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5 Views

他們在路上的時候,宮裏的消息已經傳了出來,國王要大婚了,魚人世界以後有靠山了,老百姓津津樂道的說了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宮裏的消息傳出來的好快呀,我們都不知道呢,老百姓卻知道了。”詩詩有點疑惑的對小白說。

“主要是我們魚人世界的信息非常的發達,有什麼消息只要說出來,好多地方就會知道了,不過國王要結婚了,我們怎麼沒有聽主人說呢?這樣一來主人他們肯定會參加國王的大婚的。”小白笑着說,秦巖他們就算走了,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

詩詩說:“如果國王大婚的日期靠後一點的話,我的傷就好了,我們就可以試一試能不能走出魚人世界了。”

“你放心,有主人在,你一定很快就能好起來的。”小白不知道詩詩的實力,詩詩的法力不知道高他多少倍,所以他不擔心詩詩,他到是擔心自己,他的法力雖然在魚人世界算是高手了,但是在李天霸周小雨的面前還是屬於小兒科。 下朝後,秦巖跟七公主、孟超一起在御書房談事情。

百官一邊往府衙走,一邊三三兩兩的說話,今天的事情太多了,各個都很大,在魚人世界是從來都沒有過的。

“沒想到國王對你還是很不錯的,把御史大夫這麼個好差事給了你。”趙大人說着,雖然沒有當上大將軍,但是御史大夫也不差。

“我昨天就已經知道了,國王對我是挺好的。”

“接下來我從哪裏找你這麼能幹的司長去呀!府門口肯定一羣人等着我呢!”

“國王不是說了嗎?由你來宣佈大公主叛亂的消息,現在的大公主府已經改成了仙帝府,估計老百姓會明白的。”

“你是不是覺得把這件事情宣佈出來,受害者家屬就能夠放過我們了?”

“不然還能怎麼樣呢? 開局快遞月薪十億 難道他們還想要錢嗎?我們都已經給他們了。”

“一會你回府就知道了,你今天就搬走嗎?御史大夫這個職位空缺了這麼久,府裏應該非常的冷清。”

白洪聽到趙大人“冷清”這兩個字後想笑,御史大夫府再冷清,也比刑司府好一些吧,兩個媳婦一個合離了,一個給他戴綠帽子被他嚇跑了。

現在除了冷宮就刑司府最冷了,還敢說他那冷。

“你笑什麼呢?”趙大人看到白洪臉上的笑意後,覺得他一定在想什麼好事情,以前他升職的時候也沒見過他笑啊。

趙大人覺得奇怪,白洪肯定不能說實話啊,說了哥們友誼可就斷了。

這是赤裸裸的在揭趙大人內心深處的傷疤,白洪趕緊說:“我今天升官了,不笑難道哭嗎?”

趙大人才不相信白洪的解釋呢,“你肯定沒有說實話,是不是有意中人了,以後你就可以方便行事了?”

白洪看了一眼趙大人們,只見趙大人正在壞壞的笑,“趙大人不着急回府看看紅姨嗎?她的傷應該好的差不多了吧,你這是打算讓她一直常住刑司府嗎?”

現在趙大人身邊除了紅姨,一個女的都沒有,紅姨要是走了他該多寂寞呀,紅姨也是因爲這個原因,纔打算在刑司府多住幾天的。

“我身邊只有她了,不然我自己住嗎?”趙大人想到這裏覺得自己身邊非常的冷,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的寂寞,如果不跟大夫人合離,不管他什麼時候回去,家裏有個女人,他覺得有家的感覺。

“那你不打算給人家個名分嗎?”白洪試探性的問,他知道趙大人真敢娶了紅姨。

沒有大夫人的阻礙了,沒準還能再多娶幾個醉花樓的小妾回來。

“我想呀,只是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單身特別好。”趙大人覺得他現在想跟誰在一起就跟誰在一起,想自己一個人靜靜就一個人靜靜。

白洪看了趙大人一眼,沒有說話直接向前走去。他知道趙大人後悔了,因爲後悔了就拿自由來打掩護,掩藏內心的後悔。

大夫人在府內也聽到了今天的事情,知道白洪昇官了,國王要大婚了。

她覺得最近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希望以後能夠太平下來,現在的她一直在盯着趙大人的舉動,雖然她現在還在生趙大人的氣,但是還是忍不住的想關心他。

