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6 Views

但是就此事,那法界長老上前,一個刀山決打中了朱允炆,朱允炆痛呼聲,說:“戴身上,我幫你念咒。”

Written by
banner

我忙嗯將它戴在了身上,朱允炆隨後並指唸咒,那玉佩開始發出瑩瑩之光,瞬間覆蓋了我的全身。

“天罡戰氣?”那法界長老愣了下,身上也爆出了天罡戰氣。

朱允炆卻笑了笑:“比得過皇覺寺百年的參拜嗎?陳浩,替朕收斬了他。”

我恩了聲,手持短刀,等他過來,倏地就揮了過去。

他的速度很慢,我一刀就削掉了他半個腦袋。

而此時,張家家主也運用起了龍鱗。

朱允炆一愣:“糟了,忘記真正龍鱗在他身上,被他學去了。”

(本章完) 當張家家主身上的龍鱗開始顯現神威,即便距離將近十幾米,我們也都感受到了張家家主身上的那份不小的迫人氣勢。

轟然一掌。

張家家主棄刀化掌,打向了陳文胸口,陳文順勢倒飛了過來,直接落在了我們前面,站起身來看向我們前面的這個法界長老。

冷聲一笑:“上次放過了你,沒想到你還來尋死。”

陳文在很久之前就和道門法界其他的三脈發生過沖突,那一次以陳文大敗其他三脈作爲結果,但是這次明顯不一樣了。

“有張家主在這裏,是誰尋死。”這長老大喊。

不過話音剛落,陳文手起刀落,這長老就已經身首異處了,血飈出來,流了一地,死不瞑目,但是他們這種人,死後可以理立即化作鬼魂。

陳文沒有給他機會,只在瞬間,就將他的魂魄也滅了個乾乾淨淨。

而這時,張家家主躍身一刀落下,刀鋒閃過,寒光四溢。

我見後大驚,咔擦一刀上去。

張家家主力度太大,竟然將我手中短刀給砍成了兩段,我也被這股力打得連連後退,朱允炆在我身後伸手扶住了我,這才穩定下來。

“即便你用的不是真正的龍鱗,短時間其中釋放的能量還不會弱於他。”朱允炆冷聲說道,而後轉頭一喊,“給寡人拿把刀來。”

“是,聖上。”一馬上將軍應道,馬上將他手上的刀丟了過來,朱允炆接過了刀,遞給了我,“這把刀乃是羽林軍校尉征戰一生的佩刀,隨着校尉鬼魂同存,只要校尉不死,這把刀就不滅,現在這把刀給你,帶着朕的旨意,殺掉他。”

我接過刀:“好!”

朱允炆眉頭一皺:“你應該說是。”

是個屁,我可沒把他當過皇帝。

我提刀上去,朱允炆衝着跟隨他的那些鬼兵喊道:“給朕加把勁,殺掉這些陰兵。”

“是!”

這些鬼兵齊聲應道,他們是正規的征戰軍隊,一生中戰鬥無數,即便陰兵是沒有感情的殺戮機器,但是對上這些人,也是一個大難題。

而烏鴉和那些行屍,死死拖住了那些道士們。

陳文正要上前,我對他說道:“你先把身上的傷處理一下,我撐會兒。”

“好。”陳文點頭。

當我提着這把鬼刀上前,張家家主面色凝重說道:“看在張嫣的份上,我還可以給你一次機會,現在丟掉手裏的刀,到我身邊,我可以讓你不對陳文動手,但是你至少不要站在我的對立面上。”

“你對他動手,就等於是站在了我的對立面上。”我說道



張家家主臉色驟然大變,擡手便是一掌蓋了下來,這不知道是道門什麼法術,沒見他用半點掐印、唸咒的步驟,竟然就直接施展了出來。

滔天的陰氣如瀑布落下,我仰面看去,咻地一刀,將它劈開了。

而回過神來,張家家主竟然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法術、武術,你跟我都不是一個等級的,放棄吧。”

咣噹!

