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64 Views

「我沒事。」

Written by
banner

君九猜到自己這次考得成績可能會引人注目,卻也沒有想到試題已經難到了這個地步,749分是第36名,那麼八百分九百分會排到多少名?或者說,這次考試有八九百分的人嗎?

不過很快她的疑問就有了解答。

趙敬朝她這個方向看了一眼,她的心頓時一顫,就見她把視線轉到了一旁的唐星身上。

「唐星,837分,排名第三。」唐星看懂了她的唇語,知道自己的成績也很興奮,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腦袋,從座位上站起來向講台走去。

「這次成績考的不錯,再接再厲。」唐星拿過成績單的時候,趙敬對他鼓勵的笑了笑,唐星也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哇!唐星好厲害啊!837!現在我們班最高分也就是周靜吧,居然比周靜多出了將近一百分!」

「而且他這個分數還是去除聽力口語部分的成績吧?如果他這兩方面能夠不扣分的話,是不是就是全校第一?」

「你們別忘了,這一次的考試是全市統考,唐星這個分數說不定在市裡都能排上名次!」

在唐星拿著成績單回來的時間裡,班裡的同學都在底下竊竊私語,接收到同學們熱切的關注,唐星本就靦腆,這下更是耳根子都紅了。

「張有為,705分,排名98。」

一直在位置上祈禱的張有為總算是聽到了自己的名字,一下子就從自己的凳子上跳了起來。

「進步很大,要繼續保持下去。」趙敬看著急沖沖跑過來的張有為只覺得好笑,他是這次班上進步最大的學生,但像他這種性子只要稍稍懶惰,下一次就會迅速地掉下去。

「老師您放心,我不會的!」張有為憨笑著接過成績單,回到座位時得意的朝君九揮了揮,「君九,我居然考到了九十八名!年級前百哎!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

「的確進步很多,希望你能一直這麼進步下去。」君九對他笑了一下,但話語里更多的是警告的意味,讓張有為一下子就把翹起來的尾巴給收了起來,有時候他真覺得君九比他爸管得還要嚴厲。

「凌霄。」趙敬在報到這個名字時,中間明顯停頓了好久,然後才接著往下報,「631分,排名295。」

凌霄從自己的座位上沉默著起身,從趙敬手裡接過了成績單就要往回走。

「凌霄!」趙敬叫住他,眼中滿是擔憂,「你知不知道這次考試全班都在進步,只有你一個人退步了?」

凌霄沒有回頭,聽到這話腳步頓了頓,還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張有為看到這一幕下意識地看向了君九,卻發現對方根本沒有把注意力放到凌霄的身上。

並非君九冷情,她也曾經試圖把凌霄拉到他們的圈子裡,只是對方始終把自己摘除在外,她也沒必要再去遷就他,畢竟說白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只是同學而已,沒有一個人非要為了另外一個人的未來負責。

報分還在繼續,趙敬卻遲遲沒有念到君九的名字,張有為等的心都焦了,而君九則更是煎熬。

終於等到最後一個人的成績也都報完,全班同學只剩下一個君九,卻沒有一個人能把她給忘掉,眼見著趙敬發完了最後一封成績單,有人比她還積極地詢問。

「老師,君九的成績單呢?您不會把他給忘了吧?」

「就是啊老師,我們可都等著呢!」

面對九班學生熱切的目光,趙敬眼中也盛滿了笑意,她看了眼一直在削弱自己存在感的君九,眼中笑意更深,這個孩子,怕還不知道他在九班學生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吧?

「你們就這麼相信他考試會考好?萬一要是拖了你們後腿怎麼辦?你們可別忘了,在期末考試中考試排名最後一個班級下學期可是要取消所有娛樂活動的。」

趙敬故意這麼反問,為的就是想讓君九感受一下九班這些學生對他有多麼的推崇。

「怎麼可能?他可是君九,怎麼可能會考不好?」

「他要是考不好都對不起我們這麼努力!畢竟就是因為他的話我們才憋著一口氣,想要憑藉自己的實力狠狠地一雪前恥!」

「就是啊!君九他可是我們九班的王牌,老師你就不要詐我們了,快告訴我們他到底考了多少分?」

底下的學生幾乎清一色的表示了自己對君九的信心,君九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聽著他們的話,漸漸地坐直了自己的身子,目光專註的一一掠過那些說話的同學。

