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95 Views

「眼瞎了是不是!」

Written by
banner

木桂香是逃難到城裡來的不敢太囂張怕攤上事情,對著周寧興不停點頭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周寧興看到自己剛買的衣服被木桂香弄髒了頓時氣到翻了一個白眼,揮手讓周寧興別碰自己的衣服,「你的手別碰我衣服。」

揮開木桂香手後周寧興彎腰去撿手機,嘴裡罵罵咧咧,「今天出門真是沒看黃曆。」

要是換做以前木桂香根本不會忍氣吞聲早就還手和這個女人打起來。

周寧興撿起手機后,一眼就被屏幕亮起的相片震驚住。

木桂香看到周寧興撿到自己的手機,伸手去拿回,「這是我的手機。」

「你的?」周寧興特別激動,連衣服都不顧了用手指著相片里的人,「你認識這個人?」

「跟你有關係?」

「她叫木兮對吧,我跟她可是同事。」

「什麼,你是木兮的同事?」木桂香一臉驚訝。

看到這些相片周寧興像變了一個人似得,從剛剛的罵罵咧咧變成滿臉笑容和熱情,「對啊,你是木兮的什麼人?」

「我是她的阿姨。」這個女人是木兮的同事那肯定知道相片里的男人是誰,木桂香拿起手機把相片點開問周寧興,「你知道這相片里的男人是誰嗎?」

「這個男的可厲害了,有錢有勢,他的錢多到都可以堆成山。」

「真的假的,那麼有錢會看得上木兮?」木桂香不太相信。

「哪還有假,這個男的還是我們公司的老闆,在景城沒幾個人不認識他,只要報出他的名字就連大官都得給你讓道,他對木兮母子可好了,木兮跟著他應該有不少錢,怎麼木兮沒給你買別墅住?」周寧興暗暗打量木桂香這副貪婪的窮酸樣,如果周五商業酒會那天,這個木桂香突然出現在酒會上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畫面? 聽到木兮跟著一個有錢有勢的男人享福而她還在過苦日子木桂香心裡不平衡,忍住要罵出口泄恨的話開始裝可憐,「木兮過得好我就替她開心,在我們那兒老一輩常說,拿人東西容易被人輕賤,我也不想木兮為了我們在這個男人面前抬不起頭,別墅這種東西都是身外之物,我們不在乎這些東西。」

看木桂香那張典型尖酸刻薄面相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周寧興撿起手機後主動挽住木桂香的手,「阿姨你住哪兒,我送你回去?」

木桂香嘆了口氣,「我們剛從鎮上過來,在招待所落腳,等我找到工作有錢了,我們就能租個地方住了。」

最強天賦 「哪還用租。」周寧興用手指著面前這座別墅錯落的山,「這裡是我們景城頂級豪宅之一,這可是木兮男人的產業。」

「全部?」木桂香震驚到眼睛睜大。

「這只是九牛一毛,你在景城看見,凡是高級豪華的場所,大部分都是木兮男人開的,夠有錢吧。」

「這房子,真是夠氣派,在我們縣城都要一萬塊一平方了。」

周寧興一臉嫌棄瞥了眼對面沒見過大世面的老土炮,「一萬塊連個洗手間地板都買不到,這個一平方得要上百萬。」

百萬!

