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98 Views

思索了一陣后,二青遲疑著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果然。」

聽到二青的回答,姜辰瞬間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那些人是不是都跟著金龍,去了仙界了?」

二青有些遲疑的問道。

「應該吧。」姜辰聳了聳肩,「不然他們還能被那龍給吃了不成。」

「這可不好說。」二青突然面色古怪的說道。

「嗯,怎麼?」

姜辰聞言不由得覺得有些詫異。

「你還記得那些凶獸嗎?」

「記得,這當然記得。」

姜辰先是點了點頭道,然後突然想到了什麼。

「它們不會……」

姜辰的臉上露出一臉不敢相信的神色。

姜辰的話雖然沒說完,但是二青卻能夠明白姜辰的意思,直接肯定的點了點頭。

「沒錯,金龍在離開以前,把那些凶獸全部給吞了。

龍不虧是龍,當初那些凶獸看起來一個比一個兇惡,實力一個比一個強。但是金龍大嘴一張,那些凶獸便全部被他吸進了口裡,連掙扎都掙扎不了。」

現在說起來這事來,二青的臉上還帶著絲絲震驚之色。當初那個場景,對他的衝擊不可謂不大。

如果不是當時姜辰讓他跑開,離遠點的話,他說不定也就被吞了。

「他們不會這麼倒霉吧?」

想起當時就在自己面前,跟那些凶獸離得並不遠的雲從舟等人,姜辰的嘴角不由得微微抽搐了兩下。

這要是被吞了的話,實在是太過憋屈了。

「不對,能死在神獸的肚子里,對你們來說也是一種榮幸。」

姜辰突然惡趣味的笑了笑。

「這就是說,當初安全從昆崙山下面出來的,就只有你一個咯?」

姜辰看著二青,面色古怪的問道。

二青聞言認真的想了想,然後說道:「如果說是進過地宮的人,那就只有我一個出來了。」

姜辰明白二青的意思,當初由於昆崙山異相太過驚人,所以當時是有官方的人封鎖了昆崙山的。

崑崙地宮的人可能是都沒了,但是昆崙山上的卻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想起當初的官方人員國安局的人,姜辰便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這一次針對自己的那些手段,經過姜辰的推斷,也是跟官方有些關係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國安局的那些人。

「也不知道,這個地方到底還在不在地球……」

想到這裡,姜辰不免有些憂慮,他可不想再穿越一次。

現在他有了家室,有了老婆。如果可以的話,他已經不想涉險了。

這一次如果不是蘇安嵐被抓的話,他是不打算離開公司的。

想到蘇安嵐,姜辰又是一陣煩躁,他現在十分擔心蘇安嵐的安全。 第二天,顧忘便回到了國內。

花店的中毒事件也迅速傳開,並且不斷有人上門找事,趙以諾一時應付不過來,正打算關門時,意外再次發生。

掠情奪愛:寶貝別想逃 「嘭!」

她立即抬起頭,看著走進來的人,趕忙站起來,有些害怕。

「你就是趙以諾?害人精!」

「對啊,像你這種昧著良心做生意的商家,真是該天打雷劈!」

「就是,看著還挺像一個好人,實際上做的都是害人的買賣!」

進來的幾個人,開始了一番對趙以諾的數落。

聽著這些話,趙以諾沒有回應,只是一直隱忍著,畢竟中毒事件還沒有得到解決,她也沒有辦法澄清事情的真相。

「咚!啪!」

前邊的幾個年輕人將盆栽狠狠地摔在地上。

很快,地上一片狼藉。

趙以諾看著面前的一切,表情逐漸有些陰冷,「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

「就是要教訓你們這些無良商家,不為客人考慮還開什麼店!砸了算了,省的禍害別人!」

接著便是一陣又一陣的嘲笑與諷刺,趙以諾的心就像被一根又一根針狠狠的扎著一樣,很是疼痛。

突然,門口傳來一股熟悉的男人的聲音,「你們想幹什麼?」

是顧忘!趙以諾喜出望外,只覺得心裡有了依靠。

「還不趕緊滾?」顧忘看著面前鬧事的人,冷著臉斥道。

「你是誰啊?別來多管閑事!」一個年輕人指著顧忘的鼻子,高傲的說著。

嗯?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跟他叫板!

