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89 Views

「最後一刻時間,再無法抉擇出,便全部出局!」這個時候,明軒看著平台上的情景,微微開口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想慢悠悠的進行,想和林楠這種,凌雲仙宗也是不允許的。

他們要的就是廝殺,要的就是拚命,然後優勝劣汰,挑選出最好的。

都和林楠這種,那可不行。

於此同時,其他九座平台上也各自得到提醒。

剎那間,廝殺更為激烈了,哪怕是林楠都無法再繼續晃蕩了,真若是最終全部出局,那就虧大了。

「該好好一戰了,那就徹底爆發出來,讓所有人都看看!」林楠自語。

今日,他打定的主意要進入凌雲仙宗,要進入仙緣洞。 葉一朵點了點頭,認真的看著楚蕭:"爹地,我想暫時離開這裡,隨便去哪裡都好,但是,我不希望讓路彥琛知道我去了哪裡,所以,對於我的行蹤,我想讓爹地想辦法幫我抹掉,等我有勇氣再見路彥琛的時候,我會出現!"

楚蕭聽到葉一朵這樣說,眉頭皺的厲害。

他了解自己的女兒,如果不是出了什麼大事的話,女兒肯定不會這麼難過,更不會選擇離開倫敦。

楚蕭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但是,他的心裡已經認定了,肯定是路彥琛欺負了他的寶貝女兒。

他看著葉一朵,點了點頭:"朵朵,你什麼都不用管,全都交給爹地,爹地會安排好一切的,誰都不能欺負我的寶貝女兒!"

葉一朵笑著點了點頭,吸了吸鼻子,又覺得有點想哭。

她覺得,自己真沒出息,在爹地面前,就委屈的不成樣子。

或許,因為有楚蕭在身邊,葉一朵安心了許多,她在車上,就睡著了。

直到楚蕭帶著她到了機場,她才想起來,自己隻言片語,都沒有給路彥琛留下。

說到底,她離開不是因為路彥琛有錯,而是因為自己的錯。

她不能用自己的錯誤,去懲罰路彥琛,所以,她更不能自私的讓他著急。

想到這些,葉一朵坐在車裡,看了一眼楚蕭:"爹地,你等等我,我發條信息!"

楚蕭點了點頭,下車去等葉一朵。

葉一朵編輯好簡訊,很快就發出去。

然後,她便下車,將手機卡拿出來,將手機扔掉,跟著楚蕭,離開這個地方。

葉一朵走了,路彥琛不知道。

他收到葉一朵信息的時候,才發現不對勁。

葉一朵的最後一條信息,是這樣的。

葉一朵:小白哥哥,謝謝你這麼久以來的照顧,不管我做出什麼決定,你都要相信一點,那就是,我永遠愛你的,我肚子里的孩子,你放心,我會生下來的,這是我們倆愛情的結晶,我會耐心撫養他成長,至於我的離開,跟任何人無關,我只是內心愧疚難當,我覺得自己繼續在倫敦待下去,對大家都是一種傷害,離開是我自己的選擇,我最後再重申一遍,希望小白哥哥不要為我的離開,做出什麼我不希望的事情來,最後的最後,替我安慰路彥昭,讓他儘快恢復過來,未央姐的事情,我依舊很抱歉,希望他能記著未央姐,後半生,好好的走下去,路家需要他,暗夜組織需要他,希望你們兄弟倆,還有小夢,都好好的,對了,我差點忘了一個人,對於沉風,我希望無論他做了什麼事情,小白哥哥,你都用包容的態度去對待,畢竟,他也算是未央姐的弟弟!別了,我的小白哥哥,期待未來再見!

看到葉一朵的消息,路彥琛的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立馬發消息過去,可是,沒有人回應,他打電話,卻發現對方已經關機。

路彥琛真的是急瘋了,他幾乎是開車,橫衝直撞回到公寓的。

他回家的時候,雖然心裡還有一絲希冀,可是,看到公寓里,早已人去樓空,他感覺那一瞬間,他的一顆心都空了。

他的愛人,懷孕離開了他。

他雖然明白,她離開的原因,是不想讓自己跟路彥昭繼續這樣下去。

可是,他還是不能接受這樣的現實。

路彥琛一個人獃獃的坐在家裡,他安排了大量的人馬去尋找葉一朵。

可是,葉一朵的行蹤,就像是被人故意抹去了一邊,查無蹤跡。

路彥琛心裡當然清楚,按照葉一朵的家世背景,她要是想離開,只需要告訴她爹地,她便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是,他真的不能接受,自己的愛人,帶著他未出世的孩子,就這樣走了。

雲夢恬從路彥昭那邊回來的時候,看到公寓的門大開著,路彥琛就坐在沙發上,隔著老遠的距離,雲夢恬都能感覺到他身上陰沉壓抑,而又悲傷憤怒的氣息。

這樣的氣息,複雜的讓雲夢恬忍不住皺眉,整個人都覺得心悸。

她緩緩地走近,站在距離路彥琛五步遠的地方,看著他,開口道:"大哥哥,你怎麼了?朵朵呢!"