「我干幾輩子都賺不到百萬,這裡一平方就要百萬太離譜了吧。」木桂香嘴巴大到可以塞下雞蛋,手指顫抖指著那些別墅,「隨隨便便一個房子就二三百平方豈不是要上億。」

「這裡的別墅沒有幾百平方,都是上千,有獨立游泳池,草坪,花園,就連停車場都是在別墅裡面,能住的起這裡的都是頂級大富豪。」

「真是太有錢了。」她不是做夢吧,木兮的男人居然那麼有錢。

「阿姨,我跟你說,我們老闆可喜歡木兮母子了,他要是知道你來了說不定看在木兮的份上會送一棟給你做見面禮,到時你可就是身價上億的富豪了。」

木桂香已經開始做起白日夢,如果用以前的事情威脅木兮搞一棟房子到手那就發財了。

成功激起木桂香貪慾,周寧興開始施展熱情體貼,「阿姨,招待所環境太差了,我帶你們去酒店住吧。」

「酒店啊,我沒那麼多錢。」木桂香臉色窘迫。

「你是木兮的阿姨,在酒店一切消費掛到木兮身上就可以了,我帶你們去吧。」

既然有人買單為什麼不去?「好,謝謝。」木桂香輕輕拽了拽周寧興的手小聲問了句:「我們難得來一趟想要和木兮的男人見個面表示感謝他照顧我們木兮不知道怎麼樣可以和他見個面?」

看到木桂香這個蠢貨完全信任自己周寧興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我們紀總平時很忙,不過這周五他有空,如果你想去見他,我會把地址給你。」

「好,那就先謝謝你了。」木桂香就像遇見貴人一樣一路上和周寧興不停聊天,周寧興開車陪她回去接人又送到酒店還帶她們去吃飯買新衣服木桂香對周寧興更加信任把趙純宇和木兮的事情都全盤托出告訴周寧興。

周寧興趁木桂香不注意用藍牙傳送了木桂香手機里所有木兮跟紀澌鈞的合影,從總統套房出來關上房門后得意搖晃手中的手機,「木兮啊木兮,張張都是正面照,要是梁淺看到這些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畫面,恐怕你的好日子真的到頭了。」

事不宜遲馬上就發給梁淺,如果這招失誤她還有后招,總之這次絕對不會讓木兮僥倖逃脫。

……

郊區度假村。

視察工作完畢后,秘書送周知回客房,隨同的還有兩個景城有名的企業老總。

「周先生是北方人,難得有機會來一次南方,一定要嘗嘗我們景城的粽子。」

旁邊另外一位女老總附和道:「周先生,這可是地地道道的景城粽子,是香菇陷的特別好吃。」說著把手上一籃粽子遞給周知的秘書。

「無功不受祿啊。」周知單手背在身後右手輕輕揮了揮堅決表示不收禮。

「閑暇時間不談公事,我們只是朋友僅此而已,這外地的朋友來我們這兒,我們身為東道主禮應盡地主之誼,周大哥就不要跟我們客氣了。」極力在分清楚公私找個合情合理的借口讓周知收下這份粽子,就連稱呼都從周先生變成大哥。

秘書「入鄉隨俗」笑著喊了句:「周先生,既然這是一番美意,那就嘗嘗當地特色。」

「我這手下就是嘴饞見到好吃眼睛都放光。」周知用手指著秘書,「給你,全給你,小心吃撐今晚吃不下晚飯。」

「哈哈哈……」隨著周知一句話旁邊的人開始笑起來氣氛一下變得輕鬆愉悅,兩個企業的老總對視一眼,像是達成某種共識,找了一個借口離開,「周大哥我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我們先走了。」

「小柳送送二位。」

「不用了,周大哥,你們一路上奔波勞累還是多加休息,我們就先回去了。」二位老總沖著周知點頭隨後轉身離去。

周知帶著秘書回到客房后,一進門周知就解開西裝紐扣,「今天真是夠累的,一會還有會議要開。」

女秘書繞到周知身前,放下粽子給周知解領帶,剛剛還身份有別走路都跟周知保持三米距離的女秘書這會直接半個身子貼在周知胸口,說話的時候還帶著撒嬌,「我那些姐妹哪個不是吃香喝辣,就我,都懷了你周家的男丁了,每天還得朝九晚五上班,你不心疼我就算了,也不心疼心疼你兒子。」

空間田園醫妃 周知摟住女秘書的腰,說話的時候還不停摸著女秘書的屁股,「我家那隻母老虎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還指望靠她姨丈高升,寶貝,你就先委屈一陣時間,等我……」周知話沒說完就看到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嚇得立刻推開女秘書。