顧忘走到趙以諾面前,緊緊攬著她的腰部,保護好她,開口的聲音里夾雜著些許威脅,「怎麼?需要我叫幾個人過來請你們滾蛋?」

「咱們還是走吧!他是顧忘,顧氏的總裁。」一個年齡稍微大一點的男人不停地對他們解釋著。

其他人並不認識顧忘,但是當他們聽到「顧忘」兩個字的時候,驚恐的紛紛退下了。

「你怎麼回來了?」趙以諾依偎在顧忘的懷裡輕輕問道,鬆了口氣,神情瞬間輕鬆下來。

嗯,他來的正是時候。

「怎麼?不想讓我回來?難道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你被別人欺負么?」顧忘捧著心愛人的小臉親了親,溫柔的回答,隨即眉眼又沾上擔心,「怎麼樣?都調查清楚了嗎?」

「沒有,那個顧客一直在昏迷,還沒有清醒過來。」趙以諾搖了搖頭,無助的撇了撇嘴。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不,我親自來調查這件事情。」她堅定說著,眼睛里透露出一股狠勁。她就不信了,難道憑藉她自己的力量,真的查不出真相?

「好,以後有什麼問題,隨時過來找我。」

大唐好大哥 顧忘摟著她的力度又增加了幾分,兩個人在花店裡一起膩歪了一會兒,而後便收拾了一下地上的垃圾離開了。

離開后的趙以諾既沒有回家,也沒有去看林夫人,而是直接去了醫院,她一定要等那個顧客醒過來,還她一個公道!

車子里,很是安靜。

「夫人怎麼樣了?」許久,顧忘別過臉來,憂慮的看著趙以諾。

「夫人還好,只是讓我調查事情的真相……」

該死的,到底是哪個王八蛋,竟然敢來陷害趙以諾!想著越發惱怒,「啪!」的一聲,顧忘一個拳頭直接砸在方向盤上。

看著面前人如此憤怒的模樣,趙以諾嚇了一跳,隨機握上他的拳頭,眼睛里閃過一股寒光,「放心吧,我一定會查清楚的。」

很快,車子停在醫院門口,兩個人直接走進醫院……

「趙小姐來了。」一個護士主動熱情的打著招呼,趙以諾沒有說話,只是輕輕點了點頭,以示禮貌。

不久后,兩個人便走進那個中毒顧客的病房,此時的顧客正閉著眼睛,臉色看起來很是憔悴。

她還能醒過來么?現在的趙以諾突然有些迷茫了。

「你來做什麼?」突然,一個老婦人直接站了起來,一邊沒好氣的埋怨著,一邊走向他們。

「阿姨,我來看看。」趙以諾立馬溫柔的回應著。

「不需要你來看!你趕緊走!」說著,婦人直接將她推了出去。

顧忘走向床邊,仔細觀察著病床人的表情,試圖要看出點什麼,好像不是裝的。

他緊皺眉頭,走向不遠處的婦人,試探性的問著:「她中毒多久了?」

「與你何干?」婦人很是乾脆的反問著,「反正她就是因為買了那些花兒,才會變成今天這副模樣。」

頓時,空氣中瀰漫著火藥的味道。

故意的?顧忘打量著面前的人,有些不悅。

而後,顧忘轉身去了醫生辦公室,意欲詢問病人昏迷不醒的原因。

「沒錯兒,她確實中毒了,而且也是因為那些花兒中的毒。」醫生不緊不慢的說著,表情很是嚴肅。

看來是真的了,顧忘走到窗前,半眯著眼睛,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和醫生簡單的交流了幾句以後,便離開了醫生辦公室。

「以諾,那些花呢?你扔了嗎?」顧忘著急的問著病房門口的趙以諾。

「沒有,還在花店。」趙以諾回答,眼睛里閃過一絲無奈。

每次看到那些花兒,她就很是傷心,要知道,她從來都沒有害人之心,但如今在別人的眼裡,自己卻成了十惡不赦的罪人。

突然,顧忘直接拉著她要離開。

「哎,顧忘,你幹嘛,好歹我們也要和人家打個招呼。」趙以不明所以的被他拉著,顧忘沒有說話,堅定的向前走去。

他這是怎麼了?看著面前的人,趙以諾有些驚訝。

很快,兩個人來到了花店。

「這些就是我賣給她的花。」趙以諾指著面前的一堆花,對旁邊的顧忘認真的說著。

就是它們!

顧忘緩緩蹲下,仔細觀察著面前的花兒。

「曾經有個專家專門來檢查過,他說這些花確實存在著一種毒藥,不過這種毒藥很罕見,而且毒性是有時效性的,只要過了時間,基本上就不會留有毒素了。」她嘆了口氣,無助的解釋著。

趙以諾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出事的是她的花店? 島上叢林地區的地形複雜多樣,從散布岩石小山的低地平原,到溪流縱橫的高原峽谷。地貌造就了形態萬千的雨林景觀。