聽到雲夢恬提到葉一朵,路彥琛猛地抬頭,雲夢恬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都猛地跟著縮了一下。

路彥琛的眼睛充血,紅的可怕。

他看著雲夢恬,像是沒有反應過來,好半天,他突然笑了一聲:"是啊,朵朵呢,她走了,她把我扔下,一個人走了!"

雲夢恬有點不理解路彥琛話里的意思:"什麼叫她把你扔下,一個人走了,她去了哪裡,你難道不知道嗎?她昨晚不是還在家嗎?"

路彥琛突然站起來,直勾勾的看著雲夢恬,看的雲夢恬心裡打顫。

他說:"她昨晚是在家啊,可是她今天走了,她頭也不回的走了,她發了一條破消息就一走了之了,葉一朵,你最好別讓我找到你!"

路彥琛說著,神情痛苦掙扎,雲夢恬都分不清楚,他這話到底是在跟葉一朵說,還是跟自己說。

她大氣都不敢喘,小心翼翼的開口:"大哥哥,你別生氣,無論什麼事情,我們慢慢商量著來,我……"

她想了想,轉移了話題:"我小哥哥今天已經出門了,他開始吃飯了,會在別墅周圍轉一轉,我感覺,他很快就能好起來,最起碼,他那邊你不用太擔心了,我們可以好好找朵朵了啊!"

路彥琛聽到雲夢恬的話,突然看向她,目光嚇人的緊。

他諷刺的開口道:"是啊,路彥昭是好了,可是,朵朵卻不見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他的瞳孔,突然一縮,死死的盯著雲夢恬:"這兩天,朵朵是不是去見過路彥昭,朵朵,你別騙我,最好實話實說!"

雲夢恬看著路彥琛這個樣子,她真的害怕。

因為之前,她雖然見過路彥琛很痛苦的時候,可是,卻未曾見過他這樣憤怒陰沉。

她不敢欺騙他,咬著唇,緩緩點頭:"恩,昨天上午,我帶著朵朵去見了小哥哥,可是,朵朵離開,跟這件事情有關嗎?"

雲夢恬的聲音,不由得降低了幾個度。

她感覺,自己真的做錯了,因為這次,她好像闖下大禍了。

路彥琛死死的咬著牙,開口道:"那你知不知道,路彥昭到底跟朵朵說了什麼?"

路彥琛緊緊的攥著手,他昨天發現葉一朵異常的時候,就應該想到的,葉一朵那麼傻的一個人,怎麼可能突然離開呢!

肯定是路彥昭對她說了什麼,一定是這樣!

路彥琛緊緊的盯著雲夢恬,生怕眼睛一眨,就找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了。

雲夢恬看著路彥琛,害怕的搖搖頭:"大哥哥……我也不知道,是朵朵讓我帶她去找小哥哥的,我當時在門外,對,我當時是在門外等著他們的,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小哥哥跟朵朵說了什麼,我也不知道朵朵為什麼離開啊,她昨天跟我在一起的時候,看起來還挺好的啊!"

雲夢恬說話的時候,都快哭了。

葉一朵對路彥琛的重要程度,她早就知道的,可是,她沒想到,自己居然惹了這樣的禍。

路彥琛看了一眼雲夢恬,深吸了一口氣:"你也別害怕,我不會為難你,我知道這一切是朵朵自己的想法,但是,現在我要去見路彥昭,你如果想去的話,我也不介意!"

路彥琛說完話,就向著外面走出去。

雲夢恬趕緊跟上,她怎麼可能不去呢,這兩個人都是她的哥哥,如果其中一個出事,家裡人都會接受不了的。

她快速的跟著路彥琛下樓,上了車,直奔郊區別墅。

而另一邊,機場。

葉一朵就坐在貴賓候機室了,她知道,只要爹地出馬,路彥琛是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自己的。

楚蕭看著葉一朵,開口道:"朵朵,你想現在跟爹地談談呢,還是回家以後,跟你媽媽說說你心裡的話呢?"

葉一朵愣了愣,便明白了楚蕭話里的意思。

她五歲之前,一直跟著母親葉紫涵長大,母親本就不贊成女孩子未婚先孕,當單親媽媽。

可是眼下,她卻走上了一條跟母親一樣的道路,而且,這個還是她自己的選擇。

她知道,自己是沒有勇氣,親口對母親說出這件事的,她更害怕母親生氣難過。

她看著楚蕭,許久,才緩緩開口:"爹地,我還是想先跟你談談,如果我媽媽問我的情況,你直接告訴她吧,我不想跟她說!"

楚蕭雖然不理解,為什麼葉一朵不願意跟葉紫涵說,卻願意跟自己這個當爹的說。

但是,女兒能跟他敞開心扉,他還是很開心的。

他點了點頭,一臉寵愛的看著葉一朵:"朵朵,你說,爹地聽著,爹地是你最好的傾聽者!"