就像趙敬想的一樣,君九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自己在別人心裡還有著這麼大的影響力,一時間她的內心很受震撼。

就在這時,趙敬看著君九,眼底滿是欣慰不舍之情,對著九班的學生們解釋道:「我手裡之所以沒有君九的成績單,是因為他的成績單已經被清河市市一中的校長拿走,這次考試君九總分考了996分,名列第一。」

說完這話趙敬看著全班學生一張張陷入茫然和震驚的面孔,又特意強調了一遍,「注意,是全市第一,所以市一中的校長親自向君九發來了邀請,希望君九可以轉去他們學校繼續高中剩下來的課程。」

996分,沒有人比趙敬更清楚這是什麼樣的成績,他們學校的第二名不在九班,但是她卻知道對方的成績,只比唐星多出了五分,842分,雖然說因為外界因素,他們高中與清河市的那些高中在實力上有著很大的差距,卻也不可能差出這麼多,最多能考個九百分已經了不得了,然而君九卻是考出這麼一個成績跌破了所有人的眼球!

「老師,這是什麼意思?您的意思是君九要轉學嗎?」

九班的學生固然對君九的成績很是驚訝,但是在這一刻沒有人過多的去關心他的成績,因為他們的注意力全都被趙敬的後面一句話給吸引走了。

「他要離開江淮市了?」

「所以他從下學期開始就不呆在九班了嗎?」

所有的學生都在趙敬話落後爭先恐後的提出了自己的疑問,張有為更是乾脆,直接向君九本人問道:「君九,你要去市一中上學了嗎?」

聽到張有為這話,其餘還想要說話的人齊齊閉上了嘴,全班人的目光都在同一時間來到了君九身上。

這樣的結果是君九無論如何都沒有料到的,即便當初她是故意撂下狠話用激將法激勵他們好好學習,也沒有想過他們每個人都把自己的話給聽了進去,並且還以此為目標,真的把它實現了。

自始至終,她一直以為自己在他們的心裡最多只是一個好好學生那樣的存在,卻不知道早在不知不覺間,他們因為她也努力變成了好好學生。

如果說九班的學生就像一株株野蠻生長的雜草,那麼君九就是一根結實的繩子,將他們全都牢牢捆在了一起,約束著他們,讓他們朝著正確的方向頑強生長。

君九這下就連心裡的最後一絲猶豫也消失了,她看著眼前一張張陌生而熟悉的面孔,許多人她甚至連名字都沒有用心記過,可是在這時候卻一一將他們記下並珍藏在心底,這樣的畫面,她或許一輩子也忘不了。

「不,我不去。」她笑著輕聲道,「我說過我們並不差,我一個人的成功,哪有我們一個班的成功來得有意思?畢竟我的目標可是在高中畢業之前,讓我們九班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王者之班,你們,要和我一起嗎?」 她站在那裡,就像是一道耀眼的光,將熾熱的帶著激動人心的火焰種在了每個人的心裡。

「君九,你真的不去市一中了嗎?」九班中還是有人不敢相信,期期艾艾的問出聲。

君九看著那個女生又鄭重而堅定地回答了一遍:「不去了,我會留在江淮一中,直到畢業。」

這一句話讓所有人眼中本已熄滅的火苗又燃燒了起來,這是一句承諾,更是一種信仰。

趙敬看著備受矚目的君九,本欲規勸的話再也說不出來,因為她在這一刻突然想起了那一天,君九剛剛轉到他們班時和她說過的話。

「九班,說不定會成為最耀眼的一個班呢!」

那時候她只覺得這句話是一個美好的希冀,可是現在……她看了看手中的那張紙,上面寫著幾個班這次平均分在年級的排名,她想,或許這並不是一個奢望。

「同學們,知道我們這次平均分在年級里排名多少嗎?」

趙敬適時地出了聲,把這股熱血的氛圍推到了最高潮,看著全班學生向她看來的或期待或熱切的目光,她微紅了眼眶抑制住心底的那股激情澎湃,仍舊難以掩蓋她的喜悅之情,「第四名,我們班排到了第四名!」

回應她的是全班學生猛烈地歡呼聲!

這怕是校園史上最大的一次班級翻盤了,甚至只差一點,他們就能夠到優等生的行列!