張家家主血泣刀落下,我被打了出去,手中刀被劈砍成了兩半,但是迅速地重新生長了起來。

“果然是不死不滅。”我大喜。

朱允炆在旁邊哼哼笑了笑:“這樣不是他的對手,用玉佩中的力量吧。”

不管是龍鱗還是玉佩,都是在皇覺寺供奉了百年之久,其中蘊含了無數佛法的力量,龍鱗雖然要來的要長久一些,但是短時間,還是可以達到平衡的。

“受諸皇瞻仰的力量,融合入無盡的佛法,今太祖之孫朱允炆禱告,重新覺醒吧。”朱允炆在旁邊念道。

玉佩中氣息驟然變化,皇覺寺乃是朱元璋曾經呆過的地方,經受了皇氣的洗禮,再加上皇覺寺之後爲天下第一寺,佛法正宗之地,其中供奉百年的寶物,這兩樣東西都兼具了。

就好似被鬼神上身了似,佛法和皇氣瞬間就席捲到了我的身上。

而張家家主雖然拿到了龍鱗,但是也只能借用其中很小一部分力量而已,看着我身上力量,有些詫異,迅速後退。

“哈哈,龍鱗乃是我皇家之物,豈是你這低賤的平民可以動用可窺視的。”朱允炆在旁邊哈哈笑道。

我見時機已到,迅速上前:“就是現在!”

這些東西加諸在我身上,不管是法術還是力量都提高了,一手揮刀下去,一手於虛空中舞動,刀鋒落下,張家家主胸口多出一條見骨的傷口,而另外一手上的刀山決落下,直接將張家家主打得口吐鮮血。

張家家主站穩腳步,眼神冷冽看着我:“還好你沒有歸入我張家,因爲即便你歸入了我,只要動了張嫣的人,都得死。這世上沒有人能配得上她,讓我將你骯髒的雙手砍下來,掛在陳家村的門口。”

說完再次上前來,我眉頭一皺,與他刀鋒相對。

但是這一次張家家主力量陡增:“即便沒有龍鱗的力量,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我手裏的刀再次碎裂開來。

而陳文這次也站了起來,我身上玉佩的力量已經開始漸漸減弱了,陳文將我拉住,接過了我手裏的刀,與張家家主針鋒相對。

“也好,我真正想殺的,本來就是你。”張家家主說道。

陳文卻說:“我自覺對不起你,所以一直不想跟你動手,但是你一再逼迫,可就不怪我了。”

“狂妄自大。”張家家主冷聲道。

不過話音落下,陳文的刀已經落在了他的脖子上:“我要是真正想殺你的話,你早就死了,看在張嫣的份上,我再放過你一次。”

陳文說完,手裏的刀在張家家主身上留下了兩條交叉的傷口:“一刀爲王琳琳,一刀爲其他人。”

張家家主咬牙切齒,不過卻轉身離開了。

“別放虎歸山。”我見張家家主要走,追了上去。

陳文說:“終歸是我對不起他,再饒他一次。”

“這種人是永遠不會知道悔改的,即便他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也很有可能死在他的手上,我認爲現在殺了他更好。”我說。

陳文卻笑了,拍了我後腦勺一下:“臭小子可以呀,以前不見你殺雞,現在還逼着我去殺人是吧,那是張嫣的親兄長,至少在我看來,他是最疼愛張嫣的人,去,你去殺了他。”

陳文把刀塞給我,我嘿嘿笑了:“我這不是擔心他以後會害你嘛,既然你不怕,那就算了。”

張家家主到了爭鬥的鬼魂羣以及烏鴉羣那裏,手一揮:“停手。”

陰兵和那些道士全都停手,張家家主轉頭說:“陳文,陳浩,今生今世,張家與你們二人勢不兩立,不殺你們,我死不瞑目。”

陳文微微一笑。

張家家主到王琳琳旁邊,拉着王琳琳就要離開,我大驚:“住手。”

陳文對我搖搖頭。

“這都不管?”我很難理解了。

“別追,你我現在都還不是他的對手。”陳文面色有些艱難。

“不行,決不能讓他帶走王琳琳。”我說。

陳文此時卻突然一口黑血吐了出來,仰面倒了過去。

我和朱允炆將他扶上戰馬,朱允炆找他的軍隊借來了一匹馬,然後他的人離去,我也讓行屍和烏鴉都離去了,帶着陳文離開。

在路上行走一陣,陳文醒過來,我本想帶他去醫院,他卻不願意,只是讓我帶他到了一處比較隱蔽的山林,就又暈了過去。

我不斷在手機上尋找治療傷口的土辦法,朱允炆卻在旁邊說:“他的身體是用特殊方法保存下來的,不管是心臟還是肺葉,全是充滿靈氣的玉石,也正是這些能量,才讓他擁有千年不變的容貌,且能扛住屍化,現在這些東西被破壞,他的這副軀殼,最多兩年就會壞死。”

“怎麼個壞死法?”我問。

朱允炆說:“快速蒼老,腐爛。”

(本章完) 現在陳文這樣,能稱作爲人,要是身體蒼老腐爛了,那就是鬼了。

我不能接受一直強大到了極點的陳文,成爲別人眼中下三濫般的鬼魂,我要阻止這一切發生。

“有什麼辦法解決這一切嗎?”我問朱允炆。

他曾經掌控了整個國家幾年時間,很多事情都比我要看得清楚一些,知道的也比我要多得多了。

朱允炆說道:“我有皇氣附身,可以延緩我靈魂的衰老進度,很多鬼魂都可以讓靈魂不滅,但是做不到的是身體永遠不變,我也在解決這個問題,如果我找到了更好的辦法,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

也就是沒有辦法了。

陳文傷口恢復得很快,只在第二天早上甦醒了過來,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泥土:“你就把我這樣丟在地上?”