「老周,你幹嘛,弄疼……」女秘書揉著被推疼的肩膀,說話的時候身體跟著轉動,一雙嚴厲的眼神嚇到女秘書臉色都白了,「少,少帥……」

梁帥瞥了眼女秘書隨後遞了眼門口,「出去守著,沒我允許不準任何人踏入這個房間。」

女秘書想要開口求情可是一張開口看到梁帥那張嚴肅的面孔就不敢說話只能點頭轉身出去。

雖說他是梁平的門生,但遇上這個剛正不阿紀律嚴明的梁少帥周知也膽戰心驚,快步走向梁帥,側著身坐下,「少帥來了,怎麼也不通知一聲我好安排人去接你?」說話的時候周知拿起桌上的茶壺倒水。

「柳昌在哪兒?」

倒茶的動作頓了一下,接著恢復自然,雙手把茶杯放到梁帥面前,知道是誰卻不能說周知為難的很,「少帥,你就看在你父親的份上饒我一次吧。」

他在這裡等了半個小時不是來聽周知婉拒,從沙發起身,梁帥路過周知的時候彎腰,手搭在周知的肩膀,「粽子味道不錯,多嘗嘗,以後說不定就沒機會嘗了。」說完後梁帥抽回手抬步離開。

梁帥的手抬起後周知的額頭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汗,周知摘下眼鏡用手擦了一下臉上的汗,汗水浸濕眼睛刺辣辣在痛,周知在桌上找紙巾卻打翻了桌上的茶杯。

梁帥離開后,女秘書快步進來,看到周知像丟了魂一樣心神不寧手腳發抖,桌上還撒了一桌子水,女秘書趕緊抽了幾塊紙巾擦乾淨桌上的水跡,「老周,少帥該不會是要舉報我們吧?」

「他跟我要柳昌的下落。」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不就是一個犯人的事情,那就給唄。」女秘書鬆了一口氣,看來少帥是看在老帥的份上對他們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你以為那麼簡單?這件事要是說出來。」周知用手指著腦袋,「我這裡就別想要了。」

「那你怎麼辦,說了得罪那邊的人,不說那就是得罪少帥,你現在是進退命都不保。」女秘書嘆了口氣。

「哎。」周知的臉埋在掌心,發愁到不停在嘆氣。

女秘書用手輕輕撫順周知的後背,溫聲細語安慰周知,「老周,別擔心,肯定能找到辦法的。」

嬌妻在下:國民老公好悶騷 梁帥從度假村出來,楊鵬開車送梁帥回去,到了市區準備變道拐彎的時候後排丟來一句:「直走去江邊」。

沉悶了一路,在梁帥說了一句話后楊鵬抬頭看了眼後視鏡,「少帥,周知是老帥的門生,如果為了一個柳昌和周知撕破臉恐怕老帥知道會不開心。」

「……」梁帥聽見卻沒有回答,不管任何人出面阻攔都不會動搖他要把柳昌帶回來的念頭。

在梁帥沉默楊鵬擔憂的氣氛中很快車子到了江邊,夜幕降臨,對岸那片摩登大樓的燈光倒照在江面形成一道獨特的霓虹燈夜景,江邊還有不少遊客在和對岸的金融CBD地帶拍照,車子停在路邊規劃的露天停車位,下車后楊鵬跟著梁帥下階梯,一路往江邊護欄走。

少帥來這裡見誰?