而這一切都與一個人的激勵和帶領脫不了關係!

「一班,排名第幾?」

君九也為這個班級感到高興,但是也沒忘了校長辛辛苦苦維護的寶貝一班,前三個班級的競爭一向很激烈,她並不認為一班能夠一直把這種優勢保持下去。

因著君九的提問,所有人也把好奇地目光轉向了趙敬,趙敬無奈地搖了搖頭,有時候她真的不知道這孩子的腦袋裡裝了什麼,就好像什麼事情都能未卜先知似的!

不過這也沒什麼不能說的,她用眼神瞥了君九一眼,略帶些埋汰,更多地卻是縱容和無可奈何,「一班這次排名第三,年級第一名的是二班。」

一班第三,九班第四,原本天壤之差的兩個班級在短短半學期里竟是將差距縮短到了一線之隔。

教室里的歡呼聲一下子更大了,這無疑再次激發了他們前進的動力,那些被一班的學生譏諷嘲笑的畫面歷歷在目,比起成為年級第一的班級,他們更在乎的是徹底地擊敗一班,一雪前恥,找回自己的尊嚴!

**

「君九,雖然我也捨不得你離開我們班,但是我更希望你能夠有更好的未來,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了嗎?其實如果你去清河市上學的話,大家都能理解的。」

拿完成績報告單后,君九難得懶惰了下,讓張有為背著自己回家,她則坐在後車位上看著沿途的風景很是悠哉。

「張有為,我這次考試考了第幾名?」

「第一啊,全市的第一啊!」張有為回答的迅速響亮,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

「所以說,我既然現在在江淮一中就能取得這樣的成績,那我為什麼還要去清河一中,你們都說清河一中這裡好那裡好,可即便這樣,不也還是讓我贏了他們?」

君九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中沒有半點驕傲自滿,更多地是一種隨意和無謂,就好像清河一中在她看來和其他學校比起來並沒有什麼差別。

張有為本就不算聰明,被她這麼一說更是愣在那裡半天都沒轉過彎來,覺得她說的的確很有道理。

「好了,我到了,你趕快回去吧,暑假也別忘了好好預習下學期的功課,開學的時候我會檢查。」

接下來就是高中生涯中相比而言最為輕鬆的暑假了,到了下次高二升高三,所有人都會因為高考而繃緊神經,就沒有現在這麼悠閑了。

「知道了,平時我不是還可以來找你玩嗎?」

「暑假我有事情,大部分時候都不在家,你要有事就打我電話。」君九想了想,還是把這件事情提前告訴他的好。

「不在家?你要去哪兒?」

張有為有些不滿,以前雖然說有宋逸風隔在兩人中間,但大多時候他都能找到君九,可是現在他發現君九的行蹤已經越來越神秘了,經常動不動就有事,然後就連人都看不到。

「我爸媽給我報了一個夏令營,過幾天我就要出發了。」君九撒起謊來眼睛都不眨一下,那真誠的樣子唬得張有為一愣一愣的。

「啊?什麼時候的事情啊?你怎麼都不告訴我,這樣我可以讓我爸也一起報名,我們可以一起去啊!」張有為顯然是信了,極為懊惱地看著君九。

「好了,下次有這種事情我一定提前告訴你,暑假過得開心。」君九說著朝張有為揮了揮手,就逃也似的往巷口走去,沒有再給張有為追問的機會。

回到家裡她和父母也說了這件事情,用得也是一樣的理由,父母都表示很贊同,只是多叮囑了兩句讓她小心安全,而江錦南的態度和張有為一模一樣,儼然一副被拋棄的怨婦模樣,但都被君九無視了過去。

事實上前兩天她去師父那裡的時候,暮舟知道她要放暑假,就提前和她打了招呼,說是讓她趁著放假好好的留在師父身邊學習一段時間,這幾個月來她雖然也往來頻繁,但始終靜不下心,學到的東西也僅僅停留在皮毛上。

她聽了之後也覺得很有道理,所以稍微考慮了下就答應了下來。

至於vv平台直播的時間規定,她準備七月份用一個星期的時間來完成指標,八月份提前一個星期回來,這樣也不會耽誤事情。

不過在這之前,她得先解決一個人。

MSN上,吳文海給她發來了消息。

吳文海:我已經和辰溪搭上線了,他聽說這件事情很有興趣,只不過有一個要求。

N:什麼要求?