王宮內御書房。

“秦大哥,你有什麼打算嗎?你是回其他的世界?還是直接去另外兩個世界。”七公主知道秦巖勢必會統一五個世界,現在魚人世界已經是秦巖的了,秦巖應該很快就會離開魚人世界。

“我想先回去一趟,做一下人員部署,他們幾人也該好好的休息休息了。”秦巖邊說邊看着李天霸三人。

秦巖知道連着打了三個世界,有的人已經覺得很無聊了。

在他身邊的人覺得無聊他也是很鬱悶的,這麼好的生活,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一點壓力都沒有,不用擔心沒吃的沒玩的,不用擔心娶媳婦,不用擔心嫁不出去。

卻偏偏有人覺得打打殺殺有些無聊了,也確實秦巖自己都有點疲憊了,一直在打打殺殺的,因爲沒有遇到對手,沒有強大的對手對於自己來說就是退步。

“做人員調整?是不是要把我換掉?我是不會離開你的。”九窈公主知道,下一次肯定是狐小仙或者葉曉倩跟着秦巖了,她們肯定也是這麼想的。

“你怎麼着也得給其他的姐妹一次機會吧,應該輪着來吧。”周小雨在九窈公主身邊問。

秦巖自己現在很也頭痛這麼多的媳婦,不可能總帶着一個出來,如果總帶着一個,其他的肯定得氣跑了。

“對,你看看周小雨多有覺悟,如果我總帶着你,你覺得其他的人會放過你嗎?”秦巖笑着問九窈公主。

每到這個時候秦巖就煩惱,帶着不帶着誰,她們幾人不爭不搶還好,如果爭搶起來他就沒有辦法了。

七公主跟孟超還是第一次知道秦巖居然有這麼多媳婦,兩人相視一笑,七公主沒想到一個小問題,居然冒出來這麼多的話題。

還讓他們知道了這麼一個大祕密,七公主有些同情的看着秦巖。

秦巖看到七公主在看她後,“讓國王跟爵王見笑了!”

秦巖有些不好意思了。

七公主假裝咳嗽了一聲,忍着笑意說:“秦仙帝年輕有爲,英武不凡,三妻四妾很正常的。”

七公主碰到九窈公主鋒利的眼神後,立馬改口說:“雖然仙帝可以娶很多的女人,但是也應該有所節制,畢竟像我九窈姐姐這麼美麗又有能力的女人可是很少的。”

七公主有些心虛,爲了彌補自己說錯的話,她趕緊誇了一誇九窈公主。

周小雨現在忍着半天了,都想笑了,今天的人看來都很閒啊。

“七公主好的對,像九窈公主這麼優秀的女子很少了。”周小雨也加入到了這場無聊的聊天當中。

九窈公主笑着說:“今天是怎麼了,你們居然都在誇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沒有別的事情,我們就先走吧,不要耽誤國王跟爵王的二人世界了。”秦巖覺得現在該走了,再說下去,他的祕密就全部交代在這裏了。 現在沒有事情後,他才發現人有多閒,今天他看出來了,表面是誇讚,背地裏該爆料了。

“中午一起用了餐再走吧,現在還很早呀!”孟超趕緊提議道,他能有今天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全靠秦巖等人的幫助,馬上要分別了,確實有些捨不得。

李天霸說:“我們就跟國王和爵王一起吃一頓散夥飯吧。”

“什麼叫散夥飯呀?咱們以後難道不來了,我們以後難道不見面了?”九窈公主反駁李天霸。

“是我不會說話好了吧!我的意思是咱們一起吃頓飯,畢竟我們很少有機會這樣閒在。”李天霸這兩句話說到點子上了。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秦巖,畢竟秦巖纔是老大,他不同意誰敢在一起吃。

“都看着我做什麼?你們都已經做好了決定。”秦巖可不想當惡人,吃一頓飯而已,耽誤不了什麼。

“你可是我們的老大呀,我們當然聽你的了。”七公主開玩笑的說道。

“沒想到小七公主,現在說話越來越現代了!”