這裡人群流動大,只有他一個人跟著,楊鵬不得不提高警惕隨時留意附近是否有可疑人物接近。

梁帥一眼就看見在江邊看風景的江別辭。

剛摁下手機快門,餘光就注意到旁邊的位置被人佔了。

「小兮呢?」如果不是江別辭約了木兮一塊出來見他,他根本不想和紀澌鈞手下的人有接觸。

「我想知道,如果是雅寧夫人殺了木兮的外婆,那動機是什麼?」江別辭說話的時候低頭在翻閱自己剛剛拍攝的照片。

原來是借木兮約他出來,梁帥望著江面上大樓燈光倒影呈現的五彩斑斕的波紋,想了大概有兩三秒后才開口說話:「因為木兮不是古蘭的外孫女,木兮身世撲朔迷離,古蘭慘遭逼供被滅口,剛好董雅寧又和殺手進了同一個地方,再加上那顆子彈,根據各種巧合和證據推理,除了董雅寧沒有第二個懷疑對象。」

「你怎麼知道木兮不是木家的人?」

「因為當年是我救了她把她送給古蘭收養的,木兮的親生父母到底是誰因為年代久遠屍體無法尋回,現在已經無從考證,唯一有效的辦法,就是從槍殺古蘭那枚子彈入手。」

面對這些信息江別辭震驚了幾秒后很快面色恢復平靜,「這顆子彈的持有者已經去世了,不管是不是雅寧夫人做的,這件事就不麻煩少帥了,我會協助木兮調查清楚背後的真相。」

什麼叫做不麻煩他?聽這口氣,是要把他踢出局?「她的命是我救的,我有權利知道關於她的一切,你願意幫忙我非常感謝。」

江別辭聽出來了,梁帥是在向他宣誓主權,他當然比不過梁帥的救命之恩,所以也不屑於和梁帥爭辯這些,估計上午見面後梁帥已經著手調查他和木兮的事情了,以梁帥的能力要知道他們的事情不難,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麼好隱瞞,「梁少帥,我也實話跟你說,你是救了木兮,但木兮從初中起讀書的學費都是我們老闆以各種名義和方式贊助可以說她是我們老闆養大的,我現在的任務就是替我老闆保護好木兮,所以也請梁少帥明白這個道理。」江別辭說完后對著梁帥點了點頭,「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如果案件有進展希望雙方能配合給予對方新消息,早日查清楚這對大家來說都是好事。」

木兮和江別辭的事情正在查,但卻先一步從江別辭口中得到答案,原來如此,難怪木兮會信任江別辭。

江別辭離開后楊鵬擔心問了句:「少帥,你為什麼把木小姐的事情告訴他,如果他告訴紀澌鈞,紀澌鈞肯定以為你在挑撥離間。」

何止認為他在挑撥離間,如果知道他和Augus住在對門還一起打球喝醉恐怕會認為他和Augus是一夥聯手策反江別辭。「他不會告訴紀澌鈞,因為我相信木兮看人的眼光。」木兮能把江別辭帶過來,那說明木兮足夠有把握相信江別辭,「據我所知,江別辭是紀澌鈞大哥紀澤深的心腹,江別辭口中的老闆指的應該就是紀澤深,沖著這層關係江別辭知道真相等於多了一個保護木兮的力量,而且江別辭在紀澌鈞身邊查案起來會更方便。」

自從少帥知道木小姐的身世后,這無形中肩膀上就多了一份責任,處處為木小姐著想,還親力親為調查古蘭被滅口的真相,他總覺得少帥關心木小姐超出正常,準確來說是過度關心。

難道少帥喜歡木小姐?可是看著也不像,真的只是因為救了木小姐一命就好人做到底?