吳文海:他知道你是上次反追蹤他的人,所以提出要和你正式的一決高下,如果你贏了他,他就和我們公司簽訂合約,並且無條件的幫我們拉幫手過來。

看到這裡,君九饒有興緻的挑了挑眉,頓了一下才在鍵盤上敲擊起來。

N:他想要怎麼比試?

吳文海:他說他在他的電腦里隱藏了一個文件夾,那個文件夾被他多重加密,裡面有著他留下的一串數字,只要你能在三天的時間內破解那串數字,就算他輸了。

一串數字?君九看到這幾個字唇邊的笑意更深,她本來還想著這次可能要費上些功夫,畢竟辰溪可不是什麼君子,既然自己上次讓他吃過虧,他就不會再和她單打獨鬥,到時候電腦那邊肯定有著他請的一大堆高手幫著他。

不過他既然選擇了用這種方式比試,那可就省事多了!

N:告訴他,我應戰了,從現在開始,為期三天,讓他做好準備。

吳文海:你就這麼有信心?

吳文海顯然也有些了解辰溪的為人,不得不替她擔心。

N:你可以拭目以待。

看到君九的這一句話,吳文海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她,畢竟他已經在她身上見識過了太多的不可能。

往後的三天,君九每天都開了三四個小時都直播,這一波操作讓她的粉絲激動地嗷嗷直叫,都以為自己的幸福時光要來了,殊不知在這幾天之後,他們迎來的將會是自家大神一個多月的失蹤生涯。

三天後,君九唱了幾首歌看了下時間,離和辰溪約定的時間還剩幾個小時,是時候聯繫對方了。

她從桌子上拿起手機,直接撥通了吳文海的電話。

「告訴辰溪,他的數字我已經破解了,是六個一。」

「六個一?」吳文海聽到這個答案有些不放心,「你確定你沒搞錯嗎?答案會這麼簡單?」

「照我說的做就是了,另外,之後的一個月我都不會再上網,有事電話聯繫我。」

君九說完這話就掛了電話,她已經可以想象,辰溪在得到她的答案後會有多麼的跳腳。

因為在這三天里,她其實沒有做任何作為,在吳文海告訴她辰溪想要一決高下的方法時,她就知道她贏定了,因為沒有人比她更清楚辰溪會設定的數字。

就像在前世的時候,她是唯一一個破解了辰溪密碼的人,如若不然她也不會知道辰溪會用這麼簡單的一組數字。

她也曾經問過辰溪為什麼會這麼做,辰溪給她的回答是,因為從來沒有人能夠破解他前面設置的密碼防火牆,所以沒必要,而且越是簡單的數字,別人也越難猜想得到。

就像她想的那樣,在吳文海告訴辰溪答案后,辰溪一下子就把手上的滑鼠給摔了出去,拿著手機面色猙獰的吼道:「這不可能!我都沒有檢測到有人入侵我的電腦!」

更何況現在守在他電腦前的不止他一個人,還有IT界好幾位風雲人物,其中一位更是他的老師,就算是拿到國際上也是如雷貫耳的存在!

「我可以認輸,但是我必須要知道對方到底是怎麼得知我的數字的!」

即便再不可置信,他的話已經說了出去就不可能再反悔,但是如果不給他一個明確的答覆,他是怎麼也不會甘心的。

吳文海沒有辦法,只得在第二天再次打電話聯繫君九。

「誰說我破解他的電腦了?」君九在電話這邊顯得很是無辜,「他當初自己說的,只要我能破解那串數字就算我贏了,既然現在被我猜中了,那就只能算他運氣不好。」

聽到君九的話,電話這邊的吳文海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顫著嗓音道:「你……你是靠猜的?」

「不然呢?」君九反問了一句,隨後乾脆利落的掛斷了電話。

吳文海欲哭無淚,第一次覺得君九是這麼的不靠譜,再怎麼說辰溪也是他好不容易哄過來的人,君九居然就這麼隨意打發了?這萬一要是猜錯了可不就……

得知真相的辰溪氣得牙都要咬碎了,但是他這個人別的好處沒有,就是言而有信,當即就和吳文海簽訂了雇傭合同,只不過暗地裡仍舊憋著一口氣,想著日後一旦有機會,他一定要好好會會這個算計他的人!讓他見識見識自己的厲害!

