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356 Views

「顏顏,要是我吐血或者昏迷了你不要緊張,也不要找救護車,打甄管家的電話,他知道怎麼辦的,記住一定不能打120。」

Written by
banner

蘇顏當時還覺得奇怪,以為顧柒是有什麼隱疾,為什麼不要找救護車這個是自己不太明白的。

既然她不然打那就一定有她的理由,蘇顏轉而撥打了甄管家的電話。

五分鐘甄管家就帶著人到了,「蘇小姐,謝謝你。」

「甄叔,小柒她沒事吧?霆兒說她說著話突然就吐血然後昏迷了。」

「蘇小姐請放心,這是我家小姐的老毛病了,只要卧床休息幾天就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可……她不讓找醫生,這真的沒有關係嗎?看著很嚇人。」

「我們家有專門的醫療人員,小姐的這種病就算去了醫院也沒辦法治療的,蘇小姐不用擔心,我先帶小姐回去了,等小姐病好會再登門致謝的。」

「好,那你們小心點,有什麼事情都可以給我打電話。」

「是,蘇小姐切勿把這件事外傳。」

「我知道了。」

蘇顏和司厲霆看著甄管家帶走顧柒和顧錦,司厲霆拽著蘇顏的褲腿,「媽咪,柒姨這是怎麼了?」

「沒事,柒姨就是太累需要睡一覺。」

「可是她吐血了,我好擔心她。」

「柒姨不會有事的,很快就會帶著小錦兒過來了。」

說是這麼說,蘇顏也擔心得不行,她從來不知道還有這樣一種病,又吐血又昏迷的,怎麼看都不簡單。

無奈人家對這件事三緘其口,她也不好強行追問。

顧柒這一次昏迷時間再次加長,司厲霆每天就在窗檯邊眼巴巴的看著樓下,想要再看到顧柒和顧錦。

等顧柒再次蘇醒已經是半個月以後,顧柒自己明顯都能感覺這次的沉睡時間比之前要長。

「我睡了多久?甄叔。」

「家主你總算醒了,這次你睡了足足半個月。」

「半個月,我竟然睡了這麼久。」顧柒神色暗淡。

「家主要不然我們回去吧,以前至少有先生的藥物控制,昏迷時間只在幾天內,現在你一次時間比一次長,這麼下去我真的很擔心你。」

「我沒事,不要通知他。」顧柒咬咬牙。

「可是家主,萬一哪一天你再次昏迷后不再醒來,我該怎麼給先生交代。」

「我的命是我自己的選擇,就算是死也是我的意願,你無需給任何人交代。

如果哪天我真的沒有呼吸了,你就將我葬在一處不知名的地方,不要告訴任何人。」

「家主……」

這個時候甄管家都有些懷疑了,「如果解藥只有錦兒小姐的血液,我們把錦兒小姐送回去,說不定先生有其它辦法,只取一部分血液不要危及小姐的命。」

「甄叔,不用說了,我心意已決。」

顧柒跳下床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看了看兩個孩子,半個月不見,孩子大了很多。

「我的小安南也長了一些。」

只是將顧錦和安南放在一起的時候會發現還是顧錦長得更快一點。

「安南小姐身子弱,還需要慢慢調理,不能出去見風。」

「沒事,孩子還小慢慢調理就是,那天我突然暈倒一定將蘇顏母子嚇到了吧。」

「是啊,平常人哪見過說暈就暈的,還好蘇小姐沒有打120。」

一旦她打了120,自己在醫院暴露就會很快引來穆南樞。

「這麼久沒見她們了,她肯定很擔心我,我洗個澡換身衣服帶孩子過去看看。」

「家主自己要小心身體。」

「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暈倒之後我精力都會很好,不要擔心。」

說是不擔心,她的情況這麼不穩定,誰又能真正不擔心呢?

