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09 Views

溫柔沒好氣的開口道:"既然這樣,那我跟你一起回臨海市吧!"

Written by
banner

葉紫涵皺眉:"媽,你跟我爸,不是還要繼續旅遊嘛?"

溫柔嚴肅的看著葉紫涵:"你實話告訴我,你那個男朋友,是不是出差回來了?"

葉紫涵為難的看著溫柔,她本就沒有說謊的天賦,被親媽這樣嚴肅的,用篤定的口吻問出來,她是真的反駁不了。

葉紫涵悶悶的點點頭:"回來不久!的確現在在臨海市!"

溫柔開口道:"那就對了,我跟你爸爸正好回去看看,對方究竟是人是鬼,把我女兒迷得顛三倒四!"

葉紫涵皺眉:"媽,你說什麼呢,他不是那樣的人!" 墨容清揚終於見到了劉雁禮,他就站在離歪脖子樹不遠的石拱橋上,一襲青色長袍,頭上戴著方巾,寬大的衣袍掩著單薄的身子,很有些弱不禁風的模樣,他怔怔的看著河面出神,滿臉憔悴,眉宇間夾著說不清道不盡的哀愁。

墨容清揚很擔心,輕輕扯了扯板凳的袖子,「他站在那裡很危險,得想個辦法讓他離開。」

板凳聳聳肩膀,「我有什麼辦法,咱們在盯梢,暫時不能露面。」

墨容清揚說,「我覺得他不像殺害五夫人的兇手,他臉上的悲傷不是裝出來的。」

板凳說,「老大,憑主觀意識判定一個人的好壞,是大忌,咱們辦案子,講究的是證據,一切要用證據說話。」

墨容清揚問,「這也是寧安說的?」

「這是常識,不然要咱們這些人做什麼,不就是找證據么?老大,這裡頭的學問……」他話還說沒完,突然聽到「卟通」一聲,抬眼一看,橋上站的劉雁禮不見了,河面上濺起巨大的水花,他趕緊往橋上跑,跑了兩步,又聽到「卟通」一聲,河面上再次濺起巨大的水花,他下意識的回頭,跟在身後的墨容清揚不見了。

板凳有些傻眼,剛準備也往水裡跳,就看到墨容清揚從水裡鑽出來,對他招了招手,她另一隻手托著劉雁禮的脖子,正把他往岸邊拖。

橋上和岸邊站滿了看熱鬧的百姓,議論紛紛。

「怎麼回事,有人跳河么?」

「是男人跳河,一個姑娘把他給救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姑娘下水救人的,真稀奇,這是位女俠吧。」

「誰說不是呢,鐵定是位女俠,水性也好。」

「快搭把手,姑娘身上全濕透了,誰有帕子趕緊給她擦擦。」

板凳跑到岸邊的時侯,墨容清揚和劉雁禮都已經被人拽上了岸,他拔開人群擠進去,「老大,你怎麼樣?」

墨容清揚接了不知誰遞來的帕子正擦臉上的水,說,「我沒事,你看看他有沒有事。」

板凳有些惱,彎腰拍拍劉雁禮的臉,「你怎麼樣,死了沒?一個大男人想不開尋死,真夠出息的!」

劉雁禮剛掉進河裡就被人救上來,不過喝了兩口水,意識很清醒,他撐著站起來,也不說話,從人群里擠出去,踉踉蹌蹌的走了。

看熱鬧的人不樂意了,「這人怎麼回事,救了他一句多謝都沒有。」

「就是,看來是一心尋死的,別管他了。」

「姑娘心腸真好,可惜救錯了人,趕緊找個地方換身乾衣裳吧,小心著涼啊。」

板凳說,「老大,先找個客棧把濕衣裳換下來吧。」

墨容清揚擺擺手,「不用麻煩,寧安家離這裡近,我去他家得了。」

板凳一聽也行,趕緊在前面開路,帶著她往寧府的方向去。

寧府看門的小廝每次看到墨容清揚總有些惶然無措,見她一身濕漉漉的進來,就更無措了,張著嘴也不知道說什麼,乾脆就往府里跑,邊跑邊喊夫人。

綺紅聽到喊聲,不知道出了什麼事,迎出來看到墨容清揚,嚇了一跳,「祖宗,你這是怎麼了?」

墨容清揚說,「姑姑,我掉河裡了。」

板凳是認得寧夫人的,趕緊行禮問好,解釋道,「老大是為了救人,才跳進河裡的。」

綺紅臉色都變了,一邊吩咐丫環放熱水,一邊拖著墨容清揚往角屋去,「我的祖宗,還跳河救人,你不要命了!」

墨容清揚說,「怕什麼,我打小水性好,姑姑又不是不知道。」

綺紅真是給她氣死了,唬著臉,「怎麼就要你救呢,沒別人了么?」

板凳聽到這話,臉上有些訕訕的,事情太突然,他還沒做出反應,墨容清揚就跳下去了,他是真沒想到,一個姑娘能做出跳河救人這種事,一點都不帶猶豫的,幾乎是出自一種本能。相比之下,他這個漢子就顯得有點……