不過現在的君九是完全沒有工夫搭理這些事情,在自家父母不斷地叮囑、以及江錦南幽怨的目光中,她簡單的從家裡收拾了幾樣東西,拉著行李箱就來到了孤帝的住處。

這還是她第一次在白天來到山腳下,在夜晚上看上去異常靜謐幽深的院落,在白天則顯得極為雅緻怡人。

她拖著行李箱走到了院子里,有些訝異於此刻的安靜,換做往常她離得老遠的時候,桃桃就會飄出來迎接她,今天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就在這時,有人在身後悄無聲息的拍了拍她的肩,她一驚猛地轉身出手,剛想要扼住來人的喉嚨,就看到害羞鬼一臉驚恐委屈地看著她。

「是你啊。」君九臉上的冰雪立即消融,見他一副受到驚嚇的模樣頭疼的揉了揉額,卻又不得不低聲安慰,「以後你看到別人要先出聲打招呼,不然別人會被你嚇到的。」

害羞鬼似懂非懂的看著君九,最後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明白,懵懂的點了點頭,伸手就拉過了她的行李箱。

「幫你。」他簡單的吐出了兩個字,拎著行李箱就往屋裡飄去。

看樣子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這害羞鬼已經和師父他們相熟了,只不過他這是要拎著她的行李箱去哪兒?

「等等,那是師父的房間!」

君九連忙趕上去阻止,卻還是晚了一步,害羞鬼已經大大咧咧的推開了房門,而房間里,孤帝才剛剛起身,這時正在更換著衣物,上半身還赤裸著。

「師父,打擾了!」君九幾乎是立刻拉著害羞鬼就退出了房間,以最快的速度關上了門,差點沒想一口咬死害羞鬼!

這都是第幾次了?她似乎每次都能撞上最尷尬的畫面。 就在這時暮舟也打著哈欠從孤帝對面的房間走了出來,在看到君九的時候一愣,緩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口齒不清道:「你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

「現在已經是中午十一點了。」君九面無表情的陳述著一個事實。

「那你也不想想我們這職業的特殊性!我們的工作是在晚上,晚上!現在才十一點好么!」暮舟哈欠一個接著一個,在瞥到君九身後的行李箱時很是主動,上前幾步拉過她的箱子就往自己的屋裡走去。

君九也沒有反對,他一早就知道師父這邊只有兩個房間,她自然是不能和師父同住的,唯一的選擇就只有和暮舟一間房了。

誰知道暮舟拉著她的行李箱還沒有走幾步,孤帝的房門就已經被人從裡面打開,孤帝瞥了暮舟一眼,那一眼下意識地讓暮舟僵住了身子不敢再亂動。

「把阿九的行李箱搬到我房間里。」孤帝沉靜的開了口,但這一句話,卻讓面前的兩個人都很詫異的看向他。

君九還沒有說什麼,暮舟就已經叫了起來,「師父這怎麼可以呢?我那房間里好歹還有兩張床,足夠睡我們兩個人了,你那邊的房間雖然大但床只有一張——」

說到這裡,暮舟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滿臉的都是尷尬不知所措,覺得自己很有可能在晚上被師父殺人滅口。

什麼一張床兩張床啊!指不定他師父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呢?只不過他不由自主的看了君九一眼,在掃到她平坦的胸部時眉頭驟然皺得死緊,想著師父的內心世界真強大,果然真愛一個人愛的都是她的靈魂嗎?無論男女的軀殼都無所謂?

「師父,我……」君九也難得的陷入了糾結,不知道怎樣拒絕孤帝,好在對方先她一步的開了口。

「你安心在我的房間里住下,我今天會搬到暮舟的房間去住。」一句話,理清了之前所有的誤會。

「師父,不用這麼麻煩的,您是師父,我是徒弟,怎麼能讓您給我讓位置?而且先前您都住在這個屋子裡住習慣了,我就住在暮舟的房間就好。」

聽到他的解釋,君九的心稍稍放下但仍是不能理所當然的接受,而比他更不能接受的是即將要與孤帝同住的暮舟。

「是啊師父,你就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君九的,您就安心待在您的屋子裡休息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