顧柒自己像是沒心沒肺一樣,抱著孩子就去了蘇顏家。

還沒有按門鈴,就有人打開了門,司厲霆的小腦袋出現。

冷魅總裁,難拒絕 「柒姨,你沒事吧?那天你突然昏迷嚇死我了。」「我沒事,嚇著我們小霆霆了,這可心疼死我了。」顧柒伸手將他也抱了起來。 提起這位穆先生,絕對是傳說中的神話,大家從來沒有想過和這個神級人物產生什麼糾葛。

最不想招惹的人偏偏拐著彎的出現在他們的世界里。

「不可能吧,穿個唐裝難道就是穆先生了?他那樣的人物怎麼可能突然來我們這種小地方?」

「我也覺得不太可能,穆先生也不可能是同性戀。」

「這世上見過穆先生的人少之又少,只聽說他手段極其殘忍。」

「放心,哪有那麼巧合的事情?」

「就是,老大會想辦法將我們弄出來的,等我一出去就弄死那個小兔崽子。」

「對,弄死他。」

極品特工女皇 「要弄死誰?」一道雲淡風輕的聲音傳來,門口站了一人。

那人身著月牙白長袍,一頭墨發飄逸且搖曳。

換成其他任何人穿上這樣的衣服,你絕對會覺得非主流,變態。

偏偏男人身上淺淺的氣息,讓人覺得他穿這樣的衣服就是很配,彷彿是從畫裡面走出來的人。

長發飛揚,唐裝,盛世容顏。

除了那個男人還會有誰?

警察小心翼翼跟在他身邊,「穆先生,請問你還有什麼事嗎?」

穆先生?真的是他,牢房裡的每個人都懵了。

那位傳說級的大人物真的就出現在了他們眼前,他們是不是在做夢?

「開門。」穆南樞直到現在仍舊沒有太多的表情,神情淡然。

「先生,裡面臟,要是弄髒了你的衣服……」

穆南樞朝著小明看了一眼,小明嚇得魂飛魄散,趕緊打開了門。

「穆先生,久仰大名。」

「你就是傳說中的穆先生,久聞不如一見,能見你一面,真是三生有幸。」

大家都感覺到一種攝人都寒意,明明他還沒做什麼,連一個字都沒有說。

「誰弄傷她的腦袋?」穆南樞問了一句。

「穆先生,這是個誤會,我們不知道那小子是你的人。」

「是啊穆先生,我們老大是白虎,你就看在老大的面上,這件事……」

那人話沒有說完,穆南樞已經一腳將他踢翻在地,腳背狠狠的踩住了他的手指碾壓。

「罷了,你們動了她,一起付出代價吧。」他似乎嘆息了一聲。

明明踩著人嗷嗷直叫,偏偏他的臉上一片慈悲的表情。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穆先生從來不會親自動手,他要是動手,你會死得很慘。

當然這些小黃魚是不知道的。

小明都懵了,「穆先生,你不能這樣,你不要讓我難做。」

穆南樞一記冷眼掃來,「我這是幫你們逼供。」

雖說一般都是採用壓力逼迫法,但還是有一些罪大惡極的人又囂張又跋扈。

在監控看不到的範圍,這種人會被狠狠的修理一頓。

小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才上任就遇上這樣的事情,得罪穆先生?他可不敢。

算了,反正這些都是罪大惡極的地痞流氓,平時無惡不作,活該。

他還主動讓人關了監控,在外面給穆南樞放風。

到拘留所來打人的,他是第一個。

昨晚被顧柒狠揍一頓的大家,穆南樞的拳頭更狠,每一個拳頭都是狠狠砸下。

一開始大家還不敢動他,等被打紅了眼睛,誰還顧及那麼多。

一起上還沒有碰到穆南樞半根手指頭就被揍飛。

小明聽到很多聲骨頭脆裂到聲音,這個穆先生出手真狠。

不過小明也有些好奇,都說這位爺是道上的人物。

我有一個可成長的世界 可今天他一個電話,局長都得恭恭敬敬。

打黑除惡這麼厲害,局長怎麼都不可能見著他就像是老鼠見到貓。

只有一個可能,這人的身份是個謎,有可能他真正的職位比自己老大還要厲害。

穆先生,究竟是黑是白?