沒多久,墨容清揚就被收拾得煥然一新的出來了,頭髮還沒有干,綺紅讓她坐在院子里,拿帕子替她絞頭髮,一邊嘮嘮叨叨,「下次可千萬別再這樣了,姑姑都要給你嚇死了。你要進幻鏡門我攔不住,可當初姑姑就說過,要好好的,別干危險的事,還特意叮囑寧安好生照看你,他就是這樣照看的,等著吧,回頭他爹肯定得訓他……」

墨容清揚知道綺紅嚇得不輕,到這會子,她手還哆嗦著。

「姑姑,我餓了,你給我做好吃的吧。」

墨容清揚抱著綺紅的手臂撒嬌,綺紅沒轍,嗔怪的在她頭上戳了一下,「真拿你沒辦法。」她把帕子遞給丫環,自己進了廚房。

板凳這時侯才敢過去,說,「老大,別說寧夫人,我都被你嚇死了,有那麼多人呢,哪裡就輪得著你。」

墨容清揚不以為然,「誰救不是救,幹嘛分那麼清楚?」

「可你是個姑娘,」板凳垂著頭,有些唏噓,「你這樣,讓我情何以堪?」

墨容清揚哈哈笑起來,「行了,小事一樁,別放在心上,呆會咱們還去找劉雁禮啊。」

板凳看了看天色,「今天不去了,明天吧,讓劉雁禮緩一緩再說。」

墨容清揚半低著頭,捻著一綹半乾的頭髮繞在手指上玩耍,說,「也行,那就明天再去。」

陽光照在她烏髮上,泛起細碎的光芒,她低著頭,脖子後頭拉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肌膚映在烏髮邊,顯出一種白瓷的光潔。

板凳心一跳,趕緊把目光錯開,心想,寧安總說墨容清揚不是姑娘,可她明明就是個姑娘,還是個漂亮的姑娘。

總裁的拒愛前妻 他沒話找話,「老大,你輩份真的很大呃,連寧夫人都叫你祖宗。」

墨容清揚咯咯笑起來,「說輩份大是騙你們的,其實賈大人和寧夫人都是我的長輩,我小時侯太淘氣,總闖禍,所以大家才叫我祖宗。」

板凳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嘛,賈大人和寧夫人又不是一家的,怎麼都叫你祖宗呢。可是你爹娘不管你么?」

「管小孩子很費心神的,我爹心疼我娘,不讓她管。」

「你爹也不管么?」

「我爹說,只要我高興,想幹什麼都行,反正有他替我兜著。」

板凳,「……我也好想要一個這樣的爹。」

「要不了,」墨容清揚歪著頭,得意的說,「全天下只有一個,是我的。」

感謝你好蟲蟲(2張),豆盧傲柏(2張),WL刀馬旦,夏侯夢容,轉圈圈蟲子(5張),賞佰冰姬,胖虎是個菇涼,尾數為2108(2張),4692(3張)。感謝??大家的月票,感謝對小王妃的支持。

沒有20也有18,吼吼吼,加更。 兜里傳來手機消息通知,費亦行拿出手機看信息時,人往陽台那邊走去,這個點,外面肯定有不少傭人,要是他從這裡出去,指不定得怎麼傳他和太太的關係。

快走到陽台的時候,看完信息的費亦行,高興到合不攏嘴。

趕緊爬牆去找紀澌鈞。

次卧浴室內。

站在花灑下的男人,閉著眼睛,任由冰冷的水沖刷在自己身上,衝到皮膚髮白,才將水關掉,從浴室出來后,腰間只系著一條浴巾的男人走到空調出風口,將溫度調到最低。

從陽台進來的費亦行,手裡還抱著被子,一進房間,就被房內的溫度凍到直哆嗦。

「阿嚏……」

怎麼回事?

這屋內沒開暖氣嗎?

怎麼裡面比外面還冷?