我沒明白他的意思:“怎麼了?”

陳文搖搖頭:“地上髒。”

我無語瞥了他一眼,這種時候了,還在乎地上髒不髒,問道:“你怎麼樣了。”

奧靈獵人 陳文恩了聲:“還不錯。”

朱允炆負手站在前面,聽完我和陳文之間的對話,說道:“你們兩人說完了沒有?朕的龍鱗被那賤民拿走,作爲朕的臣子,你們有義務將我的龍鱗奪回來。”

陳文看着朱允炆一笑,上前行了道禮:“多謝出手相救。”

“一般人謝我,都會跪下九叩首。”朱允炆說道,陳文凝視了他一眼,朱允炆馬上改口,“不過看在你是鬼帝的份上,我可以接受你的謝意,你們二人可以跟那些賤民區別開來,不用跪拜我。”

朱允炆死的時候年齡太小,之後一直在鎖龍井之下,所以,他說的話聽起來並不是那麼成熟。

陳文隨後問:“你的長生術方法,是從何而來?”

朱允炆說:“佛門密宗高手,結合佛道兩家之長,佈下了九龍鎖魂之陣,聚集龍氣,蘊養靈魂,但是被你們打斷了,鎖魂陣被破,我還沒進入大圓滿狀態。”

在這裏呆了陣,我們離開山林,到外面坐上了車,往江南去了。

朱允炆對現代交通工具十分陌生,卻很感興趣:“朕第一次坐上這種坐騎,比戰馬好多了,等我找到真正的復活之術,一定要將我的軍團全都復活,再配備上這樣的坐騎,到時候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即便是我叔叔的鐵騎,也不能奈何我。”

永樂大帝朱棣是他的叔叔,也是奪取他皇位的人,朱允炆失蹤後,朱棣還派遣鄭和下西洋,主要目的就是尋找失蹤的朱允炆,順便展示明王朝的強大。

陳文漠然坐着,我對朱允炆說:“還有一種坐騎叫做坦克,可以碾壓一切,破城輕鬆容易;也有一種坐騎叫做戰鬥機,在天上飛的,無人可敵。你去弄那樣的坐騎纔像樣。”

朱允炆來了興趣,還真的就問了起來,要我帶他去見識一番。

整個路上,他都一直纏着我問我說的坦克和戰鬥機的事情,我自作孽,只有跟他說了起來。

回到陳家村,給朱允炆還有我和陳文安排了獨立的房間,沒跟九爺擠在一起了。

夜裏朱允炆找到了我,說道:“跟你說一件事情。”

“說!”

“其實,我有兩種辦法可以讓你兄長的軀體停止老化腐爛,只是我不想告訴你,不過我想了一陣,既然你是我的臣子,我就應該對你坦誠相待,特地來跟你說這件事情。”

我大喜:“快說。”

“我的龍鱗,我這麼急於找回它的目的就是,只要將龍鱗戴在身上,如果是靈魂,就可以蘊養靈魂,如果是軀體,就可以保持軀體的活性,不會蒼老變化,這是我的祕密,至今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也是我獲得重生的重要契機。”朱允炆說道,不過話鋒一轉,“不過,那龍鱗是我大明王朝的寶物,也是我的希望,我等待這麼多年,不會輕易將它給別人。”

龍鱗對他確實很重要,不然也不會一直追着要奪回龍鱗了。

“那麼,第二個方法呢?”我問,不會強求要奪他的龍鱗。

朱允炆卻沉默了:“這第二方法,朕不會告訴你的。”

我瞪了他一眼,而後滿帶誠意和傷感說:“我以爲,我們一起經歷了這麼些事情,已經是朋友了,你剛纔才說我們要坦誠相對,沒想到現在就反悔了。”

朱允炆神色卻漸漸冷了下來:“朕乃九五至尊,沒人可以和朕做朋友,不過,我們至少不是陌生人,朕不告訴你這第二個方法,正是因爲把你當做患過難的熟人。”