他出手果斷,顯然是練家子出身,一會兒的時間裡面的人都被揍得爬不起來。

裡面猶如人間煉獄,到處都是血跡。

而他,仍舊一襲白袍優雅走出,除了白袍上濺上幾抹血跡。

在他的白袍上猶如雪地梅花開放,多了一些血色更耀眼。

他用方巾擦拭著自己的手指,於他而言,就像是剛剛吃完了一頓飯那麼簡單。

「準備死刑的流程。」他輕輕道,聲音很好聽。

「啊?穆先生,這幾人只是鬥毆,還判不了死刑。」

穆南樞沒有解釋,揚長而去。

一個小時以後,警局就收到了匿名檢舉信,裡面清楚的記載著那些人的罪行。

不僅如此,過了一會兒,連認證都來了。

有的控訴他們強姦了自己的女兒,有的控訴被搶劫。

人證物證全在,不是無期就是死刑。

小明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惹誰都不要惹這位爺,實在太厲害了。

大宅。

「穆先生,顧小姐頭部被利器敲擊,有些輕微的腦震蕩。

她身上有八處傷口,分別在手和腳,一條腿骨裂。

不過好在都不是致命的傷,慢慢調養,她還年輕,很快就會好起來。」

穆南樞點頭,緩緩走進了屋中。

傾世暖婚:首席億萬追妻 顧柒還沒有醒,顧浣在給她擦洗臉上的血跡。

「穆先生,你一定要給小姐報仇,究竟是什麼人下這麼毒的手?」

穆南樞接過她手中的毛巾,擦拭著顧柒的血。

見他不說話,顧浣也不敢說什麼。

阿旺在地上一跪,「請先生責罰,我沒有保護好顧小姐。」

穆南樞溫柔的看著顧柒,這個小壞蛋平時睡覺一點都不老實,如今倒是老實下來了。

一點點將她的血跡擦乾,小臉還有些腫。

「八十鞭刑,暴室三日,手腳不要傷了。」

「是,先生。」

顧柒身上有八處傷口,阿旺就要十倍償還,這是作為他沒有帶回顧柒的刑罰。

傲嬌總裁求放過 如果他不是穆南樞身邊的心腹,就不止這個懲罰。

阿旺自己去領罰了,臉上一片坦蕩。

顧浣看了他一眼,這個流氓被罰,她一定要去看看以消心頭之恨。

執行的是阿才,別人要是打得太淺,穆南樞那裡是過不了關的。

要是打得太重,阿旺豈不是要完,這個分寸只能他來給。

一開始鞭子落在阿旺身上的時候,顧浣還覺得挺給力的。

對於這樣的流氓就該這樣,讓他好好長長記性。

當身上的鞭痕越來越多,阿旺還是跪著一言不發,默默承受著。

他的背已經皮開肉綻,顧浣有些於心不忍。

「那個……阿才哥哥,都打了這麼多鞭子了,是不是可以不打了?」

「還有三十。」

「反正先生也不在,你就說打完了唄,他背都沒有一塊好肉。」

阿才看了顧浣一眼,「我可不敢欺瞞先生,怎麼,你心疼了?」

「我怎麼會心疼,他這樣的流氓打死才好。」

「還有二十九,我數著呢,一鞭不會多,一鞭不會少,打完他也不能離開,需要在這裡不吃不喝呆上三天。」

「這太殘忍了吧。」顧浣想想就覺得可怕。

「殘忍?先生沒有讓人在他傷口撒鹽,或者撒蜂蜜,這就是很仁慈了。

你剛來不習慣,慢慢你就會習慣了。」

顧浣咬著唇:「可他是先生信任的人,他那時候都醉了,也不能全怪他。」

「先生只看過錯,不看緣由,還好顧小姐沒有太大的傷害,否則阿旺就真的完了。」

顧浣忍不住道:「他是不是人啊,也太過分了。」

「浣熊,不許胡說,本來就是我的錯,不可辱罵先生。」

到了這個份上阿旺還在給穆南樞說話,顧浣氣得跺腳。

「你才是浣熊,你全家都是浣熊!!」

說完她氣呼呼的跑走。

阿才忍不住笑了笑:「我可不是浣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