“現代是什麼意思?”七公主對於秦巖等人說話的方式已經見怪不怪了,大多時候她是聽不懂的。

“是一個很好的地方,有機會我帶着國王跟爵王一起去見識一下。”

秦巖說這句話的時候,滿臉的陶醉,看來他現在是想家鄉了。

周小雨說:“主人,不如我們去攻打其他世界之前先回去看看吧。”

周小雨還是很喜歡人類世界的,他想去酒吧喝一杯,再去KTV好好的歡暢一番。

自從做了秦巖本命守護以後,她就沒有去玩過了。

“我也很想開車去高速上狂奔一圈。”李天霸看着秦巖說。

“你們說的車說的高速還有酒吧都什麼意思呀?聽着很好玩的呀!”孟超問道。

孟超想外面的世界看來不是一般的精彩,他們在魚人世界見識太少了,他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着什麼急,秦大哥以後一定會帶着我們去見一下外面的。”七公主對孟超說。

秦巖笑着說:“以後有機會,一定帶着你們熟悉下外面的世界。”

“那我們就說好了,此生秦大哥只要帶我們去玩一次也好。”七公主拉着秦巖的衣袖說。

午飯過後,孫權被殺的消息小範圍的傳開,雖然是小範圍的,但是還是傳進了七公主的耳朵裏。

七公主知道後特別的生氣,本來孫權回去後,所有的人都以爲他在宮中犯了錯被打了板子,但是突然間他死了,就搞的人心惶惶,說什麼的都有。

很多人都猜測孫權得罪了四公主,孫權帶四公主入宮,雖然當時四公主穿着下人的衣服,但是很多的人對四公主是非常熟悉的,即使她一直在低着頭很多人還是看出了她的樣子,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罷了。

因爲是四公主,他們也不敢多說什麼,雖然她是庶民了,但是她的親人都是高高在上之人。

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得罪的起的,四公主在老國王慶典的時候出現以後,就沒了消息,肯定是被安排在祕密的地方生活起來了。

七公主生氣就生氣在別的時候任意時間殺孫權都可以,今天大將軍剛剛任職,剛剛把四公主府送給了趙匡志,就出了這件事情。

趙將軍又不是好糊弄的主,如果趙將軍查出來是皇家的人殺了孫權,會讓她們顏面盡失的。

“孫主管昨天回來,大夫不是已經說沒有大礙嗎?怎麼今天突然就死了呢?大將軍也是夠倒黴的,今天升職又得賞賜,沒想到自己的新宅子卻死了人了。”四公主府的奴才小聲的議論着。

“不要瞎說了,趙將軍一會應該就回來了,我想他一定會調查這件事情的。”比較謹慎的奴才趕緊跟這個瞎議論的說。

現在這個時候看着很太平,但是他們都不認識接下來的領導,也不熟悉以後他們的日子好不好過。

現在孫權突然間死了,表面讓人覺得是被打死的,沒能經住那五十大板。

但是他們是看到過孫權的屍體的,他們知道孫權的死根本不是扛不住疼,而是被人下藥毒死的。

疼死的人應該五官扭曲而死,但是孫權是渾身有些發黑而死,或許下毒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毒量下大了,做的太明顯了。

曾經風光無比的四公主府,現在的將軍府內,下人們把孫權的屍體放進了裝屍袋中,等着大將軍來了以後處理。

每個府的人都會註冊在案,多了或者少了都是不行的,現在府裏官階最高的孫權死了,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也沒有人帶頭,好在今天王宮已經下旨了,以後大將軍會住進來。

孫權的事情只能等着大將軍來了以後處理了,所有的人六神無主的時候,大將軍帶來的家丁進入了趙府。

“大將軍怎麼帶了這麼多下人來呢?難道我們這些人要下崗了嗎?”府中的家丁甲跟另一位家丁乙小聲說道。

“我想應該是吧,大將軍不可能讓咱們這麼多的人照顧他的,看來我們今天都要失業了。”甲有些無奈的說着。

“他們來了還挺好的,孫主管的事情他們處理吧。”乙有些如釋重負,大將軍終於等來了。

“你難道不怕趙大將軍把你開除嗎?現在找一份工作多不容易呀!”甲看了乙一眼問道。

“我聽說大將軍因爲常年在外打仗,長相特別的猙獰,嗓音特別的粗狂,動不動就砍人腦袋,我寧願出去找個安全的工作,也不願意在大將軍的身邊等死。”丙突然站在他們的身後說道。

