后,木兮沒有吵紀澌鈞,讓他睡一會,到了醫院才叫醒紀澌鈞,生怕紀澌鈞改變主意的木兮,一路上抱著紀澌鈞的胳膊,連拖帶拽把人拉進電梯,直到進了喬隱的病房,木兮才鬆了口氣。

費亦行和喬隱打了招呼就出來在外面等著,想起隔壁的某人,費亦行挪動腳步。

抱著胳膊的費亦行,來到窗邊,看到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紀優陽,就在他笑著的時候,一旁的傳聲器,突然傳出聲音,「是不是我二哥來了?」

他還以為紀優陽死了,沒想到還活著呢,說話的力氣聽起來恢復不錯。

費亦行以為紀優陽沒看見他,也不想理會在裝瘋賣傻的紀優陽,費亦行正要回隔壁房間繼續守著就被人叫住。

「小狼狗……」

每個人聽見他的別名,都由心底生出畏懼,毛骨悚然,不敢靠近他,唯獨到了紀優陽嘴裡,就多了那幾味變得不清不楚的氣息。 所以,換句話說,秦峰應該是非常確信這件事了,所以才敢完全配合自己。

想到這些,于慧敏的心裡也不是滋味,她也想相信,可到底是不敢,有所保留。

秦未央也不知道,于慧敏到底是怎麼了。

于慧敏這個態度,著實讓她很煩躁,但是,煩躁一會也就算了。

畢竟,這件事情不足以讓她太頭疼。

秦未央起身,剛想上樓,看到于慧敏居然給自己發了一條消息。

于慧敏:夭夭,明天股東大會,你小心秦峰,他到底是長輩,懂得比你多,他今天可能也購買了一些散戶手裡的股份,你儘力而為就好!

秦夭夭看著這條消息,心裡更複雜了,她越發的捉摸不透,于慧敏的想法。

既然她能開口提醒自己,堤防秦峰的所作所為,那就說明,她心裡還是向著自己的。

可是,她言語間的試探,以及一些挑戰秦未央底線的話,讓她越發的糊塗了。

她這到底是在做什麼呢?

秦未央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索性跟路彥昭道了晚安之後,蒙頭就睡了。

特種兵之變種人 反正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她把自己該做的做了就行。

第二天早上,秦未央起床下樓,于慧敏就在樓下坐著。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只要看見於慧敏坐在客廳,秦未央心裡,就沒來由的不舒服,總覺得她們倆這個樣子,像是要吵架一樣。

她盯著于慧敏看了半天,最終無奈的嘆口氣:"媽,我先去盛世集團一趟,等到快十點的時候,我再去眾城!"

于慧敏抬頭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淡然:"你隨意就好,看你時間!"

于慧敏這種不冷不熱的態度,倒是弄得秦未央心裡憋屈的慌。

她皺了皺眉,最終還是沒說什麼,連早飯都沒吃,直接去公司了。

她當然不知道,于慧敏糾結了一夜,晚上連覺都沒有睡好。

盛寵:流氓總裁快住手 她左思右想了半天,最終覺得,還是先等親子鑒定結果出來再說,只有她看到結果,她才能知道,她應該相信誰。

秦未央對於她這些想法,根本一無所知。

她到了公司之後,就開始跟路彥昭聊關於股東大會的事情,等到時間差不多了,他們才從盛世集團前往眾城集團。

九點四十多,眾城集團頂樓會議室里,已經有大部分的股東,陸陸續續到場了。

等到九點五十的時候,秦峰才不緊不慢的走進來,坐在了中間的主位上。

眾人看見秦峰,立馬開口跟他打招呼。

雖然知道,女兒要搶爹的位置,可是到底秦夭夭在他們眼裡,太年輕了,壓根不成氣候。

總裁大人好眼熟 所以,這些股東,基本全都是向著秦峰的。

當然了,這也有秦峰之前就跟他們走動的關係。

看到秦峰坐下來,眾人就開始給他寬心了。

"秦兄,我聽說你昨天又收購了不少的散股,現在你手裡的股份,應該占集團總股份的百分之三十了吧!"

秦峰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點了點頭:"的確是百分之三十,只不過,跟那個不孝女爭一爭,應該是沒問題的!"

立馬有人附和:"那是肯定的,秦兄你手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再加上我們大家的,肯定能超過秦小姐手裡的股份,她雖然手裡有百分是三十二的股份,可是,沒有我們這些叔叔伯伯的支持,她這些股份,也成不了氣候!"