葉一朵點了點頭,神色有些恍惚,她緩緩開口:"最近,倫敦這邊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你可能不知道,路彥琛找到他弟弟路彥昭了,路彥昭的女朋友,前幾天因為我錯信他人,被我害死了,如果我繼續留在這裡的話,只會讓他們兄弟反目!" 「各位,最後時刻了,拼吧,把垃圾都轟下去再說!」

有強者天人境巔峰高手開口怒喝,當即便得到不少人的附和。

「好,一起動手!」

五萬位天人境高手,自然不乏真正的高手,此刻一個個都開始拚命了,甚至有些人和林楠之前一樣,根本沒有全力出手爆發。

而今,齊齊大爆發。

更有人結成陣營,成群結隊的轟殺其他人,激烈程度頓時猛增。

林楠也準備爆發了,不過還未等他開始,便被人盯上了。

「哪來的小子,竟然敢在這個時候還想著發財?」為首的天人境巔峰高手冷笑,林楠先前一直在收取須彌戒指,這些人也都看到了。

甚至林楠不斷的遊走,避而不戰他們也看到了。

「殺了他!」有人冷聲開口,足足八位天人境後期、巔峰高手同時動手。

「蓬!」

這些人能堅持到現在,自然都不弱,氣勢如虹。

然而就在剎那間,林楠也動手了。

至寶長刀陡然間在手,無聲無息,沒有任何的響動,沒有任何預兆,面無表情。

刀出,斬!

「撲哧!」

一瞬間,沖在最前方的兩位天人境巔峰高手直接被林楠一刀斬殺,十幾丈長的刀茫瞬間將附近的其他一群天人境高手都驚呆了。

一刀之威,或殺或傷超過十人!

「好強!」一瞬間,周圍很多人紛紛退避,臉色大變。

林楠的強大,是他們不想想到的,哪怕是先前準備圍殺林楠的剩下幾人也都驚呆了,一個個臉色煞白。

一刀,他們便知道了實力的差距!

瞬間,這群人爆退。

然而林楠冷笑,一刀刀斬出,速度極快。

一刀接一刀,一刀更比一刀強!

斬!

簡單直接,根本不需要防禦。

只是數十個呼吸的時間,超過二十位天人境高手被殺!

而林楠至始至終都顯得極為淡定。

這一刻的林楠,猶如一尊殺神,十丈範圍內成了真空,再沒有人敢靠近,紛紛避開。

平台上,很多位強大的天人境巔峰高手紛紛朝林楠看了過來,林楠的突然間爆發,比其他人看起來更駭然,一刀刀煞氣衝天。

然而很快,便再度開始對其他普通天人境高手進行絞殺,淘汰。

一經爆發,林楠便沒有收斂,雖然沒有之前的拚命架勢,但依舊不是其他天人境高手所能阻攔的。

但凡遇到的,要麼被殺,要麼被轟飛。

自然,他們的須彌戒指林楠毫不客氣的收了。

一場考核大戰,儼然成為林楠搜刮財富的手段,使得很多天人境高手愣了許久,而後竟然紛紛效仿起來。

沒人嫌棄財富多,修鍊者都需要資源。

先前很多人只顧著殺人,淘汰對手,反倒是沒有在意這些,而今所有人都這麼幹了起來。

頓時,這個平台上熱鬧了起來。

無數天人境怒吼不已,甚至更有一些人無奈,逃了下去,主動出局。

很多人看的真切,也真的怕了。

他們不想死,也不想丟須彌戒指,那是他們的所有家當。

頓時,這效率也出來了,讓人欣喜。

二十分鐘后,這座平台上人數銳減。

從五萬人,降到了一千人左右!

然而依舊太多,他們只能保留五十位!

「速戰速決!」有強者紛紛怒吼著,快速尋找弱者,大開大合。

林楠也在這個範疇之內,不斷的收割著這群小白菜。

……

半個小時后,十座平台終於停了下來。

林楠所在的平台上,此刻只有四十九人。

五萬人,留下四十九人。

死亡,絕對有著五千位之上,傷者不計其數,被淘汰。

其他各座平台,也都差不多。

快穿之收割男神我很忙 「恭喜你們,通過第一關考核,但依舊還需要你們繼續努力,仙宗只要一百人!」這邊剛一結束,一位負責此次弟子招募的地仙境強者懸在半空沉聲說道。

死人,他們毫不在意。

甚至,他們樂意看到這一幕。

隨即,就在各個平台上的高手還在欣喜之餘,陡然間十座平台竟然直接飛到一起,化成一個整體。

不過,雖然是組合在一起,但範圍竟然反而縮小不少。

平台的顏色這一刻也發生了大變。

血紅色!

甚至,一道道血紅色的特殊氣息從其中冒出。

「這是……」一些人咋舌不已,心中震驚不已。

林楠也是如此,有些駭然。

這血紅色的平台,血紅色的特殊之氣,是鮮血的味道。

「好舒服,這東西能補充我們的真氣,能快速恢復傷勢!」有人臉上露出大喜之色。

其他聞言,頓時一個個臉上露出驚奇之色,而後哪怕是強忍著心中的膈應,還是一個個的嘗試著,林楠也不例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