“你這些話是從哪裏聽的!你怎麼知道?”甲乙兩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我聽說的呀,咱們去王宮幹活的時候,宮裏的宮女還有小黃門跟我說的。”丙說完了看着甲乙兩人。

三人在嘀咕的時候有個年紀稍長的人走到他們身邊厲聲問:“大膽的奴才,大將軍來了居然還在這裏交談,簡直是不把大將軍放在眼裏。”

三人嚇得腿都軟了,立馬跪地求饒。 原來三人在一起說話的時候,大將軍已經進來了,看了他們一眼直接向府內走去,他對這裏還不熟悉,他要好好的轉轉看看這裏面的樣子。

當然這個府裏死了人,他在來的路上就已經聽說了,在他看來無非就是領導們看不順眼,所以就將奴才給殺了。

“我現在沒時間跟你們算賬,你們等着,等大將軍安頓下來後,看我怎麼收拾你們。”這個人估計就是大將軍身邊的主管吧,應該是帶進來做管家的。

三人現在覺得自己惹大事了,三人互相指責起來。

“都怪你,大將軍身邊的人都來了,你說你還給我說什麼話?”乙生氣的對甲說。

甲現在覺得非常的委屈,“我就算說話了,你可以不聽呀,你可以選擇無視我呀。”

他們三人現在想,大將軍肯定不會讓他們在這裏工作了,大將軍聽到他們這麼說話,肯定覺得他們沒有給他面子。

我師兄實在太謙遜了 詩詩跟小白去了仙帝府後,安頓好一切後,詩詩選了個很幽靜的小院子做自己的住所。

小白好奇的問:“你住這麼偏僻做什麼?你遇到壞人怎麼辦?”

“我覺得我會武功,今天我發現我的力氣非常的大。”詩詩看着小白說道。

她還覺得仙帝府她很熟悉,覺得自己來過這裏,覺得自己在這裏生活過很久,當她有這種感覺的時候,她在想是不是她跟着秦巖來過這裏。

小白有些懷疑詩詩觸景恢復了記憶,“詩詩你是不是想起什麼來了?”

“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呀,我也希望什麼事情都能想起來,可是就是想不起來,我只是覺得我對這裏很熟悉,是不是主人帶着我們來過這裏呢?”

“嗯,來過一兩次。”小白只好撒謊來騙詩詩了,在她想起以前的事情前,小白希望詩詩是快樂的。

四公主睡醒的時候已經中午了,三公主跟三駙馬知道今天早晨王宮的事情後,特別的驚訝。

三位公主聚在了一起,他們是不會同意孟超跟七公主一樣稱王的。

就算七公主要大婚,男的也只能是沒有實權的男寵而已,怎麼可能跟她並稱二王呢?

這個孟超以後若是造反,那就後悔莫及了,她們一定要去宮裏阻止這件事情。

歸順秦巖,還有人事任命他們管不了,秦巖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但是秦巖跟孟超的關係他們也是知道的。

他們擔心以後秦巖扶持孟超,那他們紅龍魚一族不就完蛋了嗎?

七公主本來就爲孫權的死而生氣呢,三公主他們居然進宮來找她了。

不用猜肯定是爲今天的事情來的,她知道孟超在這裏不好,對孟超說:“姐姐們來找我了,你先出去一下,我跟他們談談。”

三位公主對孟超的臉色都不好,三位公主覺得七公主今天封孟超爲爵王是受了孟超的蠱惑。

現在的她們沒有把孟超當妹夫,她們把孟超當成了敵人,她們覺得孟超影響她們以後的安全了。

“小七,你怎麼回事?你竟然封了那個孟超爵王,你這是陷我們於水火之中,你是不是想讓我們高貴的紅龍族絕跡呀!”三公主有些生氣的說道,七公主說了沒外人的時候稱呼她名字就好,她們也就不客氣了,本來她們也很生氣。

“我就知道你們今天一定會來我這裏的,三姐我正想找你呢?”七公主盯着三公主說。

三公主知道七公主猜測她殺了孫權,三公主躲着七公主的眼神說:“我沒有殺孫權,你不要找我。”

重生之品玉 “我都沒有問你什麼事呢? 如沐春光 你怎麼知道我要問孫權呢?你還敢說跟你沒有關係嗎?”七公主有些生氣的質問三公主。

“他本來就該死,他居然對四公主圖謀不軌,就算小四對他網開一面,但是我過不了我這關。”三公主知道自己賴也賴不掉。

七公主生氣的說:“現在孫權是趙將軍的人了,如果趙將軍追究的話,一定會查到你的。”

“那又怎樣?他本來就該死!”三公主覺得一個小小的孫權死了,根本就無足輕重,大將軍怎麼可能爲了個奴才得罪她!