打臉,我現在想鑽入地洞之中,只是一個朋友,竟然就被拒絕了,還好沒被髮好人卡,不然就真的糗了。

“沒事。”我說,“你說吧,再難總有解決的辦法的。”

朱允炆說道:“好,既然你想聽,那麼朕就告訴你。”

朱允炆頓了幾秒,說:“用你的軀體換下他的軀體,說了怕你多心,你的軀體好似是專門爲他準備的,不管從什麼方面,都能完完全全和他高度契合,如果說這不是別人專門安排的,朕不信。”

我愣住了,我的身體是被我爺爺他們一手改造的,即便是我身上的皮肉,也是我奶奶幫我改造的。

我以爲他們是爲了讓我能夠遊走在陰陽兩界,但是到現在怎麼成了專門爲陳文準備的了?

朱允炆見我猶豫,拍了拍我的肩膀:“是你強求朕跟你說的,不過,你兄長並沒有奪取你的軀體,你與他整日形影不離,他要是想動手的話,肯定早就動手了,應該不是你兄長準備的,而是其他人安排的。”

“我知道。”我呆呆說。

我爺爺奶奶將我改造成這副模樣,原來是爲了陳文。

這讓我很難接受,我是他們後代啊,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做?

朱允炆又說:“或許還有其他的方法,還可以尋求一番,也不一定只有這兩種辦法。”

我不想做鬼,就問:“你的龍鱗,還有備用的嗎?”

“只這麼一塊。”

朱允炆說,而後以打量鄉巴佬的目光打量我,“你以爲這麼簡單?當時我爺爺派遣數萬人去長白山才找到這麼一小塊玉石,本來是給他自己用的,不過卻留給了我,也是他留給我除了皇位之外,唯一的東西了,對我來說,意義很大。”

朱允炆沒有用朕自稱,而是用了我,看得出來,他對龍鱗很在乎。

扶亂唐 歷史上的朱元璋也對他這個孫子朱允炆十分的疼愛,將龍鱗讓給他並不意外。

“好吧,我再想想辦法。”我說。

我們談話要結束了,陳文卻走了過來,打量了我們幾眼,說:“你們剛纔的對話,我聽完了,不管是龍鱗還是你的軀體,我都不會要。”

朱允炆聳了聳肩:“你這樣的人,即便不要身體,也可以如活人般生存,只是不能像活人這樣,隨意接觸別人。”

陳文看向我,說道:“你爺爺奶奶他們都不會害你,將你的身體培養成這樣,也不是爲了我準備的,而是爲你自己準備的,至於他們具體想要做什麼,今後你會知道的。”

我恩了聲。

跟陳文面對面站了會兒,我問:“跟我講講你和桑植縣那具女屍的事情吧。”

朱允炆早早就盤坐了下來:“你所安排的重生之術,朕也很感興趣。”

陳文見我和朱允炆兩人做好了聽故事的準備,沒讓我們失望,說道:“張家家主說得對。”

之後就沒下文了。

鑒寶直播間 “具體故事呢?”

陳文也坐了下來:“她死後,我心有不甘,研究了古時各種祕術和流傳的法術,最後選中了九轉還魂術的復活之法,將她埋葬於桑植養屍之地,並將她的命魂、地魂以及七魄取出來,分散了出去,只在她身上留下了天魂。後來我就去陰司等待,這兩魂七魄全都轉世後,我纔出陰司。”

“不過跟我預料的有偏差,我原以爲即便轉世,也只是單獨的兩魂七魄,沒想到這兩魂七魄以其他的魂魄融合了,轉世後都是獨立的人,我沒有資格奪取她們的生命,便放棄了這個方法,張嫣就是我找到的第一個人,命魂在她的身上,我收他做徒弟,也不是爲了奪取她的命魂,而是爲了保護她。”

“保護她?”朱允炆發問,“貌似也只有你會害她吧。”

陳文笑了笑:“桑植縣,我留下的那天魂以及她的軀體發生了異變,脫離了我的控制,我雖然將她封印,但是她的屍氣蔓延湘西,湘西行屍被她盡數掌控,先天性讓她生出了奪回自己散落的兩魂七魄的想法,張嫣身上的命魂是她的目標,所以我纔會收張嫣爲徒,但是被張家的人誤解……”

“她們活不過二十七歲,是不是真的?”我問。

陳文點點頭:“因爲她們的魂魄是融合起來的,活不過三九這兩個極盡之數,當年,我以陳靖的身份行走世間,也是在尋找破解之法,但是我所找到的三個人,全都在二十七歲之前死掉了。”

那就是陳靖的三任妻子,張思瑩不過是其中一個而已。 重生之腹黑嫡女不想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