在森林中,靜靜的池水、奔騰的小溪、飛瀉的瀑布到處都是;參天的大樹、纏繞的藤蘿、繁茂的花草交織成一座座綠色迷宮。

如果不是姜辰有百分之八十把握確定這不是在內陸的話,他定然會以為自己來到了內陸的某個大的雨林中。

從林中的次冠層植物由小喬木、藤本植物和附生植物如蘭科、鳳梨科及蕨類植物組成,部分植物為附生,纏繞在寄生的樹榦上,其他植物僅以樹木作為支撐物。

叢林地表面被樹枝、和落葉所覆蓋。從林里的地面並不如想象的那樣不可通行,多數地面除了薄薄的腐殖土層和落葉外多是光裸的。

「你說我們還在不在地球上?」

二青看著眼前的一顆,長出了多姿多態的板狀根,從樹榦的基部2至3米處伸出,呈放射狀向下擴展,深深扎進土裡的的怪異大樹,頭也不回的問道。

這書跟平常在華國看到的樹木都不太一樣,至少說二青他並沒有怎麼見過這種樹木。

姜辰看了一眼二青,再看了一眼他眼前怪異的大樹,想了想后才回答道。

「我們應該還是在地球上,這種樹木在我們華國雖然並不算常見,但是在熱帶雨林里,還是非常常見的。」

姜辰拍了拍大樹的樹榦,這種大樹他也沒真正見過,不過他畢竟是學生,在圖書里和生物課本上,還是了解過這種樹木。

「哦?」聽到姜辰的話以後,二青一臉詫異的轉過頭看了姜辰一眼,然後說道,「看來,這還是我孤陋寡聞咯?」

聽到二青的話以後,姜辰禁不住莞爾一笑道:「你這一看就沒怎麼讀過書,而且估計也沒到處有過,見識也少。怕不是個資深宅男吧?」

說到後面的時候,姜辰的臉色不免有些懷疑。

回想起二青愛吃,愛玩遊戲,能不躺著就不坐著的樣子,倒是十分符合當代宅男的情況。

「到處跑多沒勁,還不如多睡睡覺來的自在。」

二青聽了姜辰的話以後,但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甚至還聳了聳肩后才回答道。

姜辰聞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對於二青的想法和心態,他倒是有種無力吐槽的挫敗感。

「不過啊,我覺得你就算是讀過書,但是這並不代表你的腦子就好使了。」

「嗯?」

聽到二青這突然冒出的一句話,姜辰的腦門兒頓時垂下幾縷黑線。

「你今天要是不把話給我說明白了,我怕不是要讓你明白一下百無一用是書生這句話的不真實性。」

姜辰咬著牙看著二青,等著他給他方才說的那句話說出個合理的解釋。

如果說不出來的話,姜辰可不介意讓他知道知道自己的戰鬥力還是有的。

聽到姜辰這暗藏威脅的話音,二青倒是也沒有害怕。

畢竟不管怎麼說,姜辰如今的戰鬥力的確是遠遠不如當初,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說的並不是假話。

「你看啊,你都說了,這種樹木在熱帶雨林里是很常見的,但是我們是在哪兒?」

二青眯著眼睛反問了一句。

聽到二青的話以後,姜辰倒是微微一愣。

「我們這可是在海島上,海島上常見的不就那些椰子樹啊什麼嗎?」

聽到二青的這一番話以後,姜辰差點兒沒忍住笑出聲來。

「我說,你不知道你不要強辯啊。這海島上有雨林植物不是很正常的嘛,畢竟這海島這麼大。

要知道很多的大型島嶼,一般都是有很多的熱帶雨林植物的。」

姜辰邊說便忍不住笑了起來,就差沒直接指著二青的臉說你是個豬了。

「道理我都懂,但是這雨林形成最重要的便是其獨特的氣候導致的。但是你沒發現我們這裡的溫度有些不對勁嗎?」

二青的臉色倒是沒什麼變化,反而又問了姜辰一個新的問題。

聽到二青的話以後,姜辰臉上的笑容頓時一滯。

他從一進入這叢林的時候,便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但是一時之間卻有些想不起來,後來乾脆懶得想這些了。

現在經過二青這麼一提醒以後,姜辰頓時明白自己為什麼覺得不對了。

這裡的氣溫實在是太高了!

「溫度大約在34到36度之間,很熱而且是比較悶熱的那種環境,不算是適宜的宜居溫度。」

閉眼仔細感受了一下溫度,姜辰喃喃道。

由於兩人都不是普通人,雖然算不上寒暑不侵,但是不太明顯的溫度變化,他們並沒有太過在意,也不會有多大的感覺。

聽到姜辰的話以後,二青聳了聳肩,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

「你都說了,這是熱帶雨林常見的植物,熱帶雨林氣候主要分佈在赤道附近,終年高溫多雨,各月平均氣溫在25-28℃之間,年降水量可達2000毫米以上。

而這裡的溫度明顯高出雨林太多,而且這裡的濕度也不夠!」

二青突然表現出一副博學的模樣,介紹起了雨林的季風氣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