回頭費亦行就看到紀澌鈞光著膀子站在空調出風口下,嚇得趕緊過去,拿起手上的被子就裹到紀澌鈞身上,「哎呦紀總,別著涼了,快披上。」

去調溫度的費亦行,看到室內居然開了冷氣,還是十八度,一邊切換溫度一邊念叨,「哪個沒眼睛的,這大冷天的,怎麼就開冷氣了,要是我家紀總著涼了,我非得把他們……」嗓子疼痛的費亦行,聲音沙啞到說不出話,又連著打了幾聲噴嚏。

將被子丟到地上的紀澌鈞,瞥了眼已經轉熱風的出風口后掉頭去更衣室。

溫度恢復正常,費亦行回頭只看到地上的被子沒看到紀澌鈞。

「紀總?」

「紀總?」

「紀總啊?」

這人哪兒去了?

難不成翻圍牆去找太太了?

就在費亦行準備去陽台的時候,更衣室內傳出紀澌鈞的警告,「再叫,我就撕爛你的嘴!」

及時收住腳步的費亦行回頭看了眼聲音傳來的方向後,一邊擦著好像要流鼻水的鼻子,一邊快步跑向更衣室。

察覺到自己有些要感冒的徵兆,費亦行不敢離紀澌鈞太近,怕傳染到紀澌鈞。

「紀總,出事了。」不,準確來說是,「有好消息。」完了,好像是真的感冒了,感覺到鼻涕流下來,一時間騰不出空去找紙巾,費亦行只能昂頭止住鼻涕。

拿出白襯衫的男人餘光留意了一下門口那邊的動靜后,眼眸停在費亦行止鼻涕的動作,想了幾秒,「把我外套拿過來。」

「紀總,我感冒了,我還是不進去了,萬一我傳染到……」

「我讓你進來!」這個費亦行,關鍵時刻,就喜歡跟他唱反調,他一天至少有一次要換掉費亦行的念頭。

「是。」他家紀總還真是越來越怪脾氣了,以前別說他感冒了,就算是他沒感冒,他家紀總也讓他離得遠遠的,生怕他過去,會礙著他家紀總的人生。

用力吸了幾下鼻子,過來的費亦行,先拿出手帕擦乾淨自己的手再給紀澌鈞拿衣服,這會子離得近,費亦行幾乎連呼吸都小心翼翼,更別提張嘴說話。

扣完襯衫扣子的紀澌鈞,伸手讓費亦行服侍自己穿外套,看到費亦行憋得一臉通紅的樣子,紀澌鈞不耐煩問了句,「有話就說!」

他好心好意,怕他家紀總傳染上感冒,所以才小心翼翼伺候的,結果他家紀總非不領情,那他只好開口說話了,要是傳染上感冒可別怪他。

伺候紀澌鈞穿衣服的時候,紀澌鈞的腦袋看左邊,費亦行就望右邊,一直跟紀澌鈞保持反方向,「紀總,剛剛有人在網上爆出四少前幾個月簽訂的新公司,產品的售價比原來找的合作商價格翻了兩倍,而且質量還不到之前的一半,現在有人懷疑,那間新公司是四少自己開的,想兩頭賺錢。」

「哦?」他對紀優陽沒什麼好感,但是這件事,他覺得有些蹊蹺,從紀優陽拿了他的計劃方案搞定連鎖超市來看,紀優陽可不是傻到家的人,又不缺錢花,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自打他做董事長以來,公司的業績已經快跌回您接手公司之前的業績,那些股東對四少早就不滿了,這可是好機會啊紀總。」壞事做多了,報應到了,四少的滑鐵盧之路來了。

「你要是把這些心思用在開門窗方面,昨晚你也不用睡陽台。」

「……」什麼?

能報仇的機會,居然還比不過太太的一扇窗?

他家紀總,不會是被冷風吹壞了腦子,忘記了什麼才是最要緊的事情吧?

就在費亦行伸手要去探紀澌鈞腦袋的時候,伸到一半的手被紀澌鈞用力拍掉,「知道自己感冒,也不會跟我保持距離,我要感冒了,你想好準備怎麼跟太太解釋?」

什麼?

重生之和親皇后 他……

又氣又委屈的費亦行,在心裡翻了數百個白眼。

是誰硬要叫他過來的!

在心裡幻想了一千萬遍暴打紀澌鈞發泄的畫面后,出夠氣,痛快的費亦行一臉微笑看著對面的紀澌鈞,鞠躬後退,「是。」

「我現在下樓吃早餐,你洗漱完就下來吧。」

「是。」

看著就這樣走掉的紀澌鈞,費亦行真是越來越看不懂他家紀總了,他把那麼重要的事情告訴他家紀總了,他家紀總居然一點都沒表態,難不成,要放過四少?