“七妹,他死了就死了,你不要指責三姐了,如果你覺得不妥,一會我出宮去一趟趙府,我跟趙將軍私下解決這件事情,順便給孫權家人一些錢,讓他們閉嘴。”五公主在三公主跟七公主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對策。

趙將軍初來乍到,雖然現在是一品大將軍,但是以後還是爲她們皇家做事情的,他不可能傻到爲了一個奴才跟他們作對。

“他如果該死,那也不需要你私下用刑,你知道這件事情傳出去是丟我們皇家的臉嗎?”

“那你把一個小小的公子,直接提拔成爵王,你就不覺得丟臉嗎?你是國王你可以有很多的男寵,你爲什麼要把他提拔成爵王呢?你知道以後他有可能隨時威脅我們的安全嗎?你能保證他一輩子對你忠心耿耿、沒有二心嗎?”

三公主現在一點也不把七公主放在眼裏,她這樣子的心裏是很危險的。

七公主雖然尊敬她們,但是她們這麼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把她放在眼裏,她肯定是不允許的。

“我跟孟超大婚後,他就是我的夫君,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我跟他並稱二王沒有什麼不妥的,難道幾位姐姐在家裏會分三六九等嗎?難道姐夫們比各位姐姐地位低一等嗎?”七公主耐着性子問三位公主。

“七妹,我們不是這個意思,我們就是怕孟少爺以後會有野心,到時候我們紅龍族會有危險。”六公主跟七公主年紀相近,所以她的話七公主還是覺得很中懇的。

“這件事情你們不用擔心,我早已經想好了,他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情的,我的命都是她救的,他對我什麼樣,只有我自己知道,五姐去處理一下孫權的事情,三姐最近就不要出門了,在府中思過吧。”七公主說完就走了,留下了三位公主。 七公主走後,三公主生氣的說:“小七現在真的是太過分了,居然因爲這件事情要禁我的足。”

“三姐,雖然那個孫權該死,但是你怎麼就不忍忍呢,現在是什麼時候,父王升神,七妹上任,歸順大世界,國王大婚等等,每一件事情都是大事情,現在所有的目光都關注着我們京城的一切,你這個時候搞事情,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嗎?”五公主看了三公主一眼,覺得三公主太操之過急了,或許三公主跟四公主是同胞的原因吧。

“三姐,五姐說的對,你看看咱們主要是因爲七妹的婚事來的,現在可倒好,讓她拿着孫權這件事把她自己的擋住了,現在我們怎麼辦?難道任由我們魚人世界分外人一半嗎?”

六公主有些擔心,但是自己也沒有辦法,七公主現在是國王,她做什麼都可以,她們雖然是她的姐姐,但是卻一點權力都沒有。

唯一的權力也只有話語權了,隨意說話,後果就是七公主被氣走了。

“看來七妹不再是以前那個簡單聽話的小孩子了,現在的她真的長大了。”三公主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

七公主小時候對姐姐們都特別的尊敬,也特別聽她們的話,現在她們的話,七公主一點也聽不進去了。

“我們走吧,她雖然是我們的妹妹,但是畢竟她是國王,我們就聽駙馬的,七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我們管不了的。”五公主知道她們今天來也是白來的,七公主的樣子是明顯的不會聽他們的。

現在她想着去一趟趙府,找趙將軍處理下孫權的事情,現在這個時候一定不能讓民間的老百姓抓住她們皇族的把柄,那樣她們紅龍一族真的是丟臉丟大了。

刑司府內,趙大人給受害者的家屬每人發了一張公告,把大公主說成了走火入魔後迷了心智,故而來王宮造反,無意中傷的老百姓。

現在賠償已經到位,兇手已經伏法,對受害者家屬來說這個公告是對他們最好的交代了。

“趙大人,這就是你給我們的交代嗎?爲什麼當天你們沒有說這件事情?爲什麼隱瞞了我們這麼多天?”受害者家屬特別生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