"說的是,股份最多,不代表就能管理公司,最起碼得持股超過百分十五十的股東同意,她才能坐上董事長的位置,對公司有絕對的決策權,現在的小孩子,說到底還是太嫩了,以為找個人幫自己收購一些股份,就能把一家公司拿捏在手裡!"

"只不過,這也算是虎父無犬女啊,秦兄這般厲害,秦小姐才能一口氣收購這麼多的股份,我們家那臭小子,要是有秦小姐一半的魄力,我就省心多了!"

"誰說不是呢,這說到底,還是要歸功於秦兄呢,秦兄,你就儘管放心吧,我們這些老東西,都會全力支持你的,這個公司是我們這夥人打下來的江山,怎麼能輕易讓一個小丫頭拿來開玩笑呢!"

"話可不能這麼說啊,秦小姐好歹是秦兄的女兒,這一次的事情,她雖然是跟秦兄作對,初生牛犢不怕虎,可是,這也說明,她以後有魄力繼承公司,我們眾城集團後繼有人,大家應該高興才是,只不過當下,大家就當是小孩子玩鬧罷了,畢竟,秦兄還在這裡坐著呢,小孩子家家的,翻不起什麼浪花來!"

……聽著眾人的恭維,秦峰覺得自己都飄起來了。

他越發的確定,秦夭夭想把他趕下台,簡直是做夢,畢竟,有這麼多的好兄弟支持自己,秦夭夭能拉到這麼多的股東支持自己嗎?

她在這個公司沒有人脈,肯定不如自己這樣的影響力,自己的股份跟她差不了多少,就像是這些股東說的,她應該翻不起什麼浪花。

秦峰心裡唯一忐忑的就是,有百分十二五的股份,他這幾天居然查不到到底在誰手裡。

可是他堅信,這些股份,不可能在秦夭夭手裡,自家眾城集團雖然不是什麼大集團,但是,想要一口氣吞下超過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而且,以他所知,秦夭夭的手裡,也沒有那麼多的錢,秦夭夭現在手裡的股份,應該還是路彥昭之前暗自收購,然後轉給她的。

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 想到這些,秦峰越發的放心了,等到今天股東大會結束,他讓那個冒牌貨知道他的厲害,然後等到明天鑒定結果出來,讓于慧敏看看,她是怎麼被一個臭丫頭騙的團團轉,到時候,他們再一起找出真正的秦夭夭,這個冒牌貨,猖狂不了幾天的。

想到這些,秦峰的嘴角上揚,心情明顯好了不止一星半點。

各位股東拿著股權書,坐在下方,等著最大的持股人到場。

九點五十八了,秦未央還沒有到,這會已經有人不耐煩了。

"你說這一個女孩子,架子怎麼這麼大,還要我們一幫老東西在這裡等她,簡直不像話!"

"可不是,現在都快十點了,一點時間觀念也沒有,就這樣還想領導眾城集團,簡直就是個笑話!"

"要不說呢,現在的小孩子,就是天真,他們壓根不知道,工作跟他們想象中,完全不一樣,一個沒有時間觀念的人,誰以後還敢跟她合作!"

"要我說,今天的投票都不用了,大家都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支持一個小孩呢!"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秦峰心裡格外的舒服,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他就不信,那個冒牌貨頂著這樣的重壓,還能從自己手裡搶走眾城集團。

他正這樣想呢,突然,會議室的門被從外面打開。

秦未央和路彥昭,並肩走進來。

他們倆一進門,整個會議室一下子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

剛才還說沒有時間觀念,不支持小孩子等等的話題,就此打住。

尤其是看到秦未央身邊的路彥昭時,這些人恨不得打自己一嘴巴,他們就是再囂張,也不敢得罪路家的人。

只不過,他們之前是真的沒想到,這個秦夭夭,居然跟路彥昭有牽扯,也對,能把眾城百分之三十二的股份拿到手,哪裡會是什麼一般人呢!

所有的目光,落在秦未央和路彥昭身上,會議室里鴉雀無聲。

秦未央看了一眼,會議室的座位都坐滿了。

她勾唇笑的不明所以,拉著一把路彥昭:"路總,我們坐在那頭吧,也算是個主位,不至於辱沒了我們的身份!"

秦未央說的如此大膽,倒是叫會議室里的一些老傢伙,臉色變了又變。

但是,看到秦未央身邊的路彥昭,他們又把那些不爽的神情,收回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