盛寵醫妃:穿書娘親種田忙 紀澌鈞剛下到一樓餐廳,站在樓梯口的萊恩總管就比了一個請的手勢,「紀總早,早餐改到花園了。」

「知道了。」

走了沒兩步,想起什麼事的紀澌鈞,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眼萊恩總管。

正在監視各個工作環節是否有按照要求進行的萊恩總管,看到紀澌鈞望著他,萊恩總管好奇盯著紀澌鈞看,「請問,有什麼事?」

「我嗓子不太舒服,應該是感冒的徵兆,不用找醫生,你去藥房給我拿點葯。」

「是。」一般,都需要有醫生的方子才能拿葯,雖然紀澌鈞說不用找醫生,但是萊恩總管還是擔心會出什麼事,立即給呂鋥凉打電話,請示呂鋥凉。

正在給公主洗中藥澡的呂鋥凉,接到電話后,將手機開免提放在一邊。

「喂?」

「呂醫生,我是萊恩。」

「哦,萊恩,有什麼事嗎?」仔細觀察自己新研發的寵物中藥沐浴露的泡泡的呂鋥凉心不在焉問道。

「紀總說他嗓子不舒服,可能是感冒的徵兆,讓我給他拿點葯。」

感冒?

他家紀總親口說的?

還描述了癥狀?

「你確定,是紀總跟你說的?」

「是。」怎麼呂鋥凉的語氣聽起來那麼怪?似乎在懷疑他的真假。

那就怪了,他家紀總什麼個性,就算是腿少了一條,也絕不張口跟人說自己受傷,怎麼這會跟萊恩說自己感冒,還要吃藥?

退一萬步來講,他家紀總現在這個體質,比他們當中每一個人都好千萬倍。

就算是自殺也死不了那種。

怎麼就會感冒了?

想到萊恩總管還在等自己回復,呂鋥凉便回了句,「我待會給你發個單子,你就照上面拿葯。」

「知道了。」

電話掛斷後,還是沒想明白這件事的呂鋥凉,用力揉搓公主身上的毛,「哎,你說,這是什麼事,不會生病的人說自己生……」

哦。

想到什麼的呂鋥凉眼睛一亮,用力拍掌,拍的自己滿臉泡沫,趕不及擦臉,洗乾淨手趕緊發信息,以免耽誤他家紀總「生病」。

花園餐桌上,被噩夢折磨到一晚沒睡好的董雅寧,臉色疲倦,臉上精緻的妝容和華麗的服飾也無法掩蓋董雅寧的憔悴。

在餐桌周圍擺著幾張桌子,廚師和點心師傅,在現場製作早餐,今天的早餐,是駱知秋特地為董雅寧準備的。

和李泓霖一道站在製作早餐的工作台旁的江別辭,一邊觀望廚師一邊聊天。

看到紀澌鈞過來了,李泓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紀總來了。」

「嗯。」江別辭應了一聲后,接過廚師遞來的碟子,將剛烤好的牛排遞給李泓霖,兩人開始吃起早餐。

看到紀澌鈞來了,剛剛還在木兮和駱知秋面前硬撐的董雅寧,這會立刻露出虛弱的一面,正要用手捂著嘴咳嗽引起紀澌鈞的注意,就聽見一聲蓋過自己音調的咳嗽聲傳來。

這道傳來的咳嗽聲,不止掩蓋董雅寧嘴邊的咳嗽聲,同時,也將紀澌鈞那一聲輕咳壓了下去。

被打斷的紀澌鈞,板著臉,繞過餐桌坐下后,看到面紅紅,嘴唇乾裂的紀優陽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從對面走來。

「哎呦,老四,你怎麼了?」 史上最強手機地圖 看到紀優陽病歪歪的,駱知秋嚇得趕緊起身要去攙扶人。

「頭痛。」在駱知秋伸手攙住他之前,紀優陽率先走向自己的位置。

看紀優陽的模樣,十有八九是季節性感冒,木兮將自己沒喝過的那杯熱水遞給紀優陽,「先喝點熱水。」

「嗯嗯。」扁著嘴的紀優陽一臉乖巧接過木兮手上的水杯,喝水的時候,因為感冒帶來的不適,那直勾勾盯著木兮看的可憐小眼神,像是在告訴木兮自己生病了。

一口氣喝光杯中的水,紀優陽將空杯放到自己面前。

駱知秋看了眼後面走來的方秦,「這是怎麼了?」

「有點輕微的發燒,醫生已經開了葯,上班的時候會再複診。」估計是昨晚出去的時候吹了風,要命的是,這感冒了,還不能亂吃藥,只能找郝智看,沈董那邊還好,現在還沒什麼消息,就是沈先生,要知道四少生病了,回來鐵定得把他教訓一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