那這個好人未免太好了吧。 半山別墅客廳。

紀澌鈞抱著木小寶,木小寶左手勾著紀澌鈞脖子右手拿著一顆組裝零件,小心翼翼把最後一顆組裝零件安裝在超人身上,旁邊的木兮拿著手機在拍照和錄影。

周圍圍著不少保鏢,孫嬸和老劉也在看著,在木小寶安裝好最後一顆零件抽回手那一刻周圍響起熱鬧的鼓掌聲。

芳菲濃 「寶少爺,好厲害。」

「簡直就是天才。」

得到誇獎的木小寶小臉蛋瞬間紅了。

費亦行拿著手機過來,一臉崇拜,「寶少爺,可以跟你組建的超人合個影嗎?」

孫嬸和老劉也圍了過來,「寶少爺,我們也想跟你組建的超人合影可以嗎?」

小嘴唇微微噘起,一臉傲嬌,「可以借給你們拍照,但是不要弄壞了,這可是我和老紀還有媽咪組裝的第一個超人。」見證幸福的傑作,他要保存一輩子。

在彌補小寶缺失的父愛時紀澌鈞內心空洞缺失的一部分也得到了填補那種滿足的幸福感是再多的錢也換不來的,紀澌鈞摟緊懷裡的寶貝兒子,握住木小寶的小手,「累不累,爹地帶你去吃點東西。」

聽到有吃的木小寶雙眼放光,激動到點了幾下小腦袋。

抱著人走到沙發剛坐下拿起薯條就聽到女人的聲音:「放下!」

微微張開的唇瓣在聽到這兩個字以後立刻扁成一條線,可憐巴巴對著紀澌鈞在吞咽口水,水汪汪的大眼睛全是委屈,好像在說:爹地,小寶要吃嘛。

捏著一根薯條頓住在半空中的手繼續抬起,金黃色的薯條遞到木小寶嘴邊,「張嘴,兒子。」

歐耶,老紀最好了。

木小寶一抬頭就對上木兮嚴厲的眼神立刻縮起脖子,嘴都不敢張開。

看到木小寶可憐兮兮的樣子,紀澌鈞摸了摸木小寶的腦袋,「爹地在,別怕,儘管吃。」

手機仍舊對著他們倆錄像,木兮騰出一隻手沖著手掌哈氣做出甩巴掌用力的假象。

不能吃,媽咪要打屁股的,木小寶伸出手推開紀澌鈞拿薯條的手,然後兩隻小手捂住流口水的小嘴輕輕搖了搖頭表示不吃。

「不用叫了,小寶很乖,吃東西有分寸,不會多吃。」她對自己親手管教出來的兒子有信心。

紀澌鈞對上木小寶圓溜溜盯著薯條目不轉睛的眼睛,唇角微微勾起,把薯條塞進嘴,拉開木小寶蓋住嘴的小手,低頭親吻木小寶嘴趁機把薯條遞到他嘴裡。

老紀充滿父愛寵溺的眼神沖著他輕輕眨了眨,木小寶立刻看懂意思,趕緊把薯條吃完。

紀澌鈞居然用這招,木兮快步衝過去,紀澌鈞立刻伸手把兒子護在懷裡,「女人,你敢動我兒子一根寒毛試試看!」

噢噢噢——老紀保護他的時候特別帥,帥到讓人好喜歡這個爹地,胖子梁說,偶爾示弱會得到更多的關愛,所以木小寶裝出一副害怕挨揍的樣子,小手拽住紀澌鈞西裝里的內襯衫,小身板不停往紀澌鈞懷裡擠。

當木小寶和紀澌鈞的臉湊到一塊時木兮發現紀澌鈞跟小寶真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因為容貌相似所以這父子和諧的畫面更加唯美,本來生氣現在看到木小寶像只小袋鼠不停鑽進紀澌鈞懷裡可愛到讓木兮心軟,為了讓他們兩個人感情更好木兮假裝生氣,用手指著他們倆,「你們倆那麼要好是吧,那今晚就一塊睡,別想進我房間。」說完后,木兮冷冷一哼抱著胳膊轉身上樓。

「沒關係,今晚我收留你。」木小寶特別夠義氣拍拍胸口,媽咪走了,那現在剩下就是二人世界了,坐在紀澌鈞腿上的木小寶開心到不停晃動雙腿,雙手捧起杯子遞給紀澌鈞,「老紀,你受傷了,我喂你喝水。」

這小子,有時候是調皮了一點,但總體來說,是個貼心懂事讓人喜歡的小子。

姜軼洋進來就看到一副父子相親相愛的畫面,還是第一次看到紀總那麼開心,笑到皺紋都出來了,而且有了孩子以後,紀總身上總會環繞著慈父的溫柔。

趴在地上玩玩具車的木小寶突然眼眶紅紅跑出來,舉著小手指給他看,紀澌鈞趕緊抱起兒子,「手指怎麼了,讓爹地看看?」

「螞蟻咬到痛痛。」跌破膝蓋都不喊疼拍拍手起來繼續跑的木小寶這會是矯情到被螞蟻咬到都要跑到紀澌鈞懷裡來撒嬌。

「費亦行!」

「是,紀總。」

「把那隻咬傷我寶貝兒子的螞蟻找出來剁碎。」

「是。」紀總寵起兒子來連只螞蟻大的事情都搞的像謀殺案一樣嚴重,哎,沒辦法,誰讓紀總就一隻獨苗,不疼寶少爺疼誰呢。

「不痛了,爹地呼呼。」看來木兮說的沒錯,這小子是真的把他當爹地了,否則也不會時時刻刻都跑到他懷裡來撒嬌。剛開始紀澌鈞和木兮一樣以為木小寶在外面摔倒擦傷臉和手腳,直到他從費亦行口中聽到真相,說是從醫院門口滾下台階的紀澌鈞心疼到心頭髮緊,親吻木小寶有擦傷痕迹的額頭,「以後和爹地鬧脾氣了也不準出事知道嗎?你要是受傷了,爹地會心疼和生氣。」

他還以為老紀和媽咪一樣會相信是他在外面不小心擦傷的,肯定是小狒狒這個值得加工資的好助理說的,木小寶抱住紀澌鈞脖子輕輕點了點頭。

紀澌鈞輕輕摸著木小寶後腦勺耳邊傳來姜軼洋的聲音:「紀總,有要事彙報。」

「說吧。」

「……」旁邊沒有聲音,紀澌鈞就知道什麼意思,把木小寶放到地上,「費亦行。」

趴在地上拿放大鏡找螞蟻的費亦行聽到聲音快步走來,「紀總?」

「帶寶少爺去洗手。」

「是。」費亦行也看懂了,紀總這是有要事處理所以支走寶少爺。

木小寶故意裝不開心,嘟著嘴,小手拽著紀澌鈞的衣服輕輕扯了扯,然後又指了指一樓公共洗手間的方向。

「乖,爹地要忙,你先去,一會忙完了,爹地陪你玩遙控飛機。」摸了摸木小寶腦袋,低頭親吻木小寶的額頭。

難怪電視上那些壞女人經常裝委屈,原來這招很好使,裝委屈了,老紀會變得更溫柔哄他。

得到親親木小寶背著手屁顛屁顛自己跑去找洗手間。

木小寶離開后,客廳刻意製造出來的溫暖氣氛也恢復了平日的嚴謹,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崗位。

紀澌鈞拿起桌上的煙盒走到外面去抽煙,跟在紀澌鈞身後的費亦行在出了客廳落地窗后把落地窗的推拉窗戶關上拿出火機點煙。

深吸一口,苦澀的煙味在喉嚨肆意亂竄,煙從薄唇吐出后,興許是因為抽煙的緣故男人的嗓音顯得有幾分沙啞,「什麼事?」

「剛剛江別辭和少帥在江邊見面,不知道談什麼。」

「……」江別辭跟梁帥見面?

「紀總,這件事你是否知情?」

紀澌鈞是否知情這件事關係到要不要調查江別辭和梁帥見面的原因。

「你先下去吧。」

「是。」紀總沒有否決他提出的話,看來,江別辭是背著紀總和少帥見面。

木兮在二樓工作的時候給梁淺打電話,一邊聊天一邊翻閱工作群,無意間在工作群看到消息,有人說總裁辦在招秘書,不少人沖著能和紀澌鈞有親近的機會都想去試試。

「秘書?」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